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29

【攻略】DS女神戰記 -負罪者- 劇情&流程攻略 第二章【不幸的重逢】

樓主 闘神.覚醒 toushin

DS女神戰記 -負罪者- 劇情&流程攻略


第二章 不幸的重逢


沒有在預期中發表實感抱歉。
此章內容個人認為還蠻豐富的,請仔細品味。


文中綠色字體的部分為我自己另加的敘述,有些是惡搞片段,可以無視。
橙色字體的部分為系統解說。
尚未看過的玩家建議先看過前面的章節。



本文所有內容皆為拙者所譯,請勿任意轉載。


 

 第二章 不幸的重逢 (下方路線)

 

 

羅嚴巴魯古的房間

羅嚴巴魯古:「……。」(老人的唉息聲)
此時從外面傳來了敲門聲,有人進門。
馬雷執事:「閣下…。」進門的執事也是一位白髮蒼蒼、年事已高的長者。
羅嚴巴魯古:「(老人的唉息聲)…怎麼了?」
馬雷執事:「傳聞是真的。」
羅嚴巴魯古:「…這樣啊。」
馬雷執事:「王子大哥藍葛雷大人已經正式向王子弟弟克里斯多夫大人的王位繼承提出
      了異議。」
     「連最外圍都正在延燒的傳聞也已經根深蒂固了…。」
羅嚴巴魯古:「這樣也不能再安然地養病下去了。我果然不應該離開王都的嗎…。」
馬雷執事:「太勉強對您身體不好的。」
羅嚴巴魯古:「即使這麼說我也不能屈服。這樣子對不起先王陛下…。」
      「現在正是我能對阿爾特里亞王國做最後奉獻之時…。」

 

 

 

城寨中

威爾菲德:「……。」
愛麗絲:「(眼前所見盡是不怎麼起眼的士兵呢,威爾菲德大人)。」
威爾菲德:「敵人是農民叛亂軍的話,是不能期待有多了不起的薪津的吧。」
     「話說回來愛麗絲,別一直和我說話。」
愛麗絲:「(請您不用擔心,現在的我並不會被其他人看見唷?)」
威爾菲德:「我從頭到尾像一個人在自言自語的話看起來也很可疑的吧…。」

此時有人向威爾菲德搭話。

修格:「你是…,威爾菲德嗎?」站在眼前的是有一陣子不見的熟悉面孔。
威爾菲德:「修格…傭兵士長…?!」
修格:「果然是你嗎。好久不見了哪。」
威爾菲德:「…你還記得我的事嗎。」
修格:「像你這樣年紀的傢伙,怎麼說都感到在意哪。」(當然記得!還不是因為你那
    時丟給我的…!)

   「…安歇爾的事我也還記得。我以為因為他的死,會讓你會從傭兵職業中洗手不
    幹了呢…。」(當然也還記得你丟給我的死人啊啊!)
   「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你,真是遺憾…。」
威爾菲德:「…我沒有被你說這種話的道理。」
修格:「是啊,說不定真是那樣。」
   「但是身為曾經被交付安歇爾性命的傭兵士長,我並不希望他的死白白浪費
    了。」
威爾菲德:「……。」
修格:「正因為你活著,他的死才有意義。」
威爾菲德:「…什麼有意義。死就只是死罷了。」
修格:「你說了冷淡的話哪…。那時候的眼淚難道是假的嗎。」
威爾菲德:「…我並不是為了讓安歇爾的死有意義而活著。我是為了自己而活著。」
     「…然後戰鬥著。」
修格:「…你,眼神變了哪。簡直就像…。」
   「……。不,沒事。再過不久就要出發了。讓我看看你的能力進步了多少吧。」
    說完,修格便離開了。
威爾菲德:「……。」
愛麗絲:「(說成那樣的那位先生才是,到底是為何而戰鬥著呢?)」
威爾菲德:「我不可能會知道。…而我也不想知道。」

 

 

 

此時到酒館可以聽取特殊情報「恆夜森林的怪物」(常夜の森の怪)
離開歐魯溫要塞至世界地圖,地圖上出現卡米爾丘陵,進入其中
(有聽取「恆夜森林的怪物」情報的話,會出現特殊戰鬥地圖「恆夜森林」)

 

 

戰鬥開始(「修格」加入隊列)
戰鬥地圖 卡米爾丘陵
勝利條件:打倒領隊者
目標罪業:280

 

 

 

打倒敵人後 戰鬥終了

叛亂軍的農民兵:「請救救我!如你們所見我投降了!所以──。」農民退後一步高舉
         雙手投降。
米薛爾:「真是有夠吵啊-,給我安靜點啦!」米薛爾說完便砍了農民一刀。
米蕾優:「叔叔,身為大人是不是太小看戰爭了?這可是互相殘殺哦。」
叛亂軍的農民兵:「嗚,咕…。」
米薛爾:「不想死的話,一開始就別發動戰爭!」米薛爾往前一步舉起刀將農民給劈死
     了。
米蕾優:「啊~啊,死翹翹了。接下一個,下一個!」

此時遠處的威爾菲德看到了這一幕。

威爾菲德:「…那些傢伙也是傭兵嗎?」
修格:「還不快停止嗎,你們!我們是來戰鬥的。可不是來虐殺的!」修格從另一邊出
    現喝止兩人。
米蕾優:「…有哪裡不一樣嗎?」
修格:「!」
米薛爾:「所謂的戰鬥,不就是殺掉敵人嗎?」
修格:「這些人們是原本支撐這個國家的農民們。更何況沒有所謂可以殺掉投降者的道
    理。」
米蕾優:「這樣太狡猾了!人家可是從小時後開始,就一直都沒有因為道歉而被原諒
     過!」
米薛爾:「大人全都是狡猾的啊,姊姊…。」
米蕾優:「你認為這樣就可以了嗎?!」米蕾優不高興地對米薛爾說。
米薛爾:「不,那個…。」米薛爾低頭不敢違抗姊姊。
米蕾優:「那好!我自己一個人來解決全部!」
米薛爾:「對不起。我也做就是了…。」
修格:「給我適可而止!是傭兵的話就像個傭兵一樣服從命令!還是說你們,只是個殺
    人犯嗎!」
米薛爾:「是什麼都可以啦,那種東西…。」
修格:「這是什麼傢伙們…。」修格對這兩位姊弟感到相當無言與傻眼。

此時威爾菲德也走到他們這邊。

威爾菲德:「……。」
米薛爾:「…怎麼了?這位哥哥。」
威爾菲德:「…你們,無任何意義地戰鬥而殺人,感到很快樂嗎?」
米薛爾:「很快樂啊。」
米蕾優:「不然的話,就不會來這種地方了。」
米薛爾:「哥哥呢?不快樂嗎?」
威爾菲德:「…不快樂哪,一點也不。」
米薛爾:「為什麼?哥哥也是想要戰鬥才當傭兵的不是嗎?」
威爾菲德:「我只是作為為了達到某種目的的手段而戰鬥與殺人。」
米薛爾:「…齁喔,總覺得很厲害呢。」
米蕾優:「是什麼樣的目的呢?」姊弟倆顯得相當有興趣。
威爾菲德:「…沒有那麼容易解釋。」
修格:「威爾菲德,該走了。與其和這樣的小鬼們耗,我們還有該做的事。」
威爾菲德:「…也是。」

說完兩人走了幾步之後。

米薛爾:「等一下啦!讓我們聽到最後啦!」
米蕾優:「中途走掉實在太狡猾了!狡猾狡猾、狡-猾!」米蕾優氣得不斷跺腳。
威爾菲德:「狡猾的是,明明身為傭兵卻擅自任性非為的你們不是嗎?」
米薛爾:「…我知道了。是我們錯了。我們聽兵士長說的話就是了!」
米蕾優:「所以要讓我們把話聽到最後呦!」
威爾菲德:「……?!」威爾菲德轉頭看向修格,看樣子是想徵求他的意見。
修格:「…我可不知道。」說完修格就轉身走掉了,只留下威爾菲德與兩姊弟三人。
    (誰叫你之前把死人丟給我自己烙跑)
米薛爾:「有這麼快樂的戰場真是太好了,姊姊。」
米蕾優:「嗯。能來真是太好了!」米蕾優點頭說道。
威爾菲德:「……。」(寒風咻咻吹過~ 烏鴉:嘎…嘎…)

 

 

 

世界地圖

進入歐魯溫要塞
前往鎮壓軍本部

修格:「威爾菲德,我有事情想拜託你。」
威爾菲德:「如果是要我照顧那兩個傢伙的話就免了。」
修格:「我希望你去帶回申請了投降的叛亂軍領導者。」
威爾菲德:「!」
修格:「雖然是上頭的命令,但是像這樣太簡單就落幕的話不能委託給那些噬血成癡的
    人。」
威爾菲德:「既然如此,那你去就行了。」
修格:「我要離開這個戰場。」
威爾菲德:「……。」
修格:「你不問理由嗎?」
威爾菲德:「…我沒有興趣哪。」
修格:「威爾菲德。你要這樣一直戰鬥下去嗎?」
威爾菲德:「…我也曾對那兩個傢伙說過了,我有必須達成不可的目的。就是為了那個
      而戰。」
修格:「這樣啊…。不能問那個理由是什麼嗎?」
威爾菲德:「…和你,沒有關係。」威爾菲德冷淡地回答。
修格:「…我知道了。再見吧。」
威爾菲德:「…好。」
米薛爾:「……。」
米蕾優:「……。」

 

 

 

 

離開歐魯溫要塞至世界地圖
地圖上出現雷堤街道 進入其中

 

森林中

愛麗絲:「為什麼不問理由呢?威爾菲德大人。」
威爾菲德:「說得好像很偉大似的,最後那傢伙也只不過是想互相殘殺罷了吧…。」
愛麗絲:「是這樣嗎…。」
威爾菲德:「傭兵這種東西,都盡是些不像樣的…。」
米蕾優:「才沒有那種事呢!」
米薛爾:「是代替討厭戰爭的人上戰場不是嗎!」
威爾菲德:「你們…!」威爾菲德被突然出現的姊弟倆嚇了一跳。他們倆似乎偷偷跟著
      威爾菲德。
米薛爾:「有話待會再說!」
米蕾優:「你看,來了唷…。」

 

 

 

戰鬥地圖 雷堤街道
隊列編成 戰鬥開始(「修格」離開,「米薛爾」與「米蕾優」加入隊列)
勝利條件:殲滅敵人
目標罪業:340

 

 

 

打倒敵人後 戰鬥終了

 

娜塔莉雅:「大家快住手!」名為娜塔莉雅的女性制止了叛亂軍的農民兵們。
叛亂軍的士兵:「娜塔莉雅小姐…!不行,請妳別去!我們會戰鬥到最後!」
娜塔莉雅:「已經結束了!」
叛亂軍的士兵:「……。」

娜塔莉雅走到了威爾菲德的面前。

娜塔莉雅:「您是阿爾特里亞國軍的使者對吧?」
威爾菲德:「是的。」
娜塔莉雅:「勞駕您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真是抱歉。我是農民軍的領導者娜塔莉雅。」
威爾菲德:「妳就是…?!」威爾菲德對眼前的這位柔弱的女性就是農民軍領導者感到
      驚訝。
娜塔莉雅:「那麼,就麻煩您了。」
米薛爾:「咦?這樣就結束了嗎,哥哥?」米薛爾相當質疑的樣子。
威爾菲德:「是啊,結束了。要回本部了。」
米蕾優:「一點也不~好玩…。」米蕾優覺得非常無趣。
娜塔莉雅:「是您的弟弟和妹妹嗎?」
威爾菲德:「不…。」
米薛爾:「……。」
米蕾優:「……。」
娜塔莉雅:「……。」娜塔莉雅注視著姊弟兩人。
威爾菲德:「怎麼了嗎?」
娜塔莉雅:「沒事。只是想說如果他們還活著的話,應該也大概是這樣的年紀吧…。」
     「走吧。」
威爾菲德:「……?」

 

 

 

世界地圖

回到歐魯溫要塞
選擇前往鎮壓軍本部

 

 

處刑場

娜塔莉雅:「……。」娜塔莉雅被送上了斷頭台。在即將面臨處決的此刻,她仍表現出
      意外的冷靜。
愛麗絲:「雖然在聽到那位女性是領導者時感到驚訝,但現在這樣看起來讓人感覺到超
     於常人的器量呢。」
威爾菲德:「以自己的生命做為交換來拯救數千的農民…。和我是完全相反的生存之道
      哪…。」
米薛爾:「大家都在看著呢,姊姊。」
米蕾優:「我老早就想當一次看看了呢,當公開處刑的處刑者!」姊弟倆站在位於高處
     的斷頭台上似乎相當得意與興奮。
娜塔莉雅:「你們兩位是要對我做最後的照料對吧?」娜塔莉雅對於即將處決她的人都
      用如此尊敬的語氣。
米薛爾:「我會不讓妳感覺到疼痛一刀就結束的。」米薛爾嘻皮笑臉地說。
米蕾優:「我說妳啊,應該要再更害怕一點好不好!像是說『我不想死!』啊之類的乞
     求饒命的話。不然的話,就一點也不好玩了-!」
娜塔莉雅:「因為我已抱著覺悟來面對。反倒是比較期待你們對逝者能有份慈悲之
      心…。」
米薛爾:「死掉的話不就沒關係了。」
米蕾優:「在說什麼啊,這個阿姨?」
娜塔莉雅:「…那個,你們叫什麼名字?」
米蕾優:「咦-?那是秘密-。」
米薛爾:「才不告訴要死的人~。」米薛爾仍然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
娜塔莉雅:「……。」

此時突然傳出大批人馬湧來的聲音。

愛麗絲:「…威爾菲德大人,似乎是敵人。」

一名金髮的騎士騎著馬闖入了處刑場,他看到位於斷頭台上的娜塔莉雅。

阿涅斯特:「!!」
威爾菲德:「…?!」
娜塔莉雅:「阿涅斯特殿下…!」
阿涅斯特:「娜塔莉雅殿下,妳被欺騙了!國軍正在毫不殘留地虐殺著農民兵!」
娜塔莉雅:「!」
阿涅斯特:「如果在這裡被處刑的話,妳就是(像狗一樣)白死了!」
米薛爾:「啊哈哈哈!死是不分貓狗的!」米薛爾狂妄地大笑。
米蕾優:「全部給我一塊兒殺了!」
阿涅斯特:「就算是小孩我也不會饒恕的!」
威爾菲德:「呿,不是那兩個傢伙可以應付的人數哪…。」

 

 

 

隊列編成 戰鬥開始
戰鬥地圖 歐魯溫處刑場
勝利條件:打倒阿涅斯特
目標罪業:250

 

 

 

打倒敵人後 戰鬥終了

 

娜塔莉雅:「阿涅斯特殿下!」在歐魯溫處刑場的斷頭台前,娜塔莉雅跪在倒地的阿涅
      斯特身旁。
阿涅斯特:「娜塔莉雅…殿下…。我現在…幫妳把繩子解開…。快…逃…。」
米薛爾:「啊!姊姊!他們要逃走了!」在另一頭虐殺中的米薛爾看到了兩人準備逃走
     的樣子。
米蕾優:「!!」在米薛爾身旁的米蕾優轉頭看向斷頭台處,深怕兩人逃跑似地迅速跑
     到斷頭台擋住兩人的去路並舉起劍。
    「這傢伙…!」

娜塔莉雅與阿涅斯特兩人往後退正要從另一邊逃走,但此時米薛爾也跑過來阻擋,並舉起了手上的大劍。

阿涅斯特:「!!」見狀的阿涅斯特退了一步,但隨後就被米薛爾砍了一刀。
     「嗚…!」阿涅斯特蹲跪在地上後不久便倒地不起了。
米薛爾:「啊~啊,死掉了…。但是,難得的機會,再補你一刀!」

在另一邊的米蕾優也作勢舉起刀。

娜塔莉雅:「阿涅斯特殿下!」娜塔莉雅衝上前去擋下了那一刀。
     「嗚…!」中刀的娜塔莉雅蹲跪在地上。
米薛爾:「搞、搞什麼啊阿姨?!妳這是在做什麼?!」
米蕾優:「那個人,明明已經死了!為何還護著他?」米蕾優走過來說。
娜塔莉雅:「因為是我…,重要的…。」
     「朋友…。」
米蕾優:「就是妳剛剛所說的叫啥慈悲心什麼的東西嗎?」
娜塔莉雅:「…是啊。」娜塔莉雅強忍著痛苦說道。
米薛爾:「真搞不懂。算了也沒差…。永別了,阿姨。」
娜塔莉雅:「……!」
米薛爾將他手上的大劍用力地橫掃在娜塔莉雅身上,把她殺掉了……。

事後兩姊弟走到了威爾菲德旁邊。

米蕾優:「啊,哥哥!剛剛她好像想要說什麼呢?那個阿姨。」
威爾菲德:「我…果然無法理解。」威爾菲德搖頭說。
米蕾優:「對吧。聽不懂齁-?」
米薛爾:「不過,總算是結束了呢。姊姊。」米薛爾對米蕾優說。
米蕾優:「從今以後要做啥呢?」米蕾優問米薛爾。
米薛爾:「總之先跟著哥哥走吧。他也都一直不讓我們把話聽完…。」米薛爾點頭說
     道。
米蕾優:「說的也是呢。那麼就那樣好了。」
威爾菲德:「……。」

此時修格出現。

修格:「威爾菲德!」
威爾菲德:「…你還在啊?」威爾菲德似乎有點不以為然。
修格:「來解救叛亂軍領導者的那個男人…,是維諾亞的士官。以前我曾見過他。」
威爾菲德:「!」
修格:「阿爾特里亞城中有克雷蒙菲朗的官員在出入著。」
   「我們處在名為阿爾特里亞的殺戮場中,被迫進行了維諾亞與克雷蒙菲朗的代理
    戰爭。」
威爾菲德:「……。」
修格:「如此卑劣的戰爭,我認為這不是我所期望的,因而決定離開…。」
   「不過看這樣子,如今大概無法避免一場盛大戰爭的開始了。」
   「威爾菲德。…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威爾菲德:「……?!」
修格:「我想看著你最後會選擇什麼樣的道路。」
威爾菲德:「…你,為何對我如此執著?你到底想做什麼?」
修格:「…我也,不太清楚。」(上次你丟死人給我的仇也報了…)
   「不過,現在我自己最切身渴望的東西,可以在你所前進的道路上看得到也說不
    定…。」
威爾菲德:「……。隨便你…。」

說完後修格就離開了。

米薛爾:「那個,哥哥的目的,果然是因緣的對決什麼的吧?」
米蕾優:「嗚哇啊~,好像很有趣!」
威爾菲德:「……。」

此時愛麗絲現形,但仍是一般人看不見的狀態。

愛麗絲:「(那個叫做修格的人…,一定是在找尋著適合自己的死亡場所吧。)」
威爾菲德:「……?」
愛麗絲:「(所以,才會這麼在意威爾菲德大人呀。)」
    「(因為同樣是持有著被死亡所纏住之眼神的人…。)」
    「(…我是這麼感覺。)」
威爾菲德:「……。」

 

 

 

「米蕾優」「米薛爾」「修格」正式成為同伴!

 

 

 

森林中

愛麗絲:「威爾菲德大人,回家鄉一趟您認為如何?」
威爾菲德:「愛麗絲?!怎麼了,突然這麼說?」
愛麗絲:「令堂似乎在生著病。媞露蒂大人正在擔心著。」
威爾菲德:「妳,為何會知道那種事…!」威爾菲德相當驚訝愛麗絲知道自己家中所發
      生的事情。
愛麗絲:「別看我這樣,畢竟也是冥界的使者。像遠處那種程度左右的事是可以知道
     的。」
    「我受吩咐要讓威爾菲德大人能夠心無旁騖地面對戰鬥,因此平常都保持注意
     著。」
威爾菲德:「是這樣…啊。我知道了,謝謝妳。我回家看看。」

 

 

 

 

世界地圖

前往土魯克村

 

 

威爾菲德的家

威爾菲德打開了自己的家門。
媞露蒂:「威爾!歡迎你回來!」媞露蒂看到威爾菲德開心地說。
威爾菲德:「…我回來了。」威爾菲德關上門。
媞露蒂:「太好了。阿姨她很嚴重呀。身體狀況變得很差…。」
瑪爾格特:「…是誰?」此時瑪爾格特突然出聲。
威爾菲德:「啊…。」威爾菲德發現自己似乎驚動了母親。
瑪爾格特:「……。修多爾!」瑪爾格特看到了威爾菲德,但卻將他誤認為是自己的丈
      夫修多爾,十分欣喜的樣子。
威爾菲德:「……。」
瑪爾格特:「歡迎你回來!我等了你好~久啊。你去了哪裡呢?」
威爾菲德:「…抱歉,媞露蒂。可以請妳離開一下嗎?」
媞露蒂:「…好的。」

於是媞露蒂打開門出去了。

威爾菲德:「……。」
瑪爾格特:「修多爾…。請你哪兒都別再去了。你若不在的話我會很寂寞。」
     「如果生個小孩的話,不知會不會比較不寂寞呢…。」
威爾菲德:「…說的也是呢。
     「…我會在妳身邊。所以妳安心入眠吧。」威爾菲德用著父親修多爾的語氣
      對自己的母親如此說………。
瑪爾格特:「好的…,老公…。」瑪爾格特神情顯得相當幸福。

 

 

 

 

 

墓園

愛麗絲:「令堂似乎將您與令尊混淆在一起了呢。」
威爾菲德:「…大概是在妹妹死亡不久之後吧。母親的記憶,退回到了與父親相遇時的
      那段時光。」
威爾菲德:「就連我的存在也、艾爾希的存在也都全部忘記…。沉浸在過去幸福的記憶
      裡。」
愛麗絲:「這樣實在是太辛酸了。任何人都不能責怪您的母親。」
    「該責怪的是──。」
威爾菲德:「將父親從母親身邊奪走的女武神…。」威爾菲德的眼神變了。
     「…該走了。」
愛麗絲:「那媞露蒂大人呢?」
威爾菲德:「見面也只是徒增痛苦罷了。」
愛麗絲:「……。」

 

 

 

DS女神戰記 -負罪者- 第二章 

 

 

 

個人戰鬥履歷
女神之羽的使用回數:無

 




人物介紹

 

羅嚴巴魯古(ロイエンバルグ)

深得已死去的阿爾特里亞國王信賴,被託付治理國家的南方。身為貴族重視武的精神,是曾經自身列於戰爭之先陣的勇敢人物。

國王死後考慮過隱居,看守著王子兄弟之間的王位繼承問題,對於兩王子的對立與因其引發的內亂導致國力下降,隱約地抱著擔憂。視國民為先,並且對於兩王子疲憊的樣子感到辛酸。

在王都當時,對於藍葛雷與克里斯多夫相當寵愛,對兩兄弟來說是可靠的叔父般地存在。但是,對貴族同志之間的派系鬥爭感到疲憊的他,親自接受統治邊境的職務,有著將尊敬他的年幼兄弟擱置而離開王都的過去。

認為自己有兩位王子之繼承權爭奪的一部份責任,對於自己的行為感到懊悔。

 

米蕾優(ミレイユ)

剛出生不久即被母親所遺棄,姐弟兩人互依存活至今的雙胞胎之姊姊。與雙胞胎弟弟米薛爾一起在孤兒院成長。在那裡進行著人口販賣,知道自己與弟弟即將因為被賣掉而分散的米蕾優,帶著弟弟逃離了孤兒院。其後在戰場上當盜賊而活下來,從好奇的傭兵身上受到了劍術的啟蒙。習得了劍術的雙胞胎未能辨別善惡,單純為了生存而走遍戰場。

每天為了生存下來而排除了所有敵人的他們,殺戮成為了生活的一部份,對於殺人變得沒有任何的感覺。

另外,米蕾優對於除了自己弟弟以外的人類不抱有任何的感情,除了他們以外在他們眼中只是「某種東西」。

 

米薛爾(ミシェル)

米蕾優的雙胞胎弟弟。
成長過程之中只想著「每天存活下來」的姊弟,以兩個人走遍了治安混亂的阿爾特里亞。從出生之後至今為止,只學過竊盜與殺人的雙胞胎不懂得判斷善惡,純粹為了生存而走遍戰場。但是,有著極為天真爛漫的性格,以類似同年齡小孩的語調說話。

對米薛爾來說,米蕾優是世界的一切,絕對的存在。對於捨棄了他們的母親沒有任何的感覺。

平常都期望著米蕾優能夠幸福。

 

娜塔莉雅(ナタリア)

於治安混亂的阿爾特里亞王國統帥著懷抱不滿的民眾,擔任叛亂軍領導者的女性。由於引起動亂主因的饑荒導致失去了當時的搭檔,自己因而站出來成為先鋒。

意志力強烈,經常是以凜然的氣氛對自己嚴苛而對別人和善的性格。召集對戰鬥外行的農民集團,是甚至曾經致力而得到維諾亞之支援的人物,也得到來自大家深厚的信賴。

與從維諾亞被派遣支援叛亂軍的阿涅斯特有著深厚的信賴關係。過去曾經僅犯下一次重大過錯而打從心底對於罪過的意識相當苛責。

 

阿涅斯特(アーネスト)

維諾亞軍所屬的士官。
雖然笨拙,但是個充滿正義感的熱血漢,討厭拐彎抹角的事。受到軍方的指示駐在於阿爾特里亞境內的農民叛亂軍。

生於代代軍人血統的家系,雖然年紀輕輕就達到士官地位,但身為槍鬥士的身手也很高強,阿涅斯特相當受到來自周圍士兵們的仰慕。

與軍中的朋友達里烏斯是士官學校時的交情,毫不在意周圍對於達里烏斯有著差異的眼光而將他視為重要的朋友相處著。

 



後記
劇情算是蠻精采的一章。
不過我目前因為卡在第三章的解救聖女那邊(一直在死撐著不想殺人=口=)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碰女神戰記了,第三章不知何時才生得出來 囧。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