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62

【同人】《Nobody‧No choice》(BL有)Chapters XIV

樓主 lemon-yee yee925
【Chapters XIV】【Cannot lose】(不能失去)
給阿克賽爾,
從來沒有想過會遇上你,所以才會被你所愛。
可是,自從跟你在一起,我只知道不能就此佔有你,因為你身邊的人……
為甚麼、為甚麼還是不能一心一意的愛著我?你花心。
之前的德米克斯已經被除去,現在還有馬爾夏他們…究竟要經歷多少次的障礙才能佔有你?

我無法佔有你,也沒有人能夠得到你!
——盼望擁有你的洛克薩斯

『邂逅之憶記』
今天的房間異常的寧靜,側耳傾聽,就只有哀傷的哭泣聲。
阿克賽爾今晚跟大家去玩,現在只餘下洛克薩斯一個。
究竟你為甚麼要拋下我,難道是為了你的朋友?洛克薩斯心想。

「我想跟你去玩呢。」

「還是不要了,我們那些變態活動可是不適合你的!」阿克賽爾拋下了這一句話便跑掉了。

「怎樣了?又被拋下呢。」一位銀髮少年突然出現在他身旁,用溫柔的語氣問。「我知道你一定想看他們在幹甚麼吧。」

「想又如何?現在我卻……」

「我想這個會幫到你,只要擁有了它就能夠知道他們在幹甚麼。」銀髮少年拿出黑暗紙牌。

『記憶摩天塔塔頂』
紙牌發出白光滲入洛克薩斯的體內,兩人瞬間來到他們玩樂的地點。
拉克辛努把地上的蠟燭燃點,阿克賽爾則在不耐煩的等候其他人。
不久,德米克斯背起杰克西昂出現,並帶著兩大袋東西。

「抱歉,因為要買東西所以遲到了。」德米克斯把手上的大袋子放下。「拉克大姊,這種的佈置好像在哪看過。」

「是嗎?我還是剛剛才想到的。對了,我叫你買的東西有沒有貨?」

「當然有吧!拉克大姊最愛的法國酒‧non disparu。」德米克斯從袋子中拿出
幾枝酒。「這個Chaînes,是我順道買來送給你的…直覺告訴我,你會很喜歡。」他把其中一枝用藍色玻璃樽盛載著的酒遞給阿克賽爾,再露出一個害羞的表情。

阿克賽爾大吃一驚,因為這是他們兩人以前一起喝過的酒,也就是自己的最愛。
假如他以前的記憶已經完全消失,現在又怎會……?
在旁邊的銀髮少年和洛克薩斯因紙牌的力量而處於隱形狀態,只要不碰到其他人就不會被發現。

「為甚麼?怎會是Chaînes?」洛克薩斯情緒非常激動。「那個傢伙的記憶根本沒有被消去!他會拆散我和阿克賽爾的,絕對不能這樣!」

「Chaînes,鏈子。那就是宿命嗎,索拉?」銀髮少年喃喃自語。

「小德,為甚麼只是送給他?我呢?」杰克西昂吃醋。「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不不不,杰克哥哥你這樣和藹可親,是小德最喜歡的人。」德米克斯連忙送上其他酒。

「好像很熱鬧呢。」薔薇花瓣從天上落下,馬爾夏從花瓣堆中出現。

「你來得真是合時,我剛從光之世界裏找到一個很有趣的遊戲!」拉克辛勞把剛喝完的酒樽橫放在地上。「True & Dare!」

「我也好像聽聞過,但還是進階版的Double Dare比較有趣。到時候馬爾夏還有小德呢……哈哈哈。」杰克西昂奸笑。

「Double Dare?」德米克斯對這個詞語有強烈的印象。

「不要再說下去了!要是再這樣的話……」洛克薩斯立即跑上前。

「索拉!」銀髮少年把他抓住。

「放開我!我不是甚麼索拉!」洛克薩斯搖晃身體。

「冷靜點!」銀髮少年把洛克薩斯抱入懷中。「再忍耐多一會兒,那個人就會永遠屬於你。但…你最終還是會回到我的身邊。」

「里克……」洛克薩斯不禁叫出了銀髮少年的名字,繼而掉下眼淚。但…為甚麼自己會知道一個陌生人的名字?

「且慢,可以玩另一個遊戲嗎?」阿克賽爾非常抗拒。

「哎呀,難得本小姐從老遠的地方找來玩意,怎能這樣不給我臉子?」拉克辛努沒有理會他的說話。「既然那麼多聲氣,就由你開始吧!轉動這個樽子吧!」

「但是……」

「快點轉啊!」拉克辛努大喝。

眾人馬上圍成一圈,阿克賽爾迫不得已的轉動酒樽。
酒樽不斷在轉動,大家也感到非常緊張,而德米克斯的腦海中隱隱約約浮現出一些零碎的記憶。
洛克薩斯滿額大汗,隨著酒樽越轉越慢,他便越來越擔心。
不久,酒樽已經轉得很慢,看來正準備停在馬爾夏面前。
馬爾夏把掌中的花瓣變成了一個硬幣,接著把它彈向酒樽,眾人只是看見一個細小的黑影擦過。

「原來…當時的黑影!」洛克薩斯茅塞頓開,終於知道阿克賽爾跟德米克斯結下關係,根本是個佈局。

此時的馬爾夏雖然看不見洛克薩斯,但卻感覺到他的存在。他便對著那個方向說了一句話。以他的嘴唇動作來估計,該是在說「那又怎樣」,而且還甜笑著。
酒樽再度加速旋轉,大家還是繼續把注意力集中在它身上。
是宿命還是罪孽,酒樽停在德米克斯的面前。

「小德,你實在太幸運了!」馬爾夏高興地拍手。「只要有第一次,必然會有第二次,因為這是鏈子的牽引。」他的視線對著洛克薩斯的方向。

「你需要這個嗎?」里克把一件武器遞給洛克薩斯。

「阿克賽爾,拿點勇氣出來親下去吧!」拉克辛努把阿克賽爾趕上前。

「嗯…已經是第二次了嗎?」德米克斯走到阿克賽爾的面前,再用雙臂環扣著他的頸子。

「全部都給我滾開!」洛克薩斯執鞭抽打德米克斯,隱形狀態完全解除。

「小德,你沒事嗎?」拉克辛努上前扶起他。

「還可以呢。」德米克斯強顏歡笑,背脊卻有一道被鞭打得皮開肉裂的傷痕。

「洛克薩斯,你怎會在這裏的?我不是吩咐你要留住房中嗎?」阿克賽爾大吃一驚。

「住口,我決定永遠也不再理會你!」

「就是這樣了,庭園再見吧。」里克伴隨洛克薩斯消失在闇之回廊中。

「別逃!」阿克賽爾無法進入回廊,只好改變路線往庭園去。

「馬爾夏、拉克大姊、杰克哥哥,請你們要幫助他。我似乎不太適合出現……」德米克斯低下頭。

『荒廢的庭園』
庭園散播著一種致命的氣息,籠罩著這裏的瘴氣使枯萎的藤蔓奇蹟地活躍起來。
阿克賽爾掩著鼻子,奮不顧身的跑到石門出現的地點。
但其餘三人卻悠閒得像散步似的……

「馬爾夏,計劃很順利呢。」拉克辛勞暗笑。

「嘻嘻。」馬爾夏變出黑色的薔薇。「德米克斯現在已經變成了一件工具……威脅到阿克賽爾和洛克薩斯的工具。」

「現在要把對策由軟變硬,但最終目的還是要控制整個機關而已。」杰克西昂把黑色薔薇的花瓣拔光。

四人面前出現的石門被繩索緊緊束縛著,而且從門隙間滲出瘴氣,這道門大概就是整個庭園裏的瘴氣來源。
阿克賽爾心急如焚,一口氣把繩索燒成灰燼,再用力推開石門。
門內是一間染血的白色房間,從天花垂下了許多麻繩。

「你們在哪?……洛克薩斯,你千萬不要出事。」阿克賽爾被麻繩所包圍,雖與其餘三人分隔了,但依然用心的去找回自己最喜歡的人。

在另一邊廂,馬爾夏等人已經感受到殺氣,而且敵人開始慢慢接近。
一把鑰刃從上面斬下來,可惜被鐮刀擋下來。

「一切都你設計的騙局!」洛克薩斯以鑰刃相向。

「當時我只是貪玩把硬幣彈出去而已,沒想到就此替他們牽了紅線。」馬爾夏舉起小指。

「其實我們只是針對阿克賽爾,原本沒有要拆散你們的意思,可是卻想不到小德他會成為你的障礙。」拉克辛努裝腔作勢,表現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住口,我要把你們統統消滅!那麼,阿克賽爾就會永遠屬於我!沒有任何人能佔有他!」洛克薩斯把兩把鑰刃合二為一,約定的守護與過去的回憶互相纏繞,純潔的白色和華麗的漆黑成為終極武器‧交錯的思念。

「可是你已經沒有反擊的能力!」杰克西昂操控影子把他束縛著。

「想再試試一記耳光的滋味嗎?」馬爾夏輕撫他嫩滑的臉頰。

「滾開!」洛克薩斯大聲叫喊,懸垂的麻繩緊緊綁著三人。「愚昧的弱者,給我消失吧!」他高舉鑰刃。

「洛克薩斯,你究竟在哪?」冒火的雙輪將麻繩演化成的牆壁燒毀,隨即出現一個大洞通往另一邊廂。

「你不能過去。」里克出現在洞口前。「因為你沒有過去的必要。」

「那就很抱歉了,現在我有必要去找那個重要的人!」

心急如焚的火轉移到雙輪上,使它的火焰燒得更旺盛。
里克見狀也沒有讓步的意思,戰意跟火焰一樣猛烈。
兩人的實力相乎,雙輪與鑰刃相交,因角力而擦出火花。
持續的角力對戰鬥並沒有任何好處,所以相方只好先行後退,接著再準備下一輪猛攻。
當聽到洛克薩斯的攻擊頻頻揮空,真是心寒不已,因為他隨時有機會打中任何人。

「這、這次你一定逃不掉!」洛克薩斯對準馬爾夏的腹部。

「甚麼?」麻繩把馬爾夏的四肢向外拉,使他全身動彈不得,隨時有四肢被撕裂的危險。

「納命吧!」

「有那麼容易嗎?」一把聲音從天花傳來。

他用盡全力將鑰刃刺向馬爾夏,但德米克斯連忙跳下來以錫塔爾琴擋下一擊。
幸好有一些水分身在旁邊緩減了鑰刃突刺的力度,使錫塔爾琴就算被貫穿也沒有傷及自己。

「來得真是合時呢,小子。」拉克辛努把麻繩切斷,從半空中掉下來。

「小德,這裏就交給你了。」馬爾夏送他一個飛吻便跟其餘兩人離開。

「好了,現在只餘下我們兩個。有甚麼恩怨就在這裏算得清清楚楚吧!」德米克斯指著自己。

「我只能跟你說阿克賽爾是我的,想要佔有他的人下場都是死!」洛克薩斯用鑰刃指著對方的胸膛。

「假如能夠發洩你心頭之恨的話,我絕對願意犧牲。」德米克斯笑了一笑,緊握鑰刃的前端,把它刺進腹部。「…這樣,我想你會滿意。」

「……哈哈哈!」洛克薩斯把鑰刃刺得更深入,血濺到他的臉上。「那你就痛苦的死去吧!」

「去吧,愚昧的人。」里克悄悄地離開,剛才的大戰似乎暫時告一段落。

「不要,洛克薩斯!」阿克賽爾跑上前緊握他染血的雙手。「我們回去吧。」

「真的嗎,阿克賽爾?」他掉下眼淚。

刺進德米克斯腹部的鑰刃消失,看見兩人那麼幸福,自己也笑了一笑。
既然別人那合襯就不要再插手比較好,不論跟阿克賽爾是否有一段難忘的記憶……因為這一切已成過去。

「真是難為了小德……」馬爾夏托腮俯視著房間的人們。

「那一條想佔有別的的繩索已經斷裂了……現在的卻是個Fate doll‧命運的玩偶。」杰克西昂用黑影把紙牌吞噬。

「遇害者已經差不多完全出現,至於下一個……」拉克辛努臉色蒼白,凝視著手鏡中的自己。
──To be continued──
————————————————————————
——廢話區——
[b]這根本是惡六、這根本是惡六![/b]
小德的記憶恢復就是馬爾夏的陰謀,這樣差點令小六發狂……(汗)
Double Dare和佈置也是要特地勾起回憶的工具之一
這次的小德明顯很主動!(炸)因此令我們的小六用女王之鞭懲罰他了!
最爆的還是[b]Riku x Roxas[/b]!
但里克好像是愛索拉多一點(私心)
馬爾夏、拉克大姊和醋瓶就是陰險三人組……以後會有很多事發生。
[b]因為我的胡扯,一把新的鑰刃出現了囧[/b]感覺蠻詭異……

驗證碼:4398
4攻3就先不理(踢)重點是腹黑小德 VS 惡!
腹黑小德將在不久以配角身份正式登場!

對呢,【DPC】完結後就是【AW】(arrant war‧徹底戰爭)
正在為研究出新人物而煩惱,不排除有徵角色和畫師可能(太汗)
(作者超懶= =")
總之……請各位繼續支持!m(_ _)m
——廢話‧完——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