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23

第九章

樓主 呆呆喵〃 aulaul2967

Nigjht「夢魘」/ 第九章

「心靈爆破!」玻璃水瓶被震碎,清澈的泉水灑在空中,以完美的拋物線角度落到地面。

「火柱攻擊!」在水源處燃起了一道火柱,水氣瞬間被蒸發。

沁濂生氣的握了握拳,額頭上又冒了不知道幾個青筋。

「你這傷風敗俗的超魔導士!怎麼可以把上天賜予大地的水燒乾!」沁濂眼紅的看著敵人。

「你才沒風度吧,這是戰鬥欸!管你什麼上天,上天個頭!」脾氣一樣也很差的超魔導士回罵了一句,現場火藥味越來越濃。

「火焰的精靈啊!請賜予我極強大的毀滅,向敵人投出怒氣之火!」沁濂的雙手燃起了火球術的熾熱火焰,狠狠的向對方宣戰。

四顆小火球被夾在右手的五指間,像小火藥一樣蓄勢待發,火焰熊熊燃燒著。

「雷鳴術!」超魔導士用極快的速度發出了一發攻擊。

沁濂輕鬆的往右邊一踏,完美的躲過高伏特的雷球。

「換我了!」四顆小火球在空中飛舞,以極快的速度飛向超魔導士───!

「炎爆!」火球在超魔導士的頭殼旁邊就爆炸開來,煙霧四起。

理當是輕鬆的解決掉敵人,這時卻飛來一把沾滿紫色毒液的小刀,狠狠的刺中沁鐮的左手。

沁濂索性的將小刀拔出,鮮血緩緩流下。

沁濂拿出了一枚傑尼幣,用食指和大拇指夾住,隨後念起咒語:

「像風一樣的飄泊,給人們瞬間的摧毀、痛苦的折磨,將其賜予吾,信念猶如雷電一般,擊破那脆弱之物!雷鳴術──!」硬幣充滿了電磁力,高壓伏特在硬幣裡亂竄,發著閃耀的雷光。

超魔導士馬上起身反擊,一發火箭迎面而來,被沁鐮使用冰牆躲過。

迅速投出手中的硬幣,狠狠的擊中敵人腹部,電流爆發到敵人的身體裡,瞬間休克。

不過,這場戰鬥沁濂並沒有勝利,他和敵人打成平手了。


因為體內的毒素,沁濂昏倒在地。

*──────*

一路上,鐮滅不安的心一直悸動著。他像人類一樣,七情六慾全部都有,也有感情,會擔心自己在乎的人。

「鼬櫻,我回去看看。」鐮滅始終放不下心,不等回應就掉頭去找沁濂。

這一回,打個正著,看到躺在地上,臉色極差的沁鐮。

「……。」二話不說,以公主抱伺候。

鐮滅盯著沁鐮,懷中人不停的喘著氣,雙眉皺著,看起來十分痛苦,到底是什麼讓百戰百勝的沁濂變成這樣?他疑惑。

心中的著急促使鐮滅加快腳步往公會石房間前進,一路上連自己人也不分,擋路的就一腳踹飛。

每當他低頭就會看到,沁濂的左手不斷流著血,傷口像是無法癒合般的逐漸撐大,看了心疼,彷彿是他的心也淌著血。

他頭痛,想要馬上找到公會的神官替沁濂療傷,彷彿晚了一步沁濂就會回天乏術,著急的跑著。


一進入房間,他恨不得抓了人,就叫他替沁濂治癒傷勢,卻被鼬櫻擋住。

「怎麼了?」

「讓開。」他也顧不及禮貌了,繞過鼬櫻就往她身後走。

袖月見狀,馬上對沁濂施予治癒術,血的流速也逐漸變慢。

「這是怎麼回事?」天殌看到沁濂的狀況,立刻上前詢問。

「他被敵人暗算了。」鐮滅機靈的頭腦馬上搞清楚了一切,他馬上拿出留在現場的小刀,那是很重要的物品。

雖然稍微好轉,但是沁濂的傷還是不斷惡化。

眾人不忘城戰,袖月將沁濂接過手,還是不間斷的治癒著。

原本專心治癒的袖月左看右看,以為羽歿躲在哪兒。

袖月察覺,羽歿並沒有在房間裡,所有人員都到齊了,就差他一個。心中擔憂了起來,治癒術也斷斷續續的。

鐮滅看到這景象,怒火全部湧上頭。

「交給你照顧還這麼不專心?」他抓了袖月的領子生氣的怒罵。

看袖月依然沒有動靜,鐮滅一個拳頭打在肚子上,袖月飛得老遠,牆壁上多了人型凹槽。

袖月吐了口血,對自己施放治癒術之後往鎌滅的方向跑去,一個飛踢把後者踢飛。

火箭落下。

灼熱的攻擊擊中袖月潔白的神官服裝,貫穿後直接攻擊袖月的身體,慘叫聲和眾人的叫聲四起。

「袖月,沒事吧?」

「沒事,倒是鎌滅呢?」因為神官的高抗魔性勉強讓袖月吃下這技火箭。

袖月看著剛剛被自己踢飛的人,深感抱歉。

鎌滅倒是愧疚了幾分,明明自己先傷了袖月,還反被袖月救了一次。

「謝謝。」鎌滅還是很不好意思。

「剛剛是我的不對,沒照顧好沁濂。」轉身又繼續治癒。

現場馬上又陷入緊張的氛圍。

「相信大家剛剛也都看到了,敵人已經到了這附近。」天殌環視四周,擺出備戰姿勢。

呼喚前幾天出國遊玩的獵鷹──「狄」,提起久違的長弓,拔出一大把箭矢,朝著門口瞄準。

「狄,找出那些天殺的敵人。」一接獲命令,在天殌肩上的獵鷹馬上飛上空中,用尖銳的視力找尋隱匿的敵人。

突然,大批的敵人湧入。

「怒雷強擊。」幾個巫師輪流施展出大法,夢之泉全員被大範圍的魔法牽制在原地。

一抓到空隙,被牽制的天殌和鎌滅馬上跳離範圍──

「箭雨!、狄!」無數隻箭矢從天而降,狄馬上咬住其中一個巫師狠狠的撕咬。

「致命塗毒、音速投擲。」鎌滅無聲的出現在巫師團背後,迅速的擊殺一名巫師。

其中一個被箭矢插中腦部的巫師瘋狂的亂叫,抓了旁邊的巫師就開始攻擊:

「為什麼不是你被擊中腦部!你說啊──!我這樣了你休想好到哪去,雷鳴術!」

鼬櫻開始懷疑悲天之翼是不是專出不正常人類?

脫離了大法的牽制,夢之泉精英部隊馬上擺出戰鬥姿勢,袖月捲起袖子一邊掩護著身後的沁濂。

袖月給了一個「交給我」的眼神,眾人大聲一喝:「Strikes kills‧locking! 」


擊殺‧鎖定!


滿天飛舞的強酸火煙瓶以完美的拋物線角度擊中敵人,

兩隻生命體一邊奔跑的踹飛敵人;


在戰場上疾行的箭矢每隻都正中要害,

狄不停在上空盤旋,抓到機會就把敵人的眼珠啄了;


巨大的鐵鎚揮舞著,像是跳芭蕾舞的旋轉,

不時還有七級地震干擾敵人。


開槍的聲音此起彼落,被射殺的敵人腦袋都多了個血窟婁,

哥哥提著大刀嗜血的斬殺、旁邊矮了兩顆頭的男孩無情的扣著板機,月語也拋開兩個迷人誘惑,專心的瞄準敵人。


不時傳來敵人碰撞的聲音,

是楓濂的怪物互擊!還是一樣威力不減。


袖月為沁濂開啟神聖殿堂,

捲起袖子之後,隨即跑向殺紅了眼的敵人,大開殺戒。


左虛和右無有默契的向前一躍,在敵人群裡使出華麗的迴旋踢。

身為悟靈士的泠月一邊施放靈魂技能,一邊牽制敵人,不時來個艾斯麻補刀。

莉莉絲一個人撐起大樑,代替袖月擔任輔助工作。

超初三姊妹拋著波利們,擊出一次次的安打和出界全壘打。

蒼炎跑向敵人,重重的揮拳,每下都沉沉的擊中,有了熾鼬的樂曲「刺客的黃昏」揮拳的速度也變的極快。


看起來危機是解除了,眾人看著滿是傷的敵人一陀一陀的堆在一起,心裡不少輕鬆。


「他們的首領還沒出現。」鼬櫻永遠忘不了他們兩個的嘴臉。

就在這時,出現了幾個巫師──!

「暴風雪!」完蛋了!這是懈敵戰術!

「殺啊!」果然,兩個神行太保出現在公會石旁邊,奮力的亂砍。

眾人有相同的感覺,完蛋了…‥。

巫師團輪番上陣,暴風雪沒有停歇過,兩個神行太保攻速不算慢。

這是夢之泉精英部隊的第一場敗仗,璀璨的公會石就在眼前──

碎裂。

【待續】

===========我是分隔線==========

可憐的夢之泉~!

竟然被兩個神行太保騙了。

嗚嗚~!

為什麼我要這樣寫啊~!(哭奔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