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62

【同人】《Nobody‧No choice》(BL有)Chapters XII

樓主 lemon-yee yee925
【Chapters XII】【Unapproachable king】(孤高的王)
給我身邊的人,
機會,我等了很久。為甚麼還是沒有降臨?
之前一連串色誘的行動似乎有點效果,總算是騙取了大家的信任。
嘻嘻,德米克斯還是最單純、聽話的孩子,所以我依然的愛他。

要得到阿克賽爾這個目的已經不再重要,因為我要在這次戰鬥當中反敗為勝……
里克,很感謝你把這種力量賜給我。不知道該怎樣報答你呢?
我想這個被沾染的爛身體你絕對不會收下,但當我勝利了的話,甚麼也可以送給你。祝福我吧!
——遭向勝利的王者馬爾夏

『空洞的溫室』
「只要有了這個就可以勝利?」馬爾夏對里克手上的東西有點懷疑。

「Dark playing card,它會慢慢的滲入你體內,而且絕對無感覺。」里克把手伸進馬爾夏的衣服裏,接著便迅速的拿出來。

「好像沒有甚麼異樣。」馬爾夏拍一拍胸膛。

「那就好…時間快到。我還是先走……」

當里克正想離開的時候,左手被馬爾夏抓住了……
回首,只見他以奇怪的眼光直視,因為雙眸已經失去原有的光澤。
那時的里克笑了,並且把他的手甩開,接著馬爾夏便無意識的掉在地上。

「噯,里克。誰又給你下藥了?」杰克西昂在摩天塔外攔截里克。

「又給你找到來這裏……我把一位高貴的女王昇華了。」里克看著摩天樓某窗戶伸出來的巨型薔薇,自豪地道。

「甚麼?你竟然對馬爾夏…哼!我已經跟你說過……」杰克西昂抽起里克的衣領。

「你還是先收回你那雙骯髒的手吧,親愛的皇帝快要醒來。」話畢,里克走進闇之回廊離開。

杰克西昂開始處於混亂的狀態,因為那種巨型植物的出現便意味著原本的馬爾夏已經回來了……那一個殘酷和充滿野心的男人。
溫室的門外被荊棘所包圍,從外面隱約看見馬爾夏倒在地上。
接著的重要行動便是消除荊棘,於是杰克西昂便拿出噴火器。

「馬爾夏。」杰克西昂跪在地上只能低聲呼叫,但卻不敢接觸馬爾夏。

「實在太可怕了……」拉克辛努也被吵醒了,她掩著嘴巴,臉色大變。

「真是幸運,妳來了我暫且可以放心。」杰克西昂把額角的汗抹掉。「假如當初不是他的內心沉睡了,那麼招來的禍就越大。」

「沉睡?你是說催眠?」拉克辛努拿出一個中間穿了小孔的硬幣,它的小孔還連著一條粗線。

「想不到你會知道XIII機關高層的機密,這個秘密只有一至六號的成員知道。」杰克西昂暗笑。

「哈哈,因為我收集情報的效率絕對不遜於你。」拉克辛努得意洋洋的樣子。

「看來里克已經把紙牌散播得差不多了,連妳和我體內也有那種東西了。」杰克西昂指著自己的胸膛。

「我也不清楚是何時存在的,但有了它以後,我開始有種不安的感覺……」拉克辛努低下眼。

「唉,現在最緊要是解決馬爾夏體內的紙牌。但是…醒過來的馬爾夏絕對不是人。」

「既然連我們也束手無策的話,唯有先消除這些巨型植物再打算吧。」拉克辛努把硫酸潑向巨型植物。

『邂逅之憶記』
「早安唷!」德米克斯面帶笑容的跑進來。

「哎呀…嗯…很癢呢……」洛克薩斯臉紅的坐在床上。

「我說是很好玩才對呢!」阿克賽爾不耐煩地道。

「我、我有打擾到你們嗎?」德米克斯不知所措,只能擺出一副傻乎乎的表情。

「沒有,我跟洛克薩斯在玩遊戲呢。」阿克賽爾搖頭,興奮地笑著。

「非常白痴的遊戲。」洛克薩斯叉腰。

「遊戲?很好玩的嗎?」德米克斯雙眼發光似的。

「雖然是好玩,但不知道你會不會有反應。」

阿克賽爾走到德米克斯的旁邊,接著向他的耳洞吹了一口氣。
冷風竄入脆弱的耳朵,刺激到敏感的神經,令人有無法抵抗的感覺。
但這種感覺卻因人而異,洛克薩斯的是臉紅和不安,德米克斯卻是在笑。

「哈哈,很癢呢。真的很有趣啊!」德米克斯不斷在笑。

「好像笨蛋似的,他竟然在笑。」洛克薩斯無奈的看著他。

「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的反應……呼。」阿克賽爾抓緊洛克薩斯,再向他的耳洞吹一口氣。

「嗯呀…不、不要再玩這種白痴的玩意好嗎?」

「吱……」門發出悶聲,意味著有人進來了。

「早安唷,馬爾夏大姊!」德米克斯高興得撲上前。

「哼。」馬爾夏把他推開。「別想跟我攀關係比較好。」

「哇,馬爾夏大姊啊!」德米克斯想上前攔截。

「笨蛋,快點過來吧。」拉克辛努把德米克斯帶出房外。

「你們在玩甚麼猥瑣的遊戲啊?還不去工作?」馬爾夏一本正經。

「馬爾夏,你今天吃了甚麼?怎會變成這樣子啊?」阿克賽爾摸摸頭。

「我向來就是這樣子,而且延誤工作的後果你應該知道。對了,我快要當上忘卻之城的城主。所以你還是聽聽話話的比較好……」馬爾夏那個目中無人的樣子又跑出來了,他妖媚的言行舉止都完完全全消失,現在卻是一個野心家。

「拉克大姊,我的馬爾夏姊姊去了哪?」德米克斯的思緒開始很混亂。

「冷靜點好嗎?現在的才是真正的馬爾夏!」拉克辛努大喊道。

「真正的…?妳說謊!馬爾夏姊姊待我那麼好,又怎會……」德米克斯眼泛淚光。

「哎呀?幹甚麼要哭呢?」拉克辛努大吃一驚。「好了,先別哭吧。否則怕我想不到要說甚麼呢……」

「嗯。」德米克斯點頭。「跟黑暗紙牌有關嗎?」

「聰明聰明。」拉克辛勞微笑。「紙牌喚醒了真正的馬爾夏。以往妖媚的馬爾夏其實是通過催眠所塑造出的。」

「不會吧,現在的馬爾夏不是很自然嗎?為甚麼要催眠他呢?」

「因為他失去了心之後變得很可怕,所以我們都不敢釋放靈魂內的他。」

「既然現在他又醒來,我們就再次令他沉睡吧!」德米克斯想再次回房裏跟馬爾夏較量。

「凡事都不要沒有用大腦思考好嗎?當大姊的我會很煩惱的!」拉克辛努連忙拉著他。「現在最重要是取出黑暗紙牌,催眠的事就遲點再打算吧!」

「對了!現在我們先去庭園那裏埋伏吧!這次就是我德米克斯最厲害的部署了!」德米克斯懷著滿腔熱血的出發。

房外的兩人在商討對策期間,房內已經發生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了。
馬爾夏命令無形者把洛克薩斯和阿克賽爾抓住,並要把他們固定在牆上。
當時的阿克賽爾雖然被蒙住雙眼,但卻聽到洛克薩斯的慘叫聲。

「馬爾夏,你這個混蛋對洛克薩斯做了甚麼?」阿克賽爾不斷掙扎。

「沒有呢,只是跟他玩遊戲而已。……呼。」馬爾夏向洛克薩斯的耳洞吹一口氣。

「滾開,不要碰我!」洛克薩斯的反抗令馬爾夏更高興。

「叫大聲一點吧,我想阿克賽爾不會介意的!」這句話明顯就是給阿克賽爾的,馬爾夏的行動開始變本加厲。

他高舉右手,狠狠的給了洛克薩斯一記耳光。
洛克薩斯的臉變得紅腫了,那時的馬爾夏順勢再多打一下。
每一記都很有力,但洛克薩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他不想令阿克賽爾擔心。
馬爾夏看見他沒有反應,終於覺得不耐煩,一氣之下決定用拳頭侍候。

「終於出手了嗎?」當馬爾夏準備揮拳之際,高舉的手被定住了。「你原來真的很喜歡洛克薩斯。」

「明知故犯,你是想挑戰我忍耐的極限嗎?這一下替洛克薩斯還給你!」掩耳不及迅雷,阿克賽爾狠狠的打了馬爾夏一記耳光。

「原來你這樣對待那一個『我』的,我終於明白為甚麼他每一天都在哭泣了。」馬爾夏閉上眼睛。「但這個遊戲還未完結,因為豔麗的薔薇正在等待你的來臨。」

「且慢,你究竟在說甚麼?」當阿克賽爾想走上前的時候,一堆藤蔓阻擋著。

藤蔓不斷從地下湧出,把馬爾夏和洛克薩斯包圍,接著由地下逃走。
阿克賽爾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身邊的雙輪開始冒火,火焰把藤蔓完全吞噬。
但是火焰慢慢退卻後,只見藤蔓絲毫無損而且表面開著的紅色薔薇被一圈圈黑色的東西包裹。

「杰克西昂,你發瘋嗎?為甚麼要包庇那個混蛋?」

「不,他還是馬爾夏……」剛才的火焰被杰克西昂擋住了,現在他奄奄一息的跪在地上。「而且,那些植物也是他親手培植的,你不能把它們燒毀……」包裹著薔薇的東西原來是影子,當影子替薔薇抵禦了火焰的猛攻後便消失了。美麗的薔薇就此順利綻放……

「那是黑暗紙牌…!為甚麼我沒有想到?」阿克賽爾扶起杰克西昂。

「不要碰我…你還是給我靜靜的伏在地上好嗎?」杰克西昂把他推開。「現在,你快點去救馬爾夏吧!」

「嗯。」阿克賽爾點頭。「你永遠也是守護著薔薇的影子……」

「笨蛋,說這種比白痴還要白痴的話。但是…我留守在他身邊的原因又是甚麼呢?哈,這個問題真的很奇怪……」杰克西昂閉上眼睛。

『荒廢的庭園』
庭園四周枯萎了的藤蔓忽然活躍,地面不斷震動。
在那裏埋伏的兩人終於等到此一刻,之前的兩道門也被藤蔓纏繞,接著在中間的紅色藤蔓變成一道纏繞著薔薇的石門。

「那是馬爾夏大姊的門嗎?那個人一點也不像。」德米克斯嘟嘴。

紅色石門上的圖案是一名披著絲綢且被藍色薔薇包圍,頭戴王冠的馬爾夏,他是一位有著孤高感覺的王。雖然是擁有氣勢,但卻被充滿悲傷的神情破壞。
看見石門右下方的紅色薔薇彩繪,德米克斯情不自禁用指尖碰了一下。
那些原來是顏料,把它擦掉後便看見一位正在哭泣的女王。
當他再用力的擦掉下一層的顏料,發覺門上的馬爾夏拿著一個水瓶,並把耳朵緊貼著。

「馬爾夏。」德米克斯喃喃自語,石門竟然自動打開。

「德米克斯,不要亂跑啊!」話未說完,德米克斯已經走進門裏,門也關上了。

「是這裏了。」阿克賽爾忽然衝上前,門再次自動打開,但當他進去的時候又關上了。

「為甚麼總是在欺負我?」拉克辛努只好獨自留下。

先進來的德米克斯聽到哭泣的聲音,雖然淚水掉下沒有聲音,但卻感覺得到。
馬爾夏木無表情的站在他面前,彈了一下手指,滿佈在整間房的藤蔓發出柔和的綠光。
藤蔓上的薔薇漸漸綻放,花瓣慢慢的飄落……

「歡迎你,德米克斯。你來這裏找我有甚麼事?」

「把馬爾夏還給我。」德米克斯單刀直入。

「我整個站在你面前,現在要帶我走嗎?」馬爾夏張開雙臂。

「騙人的,你不是馬爾夏!」德米克斯後退。

「嗯,難道你連我也忘記了嗎?」馬爾夏跑上前投入他的懷裏。

「我就是因為記得,所以才知道你是冒牌貨!」德米克斯沒有改變答案。

「德米克斯!」阿克賽爾趕上。

德米克斯回首,此時卻感覺到背後好像被某些東西貫穿了。
俯視一看,一把鋒利的銀劍已經穿過胸膛。

「嘻…我早就說你是冒牌的……」德米克斯苦笑。

「那你就錯了,這個才是原本的馬爾夏。」馬爾夏冷冷的看著他倒下。

「可惡!快點給我過去!」阿克賽爾對著無形的牆拳打腳踢。

「阿克賽爾。」洛克薩斯躲在藤蔓堆中。「看來我們只能當旁觀者了。」

「真的可憐,你的臉被打得腫了。」阿克賽爾輕撫洛克薩斯的臉。

「不要緊,跟德米克斯比較我已經算輕傷。」洛克薩斯微笑。

「這次難為了你…真的很對不起。」

「嘻嘻,你這個樣子很笨呢!」洛克薩斯拍拍他的肩膀。「現在我還是比較擔心他們兩人的情況。」

在裏面的德米克斯沒有躺在地上,馬爾夏也沒有甚麼舉動,空氣中只有他們的呼吸聲。
聽,又是那種無名的哭泣聲……在這裏沒有可能有其他人。

「馬爾夏!你究竟在幹甚麼?」一位滿臉淚痕的馬爾夏出現。

「這不是你喜歡看見的嗎?因為你討厭每一個人。」

「就算我討厭每一個人也好,但也不能傷害他…求求你快點走吧!」馬爾夏跪在地上哭泣。

「我是不能離開的,因為我是你,你是我。」那位冷酷的馬爾夏走近德米克斯,準備給他致命的一擊。

「喜歡的人?」德米克斯的腦海中出現了一些零碎的片段。

『唉,你還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雖然我不是你的媽媽,但我一定會留在你身邊照顧你。誰叫你是個連做飯也不懂的大少爺?』這一句似曾相識的話接著出現。

「馬爾夏,你還是不適合出現。」冷酷的馬爾夏踢開他。

「不適合出現的是你!」德米克斯把體內的銀劍拔出再貫穿冷酷的馬爾夏。「一張吞噬靈魂的紙牌!」

「哈哈哈!銀劍回到自己這裏,實在太諷刺了……」紙牌變回原形。

馬爾夏忽然倒在地上,無形的牆壁消失了,連四周的藤蔓也瞬間枯萎。
紅色薔薇的花瓣隨即四散在空中飛舞,它們仿佛一顆顆桃花的閃爍寶石。
德米克斯把他抱進懷裏,花瓣輕輕擦過馬爾夏的臉頰,眼淚也同時沾上了……

「不要這樣睡著好嗎?」德米克斯淚流滿臉。「為甚麼到現在也沒有反應?…是死了嗎?」

「不會的,他是個很厲害的人。」阿克賽爾沒有擔心的樣子。

「看見他們可以這樣,真的很浪漫呢。」洛克薩斯甜笑。

「……」一片花瓣落在馬爾夏的唇上。「感謝你。」

「嗯?真的太好了!」德米克斯立即擦抹眼淚,高興地笑著。

「在浪漫的環境下,自然有浪漫的事會發生呢。」洛克薩斯對著阿克賽爾奸笑,接著在唇上放一片花瓣,親了他一下。

「說得對呢!真的真的很幸福啊!我等了今天很久了!」阿克賽爾異常的興奮。

「Emperor。怪不得他變成了一位孤高的皇帝吧……」杰克西昂把紙牌表面的顏料抹掉,隨之出現Gallant rose的字樣。「現在的你就如豔麗的薔薇一樣。哈,但也因為有德米克斯的襯托,你才會如此的漂亮啊。我是不會輸的。」他露出溫柔的微笑,在旁邊窺視著馬爾夏。
──To be continued──
——————————————————————
——廢話區——
女王當了受害者呢!(喊)
這次又把劇情的某部分給了惡六(這是私心)
吹耳朵的遊戲雖然真是很無聊(這句是作者在自我刺諷),但也蠻甜蜜的說……
女王對惡作了個試驗(其實根本就是想惹火他= =)
結果就是[b]惡好愛六,六也很愛惡![/b]
小六為了不讓惡擔心,被巴也依然忍下去……Q Q"(淚)

醋瓶捨身保護女王撤退,實在令人感動!
「你永遠也是守護著薔薇的影子……」←很配合醋瓶呢>////<
(可悲的卻不是…形影不離)
但小德也是這樣喜歡女王(心)←那是很單純的孩子
(對呢對呢,小德對以前的記憶開始有印象了!)

[b]「在浪漫的環境下,自然有浪漫的事會發生呢。」[/b]
[b]萌爆了![/b]
小六這次是[b]主動的親下去、自動的親下去![/b]

驗證碼:8192
惡終於不怕鬼畜王,攻上去了!(炸)
腹黑小德也出動狩獵大叔!
↑被毆死了
——廢話‧完——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