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6

木頭愛情‧第十章

樓主 *這各純* maju

好想一路砂糖到尾,可是這大綱已經想好,番外人家再來砂糖!!
是說,番外想寫的.....比我寫的正文篇數好像比較多(是怎樣)

來吧!第十篇,某純來了。

警告---虐小徨徨情節,看了會影響心情吧!有勇氣再往下拉吧!!

































第十篇
====================================================================================

眾人進入騎士團內。
所有的神官都替受傷的人療傷。碩燁一臉陰沉的坐在角落,不發一語。

伊斯正跟騎士團團長說明原由,並請求協助。
蝶的微笑還是掛臉上,只是這笑容絲毫沒有溫度,握拳的手沒有放開的跡象,鮮血一滴滴落在地毯上。

法式雙手合十嚴肅的坐在環身旁,環握緊雙手微微顫抖,格負傷在治療後在燕的照顧下休息。
迪娜獨自坐在一旁流著淚。氣壓低到不能再低。

公會眾人,都不發一語,等著伊斯從團長房裡出來。

庸長的等待,讓人有點按耐不住,可是目前的狀況必須等待。

終於,伊斯出現了,所有人聚精會神等著會長說明狀況。
「現在,有沒有人要退出援救行動。」伊斯嚴肅的訴說。

沒有人出聲,大家同友的默契,大家都把彼此當家人,當然沒有人退出。
「好!現在蝶,你來一下。」伊斯看蝶無動靜。嘆了口氣,緩緩的靠近。
伸出手,握住蝶的手「蝶」溫柔的叫喚,伊斯心裡明白,自己妹妹的作為,讓她忿忿不平。

終於,始終握緊拳頭的蝶,鬆手了,淚水,決堤。
「團長,你必須簽下保密條約,用生命簽下。你辦得到嗎?其他騎士團的成員,我會消除他們之後所見。」
伊斯嚴肅的說著。

騎士團團長思考。
「好,如果在必須的狀態下。」
「好的,蝶.....」
蝶含著淚,身體緩緩的離開地面,回復她本來的模樣。
等她出現在大家眼前時,已經不是穿著神官服的蝶,團長大為吃驚,但還是保持臉部表情。
蝶的外衣近似神官服只是上半身沒有神官那樣保守,她有一對暗紅色的翅膀,原本墨綠色的雙瞳現在變成血紅的,讓人看的不寒而慄。

「這是我原本的樣子,我是冥府女王--赫爾的女兒。」蝶連聲音都變了,聽起來若有似無,卻字字清楚的傳進耳裡。
團長皺眉「原來妳待在教團裡的傳言是真的。」

「是的。是大教主親自教導我成為神職人員。」說著,緩緩飄向團長。
「契約,以冥府女王赫爾之名,以你的鮮血向吾宣示,立約。」語畢,蝶手裡的小刀劃破自己的手腕,她抓起團長的手腕如法炮製。
兩人的雙手,飄起紅色的煙霧,煙霧緩緩的行成某種圖案印附在團長的右手前臂上。

「契約成立,如你不遵守誓言,此血印將幻化成利刃,刺穿你的心臟,靈魂將歸吾所有。」蝶面無表情的說著,淚水依然流著。
「是,我必定遵守契約。」團長現在明白為何方才他要支開所有騎士團的團員了。

立約儀式結束,團長接受神官治癒手腕上的刀傷「伊斯,懲所有人都有血印??」
沒等伊斯回答,公會所有成員通通嶄露自己身上各個不同部位的血印。
讓團長大為吃驚。

這些人,真的很愛自己的家人。
「沒法子,不立約照慣例蝶要殺了所有知道她身分的人,這是冥府的不成文規定阿!而且我很想當蝶的家人阿!」
「對咩!頭一次看到蝶的樣子,我嚇的說不出話了,可是蝶當我是家人吶!血印又不會咬人。」
「我也是....」所有人一派輕鬆了說著與蝶和伊斯相識、相遇、相患難的經過,毫無血緣關係的眾人,現在比真正的親人還親密。

團長釋懷。

「再來」伊斯嚴肅的看著大夥。大家再次安靜下來。
「碩燁」碩燁抬頭,表情真的很駭人。
「明天,全部的人跟你去救魎徨,我不准許你獨自去赴約。」伊斯慎重的強調著。
「.......」碩燁不語,但淚水緩緩的流下,感激,他感激所有人。






被脅持到死亡之都的魎徨早已經全身是傷,他不知道舞姬想怎麼對待他,微微顫抖。
「在發抖阿!像隻小狗似的,看了真反胃。」舞姬朝魎徨身子用力踩下去,鞋跟狠狠的扎入魎徨的皮肉裡。
他吃痛,可是不屈服忍著不出聲。

「怎麼?不出聲是吧!我看你多會忍!!」重重的又是數腳落在魎徨略微纖細的身子上,魎徨不出聲,咬破的自己的嘴。

舞姬狠狠的,像在虐待小動物,一腳一腳都落在魎徨身上,突然舞姬舉起她的腿就往魎徨的肚子踢。
這一踢讓魎徨咳出血來。

「呵呵呵呵呵~~還是不吭聲事吧!!沒關西~~我們時間很多,我可以和你,慢.慢.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舞姬抽起鞭子,在魎徨周圍走著,不時甩動鞭子製造聲響,像是在恫嚇獵物般,玩著魎徨。

舉起鞭子,狠抽,鞭子上佈滿荊棘,每每被抽打到一次,鞭子上的荊棘會連帶在皮膚上割出大小不一的血痕。
舞姬突然停下手,用鞭子勾起魎徨的臉。
「唷!!眼神還是不服輸喔!你現在這個樣子是隨我處置,哼哼」語畢,抓起魎徨就往牆壁摔。
「唔!」手被限制在身後,無法做任何事。魎徨就這樣硬生生的撞上凹凸不坪的堅硬石牆上。

「把他給我吊起來!!」舞姬揮動鞭子,所有人....不!是所有魔物跟少數的人,抓起魎徨扯過雙手的繩子,套上
預備把他吊起來的繩子,猛力一拉,魎徨的身子如鐘擺般晃動,全身的重量都繫在魎徨細細的手腕上。

刺痛,全身都刺痛,不過舞姬不打算就這麼讓他好過。

「我看你的命有多韌,我打累了,來人!接著打。」舞姬收起鞭子,自顧自的走向自己的寶座。
看著凌虐魎徨的戲碼,她嘻嘻的笑著,魎徨身上傷口越多,血流的越多,舞姬笑的越樂。

被吊在半空中的魎徨心裡一直想著碩燁,臉上已經分不清是淚水還是忍痛的汗水,每一下鞭打落在自己身上,意識就越模糊。
【碩....救我...誰可以救救我....】

終於,魎徨支撐不住了昏了過去。
「暈過去啦!!弄醒他。」舞姬起身。

被潑了桶水,魎徨意識朦朧的醒過來,眼神已經沒有任何焦距。他迷濛的看著舞姬走向自己,不知道她又要怎麼凌虐自己。
「仔細看看,你長得挺像女人的,你是用什麼方法阿!讓碩~~這麼為你癡迷。」舞姬仰視著被懸空吊著的魎徨。

「沒....有...」吃力的回答,連說話全身痛得不像話。
「沒有!!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小狐狸精,過了今晚碩就是我的了。」舞姬再次甩起鞭子。
「再嘴硬,我就讓你求生不能,就死不得,我就等著讓求我殺了你,來人,給我輪流打,暈了就弄醒他。」
舞姬踹動吊架固定繩子的軸心,瞬間魎徨掉落在地上。

「唔...」連痛,都喊不出來了。
舞姬再將魎徨吊起,讓他維持雙膝跪在地上的方式吊著,讓人輪流凌虐他。

望著眼前的景象,魎徨心想,他可能真的無法活著見碩燁了。





黎明

眾人聚集,懲和騎士團的雙方人馬已經做好準備,前往救人。
開啟傳送之陣,眾人一個個踏入,帶著沉重的心情前往死亡之都。

「全員到齊了嗎?」伊斯站在隊伍的正前方。
「騎士團全員到齊。」
「懲分會也到了。」
「神官團準備好了。」

「好,走了。記住不要和舞姬有正面衝突,遇到她請各位交給我們本部。」伊斯最後交代,畢竟能於對抗的只有懲了。
眾人小心翼翼的走在死亡之都,但都未見到舞姬反而遇到死靈騎士。

「小心!!是死靈騎士。」騎士團眾人紛紛擺出戰鬥姿勢。
「等等,不用動手。」蝶出面阻止。
「!!!」除了團長,所有騎士團的人員通通大驚。

「死靈好久不見~~」蝶微笑。
「蝶大人,好久不見。」死靈騎士下馬,向蝶鞠躬。

騎士團的所有人,大大吃驚。
「死靈,是否有看到舞姬?」蝶保持慣有的微笑。
「蝶大人,舞姬小姐人在宅邸內,您有何事為何帶著如此多的生靈到這。」死靈騎士必恭必敬。
「救人。母親大人呢?」蝶微笑淡了。
「赫爾大人.....」死靈騎士頭垂的更低了。
「說」笑容消失。
「自舞姬小姐上次負傷歸來,不過一些時日,赫爾大人就沒了消息。」死靈騎士,戰戰兢兢的說著。

「......」沉默,身子飄起,蝶爆怒。
「跟我走」蝶揮動著她暗紅色的翅膀,前往宅邸。

騎士團的所有人除了團長,全部的人面面相覷,眼前的情況讓騎士團的大家弄不清楚,誰是敵是友。
伊斯看見此狀況,無奈。

「騎士團的各位,請勿擔心,蝶不會傷害你們。」伊斯鄭重的訴說。

一夥人才緩緩的尾隨在後。
進入宅邸,一股強烈的壓迫感逼迫而來。

法式播弄著左耳上的四個銀飾,看著環,環和法式對望,兩人點點頭往蝶的方向過去。
「蝶」法式慢慢的撤掉四個銀飾。
「....」蝶看在眼裡。
「讓我跟環幫你好嗎?我有帳沒跟她算。」銀飾全部撤除,法式背後展出全黑的惡魔翅膀,黑髮順間長度及腰,瞳孔被全黑的眼球取代,模樣好陰森,他人就這麼漂浮在空中。
「知道了,不過,有機會馬上將魎徨帶回來,我可以獨自對付舞姬。」蝶頭也不回的再往前飛去。

「環...」法式,摸著環右耳上的銀飾。
環側了側頭。
「知道了,我會看情形是否解封印。」環微笑。

突然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員到齊阿!無所謂。」舞姬出現在眾人的前方。

而出路馬上被數量龐大的魔物取代,騎士團立刻阻擋戰鬥。
「母親大人呢?」蝶冷冷的問著。
「我.不.知.道.」舞姬突然也展出暗紅色的翅膀。
蝶心頭一征「你把......」血紅色的瞳孔彷彿更加血腥。

「說的我不知道。」語畢,俯身衝向蝶。
兩人立刻,打得不分上下,法式對著成和其他人之間下的結界,畢竟被他們的攻擊隨便掃到,都是會去掉半條命。
「快去找魎徨。」伊斯領著碩燁,隨後跟著格、燕、環、迪娜。

「等等..碩~」舞姬欲往碩業的方向飛去,立刻被法式阻擋。
「你想去哪裡?」黑色的翅膀一揮,將舞姬打往反方向。
「嘖!惡魔之子,一樣要你死。」舞姬單手一揮,飛出的無數的黑球。
蝶揮動手中的鞭子,所有黑球竟往舞姬的方向飛去。

三人戰的不分你我。
伊斯一行人趁隙,進入裡面的房間。



當舞姬離開房間,房裡僅剩魎徨跟少數的人類敗類。
「嘖嘖嘖!這傢伙命可真硬阿!」一名神行太保,抓著魎徨的頭髮。
「可不是,打了一晚上,一聲不吭。」另一名刺客,雙手抱胸,用腳去踢魎徨。
「嘿嘿!這小子長的可像女人阿!」神行太保流露出猥褻的表情。
「我可沒這興致。」刺客揮揮手,轉身離開。

神行太保雙手在魎徨身上移動,魎徨心中警鈴大作。
「你..要做甚麼?」狠瞪,不過完全無法阻止神行太保的動作。
「做什麼?沒裝傻了,小美人,讓大爺我好好操你。」神行太保一手扯下魎徨的褲子。
魎徨掙扎「不要碰我,走開。」
「由不得你」神行太保一臉猥褻,毫不留情的挺入。
「啊!!!!!!!!!!」撕裂般的痛苦,魎徨尖叫。


正趕往的房裡的碩燁猛然抬頭,心中有股非常不安的情緒。
「魎徨」低喃,立刻駕著大嘴鳥往前衝。
「碩燁!!」見此景的伊斯馬上追過去,所有人立刻往前跑。

就在碩燁撞開門的一剎那,魎徨正被神行太保壓在身下,欺凌著。
碩燁眼裡看著,心痛的不能自我,狂怒,握緊手中的配劍,直直往那名神行太保衝過去。
神行太保望見碩燁的殺氣,連忙丟開魎徨起身準備逃走。
「等...」字都尚未說晚,頭顱落地。
碩燁蹲下,準備攙扶魎徨,魎徨卻滿臉恐懼,揮開碩燁的手,大叫。
「不要!不要碰我,走開!!」捲曲著身子,絲毫沒認出眼前的人。

環摀著嘴,顫抖。
「魎徨」環飛奔到魎徨身邊,脫下披風,蓋在猶如破布娃娃般的魎徨身上。
驚徨失措的魎徨雙眼空洞的盯著天花板。
碩燁皺著眉頭看著魎徨,格處理掉還在場的人類敗類,看著這情形,不語。
最不願意的發生了。

「哈哈哈哈哈,被玩過啦!哈哈哈哈」舞姬突然出現在門口。
「.......」狂怒中的碩燁,憤恨的瞪著她。
「唷!!碩~~不用這麼兇,反正他被上是早晚的事。」舞姬一臉不屑。

伊斯見舞姬出現在這,那蝶和法式呢?正想轉身,兩人出現在門口。
「我們沒事,中了她的詭計。」蝶雙手鮮血,不過她身上沒有傷口,看來那血是舞姬的。


法式看到環懷中的魎徨,怒火衝到最高點,不顧伊斯就在他身旁,全身發出黑色火焰,就往舞姬燒過去。
好在蝶的機警,馬上帶走伊斯,不過他的座騎沒有這麼順利,慘死。

碩燁的眼神不對勁,格瞬間到碩燁身邊。
「碩燁!!!」吼叫。碩燁不為所動。
「等等~~」格見碩燁身上散出死亡的氣息,身上更是飄出如靈魂般的物體,心想不會吧!!

「阿!!!!」碩燁大吼一聲,往舞姬衝過去。
「法式快讓開。」格大叫。
法式,瞬間看見碩燁如死亡般的氣息,立刻飛高撤離戰場。
蝶馬上將伊斯以及燕他們檔在身後。

碩燁快速的攻擊,一劍砍下舞姬的一邊翅膀,舞姬摔落在地上。
「什麼!!!你....」見碩燁再次舉劍,丟出火球,閃開。
碩燁大手一揮,將火球打往別處,卻差點擊中環和魎徨,要不是法式早一步過去張開結界,兩人早命喪黃泉。
伊斯看這情形,傻的眼。碩燁的氣息不太對勁。

蝶眉頭深鎖,格就夠了,怎麼碩燁也....

「你...我怎麼不知道你是闇.騎士領主 賽依連的轉世體。為什麼?」舞姬翅膀上的傷口鮮血直流。

所有人大驚,除了蝶和格。
【碩燁是闇.騎士領主 賽依連的轉世體..】

「......」盛怒下的碩燁,並沒有回話。因為他是今天才覺醒。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我更要得到你。」舞姬揮鞭,眼中充滿欲望。
碩燁仍然不發一語,身上散發的死亡氣息更加的冷冽。

兩人的戰鬥沒有插手的餘地,蝶皺著眉頭看著,格一臉嚴肅。
環治療著魎徨身上的身,可是傷口卻無法痊癒。
「法式,這....」環抬頭看著法式。
「是舞姬的鞭子,普通的治癒沒有用。」法式看著魎徨的傷,眉頭鎖得更緊了。
「是嗎?我知道了。」環撤下自己右耳的銀飾。

「哈哈哈哈哈!禁忌之子都出現啦!伊斯你專收留垃圾。你是回收場嗎??!!」舞姬,還是猖狂,連戰鬥中都可以自信到去管其他事。
但她忽略的盛怒中的人,所有的能力都會大有提升,更別提覺醒的碩燁。
他再次揮劍,砍下舞姬僅剩的翅膀。

「阿阿阿!!!!!!!!!!!」舞姬倒在地面上,狠狠的看著眼前對她出如此重手的碩燁。
「你...你居然!!」話還沒說完,碩燁的劍已經抵在舞姬的頸子上。
「殺了你」簡短,了無生氣。

「哈哈哈哈!你砍阿!!我現在是不死之身,我得到冥府的力量,我不會死,我永遠都不會死。」語畢,頭與身體分家。
碩燁,轉身走向魎徨,打算伸手抱走他,卻被法式的結界阻擋。
他揮刀砍向法式「把魎徨給我。」
「正在治療。」法式望向蝶。
「給我...」瞬間,碩燁倒地,蝶給了碩燁一個重擊,將失去理智的他擊昏。
在場都鬆了一口氣,在場的人都圍著魎徨,關心著。

「無大礙,只是....」環眼淚落下。

突然領人蹭恨的聲音再次傳出。

「我說的我不會死,下次我一定殺了所有人,你最好記住了親愛的姐姐」沒有看到舞姬,聲音響遍整各房間。
「快走,我們快回去。」蝶趕緊恢復成神官,法式和環也是。

外頭呢?在舞姬被斬殺的同時,魔物大軍瞬間消時失。大家都在納悶之際,伊斯一行人出現在他們眼前。

「沒時間解釋,快!!撤」伊斯大吼。
眾神官全開啟傳送之陣,全員僅負傷離開。

按慣例,伊斯安排騎士團的所有人喝下公會裡鍊金術士調配的藥水。除了團長。
所有人,都會不記得今天所發生的事。

環守著魎徨,碩燁被安排在另一間房休息。
他還是流著淚「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夜晚,大家輪流照顧碩燁和魎徨,終於,魎徨醒了。
「魎徨,太好了。」蝶抱著他。
「蝶姊姊??」
「嗯!!」蝶心頭一征,這眼神....好空洞。
「我.....」
「我們救你出來了。」語畢。魎徨突然抱頭大叫。
他想起來了,【碩出現時,他看到了....看到了....我我我】

「魎徨,你醒了太好了。」環正想抱住魎徨,卻被拒絕。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阿!!!!!」失控,尖叫。

眾人都杵立在房門口。
「魎徨醒了嗎?」碩燁出現在大家眼前,以如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他想進入房內,卻被魎徨的話語阻止。
「不要!!碩~不要看我!!!我不要看到碩燁!!」大哭,劇烈顫抖。

蝶滿臉愁容,她看著伊斯,搖搖頭。

伊斯將震驚的碩燁以及大家全部帶往大廳,走下樓的同時,耳邊還是傳來魎徨聲嘶力竭的哭聲。

============================待續======================================

某純:...............(哭)
迷之聲:自己下筆不用後悔。
某純:我發誓我會用番外補償(大哭)

迷之聲:哀哀!!(攤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