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15

【衍生】真實之下的另一個真實(三)

樓主 望月翼 Philemon
食用前指南︰
1. 以下全部都是虎爛的法庭戰﹐如果熟悉法律的人請笑笑就算了……(雙手和十跪拜)








真實之下的另一個真實(三)
  「辯方律師﹐請傳喚你的證人。」

  「庭上﹐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被告︰神乃木莊龍作證。」

  這是第一次﹐成步堂覺得自己的右手邊如此空蕩。明明就不是第一次一個人站上這律師席﹐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空洞感特別的強烈。

  ──你為什麼要幫一個罪證確鑿的兇手辯護?法庭的另一側﹐身為檢事的御劍怜侍無聲的質問。

  成步堂突然覺得這一切都是如此的似曾相識。他曾經也問過御劍同樣的問題﹐在王都樓的案件之中。作為檢事的御劍找到了自己的法則﹑那身為律師的自己呢?相信被告﹑尋找真相﹐這是成步堂當上律師以來所遵循的道路﹐然而到了現在﹑卻有著根本的動搖。

  ──那是因為……這是……

  面對御劍的質問﹐成步堂選擇閃躲。

  「辯護律師﹐你確定要請兇手上來作證?」審判長再次詢問﹐在法庭上證人有權利不對自己不利的證詞作證。

  「嗯﹐如果檢事方許可的話。」成步堂直視御劍。

  「……哼﹐檢事方沒有異議。」御劍露出輕蔑的笑容﹐雖然不知道成步堂在玩什麼把戲﹐在這如此絕對證據之下﹐御劍也想看看成步堂到底能被逼到怎樣的境界。

  「……既然雙方都認可的話﹐那就請神乃木莊龍接受質詢。」
  
  
  「……神乃木莊龍﹐我只想請問你三件問題。」成步堂深吸了口氣﹐拿起手中熬夜準備好的資料。

  「問題一︰『綾里千尋對你而言是怎麼樣的存在?』」

  「異議あり!」不等神乃木莊龍回答﹐在檢事席的御劍快速的打斷成步堂的質問。「這問題跟案件一點關係也沒有!」

  「異議あり!」

  成步堂拍桌的聲響伴著上揚的語氣回敬御劍。「這問題跟接下來的問題有很大的關係﹐請檢事方讓我詢問完問題後在提出質詢。」

  「……咕。」

  「神乃木莊龍﹐請您回答這個問題。」

  「……哼。」神乃木低笑。面對成步堂龍一如此莫名其妙的質問﹐他也很好奇接下來的兩個問題。「生存唯一的目的。」

  神乃木這樣回答。

  「既然這樣……那在得知綾里千尋被人殺害的消息的你﹐當時有何打算?」

  「……找沒保護好千尋的你﹑丸步堂﹐復仇。」

  「就算知道你剩下的日子不多也是打算這樣?」成步堂拿起另外一份從醫院調來的資料﹐上面寫著關於神乃木莊龍這個人的一切病例。

  宛如不定時炸彈的身體﹐就算此時此刻在證人席上倒下都不會讓人意外。

  「死跟活有什麼分別?」神乃木用手支起下顎﹐露出戲虐的笑容。「ゴドー檢事之所以叫做ゴドー就是因為從一開始他就不存在。」

  「等不到的人﹐你怎麼去判斷他的生死?」

  充滿嘲弄的口氣。

  「……謝謝。」也許是生氣﹑又或者是其他理由﹐總之成步堂在桌後的手在沒人注意的情況下握拳﹑又旋即放開。「接下來的問題是︰『你對美柳ちなみ有何感覺?』」

  「異議あり!!」御劍開始覺得成步堂一定是找不出方法才在那裡耍寶﹐盡問一些跟案情無相關的問題。「現在我們在審理的是︰『綾里舞子』的案件!不是在討論犯人的感情生活!」

  「律師方﹐請不要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擾亂審理!」

  「反對有效。」審判長敲下木槌。「在證人回答質問之前﹐能請律師回答『為什麼要問這兩個問題的理由』嗎?」

  「……嘖。」成步堂搔頭﹐硬要說出理由他還真的找不出原因來﹐就只是直覺上的認為這彼此之間其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並竟從一開始這個案件就不是能夠按常理判斷。「審判長﹐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在這三個問題都詢問完之後﹐會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出來。」

  「…………」

  審判長和檢事雙方同時用著極度懷疑的眼光掃過成步堂。大概是共事久了的關係﹐彼此都心知肚明「成步堂龍一」這名律師最擅長的就是將只有一成把握的話說成十成。簡言之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虎濫再說的辯護法。

  「檢事方﹐對於律師方的回答願意接受?」

  「…………」御劍轉頭看著雖然看起來一副自信滿滿﹑其實僅是虛張聲勢的成步堂﹐聳聳肩擺出了個無可奈何的姿勢。「如果律師方認為這樣無關痛養的問題可以增加勝訴的機會的話﹐檢事這邊無異議。」

  「既然檢事方認同﹐那請律師方繼續質詢下去﹐但是也請律師方對於自己的問題多注意一下。」審判長下了最後通牒。

  ──好險……

  成步堂鬆了口氣。如果御劍真的緊咬著不放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那能請神乃木回答這個問題嗎?『你對美柳ちなみ有何感覺?』」

  「…………」難得的﹐神乃木陷入沉默﹐這個問題如果在更早之前﹐他還能毫不猶豫的回答出來。可是現在他突然無法分辨他對美柳ちなみ有何感覺。

  「……是個『惡魔』﹐冷靜﹑偏執﹐不論死活的人生都只剩下復仇的『惡魔』。」
在說出這樣答案的當口﹐神乃木覺得這句話與其拿來形容ちなみ﹑不如拿來形容自己更為貼切。

  「你恨她嗎?」

  「恨。」

  「跟『成步堂龍一』比起來﹐你比較恨誰?」

  成步堂看著神乃木﹐從口中提出近乎荒謬的問題。

  「異議あり!!成步堂你……」御劍不得不再次打斷這場鬧劇。

  「待った!」成步堂打斷御劍﹐回頭再次質問神乃木。「跟『成步堂龍一』比起來﹐你比較恨誰?」

  「異議あり!!律師的問題根本毫無邏輯可言!」

  「反對有效……律師……」

  完全無視審判長對律師提出反對﹑神乃木莊龍笑了﹐而且笑的很開心。

  「……我比較恨『神乃木莊龍』這個人。」神乃木不理會審判長的中斷審問﹐回答了成步堂的問題。

  「證人你……」

  「老頭……我只是回答了律師的質問﹐如此而已。」神乃木把玩著手上的咖啡杯。「而這是我的原則之一。」

  「謝謝。」成步堂像是早就清楚神乃木莊龍會回答怎樣的答案﹐冷靜的接著詢問最後的問題。

  「接下來是最後的問題﹐自白書上你說︰『如果真的無法阻止綾里春美﹐那麼就是請綾里舞子搶先降靈﹐再由你﹑神乃木莊龍﹐不計一切代價保護綾里真霄﹐甚至狙殺綾里舞子也在所不惜﹐』沒錯吧?」

  前面兜了那麼大個圈子﹐都僅是為了這個問題鋪陳。

  「……是的。」

  「那麼為什麼當初你會說︰『不敢確定眼前被ちなみ附身的是綾里舞子﹑還是綾里春美呢?』」成步堂晃晃手上的資料﹐那是上場審判中在法庭紀錄中原原本本的被記載了下來﹐身為ゴドー檢事的自白的一段話。

  「…………喀﹑喀﹑喀﹐你覺得為什麼呢?哪邊才是謊言?」

  紅色面罩下露出淡淡的挑釁﹐眼前的那個男人﹑成步堂龍一﹐正在不擇手段的挖掘真實的牆腳。到底是為了什麼理由讓他如此拼命。

  「兩邊都不是謊言……」成步堂深吸了口氣。「因為從一開始你的目標就是為了從『美柳ちなみ』保護真霄﹑而不是殺害『綾里舞子』!」

  「咯咯咯……」神乃木又笑了。「但是我殺害綾里舞子這件事情卻是事實。」

  「不﹐『神﹑乃﹑木﹑莊﹑龍﹑並﹑沒﹑有﹑殺﹑害﹑綾﹑里﹑舞﹑子』!」

  成步堂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全場譁然。

  「肅靜!肅靜!」審判長敲著手上的木槌﹐試圖讓幾乎失控的場面安靜下來。「律師﹐我知道你想替被告辯護﹐但是再怎麼樣也無法扭曲事實吧?」

  「成步堂﹐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御劍清脆的聲音對成步堂質問出在場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面對御劍的質問﹐成步堂他知道接下來這句話是場賭注﹐而且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賭注。

  「我要提出『自白書無效論』。」

  「理由?」

  「有兩個﹐第一︰被告在寫自白書時的精神狀況不佳。」

  「精神狀況測試報告上寫著神乃木莊龍是在思緒清晰的狀況之下寫下這份自白書的。」

  ──你以為我會讓DL6號事件﹐生倉雪夫的把戲可以再次重演嗎?成步堂!

  御劍犀利的反駁。

  「思緒清晰跟活下去的動機是兩件事情!況且當被告認定自己有罪的時候﹐寫出來的東西也會認為自己有罪!」成步堂語帶雙關的反諷。「還記得問題二﹐神乃木說他最恨的人是自己吧?」

  「……咕。」御劍怎麼會不知道成步堂前半句所指的是哪個案件﹐只能惡狠狠的瞪回去。「就算這樣﹐『神乃木莊龍』殺害『綾里舞子』仍然是不爭的事實!」

  「這就是我要提出的第二件事情!被告﹑神乃木莊龍﹐是在做『從美柳ちなみ手中保護真銷的正當防衛』﹑而不是『謀殺綾里舞子』!」

  「成步堂﹐我很佩服在這種狀況下還能夠提出如此異想天開的結論﹐但是為了保護被告﹐連死人都挖出來似乎就不太道德了!」

  「美柳ちなみ在事件之前已經被處死!」御劍不留情的指出成步堂畫中與真實中最大的矛盾。

  「但是綾里家的血脈可以讓死者借由靈媒而回到人間!」

  「『靈媒』並不能作為證據!」

  「那麼那份自白書也有提及『降靈』﹐是否自白書本身就是不被認可?」

  「……咕!」

  被成步堂這樣一反駁﹐御劍頓時不知該怎麼回應﹐只能任由成步堂繼續說下去。

  「況且這也並非無先例可循。在之前的案件裡﹐美柳ちなみ借由綾里真霄身體出庭這不是已經被認可的事情嗎?既然如此﹐那麼律師方主張被告……」

  突然從證人席端突然傳來磅的一聲巨響﹐打斷成步堂原本的話。

  「證人!」「神乃木前輩!」「快叫救護車!」

  伴著眾人的驚呼﹐神乃木昏倒在證人席上。

  先是吾童山中一夜的酷寒﹑接著是連續七八天拘留所中的生活﹐一般人都未必能承受這樣的透支體力﹐更何況原本身體狀況就被醫生宣判死刑的神乃木。
其實神乃木自己比誰都清楚﹐能站上證人席的他已經是靠著意志力撐著﹐僅為了親眼看完整場激辯的過程。

  只是就算再強大的意志力仍然抵不過身體不留情的判決。
  
  
  “ありがどう……そして﹐さよなら……”

  朦朧間﹐神乃木耳邊彷彿響起千尋這樣對他細語﹐而那正是那封信的內容。

--
食用後指南︰
1. 這種東西還能虎爛三千五百字﹐我還真的頗佩服我自己=_=|。啊!不是﹐是要說辛苦大家看完這虎爛的三千五百字﹐連我自己也覺得很虎爛Orz……

--
讀者回函︰
無。

(其實是想不出來……再來是上網時間不足打算一口氣貼完……)
--
次回預告
法庭戰鬥堂堂進入結局?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