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642

一之蝕 音連れ

樓主 香月˙櫻 massconny

要哭了...花了將近一小時整理文章..
結果超過登入時間...又得重新整理了...
這是月蝕的詛咒><
---------------------------
流歌:「沒有人記得的事,是否就會變得不存在呢?…
我沒有小時候的記憶,關於我生活的那座島、住過的家、甚至連父親的事也…。
我想不起在我遭遇神隱之前的任何事。
和我一起被發現的四人,也都不記得那時候的事了,
依稀想起的,只有一個旋律…」
彈著鋼琴的流歌,隨著旋律盤旋的女人,破裂的面具…

流歌:「記憶總是到這裡就中斷了…隨著音樂而甦醒的記憶碎片…這個記憶究竟…?」
迷霧的前方,出現了島嶼的形貌「那就是…朧月島…」
流歌:「兩名友人死了,鞠繪和十萌,亦是遭遇神隱的其中二人。
圓香告訴我,她將與海咲一同前往島上,但她們卻沒有回來。」

回想起來,母親曾這麼對自己說
小夜歌:「不要接近那座島 流歌…」
流歌:「媽…」
小夜歌:「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較好…」

流歌:「但,我想知道。那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在那失去的記憶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
流歌,就這樣步入了朧月館。

一之蝕 音連れ 水無月流歌

往前走,赫然出現五人的畫面
流歌:「…剛剛是…照片嗎…我的腦海中…依稀記得…這個地方…」
登上樓梯,走廊被格子狀的門所隔開,門的縫隙上,夾著一張紙條,
是記事本撕下來的一頁,上面寫著什麼,似乎是圓香的字…
┌──────────────────────────────┐
│ 円香のメモ一(圓香的筆記 一)                │ 
│                              │
│  …從看到朧月島的影以來,胸口感到很難受。        │
│                              │
│  雖然記不起來在那個島上曾發生過的任何事,        │
│  但為什麼會這麼變得如此呼吸困難…            │
│                              │
│  就像海咲所說的,那個島上或許有著什麼線索。       │
│                              │
│  就這樣跟著突然說想來朧月島的海咲,是因為我擔心海咲。  │
│                              │
│  海咲近乎可怕地沒有半點猶豫的往島上去。         │
│  也完全沒有告訴我想去的理由。              │
│                              │
│  接近島了。                       │
│                              │
│  海咲用冰冷的眼神凝視著島。               │
│  似乎只要一離開視線,她就會漸漸遠離似的…        │
│                              │
│  先是鞠繪和十萌,如果連海咲也死掉的話…         │
└──────────────────────────────┘
流歌:「這…」
往回走時,忽然看見似乎像是圓香的人影橫過「圓香…?」流歌連忙追了上去
眼見圓香走入[麻生紀念室],流歌也跟了進去
流歌:「麻生紀念室…圓香在這房間裡…?」

走過桌前,在地上發現了麻生博士的手記二
落在地上的記事本,上面的灰塵被撫拭過,似乎最近誰才剛看過這本記事本…
┌──────────────────────────────┐
│ 麻生博士的手記 二(麻生博士の手記二)            │
│  自古以來,朧月島就被當成是「接近黃泉的島」而被畏懼著, │
│  但現在與以前不同,朧月島已經漸漸不是只有朧月島的人才能 │
│  進入的封閉之地了。                   │
│                              │
│  雖然曾經發生過滅島般地大災厄,但也因此為契機復興了起來。│
│                              │
│  像我這樣的外人非但不被討厭,反倒被族長歡迎,還將稱為  │
│  朧月神樂的貴重文化及螺鈿製作、朧月彫等等的島上工藝品  │
│  之美介紹給我。                     │
│                              │
│  …我會想來這座島尋找射影機的材料,是因為這座島的特殊  │
│  信仰。                         │
│                              │
│  朧月島,是以月亮為信仰的對象。             │
│                              │
│  這座島上,如果以表面上的形體當作太陽的話,那麼月就是裏,│
│  換句話說,也就是記憶與人格…進而表示為魂。       │
│                              │
│  若試想魂在肉體消滅後仍與異界聯繫著的話,那麼月就可以  │
│  想成是通往異界的門。                  │
│  月就猶如異界的象徵般吧。                │
│                              │
│  雖然有著死者歸迎的神樂,但其中的關鍵,是這個島的面具。 │
│                              │
│  巫女於儀式時戴的面具,可視為是死者所在的異界、也就是月 │
│  與我們的世界的接點。                  │
│                              │
│  …連結異界的面具。                   │
│  這座島上的面具種類不只一種。              │
│  據說有著各式各樣的面具。調查這些面具,應能使我的異界  │
│  研究有大幅的前進。                   │
└──────────────────────────────┘

闔上手記,往後走時,突然被閃光閃了一下(可魯救我!!)
在地上發現射影機以及射影機下,夾著一張紙條,似乎是圓香的筆跡…
┌──────────────────────────────┐
│ 圓香的筆記二(円香のメモ二)               │
│  接下來即前往,朧月館。                 │
│                              │
│  從踏入這島上以來,頭暈漸漸變得嚴重。          │
│                              │
│  空氣沉重。                       │
│                              │
│  喘不過氣。                       │
│                              │
│  …這裡的氣氛。                     │
│                              │
│  至今為止,也曾有過因為某種氣氛或是音樂而想起忘記的事情…│
│                              │
│  像是流歌把作好的曲子彈給我聽的時候…。         │
│                              │
│  雖說是想起來,但也不是很清楚的記憶。          │
│  只是些感觸、痛苦難受之類的…              │
│  總之是些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模糊印象。           │
│                              │
│  但,這回不一樣。                    │
│  龐大的陰影從我體內深處湧出。              │
│                              │
│  似乎隨時會衝出我的腦海一般。              │
│                              │
│  至少,能等到流歌來就好了。               │
└──────────────────────────────┘
流歌環顧四方,突然發現後方門打開了,圓香面無表情地凝視她,又突然把門關上
嚐試想打開圓香關上的那扇門,但卻打不開。
流歌:「打不開…明明沒有上鎖的…」似乎有什麼力量阻擋著
「『射影機』有反應…?用這個『射影機』拍攝的話,說不定可以知道什麼…」

對著門拍攝後,相機顯示了掛著五枚面具的牆壁的照片,看來只有去找這個地方才知道了。

檢視房內,看到牆上的剪報,似乎是 「麻生博士」的來館報導的老舊報紙記事。是這個這間紀念室建立時的東西嗎?
┌──────────────────────────────┐
│ 報紙「麻生博士來訪」(新聞「麻生博士来訪」)       │
│  本土的科學家˙麻生邦彥氏,來訪朧月島。         │
│                              │
│  此為實現對民俗學也有很深造詣的博士,想來我們島上調查  │
│  島的傳承及傳統工藝的請求。               │
│  而也予定讓博士參觀明天的島上傳統祭典,朧月神樂。    │
│                              │
│  借此機會,希望能吸引更多來自本土的來訪者來島上參觀。  │
│                              │
│  此外,麻生氏所借住的朧月館,他留宿過的房間,今後將當作 │
│  資料室對外開放。                    │
└──────────────────────────────┘

展示櫃中,則發現令一則剪報,島民,謎之死」,似乎是報紙剪報。寫著有關失蹤事件。
┌──────────────────────────────┐
│ 新聞「島民,謎の死」(報紙「島民˙謎之死」)       │
│  ■朧月島上集體怪異死亡事件               │
│  昨日下午約四點半,接獲開往朧月島的定期船「朧丸」的船長 │
│  通報該島居民大量死亡。                 │
│                              │
│  從發現時,遺體皆呈現以手遮住面孔的狀態來看,警方研判  │
│  有可能是集體感染疾病所致。               │
│                              │
│  ■其餘島民的行蹤                    │
│  此外,島上未發現其餘的島民的行蹤,至今也仍未發現生還者。│
│                              │
│  警方預定今後於回收遺體的同時,繼續搜索島民的消息。   │
│                              │
│  儘管發生了島民多人死亡、或是行蹤不明的事態。      │
│  但島上卻未發現爭執或是事故的跡象,           │
│  這樣只有島民忽然失蹤的事件,              │
│  讓前來島上的警官們也不禁搖頭。             │
└──────────────────────────────┘
正想開門出去的流歌,發現門的對面似乎有人,流歌慢慢地打開門,這時護士出現在門後…被抓包把貴重的展示品拿出來了,沒辦法,只好滅口了…
怨靈「白槻冬子」戰鬥
(白槻冬子:負責朧月館二樓的護士,雖是護士裡經驗最豐富的,但對亞夜子行為也束手無策)

流歌:「消失了…剛剛那到底是…雖然看起來像是護士…是這個相機…『射影機』的…力量嗎?」

繼續尋找掛著五張面具的牆,在樓梯轉角,忽然看見有小孩飛快地跑進一扇門中
(逃走的小孩(逃げていく子供):往食堂而去,像是引誘著流歌一般跑走的少年。是因為童心的惡作劇,還是通往深闇的呼喚呢?)

往小孩逃走的那扇門去,來到醫院的餐廳。
餐廳廚房裡,赫然看見調理場裏站著一位綁著繃帶的男性
(調理場之男(調理場の男):應是從某處逃走的病人,在朧月館裡徘徊,迷途進入食堂的料理場,沒有可以逃走的地方了。)

鋼琴上,發現了記事本撕下的一頁,似乎是圓香所寫的。
┌──────────────────┐
│ 円香のメモ三 (圓香的筆記 三) │
│  要寫點,什麼。         │
│                  │
│    寫什麼 都好        │
│      否則          │
│                  │
│  會消失             │
│                  │
│  不寫的話會 會漸漸       │
│         忘 了      │
│                  │
│  不寫點 什麼          │
│  不行              │
│                  │
│  不知道為什麼,但果然還是不行  │
│                  │
│   慢 慢  接近了       │
│                  │
│      溶掉了         │
│                  │
│  媽媽 救我           │
│  救我              │
│                  │
│  我 就好像 大家 的      │
│  玩具 一樣           │
│                  │
│       別再 搖了      │
└──────────────────┘
在餐桌附近,出現了護士的浮游靈
(忘了鑰匙的護士(鍵を忘れた看護婦):她似乎是回來拿忘記在食堂的某樣東西。她忘記的東西,就在桌子的周圍。)
桌上發現朧月彫之鑰,一把小鑰匙,上面連著雕有花紋的木片
鑰匙的下方則鋪著一塊印著什麼的木頭版子:「說明板」
┌─────────────────────┐
│ 「案内プレート」(說明板)       │
│  一、在玄關大階梯下的         │
│    倉庫的操作盤開關打開       │
│  二、打開大門的數字為加起來等於13  
│  三、管理室未獲得許可,不可操作    │
└─────────────────────┘

終於在房間裡發現了很像方才相機所顯示的那片牆壁,但..似乎有一點不同。
流歌:「面具…少了一個?」
這時身後出現一個戴著面具的小孩:「我拿走了。」
然後他快速的烙跑,這是本夜裏最難拍的浮游靈
(戴著面具的小孩(面を被る子供):食堂裡戴著面具跑走的少年,像是逃走一般的不知跑向何處。)

要取回他拿走的面具,看來只有追上去了
打開他所逃走的門,前方窗戶外有人影
(站在庭院裡的男人(庭に立つ男):走到庭院,沐浴月光的男人,像是渴望月光般地永遠的站在庭院裡。)

旁邊的信箱上,發現了另一則簡報
┌──────────────────────────────┐
│ 新聞「最後の生存者死亡」(剪報「最後的生存者死亡」)   │
│  ■集體失蹤事件的最後生存者,死亡            │
│  本日上午10點,身為朧月島上發生的集體失蹤事件的生還者,│
│  目前住院中的少女,宣告死亡。              │
│                              │
│  此外,死因應為衰弱致死。                │
└──────────────────────────────┘

打開盡頭的門來到玄關,玄關上應該緊閉的門裡,出現了一位少年「這邊喔,嘿嘿嘿」
(站在門內的小孩(扉の奥に立つ子供):從門內往這裡窺伺的少年,是在等待著幫助?還是在等待玩伴呢?)
想打開上方的門,應該使用剛剛護士遺留的鑰匙以及按照剛剛的說明即可吧。
流歌來到樓梯下方的倉庫,照板上所說,將第2、4、5的開關打開,將其合變為13
這時聽到樓上的門緩緩打開的聲音。
倉庫裡發現了一則剪報,寫著有關失蹤事件
┌────────────────────────┐
│ 新聞「失蹤事件の謎」(報紙「失蹤事件之謎」) │
│  ■集體失蹤事件,謎團加深          │
│  自搜查開始至今已經過二個禮拜,       │
│  島民們依然行蹤不明。            │
│                        │
│  在朧月島上發生的失蹤事件          │
│  若再無法掌握任何搜查線索的話        │
│  可能將中斷調查。              │
│                        │
│  另外,島民們的死因仍然不明         │
│  雖已判斷非集體感染疾病,          │
│  但目前仍無法確認特定死因。         │
│                        │
│  據相關人員表示,              │
│  因為死者均以手遮住臉,表情**       │
│  這與死因或許有所關聯。           │
└────────────────────────┘
走出倉庫,正準備上樓時,櫃檯的電話突然響起,
那頭傳來苑原寄子的聲音:還 給 我… 還給我…
櫃檯旁,撿到了朧月島的觀光手冊
┌────────────────────────┐
│ 朧月島観光パンフレット (朧月島的觀光手冊) │
│  「朧月神樂」是               │
│  朧月島上十年一度,本島最大的祭典。     │
│                        │
│  祭典中最有看頭的              │
│  就是在「月蝕堂」舉行的朧月神樂       │
│  由稱為「器」的巫女             │
│  與稱為「奏」的少女演奏者們         │
│  一同演出神秘的神樂之舞。          │
│                        │
│  即使是來自島外的各位            │
│  也請務必藉此機會來訪朧月島         │
│  感受島上悠久的歷史。            │
└────────────────────────┘
上方窗戶,拍到一張地縛靈(監視著的護士(監視する看護婦):朧月館是作為門面的奢華建築,但也是特殊的精神療養設施。使人連想到旅館的玄關亦閃爍著監視的目光)

上樓後,不意間,竟發現兩個人影,似乎是護士陪同患者的姿態
(回房間的患者們(部屋に帰る患者達):如往常一般,上樓梯回房間的患者們,如此反覆的日常生活並未因死亡而停止,永遠的反覆持續下去。)
往患者房走去,忽然身後傳來:「歡迎回來。」,轉身一看,似乎是個模糊的女性身影
(迎接之女(出迎える女):等待著戀人來探病的患者,鹽野奈月。但是,男友背叛了她,她因此墮入了精神異常的深淵。
途中,地上發現了似乎是圓香的筆記(由此可知日本人面臨恐懼時,漢字能力會退化…)
┌──────────────────┐
│ 円香のメモ 四(圓香的筆記四)  │
│  不要看臉            │
│                  │
│  看了              │
│    臉 的 話         │
│                  │
│  會 變得            │
│      不知道         │
│                  │
│     不知道 臉 是長怎樣   │
│                  │  
│    不知 道          │
│      臉           │
│        長怎樣       │
│                  │
│  和               │
│      那兩人         │
│         一樣       │
└──────────────────┘

走到盡頭,又聽見了少年喊著「這裡!」的呼喚聲
(入房消失的少年(部屋に消える少年):戴著可怕面具玩耍的少年,雨木一人。年幼的他所居住的地方,也潛藏著無垢的黑暗。)

走進房門,發現房間裡散滿了各種東西,到底是從哪裡拿過來的呢?
在雜物中,發現了一捲錄音帶「問診紀錄 桐谷冰見子」,是對月幽病患者的問診紀錄,此為女性病患˙桐谷冰見子的問診紀錄錄音帶
┌──────────────────────────────┐
│ 問診記録 桐谷氷見子                   │
│                              │
│助手:「錄音帶 開始運轉」                 │
│醫生:「狀況如何呢? 感覺方面」              │
│桐谷:「…不知道 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在走廊上了…       │
│    看著月亮… 看著月亮的話就能稍微… …冷靜」    │
│醫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               │
│桐谷:「從上次的祭典之後開始,即使祭典已經結束…      │
│    那個感覺… 還是持續著一般… 」          │
│醫生:「那是,什麼意思?」                 │
│桐谷:「漸漸地…自己 溶解了… 消失了…          │
│    明明應該有什麼不能忘記的事…」           │
│醫生:「嗯…」                       │
│桐谷:「就連自己忘記了什麼也… 但感覺我似乎不想想起來」  │
│醫生:「這樣阿… 那先吃這個藥吧 請放心 一定會漸漸恢復的」│
│桐谷:「那個音樂… 當聽到那個音樂的時候…         │
│    又…! 停下來…!停!!」             │
│醫生:「…我了解了。我對妳實施特別治療吧。」        │
│(不知道是啥特別治療,只聽到桐谷不斷慘叫…然後似乎昏倒了) │
│助手:「院長… 院長!」                  │
│醫生:「…把她帶出去」                   │
│助手:「…阿 …是」                    │
└──────────────────────────────┘
書桌上,發現一本畫滿塗鴉的日記本
┌───────────────────┐
│ 少年の日記一 (少年的日記 一)  │
│  4月 6日 雨          │
│  今天也 找到 屬於我的 東西   │
│                   │
│  這次 是在食堂 裡的       │
│  面具               │
│                   │
│  大家 不跟我說 就拿走      │
│                   │
│  我明明 說不可以         │
│  拿走的              │
│                   │
│  得再去 拿回來          │
│                   │
│  今天 找到的           │
│  面具               │
│  好好的 藏起來          │
│  藏在 床底下           
│                   │
│ 這次 一定 不要被拿走       │
│    敢拿的話  就追過去     │
└───────────────────┘
流歌伸手想拿床底下的面具,卻發現少年正在旁窺伺著她
看來,不打倒他是拿不到面具了
怨靈「雨木一人」:新館的入院少年,用拿「我的東西」回房間的方法維持自我)
(註:島上居民稱朧月館為「新館」,灰原病院為「舊館」)

打倒他後,撿到一本日記
┌────────────────┐
│ 少年の日記二(少年的日記二) │
│  這個也 不對        │
│                │
│  是誰 偷走了        │
│  不趕快的話         │
│  會慢慢 不見        │
│  是誰拿了          │
│  還給我           │
│  還給我 還給我 還給我   │
│  不 見了          │
│    還 給我        │
└────────────────┘
正想走回去的長廊上,又遭遇了那名發瘋的女子
(怨靈「塩野奈月」:害怕著自己漸漸消失的患者。希望有人一直待在自己身邊。)

接著,在前往食堂的路上,突然有名男子貼在走廊的玻璃上向內窺伺
(貼在窗戶上的男人(窓に張り付く男):站在庭院裡的患者之一,海道忠行。回復意識的瞬間,就往屋內找人,尋求幫助。)

來到食堂,把得來的面具放上去,似乎解除了麻生紀念室那扇門的封印。
打開旁邊的門,準備回玄關,剛剛那位偷窺的男子,這次真的來偷襲了!
怨靈「海道忠行」:來自本土的名人,但在來到朧月島時發病,由灰原院長直接施予治療。

擊敗海道後,回到麻生紀念室,門上的封印已解除了
流歌:「…打得開了。」
流歌:「圓香…」
走進書房深處,看見了角落掩面哭泣的女孩,似乎是圓香
伸手想叫住她,那女孩忽然道:「流歌…?」
流歌:「圓香…」流歌放心地放下手,聽聲音看來,是圓香沒錯
圓香:「流歌……是誰 是...誰..?誰…」
圓香轉過臉來,卻是一片扭曲模糊的樣子,接下來,圓香的怨靈襲來
怨靈「月森円香」:與麻生海咲一同來到朧月館的少女。被患者之靈襲擊,而化為怨靈。

擊敗圓香後,流歌看著鏡中的自己,竟然一瞬間閃過扭曲的面孔
流歌:「我…」
------------------
文件追加:
一之蝕 概要:
「沒有人記得的事,是否就會變得不存在呢?」

尋找海咲與圓香,又一名少女來到了朧月島。
水無月流歌-十年前遭遇神隱的少女之一。

她雖是島上出身,但事件之後,就與母親小夜歌一同離開島上,而她再度回到這裡,也是有其理由。流歌抱持著想要恢復十年前失去的記憶的想法。

自己成長的地方…父親的事…遭遇神隱的那天,島上發生了什麼事

在藏有記憶關鍵的朧月館裡徘徊的流歌,在麻生紀念室裡的資料室,遇見了怨靈化的圓香。而其後,在資料室的鏡中,流歌看見上面映照的自己的面孔醜陋地扭曲了。

------
貼文花了兩小時,嗚嗚...待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