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1
GP 13k

【情報】HALO戰爭史:信標塔之戰

樓主 漆黑的狼煙 maverick0127
信標塔之戰(Battle of the Beacon Tower)是UNSC的游擊隊為了把Zeta環帶的位置發送到UNSC領域,而跟放逐者發生的一場交戰。



戰役資訊

先前戰役:突襲凡人幻夢號(Assault on the Mortal Reverie)
後續戰役:襲擊葛布拉孔之魂號(Skirmish on Ghost of Gbraakon)
戰役類別:星盟戰爭後衝突
時間:2560年5月14日
地點:信標塔,07特區

參戰勢力:
聯合國太空司令部(United Nations Space Command, UNSC)
放逐者(The Banished)


指揮官:

聯合國太空司令部(UNSC)

妮娜·柯梵(Nina Kovan):斯巴達四代戰士,暗影火力小組(Fireteam Shadow)的隊員。


TJ·墨菲(TJ Murphy):陸戰隊員,軍階中尉。曾登場於「最後一戰4-斯巴達行動」與漫畫「最後一戰-惡化」,參與過第二次安魂曲星戰役(Second Battle of Requiem)。



放逐者

傑加·亞多姆奈(Jega 'Rdomnai):薩哈里劍術大師,艾薛拉姆(Escharum)的老友。

葛利安(Gorian):吉拉漢尼的特戰部隊「血星(Bloodstars)」的成員。


戰力:

聯合國太空司令部(UNSC)

斯巴達四代戰士:妮娜·柯梵、托馬斯·霍瓦(Tomas Horvath),共2人

陸戰隊員:TJ·墨菲、伊賽亞·卡麥隆(Isaiah Cameron)、羅賓·迪米克(Robin Dimik)和艾瑞克·班德爾(Erik Bender),共4人



放逐者

吉拉漢尼、薩哈里、基·亞爾、恩格威和魔格獵勾顱(Mgalekgolo,獵人)組成的地面部隊。

妖姬式攻擊機、幻影式運輸機與恐懼亡魂式(Terror Wraith)戰車。


結果:聯合國太空司令部(UNSC)勝利
-成功將Zeta環帶的座標傳送至UNSC佔領的宙域
- TJ·墨菲、伊賽亞·卡麥隆陣亡
-托馬斯·霍瓦成功殺死了葛利安,但是霍瓦被傳送到Zeta環帶上的遙遠地帶,與隊友們分開



戰役序幕

2560年4月26日,斯巴達四代戰士波妮塔·史東(Bonita Stone)遭遇到放逐者部隊,該部隊利用一位人類囚犯從環帶防禦系統獲取了資料節點。後來史東成功奪走資料,並且在被傑加·亞多姆奈、葛利安殺害之前,史東讓她的裝甲內建的人工智慧「奧寇(Ouco)」把資料複製完畢後加以破壞,使得放逐者只能搶回毀損的資料。


隔天,妮娜·柯梵一行人找到了史東的屍體,並且從她身上回收了資料晶片。副引導者「091-真實性副官(091 Adjutant Veridity)」向柯梵等人告知,史東奪得的資料包含了環帶防禦系統、環帶的座標等重要資訊,這使得柯梵她們有機會發送訊息向UNSC求援。


後來托馬斯·霍瓦成功跟柯梵會合。他們前往藏秘室(Conservatory)解救了引導者「117649-失落焚火(117649 Despondent Pyre)」,後者原本是遭到柯塔娜(Cortana)囚禁起來。在曉得「至高先驅(the Harbinger)」被釋放出來後,117649-失落焚火總算同意協助柯梵等人從其中一座信標塔來發送訊息。

為了避免副引導者遭到至高先驅的攻擊,117649-失落焚火不願意讓091-真實性副官繼續協助人類。它最後只有提供信標塔的覆寫金鑰給柯梵,並且告知了離開藏秘室的路徑。



戰役過程

2560年5月14日,柯梵一行人透過了傳送台,抵達可以俯瞰藏秘室附近的一座信標塔的位置。這座信標塔遭到放逐者的重兵防衛,而且放逐者位於藏秘室的援軍僅需要數分鐘就能抵達。偵查完畢後,柯梵下令卡麥隆、迪米克兩人去敵軍的行軍路線上安裝炸藥,來阻隔來自藏秘室的放逐者部隊。


另一方面,霍瓦指示墨菲、班德爾負責掩護柯梵,因為一旦信標塔被啟動,柯梵就會首當其衝地成為目標,霍瓦則是自行去消滅信標塔周圍的敵軍。在兵分三路之前,迪米克給了霍瓦一把MA5K卡賓槍,由於這把槍是迪米克從UNSC的救生艇上搜刮來的,彈藥只有四十六發。接下來,霍瓦花了二十分鐘消滅半數的野豬獸、兩隻操控電漿炮的豺狼。

同時,柯梵、墨菲、班德爾成功溜進信標塔後,遭遇了兩隻菁英,三人合力殺死第一隻,在墨菲擲出手榴彈的同時,第二隻菁英啟動匿蹤裝置後躲進左側走廊。接著班德爾用煙霧彈掩護率先進攻的柯梵,走廊內有兩隻菁英被墨菲方才丟出的手榴彈炸得七暈八素,隨即遭到墨菲與班德爾的擊殺,他們跟上柯梵、抵達信標塔的中央底座時,柯梵已經解決了另外兩隻菁英。

柯梵插入覆寫金鑰後,墨菲與班德爾進入防守態勢。他們不斷開火、用手榴彈擊退從兩側走廊來犯的放逐者部隊,但還是有隻菁英成功從後方偷襲墨菲,把他摔在地上。此時柯梵也已經開始跟敵軍交手,墨菲閃過菁英的能量劍後跑向柯梵,同時用M6手槍朝著襲擊她的敵人開火。接著墨菲從柯梵的手中收下了突擊步槍,後者則是拔出MK50手槍跟戰鬥刀繼續奮戰。

突然之間,圍攻柯梵的敵人消失了,接著電漿光束從左側的走廊襲來,並沒有打中控制台。中彈的班德爾不得不停止射擊、拆掉被電漿打穿的胸甲,柯梵則是挺身保護控制台不被破壞。這時墨菲注意到,有隻菁英來到班德爾原本的所在位置後,用脈衝卡賓槍對控制台開火,於是墨菲跳出來擋下了菁英的攻擊。他的犧牲使得訊息成功被發送,同時迪米克也引爆了炸藥。最後,盛怒的柯梵開槍打爆了那隻菁英的腦袋。

忙著尋找卡麥隆與迪米克的霍瓦,在殺死最後一隻豺狼守衛、彈藥用盡後,直接操控起放逐者的電漿炮,打下了來襲的妖姬式攻擊機。這時葛利安搭乘著幻影式運輸機抵達現場,儘管裝甲內建的人工智慧「艾爾菲(Elfie)」表示,霍瓦目前的狀況不宜再戰,但是霍瓦知道他們別無選擇。

另一方面,離開信標塔的柯梵等人與霍瓦合流,兩名斯巴達戰士同意要背水一戰,霍瓦收下了脈衝卡賓槍跟能量劍後,便獨自前去獵殺葛利安。有鑑於雷神之鎚動力裝甲的損傷狀況,被對手的鬼面榴彈發射器擊中就足以當場喪命,於是霍瓦便跟葛利安保持距離,雙方你來我往不斷開火。


至於柯梵發現有輛恐懼亡魂式戰車穿越了被瓦礫堵住的路線,衝向了卡麥隆與迪米克。於是柯梵跳上了剛才霍瓦操作過的電漿炮,朝敵人的戰車開炮,受到放逐者士兵追擊的卡麥隆跟迪米克則是被迫分散。柯梵下令要班德爾去對付那輛追殺卡麥隆的恐懼亡魂式戰車,可是在班德爾成功攀上恐懼亡魂式戰車之前,卡麥隆就被當場輾死。班德爾拿起充能的電漿手槍,從敵人戰車稍早被打穿的裝甲縫隙中朝內開火,成功打死了駕駛,柯梵則是操作電漿炮擊落了放逐者部隊發射的飛彈,爆炸的衝擊力之大讓所有人當場倒地。

醒過來之後,柯梵找到了倖存的班德爾,後者正將卡麥隆的屍體搬到敵軍的能量屏障後面。於是柯梵轉而去幫忙稍早倒在地上的迪米克,卻發現她已經不見蹤影。這時,傑加·亞多姆奈帶領三個基·亞爾小隊與一大票薩哈里傭兵,從原先被炸藥阻礙的行軍路線襲來,逼得柯梵等人不得不退回信標塔。


霍瓦依然在跟葛利安纏鬥,他估算對手的榴彈發射器只剩下三發彈藥。這時又一發槍榴彈射向位於霍瓦前方的岩石,在翻滾閃開的同時,霍瓦注意到迪米克多躲在樹線附近的石頭後。迪米克向他示意,將一枚刺針手榴彈放在石頭上,接著趕緊逃離身後的追兵。拔腿狂奔的霍瓦攀上高處後立刻一躍而下,正好避開了葛利安發射的槍榴彈,並且一把抓起了迪米克留下的刺針手榴彈。這時,追擊霍瓦的葛利安跟著躍下,他的最後一發槍榴彈正好從霍瓦的腋下掠過,同時霍瓦擲出的刺針手榴彈命中葛利安的腳部,耗盡了葛利安的能量護盾。

爆炸將兩人彈向一個平台。霍瓦一落地,就立刻拿起脈衝卡賓槍跑去高處掩護迪米克,只見兩隻豺狼正要圍堵她。霍瓦開槍打爆了那兩隻豺狼的頭,接著丟棄了過熱的脈衝卡賓槍。葛利安趁機衝向霍瓦,吉拉漢尼那沉重的肩撞命中了斯巴達戰士的腹部,接著他一把霍瓦舉了起來。霍瓦將能量劍的劍柄抵在葛利安的肋骨處,啟動了能量劍後把葛利安一刀兩斷。兩人同時落在傳送台上,由於霍瓦被葛利安的屍體壓住,一時之間動彈不得。

這時,傳送台突然啟動,將霍瓦跟葛利安傳送到別的地方,放逐者發射的飛彈隨即摧毀了傳送台。迪米克則是跟柯梵、班德爾會合,三人遭到數量懸殊的放逐者部隊壓制,當他們即將彈盡援絕時,副引導者「091-真實性副官」即時把三人傳送到安全地帶。



後續發展

柯梵、班德爾與迪米克花了四天來治療與維修裝備。首當其衝的當然是柯梵的雷神之鎚動力裝甲,維修起來非常耗工;迪米克除了肩膀中槍之外,還有一些輕傷,用生化泡沫就可以治療;班德爾則是肋骨斷了數根,外加嚴重的穿刺傷。

三人希望他們發送的訊息能夠成功讓UNSC派出援兵,然後柯梵決定在整備完畢後,下一個目標是前往查克·洛克(Chak 'Lok)的塔,準備拯救被俘虜的陸戰隊員盧卡斯·布朗寧(Lucas Browning)。


在此同時,霍瓦跟葛利安被傳送到距離信標塔很遙遠的山上。霍瓦將葛利安的屍體丟下了山崖,獨自一人的他,決定前往放逐者的佔領區域搜尋UNSC生還者。

-------------------------------------------------------------------------

「最後一戰-無限」的斯巴達語音紀錄中,可以找到霍瓦表示會繼續搜尋UNSC生還者的訊息。這是在2560年5月26日發出的,這是在信標塔之戰結束後,也是士官長回歸的兩天之前。

然後無限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炸掉葛布拉孔之魂號,發生在2560年5月28日,距離信標塔之戰僅僅兩週。換言之,在信標塔之戰中生還的霍瓦、柯梵等人,他們依舊生還的機率是頗高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