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453

【創作】柒 ( 短篇同人文 ─ 費特 & 13)

樓主 小眼睛 aa176207
柒 ─




「你叫什麼名字?」我看著深藍頭髮的男孩,期望從他的黑眸中留下最後一抹紀念。

今夜的星空很美,我們兩個的身影倒映在訓練營不遠的山坡上,清香的草原、有一種洗淨身心的暢快,這一瞬間、讓我幾乎忘卻了自己身為命運部隊中的一員。

















命運計畫,一個聯邦的秘密計畫,目的是成立一個名為命運的部隊,我是被選上的其中一人,被編入第十三個訓練營,每天接受嚴格的訓練,我們必須有著比一般人強韌的身、心,才能撐過一連串的苦練。

「又是這種被稱為營養食品的食物。」我撇了一眼餐盤,對著負責伙食部的軍人抱怨著。

我也只能和軍人抱怨。

在命運部隊裡,沒有所謂的友情,因為你不知道,下一秒的敵人,會不會就是眼前被稱為「朋友」的男人。

在十三訓練營中,十幾歲出頭的我,年紀算是比較輕的。
我不太記得部隊中的每一個人,因為我們都沒有可以稱呼的名字,那是我們一進入訓練營之後,就已經開始拋棄的。

這天,是個重要的一天。
訓練營這個月要淘汰掉近三成的人,說淘汰、只是把即將開始殺戮合理化罷了,我知道我們將被關在籠子裡,跟好幾個人進行生死的決鬥,直到最後幾個倖存的人出現。

陽光彷彿被烏雲壟罩,這是一個糟糕到不行的預兆嗎?
終於輪到我進入黑幕之中了,我在大廳拿了一把短劍,顫抖的雙手讓我拿不穩手中的劍。

終於,殺戮開始了。



血腥味在狹小的空間裡蔓延,人影在黑暗中閃動,槍聲、兵器的敲擊聲,從好幾個方向傳來,在哪?敵人在哪?
我在黑暗中摸索著,期望自己的運氣還沒用光,能不被任何人發現。

耳邊突如其來的槍聲,讓我醒悟了。
我拿起短劍,靠著自己的戰鬥本能,開始殺敵,一個、兩個‧‧‧直到血腥味再也消不去為止。

結束了嗎?看著昨天才擦身而過、今天卻死在我手上的隊員,我崩潰的大吼著。



「你想活下去嗎?」一個聲音在我的後方響起,這才讓我驚覺,前方有一個提著巨劍的男人正朝我殺來,我急忙提起短劍阻擋,但卻抵擋不了那沉重的一擊,我的腹部被撕開了一條血痕。

血不停的從傷口淌出、我的視線開始模糊,呼吸也開始急促。
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就在我向死亡命運低頭時。

砰、砰,先是兩發子彈撞擊在巨劍上的聲音,然後又是一連串的射擊。

「趁現在。」後方黑暗中的聲音、發出了命令似的口吻,我舉起短劍就朝男人腹部揮去,然猛烈的刺擊,直到他再也無法提起身軀後,我才停下自己的手。





再一次的見到光明,真是不可思議,這是我第一次覺得陽光暖活。
我是這場分組殺戮戰,殘餘五個中的一個,每一組、幾十個人的戰鬥中,都只會留下五個。

每次殺戮結束後,我總是會一個人躲在訓練營不遠的山坡上,靠著清風、洗淨自己內心的掙扎,雖然我知道,沒有洗淨的一天。

也許我該考慮,下一次的殺戮、我不要抵抗,我似乎再也承受不了這種精神上的折磨,我的能力也開始跟不上其他的人。

「乾脆自殺好了。」我自言自語的說著。

美麗的雲朵飄過,這裡不管白天還是夜晚、都一樣美的讓人沉醉,可以擁有這樣的秘密基地,也許我因該死而無憾了。

「不想死,就讓自己變強。」那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了,那個曾經救過我一命的聲音。

我急忙爬起身子,轉身看著他。
那是一個年紀與我相仿的男孩,有著深藍的短髮、細長的黑眸、還有張雪白卻俊俏的臉,雖然此時的臉上毫無表情。

「不想死,就努力讓自己變強。」

他又說了一次。

「我‧‧‧想變強。」眼淚不爭氣的落下了。





分屬於第七訓練營的他,在這次的殺戮戰中表現相當出色,深藍的頭髮、黑色的雙槍,已經變成他的標記,「藍魔鬼」誰也不想在殺戮戰中碰到他。

「握好手中的槍,那是唯一能讓你活命的夥伴。」他在山坡上,示範了一連串的槍枝戰鬥技。

「你的槍很特別。」我看見他槍上的美麗刻紋。

「美麗的讓人致命。」



我和他在訓練營碰面時,並沒有、也不允許交談,但當月亮高掛天空後,總是很有默契的在山坡上相聚,他的話不多,他總是很有耐心的教導我,使用雙槍的技術,而我總是在他沉默後,開始滔滔不絕講起自己的往事。

我們的個性截然不同,卻互相彌補。
他的出現,也改變了我,我不再畏懼戰鬥、不再畏懼殺戮,因為我知道,自己必須為了自己而活下去。
我總是在他離開草原後,開始懷念他留下的味道,他就像我人生的目標,我想跟著他一直往前走。

他時常沒有表情,讓我猜不透他的情緒。
我曾嘗試從他的口中,探出他的一些過去,但他好像完全不記得。

我們曾誓言,要一起成為命運部隊的正式成員,逃離這令人不堪回首的地方。
雖然我沒有一次看見他的笑容,但他總是會敲敲我的頭,表示他的喜悅。

我原本認為這個夜空會永遠屬於我們,但意想不到的灰暗,似乎決心開始壟罩了這片天空。





一年後,命運計畫終於進入了最後的階段,剩下的人不到三十個,這天的一大早,就接到上級的來信,信中的要旨,是要我們做一些實驗。

「輪到你了。」一個軍人從後方推著我,催促我進入實驗室。

眼前是聯邦的秘密實驗室,灰暗的擺設與佈置,讓人不寒而慄。

「你是剩餘的人吧,真是相當優秀。」一個穿著白袍的男人說著。

「請問,現在是要做什麼?」我撇見了手術台發著黑光的液體。

「是一些身體檢查、以及肉體強化的手術。」他用手指示我躺下,然後給我打了一針。「放心,一切都相當的安全。」

我沒有回答他,因為藥效已經開始作用,我在不知不覺當中就昏睡過去,我也不會知道,這個夜晚過後,我的人生將開始起了變化。





燃燒,我的胸口在燃燒。
這是什麼?我體內似乎有著什麼!?我只能痛苦的呻吟 、痛苦的掙扎!
月亮已經升起了嗎?
不行,我必須離開,我必須去山坡上,我必須去見他‧‧‧



這天,他沒有出現。



過了好一陣子,我還是一如往常的到山坡地去等他,一個人練習著雙槍。
我的情緒開始不穩定,偶爾對著空無一人的草原大吼、偶爾又像小貓咪一樣,瑟縮在草叢中,並不時得忍受體內傳來的怒吼。
但諷刺的是,我的力量、一天比一天強大,我知道,身體裡的東西正在影響著我。











幾年後,我成功的踏上了最後幾個人的位置,我終於成為了命運部隊的一員,編號13,我心中沒有喜悅,因為只要缺少了他,人生就只是受人擺佈的命運。
美麗的晚霞灑在草原上,我再次到了山坡。
這回,終於再次看見他那深藍的短髮。



「為什麼你沒有再出現。」我在她身旁坐下,從右方看著他的側臉,鼻子是相當的堅挺。

「‧‧‧」

「你身體裡,也被放了東西嗎?」其實我知道答案是肯定的,誰也逃不了命運。

「你是13。」他的眼神沒有游移,只是一直盯著天空。

「多虧了你,我才能存活下來,成為真正的命運部隊。」我先對他展開了笑容,卻沒有得到他的回應。

「我們可能沒辦法見到面了,我必須去尋找一些屬於我的東西。」他靜靜的說著。

「我明白了。」我知道他的決定,我也知道我再也無法在命運部隊中見到他。

他起身了,準備離去。



「你叫什麼名字?」我並不期望一個答案,身為命運部隊,沒有名字是很正常的。

「如果有一天,我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我會告訴你的。」他的頭髮隨風飄散著,表情依舊沉靜。

「如果有這麼一天,你找到了你的名字,能不能也為我取一個名字。」我不假思索的說了,一股微醺升上了兩頰。





美麗的深藍倒影,就在晚霞盡沒後消失了。
我永遠記得他的承諾,以及他在最後給我的一抹微笑。

我會等他的,因為是他,改變了我的命運。










Fate 柒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9 筆精華,08/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