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1k

黃昏鎮 劇情對話(第四天~第六天)

樓主 阿Q a29060664
黃昏鎮第四日~第六日

-----------

(鏡頭帶到索拉在光之通道中前進,以及在虛空城內看到凱莉的童年,接著轉到索拉與利庫在虛空城外的對峙,索拉的鑰匙刃被利庫奪走)

利庫:「那全都是由我決定的。只有鑰匙刃之主可以開啟秘密之門並改變世界。」

(鏡頭帶到索拉與凱莉的回想鏡頭,再帶到索拉與利庫在虛空城內的對決,高飛替索拉擋下了利庫的衝擊波攻擊)

高飛:「但是我也不會背叛索拉。」

唐老鴨:「一為全,全為一。」

索拉:「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力量!」

(鑰匙刃從利庫手中回到索拉手中)

野獸:「所以,你的心贏了這場戰鬥。」

(畫面帶到索拉與一名黑衣人對決,接著帶到被昂森附體的利庫)

利庫:「我是昂森。帶領我到永恆的黑暗中吧!」

(利庫揮刀砍向索拉,凱莉的聲音喚醒索拉,並舉起鑰匙刃橫擋住利庫的攻擊)

索拉:「忘記吧!你絕對不可能得到凱莉的心的!」

(畫面連番跳動,由索拉釋放自己的心以還回公主之心,到凱莉甦醒而索拉消失,最後到兩人重逢)

索拉:「凱莉。」

(畫面帶到凱莉高興的點了頭,接著轉到里昂等人)

里昂:「我們或許不會再見面了,但是我們永遠也不會忘掉彼此。」

艾莉絲:「無論我們在哪裡,我們的心將會帶領我們再度重逢。」

(畫面帶到凱莉在地下水道將自己的幸運項鍊交給索拉)

凱莉:「帶著這個。這是我的幸運項鍊。記得要帶回來還我喔。」

索拉:「別擔心,我會的。」

凱莉:「你發誓嗎?」

(畫面帶到索拉封印虛空城的鑰匙孔)

凱莉:「別忘了。無論你去到哪,我永遠跟你在一起。」

(畫面回到洛克賽斯的房間,洛克賽斯再度從床上驚醒,並往門口看了一眼確定沒人後便爬起身)

洛克賽斯:「沒錯…“發誓”…」

(洛克賽斯將手往前揮了揮,便用力的抓著頭)

洛克賽斯:「啊~真混亂。」

--第四日--

(洛克賽斯從小屋跑出來,裝備店的老闆站在一旁告訴他說)

裝備店老闆:「快點去到運動廣場吧!你快遲到了!」

(隨即洛克賽斯便跑到運動廣場,只見場內已經聚滿了人)

潘斯:「我們該幫哪邊加油啊?」

歐蕾特:「當然是兩邊都幫囉,傻瓜。」

主持人:「各位先生各位女士,黃昏鎮的鬥技迷們!現在到了夏天最激烈衝突的時刻!沒錯!今天是鬥技的冠軍之戰!誰將會是打破紀錄並挑戰我們的冠軍,賽西爾的人?」

雷神:「賽法,知道吧!」

主持人:「而今天誰將會是作為我們的新鬥技冠軍而離開的人呢!?」

潘斯&歐蕾特:「漢尼爾!洛克賽斯!」

女性支持者群:「賽西爾---!」

(主持人往旁邊一看,現任冠軍賽西爾已經站在台上,而台下的支持者們也高呼其名字)

主持人:「是的,觀眾們已經興奮起來了,所以你知道接著會是什麼:讓我們…」

台下觀眾群:「格鬥吧--!」

司儀:「嘿,現在。是時間來介紹今天的參賽者了!四名壞男孩們用他們的方式準備格鬥!固定的參賽者並且是黃昏風紀委員會的領導者:賽法!完全是無所不在的-誰知道他今年能表現如此優秀?比比!在非正式中最受支持並且是本地的問題人物:漢尼爾!這是他第一次打到最後!而鬥技者第四號,是我最喜歡的客戶:洛克賽斯!那麼-誰將會贏得這場令人熱得難受的夏日格鬥賽?誰將會把尊嚴的獎品帶回家?最優秀的格鬥賽成績-四個水晶的紀念碑!以及挑戰我們的衛冕冠軍,賽西爾的機會!時間不多了,各位。我建議我們的挑戰者們在開始之前先讀過格鬥賽的公式規則。」

(向司儀聽取規則後,向主持人要求開始鬥技大賽,規則僅僅是每人身上有100個玉,將敵人的打掉並收為己有便可)

(首戰為洛克賽斯對戰漢尼爾,漢尼爾充滿鬥志,但洛克賽斯卻哭喪著臉)

洛克賽斯:「嘿…昨天的事我很抱歉。」

漢尼爾:「什麼,你還在煩惱那個啊?我們必須學會忘記不好的過去。」

洛克賽斯:「我想了很多。」

漢尼爾:「對不起啊,老兄。等等,我道什麼歉啊?」

(兩人相視而笑,台下的歐蕾特和潘斯見兩人和解也很高興)

主持人:「我們鬥技大賽今天第一場比賽將是由洛克賽斯和他最好的朋友漢尼爾出戰!」

(與漢尼爾開戰,並戰勝之,之後裝備店老闆牽著洛克賽斯的手並宣布勝利)

司儀老闆:「獲勝者是洛克賽斯!即使是友情也無法阻擋這個小子,而漢尼爾也表演了一場精采的戰鬥。」

(洛克賽斯跑向躺在地上的漢尼爾,而漢尼爾則躺著耍賴道)

漢尼爾:「我輸了。啊~我真不敢相信!我想我把你教的很好。」

洛克賽斯:「跟你對戰很有趣呢。」

漢尼爾:「是喔,但是我並沒有呢,自作聰明的傢伙。」

洛克賽斯:「嘿,我們找個方法讓你打起精神來吧。」

漢尼爾:「不用,我很好啦。」

(兩人打鬧一番以後,漢尼爾正要下場,卻被走上台的賽法訓了一頓)

賽法:「別擋路!」

漢尼爾:「你急著去敗陣嗎?」

(賽法看著洛克賽斯和他身旁的比比,而洛克賽斯則是因為比比一聲不響的出現而嚇一大跳,比比對洛克賽斯怪笑幾聲之後,賽法與比比的比賽開始了,比比卻只看著台下的洛克賽斯讓賽法頗為光火)

賽法:「不要無視你的領導者!」

主持人:「哇喔,看看兩人之間的電流。我想賽法根本沒料到會要與他自己的手下對戰。」

(開戰一瞬,比比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向賽法進攻)

漢尼爾:「比比什麼時候變這麼強了?」

(洛克賽斯搖搖頭,只見台上比比持續猛攻,賽法抓準時機反擊,並打算撿取掉在地上的玉時,比比一瞬間衝到賽法面前,並一擊擊敗了賽法,台下觀眾一片愕然)

司儀:「我-我不太確定發生什麼事了…呃…不過…勝利者是比比!以一記迅速的反擊!」

(比賽完後,賽法走下台向洛克賽斯說道)

賽法:「那不是比比。」

洛克賽斯:「啊?」

賽法:「給我擊敗他。」

(說完,賽法等人便走回常去的後巷,而洛克賽斯則看向比比,比比也正看著洛克賽斯)

主持人:「看來賽法已經被撤銷鬥技大賽第三名的地位了。」

漢尼爾:「所以我現在是第三囉?噢,太好了!」

(短暫的休息之後,格鬥賽繼續,主持人將武器交給比比跟洛克賽斯)

主持人:「別弄髒它囉,小夥子們。」

司儀:「現在,各位期待已久的比賽:洛克賽斯 vs. 比比!」

(與比比開戰,正要給予比比最後一擊的時候突然周圍的時間再度靜止,而比比則變化為無形者)

洛克賽斯:「又來了?」

(突然三隻無形者包圍住洛克賽斯,而洛克賽斯手中的武器變成鑰匙刃,洛克賽斯則拿起鑰匙刃說道)

洛克賽斯:「又來了…」

(擊敗無形者之後,洛克賽斯看著周圍的人群,突然背後傳來一陣鼓掌聲,回頭一看發現是一名黑衣人站在那邊)

黑衣人:「洛克賽斯。幹的好。戰鬥,戰鬥,戰鬥。你真的不記得了嗎?是我,你知道的,艾克賽爾。」

洛克賽斯:「艾克賽爾?」

艾克賽爾:「直接跳到下一步吧。男人跟男人之間的,即使是那些“幽闇”也不能進來攪局。(*註1)」

(艾克賽爾雙手冒出火焰,從火焰中出現兩個滿是尖刺的飛輪)

洛克賽斯:「等一下,告訴我現在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艾克賽爾:「這個小鎮是他創造出來的,對吧?也就是說我們沒有時間做問與答了。你必須跟我走,無論你是否願意。然後你就能知道整個故事。」

(艾克賽爾擺出備戰姿勢,洛克賽斯往後退的時候,突然周圍的空氣開始扭曲,艾克賽爾驚覺不妙,洛克賽斯則在嘆了一口氣之後,生氣的將鑰匙刃丟在地上)

洛克賽斯:「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突然鑰匙刃自己回到洛克賽斯的手上令其大吃一驚)

艾克賽爾:「第十三號,洛克賽斯。鑰匙刃所選擇之人。」

洛克賽斯:「很好,好吧!是你自己要求的!」

(兩人開戰,戰勝後突然出現一陣數據,接著DiZ出現在兩人面前)

艾克賽爾:「所以的確是你啊。」

(艾克賽爾往後一跳,並將飛輪丟向DiZ,但卻被擋下了)

DiZ:「洛克賽斯,別聽這男人胡說!」

艾克賽爾:「洛克賽斯,別被他騙了!」

DiZ:「洛克賽斯!」

艾克賽爾:「洛克賽斯!」

(接著兩人的聲音不斷在洛克賽斯腦中盤旋,空間開始出現扭曲,而洛克賽斯則抱著頭一片混亂)

洛克賽斯:「漢尼爾…潘斯…歐蕾特…漢尼爾!潘斯!歐蕾特!」

(突然一陣白光,周圍的人如同沒事一般繼續吆喝,而DiZ和艾克賽爾則消失無蹤,洛克賽斯回神一看,比比倒在他的面前)

司儀:「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比比:「啊?…我怎麼會在這裡?」

(比比站起來之後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之後便逕自離去,而漢尼爾等人則跑到台上)

司儀:「各位先生各位女是,洛克賽斯-我們新的最頂尖鬥技者!」

(雖然獲勝了,但洛克賽斯卻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漢尼爾:「洛克賽斯?」

女性支持群:「賽西爾--!」

(賽西爾向著台下的觀眾作出回應的姿勢)

歐蕾特:「洛克賽斯!比賽開始了!」

(準備完善之後與賽西爾比賽)

主持人:「你們兩個,現在開始公正比賽吧。你們已經是同樣身處於最頂尖了。」

賽西爾:「一山不容二虎啊。」

主持人:「是啊,希望最強的人獲勝囉。」

賽西爾:「嘿。洛克賽克。乾脆你讓我獲勝如何?」

漢尼爾:「洛克賽斯!專心點!」

賽西爾:「讓我贏,那麼我會多注意你一點。」(*註2)

洛克賽斯:「給我正經點!」

司儀:「洛克賽斯,我們處於劣勢的英雄,對戰賽西爾,我們的衛冕冠軍!這場比賽的勝利者將會成為真正的冠軍!那可是可以吹噓一整年啊,各位!」

賽西爾:「無論你在想什麼,你錯了。而那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與賽西爾開戰,戰勝後台下觀眾高呼洛克賽斯的名字,而賽西爾走下台,正準備想回頭說些什麼的時候漢尼爾等人卻突然衝上台圍在洛克賽斯身邊,賽西爾只好默默的走下台)

歐蕾特:「你辦到了!」

潘斯:「那真是太厲害了!」

(接下來的頒獎典禮上,眾人高呼洛克賽斯之名,並得到冠軍腰帶以及獎盃,接著四人來到車站上的鐘塔,並將獎盃上的寶石拔下來,一人一個,洛克賽斯透過寶石看著夕陽)

洛克賽斯:「約定好的。」

潘斯:「謝囉,洛克賽斯。」

漢尼爾:「又有一個我們可以彼此分享的寶物了。」

歐蕾特:「我也有一些禮物…給我們全部人的。」

(歐蕾特拿出四支海鹽冰棒,洛克賽斯站了起來,卻不慎從鐘塔上跌落,接著畫面便一片模糊)

(鏡頭轉換到凱莉的家鄉,看似剛從學校放學的凱莉在路上走著被賽菲叫住)

賽菲:「凱莉!等一下!」

(凱莉轉頭對著賽菲微笑,兩人一起走著)

賽菲:「嘿,你有沒有想要去那個小島呢?堤達斯和瓦卡都熱衷於他們的球賽而不跟我一起去。」

凱莉:「對不起,今天不行。」

賽菲:「噢,為什麼?」

凱莉:「你還記得以前常跟我們玩在一起的那些男孩們嗎?」

賽菲:「利庫?」

凱莉:「是啊。」

賽菲:「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了?我還真想念他。」

凱莉:「他離開了。但是我知道我會再見到他的。」

賽菲:「當然。我們一定會見到他的。」

凱莉:「那另一個男孩呢?」

賽菲:「什麼另一個男孩?」(*註3)

凱莉:「總是跟我和利庫在一起的那個-我們在那座島上一起玩耍。以前那裡總是有他的聲音…但是現在已經不見了。我想不起來他的臉,或他的聲音。我感覺那樣很不舒服。所以我告訴我自己-在我想起關於他的所有事情之前我不會去那座小島。」

賽菲:「你確定他不是你想像出來的嗎?」

(凱莉點了點頭,突然洛克賽斯的聲音傳到凱莉的腦中)

洛克賽斯:「娜米妮?」

(只見凱莉單手撐著頭,畫面一片模糊,接著轉回墜落中的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娜米妮…?在我身上發生什麼事了?」

凱莉:「你是誰?而且那不是我的名字。我是凱莉。」

洛克賽斯:「凱莉…我認識你。你是他喜歡的女孩子。」

凱莉:「誰?拜託你,告訴我名字!」

洛克賽斯:「我是洛克賽斯。」

凱莉:「好吧,洛克賽斯,但是你可以告訴我他的名字嗎?」

???:「你不記得我的名字了嗎?真謝謝你喔,凱莉!」

凱莉:「啊?」

???:「好吧,我想我可以給你點提示。是“S”開頭的。」

(鏡頭轉回昏倒在地上的凱莉緩緩爬起身,在一旁的賽菲擔心的問著)

賽菲:「你還好吧?」

(凱莉點了點頭,接著便看著遠方-在海面上的命運之島,隨後向著海灘跑去,站在海灘上看著命運之島)

賽菲:「…凱莉?」

(凱莉並沒有說話,只是從袋子中拿出一個裝著信封的瓶子,放入海中)

賽菲:「那是什麼?」

凱莉:「一封信…我昨天寫的。給那個我想不起來的男孩。我說無論他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他的。總有一天。當我寫完的時候,我想起我們曾經發過誓,某件很重要的事情。以這封信為起始。我知道的。」

賽菲:「哇喔…我希望他能得到那封信。」

凱莉:「他會的。以“S”開頭的。對吧,索拉?」

(畫面一片模糊,電子音說道)

「恢復率79%」

(鏡頭轉到DiZ的電腦房)

DiZ:「他的進步真令人驚訝。」

(DiZ身後的黑衣人正拿著洛克賽斯的藍色寶石把玩著)

黑衣人:「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黑衣人將藍色寶石裝到從洛克賽斯身上偷來的錢包裡)

DiZ:「娜米妮和洛克賽斯的見面使他的心與凱莉的心連接在一起。也因此,間接的,影響到了索拉。你了解吧?」

黑衣人:「娜米妮…她是個奇蹟。」

DiZ:「她不是像其他的無形者一樣誕生的。她可以干涉索拉以及與他有關聯的人們的心和記憶。」

黑衣人:「但是她是誰的無形者?」

DiZ:「我是可以告訴你…但是首先,希望你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

(黑衣人將斗篷的帽子脫下,露出昂森的面容)

黑衣人:「我是昂森。」

(DiZ一陣狂笑)

DiZ:「那還真是幸會啊,昂森!」



------------------



(畫面轉到在黑暗中不停往下墜落的洛克賽斯,突然洛克賽斯從床上驚醒)

洛克賽斯:「我在作夢啊…但是到底哪一邊才是夢?」

--第五日--

(一如往常,洛克賽斯和漢尼爾等人在小屋內集合,洛克賽斯自顧自的在想著事情,歐蕾特不高興的看著他)

漢尼爾:「暑假只剩下三天了-所以別提到關於那份作業吧!」

歐蕾特:「但是我們說好我們要在今天一起完成的。」

洛克賽斯:「昨天…我從車站的鐘塔上摔下來,對吧?」

漢尼爾:「如果是的話你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

潘斯:「但是老天,那真的很接近了…」

歐蕾特:「別轉移話題了!」

漢尼爾:「好啦好啦。你贏了,我們會做作業的。愚蠢的獨立研究。那,關於主題,有誰有什麼好點子嗎?」

洛克賽斯:「或許我們可以研究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事。你知道的,那個夢-和那些穿著白衣的傢伙…」

漢尼爾:「想都別想。」

洛克賽斯:「為什麼?」

漢尼爾:「你知道的,自從照片被偷了之後你和這個小鎮都變得很古怪,對吧?」

潘斯:「那麼,明天,我們就去鎮上搜索並找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歐蕾特:「有很多人可以幫我們解決困難。」

洛克賽斯:「都是為了我嗎?我去買些冰棒吧。」

(說完,洛克賽斯便往外跑去,並帶了些海鹽冰棒回來,四人一邊吃著一邊討論)

潘斯:「最近流傳著些奇怪的謠言。要聽聽看嗎?你們知道在日落車站的那個石階嗎?我們總是使用著他們,根本沒去想過關於它們的事。但是-這就是奇怪的地方-石階在往上走時和往下走時的階梯數不一樣!」

漢尼爾:「你說真的嗎!?」

潘斯:「另外還有六個像是那樣的奇怪故事。像是……黃昏鎮七大不可思議。」

漢尼爾:「我們可以去調查那些作為我們的學校報告!潘斯,你真是天才!」

潘斯:「或許還有其他謠言在流傳著。讓我們去打破它吧!我會去找那七大不可思議…」

漢尼爾:「歐蕾特和我會去找些新的謠言!走吧!」

潘斯:「那就只剩你跟我了,洛克賽斯。讓我們先從火車開始。到車站去吧!」

(與潘斯一起到車站集合)

潘斯:「時間到了!我們七大不可思議的搜索開始了!」

(背後歐蕾特和漢尼爾走來)

潘斯:「有找到什麼新的謠言嗎?」

歐蕾特:「商店街上什麼都沒有。」

漢尼爾:「你們這些笨蛋是不可能找到的。我們會在平臺屋頂等你們的。」

歐蕾特:「漢尼爾,這可不是比賽。」

漢尼爾:「那,現在是了!」

洛克賽斯:「走吧,我們可以全部一起去。」

(眾人搭上火車,在火車上歐蕾特拿出自己的寶石凝視著,其他人也照作,洛克賽斯也想拿出寶石時卻遍尋不著,只好失望的看著其他人,接著眾人在日落車站下車,前面是一個石階)

漢尼爾:「歐蕾特,快點!」

洛克賽斯:「這就是你說的階梯嗎?往上數和往下數會不一樣的那個?」

潘斯:「嗯…事實上,那是有史以來最愚蠢的事,但是…」

洛克賽斯:「什麼?」

潘斯:「去數的人是雷神。他說,“每一次我數它都不一樣,知道吧?”哈哈哈哈!」

洛克賽斯:「所以…他只是數錯了?」

(潘斯點頭,洛克賽斯嘆了口氣)

潘斯:「嘿,不用擔心啦。」

(接著洛克賽斯和潘斯兩個人在小鎮裡四處尋找七大不可思議)

七不可思議其之二:「牆壁另一端的朋友」

(走進一個封閉的死巷調查後,只見牆上飛出兩顆球,接著飛出無數顆球,躲過所有的球調查了牆壁以後畫面突然一陣模糊,之後潘斯跟著飛出的球跑來)

潘斯:「噢,原來是你啊,洛克賽斯。是你把球丟出來的嗎?那些球不知道從哪裡飛出來真是嚇死我了。嘿,我知道了!這解釋了那七大不可思議的其中一個了!」

(兩人離去後,牆壁突然出現一個黑暗領域的入口,隨即消失)

七不可思議其之三:「隧道傳來的呻吟聲」

(走進隧道內之後,卻見到比比在隧道盡頭,靠近比比後卻發現有三個比比,之後還不斷增加,打敗所有比比之後畫面一片模糊,之後又一個比比出現在洛克賽斯身後)

比比:「怎麼了,洛克賽斯?」

(比比走近洛克賽斯,並拿出訓練用的棒子武器說道)

比比:「噢,你需要這個嗎,洛克賽斯?我賭你也是來特訓的吧。」

洛克賽斯:「呃,不是,只是那個…剛才這裡有好多個你…」

比比:「啊?有…好多個我?我不懂你的意思。無論如何,我是來這裡特訓的,洛克賽斯。珍惜你的時間吧。」

(比比向隧道外走出去,而潘斯跟了進來)

潘斯:「所以那些神秘的聲音祇是比比在特訓而已。」

洛克賽斯:「聽著,幾分鐘前有一整群比比的複製人在這裡…」

(只見兩人身後的比比突然變成無形者隨即離開)

七不可思議其之四:「面貌相似的幽靈」

(走到空地的水幕調查,突然從水幕物中出現了洛克賽斯的身影穿過洛克賽斯,接著便變形為黑色的洛克賽斯並對洛克賽斯展開攻擊,戰勝之後畫面一片模糊,而洛克賽斯倒在地上被隨後趕來的潘斯叫醒)

潘斯:「洛克賽斯!你還好吧?」

(兩人看向水幕,水幕上映照出兩人的身影)

潘斯:「那個還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我還以為想我看見了什麼人,不過那只是我的倒影而已。我看這也是在那七大不可思議之中的其中一個!」

洛克賽斯:「另一個…我?」

(兩人離去之後,水幕上再度出現洛克賽斯的影子,隨即消失)

七不可思議之五:「會動的袋子」

(走到日落之丘看到一個會動的袋子,將袋子壓制住之後畫面一片模糊,之後附近男孩走失的狗從袋子裡面跑出來,潘斯隨後趕到)

潘斯:「噢,只是隻狗而已啊。是你讓牠從麻布袋裡出來的嗎,洛克賽斯?這解釋了七大不可思議的其中一個!」

(在兩人附近不遠處,一隻無形者出現並跑走)

洛克賽斯:「你知道嗎,這最後一個不可思議並不是多不可思議…」

潘斯:「我了解,別再說了。但是下一個肯定會很棒!不可思議其之六!」

(一旁,漢尼爾與歐蕾特趕來)

潘斯:「我們另一個領隊來了!」

歐蕾特:「“神秘的幽靈火車”…」

潘斯:「大家都知道這第六個不可思議嘛!」

漢尼爾:「是喔,那好,我不知道。」

洛克賽斯:「你們有找出那台火車的行進路線嗎?」

歐蕾特:「你從日落之丘就可以看得到了。」

(眾人走到日落之丘的小廣場,從上往下看著火車軌道)

潘斯:「如果那個謠言是真的,那它任何時候都可能會在這出現…聽他們說這台火車完全是空的。沒有司機,沒有車掌,沒有乘客…沒有歸程。」

(眾人在小丘上或坐或躺,等待著火車到來)

歐蕾特:「我們得要等明年才能去海灘了。」

漢尼爾:「是啊。我們最好在第二個假期開始時找到工作。」

賽法:「午安啊,懶鬼們。你們在這裡作什麼?」

漢尼爾:「你在意這個幹麻?」

賽法:「我沒有。不管怎樣先告訴我。」

潘斯:「我們在等幽靈火車。」

賽法:「在等幽靈火車!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克賽斯生氣的跳起來與賽法互瞪)

賽法:「為什麼你們總是先把我標上記號?」

洛克賽斯:「我不知道。或許這是命運。」

賽法:「命運…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該讓我們成為朋友吧。」

(賽法轉頭看著夕陽)

賽法:「我可不喜歡向命運妥協。你們可否曾經向什麼妥協過嗎?」

(賽法用手比了比自己,接著轉身離去)

歐蕾特:「賽法?」

賽法:「我知道。明天。」

洛克賽斯:「看!」

(洛克賽斯跑到柵欄旁向其他人喊道,此時一台不曾見過的紫色火車開過)

洛克賽斯:「是真的…而且那裡真的沒有人在車上!那是什麼機關?那一定有什麼機關的,對吧?」

(漢尼爾三人互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洛克賽斯:「那麼它是真的嗎?我們去車站吧!」

(眾人趕到車站後,看見紫色的火車停駐在月台)

洛克賽斯:「我們進去吧!」

(漢尼爾抓住洛克賽斯的手)

洛克賽斯:「作什麼?」

漢尼爾:「呃…你會受傷的。」

(洛克賽斯轉頭一看,紫色的火車已消失無蹤)

廣播:「火車馬上就要到了。」

(一台火車開入,風神和雷神以及一些乘客走下車來)

漢尼爾:「走吧…」

洛克賽斯:「從海灘開來的火車。而且裡面沒有司機,對吧?」

漢尼爾:「我們走吧…」

洛克賽斯:「對不對?」

(洛克賽斯語氣更重的問,歐蕾特不知該怎麼回答,漢尼爾不耐煩的將洛克賽斯推上火車,並搭車回到黃昏鎮)

漢尼爾:「讓我們回家去然後去作那些作業吧。“這些謠言都是假的。結束。”」

歐蕾特:「如果我們把我們做的所有事都寫上去還是會聽起來很有趣的。」

洛克賽斯:「但是最後一個怎麼辦-不可思議其之七?」

漢尼爾:「誰在意啊!」

洛克賽斯:「我在意。來吧,潘斯。」

潘斯:「隨便囉。」

(漢尼爾生氣的握起拳頭走掉)

歐蕾特:「洛克賽斯…」

潘斯:「那是在鬧鬼的洋房裡。」

(洛克賽斯獨自前往前往鬧鬼洋房後,只見洋房的大門深鎖,洛克賽斯抬頭看著洋房)

潘斯:「你知道吧…」

(潘斯突然說話讓洛克賽斯大吃一驚)

潘斯:「我們明天要去檢查那棟洋房…這裡是最可疑的地方。」

洛克賽斯:「沒錯…」

(洛克賽斯繼續抬頭看著洋房)

潘斯:「就連賽法那一夥人也要來幫忙。」

洛克賽斯:「賽法!?」

潘斯:「沒錯,漢尼爾找他來的。」

(洋房二樓的窗旁似乎有人站著,但兩人沒注意到)

洛克賽斯:「所以說,我們要找什麼?」

潘斯:「喔,他們說那邊有個女孩會在二樓的窗戶旁邊出現…即使那邊已經好幾年沒人住了。」

(洛克賽斯看著洋房二樓的窗戶,突然畫面一陣白光,洛克賽斯的意識出現在一間純白色的房間裡,而房間內到處堆放著小孩般的塗鴉)

娜米妮:「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娜米妮?」

(洛克賽斯看向牆上一張畫,畫中畫著似乎是穿著黑衣的洛克賽斯和艾克賽爾的人物,兩個人手牽著手,而旁邊還有兩名黑衣人)

洛克賽斯:「這是…我?…而且艾克賽爾也在這裡。」

娜米妮:「你們是最好的朋友…」

洛克賽斯:「真可笑。」

娜米妮:「你不想知道關於你到底是誰的真相嗎?」

洛克賽斯:「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娜米妮:「當然…」

洛克賽斯:「但是…我不了解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洛克賽斯看向牆上另外一張畫著索拉,唐老鴨,高飛的塗鴉)

娜米妮:「你知道這三個人,對吧?」

洛克賽斯:「是啊。索拉,唐老鴨,和高飛。從夢中看到的。」

娜米妮:「大約一年前…發生了些事情,而我必須取走在索拉心中連結在一起的一部分記憶。但是現在…我正在把它們放回它們原本應在的位子。那花了我很長的時間,但是很快索拉就會變回以前的他了。這過程中也影響著你,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你是指…夢?」

娜米妮:「是的。你和索拉是連結著的。而且…為了使索拉再度變得完整…他需要你。」

(洛克賽斯看向另外一張他和索拉牽著手的圖)

洛克賽斯:「我?要作什麼?」

娜米妮:「你是他的半身…他需要你,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娜米妮?」

(畫面一陣白光,洛克賽斯和娜米妮相對而坐)

洛克賽斯:「娜米妮…你是誰?」

娜米妮:「我是有能力操控索拉和他周圍人的記憶的魔女。」

洛克賽斯:「魔女?」

娜米妮:「DiZ是這樣叫我的。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這種能力…我只是使用著。我甚至不確定我使用它的方法是正確的。」

洛克賽斯:「嗯…那我可幫不了你。」

(娜米妮沒有回答,只是笑著)

洛克賽斯:「真有趣…一瞬間我感覺我完全不知道我自己…我想我應該知道的。你知道我些什麼…是我所不知道的?」

娜米妮:「你…你應該是不曾存在的,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什麼…?你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即使那是真的?」

娜米妮:「我很抱歉…我想有些事情…最好是留著不要說。」

(畫面再度一陣白光,洛克賽斯的意識回到洋房前,潘斯正在搖著他)

潘斯:「洛克賽斯!洛克賽斯!你看到他了嗎?」

洛克賽斯:「對。看著窗戶-靠近點。」

潘斯:「喔,笨蛋。那只是窗簾在動而已。大概是哪邊有風吹過吧。我還真驚訝這個舊地方甚至還有窗簾呢。」

洛克賽斯:「…是啊。」

(娜米妮站在洋房二樓的窗旁,但潘斯似乎是沒辦法看到)

潘斯:「嗯,那我們回去平常的集合點吧。漢尼爾跟歐蕾特在等了。」

(兩人回到小屋,洛克賽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歐蕾特:「嘿,夥伴們,怎麼樣啊?」

潘斯:「在窗邊的女孩原來是被風吹動的窗簾而已啦。」

歐蕾特:「我想也是。報告已經做好了喔。」

潘斯:「好耶!」

歐蕾特:「所以,要去找漢尼爾嗎?他大概在車站吧。」

(至此洛克賽斯才回過神來)

歐蕾特:「你知道的…我們只剩兩天的時間可以在一起了。」

洛克賽斯:「啊?」

歐蕾特:「暑假啊,記得嗎?」

洛克賽斯:「噢…對。」

(三人一同來到車站,只見漢尼爾獨自坐在鐘塔上吃著海鹽冰棒,三人爬上鐘塔)

漢尼爾:「明天我們會搜察這個小鎮。」

潘斯:「後天是公平的。」

歐蕾特:「暑假的最後一天了。」

漢尼爾:「別說那個!你會讓我受不了的!」

潘斯:「如果你先吃完那些所有冰棒的話你才會受不了。」

(鐘塔的鐘聲響起,潘斯和歐蕾特笑著,洛克賽斯則是低頭沉思,畫面轉到DiZ在洋房內的房間,黑衣人走向DiZ)

黑衣人:「為什麼你要讓他看到那台火車?」

DiZ:「因為他錯過了去海灘的旅行。」

黑衣人:「哼…就你來說還真慷慨啊。」

DiZ:「現在…你打算怎樣?在你記憶中的那些洞開始填滿了嗎?」

黑衣人:「是的…薄霧已經開始清除了。」

DiZ:「跟索拉相連的人們也正在發生同樣的狀況。很快的,對他們來說,他將會像是個消失多年的好朋友一樣。」

(黑衣人坐到與DiZ相對的椅子上)

黑衣人:「我等很久了,現在我想知道。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DiZ:「復仇。」

黑衣人:「復仇…」

DiZ:「現在,作為最後的調整。首先,我們必須解決掉娜米妮。她對索拉作了出色的工作,但是現在是時間她該消失了。洛克賽斯不是唯一一個不曾存在的存在。處理好它,昂森。」

(畫面一片模糊,電子音說道)

「恢復率97%」



------------------



(畫面帶到世界的盡頭)

高飛:「哇喔,那些是這個世界在無心者摧殘之後所剩下的全部嗎?」

索拉:「那些世界在我們擊敗昂森之後將會恢復,對吧?但是,如果我們打敗他而所有的世界恢復原樣並分離,那這個地方會怎樣?而我們呢?」

(畫面轉到索拉等人與昂森對峙的種種場景)

昂森:「所有的世界都是在黑暗中誕生的,而在黑暗中結束。心是沒有分別的。看吧,黑暗才是心的真正本質。」

索拉:「心或許會衰弱。而有時候它或許幾乎已經退讓。但是我學到了在心的深處,總是有一道光明永遠也不會消失!」

昂森:「王國之心!以黑暗之力充滿我吧!」

索拉:「你錯了,我現在知道了,沒有任何的疑問。王國之心,是光明!」

(昂森被光明照射而消失,米奇在王國之心內向著索拉等人說話)

米奇:「趁現在,索拉!讓我們把這扇門永遠關閉吧!」

(索拉等人將門往內推,利庫站在門內)

利庫:「照顧好她。」

(索拉點頭並將門封印,之後跑向凱莉)

索拉:「凱莉!」

凱莉:「索拉!啊!」

(地板開始分離)

索拉:「凱莉,記得你之前說的嗎?我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我發誓!」

凱莉:「我知道你會的!」

(畫面轉到索拉三人在原野上走著)

唐老鴨:「那現在我們要作什麼?」

索拉:「我們要去找利庫和米奇國王啊。」

高飛:「但是,呃,我們該從哪裡開始找那個通往光明的門呢?」

(布魯托從三人面前走過)

唐老鴨:「布魯托?」

高飛:「哇喔!那是國王的信封!」

索拉:「嘿,你有看到米奇國王嗎?嘿,等一下!」

(布魯托轉身跑走,索拉追上,之後在夜晚的原野碰上一名黑衣人引導索拉至遺忘之城,其後畫面完全模糊掉,轉到開頭動畫時的兩名黑衣人所在的海灘)

黑衣人B:「我去看過他了…他看起來跟你很像。」

黑衣人A(是洛克賽斯的聲音,因此此時可推斷黑衣人A為洛克賽斯):「你是誰?」

(畫面轉到一棟摩天大樓之下,在一名黑衣人身邊不斷冒出無心者,黑衣人抽出兩把鑰匙刃分別為誓約守護者與遺忘之記憶,黑衣人斬殺許多無心者後抬頭看向摩天大樓上的利庫,並跑上摩天大樓,將遺忘之記憶拋給利庫,利庫接過鑰匙刃的同時兩人交錯而過,在解決了所有無心者後兩人開始交戰,利庫被擊敗)

利庫:「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使用鑰匙刃?」

(黑衣人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誓約守護者,憤怒的回罵,聲音是洛克賽斯的)

洛克賽斯:「閉嘴!」

(說完便舉起鑰匙刃往利庫砍去,之後鏡頭帶回洛克賽斯的房間,走下床的洛克賽斯身上卻出現索拉的身影)

--第六日--

(一如往常走到平時集合的地點,洛克賽斯對著其他人說道)

洛克賽斯:「老天,我昨晚根本無法入睡…各位?」

(見眾人毫無回應,洛克賽斯拍了拍漢尼爾的肩膀,卻發現自己的手穿過了他的肩膀,洛克賽斯驚訝的叫了一聲,隨後三人跑離小屋時再度穿過了洛克賽斯,拿起以往四個人一起拍的照片,上面卻已經不見自己的蹤影了)

(走出小屋後,洛克賽斯被無形者包圍,之後艾克賽爾出現在背後)

艾克賽爾:「看看現在是怎麼來著…我被下達了討厭的命令要摧毀你-如果你拒絕跟我回去的話。」

洛克賽斯:「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對吧?」

艾克賽爾:「是啊…但是我可不想被變成幽暗只因為…等一下!你現在記得了嗎!?」

洛克賽斯:「是…吧。」

艾克賽爾:「太好了!但是,你知道的,總是得確認一下。所以,嗯…我們的老闆的名字是什麼?」

(洛克賽斯答不出來,艾克賽爾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艾克賽爾:「我真不敢相信…」

(洛克賽斯撿起地上的樹枝,變成了鑰匙刃,並擊倒周圍的無形者,正當艾克賽爾要親自上陣時突然周圍的時間靜止,而DiZ的聲音出現在洛克賽斯腦海中)

DiZ:「洛克賽斯,到那間洋房!時間已經到了!」

(洛克賽斯仰天大叫)

洛克賽斯:「漢尼爾!潘斯!歐蕾特!」

(在洛克賽斯離開之後,艾克賽爾恢復正常)

艾克賽爾:「我所知道的那個洛克賽斯已經完全消失了。好吧,我了解狀況了…」

(前進到洋房後,發現洋房大門被鎖著,而旁邊出現許多無形者)

洛克賽斯:「別告訴我我要把它解鎖吧…」

(腦中回想起夢中看到索拉把門解鎖的模樣,洛克賽斯學著把鎖打開並進入洋房內,背後無形者要追上時卻被黑衣人所擋住,而黑衣人所拿的武器正是利庫的食魂者…)

(進入洋房二樓左邊的房間,再度來到娜米妮的房間,洛克賽斯看了看牆上的畫,看到有一張是自己在某處的圖,頭突然開始痛了起來)

(洛克賽斯穿著XIII機關的黑衣在大樓間走著,艾克賽爾在路上等著)

艾克賽爾:「你瘋了嗎?」

洛克賽斯:「為什麼鑰匙刃選上了我?我必須知道。」

艾克賽爾:「你不能背叛機關!」

(畫面回到娜米妮的房間,娜米妮坐在椅子上看著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XIII機關…他們是壞的組織。」

娜米妮:「壞的或好的,我不知道。他們是一群不完整的人希望能變得完整的組織。為此,他們不顧一切的尋找著某個東西。」

洛克賽斯:「什麼?」

娜米妮:「王國之心。」

(此時洛克賽斯輕笑了兩聲)

娜米妮:「很有趣嗎?」

洛克賽斯:「只是,我想-我正在逃避我真正想問的問題:現在在我身上會發生什麼?只要告訴我那個就好。其他事情已經無關緊要了。」

娜米妮:「你是-」

洛克賽斯:「娜米妮?」

(娜米妮的身型變成資料消失,之後一串數據構成了DiZ的身體)

DiZ:「沒有任何知識有力量能改變你的宿命。」

洛克賽斯:「即使如此,我也想知道。我有權利知道!」

DiZ:「一個無形者沒有權利去知道。甚至也沒有權利去存在。」

洛克賽斯:「但是到底什麼是無形者?」

(黑衣人突然出現)

黑衣人:「DiZ,我們沒時間了。太多無形者了!」

(在兩人身旁突然出現黑暗領域的入口,娜米妮站在入口對洛克賽斯說道)

娜米妮:「洛克賽斯。像我們這樣的無形者只是半個人。你不會消失的,你會變完全的!」

洛克賽斯:「我會…消失?」

DiZ:「別再多說了!」

娜米妮:「不。你不會消失的!你-」

(DiZ抓住娜米妮並摀住她的嘴)

洛克賽斯:「等一下!」

(洛克賽斯向DiZ衝去,卻被黑衣人所阻擋,娜米妮掙脫DiZ的手並繼續說著)

娜米妮:「洛克賽斯!我們會再見面的!而那時候我們可以說著任何事情。我或許不會知道那是你,你或許不會知道那是我。但是我們會再見面的。很快的某一天,我發誓!」

(娜米妮被DiZ拖入黑暗領域)

洛克賽斯:「放開她!娜米妮!」

(DiZ三人一同消失,娜米妮在地上留下一張畫,畫上畫著一個圖騰,帶著畫走進二樓右邊的房間,發現桌上有一樣的圖騰,將它畫完啟動機關開啟道路)

(走進地下室以後,見到了一間充滿奇怪儀器的電腦房,洛克賽斯感到頭痛欲裂,回想起XIII機關的成員們,而自己是其中的最後一員,並回想起自己當初反被利庫擊倒而帶回這間電腦房時的事情)

黑衣人:「這樣有用嗎?」

DiZ:「如果我們可以在娜米妮連結好索拉的記憶之前維持一個虛擬的小鎮的話。」

黑衣人:「洛克賽斯會怎麼樣?」

DiZ:「他體內有著索拉一半的力量。最終,他得把它還回去。在那之前,他會需要另一個人格來擺脫掉追捕他的人。」

黑衣人:「可憐的傢伙。」

DiZ:「那是無形者的宿命。」

(DiZ操作電腦,洛克賽斯便被傳送至虛擬的黃昏鎮中,時間轉回現在,洛克賽斯憤怒的將眼前的電腦砸爛,在房間另一端的門突然打開,繼續往內深入又遇到無形者包圍,將之全數擊敗後艾克賽爾出現)

艾克賽爾:「真是令人驚訝啊,洛克賽斯。」

洛克賽斯:「艾克賽爾。」

艾克賽爾:「你這次真的記得我了嗎?我真是高興。但是你已經太遲了!」

(場景化為一片火海,艾克賽爾看似抓狂似的要朝洛克賽斯攻擊,而洛克賽斯也抽出兩把鑰匙刃-誓約守護者和遺忘之記憶應戰)

艾克賽爾:「兩把?」

(兩人開戰,戰勝後洛克賽斯回想起當初艾克賽爾勸阻他離開時的場景)

艾克賽爾:「如果你跟他們作對的話他們會摧毀你的!」

洛克賽斯:「反正也沒有人會想念我。」

(洛克賽斯離開)

艾克賽爾:「那並不正確…我會的…」

(畫面轉回現在,艾克賽爾疲憊的喘著氣)

洛克賽斯:「艾克賽爾…」

艾克賽爾:「讓我們來生再見吧。」

洛克賽斯:「好啊。我會等著你的。」

艾克賽爾:「傻瓜。因為只有你有來生…」

(艾克賽爾從黑暗領域離去,洛克賽斯繼續往內部深入,在路上見到數枚小型的蛋形容器,其中兩枚裝著唐老鴨與高飛)

洛克賽斯:「唐老鴨?高飛?」

(轉頭看看身後的門,走進去後看見裝著索拉的巨大蛋形容器,而DiZ站在前面)

DiZ:「終於到最後了,鑰匙刃選擇之人。」

洛克賽斯:「你是在說誰?我?還是索拉?」

DiZ:「對半個索拉,當然了。你屬於黑暗。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在光明領域中移動並摧毀XIII機關的人。」

洛克賽斯:「為什麼?你是誰?」

DiZ:「我是世界的服務者。哈哈哈哈哈…另外,如果我是個服務者,那麼你最好把自己想成一個器具。」

洛克賽斯:「那是…那是個笑話嗎?因為我不覺得好笑!」

(洛克賽斯憤怒的抽出鑰匙刃朝著DiZ砍去,但鑰匙刃卻穿過了DiZ的身體,被砍過的地方只出現一陣數據)

DiZ:「真抱歉。這只是個數位影像而已。」

(洛克賽斯怒吼,並往DiZ身上連砍了數刀,之後DiZ的身影消失,再度出現在洛克賽斯背後)

DiZ:「來吧,在這裡。」

洛克賽斯:「我真是討厭你…」

DiZ:「你應該分一些憎恨給索拉,他實在太好心了。」

洛克賽斯:「不!我的心只屬於我!」

(洛克賽斯再度朝著DiZ砍去,DiZ的身影消失,面前的蛋型容器開啟,還在睡眠中的索拉出現在面前)

洛克賽斯:「索拉…你真幸運。看來我的暑假已經…結束了。」

(一陣白光過後,畫面上出現了王國之心2的Logo,洛克賽斯的暑假結束了,而索拉的故事正式展開…)

--------------

(*註1:“幽闇”,也就是英文的Dusk,最低階的、身體扭來扭去的那種無形者的名字)

(*註2:這傢伙就是自戀囉…上面叫洛克賽克是他叫錯洛克賽斯的名字)

(*註3:因為娜米妮的關係,現在所有的人都遺忘了關於索拉的事情,唯獨凱莉還有點印象)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