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4k

KH II FM+ 新增影片劇情翻譯

樓主 No.81 亞當.龍 klio0047
喵,因為精華區的翻譯只翻了二代本傳的劇情,沒有翻FM+新增的劇情
有版友希望有詳細劇情翻譯所以來問問在下
剛好在下最近比較閒外加其實新增影片不長,所以在下就跳下去了
 
不過因為在下沒玩過二代,所以以下新增影片的時間點是直接找網路上的資料
基本上應該是不會有錯啦
 
至於FM+新增的影片劇情有哪些,基本上去Youtube找「All New Kingdom Hearts 2 Final Mix Cutscenes」這個字串就會有相關影片了,例如像是這個

專有名詞與人名翻譯部分採用我流翻譯,看不懂可以問
然後因為這些新增影片大多是機關成員的互動,常會出現之前二代中該成員還沒在劇情中出現但是卻在FM+新增影片中先出現的情況,這個情況該機關成員就不會先脫帽
所以本文會依據配音和人物動作特徵自行判斷該機關成員身分並冠上他的名子這樣
 
翻譯採用美版翻譯,所以拿日文版來對照可能有些格格不入,但基本上意思差不多
 
如此這般,在下好久沒做翻譯(又說是手遊天尊好久沒出完全新作了),文筆若是退步還敬請見諒
 

 
【新增影片1】 『機關思想:背叛者的下場』
出現時間:洛克薩斯的最後七天暑假第四天完畢之後
 
(在XIII機關的圓環大廳中,坐在自己座位上的是傑姆那斯、薩爾汀和亞克賽爾三人。)
 
亞克賽爾:「我不答應!」
 
(亞克賽爾怒氣沖沖地拍了座位一下,朝向傑姆那斯大喊。)
 
亞克賽爾:「有這麼急嗎!怎麼能現在就斷定非要將他剷除掉呢。」
 
薩爾汀:「這是命令。你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坐在亞克賽爾對面的薩爾汀冷冷地說到。)
 
 
薩爾汀:「之前你不就是毫無容赦地處決了那些機關叛徒的劊子手嗎?。」(※註一)
 
亞克賽爾:「但這次不一樣啊!他還不算背叛我們。他只是回不來而已!」(※註二)
 
薩爾汀:「但如果他一直沒有回來,我想你知道應該怎麼做,或者你應該也知道會面對什麼樣的制裁吧。」
 
(薩爾汀喚出一把長茅,直直往亞克賽爾側臉刺去,隨然刺在亞克賽爾臉旁的椅背上,但也削掉了一小戳亞克賽爾的頭髮,警告意味十足。)
 
(面對這個狀況亞克賽爾面不改色,雙手抱胸不發一語。)
 
(這時傑姆那斯舉起手向薩爾汀示意,薩爾汀看到傑姆那斯的動作,收回了長茅。)
 
(而後傑姆那斯像亞克賽爾舉起手,同時手上發出一道巨大的能量光芒。)
 
(亞克賽爾看到這情況吃了一驚。)
 
亞克賽爾:「你要把我降為幽暗…」(※註三)
 
(亞克賽爾眼見情況相當不利而低下頭,傑姆那斯則是一句話都沒說。)
 
亞克賽爾:「好啦好啦。如果這就是你所求的。我接下命令就是了!」
 
(迫於無奈,亞克賽爾只好接受傑姆那斯的命令,傑姆那斯也收回了能量光芒。)
 

 
【新增影片2】 『夕陽山丘上的三人』
出現時間:索拉甦醒後前往嚴.西德的塔之後
 
(在夕陽山丘上有三人,看向遠方的亞克賽爾、坐在長椅上看著自己的畫的娜米妮和身穿機關黑大衣但沒有脫帽看著娜米妮的利克=昂森。)
 
(亞克賽爾無奈地雙手放在護欄邊。)
 
亞克賽爾:「看來事情就這樣了。」
 
利克=昂森:「我們走吧。」
 
亞克賽爾:「走去哪裡啊?這又不像我們還有家可歸一樣。」
 
(亞克賽爾轉向兩人,揮了揮手。)
 
亞克賽爾:「我們並不存在,還記得吧?」
 
娜米妮:「沒錯,那是事實。或許我們無家可歸…」
 
(亞克賽爾看向娜米妮。)
 
娜米妮:「但是還有我想去的地方。還有…我想見到的人。」
 
(娜米妮看著自己手上索拉和洛克薩斯牽手背影的畫。)
 
亞克賽爾:「我也一樣呢。」
 
(亞克賽爾想了想,看向利克=昂森。)
 
亞克賽爾:「所以,你想讓我們走嗎?我知道你出現在這裡是要消滅我們,但是…」
 
(娜米妮聽到這句話看向利克=昂森。)
 
利克=昂森:「迪茲?想消滅我?」
 
利克=昂森:「你們走吧。」
 
亞克賽爾:「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娜米妮和利克=昂森都看向亞克賽爾,然後又轉了回來。)
 
利克=昂森:「我欠你們兩個。」
 
娜米妮:「欠什麼?」
 
利克=昂森:「忘卻之城。妳幫助過我們。」
 
亞克賽爾:「嘿。我想你就不用再跟我說一遍了。」
 
(亞克賽爾舉起手,開起了一個黑暗通道。)
 
(娜米妮看向利克=昂森,利克=昂森點了點頭,又看向亞克賽爾,亞克賽爾也點了點頭。)
 
娜米妮:「謝謝你。」
 
(娜米妮向利克=昂森道謝,然後站起身跑進黑暗通道。)
 
(亞克賽爾隨後也進入黑暗通道,黑暗通道關了起來,獨留利克=昂森一人。)
 

 
【新增影片3】 『機關思想:光之勇者』
出現時間:機關在虛空城第一次與索拉對話之後
 
(在XIII機關的圓環大廳中,所有成員都坐在自己座位,但是都是戴上帽子的狀態,薩爾汀這時出現在自己座位上。)
 
薩爾汀:「難道眼見為憑也不可信嗎?那小子真的有能力使用鑰匙之劍嗎?他只不過是個平凡的男孩而已啊。」
 
席格巴爾:「給他個機會嘛。他只不過是直腸子個性而已。他可是擁有純潔的心耶,跟我們在座的各位都不同啊。」
 
(席格巴爾手指向空中。)
 
賽克斯:「最好是這樣,不然他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
 
盧克梭德:「我倒是由衷希望他能盡情享受他的冒險。」
 
(盧克梭德變魔術般手上喚出五張卡片。)
 
盧克梭德:「或許他需要哪個人來決定他自己的命運呢。」
 
(盧克梭德抽出了五張卡片中的其中一張。)
 
德米克斯:「嘿,只要有我們的恩惠他就可以享有自己的冒險了。我們現在大可讓他做他想做的事情。反正必要的時候我們再出動就好啦。」
 
(德米克斯自信地握起了拳頭。)
 
席格巴爾:「所謂自己提出的意見就應該要由自己去做。你的意思是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自願去把問題給處理好?是吧?」
 
(德米克斯鬆掉了拳頭,聽到席格巴爾的一席話,身體就像觸電般驚訝了起來。)
 
德米克斯:「什麼!?我?不,你真的找錯人了。我一點都不適任啊。」
 
(德米克斯毫不猶豫的推掉了這項麻煩的任務。)
 
薩爾汀:「你這麼說好像我們還有良心似的。我們所有人上次感受到這個世界萬物都是什麼時候了?」
 
盧克梭德:「事實從未需要解說。我想有趣的事情是值得等待的。」
 
(盧克梭德收回了他剛剛抽出的卡片。)
 
賽克斯:「你們知道失去自我真實目的的人會發生什麼事嗎。顯而易見,他們會自我毀滅。」
 
傑姆那斯:「諸君啊。」
 
(傑姆那斯終於開口說話,所有機關成員都望向他。)
 
傑姆那斯:「鑰匙之劍的勇者已經踏上全新的旅程了。我們的目的是確保他還記得這場旅程的目的。出發吧。」
 
(傑姆那斯一下令,其他機關成員便紛紛離開了自己的座位。)
 

 
【新增影片4】 『機關思想:賽克斯的決定』
出現時間:賽克斯在黃昏鎮與索拉對話之後。
 
(在XIII機關的圓環大廳中,只有戴著帽子的傑姆那斯坐在自己座位,賽克斯這時出現在自己座位上。)
 
賽克斯:「我把你希望傳達的訊息跟他說白了,我跟索拉說要他持續打到無心者了。」
 
傑姆那斯:「很好。你不只有加強痛苦的能力,同時你還有在他人心中種下自我懷疑的能力。」
 
(賽克斯點了點頭。)
 
傑姆那斯:「索拉很快就會開始懷疑他自己。這會讓他猶豫不決,這份猶豫會轉變成憤怒。而憤怒將會刺激他脫離自身的憂慮而毫不猶豫地向前邁進。他將會築出我們所希望的未來。」
 
賽克斯:「還有一件事我想問問。」
 
傑姆那斯:「有關於亞克賽爾是吧。」
 
(賽克斯點了點頭。)
 
傑姆那斯:「那個可憐的笨蛋。明明自己就缺乏感情,他還想花多少時間來追求幻影般的友情呢?愚昧地想要挽回那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事物。最後他只會得到我們同情而已。」
 

 
【新增影片5】 『隱藏的地點』
出現時間:虛空城遭無心者入侵之後到與1000隻無心者戰鬥之間。
 
(畫面是機關城堡中某個監視器的畫面,監視器掃過一名黑衣人,但監視器無法得知黑衣人的身分。)
 
(黑衣人舉起了手發出一道光,監視器的畫面就消失了。)
 
(接著黑衣人將一個光碟放進電腦中,在畫面上輸入「ANOTHER」,然後出現六個需要輸入密碼的畫面。)
 
(黑衣人很快地輸完六個密碼,也都正確無誤,出現「系統啟動」的畫面。)
 
(然後光碟退了出來,黑衣人收回了光碟,離開了電腦室。)
 
(黑衣人來到城堡某處,這時黑衣人腳下的地板突然開啟一個秘密的地下通道,黑衣人走了進去,隨後通道入口關閉,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黑衣人走進地下通道,這是一個螺旋狀通往深深無法見底的一個地下通道,黑衣人獨自往下走。)
 
(不知走了多久,黑衣人似乎遙想到過去的記憶,是兩個人之間的對話。)
 
???:「昂森老師。關於上次我所提出的實驗…只要有你的許可,我就可開始進行-」
 
賢者昂森:「我不准你這麼做!關於世界之心和那扇門的事情就當完全沒提過吧。那個境界是不可玷汙的!」(※註四)
 
???:「但是,昂森老師!我想…」
 
賢者昂森:「傑亞諾特…你最好通通忘了這些想法。」
 
(黑衣人走到了最底層,進入了一個房間,這個房間看起來像是監獄般有個多個小房間。)
 
(黑衣人走進最裡面的房間,房間牆上有很多黑色的無體者標誌,房間中央則有一張椅子。)
 
(黑衣人走到椅子那坐了下來,這時黑色的無體者標誌轉換成白色。)
 
(而在椅子的前方,則有一些水藍色的物體。)
 
傑姆那斯:「從那之後過了好久了呢。」
 
傑姆那斯:「『吾友啊』。」
 
(在傑姆那斯面前的一具水藍色的女性盔甲和插在一旁的鑰匙之劍。)
 

 
【新增影片6】 『關於沉眠的房間的事實』
出現時間:本影片承接『新增影片5』之後,雖然這段影片的發生時間應該是在KH一代前不久。
 
(諾大的機關城堡某處,傑克西恩走在城堡中。)
 
維克森:「傑克西恩!傑克西恩!」
 
傑克西恩:「我在這。發生什麼事了?」
 
(傑克西恩面前慌慌張張地走過來的是維克森。)
 
維克森:「傑姆那斯現在在哪裡?」
 
傑克西恩:「他常去的老地方啊。」
 
(貌似原本有急事的維克森聽到後,只能一臉無奈地放棄。)
 
維克森:「『沉眠的房間』是吧?」
 
傑克西恩:「是啊。既然有急事何不去找他呢。」
 
(維克森聽到後表情不是很好。)
 
維克森:「這一點都不好笑。」
 
(維克森無奈地看向遠方。)
 
維克森:「我現在除了等已經別無選擇了。但現在每一刻都很珍貴。而且時間就快到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維克森自言自語地離開了傑克西恩。)
 
維克森:「為什麼每次我有急事要找他時他卻都不在啊?就像他老早就知道我要找他。」
 
(傑克西恩沒有理會離開的維克森,繼續往前走,但沒走幾步路,上方傳來一個聲音。)
 
???:「你知道嗎,我也不是很喜歡那個地方。」
 
(傑克西恩聽到聲音往後上方看去,坐在上方水管上的是戴著帽子的席格巴爾。)
 
席格巴爾:「那你呢,傑克西恩?你覺得如何呢?」
 
傑克西恩:「我覺得偷聽別人說話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和薩爾汀的任務不是應該要出去找新成員嗎。」
 
(席格巴爾跳了下來。)
 
傑克西恩:「你是忘記這件事了,還是故意拖延時間呢?」
 
席格巴爾:「或許吧!我可是有好好工作的喔。我就先告訴你,我昨天就有找到一位新成員。叫『瑪…』什麼的。這樣機關就有11位成員了。所以我想既然我都這麼努力工作了,今天稍微休息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樣我明天上工的時候才會有活力和精神啊。」
 
傑克西恩:「原來是這樣啊?好哇,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還得繼續趕工呢。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傑克西恩揮了揮手,然後不理席格巴爾地繼續往前走。)
 
(席格巴爾見狀追了上去,議手鉤住了傑克西恩的肩膀。)
 
席格巴爾:「喔,別這麼無情嘛。來嘛,陪我聊聊天嘛。」
 
(傑克西恩雖然沒說什麼但一臉不悅地撇過臉去。)
 
席格巴爾:「看來現在是時候我來跟你談談傑姆那斯的秘密了?」
 
(傑克西恩聽到露出有一點興趣的感覺。)
 
(席格巴爾放開了手,往前走了一點。)
 
席格巴爾:「究竟過了多久了呢?那場由一群使用像是鑰匙般武器的戰士們所引發的華麗戰鬥。而當那場戰鬥結束之後,唯一留下來的只有一名不省人事倒在地上而且喪失記憶的男子。」(※註五)
 
席格巴爾:「傑姆那斯…呃,應該說傑亞諾特就是在那時被賢者昂森發現的。」
 
傑克西恩:「你想說什麼?」
 
席格巴爾:「『沉眠的房間』。如果你還記得,那裡曾經是我們花時間研究人們心中黑暗的地下設施。雖然後來在賢者昂森的命令之下那裡成了被封印的墳場。傑姆那斯把賢者昂森驅趕出去後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解除了那裡的封印並且建造了那個房間。」
 
席格巴爾:「從那之後,只要他一有時間就會去待在那個房間,那也是他能跟某人說說話的地方。」
 
(席格巴爾轉過身。)
 
席格巴爾:「不過那是誰呢?就我所知道,那房間裡就只有他一個人。」
 
(席格巴爾走向傑克西恩,不過傑克西恩倒是一點都不領情。)
 
傑克西恩:「需不需我再提醒你竊聽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嗎?」
 
席格巴爾:「這可不是竊聽。我完全沒辦法聽到他們在說些什麼。用盡一切辦法也是徒勞無功。你也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是吧?」
 
傑克西恩:「我只知道我現在很想專注在我應該要做的工作上頭。如同你應該專注在你的工作上。」
 
(傑克西恩走到席格巴爾身旁。)
 
傑克西恩:「現在正在趕忙準備那新設施的狀況,但是機關中只有11位成員。我來依然需要更多人手來幫忙才行。」
 
(傑克西恩悻悻然地走離。)
 
席格巴爾:「什麼新設施啊?」
 
(席格巴爾托頭想了想。)
 
席格巴爾:「喔,你是說忘卻之城是吧?究竟傑姆那斯打算拿那個地方做些什麼好事呢?」
 
傑克西恩:「他不是老早就把他的意圖告訴我們了。」
 
(傑克西恩持續走離,席格巴爾轉過身。)
 
席格巴爾:「但是你知道他還有些意圖是沒告訴我們的嗎?」
 
(傑克西恩聽到後站在原地不動。)
 
席格巴爾:「『沉眠的房間』相對的就是『甦醒的房間』。也可以說那是另外一個墳場。那可不是由傑姆那斯打造的房間。而那就是他想尋找的地方。」
 
(傑克西恩轉過身。)
 
席格巴爾:「在那裡可以找到他另一位-『朋友』。」
 
(兩人一語不發地對看著。)
 

 
【新增影片7】 『機關思想:一切正開始』
出現時間:虛空城遭與1000隻無心者戰鬥之後。
 
(在XIII機關的圓環大廳中,機關成員各自坐在自己座位,戴著帽子的有席格巴爾、薩爾汀和盧克梭德,傑姆那斯沒戴帽,沒戴帽的賽克斯這時出現在自己座位上。)
 
賽克斯:「索拉已經知道事實了。只要他打倒越多的無心者,他就越是被我們所利用,我們的計畫就越趨近於完成。」
 
(其餘機關成員只是靜靜聆聽。)
 
賽克斯:「他知道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要操控他就更困難了。」
 
(賽克斯看向席格巴爾。)
 
席格巴爾:「那又怎麼樣呢?無論他知道什麼情況,索拉還是會義無反顧地保護人們不被無心者侵擾。這可是他那小小的純潔之心所渴望的。」
 
(盧克梭德玩弄著兩顆骰子。)
 
盧克梭德:「現在-骰子已經投出去了。一切都已經開始運轉了。而他也無能阻止這一切。」
 
薩爾汀:「可不是所有事情都是絕對的。如果你輸了這場骰局,那你也會走上德米克斯的後塵的。」
 
盧克梭德:「有趣的點就在於結果是不可知的,是吧?要是早就知道結果那就不叫賭博了吧?」
 
席格巴爾:「你確定打倒索拉不會影響到機關的計畫嗎?」
 
傑姆那斯:「要是他這麼容易就被打倒,那他就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
 
薩爾汀:「這可是我想聽到的話呢。我可不擅長手下留情呢。」
 

 
【新增影片8】 『機關思想:空缺的座位』
出現時間:亞克賽爾為索拉犧牲他自己之後。
 
(在XIII機關的圓環大廳中,機關成員各自坐在自己座位,這時所有成員都沒戴帽了。)
 
席格巴爾:「看來這我們的空出來的座位越來越多了,是吧?亞克賽爾那憤怒的最後一擊到也讓我感到一絲絲娛樂感。不過他走的時候到是比我想像的還要平靜不少。」
 
盧克梭德:「或許他早就這麼打算了。或許他賭上了他的存在來贏得他所渴望的事物。」
 
席格巴爾:「給我等等,這怎麼可能?我們可是不存在,還記得嗎?你說的這句話可是完全違反賭博的原則啊。」
 
盧克梭德:「那或許他賭上的就是他的『不存在』吧。不過無論是哪個,他都是最後的贏家。喔,亞克賽爾,這樣來看或許他出了個大老千吧。」(※註六)
 
賽克斯:「真是荒謬。他什麼都沒贏到,也贏到什麼都沒有。根本就沒有心的他居然還無法容忍空虛的感覺。這使他走向滅亡之路。他根本就是個笨蛋還很脆弱。」
 
(賽克斯一臉埋怨,這時傑姆那斯說話了,賽克斯看像傑姆那斯。)
 
傑姆那斯:「但是脆弱卻具有喚醒沉眠事物的力量。雖然他這次的行為非常地愚昧,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亞克賽爾確實觸碰到了索拉的心。或許『他』很快就會甦醒呢。」
 
(傑姆那斯看向正對面洛克薩斯的座位說道。)
 

 
【新增影片9】 『洛克薩斯的涵義』
出現時間:索拉打倒洛克薩斯之後。
 
(剛誕生的洛克薩斯落在黃昏鎮的洋房門前。)
 
(眼前立即出現一個黑暗通道,有個黑衣人走了出來。)
 
黑衣人:「你正尋找著答案。」
 
(洛克薩斯點點頭,黑衣人手一揮,出現了S.O.R.A-『索拉』的字樣。)
 
(洛克薩斯看了看『索拉』的字樣,又低下頭。)
 
黑衣人:「你無法感受。沒有什麼是真實的。我可以給你一個方向。」
 
(洛克薩斯又點點頭。)
 
(S.O.R.A的字樣在洛克薩斯身邊轉動,黑衣人手一揮停住了轉動,且多了個X的字樣,變成R.O.X.A.S。)
 
洛克薩斯:「洛克薩斯。」
 
(黑衣人露出真面目-傑姆那斯。)
 
傑姆那斯:「沒錯-那正是全新的你。」
 

 
【新增影片10】 『讓他走』
出現時間:本影片承接『新增影片9』之後。
 
(洛克薩斯把自己的臉埋在膝蓋之間坐在黃昏鎮的鐘塔上。)
 
(然後洛克薩斯醒了過來,微微抬起頭。)
 
亞克賽爾:「看是誰終於醒來啦。」
 
(洛克薩斯聽到聲音下了一跳,往身旁一看,亞克賽爾站在他身旁。)
 
洛克薩斯:「亞克賽爾…」
 
(鐘塔上一遍沉默。)
 
亞克賽爾:「等等,或許說我錯了。再來就是你沉眠的時間了。很快地,我們就無法再像這樣一同暢談了。」
 
(洛克薩斯低下頭。)
 
洛克薩斯:「這難到是說…是時候我該回歸原本我所歸屬的地方了嗎?」
 
(亞克賽爾坐了下來。)
 
亞克賽爾:「你知道嗎,我有好好想想娜米妮曾說過的那些話了。」
 
(亞克賽爾轉過頭問問洛克薩斯。)
 
亞克賽爾:「洛克薩斯…你確定你真的沒有心嗎?或許我們所有人都是有心的,你,我,還有她…或者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呢?」
 
(洛克薩斯只是一臉無解的低下頭。)
 
洛克薩斯:「我不知道。我並不能…看見到我的身體裡。」
 
亞克賽爾:「是啊,我想也是。」
 
洛克薩斯:「但是我認為-如果有東西在我們的身體中-那麼我們應該可以感受的到才對。如果真是這樣…不,別在意了。」
 
亞克賽爾:「拜託,別賣我關子了。」
 
(洛克薩斯望向遠方。)
 
洛克薩斯:「索拉會找到我們想知道的答案的。我知道他一定會的。因為他就是我。」
 
亞克賽爾:「說的沒錯。」
 
(亞克賽爾遞給洛克薩斯一支海鹽冰。)
 
洛克薩斯:「謝謝…」
 
(洛克薩斯接了過去,兩人一同吃著。)
 
亞克賽爾:「真懷念啊,還記得嗎?我們認識的那一天也就是你得到新名子的那一天,我們就像現在一樣坐在這裡一起看著夕陽。」
 
洛克薩斯:「是啊。這裡是我的故鄉。我,海涅,平茲,歐蕾特…我們展開了一場又一場的冒險。」
 
亞克賽爾:「你會再見到他們的。我想信你會的。」
 
洛克薩斯:「是啊,你說得沒錯。」
 
(洛克薩斯低下頭。)
 
洛克薩斯:「我想我該走了。索拉他正在等我。」
 
(亞克賽爾難掩失望的表情撇過頭去。)
 
亞克賽爾:「是啊,我想也是。」
 
(亞克賽爾吃了一口海鹽冰棒。)
 
亞克賽爾:「嘿,這冰真好吃啊,是吧?」
 
(鐘塔上依然是一遍沉默。)
 
(洛克薩斯微笑地轉向亞克賽爾,這時他的身體發出光芒。)
 
洛克薩斯:「好好保重喔,沒問題吧?」
 
亞克賽爾:「你也一樣,夥伴。」
 
(亞克賽爾落下一滴淚。)
 

 
【新增影片11】 『一切的開端』
出現時間:擊敗賽克斯之後,利克向索拉闡明洛克薩斯的故事。本影片在358/2 Days中也有出現,不同在於二代FM+的背景音樂是洛克薩斯的主題曲。
 
(在『不存在的世界』的『記憶的摩天樓』前面,洛克薩斯倒在地上,利克則拿著『逝去之記憶』這把鑰匙之劍走到洛克薩斯面前。)
 
(利克把『逝去之記憶』刀尖指向洛克薩斯,然後刺了下去。)
 
(但是刺到的是洛克薩斯臉旁的地上。)
 
(利克看著倒在地上的洛克薩斯,然後驚訝了一下。)
 
(洛克薩斯醒了過來,雖然使不上力但還是拔起插在身邊的『逝去之記憶』。)
 
(接著就是往利克砍去,但利克向後跳開逃過。)
 
(洛克薩斯站了起來,然後往利克衝去。)
 
(利克發射了一發黑暗火焰術,洛克薩斯硬生生接了下來,但看起來沒多大效果。)
 
(然後洛克薩斯抵達利克身邊往利克砍了幾刀,但都被利克閃過,利克又是跳開。)
 
洛克薩斯:「為什麼你這麼堅持不懈?」
 
(利克先是沉默不語,然後才說話。)
 
利克:「拜託,索拉。我覺得你應該更強才對啊。」
 
(原本表情憤怒的洛克薩斯聽到這句話後,突然變得像一個小孩子似的。)
 
洛克薩斯:「真的嗎。那就看看我們誰才會贏吧。」
 
(洛克薩斯發覺剛剛自己說出了奇怪的話,驚訝地手嗚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然後看著利克。)
 
利克:「那就沒錯了。你真的是他的無體者。看來迪茲是猜對了。」
 
(洛克薩斯相當憤怒。)
 
洛克薩斯:「你到你在說什麼?我就是我。我不是其他人!」
 
(然後洛克薩斯另外一隻手抽出『誓約守護者』,手拿雙鑰匙之劍往利克跑去。)
 
(這次洛克薩斯成功利用利克防禦的空檔攻擊到了利克,利克飛了出去。)
 
(利克雖然有用防禦魔法擋住部分攻擊,但還是受了傷,跪在地上。)
 
(洛克薩斯站穩身子看著跪在地上的利克。)
 
洛克薩斯:「我打倒你多少次啦?」
 
利克:「很好。你讓我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洛克薩斯:「什麼?」
 
(利克站了起來。)
 
利克:「我必須要釋放出我心中的力量-我所壓抑住的黑暗力量。」
 
(利克脫下眼罩。)
 
利克:「即使…那會永遠地改變我的一生。」
 
(利克大喊,然後身邊瞬間出現黑暗魔法陣,一陣黑暗的力量從魔法陣中衝出包圍了利克,洛克薩斯則擺好備戰架勢。)
 
(而從黑暗的力量中出現的,是穿著黑大衣的闇之探求者昂森,背後依然有著昂森的惡靈型無心者。)
 
(然後利克=昂森瞬間消失,洛克薩斯還來不及驚訝,利克=昂森就出現到洛克薩斯面前。)
 
(完全反應不及的洛克薩斯被利克=昂森身後的惡靈型無心者牢牢抓了起來,跟著利克=昂森浮了起來。)
 
(洛克薩斯受不了惡靈型無心者的抓力,『誓約守護者』和『逝去之記憶』掉到地上消失了。)
 
(利克=昂森看著被抓住的洛克薩斯。)
 
利克=昂森:「我也得接受。」
 
(接著昏倒的洛克薩斯被放在地上,利克=昂森則站在他身旁看著。)
 
(這時利克=昂森身邊出現一個黑暗迴廊,利克=昂森發現後背對著黑暗迴廊,然後帶起了帽子。)
 
(從黑暗迴廊中走出的人是迪茲,迪茲走到利克=昂森身後。)
 
(利克=昂森轉頭看向迪茲。)
 
利克=昂森:「迪茲…他能感受的到索拉。」
 
迪茲:「喔,是他跟你說他是如何『感覺』的到,是吧?真是可笑。無體者根本感受不到任何事物。」
 
利克=昂森:「如果他見到了索拉,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洛克薩斯依然昏倒在地上。)
 

 
【新增影片12】 『結束這一切』
出現時間:索拉與利克即將與鎧甲傑姆那斯對戰的時候。
 
(索拉與利克藉著飛船來到傑姆那斯飛龍型態的甲板上。)
 
(索拉惡狠狠地盯著鎧甲傑姆那斯,這時兩人發現飛船朝後方的虛無飛走了。)
 
(兩人轉了回來,抽出鑰匙之劍。)
 
索拉:「嘿,利克?」
 
利克:「怎麼啦?」
 
索拉:「我很想向娜米妮道謝,但是…我覺得在這一切都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之前,我好像還沒有資格跟她說這句話。」
 
利克:「別擔心,我們會讓一切恢復的。只要這一切結束了,你想向她道多少謝都不是問題的。」
 
索拉:「是啊!」
 
(坐在兩人面前的正式鎧甲傑姆那斯。)
 

 
(※註一:薩爾汀這句話指的是記憶之鍊的劇情,當時機關已經知道瑪魯夏等人的意圖,因此傑姆那斯派亞克賽爾去處決他們。)
 
(※註二:因為洛克薩斯現在身處虛擬黃昏鎮。)
 
(※註三:幽暗,Dusk,最下等的無體者,就是遊戲中身軀扭來扭去的無體者。)
 
(※註四:不知道需不需要註解。保護「世界之心」是索拉在每個世界最後要鎖上鑰匙孔的目的,要是世界之心被黑暗入侵該世界就會被消滅,一代梅爾菲森所製作的王國之心就是蒐集足夠的世界之心製成的。而「那扇門」指的是王國之心可以開啟通往闇之世界的門扉。)
 
(※註五:感覺這個註解會雷到所以以下反白顯示,席格巴爾所說的這場戰鬥就是指BbS後期的戰鬥。)
 
(※註六:這句話在下想了好久應該要怎麼翻比較好,後來還是決定用註解,這句話的意思是無論亞克賽爾賭上的是什麼,他都是最後贏家,這種行為感覺像是出了個老千。)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