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62

【同人】《Nobody‧No choice》(BL有)Chapters XVI

樓主 lemon-yee yee925
【Chapters XVI】【Frustrated thunderstorm】(失意的雷暴)
給愚昧的各位,
在得到紙牌力量的時候,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感覺‧孤獨。
這不是已經在失去心的一刻克服了嗎?簡直就是惡夢,那個漆黑的牢獄。
假如這次我就此完蛋,那我的大計也會幻滅……不能這樣!
之前好不容易才拉攏到馬爾夏和杰克西昂,現在是利用他們的好時機!

嗯,我究竟在說甚麼?時間已經無多。
由上次的報告來看,黑暗紙牌大概能跟誘導器加上等號,因為它本身沒有甚麼黑暗之力,只是有著開啟人心的恐怖鑰匙。寄生型鑰刃。
能夠發明到這種東西唯一辦法就是找到鑰刃來模仿,哈,里克還真的天真。

心為何物?那有一半心還存在著的還算是無形者嗎?
——關在牢獄中的拉克辛努

『記憶摩天塔』
紙牌的詛咒並沒有離開過拉克辛努,依然的慢慢侵蝕她的意志和身體。
塔已經不能再保護脆弱的人,因此她選擇自我放逐,回到自己無法逃避的牢獄裏。
天空開始下起毛毛雨,雷聲比之前的更強勁,也意味著她開始失控。
但就算是失控,也要趕走那些一直跟蹤自己的人。

「快點給我滾出來!」拉克辛努環視四周,大聲的叫喊。「別以為躺在地上就可以躲起來!」

「哎呀,被發現了嗎?」可愛的聲音從地上的一灘水中傳出。「拉克辛努是個很厲害的女人呢,所以才會這樣痛苦。」

一位女子從水灘中爬出,她穿著兩襟交錯像和服般的振袖上衣,下身穿著絲質長裙。全身服裝顏色都是偏向粉藍色,身體四周都有著微弱的淡藍之光。
一抬起頭便看見她蒼白的臉孔,分別有一隻水藍色和銀色的眼睛。
那隻銀色的眼睛像鏡一樣,能夠清楚反射到眼前的景象。

「是新的無形者吧。」拉克辛努瞄一瞄女子。「但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來阻礙我!」

拉克辛努雖然表現得不客氣,但女子的臉上依然掛著不寒而慄的甜笑。
看見了她在於鬆懈的狀態,拉克辛努便把天上的雷電引來,擊中女子腳下的一大灘水。
奇妙的事發生,女子沒有觸電的現象,還好好的站在原位。

「拉克辛努,可要看清楚甚麼是相似和一樣,否則會很麻煩。」女子用手輕撫長長的淺藍秀髮。「就是這樣。也就是說妳可能被迷惑而永遠的關進牢獄。」

「給我住口!妳跟蹤我一定有某些目的,但我現在要妳立即消失!」

「嗯嗯。就算我現在消失也不代表我會永遠消失呢。」女子好像沒有聽到對方的說話,裝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耶拉莎貝,一個在不久將來會遇上的對手。」

「我對這個問題完全沒有興趣。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永遠躲在牢獄中。」拉克辛努低下頭。

「牢獄,那裏很冷很黑的吧。但也比不上我那裏的可怕……我似乎說得太多了。」女子掩著嘴巴。「緊記啊,牢獄只是藏在妳心裏的一個影子,要努力的打破它才對。」

「哼,別在說廢話好嗎?還不給我消失?妳還真的死纏難打!」拉克辛努的耐性已經到達極限。

「啊,我還是不想少了但對手而已。失敗的實驗品還真是令人頭痛,Dark playing cards。」女子拿出一塊手鏡,從鏡中取出了一張黑暗紙牌。「這個東西實在是失敗中的失敗,所以我都非常希望它會消失。就此,拜託你們了。」話畢,女子整個人向下滲,回到水灘之中。

「可惡!」拉克辛努走上前狠狠的踏了水灘一下,怎料竟然有碎片向四面散落。「是鏡子?那個女人、黑暗紙牌、無形者,一定跟傑姆那斯有關。」她看著鏡子的碎片變成煙霧消散,心中有種不安的預感。「現在還是去庭園的要緊。」

『荒廢的庭園』
鏡子破碎的確只能令耶拉莎貝的蹤影暫時消失,因為鏡無處不在。
破碎的聲音似乎驚動了錫德,而且腦海浮現了耶拉莎貝的樣貌。
德米克斯看見他的樣子好像也感受到一點不安……

「鏡子碎了。」錫德臉色微變,淡淡的說。

「鏡子?錫德你好像很害怕。」德米克斯把手放在他胸前。「你可要知道我們是同一個人,所以不會有任何秘密。」

「這個我很清楚,但我不想你知道太多。」錫德總是把另一個自己當作小孩子看待。「預感告訴我,拉克辛努在我們剛進來的時間已經去了牢獄中。」

「你們兩個怎會忽然跟來的,這裏只需要馬爾夏和洛克薩斯。」杰克西昂以不滿的語氣質問。

「向來很有性格的杰克西昂怎會聽從一個小人物的說話呢?那個里克真是的。」錫德假裝脫口而出。

「你!怎會知道這件事?」杰克西昂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是無所不知的惡魔,不論是甚麼事也早在我預料之內。」錫德指一指自己的額頭。「里克早就在門前等待我們的出現。」

當眾人把視線集中在石門的時候,門忽然間打開,里克便從裏面走出來。
里克跪在地上不斷喘氣,汗流額角,還好像在說甚麼似的。

「里克!」洛克薩斯立即上前扶起他,好像對他特別關心。「門內的到底是甚麼?」

「體驗到『恐怖』了嗎?」錫德對里克毫不關心。「活該,你自己都應該知道後果是這樣子。」他吐舌。

「錫德,你怎能這樣毒舌啊?」德米克斯拍打對方的頭。「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救出拉克大姊!」

「實…實在太可怕了。」里克把鑰刃插在地上。「沒有心的那種空洞感覺比我想像的還要痛苦,而且拉克辛努本身的經驗不太好。」

「說得對,拉克辛努是受到機關封閉式洗腦塑造出來的天才。」馬爾夏的眼神透出一種憐憫的悲傷。「而那種洗腦的過程都比較強迫性,所以是很痛苦的。」

「關於那個封閉式洗腦法,我其實是研究者之一,最後一次的實驗品也就是拉克辛努。」杰克西昂嘆氣。「把她關在一個黑暗的房間,強制將意識灌注,接著要使她從恐懼的狀態脫離……雖然能夠產生天才,可是並不人道。」

「那麼,里克你有沒有受傷?假如里克你受傷,那我也會很心痛……」洛克薩斯這句話無意識的脫口而出。「呃,我在說甚麼啊?」

「連自己在說甚麼也不知道,除非是被操控著吧。」錫德好像察覺到不對勁的東西。「這樣,你們要進去嗎?去的話就不要拖拖拉拉!」

「那個門鎖被里克破壞了,我們進去已經不成問題。」杰克西昂在石門內發現一個懸掛在半空的巨型鐵籠。「似乎能用這個往下面去。」

「我們不是往下,而是往上。因為那個是空中的牢獄。」說時遲那時快,錫德已經進入鐵籠中。

「很潮濕的感覺,四面的牆壁也長滿菁苔,還有些水從上面滴下來……」馬爾夏總覺得自己像身處一口井之中。

「我不要跟你們去,我要留在這裏照顧里克!」洛克薩斯環抱里克。

錫德再度皺眉,接著不斷向四處張望,卻發現了一點隱約的銀光。
當他看見銀光,臉上浮現出不耐煩的表情,隨即以石子擲向那裏。
它果真被擊中,但因為四周一片漆黑而無法看清楚是甚麼,總之就是有東西從旁邊掉下來。

「洛克薩斯,請你重新再說一次剛才的話。」錫德回首,心情好像輕鬆了許多。

「我必要跟你們去,但我先要把里克留下來!聽懂了嗎?」

「嗯,不是要留在這裏照顧他嗎?」德米克斯對這句話感到疑惑。

「你的耳朵出問題了嗎?還要我多說一遍嗎?」洛克薩斯不耐煩地回答。

「孩子,我知道你是察覺到一點東西。」馬爾夏對著德米克斯甜笑。「來,快點告訴我吧。」

「馬爾夏,你實在太狡猾了。想從小德身上打聽我的秘密?」錫德立即把德米克斯搶回來。「小德,你要聽誰說話?」

「哎喲,你們不要這樣好嗎?我甚麼也不知道呢!」

「唉,既然要當個不老實的孩子我也沒有辦法。但是,你知道的不代表我不知道。」馬爾夏假裝很心痛的樣子,但說話卻帶有強烈暗示。

「你們先出發吧,我已經把上面的障礙物完全清除。」里克開始感到疲倦。

「里克,你要我把馬爾夏和洛克薩斯帶來的真正目的是甚麼?」杰克西昂喃喃自語。

『空中牢獄』
五人已經走進鐵籠,里克便拉動旁邊的操控杆使頂部的齒輪轉動,把大家拉上去。
鐵籠在上升期間偶爾微微搖晃,冷風從下面吹上來更是令人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的寒意。
為了令驚慌的感覺減少,於是大家也把視線往上移,可是也沒有甚麼分別的一樣漆黑。
此時,牆壁的磚頭發出青綠色的光芒照亮四周,但鐵籠也同時停下來懸掛在半空中,搖搖欲墜。

「停、停下了!」德米克斯倒在錫德的懷裏。

「即是說到達了目的地吧。發光的磚頭只此十幾塊呢。」杰克西昂打開鐵籠的門,把磚頭一塊塊的取下。「這樣就是入口。」眼前出現一個洞。

「你們,是來救那位姊姊的嗎?」在洞裏出現了一位穿著囚犯服裝的小女孩,把眾人得目瞪口呆。

「呃,那個……」杰克西昂整個人坐在鐵籠中。「你那位姊姊是不是金髮而且很高傲的女人?」

小女孩沒有回答杰克西昂,但眼神卻肯定的回答了「是的」。
接著她轉身便跑去,大家也趕快的跟上,這是一種無名的指引。
雖然洞穴很黑暗,但小女孩身旁的光點卻隱約的照亮前面。
跑了不久,大家便到達了出口,那裏是一個長長的回廊。

長廊的盡頭是一個浮在半空的牢獄‧空中牢獄。
這裏跟外面的世界一樣,都是雷電交加,下著毛毛雨。

「那位姊姊就是在那裏一直的哭,一直在叫喊。」小女孩以悲傷的眼神遙望牢獄中的黑影。「因為她很怕孤獨。」

「孤獨都只是另一種生活方式罷了,似乎對心的人來說是折磨。」錫德慢慢步上前。「但孤獨並不是自身問題,而是身邊的人也有關係。」

「嘻,小德一點也不孤獨。因為我有錫德、阿克賽爾、洛克薩斯和大家。」德米克斯天真的笑容令錫德也微笑。

「其實只是她無法放下這個陰影,而陰影可說是我們在往後日子的動力之一。難道真的這樣令人介懷嗎?」錫德快要走到回廊的盡頭,但卻發現前面的路被切斷,只要再踏前一步便會從高空掉下。

「走到這裏已經變成露天的,那要想得辦法走過去才對。」

馬爾夏拿起鐮刀在空中揮舞,期間天空掉落了無數的薔薇花瓣。
花瓣散落於被切斷的道路前,半空隨之被覆蓋,形成一片空中花園。
他嘗試踏上花田之上,眾人擔心會就此掉下,但卻依然安穩的站著。

「看見了嗎?這就是本人的花之力。」馬爾夏在花田上仰望從天上掉下來的花瓣。「大家先進去吧,我要好好的看守這裏。」

杰克西昂猶疑的看著馬爾夏,但總是欲言又止,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的計算會準確且靈驗。這一點錫德當然預料到,為了不阻礙馬爾夏,也把德米克斯趕進牢獄中。
當牢獄之門打開,隨之有一陣陣的濕氣飄出,凄涼的哭聲在空中回蕩。
雖然是很可怕,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選擇。

「四周都被綠色的氣體籠罩,大概又是瘴氣。」錫德替德米克斯掩著鼻子。

「我們好像越來越接近了,是鎖鏈與地面磨擦的聲音。」洛克薩斯小心翼翼的前進。「那邊好像有一道光。」

當眾人走近有光透進來的地方,在月光照射下,大家看見奄奄一息的拉克辛努倒在地上。
德米克斯想扶起她之際,一道電流瞬間通過自己的身體,全身都觸電。
此時,一隻有黑色翅膀而帶點亮綠色鱗粉的螟蛾從窗外飛進來,並停留在拉克辛努的耳朵旁邊。
接著,拉克辛努無意識的站起來,開始對眾人發動雷暴般的攻勢。

「早就猜到他們會有麻煩。」阿克賽爾終於趕到牢獄前。「要等我啊,洛克薩斯。」

「我也早就猜到你會來製造麻煩。」留守在門外的馬爾夏出現在他眼前。「這次他們最低限度只是重傷而已,所以不用擔心他們會死。」飄落的花瓣迅速聚集到手上,它們散開之時便變成一把鐮刀。

「你這個人真是不能相信!難道你還是犧牲杰克西昂、拉克辛勞和德米克斯嗎?」

「假如犧牲他們能夠消滅你和洛克薩斯的話,我是無任歡迎的。」馬爾夏低下頭冷笑。「而且他們也不值得我珍惜。」

「嘖,只是想支配機關的野心家。」

「嘻嘻,說得對。我們現在就來個小小的熱身好嗎?」馬爾夏用紅薔薇花瓣擦亮鐮刀。
──To be continued──
———————————————————————
——廢話區——
【AW】敵人之一‧耶拉莎貝正式登場!
本文毒舌派終於有了長老……錫德!XDDD
女王華麗的散花也有實用的時候,而且能夠加強氣氛。(心)
但是女王卻在這個時候造反>口<"
女王-(醋瓶+拉克大姊)=─惡+六(謎之算式)
就是這樣子,拉克大姊的DPC事件就留待下集繼續……

只要完了第十七就把整個DPC完結而進入AW了(呼)
下集也會出現兩名【AW】敵人(好像漸漸向XIII機關宣戰)
對了,今天的確很廢話。我的靈感還未擠出來……囧

驗證碼:4940
為甚麼會是維克森囧?
小德:你這個科學怪人不要靠過來!(淚)
維克森:哈哈哈,我要好好研究一下你天真無邪的構造!(何)
小德:救救我吧,錫德!
【維克森陣亡】
錫德:我們回家吧,小德。(笑)
而40就是因為維古森是●●的吧!(跟我比較熟的都應該知道我胡扯出來的詞語)
——廢話‧完——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