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7k

第四十一章‧ 雲破日出。

樓主 南門椅子 qwe95520
第四十一章‧  雲破日出。
 
 
 
「嚕嚕嚕……」流氓首領,豺狼撫著胸前的傷口,不深、但鮮血直流。
 
菲特斯驚見維哲遍體鱗傷、狼狽不堪的模樣,怒吼道:「你們對大叔做了什麼!」
 
「……沒事,別擔心我!咳…」維哲虛弱說道。
 
菲特斯指向鼻青臉腫的維哲:「為什麼他變得比以前更帥了?說啊!」
 
「幹咧,所以我以前很醜是嗎?」維哲失笑。
 
 
「一群不知死活的小鬼…」
 
豺狼後方,身材較為壯碩的禿頭流氓,額頭暴滿青筋,手握著鋼棍向眾人走來。
 
傑拉爾盯著禿頭流氓,輕嘆:「這個交給我吧。」
 
「……行嗎?對方的體型可是比你大上三倍喔。」絲娜凱琳緊盯著躁動不安的流氓小弟們,邊問。
 
「那又如何?妳的胸部比他大上十倍!」傑拉爾。
 
絲娜凱琳臉頰飛紅,雙手環胸罵道:「跟胸部什麼關係啊!」
 
 
「就是現在,揍…揍她,臭娘們!」同時間,小弟們見絲娜凱琳破綻百出,蜂擁而上。
 
"轟!"
 
絲娜凱琳再次將長劍插入地面,又一次的怒爆,
刀身釋出的炙熱火焰,將學不乖的流氓小弟們轟出房外。
 
 
 
"鏘!"
 
隨著小弟們焦黑的屍體胡亂飛出,一名綠色長髮、長相斯文的流氓趁亂奇襲,
絲娜凱琳也非省油的燈,輕鬆就將這記偷襲擋下。
 
短劍和長劍對峙、擦出刺眼地火花,絲娜凱琳瞪向綠髮流氓:「王族末裔絲娜凱琳!」
 
「流氓組織『野豬』,幹部綠珊瑚!」綠髮流氓禮貌性的回應,簡短的自我介紹後,兩人以力較勁、將對方推開。
 
 
 
"鏘碰!"
 
火花噴濺,鋼棍砸入地面、將地板轟個碎裂,火星在空中漫舞、輕灼在禿頭流氓猙獰的臉龐上。另外一邊,傑拉爾側身迴避、輕鬆躲過禿頭流氓的鋼棍重擊。
 
「狄克傑拉爾。」傑拉爾簡短的自我介紹。
 
禿頭流氓舉起鋼筋,全身肌肉緊繃、甚至還刻意舉起手臂,展現驚人壯碩的肌肉「流氓組織『野豬』,幹部…」
 
傑拉爾搶先說道:「禿頭。」
 
「我不是禿頭,這是刻意剪掉的啊啊啊!」流氓禿頭暴怒,又朝傑拉爾猛揮鋼棍。仍是被傑拉爾輕鬆迴避。
 
 
 
"碰、碰、碰、碰!"
 
鋼棍猛砸在地面上,承受不住重擊的地板逐漸碎成一塊塊石塊、胡亂向空中飛濺。
 
小碎石飛噴向一名紅色龐克頭的流氓,就在碎石要砸中他的後腦杓時,
龐克頭流氓也沒回頭、竟然就輕輕地扭開脖子,任由石頭擦過他的臉頰。
 
 
「……你們真是有種,竟然敢闖入我們的地盤,」紅色龐克頭盯著布蘭貝莉說道:「要知道…流氓是個龐大的組織,可不只我們這些人。」
 
「………」布蘭貝莉。
 
 
紅色龐克頭流氓繼續說:「看來妳是他們之中稍微成熟的人吧?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的話,就乖乖投降吧!或許我會放過他們…至於妳和另外一個女孩就……」
 
「對不起…貝莉剛剛睡著了。」布蘭貝莉驚醒後,向龐克頭流氓誠心道歉。
 
「…………」
 
龐克頭流氓先是萬分錯愕,過不下一秒,反而大笑說:「哈哈有趣!妳叫貝莉是吧?我叫紅鳳梨…」
 
布蘭貝莉雙手遮著臉,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貝莉剛剛又睡著了…」
 
「妳不會睡飽再來喔!!!」紅色龐克頭流氓氣急敗壞罵道,朝布蘭貝莉衝去。
 
 
見狀,維哲大聲叫道:「貝莉小心啊,那個紅色頭髮的傢伙,手段非常卑鄙啊!」
 
「你認識?」站在維哲身旁,夏樹雙手叉腰問道。
 
維哲苦笑,說:「七年前…我就是栽在他手上…可恨啊!」
 
「放心吧,那條笨狗確實聽見了。」夏樹淡定地說,在這場混戰中,顯得老神在在。
 
「zZzZzZ……」布蘭貝莉。
 
維哲:「她在睡覺啊!!!!」
 
 
 
「真沒禮貌,別人說話妳都不聽的嗎?」紅色龐克頭流氓『紅鳳梨』罵道,朝布蘭貝莉擲出短劍。
 
"咻!、咻!" 布蘭貝莉輕鬆地左右迴避。
 
「有啊,貝莉有再聽!」布蘭貝莉反駁。
 
紅鳳梨從腰際間拔出大駒短劍,忿忿地問:「是嗎?那我剛才說了什麼!」
 
「鳳梨——!!」布蘭貝莉大叫。
 
紅鳳梨怒吼:「結果妳只有聽見食物嗎!!!!!」
 
 
 
「嚕嚕嚕……」豺狼的短劍還掛在腰際間,似乎沒有拔出的打算。
 
 
菲特斯雙手緊握著長劍,怒視豺狼。
 
兩人就這樣對峙了好一陣子,毫無動靜。
 
「你,確定要對付我嗎?」豺狼率先開口,直問:「其他三名流氓是普通二轉,我則是…更高境界的存在『神行太保』……」
 
 
說著,豺狼忽然消失在菲特斯眼前。
 
「!」菲特斯大吃一驚,卻沒亂了陣腳。雙手緊握長劍警戒。
 
豺狼在菲特斯耳邊呢喃:「…簡單的說,我比他們強太多了!」
 
 
"鏘、唰!"
 
豺狼不知何時來到菲特斯身後,嚇得菲特斯趕緊轉身、向黑影胡亂揮刀。
 
「嚕哈哈哈…」豺狼輕而易舉地用形狀詭異的短劍擋下菲特斯的長劍。
 
菲特斯將長劍收回,「喝!」一聲、向豺狼又是一陣猛砍。
 
 
"鏘、鏘、鏘、鏘!"
 
火花四濺、戰況看似激烈,卻只有菲特斯奮勇迎敵,
反而豺狼像是玩樂似地,耍著菲特斯團團轉。
 
 
 
「那是什麼奇怪的短劍?本小姐怎麼都沒看過…」盯著豺狼手中的短劍,夏樹感到好奇。
 
維哲喝了幾瓶紅藥水,解釋說:「那把叫『刺針短劍』近年來為流氓所開發的恐怖武器。葫蘆形狀的刀身,大幅提升了『背刺』這項技能的殺傷力…」
 
 
"蹦!"
 
鋼棍砸落在地上、陷入碎裂的地板裡,
傑拉爾一腳踩在鋼棍上,神情恐怖地說:「禿子大叔…你玩夠了沒?」
 
「……臭女人…臭女人…竟然這麼跩!」禿頭流氓氣得火冒三丈、眼睛都快瞪出來似的。
 
「女人!」傑拉爾失笑,將上衣的鈕扣解開,露出白皙的胸膛:「我是男生喔~?」
 
「…………」禿頭流氓堂目結舌,盯著傑拉爾的臉蛋和胸口猛看。
 
「嚇傻了啊?趕緊拿出全力吧…這種笨拙又粗重的攻擊,根本就打不到我。」傑拉爾不安好氣說道,從背後緩緩抽出一把昏迷之錘。
 
「我……」禿頭流氓渾身發抖,將手中的鋼棍拋下。同時從腰際間拔出一把看似鋒利的短劍。
 
「哦…想殺了我嗎?」傑拉爾冷笑。
 
「我愛死你了愛死你了愛死你了愛死你了,我要吃了你!」禿頭流氓露出經典的癡漢表情、口水不斷從嘴角流下,甚至不斷發出喘息聲。
 
「靠,又一個變態!」傑拉爾失聲慘叫。
 
 
 
「『又』?還有誰是變態嗎!」維哲坐在地上,悠哉喝著白色藥水。
 
夏樹吃著維哲給的奶油三明治,說:「你啊。」
 
「我?哈哈…我不變態啊,」維哲看向夏樹:「小夏樹可以給我看看妳的腋下嗎?」
 
 
"碰!"
 
隨著維哲的鮮血和牙齒噴出,同時間禿頭流氓的臉頰以極不自然的角度扭曲,
承受了昏迷之錘的重擊,禿頭流氓雙腿發軟、直接跪倒在地上。
 
「這種程度還敢自稱『流氓』?會不會太弱了!」傑拉爾惡狠狠大叫,朝禿頭流氓的背後猛砸。
 
 
"碰、碰、碰!"
 
禿頭流氓不斷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啊、啊啊,好棒偽娘大好啊!」禿頭流氓。
 
「…呼、呼呼…呼啊!」使勁全力猛毆敵人的傑拉爾,不過一會便氣喘如牛。
 
「怎、怎麼停了?呼啊…咳噁…」禿頭流氓驚恐地問,忽然伸手捉住傑拉爾的手臂。
 
「糟!」傑拉爾大吃一驚,不料禿頭流氓的動作如此迅速,自己竟然被敵人抓到。
 
「喔喔喔喔好纖細的手臂啊,真的是男生嗎?」禿頭流氓問。
 
「對啊…如果你肯放開我的手,我可以讓你看更‧多喲?」傑拉爾曖昧地說。
 
「好!」禿頭流氓欣喜若狂說道,立即鬆手。
 
 
"碰!"
 
昏迷之錘痛砸在禿頭流氓的鼻樑上,頓時鮮血噴濺。
 
「看、快看啊你的鮮血亂噴、血肉模糊,快看啊!」傑拉爾發狂似地大叫,朝禿頭流氓的臉部猛砸。
 
 
 
 
「那個人是你們的夥伴嗎?他真的是服事嗎?」綠色長髮、長相斯文,名為『綠珊瑚』的流氓問。
 
 
看著傑拉爾的暴行,毆打不反抗的敵人(變態)、甚至還發狂大笑的模樣,絲娜凱琳羞愧地手遮著臉,無言以對。
 
 
「那個人是你們的組織成員嗎?他真的是流氓嗎?」絲娜凱琳指著禿頭流氓,反問。
 
看著禿頭流氓的噁心舉止,被男人痛毆卻不反抗、甚至興奮得發出呻吟,綠珊瑚無奈地手遮著臉,無言以對。
 
 
"唰!"
 
忽然,綠珊瑚的鼻樑受到痛毆而埋入臉裡、鼻血大肆噴濺。
 
只見絲娜凱琳腳踩著綠珊瑚的胸膛,惡狠狠地說:「戰鬥之中…竟然敢閉上雙眼不看敵人,你找死嗎?」
 
「惡劣,太惡劣啦這群人比流氓還惡劣啊!」綠珊瑚慘叫。
 
 
 
"咻、咻、咻、咻!"
 
經過一連幾次的揮空,縱使紅鳳梨手中的大駒短劍再怎麼鋒利,
砍不中敵人,終究是毫無用處。
 
布蘭貝莉就連腰際上的拳刃都不使用,輕鬆迴避紅鳳梨的砍殺、甚至還能邊閃躲邊追逐蝴蝶。
 
「呼…呼呼…唔氣死人啦,妳這女人到底打不打啊?」紅鳳梨氣急敗壞罵道,忽然轉身衝向夏樹及維哲兩人。
 
「哇!」維哲被紅鳳梨粗魯撞開,倒在地上。
 
紅鳳梨一手捉住夏樹、將大駒短劍抵在夏樹胸前,大叫:「你們這些混蛋通通不許動,否則我就殺了這個小女孩!」
 
 
「卑鄙小人!」絲娜凱琳大罵。
 
傑拉爾停下動作,低罵:「人渣。」
 
「幹,紅鳳梨你這垃圾!」傑拉爾腳下的禿頭流氓跟著罵道。
 
紅鳳梨:「靠,變態禿頭你幫哪邊的啊?」
 
 
"鏘!"
 
火花噴濺,菲特斯無暇理會紅鳳梨的威脅,
聚精會神地朝豺狼發出一波接一波的強烈攻勢。
 
 
"鏘、鏘、鏘、鏘!"
 
「喂那個紫色頭髮的小子,還不快乖乖就範?」紅鳳梨朝菲特斯喊道。
 
 
"鏘!"
 
絲娜凱琳輕而易舉擋下綠珊瑚全力一擊。
 
 
根本沒人理會紅鳳梨的威脅。見狀,紅鳳梨更是氣得失去理智,破口大罵:「不相信我敢動手是吧?後悔你們的愚蠢吧!」
 
「笨狗,把這個臭得要命的傢伙弄開。」夏樹冷冷說道。
 
「什…」
 
紅鳳梨的話還沒說完,布蘭貝莉以迅雷不及掩耳、驚人的速度將紅鳳梨從夏樹身後踢飛。
 
 
"碰蹦!"
 
直到撞垮後方的牆壁,紅鳳梨都無法反應過來。
 
 
「咳…呃啊!」紅鳳梨從瓦礫堆起身,大咳一口鮮血。
 
布蘭貝莉盯著狼狽的紅鳳梨,說:「你太弱了啦貝莉才不想跟你交手!」
 
「什~麼!」
 
紅鳳梨聽見布蘭貝莉的話,氣得渾身發抖。
 
心想"這群怪物,究竟是怎麼回事?"
 
 
"鏘碰!"
 
再第二次的攻防交鋒之中,綠珊瑚的攻擊完全不及絲娜凱琳近乎完美的防守,
被反制一波後、破綻百出,絲娜凱琳手臂反轉,朝綠珊瑚胸膛劃下一劍,頓時血流如注、直噴上天。
 
 
"碰!、碰!、碰!"
 
「啊…好爽……呃…啊啊!」禿頭流氓就快被傑拉爾打死了。
 
紅鳳梨手裡緊握的短劍,內心十分不甘、憎恨至極。
 
 
"其他幹部都打輸了?怎麼可能啊!…至少還有豺狼大哥,一定能收拾這些傢伙…?"
 
 
"轟隆!"
 
一道刺眼的閃光傳來,紅鳳梨轉頭一看。
 
四人之中最強的『流氓太保』豺狼,渾身焦黑、兩眼翻白,筆直地面倒下。
 
筆直站在豺狼身旁的,是渾身散發出刺眼閃電的紫髮劍士菲特斯!
 
 
「呃啊啊啊不可原諒啊,渾蛋!」紅鳳梨怒罵,趁著眾人不注意,朝夏樹擲出手中的短劍。
 
「啊小夏樹,小心!」眾人見狀,向夏樹大叫。
 
短劍飛梭之快、兇猛至極,眼看鋒利的刀刃就要刺穿夏樹的腦勺。
 
 
"轟隆!"
 
一道雷電,從夏樹嬌小的身體釋出、將襲來的短劍轟個粉碎,
直衝向紅鳳梨所在的瓦礫堆。
 
 
"蹦!"
 
雷電以光速擊中紅鳳梨,轉眼漫天灰塵、瓦礫堆被炸個粉碎,
紅鳳梨就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真的和你說的一樣,他是個卑鄙小人呢。」夏樹不屑說道。
 
維哲溫柔一笑,開心地說:「對啊,和我的夥伴們差太多了!」
 
 
看向眾人。
 
 
絲娜凱琳無奈笑了一聲,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菲特斯手裡握著短劍,也露出溫暖地笑容。
 
布蘭貝莉咬著夏樹的長長頭髮,傻笑著。
 
傑拉爾坐在失去意識的禿頭流氓身上,狂暴大笑。
 
 
 
 
同時間,散佈各處的流氓小弟們逐一回巢,轉眼將眾人包圍。
 
 
 
「我不會劍術、不會打架、不會魔法…」維哲緩緩地說。
 
絲娜凱琳、菲特斯:「我會劍術。」
 
傑拉爾、布蘭貝莉:「我會打架。」
 
夏樹:「我會魔法。」
 
「有些事情…只有商人辦得到…」維哲接著說。
 
「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夥伴吧!!!!」眾人異口同聲大吼,將湧上的小弟們全數轟飛。
 
 
 
 
 
 
 
揚起滿佈皺紋的嘴角,貝莎老奶奶慈祥一笑。
 
『夥伴』一定在世界上某處,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們自然會出現。
 
 
 
 
 
 
 
 
第四十一章‧  雲破日出。
 
 
下次更新,下禮拜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