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62

【同人】《Nobody‧No choice》(BL有)Chapters X XI

樓主 lemon-yee yee925
【Chapters XXI】【Knight revolution】(騎士革命)
給眼裏充滿嫉妒的人,
你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我應該放下所有的感情,一劍把你刺死嗎?
我很希望可以就此解決,但是世事總是不如意……為甚麼你總是執迷不悟?
當初,我以為用記憶去折磨一個人是很有趣的事。
雖然沒有記憶是不會痛苦,可是他身邊的人卻是慘不忍睹,到了一段時間之後,連自己也開始痛苦……

我想,你要是收到這封信,一定會取笑我。
無論如何,請你記住……痛苦的不只有你,身邊的人其實都與你一起承受。
而制裁你的劍,我會隨時握在手中。
——跟你一起痛苦的人

『赤舌網巢』
本來像液體般不穩定的人形開始有凝固的跡象,它只有一個手掌的大小,而且還神奇的有顏色從裏面滲出來。隨著時間轉變,人形的最終形態也出現了,很眼熟的臉孔。

「造得很像嗎?他是很討厭的阿克賽爾啊。」少女拾起人形笑道。

「請妳先回正題,你說有辦法打敗他的吧。」

「那就要靠你了,馬爾夏。」少女把鐵盒和人形一起遞上。「用鐵裏的東西間接殺死他。」

鐵盒被再次打開,藤蔓湧出並纏繞在馬爾夏的手臂上,接著馬上綻放黃色的薔薇。
他有著瞬間清醒了的感覺,薔薇開得越來越燦爛奪目。
藤蔓好像有著特殊的生命力,它把鐵釘送到馬爾夏手上,充滿嫉妒氣息的邪物。

「我不會那麼容易就給他死掉,有方法能取去他的記憶嗎?」馬爾夏仔細觀察人形的外貌,再試用鐵釘的尖頭輕輕敲打它。

「你真是沒有新意,經常都是清洗記憶,連自己也不覺得無聊嗎?」坐在旁邊護理小提琴的男子加入發言。「記憶對一個人本身不是重要的東西,別再做這種無聊的事吧。」

「你好像看輕了這種東西的重要性,它是一個人存在的證明,一個人的一切。試問一個沒有了一切的人會是怎樣的?」馬爾夏把黃色薔薇的花瓣續一拔掉。「當你看見那些人失去一切,他們的樣子都是很彷徨而且可笑的。每次我一看見這種人就會很高興。」

「你還真的叫人害怕。告訴你,人的一切是不在乎甚麼記憶和存在,因為那些存在的證明早已散落到他身邊的人那裏。」少女冷笑一聲。「既然是想消去他的記憶,就用鐵釘刺進人形的頭顱就可以。」

「一下子消除記憶?又好像太便宜他了。」馬爾夏把鐵釘慢慢刺進人形的頭顱。

急促的呼吸聲,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感應得到,一個人正向這裏跑過來。
那種腳步聲……很熟耳,那個人曾經是自己身邊的人。
鐵門緩緩打開,凌亂的深藍色頭髮,他拖著受傷的身驅前來。

「全部都是蛇……」杰克西昂迅速把鐵門關上。「馬爾夏,把你手上的人形立即放下!」

「省點氣力比較好。」當少女向前踏一步的時候,一大堆蛇從天而降。「你現在對馬爾夏來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再不逃走的話,我想你不能再踏出這個門口。」

「你究竟在想甚麼?你連為甚麼要對付阿克賽爾、為甚麼要生存到這一刻也不知道。」

「我,因為我討厭他。」馬爾夏用力的把鐵釘刺向人形。「討厭的東西該在眼前消失才對,以免他令我這樣生氣。」

「對,是討厭的東西。但你好像沒有察覺到我們在一起的意義……」杰克西昂上前企圖把纏繞在對方手上的藤蔓撕裂。「不要再經常麻煩和傷害你身邊的人好嗎?」

「耶,為甚麼鐵釘總是不能深深刺進去?」馬爾夏不斷用鐵釘刺向人形。

「因為你的意思不是這樣。」少女皺眉。「你的意思該是想鐵釘慢慢的刺進去才對。」

「可惡……除了拉克辛努,我向來也不跟女人打架。但是,妳卻這樣過分。」地上的黑影竄進杰克西昂的手中,一把黑色且表面帶電的刀刃出現。「妳傷害的除了是我們,還有馬爾夏。我的邪惡意識說,要把妳碎屍萬段……」他的眼神的確充滿殺意,周遭開始出現一陣紅色的霧氣。

「哎呀,我很害怕唷。你發惡的樣子實在太帥了……!」少女裝腔作勢。「那有本事的就來挑戰我吧!」地上的蛇好像感受到對方的敵意而開始進入作戰狀態。

「小耶,我們無謂跟他糾纏。我建議還是先撤退吧。」

「閉嘴,我不喜歡你這種那麼膽怯的男人,滾開!」少女把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推開。「杰克西昂,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Death or Alive?」

「Death。要是為了生存而聽從妳這個笨女人的命令,簡直比死更難受。」杰克西昂向少女揮劍。「所以,為了保護我所尊敬的王,要我賠上性命也可以!」

「笨蛋,誰要你去尊敬?」少女身邊的蛇為她擋住了一擊。「況且你認為賠上性命就能得到垂青嗎?真是可笑之極,難怪你當上了他身邊的『騎士』。」

「得不到垂青我也不在乎,因為這是我的義務。」杰克西昂再次揮劍,這次終於斬傷少女的肩膀。

「哼,但你最終的宿命可是死亡啊!」少女甚為憤怒,用一條蛇緊緊纏繞著對方的頸子。

站在旁邊的馬爾夏在這段時間就像沒有意識,一邊用鐵釘刺向人形,一邊喃喃自語。詛咒,就是怨念所衍生出來的副產品。
杰克西昂的叫喊喚醒了充滿嫉妒的人,一把熟耳的呼喚聲……
這,真是在叫自己的聲音嗎?

「事情大概就這樣的結束,杰克西昂。」馬爾夏面向牆壁,把人形在上面再插上鐵釘。「污濁的靈魂隨著罪惡的沉浸,變得更為污穢……」話畢,他與杰克西昂擦肩而過離開了。

「馬爾夏,你……」拉克辛努推開大門時,剛好遇上馬爾夏,但他卻沒有回應自己。

「妳終於也來到這裏,但太遲了。」少女控制蛇鬆開杰克西昂的頸子。

「那麼,妳認為控制到馬爾夏、擊倒杰克西昂就算是佔優勢了嗎?打倒兩個,我們還有十一個在等妳!」拉克辛努飛出三把小刀擦過少女的肩膀。「我們先先陪。」她把杰克西昂拖到門外。

『雷鳴空中塔』
今天的空中塔竟然沒了電雷交加的場面,只有呼呼風聲和傾盆大雨,看來房間的主人心情很複雜。
悄悄看著杰克西昂睡覺,腦裏開始接受到一點雜訊,拉克辛努眼前景象的色彩都變成黑白……
這種現象大概是收到一些外來的靈感,但她所看見的杰克西昂…雙腳漸漸透明。
回神過來之後,一切都變回正常,而且聽到叩門的聲音。

「誰?」

「小姐,我在這裏站了很久呢!」錫德不耐煩的大力拍打房門。

「是的。」拉克辛努打開門,可是看見錫德的手臂發出青綠色的微弱光芒,而且那種不尋常的氣息把她嚇怕了。「錫…德,你、你究竟…?」

「我?沒有。」

「嗯?」轉眼間青綠光芒忽然消失。「那就進來吧。」

「對了,我這次來的原因都沒有甚麼,只是聽聞馬爾夏被化體所控制的事。」錫德的語氣變得嚴厲。「我知道那兩個女人的真正身份,因為好歹以前也跟她們有一面之緣。」

「她們給我的感覺好可怕。」

「那兩個女人…瑪利耶和瑪利芝,是阿克賽爾昔日的好友。」錫德拿出一張色彩繽紛的相片。「置於她們為甚麼會成為化體我就不清楚,只知道她們的同化物是甚麼。」

「很漂亮呢,原來可以用麥克筆和貼紙這樣裝飾啊。」拉克辛努非常雀躍。「瑪利耶…蛇。瑪利芝…蜘蛛。」她在白紙上寫下兩個人的名字。

「說得對,她們的名字跟同化物是有關連的。例如美羅莎姬…取頭兩個字就是螟蛾。」錫德也有紙上寫字。「長遠來說,她們總有一天會威脅到我們。假如能針對與其同化之物,我想應該能打敗她們。」

「你一定是看過杰克西昂的報告,我之前也有偷偷看過。」

「那份報告是現時大家都很想擁有的東西,裏面有無形者和化體的特殊研究,內容和深入程度比昂森的無心者研究更厲害。」錫德站在窗邊觀賞雨景。

「錫德,你老實告訴我…你為甚麼會知道這樣深入的事?」拉克辛努忽然問道。

「全都利用大家零碎的情報再重組而成,當中也花了我不少時間。」錫德強顏歡笑。「我覺得妳其實比我知道得更清楚。」

「就算的確如此,我寧可不要知道太多…因為實在太可怕了。」她抱頭躲在角落。

「可是我們沒有妳的幫助就一定會完蛋,相信我,用妳的力量去幫助小德他們吧。」

「我連自己擁有甚麼樣的力量也不清楚,但看見的時候總有害怕的感覺。」拉克辛努把額角的汗抹掉。「話說回來,我看見馬爾夏的雙眼不見了……」

「是嗎?妳似乎看得到很多奇怪的事。」錫德點點頭,開始了解到她的情況。「嗯?看來小德有麻煩了。」

「拉克大姊、錫德——!」德米克斯果真衝進來。「阿克賽爾他、他倒在地上,好像死掉了!」

「死掉了?」兩人驚訝地道。
──To be continued──
—————————————————
——廢話區——
[b]革命尚未成功,醋瓶仍需努力!(爆)[/b]
這次的主題想了很久,但還是革命比較好聽。
人形和鐵釘就是實實在在的降頭術升級版,但咒力當然取自馬爾夏。
謎之少女身份曝光!
黑衣少女→瑪莉耶(姐)
白衣少女→瑪莉芝(妹)
化物能以化體名字讀音判斷,但未必每個也適合。

拉克辛努所看見的又是甚麼?她擁有了由心牽引出來的未知力量。
杰克西昂的雙腳、錫德的手臂、馬爾夏的雙眼……
以上乃AW主劇情路線之一……

廢話就那麼多,唉,因為這次颱風而來不到台灣。(拍桌)
算吧,那我留回7月底去漫節玩好了(灰)
現在出文根本是難產啦……囧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和繼續支持。m(_ _)m
——廢話‧完——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