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8

RE:【創作】[費力死多篇同人]時光退潮[露艾中心,閑者師徒、腹黑夫婦等親友亂入]

樓主 伊蟹蟹 iserlohnwind
[零八]
當然,感動是一碼事,現實又是一碼事。

與眼光窄心眼死征婚條件又高的命運女神不同,如果不考慮壽命問題的話,她,賽莉耶,作爲一個聰明,美麗,有著正常思維邏輯與水准之上的判斷能力的人類女性,無論如何都不會把迪斯路亞列爲值得考慮的戀愛對象,
並且顯然,她的選擇範圍也比拉克西絲要大得多。

但也正是因爲必然會有壽命問題,所以痛苦自然也大得多。

沿著封嶽之塔年久失修的樓梯走到一半,帶著下午茶感覺的溫熱陽光拂過了半醉的賽莉耶有些發熱的臉。
封嶽之塔。
少女時代她曾在這裏眺望雲卷雲舒,看著蒼茫遼闊無邊無際的雲海的罅隙中,大地上的山巒與平原像水下的影子一樣時隱時現,池塘與湖泊仿佛鏡子的碎片,映著刺眼的陽光,映著天上的人們對自由大地與全新命運的秘密向往。

而現在,高度下降一半之後所看見的充滿不真實感的如此切近的雲朵,則是豐滿的珊瑚,棉花做的獅子,靜止的雪崩,凝固的海嘯,永遠蓄勢待發的千軍萬馬。
是時光停止的魔法花園,與這座神之國的不滅遺迹一起超脫于一千八百年的世事滄桑。

缺乏美感與想象力的冥王大人老老實實地背著酒箱走在最前面,露菲雅與安潔妮像兩個最普通的少女一樣嬉鬧著,討論哪朵雲像羊,哪朵雲像狼。
賽莉耶望著她們的背影微笑,又喝了一口酒。

當初爲什麽會想到收養安潔妮呢?
作爲大賢者,每年例行地在聖尼多魔法學院帶課,經常會記住一些比較特別的學生,然後一不小心就經過了他或者她的一輩子,有大賢者出席的葬禮會成爲家屬最大的安慰。
假如把那種感覺比作一頁一頁地翻閱履曆表,那麽将一個孩子從小養到大,就是自己撰寫一本書。
如果說戀愛是對他人人生的參與,那麽這一次,她希望自己能夠僅僅只是注視。

西昂早早遇刺,迪斯路亞,不,艾薩斯·傑菲爾特常年行蹤不定,一屆又一屆的聖尼多高級神職人員與公務員們懷著各自的目的來了又去,英雄王的後裔對她的認識僅限于曆史課本……
流浪旅行六百年,建立並且守護聖尼多一千年,不敢投入感情、或者不幸投入了感情地經曆諸多人與事之後,能安靜地注視這麽一個善良笨拙的小女孩走過她平凡的一生,該是多麽好的一件事情。

在第一次抱起那個粉紅頭發的小女孩的時候,沒有預言能力的賽莉耶就已經像先知一樣看見了轉眼將至的長大,離開,歸來,與終老。
可沒想到的是,這個孩子卻會爲了朋友拼上三倍的性命……雖然很讓人感動,但是,也真的很蠢。

那麽,縱容並且幫助徒弟去實現愚蠢夢想的自己,又算什麽呢?
思維逐漸散亂的賽莉耶把頭靠在牆上,打了個沉悶的酒嗝。

[零九]
“女人真是麻煩啊……”銀發的冥王回望著要麽叽叽喳喳要麽酒氣沖天的女人們心想,接著記起這句話其實是從梅爾那裏學來的。
按法魯的說法,那傢伙是和裘卡一起回水藍之星度蜜月了(可甜蜜的月亮是什麽?可以吃的嗎?),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會回來。

在迪斯路亞熟悉的人裏,第四魔王梅爾西迪斯或許是拉克西絲之外最正經的一個。
但有時也會開一些奇怪的玩笑,就比如說,當裘卡問到梅爾和迪斯路亞是怎麽認識的時候,他瞟了正把冥界法典蓋在臉上午睡的冥王大人一眼,然後歎了口氣:

“該怎麽形容呢,那簡直就是個……像‘從幼兒園就認識的青梅竹馬在幼兒園裏的初遇’般蕩氣回腸的故事呢。”

那時候,正被索特追殺的迪斯路亞剛解決掉當天睡醒後遭遇的第一窩魔物:
一群僵屍龍,再加上幾個小惡魔、若幹僵屍和些許膠質怪。原本只是場普通的遭遇戰(並且或許可以順便解決一頓飯)——現任冥王索特就算兵力匮乏到要支使野生魔物,至少也會先把它們扔進當初制造迪斯路亞的那個魔法陣裏炖一炖合個體——
可當他正打算輕輕松松地結果最後一頭苟延殘喘的僵屍龍時,卻突然從天而降了一個什麽東西,不巧壓斷了它白汪汪的脊椎骨。

迪斯路亞條件反射地拔出了劍,但很快地,刺殺約拿之前被灌輸的常識告訴他,像這樣捂著腦袋揉著腰神情困頓而混亂的傢伙,應該屬于“無關人員”——
面對有著死亡與毀滅之稱號“迪斯”的他,哪個刺客都沒心情進行僞裝或者掩飾。

“你是誰?”

“炎狼之魔神梅爾西迪斯。”紅衣黑發的男人斂起了神色。
他所記得的關于自己的事情,現在能確定真實性並且清楚明了地說出來的就只有這麽多。
而那些在腦子裏沉浮翻滾著的似曾相識的回憶與名字……先別管那個了,他想,首先要確定面前這個人有沒有敵意。

而對迪斯路亞來說,梅爾西迪斯從頭到腳都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他的外貌與人類幾乎沒有區別,可直到多年之後西昂的來訪爲止,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人類進入,並且他身上也有著十分明顯的冥族氣息。
但在冥界,外貌越接近人類越說明力量的強大(至于原因,後來他從法魯那裏聽到了大概包括“原本是輪回之罰……算是徘徊者的親戚……結果後來……再加上許願現象……純血或者多次融合的混血……所以……”之類詞彙的總之是有聽沒有懂的複雜解釋),這樣的冥族屈指可數自然名聲遠播,迪斯路亞不記得其中有誰叫梅爾西迪斯。
更何況……炎狼之魔神是什麽?

“咳。”梅爾清了清嗓子,“你是……”

“迪斯路亞。”並且,面對冥界第一通緝犯的名字能毫無反應的,他也是第一個。

“這裏是哪裏?”

“……冥界。”迪斯路亞開始懷疑這個人是不是索特爲了追殺他而完成的新作品,不過忘了灌一些[連他都知道的]知識進去。

“……………………”自稱梅爾西迪斯的這個男人把一隻手按在緊皺的眉頭上,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冥界應該是死人住的地方吧?自己不是明明已經投過胎了麽?難道剛投完就死了?
诶不對,他一愣,放下手瞪大了眼睛,誰告訴我“冥界是死人住的地方”,我又怎麽會知道“我轉世了”?

盡管面無表情但實際上還算頗有興趣的迪斯路亞望著梅爾,看他那些自己從沒在冥界見過的動作與表情。這傢伙真的很像人類,他想。

“要吃麽?”他指著一地戰利品問。現在的食材倒是很富余,既然最後一頭僵屍龍是這個什麽魔神擺平的,那麽也應該分他一份。

“………………”梅爾望著全是白骨的僵屍龍、正在漸漸煙消雲散的小惡魔、臭味撲鼻的僵屍和已經成了鼻涕狀綠色半流質的膠質怪沈默良久,走向僵屍龍拾起了幾根骨頭,“我們可以煮個湯,很有營養。”

不論是迪斯路亞還是當時的梅爾,都不知道人類有通過餐桌聯絡感情的習慣,
但一頓飯之後,他們開始結伴同行(可還是要小心,迪斯路亞想,“剛才還很正常的蛇身女妖拉米亞突然受到什麽關鍵詞刺激,從普通小姑娘變得狂性大發”的事情他見得太多了。而梅爾則認爲“這家夥看起來既強又呆,且先跟著他好了。”),並肩三戰之後,他們差不多確定了對方沒有敵意,互毆一次之後,他們成了朋友——
盡管那時候迪斯路亞還沒聽說過朋友這個詞。

雖說朋友就應該坦誠相待,但梅爾的來曆依然是個大問題。
“總之,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並且認識你……只怕都該歸功于迷路。”梅爾總結性地一揮手,開始詢問迪斯路亞的身世。
而迪斯路亞的直覺告訴他,面前這個人並沒有隱瞞和撒謊,此外,雖然他說不明白自己的事情,但腦子卻相當清醒。

“好,我們首先要變個裝。”問完迪斯路亞的事情,梅爾很快動起了腦筋。
他帶著冥界第一通緝犯接近最近的一座城鎮,躲過守衛,潛入城內,撬開門鎖(迪斯路亞從沒想過原來“魔法”還可以有用來翻牆入室的這許多小花招),在屋主意圖反抗時讓通緝犯先生露出臉來進行無聲的恐嚇,
然後搶了幾件衣服,一張地圖,還順了若幹筆和紙。

總之,負責出點子的黑發青年弄到了讓同夥看起來不再那麽像通緝犯的衣服(“爲什麽要變裝?我當然知道你打得過他們我從不懷疑你的實力……但是力氣能省則省。”)和確保不會再迷路的地圖,
負責出力氣的銀發男人則在被冥界第一通緝犯搶劫的屋主報案之前,帶著同夥跑到了盡可能遠的地方,接著,就發生了那件讓迪斯路亞覺得相當匪夷所思的事情:
梅爾拿出紙和筆……然後竟然做了個計劃表。

“你在寫日記?”他聽說過部分出生在潮濕地區所以多愁善感的同族會有這種習慣。

“正相反,我在計劃未來。”梅爾在紙上橫豎畫了幾道格子開始列目標。

“……你擁有與命運女神相同的能力?”迪斯路亞大吃一驚,盡管臉上沒有表現出來。

似乎是察覺到了朋友的驚訝,梅爾不太明顯地笑了一下:
“正相反,因爲我看不見未來也操縱不了命運,所以要事先做好計劃,並且考慮一切變數。‘計劃’‘規劃’‘策劃’或者‘謀劃’……可都是完全不同的詞彙哪。”

“什麽計劃?”迪斯路亞決定無視後面那堆更難懂的詞。

“造反計劃,未來的冥王陛下。”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7 筆精華,04/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