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8

RE:【創作】[費力死多篇同人]時光退潮(8月23日,梅尔篇完)

樓主 伊蟹蟹 iserlohnwind
讓大家久等了的倒數第二章更新,奉上。

[一二]
“…………幸好你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沒親我手背。”
聽完醉醺醺的賽莉耶爆的那段料,露菲雅滿臉黑線,“不過……一邊下樓梯還要一邊喝酒算哪門子賢者呀!”
(“哦呵呵呵反正聖尼多早就改成民主議會制了~”半醉的閑者,哦不,賢者大人愉快地揮舞著酒瓶子,“我只管跟梅爾交流研討賢者之衣和雙頭狼風衣的市場開發問題就好~”)

“如果親了的話……露就會當場用裁之刃轟炸艾薩斯麽?”安潔妮笑著問。

“不,直接用月影殘空劍比較省事,無視防禦力攻擊正適合這個肉盾。”

“但是,第一次是指哪一次?”一聲不吭地走在最前面的迪斯路亞突然回頭。

露菲雅被這個問題問住了。

“第一次”見到迪斯路亞,應該從哪一次算起?
在桑德拉的落日之館,在烈火熊熊的裏拉,還是在天泣之劫時的遍地屍骸中?

[一三]
最初的最初,天泣之劫。
迪斯路亞第一次出現在拉克西絲面前,身上沾滿了不屬於自己的血。紅色的,藍色的,發黑的,斑駁淩亂。
荒涼的月光從殿堂的破損處漏進來,照著瓦礫成堆,屍骨如山,肝腦塗地狼藉一片,還有這個整齊肅殺得格格不入的男人,
他的銀發涼意瑟瑟,他的長劍寒光耀眼,此外的世界全部模糊了焦點。

大戰並未結束,外面喊殺聲震天,
而迪斯路亞站在同族的骨山屍海中,井然有序地向身負重傷的滅族仇人拉克西絲闡述自己的犯罪動機、復仇目標、行事原則與個人風格。
雖然他的臉上一度出現過類似憤怒的表情,但命運女神懷疑那只是說出某些詞匯時面部肌肉的條件反射。
他那對深邃的金色眼睛,是還沒磨好的銅鏡,留不住也映不出任何東西。

不久之後,暴風結界外。
為了保護背叛自己的人類,最後的命運女神孤獨地奔赴不一場為人知的犧牲。
迪斯路亞追上來,攔住她,舉起劍。

“該怎麽形容呢……在我滿腔悲情地去自爆的時候,敢沖上來攔著我卻又能讓我心裏一點浪漫的或者說光明的期待都沒有的男人……大概也只有你一個吧。”
雖說明知不能指望他說出任何讓人略感寬慰的話,但潛意識里卻依然忍不住有那麽一點點“希望”,這或許是自己曾經是人類的證明。
如果說冥王是不會去設想其他可能,那麽命運女神實際上只是不相信意外——不過她忘了,會遇見迪斯路亞,本身其實已經是個意外。

這個蠢家伙嚴肅認真地告訴命運女神,“驅使我追獵你的是因果律”,
但稍一深究就能發現……他當時那些臺詞都只是用來裝酷的
(那個時候他就已經很楞了,不過以一般人的視角來看,拉克西絲這種會先把自己喜歡的男人打到動彈不得再趴在他身上哭的姑娘……也很不一般吧)。
多年之後,她把梅爾拉到一邊仔細問“‘因果律’這種特別適合嚇唬外行的專有名詞是誰灌給他的?”,第四魔王不打自招地清了清嗓子。

迪斯路亞剛即位時閑得慌,去找梅爾過招,
梅爾那時候正巧想起來自己上輩子會一招噬魂劍,便用了,於是第二天容光煥發神采奕奕連氣力值都特別高,去圖書館的時候不小心就撕粉了索特寫的上一本《冥界法典》。
而原本是犯人的第四魔王拍拍冥王大人的肩膀,如此這般因為所以地解說一番之後,
竟然也就讓他接受了“種下因的人是閑得手癢的我,所以我應該去承擔‘重編法典’這個果”的解釋,
總算找到了打倒索特之後的新目標,也從此領悟了一招必殺技:絕對借口·因果律。

當然,輕描淡寫東扯西拉的回憶只能限於“多年之後”。
在當時,決戰卡奧斯前,暴風結界外,拉克西絲滿心淒涼卻又哭笑不得。
多年的守護與引導,無情的背叛與指責……結果最後,唯一來為她餞行的,竟然是被她滅族的亡國冥王。

那麽作為答謝(也一並感謝他總來找她打架給她解悶,和費盡心思想出指使膠質怪跟蹤她之類逗人發笑的伎倆),
今天的這最後一次決鬥,她想盡量給他留下足夠清醒的意識和清晰的視力,讓他可以目送她的離去。

迪斯路亞,這是我可恥的私心。
因為如果這樣做,如果這最後一次,我不是消失在你逐漸模糊的意識中、被鮮血所擁堵的視野裏,或許……
或許你會多記住我一點。

一千六百年後,火光中的裏拉。
因為擁有女神拉克西絲的力量,她解開了封印惡魔的言靈法;因為持著人類露菲雅·希爾達的身份,她被誓言追獵命運女神的冥王放過了。
即使是在恢復了記憶之後,想起當時的事情,其實她也已經只記得灼熱的空氣,暗紅的天空,燃燒物的破裂聲,焦臭的味道,
以及模糊的銀色長發,沒有溫度的手,低沈平靜的聲音說著一些她不是很懂的話……

現在想起來,她倒是很能理解為什麽迪斯路亞要消去她的記憶,
身為男主角,留給女主角的第一印象如果是“你就是當年那個想掐死我的大叔!”也未免太悲情了一點——
以迪斯路亞的情商水準,能想到(真的想到了嗎?)這一層實在很了不起。
不過迪斯路亞,那時放開了手,說著“拉克西絲,你真的……放棄了自己的記憶嗎?”的你,到底在猶豫什麽呢?
對你來說,這個曾經是拉克西絲的靈魂還是不是命運女神,還有沒有過去的記憶,又到底意味著什麽?

把FLSD篇的整個前因後果拉扯起來的話,露菲雅·希爾達不僅是當之無愧的FLSD篇第一女主角,只怕也是整個風色史上血債最多的女主角:
作為拉克西絲,她全滅魔族;
作為露菲雅,她全滅裏拉魔法學院;
作為黑色新娘,她全滅空之島。
但回到最初,在我們剛認識她的時候,
她只不過是十七歲的黑發少女,執著於尋找菲利斯多改變昔日悲劇的冒險獵人,“奧爾菲大陸最強的超美少女魔導士”。

露菲雅·希爾達,她一路走過魔法聖域雲霧迷濛,雷雨神殿幽暗深邃,桑德拉樹海森森如碧,龍之墓場蒼翠欲滴,封嶽之塔黃昏似血,塔頂雲海風聲獵獵……
然後拾起了作為命運女神的所有回憶,然後決心以人的身份奮戰到底,然後和同伴們一起打敗了大BOSS卡奧斯,
然後回頭看看來時的路,放下多少往事歷歷在目,開始新的冒險,繼續征服的路途……

但她已經不再僅僅是露菲雅。
拉克西絲在她從熾焰山的巖漿中復活的前一刻說,“我將在之後與你永遠的共存。”

所有的故事都是這樣:
當倒霉的主角有了前世今生,或者失憶前失憶後,或者舊人格新人格的兩重身份,分歧就此開始。

如果作者決定了真正的主角是“過去”,
那麽這個故事的綱要,就是主角如何從“現在”美好快樂的短暫幸福中醒來,回歸命運直面人生;
如果作者所決定的主角是“現在”,
那麽這個故事的主旨,就是主角如何斬斷往事的束縛追尋自由的新我;
而如果作者所決定的主角是“未來”……不,沒有那樣的故事。

大風大浪千辛萬苦之後,毅然,或者說居然讓主角忘記所有老相好開始讀者看不見的新人生的作者,
在終於肯寫續篇把話重新說團圓之前,是會被讀者怨念的生靈纏到神經衰弱的。

一千六百年的尋找與守望,回憶與思考,改變的不止是沒有感情的冥王,還有他心裏命運女神的形象。
一千六百年之後,冥王心目中的那個拉克西絲,其實肯定已經與她本人相差甚遠。
而經過了這麽多年時間之後,以人類的身份出生長大的自己,又是誰呢?

那個曾借用自己的身體去與王子共舞的灰姑娘凱琳·賽拉菲姆,能由藍斯確認自己的存在,但無論是露菲雅還是拉克西絲,都愛著迪斯路亞。
從依莉特開始的記憶全部累積,千百萬年的歲月山呼海嘯般沖刷……
有些時候她真的也很難確認,自己到底是誰,是露菲雅,還是拉克西絲——
或者說,該不該是、有沒有必要是?

或許這不算是個問題。至少對迪斯路亞來說不是。
但當姐妹們被耶米拉吞噬時,她扔下了安潔妮,安潔妮那時的眼神她始終忘不了。
安潔妮不認識什麽拉克西絲。

如果按人類的思路,當時所應該做的,
就是像兩百年後斷罪之翼的小鬼們幹的那樣,先糾集一大幫子戰友,再找一些賢者聖者幫忙弄清楚前因後果,
然後準備好最高科技的航天設施,浩浩蕩蕩殺上去先把BOSS揍到八分之七死,再好好說教一頓,寬恕一番。

但當時,站在拉克西絲的立場,作為曾經的有翼人,擁有伊莉特之魂的命運女神,克羅托與阿特洛彼絲的姐妹,她只不過是想要迫切地解決自己的家務事——
處理一場家庭糾紛,何必要找小學生童軍團幫忙?
(更何況,哪會總有那麽巧,在需要戰友的時候,就剛好有一堆由於一個什麽陰謀團結到了一起、實力相當又有空、不忙國事也不愁內亂的勇者們可以立即組織起來呢)

可安潔妮一直都是個人類。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7 筆精華,04/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