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7k

第四十四章‧ 竟然被看到了啊啊啊!!!

樓主 南門椅子 qwe95520
第四十四章‧  竟然被看到了啊啊啊!!!
 
 
 
 
「大叔……」菲特斯看著口吐白沫的維哲,渾身焦黑、冒煙,慘不忍睹。
 
維哲虛弱地睜開眼睛、伸手捉住菲特斯的肩膀:「…菲…菲特斯嗎?」
 
「是、是我啊,維哲大叔!」菲特斯焦急的流下眼淚。
 
維哲擦去鼻血,露出釋懷的微笑:「…大叔我啊……死而無憾了……」
 
「維哲大叔————」菲特斯仰天嘶吼:「你成功了啊啊啊!!!」
 
 
 
 
 
 
 
/時間回朔 一個小時前。
 
 
「如何安全的進行偷窺,是一門非常深奧的學問。」維哲輕聲細語地說,和菲特斯躡手躡腳地朝女性澡堂走去。
 
菲特斯低聲問道:「嗯嗯,可是大叔你好像沒成功過?」
 
「誰說的?」維哲眉頭一皺,回憶起當年偷窺的輝煌成就。
 
 
那是一個……揮汗練功的午後,天空情緒化地下了場大雨,
無論當地居民還是旅人們,各個狼狽的尋找遮雨處。
 
自古智者總能觀測風雲變化,早知道會有場午後雷陣雨的大叔我,
早在防備薄弱的盥洗室外守株待兔,等待無知的肥羊上門,好讓大叔意淫一番。
 
 
「維哲大叔你真下流!」菲特斯跟在維哲身後,低罵道。
 
維哲躡手躡腳地走著,邊說:「閉上嘴,聽我講完!」
 
 
 
大雨還在淅瀝嘩啦的下。靠在盥洗室外牆旁,
我聽見有人匆匆忙忙跑進浴室的聲響,內心大喜,等待總算沒有白費。
 
感謝完上帝、感謝父母、感謝變態之神的眷顧,
我立刻爬上矮得沒有任何作用的圍牆,張大雙眼窺視名為『盥洗室』的秘密花園。
 
 
啊……
 
清澈的水、隨著身體曲線流下,我看見巨大的胸部,上有濃密的胸毛;巨大的腹肌,上有濃密的腹毛;巨大的OO,上有濃密的O毛。
 
 
 
「嘔噁噁噁噁———~…」菲特斯吐了。
 
維哲:「如何?」
 
「靠,你跑去偷窺男人洗澡幹麻啊?」菲特斯臉色蒼白,感到反胃。
 
維哲:「我像是能預測誰會來洗澡一樣?」
 
「結果呢?」菲特斯好奇問。
 
「結果我被發現正在偷窺,」維哲:「那之後…三天沒辦法下床走路…」
 
「也對,想必那個壯碩的大叔一定把你打個半死…」菲特斯輕嘆。
 
維哲:「沒…我被他拉下去一起洗澡…然後…」
 
「幹,夠了!」菲特斯慘叫。
 
 
 
 
「嗯!所以我們趕緊去女生澡堂,洗洗眼——你說好不好啊?」維哲問。
 
「好……啊!」突然,菲特斯渾身怔了一下。
 
維哲見狀感到困惑,直問:「怎麼了?」
 
「呃……沒、沒事!」菲特斯摸了摸心臟的位置,有股奇怪的悸動令他感到渾身不自在。
 
 
 
為什麼——只要想到維哲大叔可能會看見凱琳的身體……
 
內心就會感到十分的煩悶?
 
 
 
 
「大叔,你真是太偉大了。」忽然,不知何處傳來的聲音。喚住了菲特斯和維哲兩人。
 
「是誰?」菲特斯反射性的回過頭,卻什麼也沒看見。
 
維哲拍了拍菲特斯的肩膀,驕傲地說:「不必佩服,只要肯努力…你也可以!」
 
「不——不是我說的!」菲特斯趕忙否認,他打死也不想偷窺男人洗澡。
 
維哲皺眉、無奈笑道:「不然呢?這裡還有別人嗎!」
 
「剛剛那真的不是我…」菲特斯臉色一變,維哲也感到事有蹊蹺。
 
「難道……我的痔瘡講話了?」維哲大感畏懼、慌忙地轉頭看向自己的屁股。
 
「不好笑,痔瘡最好是會講話!」菲特斯不安好氣地說。
 
維哲屁股上的痔瘡說:「為什麼不會?」
 
 
菲特斯大喊一聲『狂擊!』揮拳痛毆維哲的屁股。
 
"碰!!啪滋——!"維哲的痔瘡應聲爆裂。
 
 
「啊啊啊啊!!!」維哲痛得在地上打滾。
 
菲特斯看著染血的拳頭,不忍地說:「很痛嗎?我是逼不得已……」
 
「行く(以哭)……」維哲打了個冷顫,露出滿足的表情。
 
「噁心死了啦!!!!」菲特斯失去理智,向維哲亂拳痛毆。
 
 
「喂!你們不是要偷窺嗎,怎麼在這邊起內鬨?」突然,菲特斯的手臂被人給硬生生捉住。速度之快,菲特斯完全反應不及。
 
 
見狀,維哲和菲特斯大感詫異。
 
阻止菲特斯的人,是一名粉紅色短髮的少年。
 
身穿褐色豹紋長褲,裸露的上半身僅穿戴著一件羽絨肩胛,
無數個黑色小鐵鏈纏繞在身上、添加了不少叛逆氣息。
 
 
「你、你是誰?」
 
菲特斯大吃一驚,使勁想抽回手臂,卻怎麼也比不過眼前少年的力氣。
 
「我嗎?嘿嘿…」少年嘴角露出尖尖的虎牙、揚起邪惡地微笑。
 
「女生澡堂應該就在這附近了吧?」維哲和菲特斯躡手躡腳行進,完全忽視傻笑的少年。
 
少年額頭冒出青筋,伸手捉住菲特斯的衣服大喊:「盔甲卸除!」
 
「呃———?」菲特斯反應不及,身上的棉襯衫就這麼被脫了下來。露出精瘦的身體。
 
少年將菲特斯的棉襯衫扔向地面,跩個二五八萬地說:「兩個弱者,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你這傢伙想找碴嗎?」
 
菲特斯大感不悅,指向維哲:「為什麼不脫他的!」
 
「因為他太噁心了。」粉色頭髮少年說道,冷不防地賞了維哲一個巴掌。
 
"啪!"
 
維哲吃痛大叫:「好痛!」
 
 
見自己夥伴被人欺辱,菲特斯大感憤怒,直呼:「你幹什麼打我夥伴?」
 
「你自己看看他的樣子。」少年不改跩態,雙手叉腰說道。
 
「……」菲特斯看向維哲。
 
 
"啪!"菲特斯也賞了維哲一巴掌。
 
菲特斯向少年大吼:「就算他長得再噁心,也不准你隨便動手打人!!!」
 
「靠杯,那你打屁喔?」維哲怒罵。
 
 
「總之——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少年接著說:「我只是要去偷窺,碰巧遇到也要去偷窺的你們。」
 
「理論上來說,要去『偷窺』就算是可疑人物了。」菲特斯。
 
少年:「那非理論呢?」
 
「非理論來說……也算是可疑人物。」菲特斯。
 
少年:「那你廢話這麼多幹麻?」
 
「………」菲特斯。
 
 
"啪!"
 
突然,維哲賞了自己一巴掌。
 
 
少年和菲特斯見狀,大感困惑:「你幹麻?」
 
「怎樣!不小心照到鏡子不行逆?」維哲。
 
 
 
 

 
 
 
/ 女生澡堂內
 
 
 
 
「總覺得我們該小心點…」夏樹泡在寬敞的浴缸裡,頭頂著毛巾說道。
 
「是嗎?我已經用鐵鍊將布蘭貝莉拴住了耶……」絲娜凱琳說著、順勢看向被綁在一旁的布蘭貝莉。
 
「汪嗚……」布蘭貝莉被鐵鍊栓著無法動彈,只好乖乖泡在浴缸內。
 
 
夏樹拿下額頭上的毛巾,看向絲娜凱琳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絲娜凱琳直盯著夏樹,不發一語。
 
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夏樹不解地問:「幹麻?」
 
「小夏樹妳啊……」絲娜凱琳不自覺地伸出手,撥弄了夏樹沾濕的金髮。
 
 
「雖然脾氣暴躁…但真的很可愛呢,肌膚白皙水嫩、臉蛋像個洋娃娃似的!」
 
聽見絲娜凱琳的話,夏樹忽然臉頰滾燙、面紅耳赤地罵:「突突突突突然說這些幹什麼啊?笨蛋班長——!」
 
「妳怎麼學菲特斯他們這樣叫我啊?」絲娜凱琳失笑,將熱水從夏樹頭上倒下。
 
「噗哇——…好、好大膽啊,妳這個乳牛!」夏樹嘴角抽蓄、額頭冒出青筋。
 
 
布蘭貝莉熱昏了頭、趴在浴缸旁動也不動。
 
 
 
 

 
 
「這就是女生…澡堂嗎?」
 
女生澡堂外,三個男人躡手躡腳地靠近。
 
「對了,粉紅頭髮…為什麼你會想來偷窺啊?」菲特斯問。
 
 
粉紅頭髮的少年和維哲兩個人,臉貼在女生澡堂的玻璃門前,完全沒聽見菲特斯問的話。
 
 
「我聞到了…這是女生特有的體香啊!」維哲鼻孔撐大、表情猥瑣地說。
 
「接下來看我的吧!」粉紅色頭髮少年邪惡地微笑,伸出又尖又長的指甲、試圖解開澡堂的玻璃門鎖。
 
「哇塞——粉紅頭,你的指甲有夠長的!」菲特斯驚訝大叫。
 
粉紅色頭髮的少年皺著眉,不安好氣地說:「白痴,這很明顯是爪子!」
 
「人類怎麼可能有爪子啊?又不是狼…」
 
 
菲特斯的話還沒說完,澡堂的玻璃門便傳來"喀擦!"清脆地聲響。
 
 
 
 
 
「有人來了!」夏樹細長的妖精耳朵抖動,神情大變。
 
絲娜凱琳也察覺到了異狀,眉頭緊皺、看向入口處:「這個時間點,不可能有別的女性旅客…」
 
「擔心的事情終究是發生了…」夏樹用纖細的手臂護著胸部。
 
「什麼人?」絲娜凱琳隨手拿起一塊肥皂,朝入口處猛砸過去。
 
 
"咻——啪!"
 
肥皂騰空被斬成兩半,一道人影迅速衝向絲娜凱琳和夏樹。
 
絲娜凱琳大吃一驚,兩隻手臂都護著胸部、根本無法反抗。
 
「小型冰凍術。」夏樹瞪向黑影。原本充斥著悶熱蒸氣的澡堂,室溫忽然大幅驟降。
 
「竟然不需要詠唱——!」黑影大吃一驚,閃避不及、被冰凍術困住了身體。
 
「啊!!!」絲娜凱琳一見到黑影的真面目,便放聲叫了出來。
 
「嗄?」夏樹皺眉、完全狀況外。
 
 
「怎麼會是妳!」絲娜凱琳大叫。
 
被冰凍術困住的女人,是之前在旅館餐廳碰上的神行太保,名叫『綺斯克莉茵』。
 
她是個極為神秘的女人,不但認得絲娜凱琳的長相,
甚至清楚知道凱琳的身世背景以及盧恩米德加茲王國所發生的叛變事件。
 
 
「嘛~叫我克莉茵或是小茵就好。」女人赤裸著身體、被困在冰塊內,不敵寒冷地打了個噴嚏「哈啾!」。
 
「我在問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絲娜凱琳指著綺斯克莉茵,忿忿不平說道。
 
「………」
 
綺斯克莉茵盯著絲娜凱琳雄偉的胸部,讚嘆:「小小年紀…竟然發育的比我還大啊……」
 
「呀啊啊——妳這變態女,究竟有什麼企圖?」絲娜凱琳面紅耳赤遮著胸部,直問。
 
「泡澡啊、泡澡,」綺斯克莉茵露出困惑的表情,不悅地說:「來澡堂當然是洗澡啊,倒是妳幹麻突然攻擊我吧?身為一國的公主…這樣…哈…哈啾——!」
 
絲娜凱琳看向夏樹,緩緩地說:「小夏樹…先放她下來吧。」
 
「魔法效果解除。」
 
夏樹伸手觸摸凍結綺斯克莉茵的冰柱,隨即冰塊消失得無影無蹤。
 
 
「哇、哇啊——!」解除冰凍後的綺斯克莉茵,興奮地衝向夏樹。
 
夏樹嚇得大步後退、頓時水花四濺。「妳想幹麻?」
 
「為什麼妳使用魔法都不用詠唱咒語啊?太強了吧!」綺斯克莉茵興致勃勃問道,順勢捉住了夏樹纖細的手臂。
 
「與妳無關,不要碰我!」夏樹不安好氣說道、試圖掙脫綺斯克莉茵的手。
 
「喂我說妳啊,叫什麼凱琳的公主…」綺斯克莉茵仍死命抓著夏樹的手臂不放。
 
絲娜凱琳不悅說道:「幹什麼?快點放開她!」
 
「我們是同一國的吧?妳也來幫幫我啊~難道妳不會好奇…這個小小小女孩,為什麼能無須詠唱就施展魔法嗎!」綺斯克莉茵直呼。
 
絲娜凱琳:「誰跟妳同一國?」
 
「妳啊!」
 
 
綺斯克莉茵指著自己渾圓又巨大的胸部以及絲娜凱琳更加巨大的胸部。
 
 
「誰要跟妳這個變態女同一國啊!」絲娜凱琳害羞地遮住自己胸部。
 
實在無法掙脫綺斯克莉茵強勁的力道,夏樹氣得眼角泛淚、不斷吼叫:「放開我、放開我——妳們…妳們都是同一國的,邪惡的巨乳怪物!」
 
 
「我們真的是同一國的,公主。」綺斯克莉茵說,突然鬆開了手。
 
「哇啊、啊…唔啊!」重心不穩地夏樹跌到水裡。
 
 
絲娜凱琳皺著眉,臉還有些泛紅:「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是隸屬於凱爾斯大人隊伍的偵察員,小茵。」綺斯克莉茵說。
 
「凱爾斯的……!」
 
絲娜凱琳聽見自己最摯愛老師的名字,頓時張大了雙眼、無法出聲。
 
 
「其實,凱爾斯隊長…早就察覺到了巴風特組織的不軌企圖…」綺斯克莉茵接著說:「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單憑我們根本無法抵抗巴風特組織的強大戰力。」
 
「妳說什麼?」絲娜凱琳不敢置信叫道,兩手搭著綺斯克莉茵的肩膀。
 
「凱爾斯…早就知道零似楚的叛變陰謀嗎?……那為什麼、為什麼不逃跑!」
 
 
綺斯克莉茵看著絲娜凱琳,嘆了口氣。
 
絲娜凱琳越來越激動、忿忿不平罵道:「既然知道不是他們的對手,為什麼不逃跑呢!」
 
「逃?凱爾斯隊長誓死守護的王族末裔…原來是這種懦夫,」綺斯克莉茵拉開絲娜凱琳的手、怒罵道:「凱爾斯隊長怎麼可能丟下妳的雙親自己逃跑呢!」
 
 
 
 
 
老人握起少女顫抖的手。
 
渾身顫抖的凱琳,令老人感到不捨。
 
 
「……抱歉…公主…老夫…可能無法完成與您的承諾了。」
 
凱爾斯:「公主能答應老夫……好好活著嗎……?」
 
 
絲娜凱琳默默流著眼淚,不發一語。
 
 
「……如、如果來日有機會……公主能替老夫…替老夫洗清污名嗎?」凱爾斯問著,竟又哽咽得哭了出來。
 
 
絲娜凱琳奮力的了點個頭,緊閉兩眼,任憑眼淚直流。
 
 
「謝…謝謝…公主實在非常抱歉,老夫…沒完成與您的任何承諾,卻又要您給予老夫承諾……從小能教導公主,真是老夫此生殊榮,莫大的感激啊!」凱爾斯激動地說,緊握著絲娜凱琳的手。
 
 
絲娜凱琳看見自己手心,有一雙被握得皺摺的粉色翅膀。
 
 
 
 
 
 
凱爾斯為了守護自己所珍惜的人…從來沒有過『逃避』的念頭…
即便是犧牲自己…即便是捨棄自尊…他也希望自己所愛的人,能好好的活著。
 
 
 
 
「公主!」
 
突然,綺斯克莉茵緊握著絲娜凱琳的手,語重心長地說:「我的時間不多了…這個,是凱爾斯隊長很久之前就託付給我的東西。」
 
 
絲娜凱琳接過一瓶裝著血液的玻璃容器。
 
 
「去一趟『夢羅克』吧,在北北東的地下酒吧裡有我認識的人…」綺斯克莉茵說。
 
「……這個是?」絲娜凱琳看著手中的玻璃容器,裡頭裝滿了鮮紅的血液。
 
「是凱爾斯隊長的血——…」綺斯克莉茵無奈笑了一聲:「宣示誓死效忠的『忠誠之證』,只要帶著它…到夢羅克地下酒吧,自然會有人接應你們!」
 
 
「啊!妳要去哪?」絲娜凱琳叫道。綺斯克莉茵忽然調頭離開。
 
綺斯克莉茵隨手拿起一條毛巾、頭也不回的疾走向出口:「我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了…雖然很可惜…」
 
「……」絲娜凱琳停下腳步,看著綺斯克莉茵逐漸離去的背影。
 
綺斯克莉茵突然回過頭、溫柔一笑:「凱琳公主——妳,長大了呢!……下次,在一起泡澡吧?」
 
「小茵……」絲娜凱琳渾身一怔,激動地大叫:「小茵,我想起來了!」
 
 
「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夥…伴…」絲娜凱琳追向門口,卻早已空無一人。
 
 
「她匆忙的離開了呢…拿著我的浴巾。」夏樹的浴巾被綺斯克莉茵奪走,只好光著身子跟在後頭。
 
「我竟然沒有馬上認出她……」絲娜凱琳深深嘆了口氣,手中仍握著綺斯克莉茵交付的玻璃容器『忠誠之證』。
 
「不是一起長大的夥伴嗎?」夏樹問。
 
絲娜凱琳神情落寞、慢慢地說:「是啊…我們一起被凱爾斯拉拔長大的…之後她成了凱爾斯隊上的偵查員,而我則是為了成為十字軍而走上不同的路……」
 
「去一趟夢羅克吧,」夏樹輕嘆,接著說:「我們去一趟夢羅克,不就真相大白了?也許還能碰到她呢!」
 
「嗯……」絲娜凱琳握緊手中的忠誠之證。
 
 
"喀擦!"
 
忽然,澡堂的門把在絲娜凱琳和夏樹面前轉動。
 
 
「小茵,妳回來了?」絲娜凱琳心生大喜,還以為綺斯克莉茵回心轉意。
 
「嗯,我回來了。」維哲流滿鼻血,表情猥瑣地說。
 
「什麼啊?」粉紅頭髮少年不屑地說:「怎麼才這一點人,真無趣。」
 
「……呃,凱琳、夏樹妳們不包浴巾站在門口幹麻呢…不怕著涼嗎?」菲特斯乾笑。
 
「這種反差萌真是太讚了——巨乳與貧乳、美人和蘿莉,天堂啊啊啊!」維哲感動得痛哭流涕,直盯著絲娜凱琳和夏樹赤裸的胴體。
 
 
 
 
「呀啊啊啊啊—————殺了你們!!!!!!!」絲娜凱琳、夏樹異口同聲尖叫。
 
 
「哇啊啊啊這哪裡是安全的偷窺啦?大叔騙人!」菲特斯、維哲慘叫,遭『聖槍刺擊』及『怒爆』轟得體無完膚。
 
 
 
粉紅頭髮少年機靈地施展『後退迴避』逃過一劫。
 
澡堂後方、浴缸內,布蘭貝莉聽見騷動而抬頭一看。
 
「……黑…傲?」布蘭貝莉,驚人的殺氣沸騰
 
 
 
 
 
 
 
 
 
 
第四十四章‧  竟然被看到了啊啊啊!!! 完
 
 
下次更新,下禮拜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