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46

第二十章

樓主 呆呆喵〃 aulaul2967
內有小沁被強X內容……請做好心理準備再往下拉!
 
 
 
 
Nightmare「夢魘」/ 第二十章
 
 
我是鳥人哈比──洛兒伊亞只是為了偽裝而取的名字。
 
三年前,我安穩的住在離朱諾不遠的小山谷,直到某天……
 
我遇到了一個神官,她的頭髮長長的、眼睛大大的,笑起來非常的甜美。
 
我深深的被她牽動了心,便將自己的蛋給予其。
 
沒想到,那個女的──竟然已經有老公了。
 
我一氣之下,便打開翅膀奪門而出,沒想到……遇到了兩個帥氣的流氓。

「你想要什麼,都可以給你。」

我猶豫的顫了顫彩色的翅膀,我是鳥人哈比吧?
無依無主的鳥人哈比,我好想回到朱諾,變回我原本的樣子。
 
但,事到如今已經不可能了──
我選擇了兩個流氓,來到了一座像城堡般的基地,他們說:這裡──是悲天之翼。
 
被囚禁在頂樓的眾人,看到兩名長的很猥褻的神行太保走了進來,便倒吸了一口氣。

「哎呀,這不是夢之泉的精英戰鬥部隊嗎?來人,給我鞭!」從兩位太保身後走出了
 
數名舞姬,拿著鐵鞭狠狠的甩到眾人身上,尤其對待沁濂,打得更是用力。

「女王大人,給我打大力一點──!」另一位太保笑了幾聲,舞姬便更用力的將鐵鞭甩到沁濂身上,很有成就感的笑了出來──哦呵呵呵~
 
眾人身上的衣物被鐵鞭打的殘破,身上也多了好幾條鞭痕。
被綁在一起的眾人,束手無策的任人鞭打。
 
§──

「終於來了,夢之泉的鎌滅。」站在空曠頂樓的女流氓勾著腿,瞪著鎌滅。
 
「讓開。」鎌滅抓著鐮刀,狠狠的把女流氓瞪回去。
才剛瞪完,女流氓的腳便變成了捲曲的蛇尾。
 
「鎌滅先生,她是蛇女伊絲!」洛兒伊亞發現情況不對,便趕緊提醒鎌滅。

「來吧,一決勝負!」捲曲的蛇尾朝著鎌滅甩了出去,像是橡膠一般的伸長。
 
鎌滅趕緊跳起,高度沒有被從旁邊劃過的蛇尾甩到。

可這只是陷阱──
可以自由伸縮的蛇尾突然轉了彎,尾端朝向鎌滅刺了過去。
 
「小心下面──!」洛兒伊亞將手化為翅膀,掠過半空將鎌滅劫走。
 
「洛兒伊亞,勸你不要壞了我的興致!」蛇女伊絲跳了起來。
 
一隻因為變長而細得誇張的手朝著空中的兩人奔去──
千均一髮之際,洛兒伊亞奮力的轉了彎,僥倖躲掉攻擊。
 
半空中,跳起的蛇女將手收回,以尾巴打向兩人。
 
「愚蠢。」
 
砰──!
 
空中的兩人快速的墜至地面,強力的撞擊讓地面凹了一個大洞,也因此起了濃濃的沙塵。
 
蛇女並不打算停止猛攻,又將強而有力的尾巴伸長,綑綁住鎌滅。
 
「唔……咳──」被尾巴掐住脖子的鎌滅呼吸變的十分困難,不停的用手想把脖子上不斷縮緊的尾巴解開。
 
「咳、咳、咳……」
直到視線朦朧、手也沒辦法用力,鎌滅才將最後一口氣吐了出來──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幾根羽毛飛了出來,朝著蛇尾飛去──

「……啊──!」被羽毛碰觸之後,蛇女伊絲的尾巴像是肉絲一樣的碎裂開來,鎌滅脖子上的尾巴瞬間被斬斷。

「咳……。」鎌滅用手摸了摸脖子,想脫離這種痛苦的感覺。

洛兒伊亞飛上了空中,在蛇女的上空盤旋。

「你的對手是我,來吧!一了我們之間的仇恨!」
洛兒伊亞射出了幾片羽毛,逼得蛇女不得不趕緊跳開。
 
這才對鎌滅眨了眨眼。「快去救你的朋友們吧!」
 
她在空中丟下了一顆金色的果實──天地樹的果實。
 
「你這天殺的鳥人哈比──!今天老娘一定要取你的命!一雪三年前被你搶男人的恥辱──!」
 
這就是她們的仇恨。

§──
「別鞭了。」太保看眾人沒有半點痛苦的感覺,覺得無趣便吩咐舞孃們停下動作。
 
其中一位綠髮的太保,跨著大步走向了沁濂。
 
「其實,我早就妄想你很久了。」太保的右手輕輕掐住了沁濂的下巴。 
 
「火箭術!」熾熱的火箭擦過神行太保的臉,被擦過的部分變得稍微焦黑。
 
「真是倔強。」唰的一聲,神行太保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原本扭曲不成型的臉變得十分英俊。
 
直挺的鼻、深藍色的眼睛,原本看起來怪異的深綠色頭髮也意外的搭配。

「怎麼回事……!」鼬櫻看到這一幕,驚嘆了下。
 
「帶著面具太久了,想拿下來通風不行?」太保揉了揉手上的面具,往地板一丟。
另一位太保看到夥伴的行為,也跟著把面具拔了下來。
 
「好像幾年前吧……那時候我們帶著面具呢,鼬櫻小姐。」綠髮太保對著鼬櫻冷笑了一下。
 
「還有──歡迎光臨,各位夢之泉的成員。」另外一位太保彎下腰,九十度鞠躬。
太保彈了下指,天花板的通風口馬上送出了帶有異味的氣體。
 
「你……做什麼?」沁濂帶著不服輸的眼神看著太保。
 
「帶你們大家上天堂。」粉紅色的氣體四處溢出──是迷幻藥。
 
「放心噢,我早就吃了抗藥。」
 
說完,沁濂的褲子就被拉至膝蓋──
 
「完事後,我會負責的喔。」
太保抓著沁濂的腰,狠狠的挺入。
 
砰──!
很不剛好的,拿著鐮刀闖入的鎌滅剛好趕到。

「啊啊啊──!」沁濂的下身像是被撕裂了一樣,不斷的狂叫。
 
「客人,不能妨礙會長大人喔。」
另一位太保抄起了短刀,朝著鎌滅奔去──

「別擋路。」鎌滅一手抓住了短刀,手中的鐮刀劃了下去,太保的身體馬上化為兩半。

「把你骯髒的身體……離開我的傲嬌公主。」
說完,鎌滅的身體像是霧一樣的散了開來──

「掃興。」
推開被侵犯過的沁濂,太保重新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

「老子都還沒爽夠,哪裡殺來個程咬金。」太保凹了凹手筋,「隨便你想從哪裡來,隨便你!」
 
「等會……你就會後悔你說的這句話。」
 
神智不清的沁濂,好像隱隱約約聽到了鎌滅的聲音。
「是鎌滅……來救我了?」溫熱的淚水從臉龐滑落,宛如從深淵裡逃脫,沁濂卻笑不出來。
 
笨蛋,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來?

【待續】
 
===========我是分隔線==========
不──!

好難纏的一對。
我好痛……心好痛!(所以我才搞了這麼久才發文。
其實是因為心臟病發XD(被打

開玩笑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