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8

RE:【創作】[費力死多篇同人]時光退潮[露艾中心,閑者師徒、腹黑夫婦等親友亂入]

樓主 伊蟹蟹 iserlohnwind
[零六]
說到一千八百年後與梅爾的重逢,另有一個小間奏:

“那個時候我選擇你,是因爲從西昂身上感覺到了伊札的氣息,”自知理虧的梅爾西迪斯垂下眼睑,慢慢地說,
“單論生存能力,迪斯路亞在哪個世界都不需要任何人操心,僅限冥界的話,他不但不缺常識,還是《冥界法典》的作者(其實這只是充論據、嚇唬外行的場面話,實際上冥界法典那種書的著作方法與人類常識裏的所謂‘寫作’截然不同)。
但如果到了人間,你顯然是比我要合適得多的老師。”

“不要偷換概念,我問的是,你突然消失的理由。”

“………………”

“重色輕友。”

于是第四魔王殿下轉移話題,開始談起自己當初是如何敏銳地感受到了精靈王伊札之魂,並總結了一下這縷最麻煩的菲利斯多惹出的一堆事故:

“他首先是伊札,與我薩利昂一族有千刃深仇,然後是賽特,爲了報複耶米拉放出了大群輪回之罰,直接導致冥族的誕生;
接著是西昂,解放了卡奧斯、找到冥界入口並拖著迪斯路亞去弑神;
然後是加瑟多,在耶米拉的安排下占據了迪斯路亞的身體,最後回歸成燦夜,殺了拉克西絲差點讓迪斯路亞暴走……”

“換個視角來看的話,賽特首先(作爲有翼人)和冥族的真正祖先普羅特物質打架,對普羅特物質培養出了深刻的感情;
繼而創造迪斯路亞一族,以制造讓他誕生的機會;接著出生入死跋涉冥府,只是爲了和迪斯路亞做戰友共同反抗拉克西絲(卻因此也成了媒人?);
然後因爲(搞不好是故意的)奔月失敗壯烈犧牲而心安理得地霸占,哦不,占據他的身體養蘿莉;最後徒手在情敵身上捅了個血窟窿,只是爲了被自己千百萬年的單相思對象狂暴地殺死……
這還真是最終極的M受,最悲壯的(單向)相愛相殺。”

“但是,迪斯路亞直到和斷罪之翼的小鬼們一起沖上不沉之月的時候,似乎也還是完全沒記住賽特或者西昂到底是誰呢。”

“所以他才哀怨地殺掉拉克西絲泄憤?”
賽莉耶忽地想到,搞不好連聖者約拿都是賽特的轉世,成爲冥界最大的敵人就是爲了督促索特制造迪斯路亞然後死在他手上……突然覺得好冷。

“……有些時候男人比女人還恐怖哪。”

“對,女人比較少重色輕友。”

“…………”

[零七]
“要我用嘴去碰希爾比維斯的手背?”一直面無表情的迪斯路亞罕見地略微皺起了眉。
賽莉耶後來知道,那是四大魔王中排行第三,美豔然而古怪的風雪女王的名字,並且很快就充分理解了連疑似面癱的冥王大人都要爲之皺眉的原因……

“禮儀也是要分場合的。何況她不喜歡人類的禮儀。”梅爾西迪斯笑了一下,向著賽莉耶道,“我們這位冥王陛下不太通人情世故,今後還請多指教,多擔待。”

那個時候的賽莉耶天真地認爲,魔王殿下只是在和她說客氣話,冥王大人的沒常識不過是異邦人的水土不服。
但收到“第四魔王失蹤”的消息後,她才恍然大悟地發現,梅爾西迪斯當時的“客氣”,根本不是她當初以爲的“身份尊貴者表示自謙”的禮貌,而是……
而是忙碌的家長往托兒所裏扔孩子時對托兒所老師的客套——冥王的感情之匮乏與常識之貧瘠無不令人咋舌:

當初光是讓他明白“爲什麽要在人間生活就不能用迪斯路亞這個名字”就很費了她一番唇舌(“所以,你自己起一個新名字吧。”“嗯……傑洛西迪斯,薩比羅斯,或者希爾比維斯……”“……夠了!好吧好吧,我給你起……”),
豈料到了一千八百年之後異世界的屋頂煙火酒會,她竟然還要教他“愛情”與“博愛”的區別?

除了賽莉耶,迪斯路亞對西昂和他的其他部下們幾乎沒有辨別能力,甚至一直記不住西昂的名字,
直到一千八百年後不沉之月上,他對西昂這個前戰友的認識都僅僅限于“神之國的魔人西昂?”這種標准的“XX?你就是傳說中曾經XXX的XXX?”式劇情解說腔。

至于爲什麽記得賽莉耶,當時的他給出的也是毫無風雅與情調的解釋:“我覺得人類長得都差不多,但到目前爲止我見到的雌性只有你。”

是啊,你肯定就記得我是唯一需要使用吻手禮的人類了吧……賽莉耶想到這個就覺得一臉黑線。和迪斯路亞最開始的幾次見面多半是這樣的:

“日安,迪斯路亞陛下。”

“日安,…………”

“賽莉耶·艾絲特裏亞。”她露出一個盡可能和藹的笑容。

“日安,賽莉耶·艾絲特裏亞陛下。”

“叫我’小姐’就可以了,陛下是僅限王者使用的尊稱,冥界沒有這個習慣麽?”

“傑洛西迪斯經常叫我’喂’, 薩比羅斯通常叫我‘白毛’,希爾比維斯總是管我叫 ‘木頭’,梅爾一般直接叫名字,不過開會時他會帶頭喊‘王’……”
迪斯路亞頓了頓,“啊對,妮雅和渥爾夫倒是一直叫我‘王’,但我很少見到他們。”

“…………”賽莉耶再一次覺得第四魔王實在是冥界和人間共有的至寶。

不過迪斯路亞倒是也聰明過一段日子。

在一千六百年後,第一次送年輕的勇士們上封嶽之塔前,那個擔憂地問著“……迪斯路亞,一直到現在,你還……愛她嗎……”的賽莉耶,想來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他了——
除了喝酒和八卦,閑者大人的正經工作其實也還是蠻多的,至少遠不如熱衷于跟蹤小女孩的冥王陛下那麽有空。

不知道事先到底突擊了多少本少女漫畫和言情小說,說起尾行時期的迪斯路亞,實在是凜冽得令人發指,英俊得空前絕後(雖然那些突擊成果很快就被菲利斯多從他腦子裏撞沒了,花了兩個月在菲歐娜村旁的森林裏從殘缺碎片再生爲人形的時候也沒能長回去)。

他來無影去無蹤,他忽閃忽閃地秀瞬間移動;他日夜守候伺機現身爲煩惱少女指引人生的方向,他與露菲雅獨處時動不動就玩“人已遠聲還在”的余音繞梁;
他在抱著小露的屍體不遠千裏跋山涉水縱身岩漿深情告白並終于感天動地地讓她複活之後,背朝所有人孑然而立裝深沈,等著群衆的歌功頌德與姑娘的主動搭腔。

他的介紹裏充滿了“除了對露菲雅外,對其他人皆未露出任何的笑容”“夜晚,這個心靈徘徊在迷失之境的少女眼前,艾薩斯出現了……”之類乍看之下很深情仔細一想很犯罪的語句;
他買通編劇,成了風色史上唯一一個一再裝酷卻從沒被吐槽的男主角(好吧,不幸的事實其實應該是這個不善交際又長著反派臉的男人與其他同伴之間太有距離感了……);
他賄賂美工,把自己的劍插在GAME OVER畫面的骷髅堆裏震懾玩家,直觀诠釋什麽叫“見閻王”,哦不,“見冥王”……打住,扯得比水藍之星還遠了。

總之,賽莉耶如果見識了他所有的耍帥手段,勢必爲自己卓越的教學成果感動得淚流滿面。


順附:其實只有領子的所謂七夕唐裝賀圖,也是給我的人生第一篇同人小說配上的人生第一張同人圖,不知爲何覺得看起來很像憐和幽墜。

個人比較喜歡的風一造型露艾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7 筆精華,04/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