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44

第二章--惡兆

樓主 1111 a141421
聖都--大聖堂:幽墜對荻菈ˋ史緹菈ˋ憐ˋ雷斯特的訓練課程

「出來吧!古代聖器的保衛者,守護石像!」

四人的面前立起一隻巨大的石製魔像,揮舞著斧頭襲擊過來。

「雷光一閃!」「奔流!」「封魔熾焰擊!」史緹菈ˋ荻菈ˋ雷斯特同時大叫喊道。

一道迅捷的電光閃過石像身前,強力的水柱自米米手上貫出,雷斯特的劍上燃起了火光,奮力砍向這隻魔像。

石像的表皮燃起了陣陣煙硝,不料,它的表皮居然自動復原了!石像自四周螺旋作出360度的環繞,圓舞般的砍向三人˙˙˙

「嗚˙˙˙」

「大家沒事吧?振作點˙˙」

一道冰涼卻慰人心靈的力量滑過三人疲憊的身軀,方才的傷口居然瞬間癒合了!這是憐所施展的治癒術。

「守護石像上面帶有屬性防禦的刻文,只有火屬性能夠給他重大傷害。我們當中會火系攻擊的只有雷斯特和荻菈,請你們使用災炎和熾焰連斬的技巧。我會用冰系魔法減緩它的行動力,史緹菈就用雷光一閃分散它的注意!」憐簡單明瞭的向三人冷靜分析擬定作戰的策略。

「什麼嘛!一副很博學的樣子,你自己上來打打看啊!?」

雷斯特對憐的戰法有所抱怨,不過這只是他們兩個互相吵嘴啦˙˙˙可能是天生八字不合吧?

縱然有所不滿,雷斯特還是很認份的執行這個戰法˙˙˙

憐的手中浮出滄藍的光芒,石像的動作霎時變得遲鈍下來。史緹菈趁機以雷光一閃突向行動業已遲緩的魔獸,石像掙扎著想要斬擊快速移動的史緹菈,卻完全跟不上她的速度˙˙˙

「災炎!」「熾焰連斬!」

荻菈奮力的拋出手上聚積的火焰能量,魔獸的表皮開始燃燒剝落。雷斯特迅速的衝到魔像面前,快速舞動著燃燒的刀光一刀一刀結實的落在魔像表面!石像開始冒出黑煙,實體逐漸的片片掉落解體,化成了一堆塵土。

「我們˙˙˙贏了嗎˙˙˙」荻菈歪著頭,對於自己的勝利仍然感到困惑。

「我們贏了,我們真的辦到了!!」史緹菈興奮的比出一個勝利的手勢邊跳邊叫。

「哼!要不是有本大爺,怎麼可能打敗這隻魔像呢?」雷斯特啐了一口,傲慢的炫耀。

「呵呵!你們表現的很好喔!尤其是憐,你的戰術真的簡單又漂亮,你說是不是啊?」幽墜拍拍憐的頭,滿懷笑容的愉悅稱讚道。

「看到沒有,我的戰略很成功呢!」「什麼什麼!?你這只會出張嘴的冰人!」憐和雷斯特又開始吵了起來。

「好了不要吵囉!我們等等就可以搭乘世上最快速的飛行船--雙子星號了。這段航行你們應該很期待吧?你說是不是啊,雷斯特!?」幽墜輕快的說著,對雷斯特投以詭異的笑容。

「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坐˙˙˙飛行船˙˙˙爆炎的鬥士˙˙˙不在空中˙˙˙戰鬥˙˙˙」雷斯特臉色瞬間變成慘綠,吞吞吐吐的說完一個句子。

「我們英勇無懼的鬥士也會怕飛行喔?」憐挖苦著說。

「誰怕飛行了啊!?你這個冰人,還可以降低自己的新陳代謝,分明作弊啦!」

「好了好了,看來雷斯特已經迫不及待了呢!」幽墜又拍拍憐的頭,對著雷斯特微笑著說。

「雷斯特˙˙˙怕坐飛船˙˙˙?」荻菈疑惑的詢問身旁的史緹菈。

「嗯˙˙˙他坐上飛空艇就會˙˙˙」


另一方面,白銀之廳˙˙˙

「荒唐!!你們人類用著假學能源,褻瀆我們艾爾汀的神聖!還有什麼資個教訓我們!?在蒼穹之門加強刻文炮的力量,是我們聖都的事情,與你們無涉!!」蓋亞歇斯底里的對著西札爾大吼大叫。

「我根本不認識什麼深藍之海!!你們少在那邊給我自命清高!我實在受夠了!帕蕾莉雅,把他們趕出去!」

「是的,蓋亞大人。遠道而來的黃金之翼,很抱歉你們必須立刻離開。」帕蕾莉雅指了個往出口的方向,示意他們盡速離去。

「蓋亞大人,容我問最後一個問題。您之所以召來幽墜,進行戰爵的重生是要˙˙˙」

「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立刻離開我的面前!」

蓋亞施展了一個空間躍送的咒文,將西札爾和韓德爾狠狠的丟出大聖堂門口。


「西札爾,談話進行的怎麼樣了?」梅魯焦急的向西札爾詢問。

「正如我們預期的一樣失敗了,我總覺得蓋亞似乎愈來愈不對勁˙˙˙」

「現在談這個也無益於事,我們還是先送回荻菈他們吧!再飛往深月找愛琳首相商量一下。」韓德爾提出他的建議。

「嗨,梅魯!你還是一樣可愛呢!西札爾你也還是一樣風流倜儻喔?」幽墜迫不及待的跑向梅魯等人拉著他們的手問候。

「嗯,這些是新生的小戰˙˙˙」

「噓,不要亂說話。」幽墜嗚住西札爾的嘴巴示意他不要再說。

「我想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意志來走,你就不要再提起了。」

「這三位是史緹菈ˋ憐ˋ雷斯特。這個一直在耍帥卻帥不起來的叔叔是西札爾,這位戴頂大帽子的可愛小姐是梅魯ˋ這位努力想笑卻笑得很難看的大叔是韓德爾。」幽墜向眾人彼此介紹。

「還有我呢!我是莎,這位是碧。」莎愉快的自我介紹。

「那我們上機囉!本飛行船是由西札爾駕駛,內附美女空服員兩位˙˙˙」

「好了啦,我們都知道總可以了吧˙˙˙?」幽墜搖搖頭,無奈的說。


雙子星號上˙˙˙

「爆炎的鬥士:你還好吧?」憐一邊奸笑著問候雷斯特。

「我˙˙˙才不會˙˙˙被這種˙˙˙小事˙˙˙打倒˙˙˙嘔!」

雷斯特的臉部越來越潮紅,開始嘔吐了出來˙˙˙

「看來我幫你降低你的新陳代謝好了˙˙˙」憐施展了一個咒法,雷斯特的血液流動逐漸緩慢,不再繼續嘔吐,但是身體也在咒法影響下進入半休眠狀態˙˙˙

另一個小房間的荻菈和史緹菈

「荻菈要學雷屬性的魔法喔?這招雷光一閃要這樣˙˙˙」

忽然間,船身開始劇烈的搖晃。

「唉呀呀!!這會不會太晃了啦?雙子星號不是世界上最好的船嗎?」史緹菈不悅的提出抱怨。

「嘔嘔嘔嘔嘔˙˙˙!」看來雷斯特又開始嘔吐了。

「不好了!我們的飛行船,被黑霧魔獸襲擊了!」莎憂心忡忡的通知大家趕快前往主艦集合。

「快點!這艘船快要無法控制了!」韓德爾賣力的掌舵,努力維持雙子星號的平穩。

「小莎和吾友在船艙留守,我跟小碧到艙外擊退魔獸!快點,不然就來不及了!」西札爾收起一貫的散漫,認真的吩咐指示。

「呦呦!好久沒有鍛鍊身手囉!幽墜姊,妳說是不是啊!?讓我們上去把魔獸通通轟飛吧!」梅魯拉著幽墜,直接往艙門衝出去。

「那我們也上吧!可是這傢伙要怎麼辦˙˙˙?」史緹菈指著眼冒金星的雷斯特說。

「我乾脆把他冰凍起來好了,我們上去吧!」憐再次降低雷斯特的血液流動,和荻菈ˋ史緹菈一同出艙門。

「嘔嘔嘔嘔˙˙˙」

甲板上的激戰持續著。西札爾使出「風華狂斬」狂亂的揮擊來襲的刺球怪,小碧投擲出無數飛刀,施展出「破風八相」的暗殺技一刀刀刺入小惡魔的筋脈。

「大氣中舞動的火精靈啊,請聽從我的呼喚,如同火的赤翼一般,燃燒吧,紅蓮之翼!」

荻菈釋放出手上積聚的火焰力量,火焰的分子如同火鳳的焰紅赤翼,鋒銳強悍的朝著一群格利風衝去!

「嘎嘎!嘎!」格利風的羽翼紛紛著火,四處跳動拍打著,試圖將身上的火焰熄滅。

「幽墜姊,妳不覺得這樣有點太慢嗎?要不要試試看我們的組合技能,把他們通通送到地獄啊!?」梅魯向幽墜提出她的主張,畢竟她們都是與神交戰過的人,實力自然是不在話下。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幽墜有點擔心的問道。

「好吧˙˙˙!火焰的孩子們,請你們聽從我的呼喚,釋放你們的能量吧!!熾˙焰˙渦˙流˙陣!」

那轟然一響,天上降下了一道火焰的魔法陣,熊熊的烈焰自中心噴出,讓整架飛行艦陷入一片火海,如同閃耀的烈日一般耀眼。

「天下無雙的梅魯大人,即將揮出留名青史的一擊啦!!天˙下˙無˙雙˙碎˙地˙落!!」

巨大的鐵球在梅魯手中成了恐怖的武器,鐵球碰到猛火,宛如火焰的人間凶器,隨著鐵球的擺動。發散出陣陣火花猛力的砸在魔物身上。只聽到陣陣的哀嚎,魔物不是全身著火的燒成灰炭,就是不住的往天空之外墜落˙˙˙

「哈哈哈!!嚐到我們的厲害了喔,看你們還敢不敢過來!?」梅魯朝著墜落的魔獸,做出一個鬼臉。

「你這個笨蛋!!看看你幹的好事,現在我們要怎麼降落啦!?」

船身上都著了火,又被鐵球轟出一個個坑洞,開始不住的搖晃,失速的往下愈衝愈快˙˙˙也難怪西札爾會緊張成這種地步。

「哇哇!吾友在搞什麼啦?怎麼會晃成這樣!?」韓德爾神情緊張的不斷擺動方向盤。

「嘔嘔嘔嘔˙˙˙爆炎的鬥士˙˙˙不在空中˙˙˙戰鬥˙˙˙」

艙外的眾人火速飛奔回到艙內˙˙

「吾友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們失敗了嗎!?」韓德爾冷汗直流,上氣不接下氣的詢問西札爾。

「魔物是打退了,可是因為某個人的關係˙˙˙」西札爾惡狠狠的瞪著梅魯。

「我沒有啦!!這都是幽墜姊的主意啦!!我˙˙˙才沒有咧!!」梅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哇哇大叫。

「嗯?我不記得跟我有關聯啊。話說船上的重物要不要丟出去減輕重量呢?」幽墜保持微笑,裝做無辜的樣子說道。

「你是要我跳下去就對了喔!?」

「我是說你的裝備˙˙˙」

「各位抓穩了,我們已經到達彌賽亞了!我們要做一個高難度的迫降!」韓德爾一邊喘著氣,通知眾人。

「嘔嘔嘔嘔˙˙˙我討厭飛行˙˙˙」

雙子星號急速的撞入飛行船起降台,向前滑動了一下,在廣場前停了下來。

「呼,差點就沒命了呢!」梅魯鬆了一口氣,擦擦額頭上的汗。

「都你啦,害人家這樣受苦受罪的!」幽墜挖苦梅魯說道。

「好了,不管怎麼說,我們回到彌賽亞囉!」梅魯再次投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趟飛行˙˙˙真是一場˙˙˙惡夢˙˙˙嘔嘔˙˙˙」雷斯特邊喘氣吐出了一些黏稠物。

「我們下來了,你這位爆炎的鬥士也該起床了吧?」憐雙手抱胸,斜眼看著雷斯特。

「啊哈!平地的空氣果然清新呢!!我才不怕搭船,才不怕呢!!」雷斯特突然精神大振,爽朗的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你們遲到了喔,依照深月軍法第10條,殆誤軍機要送去懲戒喔!」八月氣勢凜然的對眾人說道。

「你說什麼??」韓德爾瞪大了眼睛。

「呵呵,開玩笑的。韓德爾叔叔還是禁不起鬧喔!話說剛剛的降落方式真的很特別呢!」八月投以一個開懷的笑容。

「明天的任務是「清除深淵峽谷的貓科魔物」,今天就在彌賽亞逛逛,好好休息吧!」

「為什麼又是這些討厭的死貓啊˙˙˙唉˙˙˙」梅魯長長的嘆一口氣。


當天下午˙˙˙

「接招吧,看我的劍舞連擊!」

「封魔劍斬˙炎宿!」

「西恩卿,本大爺好久沒遇到像你這樣的對手了!」

「彼此彼此,你能擋下這招斷龍斬嗎!?」

「哇哇哇哇,怎麼到處都遇到塔莉啊!?快逃!!」魔恩手足無措的奔跑,塔莉兇神惡煞的舞起雙刀在後面追殺。

「魔恩,你不要跑!!」

在世界恢復秩序後,塔莉也順利達成她的任務:將魔恩抓回冒險者旅店˙˙˙

俗語說:「沒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沒有上班的地方就有魔恩」,魔恩到了哪裡都一樣常常翹班,只是每次都被抓到。而魔恩原先的刻文店,則由第四號店員:英格利德接手。

「你們看到塔莉不要說我有來過喔!」魔恩對著比劍的兩人說。

「你們有看到這張畫像上的人嗎??」塔莉掏出一張畫得很差的圖片詢問兩人。

「嗯,她往那邊跑了!」西恩指著魔恩逃跑的方向說。

「可惡!!魔恩你休想跑掉!!」塔莉瞬間大暴走的加速衝過去。

「哇,快逃啊!!」魔恩滿臉的害怕,加速的拔腿就跑。

「她們是誰啊!?」西恩向雷斯特問到。

「不知道。不過我很確定你吃不下本大爺的「熾焰連斬」,看刀!」雷斯特迅速的舞出火焰的刀法。

「嗚˙˙˙你會不太卑鄙了啊!這場不算,重來!」


同一時間,飛龍亭

「這些菜˙˙˙都是荻菈˙˙˙做的喔˙˙˙不知道˙˙˙荻菈做的菜˙˙˙受歡迎嗎˙˙˙?」荻菈疑惑的問著眾人。

「荻菈˙˙˙做的菜˙˙˙太美味了˙˙˙嗝!」幽墜喝了酒,滿臉通紅打了一個嗝。

「看來我們幽墜又喝醉了呢!」榭菈輕快的說。

「嗝!我是幽墜,不是幽墬˙˙˙!憐寶貝˙˙˙你不久˙˙˙就是我的了˙˙˙」幽墜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

「一定要努力喔,荻菈!」榭菈默默的祈禱。


大教堂˙˙˙

「是梅魯喔,好久不見囉!」正在照顧一群孤兒的希亞前去迎接梅魯。

戰爭結束後,希亞一直在大教堂從事她的人生新嘗試。希亞脫原本的戰袍,披著未加梳理的髮絲,穿著素服,與身體不好的艾瑪一同照顧這些孤兒。

「所以說,希亞一直都待在這囉!」

「嗯˙˙˙」

「希亞不跟亞特拉斯一起回去深月嗎˙˙˙?」

「嗯˙˙˙彌賽亞是我的家鄉˙˙˙我想是戀家吧˙˙˙?」

「妳怎麼一直愁眉苦臉的,難道妳還在想那個人嗎?」

「艾因˙利奇曼。他的離去一直讓我很在意,雖然有戰友們陪伴他,不過我總是有些牽掛˙˙˙」

「希亞該不會是戀愛了吧?」梅魯笑咪咪的調侃希亞。

「亂講我哪有!」希亞臉部浮出紅暈,有點羞怯的回應梅魯的問題。

「少裝蒜了,看妳的臉就知道了啦!」

「對了梅魯,你們在聖都過得怎麼樣?」

「魔恩妳別跑!!」「快閃哪!!」從遠處傳來了兩聲回音。

「聖都的重建真的快到讓妳無法想像喔,希亞有空一定要去參觀!荻菈也在幽墜身邊學習魔法,她進步很看喔!!」梅魯開心的用高八度的語調說道。

「可是˙˙˙」梅魯的臉色有些擔憂。

「西札爾他們和蓋亞的談判失敗了˙˙˙這下恐怕要˙˙˙不想說了˙˙˙希亞最近過得怎麼樣?」

「我每天的過得很充實喔!看著小孩的成長歷程,真的有說不出的喜悅呢,梅魯妳應該最了解了!尤其美汐最近真的長大好多喔,她的體術甚至已經不會輸給我了呢!」希亞滿懷喜悅的一一向梅魯說道。

「你們明天要去深淵峽谷吧,我可以和你們一道去嗎?」

「當然可以囉,隨時歡迎妳回來!我們正需要一個會講貓話的翻譯官呢!」梅魯爽朗的開懷笑道。

「那我先走囉,明天見!」

「明天見,梅魯!」


海邊的燈塔,八月獨自一人在此聆聽潮汐聲。

「喝!」

梅魯從身後推了八月一把,八月緊張的跳了一下。

「嚇死我了啦!梅魯妳幹嘛!?」八月心有餘悸的問道。

「八月是不是也在想那個人啊??」偽˙算命師:梅魯再次試探八月。

「嗯˙˙˙明明可以好好的過著生活,艾因跟菲˙˙˙為什麼要去那種地方,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組織冒險旅團的嗎?莎菈過世,我也跟他們一樣悲傷啊!好不容易相會了,為什麼又要分離呢?」

「因為是自己的理想,當然就要努力追求啊!八月姊姊小時候不是一直想從軍嗎?這是他們的願望,應該要讓他們自己去追求不是嗎?嗯˙˙˙可是那個愛錢的麻煩女傭也跟去幹什麼啊˙˙˙她該不會是以為要尋寶吧?」

「快逃哇!!拜託妳們˙˙˙別跟塔莉說我在這裡˙˙˙!」魔恩氣喘噓噓,上氣不接下氣的對兩人喊話。

「妳們有看到圖片上這個人嗎?」

「呃,她往那邊˙˙˙。呃˙˙˙抱歉,沒有看到˙˙˙」梅魯努力要裝出沒看到魔恩的樣子,平時誠實的梅魯是不太習慣說謊的。

「這樣啊,那我去別處找找看好了。」

「呼,塔莉終於走了喔,謝謝妳們喔!」魔恩鬆了一口氣,剛才的跑步讓她全身溼透了。

「什麼!?塔莉為什麼會在這裡??」魔恩跳了起來,眼前居然又出現塔莉!

「終於逮到妳了吧!!妳還不知道雙劍士必學的偽裝術嗎??我是故意引妳出來的,今天就是妳的死期!!」

塔莉的雙眼燒起無名的怒火,準備要朝魔恩殺了過去!

「哼,本大小姐才不會束手就擒呢!魔恩狙殺殫!」

轟!魔恩轟出了一發砲彈,結果倒下的卻是魔恩自己!?

「連個槍都不會拿,乖乖跟我回去吧!英格利德,把她拖回去!」

「是的,美麗的店長!」

「魔恩妳終究還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啦,哈哈哈!!」塔莉雙手叉腰對天狂笑。

「她們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八月姊有好點了嗎,明天見囉!」

「掰掰,梅魯!」


當天的營火晚會˙˙˙

「米米妳買這什麼東西!?」西恩極度吃驚的問道。

「只是衣服啊!!」

「什麼叫做「只是衣服啊」?」

米米身上拿了大包小包的裝飾品,甚至還請商家帶了一整車拖回去。

「米米˙˙˙這是˙˙˙」韓德爾指著這些貨物,驚慌的問道。

「先生,一共是146100元,請付賬!」店員開了一張支票給韓德爾。

「我們免費提供各位吃住,不過也不是這樣吧!!」韓德爾臉色鐵青,心痛的付了錢˙˙˙

「有什麼問題嗎,韓德爾叔叔!?」米米保持一貫的笑容對韓德爾說道。


另一邊˙˙˙

「嗚嗚嗚˙˙˙放開我˙˙˙」魔恩全身被綑綁,想要掙扎卻解不開。

「看妳以後還敢不敢逃走!?鬼夜叉,給她看看我們的厲害吧!」

「啊哇哇,不要啊!!下次不敢了啦!!」


同時間,深藍之海的總部˙˙˙

「安蒂,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嗎?」蓋亞的靈體詢問安蒂。

「是的,蓋亞大人。諾維他們應該也準備好了。」

「就讓愚蠢的人類嚐嚐神的報復吧!!你們敢和天作對,下場就是死!!」

「安蒂就等候我的通知。我們還需要等待戰爵的回歸,以及掌握世界脈動的那個人:瑟莉絲。」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97 筆精華,04/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