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02

【小說】EVER17前傳,2016﹝二十五﹞Warm Hug

樓主 螞蟻 lf230000
想子或許是無意間的一句話,但是卻在透史心理升起一股洶湧的波濤。

「父親??想子姐,你說清楚點……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爸爸的女兒?」

透史的眼神自然顯的吃驚、疑惑,同時,心理微妙的矛盾感也油然而生。
如果,想子真是自己父親的女兒,那即是……自己的姐姐。

「想子姐!你說話啊。」追問著。

只見想子拿了紙巾,稍稍擦拭了那一點點流出的眼淚,左手伸向口袋中,掏出一樣東西……一個像是卡片的東西。

「也差不多……該讓你知道了吧,你看看這個吧。」

透史接過卡片,「身分證?」,接著翻到背面……上面在『母』的格子中,寫著『霧澤桐月』四個字。

可想而知,這是想子的母親,而想子是跟母姓。
但是在『父』的格子上,卻是空著的。

「那個格子,本來應該要填的是『五條一真』……而我,本名本來應該是五條想子。」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爸爸變成想子姐的父親??」

其實這原因很簡單就能猜到,只是混亂中的透史暫時還無法理解就是。

「五條先生…也是我的父親,在和你母親長谷川千鳥交往前,早就已經和我母親霧澤桐月交往……甚至讓我母親懷了我。」

這確實可想而知………

「接著,因為某些原因,我母親生下我不久後,便離開了父親五條先生。接著,我和母親就在國外生活……這之後數年,你的父親便和長谷川小姐結婚,爾後又產下了你,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想子姐…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是這樣嗎……」

默默的點點頭,想子微笑著,蘊藏著無限溫柔的微笑……

見狀,透史真有說不出的滋味,五味雜陳充塞心裡。
那位自小,照顧自己長大,代替母親,像是姐姐一樣的人……竟然真的是自己的親姐姐。

從十歲開始,至五年前,照顧自己生活……讓自己能夠享受還算正常的家庭生活的功臣,一直是自己內心崇敬的人,第一次有點偷偷喜歡的姐姐……

真的,是親姐姐。

「是這樣啊………想子姐,一直把我是弟弟的這件事蒙在鼓裡啊。也難怪爸爸會找你來照顧我………」

「實際上是我要求的喔,我想看看我的親弟弟生的什麼樣子啊。正好父親也需要人來照顧必須獨自留在日本的你。………當時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想…『原來這個有點呆呆的孩子就是我弟弟嗎?』」

「呆呆的…嗎??既然如此,我媽媽……知道實情嗎?知道你也是爸爸的女兒。」

想子頷首,語重心長……

「知道的,其實長谷川小姐跟我媽媽霧澤桐月早就是舊識,在和你父親結婚前,就和我母親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才能容忍丈夫前女友的女兒來照顧自己的兒子啊。」

凝視著黑咖啡液面上的反光,透史發呆著,也藉此平靜自己的情緒。
這樣一想,確實一切都合乎常理,一切因果都能得到解釋。

父親母親都是拉比利的幹部,死於德國邊境……雖然有點無情,但也因為和雙親分居時間實在過久,雖然十分難過,但也不至於到心情異常激動,況且,也已經去世兩年了。

月海,是爸爸同事小町宗介的女兒,在兩年前因父親的犧牲而從拉比利獲釋,對拉比利的運恨自然不在話下,父親也因為從旁協助而被拉比利通緝。

想子姐,是爸爸和前女友霧澤桐月的女兒,也是自己的親姐姐,除了曾經照顧自己生活五年外,也是爸爸的得力助手,只是兩年前因失誤而造成自己雙親的死因。

說到底,自己其實就處在這些事件的中心,只是一直沒有直接接觸。


﹝咦……那麼……﹞
﹝一切過去的事情想子姐都攤牌了,那麼,除了解釋,想子姐還有什麼目的嗎?﹞

「結果,是我……」適才一直沉默的月海出聲,同時,起身準備離席。

「咦?月海?怎麼了?」

月海搖搖手,「沒什麼,我想接下來沒有我的事了吧?我先走一步。」說著,便離開座位。

「等等,月海……」透史正想阻止。

但這時,「好的,小町小姐若要離席請便,這頓早餐就算我請吧。」想子說。

月海向想子看了一眼後,逕自撐著傘離開了咖啡廳。

「接下來的事,小町小姐聽了也沒有意義,反而會引起反效果。所以,這件事情只要先告訴小透你一個人就好。」月海離去後,想子語氣認真的說著。

這種舉動,自然更激起了透史的好奇心。

「想子姐,你到底要對我說什麼?過去的事情我已經了解大概,那麼接著……」

「……………………」

但是想子並沒有馬上回答,只是先喝了口咖啡,凝視著直桌面,眼神有些許的猶豫,手指摩輕輕的來回擦著咖啡杯緣。

「……想子姐?」

「…………透史,你生氣嗎?」想子問了個微妙的問題。

「生氣?生什麼氣?你沒說清楚啊。」

猶豫的眼神飄向透史,令透史更加疑惑,在他印象中的想子不曾有過這種眼神。

「那我說了………你……會生拉比利的氣嗎?」

「生……拉比利的氣??」透史有點意會不過想子這句話的意義。

猶豫的眼神,像是突然下了什麼決心似的,瞬間變的十分堅定,有著相當大的魄力。

「也就是說,你會怨恨拉比利嗎??」

怨恨,也就是對拉比莉害死自己父母所產生的……這點透史當然了解,但是,想子這句直接的提問,倒是讓透史產生疑惑,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

「怨恨……??想子姐,我不大懂你的意思……要恨,當然是恨,但又為什麼會這麼問?」

想子的眼神,比以往還要認真數十倍的,盯著透史疑惑的雙眼。

「你會恨到,想要打倒,拉比利嗎?」一字一句的,想子又慢又重的說著。

打倒,拉比利。
好像很簡單的五個字,意義卻是十分沉重。

瞬間,透史腦中閃過很多想法……

從自己再五個月前發生掉入異世界開始,
好像,
命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打到拉比利,
自己以往的想法中,這是2034年後,
才會發生的事情,
是藉由,
優春的救援計畫所完成。

原本自己應該只是旁觀者,
何時,
變成自己處理??

拉比利,
害死爸媽,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故事?

以前,總是希望自己是主角。

現在,
我知道了,
我恨不得………

自己只是一個旁觀者!!





﹝該怎麼做……?﹞
上學路上,透史不住的望著自己握緊拳頭的雙手。

﹝變成這樣,是為什麼?﹞
﹝為什麼非得面對這麼多事情不可?﹞

「透,臉很臭喔。」突然出現在身旁,徹斜著眼睛說著。

「喔,是這樣啊……」有氣無力的回答。

「幹麼這麼沒精神?發生什麼事啊??」很難得的,徹是真的非常認真的擔心透史的狀況。

「沒什麼,什麼事也沒有。」

徹也很識相的,不再追問下去。
雖然說是死黨,平常確實是無話不談,但是遇上這種事情,或許雙方保持沉默才是最聰明的決定。

有這種默契的感情,或許比一般的死黨還要好些。

「透,我先閃邊了,不打擾了。」沉默數分鐘的徹,突然說著。

望了他一眼,發現他不懷好意的笑嘻嘻著。
再往前望了去,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真奈,站在不遠的路上招手的。看樣子是站上一段時間了。

想到當初接吻那一慕,臉不禁稍稍沸騰起來。

「看到啦??所以說,不打擾兩位了。」向旁離去的徹,依然笑咪咪的。

徹才離開,真奈正好一步像前至透史身旁,帶著溫暖……至少對透史而言,是溫暖的笑意。

「早啊。」真奈用著小小的敬禮姿勢,顯的格外可愛。

「嗯,早安。」透史的臭臉,也慢慢的轉變為笑容。

兩人的距離,好像縮短了不少。
這可能得歸功於上次的那個擁抱,以及那個情不自禁的吻……

在透史心中,真奈不再是完全的校園偶像……
承認有一部分真的是他女朋友的事實。

雖然,這點彼此之間都沒有明白表示,之後也沒有較為親熱的舉動。
但是,好像也存在著另一種不同的默契。

「你過的……還好嗎??」透史問著。

但是這話反而讓真奈吃吃的笑了出來,「什麼啊,這話像是好久不見一樣。」

想起真奈幾天前,那無助的面容,跟現在還真有天壤之別。
現在的真奈,是把憂慮隱藏起來吧……?

「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這種事情……不要裡他,就沒事了……」真奈慢慢的,帶點僵硬語氣說著。

瞬間,透史真有股衝動想打爛自己的頭。
明明真奈就說過不要再提,偏偏還是管不住自己!

讓真奈,又陷入恐懼……

他好不容易不去在意,自己卻又………

看著他顫抖的肩膀………

「我沒事的,真的,這種小事情……呃?!」

突然間,透史抱住了站在身旁的真奈。
雙手,環繞著腰部及肩部。

不是因為什麼不正當的動機,只是單純……覺得只有這樣,才能給予無用的言語之外的安慰。

但是……這或許不只是安慰真奈而已。
透史也藉由這個擁抱,得到些許的溫暖……也得到同等的安慰。

真奈,也將雙手,緊緊的抱著透史的背及腰。
也將頭,深深的埋入透史的胸膛。

兩個人,都是不願意面對現實,想要逃避現實的人。
兩個人,原本都有安穩的生活,偏偏進入這個異世界。
兩個人,都沒有旁人能夠依賴,只能靠著彼此尋求心靈支柱………

隔著厚重的衣服擁抱著,卻能感受著彼此的體溫……
也能感受到,顫抖漸漸將止的真奈……

沒有彼此,可能會走不下去………



此時,透史回想起昨天……
在咖啡廳見想子的那個早上………

「我辦不到,即使我願意,我不過是個沒有力量的人。」透史冷冷的說著。

想子像是老早就猜到透史的回答一般,輕輕的笑了笑。

「我當然知道,你自然是沒有能力。所以……我才要說。」

「…………」透史有點疑惑的望著。

「我不知道小透的想法如何,但我知道,因為父母的緣故,我絕對不能原諒拉比利。」想子很堅定的說著。

父,五條一真,這是透史知道的。
但是,母,霧島桐月的死因,又和拉比利有關??

透史注意到了這點,但是礙於現在的心情、狀況,這項問題並沒有被提出。

「以拉比利這樣的行徑,自然也會樹立敵人。」想子接著說,「再說,我在這方面也累積了不少人脈………打算在幾年後,成立一個新組織。」

話已至此,意思再明顯不過。

「你想藉此,打倒拉比利?」

想子沉默的點點頭,「人員方面已經有了名冊,沒有問題。地點、資金、社會表面型態,還需要再計畫,預計幾年後便能成立。」

「那麼,跟我說這些,是為了什麼?」

「你在幾年後,就大學、研究所畢業,屆時,我想請你加入。你也不必擔心工作問題,組織會有個表面化的公司。」

「………………」

透史並沒有做聲,只是靜靜的,拿起咖啡杯,轉了轉杯底………

「小透……我現在祇是先告訴你而已,你也不要有壓力,還有幾年時間可以考慮,這之前我都能處理。」

「………………」

依然沉默著。

「小透……你怎麼說?」

放下杯子,站起身來,雙眼凝視著別處,「…………想子姐,最好不要對我抱著什麼期望。」淡淡的,帶有點哀傷的說著………




﹝我究竟,該怎麼做??﹞


兩人在大馬路上,緊緊的擁抱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