LV. 21
GP 968

05

樓主 夜喃 ibmse16
05
  結果聖納多凡沒有回來。我們甚至完全聯絡不到他的人。
  雖然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他老早就有多次蒸發數日,最後又帶著大量土產回到據點的記錄。不過翹掉公會戰還是頭一次,因此我們針對這事討論了下,最終決定先處理掉本次城戰,再去處理掉聖納多凡。反正公會還在,代表會長無事,我們也就不太擔心他的安全問題了。只是不知道他人在哪裡而已。

  總之,此刻的重點是城戰,是公會戰。
  這也事我為什麼現在得站在這裡見證某種人間慘劇的理由。

  「咿咿咿咿噁咳咳呃啊啊啊啊啊--!」

  在解釋剛剛那是什麼之前,我要先大略說一下協助所城戰時的配置。

  在協助所,不提最基本的輔助團隊的話,是由詩人跟著十字軍行動。因為後者不大唱技能,SP於他們用途不大。而祭司跟著騎士……更正。是騎士跟著祭司。因為後者需要補品與備用裝備,用以抵擋像鐵匠或鍊金術士等人的攻擊,於是人手一個移動倉庫。

  再者,由於協助所的騎士多半認為騎大嘴鳥是很虐待動物的舉動,所以他們幾乎都是以徒步來跟隨自己的搭檔。這也就造成了上述的尖叫與我正看著的狀況。

  「咳嗚那個請放、咳咳咳咳!」「救命呃季--」「摘掉他們的頭!」「噗咳咳咳咳咳咳!」「救救救救,季、噁!先生--」「腦袋!」「噗呃!」

  我看著。那些掛名的聖職者們正拖著自己的沒鳥(?)騎士,一路脫韁狂奔,揚起沙塵。且大致上輔助放是放了,卻奇怪的好像從沒想過該幫戰友也放個加速術什麼的,以致於沒鳥(?)騎士沒辦法靠自身速度跟上。同時披風變得有如凶器。這是醫療部第二分隊。每每城戰一到我總想請雅蘭叫她的部員放過騎士。

  「薩卡,」隨後我打開公會的通訊用戒指,戒指頓時傳出一片吵雜。「分隊開始行動了。我覺得我永遠都習慣不了這種場面。」

  接著戒指發出一串輕笑。『亞特也不行。你倆加油吧。』位在另一端的悟靈士說道,背景幾乎是咆嘯聚合體。『先說說正事吧。剛剛雅蘭的副手被阿修出去,現在第一隊正在氣頭上,我預計很快抵達石房,你可以派一支十字軍來了。另外,對面的人比想像中少,要不是沒錢了就是還壓著沒打,也沒看見他們的會長。注意點。』

  「知道了。」我回答,並向得伊比了個手勢,下一刻他一蹦一跳地招來了十幾人衝進裡頭。見狀,我再次開口:「十字軍跟詩人進去了。準備帶好耳罩。」

  『唔。』之後她的聲音消失在一連串的吼叫跟尖叫,還有鈍器毆打人體的詭異聲音中。

  那麼,趁現在詳細說明一下,我人在門口,正試著送人回到卡普拉。而本次城戰打到目前為止感覺跟之前幾乎沒差。

  說起來,每次的狀態都是當象徵開戰的鐘聲一響,對面的傢伙們便會集中火力來奪城,到手後才分散開來,補回其他城堡的防禦。畢竟在這這個地區中,跟他們作對的不只有我們(只是我們特別討厭罷了),總不可能為了協助所就讓其餘地方洞開。

  至於被奪城的我們,當然得想辦法打城打回來。現階段的戰略都是很簡單的打進石房,並守住門口,不讓敵人再度進城這樣。雖然也不是沒想過在他們聚集的時候,我們就去打另一座防禦薄弱的。但想是這麼想,後來我們卻全都輸給了一個玩意兒。叫不甘心。於是我們從沒真的那麼做過。

  說起來好像有點傻?不過感覺又挺好的。儘管因為如此我們現在才辛苦得要死。

  門口實際講起來很好防禦,但又不是那麼輕鬆。初起在他們入城,我們的十字軍還可以直接在門前貫穿其心臟,可是時間一久,當對面都是滿血、狀態良好地衝進來時,只能待在這裡的我們卻有補品數量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還不確定對面的會長到底死了沒,倘若沒死,給他機會使用了緊招,那門口可能又得派人進去維持狀況。

  突然之間戒指又響了。

  『嗯,喂?季諾先生?在聽嗎?』這次是雅蘭的聲音傳了出來。可不知怎麼的背景音樂變成了幹聲連連。『小薩要我告訴你,對面的人有一部分在石房附近跟我們撞上了--啊,等等。』語畢,猛地我清楚聽見了似乎是骨骼碎裂的聲音。那大聲得就像貼在耳邊,瞬間教人背脊發涼。

  之後,經過一陣無語雅蘭才回來。『抱歉。』她誠懇地說。『剛剛說到哪裡了?喔,對。然後啊,如果不是他們想離開華麗金屬跟我們決一死戰,就是裡面的人其實不少。嗯。』

  「有看到他們會長嗎?」

  『沒有呢。我們猜他是死掉、噴出去了。啊,還有--唉呀,等等這位武宗先生我好像看過你--』

  接下來是一大堆的雜音,我聽不見她後續說了什麼,只有聽著同樣毛骨悚然的詭異音效。但正當我想開口訊問時,聲音換人了。這次又換回了薩卡。

  『季諾。我們死了不少神官,還有一部份的詩人被阿修出去。你能帶隱部剩下的人過來嗎?門口讓十字軍跟分隊守。』

  「這樣好嗎?我的意思是,門口現在狀況有點勉強。」

  『行的。相信他們復活回來的速度。大不了打不贏就叫我們的會長負責。身為首席輔助神官居然不在……』

  「等我。」




  情形沒有我想得糟。當我抵達時薩卡她們已經進入石房了,那兒到處都能看見意味出場的藍光閃過。
  不過……人真的很多,景象簡直就是大混戰,哪怕石房的空間可不小。單就這點又比我想像得再糟糕了些。看看我才剛進入石房準備偽裝,甚至連華麗金屬都還沒看見就給一旁仁兄的熱血濺了滿臉。偽裝之後還看見一名騎領駕鳥衝過來,卻意外被一支長槍打中、墜鳥,隨即給暴民踩死。

  「這有點太誇張了,薩卡。」我邊說邊潛行到一位敵方魔導的身後,在他的脖子劃上一道口子。這裡的聲音混亂得連詩人的能力都失去作用。「早說的話我連分隊都帶來了。」

  『剛剛沒那麼多。』她的語調聽起來很鬱悶,此刻我發現到她人在不遠處,忙著弓身與找時機施放靈魂。朦朦朧朧的身後還有抹紅色影子。『對面的會長剛剛摸進來緊招了,大概在這之前一直躲在哪個角落吧。真是個好會長啊。』

  「……是啊。真好呢。人家有在工作。」然後我在一支箭擦過肩膀後宰了箭的主人。

  如果能打下城的話防守會變得輕鬆很多,因為那一刻所有的敵人都將被傳送出場,我們能趁機整頓。但現在別說打下華麗金屬了,我們甚至難以靠近。對面的人手相當多,還圍著華金阻止協助所成員接近。如果現下不處理他們的話,大約就只有神射手一類的人物能有些辦法了。

  我繼續嘗試前進,同時擔心起門口。此時的感覺真的有點不妙。連雅蘭的武器都壞了,+10鏈錘換成了拳套,正抓著眼前的另一位神官擺明想打死他(奧丁啊!)。當一邊的神工匠趕來救人,她還能不慌不忙地往對方的胸口狠狠重擊,隨後又跳開閃過斧頭。在拳套的幫助下我想那神官的肋骨斷了。我想。

  ……雅蘭不是我的敵人真是太好了。

  「薩卡,有什麼計畫嗎?再拖下去我怕城戰時間結束。」

  『那,任你殺吧。我快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了。』

  任我殺?這話教我愣了下,結果鐮戟自身旁掃過。「這算不上計劃吧!」我喊到,並繞到另一處恢復偽裝。恢復之後仍沒停下腳步,因為一名敵對祭司開啟了光獵。雖然在往前一段路後他就沒法跟上來了。

  薩卡沒再回話,想來真是在忙。雅蘭又換了武器,跟一名流氓打起了近身。另外我大概注意了下,協助所的全數祭司、神官似乎只剩十多人;十字軍還在橫衝直撞但也沒剩幾人;兩名正常的騎士領主拖著對面的神射手跑;隱部的刺客正在搞圍毆,得伊居然還活著。這下可好,人手不足。我再送一名賢者出場。同時地上猛然出現腳印。

  我跳開。一把短刀帶著銀光直接從我的腹側拉開一道紅線。

  神行太保,脫離暗影追蹤的狀態出現。而我瞪大眼睛,看他甩了兩下華麗短刀後反握,直衝上前。「你們的會長呢?」他說。我咬牙,迴身閃躲並在下一刻雙手一揮,見他在心靈震波中沉下臉。

  是他們的公會長!我還沒來得及向戒指喊話,一道身影就自高處落下,直接重捶石地板。是雅蘭。她甩甩自己的一頭黑髮,接著又擺好了架式。這時我才能仔細看著她,她現在的模樣是一身血污。

  見狀,那太保咋舌,隨即雙手攤開,在雅蘭攻擊前搶先發話。「嘿!等等!和平點嘛。」這傢伙露出一臉虛假的笑,握著短刀的手還沒鬆開。「聽我說好嗎?這麼久以來我們還沒好好談過吧?」

  此時幾乎整個房間的人都停下了手,包括半張臉都是腥紅的雅蘭。則薩卡皺著眉頭,在公會頻道裡輕聲下了指令,要協助所的人小心聚集,提高警戒。順道發現位於門口的隊伍在緊招之後反而少了許多敵人,正在整頓。

  「什麼意思?」我們的悟靈士開口。

  「請把這座城給我們吧。」他說得爽快,但我幾乎能聽見其他人連同我自己正火氣上升的滾水似的聲音。「這些日子下來,我有點累了,你們也不輕鬆。」

  「……你在開什麼玩笑?」

  聞言,這太保打了個響指。「去其他的地方吧!看看這裡的城,愛爾帕蘭終歸是我們的,時間問題而已。你們難道沒感覺到吃力嗎?乾脆去吉芬如何?比起這裡,那裡比較適合你們的規模。」

  太囂張了。我握緊武器,雅蘭卻向我們比出了放鬆的手勢。「等等吧。」她淺淺微笑道,轉身面對敵人。開口:「這可不行。協助所有自己的步調。」

  「你們的人死得很多了,也浪費了很多時間跟資源。」

  「但他們還會重生,然後回來。」

  他搖頭。「怕是來不及。我這可是一個和平提議。我相信你們離開這裡,發展會好很多。」

  結果,雅蘭沒再說話,只是掛著微笑,帶上新的拳套。而對面的太保會長聳聳肩,當著我們的面亮出一紙卷軸。「別了。」他最後說道,頓時一道道刺眼藍光閃過,又出現了一隊殺氣騰騰的武宗、騎領,甚至是魔導們。

  我看著我們剩下的成員,三十人不到。瞬間深感不妙。

  碰!

  霎時一聲巨響,我一愣,立馬隨著眾人轉向傳來聲音的石房門口。只見人間蒸發的聖納多凡此刻出現,高舉雙手,做出一種像是要擁抱天空的動作,並緩慢走進房。至於他的後方竟還站著二十來位舞姬,各個手持長鞭,抬頭挺胸氣勢磅礡。而其中有位舞姬是位在聖納多凡的旁邊,她半抬著腿,顯然方才就是她踹開了大門。

  「好啦,各位。我回來了。」他笑得燦爛。模樣近似先前斐楊大火時那般。「我從克魔島帶來最棒的禮物啦!」

  隨後他身旁的神情特別高傲的舞姬又往前站了一步,甚至甩了下長鞭,發出劃破空氣的聲響。「部隊隊長.阿萊菲絲。聽候會長指示!」她高喊。

  聖納多凡點點頭,依然帶著笑容。接著放出天使障壁,令鐘聲響徹整個空間。

  「上吧!SM部隊!」


聖納多凡‧翠的生活瑣事:
    ***特種職業協助所 公會匿名留言版***

  『被一個自己喜歡的人討厭怎麼辦?雖然他也直接沒說討厭我,可是就是有點這樣的感覺。・゚(ノд`゚)』- 墳上玫瑰比人高

  「送個永恆玫瑰表達好感怎麼樣?女孩子很吃這套喔。」- 少女情懷

  『謝謝少女情懷。不過他不是女孩子,我也不是要追人。(´・ω・`)』- 墳上玫瑰比人高

  「那麼以拳交心好了。男孩子這樣可以吧?」- 靈魂匣

  『我會被殺死的我打不贏他。・゚(ノд`゚)』- 墳上玫瑰比人高

  「聖納多凡?該死的,快去做你負責的事情!」- 無暱稱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