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7k

第四十二章‧ 來自五百年前…

樓主 南門椅子 qwe95520
 
第四十二章‧  來自五百年前…
 
 
 
 
「哇喔…」維哲目瞪口呆、看著崩塌牆外的世界。
 
近百名流氓及混混,全身焦黑倒在地上、堆砌成座座小山。
 
 
「外面這群流氓,也是你們打倒的嗎?」維哲不敢置信地問。
 
傑拉爾冷笑:「沒錯,是我一個人打倒的…」
 
「凱琳、夏樹、貝莉、菲特斯,你們真厲害!」維哲讚道。
 
傑拉爾:「我呢!好像少了誰喔?」
 
「不…這些人,是夏樹一個人打倒的。」絲娜凱琳說道。
 
維哲聽了,不敢置信地看向夏樹:「真的假的?小夏樹,妳究竟……」
 
「偽娘服事,站在原地不要動!」忽然,夏樹神情大變。凝聚魔力僅在一瞬間,隨即夏樹單手撫地,大肆釋放『闇』屬性魔力。
 
「這是…?」傑拉爾大吃一驚,還沒反應過來,隨即被闇屬性魔法包覆。
 
 
"咻…!!"
 
闇屬性魔法包覆傑拉爾後,出現一層暗紫色的薄膜、透明卻迷幻似無,
有種與世隔絕的迷離感。
 
同時間,隱匿已久的豺狼突然出現在傑拉爾身後,
且毫不猶豫地向傑拉爾的背後發動突擊。
 
 
"咻
 
豺狼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短劍竟然穿透了傑拉爾的身體,
傑拉爾卻毫髮無傷。豺狼頓時看得堂目結舌。
 
「嚕嚕嚕…這是什麼?闇之障壁嗎!」豺狼忿忿不平地怒罵一聲,再次施展隱匿,消失於眾人眼前。
 
夏樹斐綠色的眼瞳閃爍不斷,彷彿看穿了豺狼的行蹤。
 
「火狩!」
 
夏樹右手一擲,釋出柔和的火燄。火燄環繞在眾人身旁,隨即一片光明,施展『隱匿』而消失黑暗之中的豺狼,也無所遁形。
 
「菲特斯…尚未確定是否完全打倒敵人,就放下戒心如此輕忽的態度,在戰場上最致命的疏失你知不知道?」絲娜凱琳怒罵。舉起長劍,作勢衝向豺狼,試圖迅速分出勝負。
 
「等等!」菲特斯大叫,及時阻止了絲娜凱琳衝向豺狼。
 
 
豺狼見狀,不等菲特斯等人反應,立刻朝看似最弱小的夏樹擲出短劍。
 
"鏘!"
 
眼看短劍就要射中夏樹,菲特斯一個跨步、迅速拔劍擋下。「卑鄙小人!」菲特斯怒罵。
 
「可惡的偽娘!」維哲在旁幫腔。
 
傑拉爾怒罵:「噁心的大叔!」
 
「喂喂喂…你們兩個幹麻自己打起來啊?」布蘭貝莉失笑。
 
 
絲娜凱琳手握著長劍,不解地問:「菲特斯,你幹麻阻止我?」
 
「這個傢伙,就交給我來解決吧!」菲特斯說,死盯著卑鄙的豺狼。
 
絲娜凱琳輕嘆,看向菲特斯:「別逞強了,對手可不是普通二轉…他是進階轉職後的流氓,『神行太保』。」
 
「如果連這種貨色都打不倒,往後我該怎麼守護你們?」
 
 
菲特斯堅決的神情,倒映在絲娜凱琳酒紅色的眼瞳上,
看著看著…絲娜凱琳竟然看出了神。
 
 
原來溫柔的菲特斯,也有這樣的一面啊!
 
如此堅毅的態度…他究竟是想守護誰?究竟是為了誰,這麼努力地變強?
 
難道菲特斯真的想靠他一個人的力量,守護大家嗎?
 
 
「菲…菲特斯,如此堅決的態度…你究竟是想守護誰…」絲娜凱琳放下長劍,臉頰泛紅地問。
 
「當然是傑拉爾和維哲大叔啊,」菲特斯忿忿地說:「凱琳妳這麼強壯(就連猩猩都打不贏妳),根本就不需要我的保護,對吧哈哈!」
 
「菲、菲特斯,誰需要你的保護啊?」聽見菲特斯的話,傑拉爾臉頰通紅、彆扭地罵:「笨蛋…」
 
「菲特斯我的身體和心靈,就交給你了!」維哲手抓著臉,掩飾因為害羞而泛紅的臉頰。
 
「放心吧,我會保護你們的!」菲特斯轉頭看向傑拉爾和維哲兩人,並且露出迷人的微笑。
 
 
「菲特斯你這個大笨蛋——!!!」絲娜凱琳怒吼,出拳痛毆在菲特斯臉上。
 
"碰!"
 
「為什麼啊…?!!」滿是錯愕的菲特斯,飛撞向豺狼。
 
 
「嚕嚕嚕…竟然搞偷襲?」被撞倒在地上的豺狼,迅速起身跳開,取出和菲特斯兩人的距離。
 
「別想跑!」
 
菲特斯暴衝向豺狼,速度之快,令豺狼大感吃驚。
 
 
"咻!"
 
豺狼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竟然能全身後退、完全迴避菲特斯的攻擊。
 
 
「是『後退迴避』…這個神行太保很習慣戰鬥!」絲娜凱琳站在一旁觀戰,邊說。
 
「這就怪不得菲特斯沒能打倒他,畢竟對方比其他敵人還要棘手。」夏樹。
 
絲娜凱琳臉頰泛紅,低吼:「我沒有怪他啦…只是在戰場上輕敵大意,很容易因此而喪命!
 
「不過菲特斯也有不對的地方,畢竟…」夏樹說著、邊看向交鋒不斷的菲特斯及豺狼。
 
 
豺狼在地上幾個翻滾後,拾起掉落的短劍、迅速朝菲特斯刺去,
反應機靈的菲特斯,側身迴避突刺,朝豺狼揮出一斬。
 
"咻!"
 
豺狼再次使出後退迴避,令菲特斯的斬擊揮空。眼看菲特斯露出破綻,
豺狼詭笑一聲,大步跳起、筆直衝向菲特斯。
 
 
絲娜凱琳困惑看向夏樹,問:「畢竟…?」
 
「畢竟…菲特斯不是普通的劍士。」夏樹淺笑說道:「如果這種程度的流氓都打不倒,就枉費我特地教他的魔法了!」
 
 
 
"轟隆!"
 
就在豺狼衝向菲特斯的一瞬間,空氣產生電流、『雷擊』隨著菲特斯揮舞過的刀軌,迅雷不及掩耳地劈落在豺狼身上。
 
 
「哇啊!」豺狼慘叫一聲,垂直倒地。
 
「…呼、呼呼…小夏樹,邊戰鬥邊唸咒文實在很困難耶!」菲特斯氣喘如牛叫道。
 
夏樹哼了一聲,說:「所以才叫你熟記咒文,找出對戰空隙再詠唱啊!」
 
「小夏樹…是什麼時候教菲特斯的啊?」傑拉爾困惑地問。
 
「不久前在旅館的時候呀,那時剛從廢棄礦場回來…我就察覺了菲特斯的特異體質。」夏樹說。
 
 
「喝啊啊啊!」渾身是傷的豺狼,衝出瓦礫堆、氣勢驚人。
 
「哇…這就是進階二轉嗎?」菲特斯苦笑:「真的很耐打耶!」
 
「為什麼——!為什麼劍士會使用魔法?」豺狼氣得渾身發抖、怒吼:「為什麼那個偽娘就不會!」
 
「關我屁事喔?」傑拉爾罵道。
 
 
「對啊…」
 
絲娜凱琳看向夏樹,不解地問:「為什麼夏樹知道菲特斯會使用魔法呀?」
 
「妳也可以啊,要我教妳嗎?」夏樹冷笑一聲,接著說:「有關『心靈』的魔法。」
 
「心靈的魔法像是『心靈爆破』那樣嗎?我是劍士…真的能使用魔法嗎?」絲娜凱琳既期待又半信半疑地問。
 
「首先妳左手握住右手、放在腹部前,然後用手臂擠壓胸部,接著說『討厭…好像又變大了』。」夏樹。
 
絲娜凱琳以手臂擠壓胸部,使驚人的巨乳變得更加巨大,滿臉通紅、不甘願地說:「討厭…好像又變大了…?」
 
 
"噴——!"
 
「糟糕…被暗算了!」豺狼大噴鼻血,不支倒地。
 
菲特斯大咳三聲,鼻血直流、虛弱地說:「這是什麼魔法?連自己人都會被波及!」
 
「大叔我…看見天堂…了……」維哲倒在血泊之中,安祥的走了。
 
 
絲娜凱琳這才發覺自己被耍,氣急敗壞地罵:「小夏樹,妳怎麼可以騙我啊!」
 
「嗚嗚…嗚嗚嗚…胸部大了不起嗎?」夏樹怒吼,出拳痛毆在絲娜凱琳胸部上。
 
絲娜凱琳失笑:「妳會在意幹麻還叫我這樣做啊?笨蛋貧乳!」
 
 
「討厭…好像又變笨了…?」布蘭貝莉站在一旁、有樣學樣。
 
傑拉爾冷眼看著布蘭貝莉、冷冷地說:「妳是白痴嗎?」
 
「………」布蘭貝莉身心受挫、跪倒在地。
 
 
 
「…你們究竟何方神聖?」豺狼挺起狼狽不堪的身體,眼中仍燃著熊熊怒火。
 
「我們?」
 
菲特斯走向豺狼,淡淡地說:「我們是維哲的『夥伴』!」
 
「就只是『夥伴』而已嗎?」豺狼怪笑三聲,接著說:「真是愚蠢的一群人,這次你們惹到不該惹的對象了…我們背後龐大的組織…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們!」
 
「流氓組織『野豬』、『狂暴野豬』、『野狼』、『沙漠之狼』嗎?」
 
傑拉爾此話一出,豺狼震驚得雙眼瞪大、久久不語。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豺狼不敢置信問道。
 
此見傑拉爾神情大變。不同以往,殺氣沸騰。
 
看見異樣的傑拉爾,眾人也稍感吃驚。
 
 
「如果你能活著回去,就告訴組織的那群人…」
 
傑拉爾怒視著豺狼,忿忿地說:「我回來…殺光他們了!」
 
「愚蠢,我現在就殺了你!」豺狼一聲怒吼,暴衝向傑拉爾。
 
 
 
「來吧…來吧…無聲的微風…」
 
"鏘!"
 
傑拉爾原地不動。菲特斯迅速衝向豺狼,揮出長劍、及時阻止了豺狼的突擊。
 
 
「致命的麻痺…」菲特斯嘴裡念念有詞,邊豺狼不斷交鋒。
 
 
"鏘!"
 
火花四濺。豺狼的身體還殘留不少電流,麻痺使得他動作緩慢。
 
 
「可惡、可惡我都已經進階二轉了…」豺狼氣急敗壞罵道,光是抵擋菲特斯犀利的攻勢就已經用盡全力。
 
 
「致命的麻痺是你的舞伴…」菲特斯默念著咒文,週遭空氣逐漸出現變化。
 
 
"鏘!"
 
豺狼用盡全力,將菲特斯的長劍推開、瞬間菲特斯破綻百出。
 
「嚕吼吼吼——!」豺狼自知不敵菲特斯,轉而衝向傑拉爾。
 
 
就在豺狼跨出半步,還以為能順利衝向傑拉爾時,
菲特斯伸手從後方捉住豺狼的肩膀。
 
「你休想傷害我的夥伴!」菲特斯怒視著豺狼,高舉長劍。
 
 
「可惡啊啊啊!!!為什麼打不贏你這個劍士——!」
 
「歡迎我的敵人吧,雷擊術!」菲特斯大叫,長劍垂直落下。
 
 
 
 
"轟隆!"
 
 
 
 
 
雷擊落下。
 
 
 
 
 

 
 
 
「終於把他解決了…」
 
菲特斯氣喘吁吁,看著全身焦黑、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豺狼。
 
「你確定打倒敵人了嗎?說不定他只是裝死喔!」絲娜凱琳站在一旁說道。
 
「他沒有裝死啦,不信你自己問他啊。」菲特斯。
 
絲娜凱琳看向口吐白沫、失去意識的豺狼,直問:「你有裝死嗎?」
 
「你們在耍什麼白痴?都沒意識了怎麼可能會回應啊。」傑拉爾失笑。
 
豺狼(已死):「沒。」
 
「………」傑拉爾。
 
 
「看吧!」菲特斯笑道。
 
絲娜凱琳點了個頭,滿意地說:「嗯,有確定完全打倒對手就好!」
 
「啊噠、啊噠、喝啊,哇嚓!」傑拉爾怪叫。
 
布蘭貝莉:「為什麼傑拉爾要鞭屍啊?豺狼不是已經死了嗎!」
 
「誰知道?也許是虐待症病發吧!」維哲傻笑。
 
 
夏樹隨意地環顧周遭,淡淡地說:「你們的華麗金屬,似乎不在這裡了…」
 
「!」聽見夏樹的話,眾人無不露出驚愕的神情。
 
維哲慘叫:「對啊他們好像派小弟送走了華麗金屬…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耶!」
 
「可惡…這樣就追不回來了!」絲娜凱琳忿忿地說。
 
 
布蘭貝莉氣得渾身發抖,殺氣沸騰。見狀,眾人有些擔心。
 
傑拉爾不安地問:「貝莉,不過是華麗金屬而已…妳沒必要這麼殺氣騰騰吧?」
 
「我饒不了那群渾蛋……華麗金屬…我一口都沒吃到啊…!」布蘭貝莉。
 
絲娜凱琳:「華麗金屬不是吃的東西。」
 
「是喔?」布蘭貝莉的殺氣驟然消逝。
 
眾人輕嘆:「白痴……」
 
 
「啊,對了!」維哲想起什麼似地,走向自己的手推車。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
 
維哲嘴裡碎唸著,將手推車內的黃色刊物、詭異模型玩具、女性內衣褲、刮鬍刀、被使用過的棉襯衫、安靜寫的情書,逐一丟出手推車外。
 
 
經過一陣東翻西找,維哲大叫「找到了!」
 
「那是什麼?」眾人困惑看著維哲手中,一本薄薄、封面卻乾淨及具質感的書。
 
「據說是…『生體實驗紀錄簿』。」維哲說著,隨性地翻閱了幾頁。
 
絲娜凱琳:「幹麻突然拿這種東西出來?」
 
「什麼身體實驗紀錄簿啊…該不會是你這個變態大叔的犯罪紀錄吧?」傑拉爾神情作噁,不敢靠近維哲。
 
 
夏樹大眼水汪,盯著維哲手中的紀錄簿猛瞧。
 
「……那群流氓,幹出這些過分的事情…好像全是為了這本書!」維哲說。
 
「可以借貝莉看看嗎?」布蘭貝莉說。
 
眾人大感錯愕,直呼:「貝莉妳看得懂嗎?」
 
「我想吃看看味道如何……」布蘭貝莉。
 
維哲點頭,說:「嗯嗯嗯不用試吃了,味道就像綠茶布丁一樣。」
 
「綠茶布丁!布丁姊是什麼味道啊?」菲特斯問。
 
維哲看著遠方,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似乎是在緬懷…,隨後維哲淡淡地說:「辣到不行…」
 
「不會啊,布丁不會辣啊貝莉吃過,大腿附近有點鹹。」布蘭貝莉。
 
絲娜凱琳和夏樹滿臉通紅、兩手遮臉頰尖叫:「呀啊啊突然說這什麼話啊?變態狗!」
 
維哲:「我不想追問妳們是什麼關係…所以貝莉妳閉嘴吧。」
 
 
「我不懂他們再說什麼…」單純的菲特斯,無奈笑了一聲。
 
傑拉爾冷眼看向菲特斯,臉頰似乎有些泛紅。
 
「你…你想知道的話,我是可以告訴你啊?」傑拉爾故作不屑地說。
 
聽見傑拉爾的話,菲特斯開心極了:「真的嗎傑拉爾!告訴我好嗎?」
 
 
 
 
 
「喂,大叔…」夏樹走向維哲,氣勢磅礡地伸出小手:「那本書給我看一下。」
 
「不行。」維哲果斷拒絕。
 
夏樹有些不悅,直問:「為什麼?」
 
「這是書,不能吃啦!」維哲怒罵。
 
「那這個能吃嗎?你想不想吃吃看?」夏樹燦爛笑了一聲,手掌上凝聚氣勢驚人的雷電。
 
「精靈小姐,請您笑納。」維哲將生體實驗紀錄簿雙手遞上。
 
 
夏樹隨意找了個體積稍為大塊的瓦堆,坐了上去。
 
絲娜凱琳也到了身旁,眾人紛紛過來圍觀。
 
翻開第一頁,上頭的文字並非眾人熟能耳詳的『盧恩文』。
 
絲娜凱琳無奈笑道:「是『里希塔樂』的貴族文…在場應該沒人看得懂吧?」
 
「里希塔樂鎮嗎?俗稱『企業之都』、『貴族之城』的地方…」維哲毫不在意褲子被地板的灰塵給弄髒,隨意挑個塊空地、就地坐下。
 
「……貴族,不是什麼好東西。」布蘭貝莉說。
 
 
眾人圍繞著夏樹,議論紛紛。而夏樹也不以為意,自顧地翻閱手中的『生體實驗紀錄簿』。
 
 
 
 
 
 
 
 
這本紀錄簿……上頭的字跡…還真是眼熟啊……
 
眼熟到不行了,彷彿這本書的主人……就在我面前寫字一樣……
 
一定有什麼線索的吧?早知道……
 
早知道………
 
早知道這幾百年,我就努力學『里希塔樂文』了……
 
 
 
 
 
 
 
 
 
 
眾人發現夏樹的異樣舉動,討論聲漸小。
 
夏樹激動翻閱著手中的生體實驗紀錄簿,眼神十分專注,甚至完全忽略了週遭。
 
 
 
 
 
 
 
沒有!
 
完全沒有嗎?
 
 
 
 
 
「竟然沒有!」夏樹大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眾人。
 
「怎、怎麼了?」絲娜凱琳大感吃驚,擔心地問:「小夏樹沒事吧?」
 
「……沒有、為什麼沒有!」夏樹重頭翻閱一次紀錄簿。
 
維哲皺著眉、幽幽說道:「小夏樹…妳再找什麼嗎?這本書究竟記載了什麼!」
 
 
 
 
 
 
 
 
夏樹完全忽略了所有人的話,只埋頭於紀錄簿中…
 
但不論夏樹怎麼翻、怎麼看,紀錄本上面只有滿滿的里希塔樂文。
 
 
 
 
 
 
 
看都看不懂。
 
 
 
 
 
 
 
「為什麼啊…」夏樹緊握著手中的書,眼角逐漸泛出淚光。
 
 
 
 
 
 
 
為什麼,妳留下了線索…我卻看不懂?
 
…不是留給我看的嗎!
 
 
五百年前,你們不說一聲地走了……
 
一句道別也沒有……
 
扔下孤零零的我……
 
 
什麼也沒留下來給我嗎!!!!!!
 
 
 
 
 
 
 
 
 
 
「夏樹。」
 
絲娜凱琳的聲音,碰巧和某人有些疊合。
 
也許是聽錯了,卻也將夏樹從悲慟的情緒中喚回現實。
 
夏樹恢復初次見面時,那副冷冰冰的神情……
 
不同以往的是,一滴透明皎潔的淚水、默默地從夏樹白皙的臉頰上滑落。
 
 
絲娜凱琳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將夏樹擁入懷中。
 
「……如果我寫了一本書,只為了讓一個特別的人看到,」絲娜凱琳抱著逐漸冰冷的夏樹,心疼地說:「我會設下,只有她能解開的機關……」
 
 
 
"撲通!"
 
心臟,跳動的聲音。
 
 
 
記憶。冰封於體內的記憶……似乎正在甦醒。
 
 
 
 
 
 
 
 
 
 
 
 
 
『餒餒……妳在寫什麼啊?這麼神秘!』
 
『啊啦~這可不是吃的東西喔?』
 
『廢…廢話,我當然知道啊!給我看啦……』
 
『呵呵,這本來就是要寫給夏樹看的啊~』
 
『嗯,那快點拿給我看!』
 
『啊啦啊啦…妳真是猴急呢,當然不是現在看囉!』
 
『吼!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嘻嘻,大概…五百年後吧?』
 
『笨蛋,到時候我早就忘啦!』
 
 
 
 
 
 
 
 
 
 
 
 
「凱琳…謝謝妳…」夏樹的身體恢復往常的溫度。
 
絲娜凱琳鬆開雙手,看著夏樹。眾人也看向夏樹。
 
「五百年了,這一份感情、那一份堅持…我從來沒變過…」夏樹手裡握著記錄本,閉上雙眼默念。
 
 
隨之,週遭忽然竄起柔和的火燄。廢墟內,一片光明。
 
『火元素領域』使眾人感到十分溫暖、心裡暖烘烘地……所有人臉上都掛著淺淺的微笑。
 
夏樹光澤亮麗的金髮、隨風起舞,全身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芒……
 
魔力隨著兩手、緩緩注入紀錄簿內。訝異的…還以為只是個普通的書本,
此時竟然呼應了夏樹的魔力,發出金色的光芒…耀眼,卻不會令人睜不開雙眼。
 
 
就好像書本的主人,特意要讓週遭的人見證,這份穿越百年的感情,
是多麼的堅毅、多麼的耀眼,令人看得目不轉睛。
 
 
夏樹張開雙眼,手中的紀錄簿變得截然不同…是一封信。
 
打開後,是眾人熟悉的盧恩文……
 
 
 
 
 
 
 
 
 
親愛的 夏樹
 
看到這封信的妳,也許我已經不在妳的身邊了……
 
 
有好多話,好多愧疚、好多滿溢而出的情感,想仔仔細細地傳達給妳。
 
不過,我必須照著規則走。
 
妳一定要明白…我這麼做,不是為了其他…
 
僅是為了妳…我的夏樹。
 
對不起—往後的日子,妳的寂寞、妳的難過、妳的快樂我都無法與妳分享…
 
 
啊啦…這時候,就會想起妳在吉芬苦讀,為了考上賢者學院的日子呢!
 
想必夏樹會堅強的度過一切吧?
 
 
一定的,我相信曾經的夏樹,
也相信正在看這封信的夏樹。
 
 
因為妳始終沒有改變,總懷抱著一顆『守護夥伴的心』,所以才看得到這封信呀!
 
啊啦…最後,夏樹妳一定要相信『他們』的決定喔。
 
 
 
 
夏樹。我好想…任性的說愛妳、任性的不要離開……
 
 
再見了…
 
那些日子,真的很快樂。
 
 
 
我愛妳,夏樹。
 
 
 
 
 
 
 
 
 
 
 
 
 
那張在纖細小手中的信封,被想念沾濕。淚,在紙上暈開成花。
 
第一次,看見夏樹哭成淚人兒。
 
眾人沉默不語、默默地陪伴著夏樹,
絲娜凱琳則緊緊抱著她……任由夏樹在懷中哭泣。
 
 
夏樹將一張薄薄的信紙,緊緊抱在懷中……
 
那張薄如蟬翼的一封信,其中包含了多少濃厚的愛情……
 
 
「……嗚…」夏樹仰天,失聲哭了出來「…泡…泡泡啊啊啊啊!!!!!」
 
 
 
 
 
 
 
 
 
 
「這麼感人的時刻,你們兩人臉紅個什麼勁啊?」維哲擦去眼角的淚珠,看向傑拉爾、菲特斯兩人問道。
 
布蘭貝莉淡淡地說:「我看見了…菲特斯舔了傑拉爾的大腿附近…」
 
「…幹。」維哲大退三步。
 
 
 
 
第四十二章‧  來自五百年前… 完
 
 
下次更新,下禮拜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