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8

RE:【創作】[費力死多篇同人]時光退潮[露艾中心,閑者師徒、腹黑夫婦等親友亂入]

樓主 伊蟹蟹 iserlohnwind
[一零]
發生在梅爾身上的另一段小間奏,依然是和“女人”以及“嘴巴官司”有關。

對露菲雅來說,和梅爾鬥嘴,可以算是比較有趣的一件事。
作為不論在哪個世界都一如既往充滿責任感與理性的拉克西絲,她吵過的那些架都太正兒八經;
作為不論在哪個世界都一如既往以冒險者公會第一破壞狂著稱的露菲雅·希爾達,她和自家的木頭冥王與天然呆閨密完全吵不起來,而與其他舌戰對手之間的論題又總是會一不小心陷進小學生水准的互相人身攻擊。

好不容易,在那遙遠的異世界遇上了不會輕易還嘴、終于決定反擊時格調又向來很高的梅爾西迪斯,
可這位她在天泣之劫時都沒見過、對迪斯路亞來說堪稱青梅竹馬的第四魔王,還沒正經和她說上幾次話,就跟他的死神小女朋友一起回了娘家——
這麽一來,就算拉上每天都很閑的賢者賽莉耶,祭風塔的一桌麻將也還是三缺一(迪斯路亞、安潔妮和貝莉卡自然都是要剔除在外的)——
法魯曾經提議叫上小耶米,被其他人集體鄭重否決了。

就在他們正忙著收拾行李准備蜜月的時候,暫時還很閑的露菲雅在一次閑聊時無意中向安潔妮提起“你知道麽,裘卡是梅爾的心上人哦。”結果安潔妮立即吃驚地紅著臉捂住了嘴:
“唉呀……魔王大人他是那種……特別喜歡小女孩的人?”卻正好被當事人聽見了。

素來從容又沉默的第四魔王平靜地望向遙遠的彼方,沉吟道:
“‘戀人的身體因為菲利斯多不足所以沒法長大’這種事情,畢竟是不可抗力,可那種偷窺自己戀人的轉世從小長到大十幾年,在第二世界還以養父的身份撫養自己戀人(的身體)再次從小長到大十幾年的人,又算什麽呢……”

露菲雅敗了一局,于是顧左右而言它:
“說起來斷罪之翼的那幫小鬼們沒和裘卡打過架麽,打倒裘卡的話可以得到一個無序檸檬呢,他們一定很想要吧?安潔妮你記得麽,我們以前在奧爾菲大陸和裘卡打過好幾次……
诶梅爾,為什麽第一世界也會有裘卡?而且外形成熟又是紅發……魔王大人知道些什麽嗎?”

“……關于世界樹裝置的演算失誤,最好去問法魯,”終于答不上來話的梅爾依舊從容地轉身飄然而去,“我要去叫迪斯路亞起床了。”
幸好露菲雅只知裘卡不知瑪雅,如果是讓凡妮娅看見那個成熟版裘卡,一定會斬釘截鐵地認為他是變態然後用芬莉魯收拾他。

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實證明,梅爾確實總在許多莫名其妙的方向大受女性“歡迎”。
不怎麽會動腦子的迪斯路亞都曾經沈思:“拉米亞、小惡魔和愛心膠質怪就不說了,連妮雅和希爾比維斯也對你……”

“饒了我吧……這一定都是血輪回的詛咒。”
對,很有可能是裘卡嘻嘻笑著和法魯借來祭風塔,往那個“莫名其妙的方向”作了點小弊。

[一一]
于是一不小心,哦不對,用菲利斯多世界裏的人們最喜歡的形容詞來說,“陰差陽錯地”,迪斯路亞就真的成了冥王,盡管他自己從來沒有這個想法。一開始他的目標(如果說他知道什麽叫目標的話)只是不被索特殺掉。
至于為什麽不想被索特殺掉……後來梅爾告訴他,那叫“求生本能”。

但是,梅爾又說,想不被他殺,一勞永逸的方法就是殺掉他。
而根據梅爾(主要是從迪斯路亞那裏)了解到的冥族思維與行動方式,殺掉索特的人顯然會被視為下一任冥王的最佳候選,如果他沒被其他可能候選人幹掉的話。

“由此反推,我們應該先聯合其他不滿索特統治的冥族,確定你的領導地位,接著瓦解索特的勢力,最終打倒他,同時鞏固你的地位並確保再沒有人想造反,然後,你就是冥王了。”
梅爾抓了一只甕怪當油燈,在影影綽綽的火光下翻著計劃書,向已經快睡著了的迪斯路亞進行說明。

“為什麽是我?”迪斯路亞在半夢半醒中聽見梅爾的最後一句話,突然清醒了不少,“明明計劃一切的人都是你……”

“因為,你是不可能立于人下的。你太強,任何統治者都會忌憚你的存在,包括假如是統治者的我。但是,如果是我,打從一開始,就會選擇由你來統治。”

從實際利益的角度來說,讓迪斯路亞成為冥王,無疑會為梅爾西迪斯那個逐漸想起來了的目標提供許多方便。
(冥界遠沒有人間宮廷那麽多繁文缛節,即位之後,迪斯路亞的工作除了有時拿索特的腦袋蓋一下大印、應付一下偶爾會出現的王位挑戰者,最重要的一項,就是一次又一次為梅爾打開冥府圖書館的那個[冥王限定]的聲紋鎖,
以及在十天以上見不到第四魔王時,親自去把他從那個內部構造混亂堪比祭風塔的圖書館的某個角落裏挖出來——
據說冥府圖書館之所以是“冥王限定”,就在于“您是最強的,無論多少次都一定能從圖書館裏活著回來!回不來?那就國葬吧。”——
至于梅爾,冥王陛下每次找到他時,他如果不是幾天忘了睡,就是連續睡了好幾天,或者正在和某本書打架,又或者正在某本書裏打架。)

而從友情的角度來看,這首先是報答,然後是安置,甚至還是一種善意的監視——
只有為這個強大然而一根筋的呆瓜解決掉他最根本的安全問題,再安排一些可靠的人在他身邊,梅爾才能放下心來去做自己的事情,而迪斯路亞接下來的路,就都要靠他自己決斷了。

梅爾對他的判斷力倒是有信心,但同時又擔心著這家伙會不會因為自身的強大與特殊而引起陰謀者的興趣——
迪斯路亞一向獨來獨往,去了哪裏如無必要也不會告訴別人,但無論如何,端坐在冥王之位上讓所有人盯著的話,如果他真的長期失蹤,至少也還會被人發現,引起重視……
數千年後,“至高神綁架了空有頭銜卻無國家的冥王大人的身體,並借給某嗑藥自爆男玩滅世”的慘案,有力地證明了第四魔王當年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

“可沒事幹想這麽多……我簡直像個保姆。”梅爾望著終于還是睡著了的迪斯路亞自嘲地笑著,手指又按上了深鎖的眉頭。

他已經想起了那個反複出現在他夢中的黑發少女的名字。裘卡,請相信我的承諾。理想日漸清晰,目標逐步實現,無止境的輪回流轉終將聚沙成塔……等著我。

不過那個時候,也就差不多要和迪斯路亞說再見了。

曾經的沙迪克·迪梅西斯是個喜歡制定計劃,也樂于應對變數的人,
只要懷著夢想終將實現的信心和毅力,一切的過程都會成為樂趣,看事情往自己規劃的方向順利發展以及處理突如其來的意外,都是很有意思的事。
而作為梅爾西迪斯剛剛認識迪斯路亞的時候……當時他腦子還不是很清醒,甚至來不及思考那算不算意外。

那時候拿著劍正打算殺害一頭不幸被自己坐斷了脊梁骨的僵屍龍的銀發男人,是冥王索特用普羅特物質制造的殺人機器,不老不死天生肉盾,沒爹沒娘不懂感情。
冥族信奉力量至上主義,由此可以推測,迪斯路亞的外形風格八成沿襲的是其制造者索特心目中“強者”的形象,所以出生在一顆名叫“地球”的古老行星的至高神耶米拉認為,索特如果有前世,名字一定叫寶條……當然這只是個玩笑。

至于“感情”問題,與其說他是沒有,倒不如說是不懂,缺少接觸,不能識別。
比起冥族,梅爾覺得迪斯路亞更像人類,除了會生吃自己的戰利品——而其他同族那些五花八門光怪陸離不勝枚舉的興趣與怪癖,他都還沒來得及學會。
他沒有感情也不懂算計,不會悲傷也不會生氣,只是一直憑著動物般的本能戰鬥,行動,選擇。

于是他就這樣,憑本能決定了與連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來路的梅爾西迪斯一路同行,並肩作戰,共謀大計,聯合人類,反抗神族,還有一生追獵,永世複仇……
卻直到傳說落幕曆史終結之後很久,才漸漸明白原來那樣的關系叫朋友,這樣的感情叫愛戀……
賽莉耶後來總結:“你們這兩個老妖怪,都很沉默,又都很悶騷,還都是從禦姐控變成了蘿莉控,然後竟然因為‘天上掉下個失憶男’這種理由湊在一起,後來又都為了老婆而被封印,甚至發色居然還是黑白配……真是堪稱天作之合。”

而梅爾所想的則是,那個銀發金瞳、從未為自己算計過什麽的男人,因為他,梅爾西迪斯的理想與擔憂而被推上了冥王寶座;
因為成了冥王,所以被灌輸了許多作為殺人兵器時不需要知道的責任感;
因為這些責任感——不對,這麽說又似乎還是有點高估他(或許那依然只是在我方和敵方都幾乎全滅之後,追獵最後一個敵人的本能)——他立下誓言向拉克西絲複仇;
因為愛上了拉克西絲,他機緣巧合地來到了第二世界,意外地再次與梅爾重逢……
在經過了漫長的時間之後,回望這命運女神從未設想過的命運軌迹,
一切的來龍去脈,到底是因果早已注定的珠聯璧合與環環相扣,還是被時間的剝蝕和沉積模糊了“偶然”放大了“必然”的散亂腳印?

這是個冥界之王不知道,炎狼之魔神不知道,聖尼多的大賢者不知道,最具理性的命運女神、創造一切的至高神或者現任知識之神只怕也不知道的答案。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7 筆精華,04/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