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731

相聲劇 閒說織田信長3

樓主 小泉信一 e5816459
第三段 丹羽長秀不當官

丹羽長秀:「丹羽長秀。」
織田信長:「織田信長。」
信長、長秀:「上台一鞠躬。」
長秀:「丹羽五郎佐叩見主公,不知今日招見長秀所為何事?」
信長:「今日招見不為何事,正是為了你的生日。」
長秀:「我的生日?」
信長:「不錯,我打算上奏朝廷讓你拜受五品上越前守的職務,以當做你的生日禮物。」
長秀:「萬萬不可,五郎佐只要當主公的部將五郎佐即於願足矣 ,不想當朝廷的越前守。」
長秀:「何況主公這樣任意奏報官職是將天皇的地位置於何處呢?」
信長:「一向都是放在腋下啊!」
長秀:「什麼?」
信長:「挾天子以令諸侯呀!」
"哇"丹羽長秀差點跌倒。
信長:「可是跟你同格的諸將中柴田勝家是修理亮、羽柴秀吉是筑前守、明智光秀是日向守、前田利家也當能登守了,你不當官會讓人感覺你比較矮一截呀!」
長秀:「主公替我等奏報官位,是主公大方厚愛不吝賞...賜,主公你怎麼用那麼怪的眼神看我?」
信長一會兒走到左,一會兒走到右,摸著小鬍子慢慢打量長秀。
信長:「長秀啊!在家中諸將裡,你從少年時當我的侍衛一直*到今天,可說是待在我身邊的部下中時間最長的一個了。」
信長:「可你居然會說我大方厚愛不吝賞賜,由此可見你對我了解不夠深呀!」
長秀:「主公啊!你都會說了,我從少年時代就當你的侍衛一直幹到今天,我怎麼會不了解你?只是今天有這麼多人在場,要幫你顧臉皮呀!難道要我當眾質疑集小氣吝嗇窮酸虛榮多疑卑鄙於一身的你怎麼會突然那麼大方嗎?」
長秀:「我就是跟在你身邊太久了,看過太多人被你賣了還笑嘻嘻地幫你數錢,我有心靈陰影啊!」
信長:「咳.....要幫我顧形象就要貫徹始終,不要半途而廢。」
長秀:「當然,古人說得好呀,要立志做大官........」
信長:「做大官........」
長秀:「口誤、口誤,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
信長:「你確定是古人說得?」
長秀:「主公,你很煩喔!秀吉有遠見,我也有遠見呀!」
信長:「你也有遠見?」
長秀:「要是我沒遠見,你掛了之後我怎麼會馬上投靠秀吉。」
"砰"信長當場摔倒地上。
信長:「那照你的說法,做我的部將跟做朝廷的官員有差別囉?」
長秀:「沒錯,丹羽五郎佐一生只奉一主,做朝廷的官員效忠的是天皇,做主公的部將是效忠主公,主公是主公,天皇是天皇,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丹羽五郎佐非是二主之人。」
信長:「看來,我該獎勵你的忠心,可是你這話很沒邏輯。」
長秀:「怎麼說?」
信長:「你認誰為主,所注重的是你的內心,而非因外在形式影響,當了朝廷的官員還是可以效忠於我呀!」
信長:「我打個比方給你聽,你說武田信玄是不是偉大的軍事家?」
長秀:「武田信玄是個偉大的軍事家。」
信長:「那你再說上杉謙信是不是軍事家?」
長秀:「上杉謙信個偉大的軍事家。」
信長:「可是武田信玄跟上杉謙信的戰術完全不一樣呀!如果說上杉謙信身先士卒,鬼神一般無所畏懼的兵法才是高明的戰術,那武田信玄就是水溝中的耗子,專門玩陰的。」
長秀:「是怎樣說的嗎?」
信長:「反過來想,如果說武田信玄神出鬼沒,來去如風的創意型兵法才是高明的戰術,那上杉謙信就是一塊大木頭,只會橫衝直撞。」
長秀:「我怎麼有一種被你拐了的感覺。」
信長:「看起來你還是有疑惑呀!我再說個比喻好了。」
信長:「我問你,前田利家是不是條狗?」
長秀:「不是。」
信長:「你怎麼知道他不是條狗?」
長秀:「這....這怎麼回答呀?利家他就是個人呀!」
信長:「可是我看他腦子裡都是裝垃圾,他的行為都是雜碎。」
長秀:「有嗎?」
信長:「你再注意,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後看不都像條狗嗎?」
長秀:「是有點像。」
信長:「連小名裡都有個狗啊!」
長秀:「他的小名?」
信長:「犬千代呀!犬者,狗也。」
信長:「可是只要他認為自己是人,擁有人的自信,不被外在我們認為他是狗的想法影響,那他就可以有自己個人的尊嚴,好好活下去啦!」
長秀:「利家是不是已經當上能登守了?」
信長:「沒錯。」
長秀:「當了修理亮的柴田勝家被你叫做豬、當了筑前守的羽柴秀吉被你叫做猴子、當了日向守的明智光秀被你叫做金幣頭,當上能登守前田利家被叫做狗,那如果我當了越前守你要叫我........」
信長:「爛木頭。」
長秀:「這官,我還是不當好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