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24

RE:【創作】[費力死多篇同人]時光退潮

樓主 伊蟹蟹 iserlohnwind

賽莉耶至今記得,拉克西絲帶著菲利斯多結晶去見卡奧斯之後的某一天,
迪斯路亞終于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話比平時多很多。
他說他還是輸給了拉克西絲。
他說他動不了,只能看著她衝進了暴風結界。
他說他聽見了卡奧斯震耳欲聾的怒吼。
他說他的眼角淌下了不是血的溫熱液體。

賽莉耶借過他的劍,狠狠地往自己手心裏紮下去,然後就絕望了。
原來命運女神的詛咒,即使施術者死了也不會解開哪。

“死?不,她怎麽會死。她一定會轉世,而那個時候,我……”他想起梅爾。
下輩子的拉克西絲會是什麽樣子?
拉克西絲不可能轉世成冥族,那麽就會變成像賽莉耶一樣的人類女性了吧……
而那個以人類的身份出生的女孩……他憑什麽認定她就是自己誓言追獵的命運女神呢?

從迪斯路亞為此猶豫的那一刻開始,賽莉耶漸漸覺得,他開始變得像人類了。
而她自己,在將冥王的劍深深刺進自己手心之後所感受到的絕望,她原本不打算告訴露菲雅……沒那個必要。

直到露菲雅主動找她,說到安潔妮。

“如果那孩子普普通通地轉世,那麽到了來世,她還能和你做朋友嗎?”

露很認真地用一只手托住了腮幫子:
“我對她的感情不會變,而她就算換了名字,改了模樣,忘了過去,也依然是善良迷糊的她。
可我會在什麽時候以怎樣的方式再遇到她,當時的我們彼此又是怎樣的身份……這些事情我沒法想。
如果又做了朋友,我還想聽她叫我露,但我不會用前世的名字來稱呼她。
因為畢竟……已經不可能再是當初十幾歲的露菲雅和安潔妮那種關系了吧。”

“朋友的關系有很多種,挨個體會一下也不錯嘛。”賽莉耶開導著。
對,你依然是正直、善良、熱心、率真的露菲雅·希爾達,所以也還會認識許多朋友,但是像安潔妮這樣的,再也找不到了。

大家都說“前世又如何,命運女神又怎樣,露依然是露啊!”,可這麽說著的“大家”,卻不會一直“依然”是當時的“大家”,正如你其實也變了。
除了迪斯路亞,再沒人能與你相伴一生——你也不可能陪伴其他任何人從頭到尾走完他或她的人生。

賽莉耶可以永遠是聖尼多的老不死大賢者,因為衆所周知,長生不死的孤寂是賢者大人當年為了人類付出的代價。
但露菲雅與艾薩斯,卻必須以數十載為間隔,穿梭于一二世界,或者間歇性隱居,直到被上一個時代的人們淡忘為止。
你不是自我犧牲的受害者,你擁有賦予人永生的能力,這遲早會引來麻煩的。

況且,“命運女神和冥界之王在做不老不死的冒險者”,這又算是什麽故事呢……
盡管現在的你當然認為,你自己不會說,所以也不會暴露。

不過,誰都沒有想到的是,
神話中的冥王與女神,曾經的奧爾菲大陸第一破壞狂與第二世界排名第一的冒險者團隊,最終成為了好用到破壞遊戲平衡度的無限召喚獸,
並且因為總有人甯可殺害隊友或者寵物也要召喚出軍團規模的冥王和女神來,所以祭風塔那間用茶室之一改建的英靈附屍操作室裏,總是充滿了熱火朝天的歡聲笑語:

“梅爾!不要用拿我的(歸我管的)身體用黑暗咒法!”

“……是你堅決不讓我去‘操縱’迪斯路亞的‘身體’的。”

“真抱歉,我聽了太多賽莉耶對你們之間關系的研究,現在看見你們倆在一起就忍不住有不好的聯想呢……
啊糟了,艾薩斯快幫我擋一下鐵球蘿莉的轟天炮!(還‘一擊殺神’咧,這招式名就是衝我來的麽……)”

“……就來。”

“所以你甯可讓裘卡牽著三個‘迪斯路亞’跳踢踏舞?”

“我不跳了,我要換班……我打算隨便砍兩下抓來當寵物的煉牙被迪斯路亞一劍爆擊死掉了……”

“想養煉牙去隔壁和貝莉卡要嘛!”
(“其實我想要的不是煉牙,是長得和它很像的‘鏡魔’三日月兔……”裘卡嘟起了嘴。)

“別心急,先用你控制的‘迪斯路亞’擋下那個面癱小哥的魔彈再說。”

“………………你們到底當我是什麽。”

愉快的發散思維結束,回歸正題。

最好的英雄故事到底應該是怎樣的?
這是首先作為“英雄”打敗了赤龍王,其後以“賢者”的身份幫助過一代又一代的勇者、又作為聖尼多的統治者向一批又一批勇者中最後成為“英雄”的那些人頒發榮譽的賽莉耶,有時會想到的問題。

從英雄打敗敵人,成為部落首領,占有財富,擁有繁殖優先權;
到英雄打敗敵人,成為國王或者迎娶公主;
再到英雄打敗敵人,成為萬民敬仰的偶像並接受統治者的嘉獎;
直到英雄打敗敵人,然後遁世繼續平凡快樂的生活……

站在意識形態和大衆審美的角度來看,故事模式發展到最後兩種形態是必然,
而從曆史和常識的角度考量,後兩種形態的英雄很少能有好結局,從原始社會所繼承來的最初所謂“英雄”的定義原本就是“領袖”。
但是英雄成為領袖的故事……我們已經看到厭倦,所以才出現了忠誠的英雄和歸隱的英雄。

而忠誠的英雄多半被懷疑功高蓋主于是兔死狗烹,歸隱的英雄也會被迫重操舊業,或者在年事已高的時候被壞人找到然後殺掉——
要麽繼續譜寫傳說,要麽成為新英雄出場的故事背景。

那麽,所有人想像中都存在著的,快樂的冒險故事又應該是什麽樣的?
精力充沛、充滿好奇心的少男少女在廣袤的世界裏探尋一切未知?
然後不敵魔獸,死掉,或者卷入事件,死掉,或者戰勝一切陰謀軌迹艱難險阻與如林強敵,終于成為傳說中的英雄……
然後走上封官授爵結果兔死狗烹、抑或歸隱山林卻被迫重出江湖的老路?
故事的結局都是經不起深究的,更何況,現在的你們,露菲雅·希爾達和艾薩斯·傑菲爾特,並不是什麽充滿好奇心的少男少女。

在剛剛打敗卡奧斯的時候,賽莉耶曾祝福他們“新的命運已經開始……新的邂逅也將展開了吧?”,
因為那時,她一度誤以為,“不再是”女神的露菲雅和“放棄了”永生的艾薩斯,會成為一對幸福的普通人,白頭到老,同穴而葬。

而現在,她只想說,迪斯路亞和露菲雅,我依然相信也祝福你們會一直一直幸福下去,但還是……讓安潔妮普通一點吧。

的確,她有朋友與老師相伴,她不會孤單。
但她畢竟只是區區一個人類,一路走下去,她必有一天會感到無盡生命或者漫長記憶的孤獨與絕望。
這不是消極悲觀,只是陳述事實。
人的一生,永遠是絕望比希望多,悲傷比快樂久,孤獨比團聚長——
否則那些美好的事物又何以顯得無比珍貴。

“她已經經曆了非常非常不凡的一生了,而下一次的人生,在這個已經沒有了神明的世界裏……
我,賽莉耶·艾絲特裏亞,以人類的身份所做出的判斷是,越普通越好。
無論如何,都還是常識內的幸福比較容易得到,常識內的悲傷比較容易排解,你說對嗎?”
至于“常識外”的反面教材,有耶米拉一個就夠了。

露菲雅點了點頭。

“不過,”一千八百歲的賢者大人繼續問,
“這樣正在熱心為朋友著想的你,到底是以人類露菲雅的心意,還是以幹涉命運的女神的思路呢?”

“……”黑發的女子愣了一下,然後用不容置疑的肯定口氣說,
“露菲雅的自在與任性,拉克西絲的責任心,我都不想放棄。”

“這句話,我會一直替你記得,並且經常提醒你的。”

“她確實是比較善變,”
一直沈默地啃著安潔妮做的咖喱奶油面包的冥王摟住露菲雅的肩膀,對賢者老友開了個難得的玩笑,“可你至少得相信我。”

“……”賽莉耶一呆,繼而拍著自己的腿大笑起來,
“啊哈哈哈,對,還有你!我怎麽把你這個‘滴水穿石’‘鐵棒磨成針’‘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和‘滄海桑田’‘海枯石爛’的活例句給忘了呢!”

“……你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都一樣……噗……”賽莉耶捂住了自己的嘴,“嗯沒錯,都一樣。”

笑聲吵醒了粉紅頭發的少女:“真狡猾,吃點心都不告訴安潔妮……”

“你做的點心……不是很適合給病人(你自己)吃,是吧。”
露菲雅瞟了一眼只肯喝茶的賽莉耶和面無表情地嚼著面包的迪斯路亞,腦中忽地閃過“認識他這麽多年,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味覺……”的念頭,然後站起身來:

“收拾一下,差不多該走了。”

[歸零]
賽莉耶攙著安潔妮,迪斯路亞扶著露菲雅,走到封嶽之塔底層廣場長滿青苔的邊緣。
自從打敗卡奧斯之後,這裏就一直沒人管理,封嶽之石送還了龍之墓場,暴風結界再次帷幕般拉起,湮沒了一切流言與傳奇。

夕陽的氣息是炊煙的味道,虛假的暮色一樣會勾起鄉愁。
但站在這個廣場向上看,那永不褪色的血紅黃昏,卻像是沈在瓶底的顔料,漸漸向上,漸漸變淺,按著色譜的規則,從晚霞色的鮮紅,一直幻化到仰酸了脖子也望不見的封嶽塔頂周遭,雪白的雲,蒼藍的天——
卻也像是鎖在玻璃瓶子裏的風景。

露菲雅忽然想起,在他們第一次登陸封嶽之塔時,背後那個沈默的銀發男人站在船頭說的話:
“我會緊緊的扶著你,盡其所能地使用封嶽之石吧。”

那個時候,世界危機重重,未來一片迷霧,但大家心裏卻都充滿了年輕的希望與自信——
不是相信“只要打敗這個敵人就能回到安和的幸福”,而是相信“無論多麽強大的敵人,都總有被我們打敗的一天”。
相信“只要努力,什麽夢想都能實現”,相信“奇迹的公式就是萬千努力加永不放棄”……這大概是年輕人的特權。

而現在,擁有可以追溯至伊莉特的漫長記憶,凡事都會仔細思量緣由的自己,
只怕已經再無法回到懵懂的當初,也再難拾起那最單純、最風華正茂的意氣風發……她突然從另一個角度明白了賽莉耶希望安潔妮能“普通”地轉世的用意:
還真是要感謝那什麽都不知道、什麽都不記得,作為普通人類女孩度過的十七年,讓做了千萬年女神的她,可以難得的傻氣一回,年輕一次。

當然也不是完全無法重溫。
真正淩駕于命運、菲利斯多與因果律之上的,是不能回頭的時光。
但光陰這東西,很奇妙地,卻卻一直循著螺旋上升的軌迹前進——
繞了一個漫長的大圈之後,總會發現不小心回到了離起點最近的地方,高度雖然不同,平面坐標還是一樣。

——就比如說,數次來到這座塔上,數千年前以女神的身份俯瞰著人類、一千八百年前與卡奧斯決戰、兩百年前拼命想從瀕死的夏菲斯手中搶回菲利斯多、而現在飄零異世界兩百年終于重返故鄉的自己。
露菲雅擡起手,艾薩斯握緊了她的雙肩。

她垂下眼簾,念出了咒文。
永恒黃昏與暴風結界頓時轟然四散,封嶽塔外刹那間青空萬裏碧波無垠,
貌似凝固的雲海緩緩飄浮,真真正正的浪濤縱聲咆哮,把百感交集的所有思緒都還原成最初的姿態,像袒露的灘塗上一覽無余的貝殼與礁岩。

第一縷海風吹起她的黑發,拭去千百年時光的裝點,
原來心底那份對全新旅程最單純的向往,曆經無數載時間的衝刷,依然保持著嶙峋粗糙的青澀模樣。

那一瞬間,時光退潮,熟悉又陌生的一整個世界,在她面前徐徐綻放。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7 筆精華,04/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