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10.重要的

樓主 柳爺子 jessica79219
10.重要的


騎兵劍不停地插入心臟後再抽出,血淋淋的地板配上昏黃的桌燈,形成一幅恐怖的景象。

「……來晚了一步嗎?」

長長的影子從陰影中現身,兇手猛然回頭,泛著血絲的瞳孔映照出席克的身影,因對方突然出現而跌坐在地——席克額頭上的暗黑之眼嚇到他了。

席克調整頭上的紳士帽,露出無害的笑容。「還真不像平時的帕森先生哪。」

他慢慢靠近帕森,帕森驚恐的喘了好幾口氣,甚至將騎兵劍指著席克,只是劍身抖得厲害。

「親愛的帕森先生,設計圖你大可以帶回家,但我還是要依法將你送到中央處置。」席克蹲下身子笑了笑。

被送到騎士團的犯人,都將關進暗無天日的地下監獄,那裡有許多幾百年前遊蕩的幽靈劍士,有些犯人甚至會被深淵騎士帶到彼岸。

聽到地下監獄,帕森露出驚恐的表情,手上的騎兵劍朝向席克胸口刺去,席克敏捷的躲開,帕森不停地瞄準他的心臟,卻劍劍揮空。席克在帕森下一次揮舞騎兵劍的同時,閃過劍尖並側身抓住劍柄,搶過騎兵劍,反手抓住帕森的雙手,並將騎兵劍抵在帕森的頸項上。

「哈哈……哈哈……」帕森突然傻笑起來。「既然得不到設計圖,不如殺了我啊!快點啊哈哈……哈哈……」

立刻變回原本瘋癲的帕森,席克覺得有異,或許他手中握有其他籌碼……?


「啊,死了。」

正當席克狐疑著,一道稚嫩的聲音從他後方發出,他維持原本的姿勢笑著對後方的少年說,「親愛的修捷爾,我需要你的幫忙。」

「哦?大叔搞不定他嗎?」薩爾揶揄的問道。

「幫我跟雷特先生說,請他將帕森交給中央騎士團。可以嗎?」

「喂大叔,有人找你。」薩爾轉身,雙手放在後腦杓,對著剛走到地下室的雷特大喊。

「怎麼了?」雷特跑過去,「啊噁……老天……」一進房門血腥味直竄鼻內,雷特趕緊捂住口鼻。

「能麻煩你和修捷爾送這傢伙到中央騎士團嗎?因為我有點……」席克闔起暗黑之眼,他看起來十分疲憊,看來是過度使用眼睛的關係。

「嗯,沒問題。」雷特欺身向前,隨手拿地上的牛皮紙揉成一團,熟練地塞進帕森的嘴裡,並拿出隨身攜帶的繩子綁住帕森的雙手。「好好休息吧,席克先生。」

「謝謝你,親愛的雷特先生。請跟騎士團的人說:『帕森先生將阿瓦德及其好友魅卡斯、材料商布朗殺害,阿瓦德的繼承人已有人選,請中央騎士團不需煩惱。』」

「好的。」雷特點點頭,和薩爾抓著傻笑的帕森走出地下室。

席克鬆一口氣似的靠在牆上,大掌按著額頭,額角冒著冷汗,他疲累的輕笑。

「唉啊……差一點……就要殺了修捷爾他們了呢——」




注射麻醉劑的帕森無法動彈,雷特和薩爾兩人帶著他搭乘飛空艇,前往朱諾。

雷特大嘆口氣,「終於結束了……」他將方才去槍手公會買的麥酒拿起來猛灌。

「大叔,阿瓦德的繼承人是誰啊?」

雷特放下酒瓶,「不知道。或許分會長已經有人選了吧。」

「前幾天不是還直呼她的名字嗎?怎麼這會兒又講分會長了?」

「你啊……這種時候就別調侃我了。」雷特無奈的笑笑,並灌了一大口麥酒。

薩爾學雷特灌一大口果汁,「大叔不會心情不好吧?」

「怎麼會?」雷特笑了笑,「我是在想,再好的朋友,還是有可能因為利益而反目。與其這樣,不如一個人生活,這樣就不會有衝突跟利益的存在了吧?」

「哼,難得大叔你的腦筋轉不過來啊。」薩爾失笑,「就算一個人生活,還是會有衝突跟利益存在啊。就像我猶豫到底要喝柳橙汁還是巧克力飲料一樣的道理。」

「那不一樣啊……」雷特無奈的笑道。不過也不能說薩爾錯,那確實是內心的衝突。

「反正我跟大叔也不會為了利益相殺,因為我們不是朋友。」薩爾將果汁遞給雷特,「是搭檔。大叔這順便幫我拿去丟。」

「你啊……」

盡說些奇怪的話呢,薩爾。




將帕森丟給中央騎士團後,兩人決定在中央旅館住宿幾天。

修捷爾想起布蘭登和班兩人說要到中央買眼鏡,或許他們能在旅館相遇。

「喔——喲嗚——」修捷爾小聲的演練布氏讚頌,雷特在一旁聽到不禁笑了。

一到中央旅館,雷特便問櫃台:「請問一下,有沒有叫班和布蘭登的神行太保跟智者在這裡住宿?」

「喔……有的喔。」服務生翻了名冊後說:「他們住了幾天,在昨天退房了。」

「嗯……謝謝。那我們要訂房兩天。」

「好的,請出示證件,然後填寫一下資料喔。」

雷特寫資料時,眼睛不停瞄向修捷爾,看對方失望的神情,他摸摸對方的頭。

「總是會見面的。現在把布式讚頌多練幾次,以後遇到就不怕忘了。在這之前」

「好……謝謝雷叔。」

「好不容易結束帕森的事,等等我們去慶祝吧。」

「嗯!」修捷爾終於嶄露笑顏,雷特可以放心了。

放好行李後,雷特便帶著修捷爾到中央廣場上晃晃。

中央廣場是普隆德拉最大的市場,隨處可見蔬果攤、生活用品攤及小吃攤。有時這裡會舉辦演唱會、跳蚤市場、創意市集等活動,廣場的大水池立一尊奧丁神雕像,有些人索性把那裡當作許願池。

廣場上人貼著人,雷特的大手攬住修捷爾的肩,緩速穿過人群。

「呼……人真多。」雷特鬆口氣,低頭看看修捷爾,雙頰因為人群的熱氣而變得紅撲撲,他關切地問道:「還好嗎?修捷爾。」

「沒事,雷叔……只是有點熱……」

「買些冰涼的東西喝吧?你想喝什麼?」

「冰品……有鹹的嗎?」修捷爾歪頭問。

雷特差點忘了修捷爾和薩爾屬性不同,修捷爾特別愛吃鹹的,尤其是披薩。薩爾則嗜甜食,鮮奶油和果汁是他僅次於生命的重要食品。也因為這樣極端的飲食,修捷爾的胃一直沒好過,前陣子鬧腸胃炎一個禮拜,往後雷特隨時帶胃藥在身邊。這麼瘦弱的身體,隨便得了個病,雷特都擔心得心臟快停止。

順道一提,兩人有共同記憶,內心可以和另一個自己對話。若說修捷爾是天使,那麼薩爾便是惡魔。

「嗯……那我們去吃披薩吧,室內有冷氣。」

「不不不好意思,每次雷叔都要配合我吃的東西……雷叔可以選自己喜歡吃的……」

「別這麼說,」雷特雙手搭上修捷爾的肩,「我沒有特別喜歡吃的,不像修捷爾跟薩爾一樣這麼有個性,你就選你愛吃的吧,不一定要披薩。」

「那、那雷叔吃義大利麵嗎?」

「嗯,吃。那我們走吧!上次西德爾推薦我一間不錯的餐廳。」

「嗯!」






回到旅館,雷特累得倒在椅子上,他不禁感嘆,一到中年,體力越是每況愈下。

中午吃完義大利麵後,去逛逛人擠人的中央廣場,吃點小東西、添購糧食,晚上中央廣場有華麗假面的魔術秀,神奇的魔術讓他們目不轉睛的看了整整兩小時,一人花兩千戒尼算值得了,畢竟「華麗假面」是赫赫有名的一號人物。

「雷叔……要不要先洗澡呢?」看雷特累癱了,修捷爾擔心的問。

「……嗯,好。嘿咻!」雷特肚子使力,將身子撐起。

中央旅館貼心的地方在於,浴室設在房間裡,依照價格,房間坪數有所不同。雷特選的是最大間的浴室,泡澡起來很過癮。

修捷爾脫掉上衣,準備和雷特一起泡澡。洗澡前,雙手和往常一樣放在後頸,準備解開項鍊。

「咦?」修捷爾摸摸後頸,再看看胸前,沒東西。他慌張得不能自己,「不、不見了……怎麼會……」

「怎麼了,修捷爾?」

「怎麼辦……雷叔,項鍊……項鍊不見了……」修捷爾的淚水在眼眶打轉,「那是……那是很重要的東西……很重要……」

那是奇爾送給他的,最重要的遺物。



/後:

大家還記得奇爾這號人物嗎?楔子裡的三人組,列夫、奇爾、修捷爾,列夫最後跑去紅玫瑰公會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