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62

【同人】《Nobody‧No choice》(微BL有)ChaptersⅢ

樓主 lemon-yee yee925
【ChaptersⅢ】【Light of the loathing】
給在光明窺視中的你,
請不要想在光明中窺視黑暗,我們就不會察覺。
那麼人類渴望窺視黑暗的理由又是甚麼?
從我不斷被接觸黑暗的經驗告訴我,當你真正去窺視黑暗之時,你一定是有重要的東西遺留了。對嗎?
不要跟我說不是就好了!那個天真的小男孩就是這樣跟我說呢!
嗯嗯,而XIII機關好像只是差了一個就變成完整。這個位置聽聞是預留的。
那個新來的阿克甚麼啦,是個怪人。但似乎去拉攏他會是件錯的事……
──沉浸於黑暗中的拉克辛努


『華麗的白色房間』
「我究竟……」阿克賽爾睜開雙眼,「嗯?為甚麼我……!」當他正想下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四肢分別被綁在床的四角,呈大字形而無法動彈。

「醒來了嗎?」聲音從旁邊,一位外表很柔弱的青年。

「你為甚麼要把我綁起?」阿克賽爾一臉不高興地問。

「先不要生氣呢,是繩子太緊嗎?」柔弱的青年把繩子鬆開少許。

「噯,洛克薩斯在哪?」阿克賽爾因為看見青年那副柔弱的樣子而開始鬆懈。

「他好像強制被傑姆那斯帶走,可是他一直不願離開你身邊呢。你們究竟是甚麼關係?」青年摸摸頭道。

「洛克薩斯……」

「難道你們是主僕關係?那麼我一定會好好的服侍你啊,主人。」青年以溫柔的聲音回答,並坐在阿克賽爾的枕邊。

「嗯?有人服侍當然好,看來在這裏過著少爺般的生活也不錯看……」阿克賽爾奸笑。

「你好像誤會了。」青年的語氣忽然變得嚴肅,「在這裏生活主要都是為了完成王國之心的使命而已,絕對不是好生活來的……知道嗎?」他把食指放在阿克賽爾的唇前。

「你看來不太清楚我的性格……」阿克賽爾把青年拉過來,以冷酷的眼光相向。「我是不喜歡聽從命令的自由人……」

「馬爾夏。」一名有著短金髮的少女忽然出現,「啊?我有阻礙你們嗎?」

「沒有。是傑姆那斯找我嗎?」那位名為馬爾夏的青年回答。

「答對一半,答錯一半。嘻嘻,該是叫你準備好忘卻之城的事。」金髮少女好像是作弄別人的樣子。

「你們啊,我何時才能自由?」阿克賽爾開始覺得不耐煩。

「這個人的樣子怪怪的,行為怪怪的,就連說話也比人怪的……他是誰?」金髮少女以無奈的眼光相對。

「看甚麼啦?沒有見過俊男嗎?」

「究竟是不是白痴的……」少女喃喃自語。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相信洛克薩斯應該準備好了。」話畢,兩隻無形者便替阿克賽爾鬆綁,並帶著他跟隨馬爾夏離開。

「……我感覺到有人遺留了東西。那種氣息,約定。」少女看著阿克賽爾的背影。

『虛空旋律的空間』
淚水掉下的聲音,抽咽的哭泣聲。
洛克薩斯抱著雙腳坐在地上不斷痛哭,但身邊的傑姆那斯和一名黑衣人只能冷眼旁觀。

「不行!我不能再為他們帶來痛苦……」洛克薩斯抱頭痛哭。

「但這件事只有被鑰刃所選中的人才能做到。難道連一個簡單的步驟也不願意做?」傑姆那斯嘗試游說。

「不對勁呢,馬爾夏。」金髮少女突然出現阻止馬爾夏前進,「可否先把那個怪人扣留?因為他們要游說洛克薩斯要花上很多時間。」

「該可以吧,其實我也不太想事情發展得太快。」馬爾夏點頭示意。

「阿克賽爾,請你想清楚有甚麼東西遺留在光之世界。」金髮少女嚴肅地問。

「沒有。」阿克賽爾不假思索的回答。

「唉,我還是省一點氣力比較好。」金髮少女皺眉道。「你所遺留的東西會使你的靈魂永遠被詛咒,使心靈得不到平穩。而且那件東西似乎有著強大的怨念……」

聽到少女所問的問題,阿克賽爾還是沒有甚麼頭緒,究竟遺留了甚麼呢?
是記憶?……現在它沒有消失。
是朋友?……他們都會把我忘記。
還是感情?……嗯,好像差不多了。那東西跟感情很接近……


『德米克斯的家』
「究竟現在是甚麼時候?」向來沒有甚麼時間觀念的德米克斯總是覺得少了點東西。

「甚麼?已經那麼遲了!我約了大家……」德米克斯看著地上的籃球,「去籃球比賽?」

他隱約的想起一個很吵耳而且懂得照顧人的傢伙……誰?
那種感覺真的很奇怪,只是知道一些東西不知不覺地消失。
昨日發生了甚麼事?黑衣人、棕色的頭髮、紅色的頭髮……
很頭痛,德米克斯決定暫時放棄思考這個問題。

『公園』
眼前的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們的名字,每一個都牢記在腦海中。
瑪莉耶、瑪莉芝、勞克治、羅普……還有阿克……

「德米克斯,為甚麼今天看起來好像沒精打采似的呢?」瑪莉耶問。

「沒有,只是好像少了個朋友。」德米克斯苦笑道。

「別開玩笑了,在這個小村子中就只有我們五人最相熟了。」羅普笑道。

『你在想阿克賽爾嗎?』一把詭異的女聲問。

「妳是誰?阿克賽爾?……對了。」德米克斯喃喃自語。

『嗯,那麼我在你家坐坐好了。』話畢,德米克斯好像發狂般跑回家。

阿克賽爾,對這個人有點印象了。
他是德米克斯的同居好友,是個很不錯的傢伙……
接下來的就很模糊,他真的存在過嗎?

「小姐,我來了。」德米克斯用力的打開門。

「嗯,你來了耶。你家很亂唷,人家坐得不是太舒服啊。」金髮少女在悠閑地享受紅茶。

「請問妳究竟是誰?為甚麼會認識那個叫阿克賽爾的傢伙?」德米克斯追問。

「哎呀,猜不到傑姆那斯這個傢伙會那麼快動手……」金髮少女放下茶杯。「我是XIII機關的成員‧拉克辛勞。小弟弟,就叫我大姊好了。」

「嗯,大姊。快點回答我的問題吧!」德米克斯變得像好奇的孩子般。

「哈哈,很乖呢。那麼你有聽過類似這種的說話?」拉克辛勞走近他的耳邊,「不存在的事物在世上絕對沒有價值,所以請你把這些無價值的東西拋棄於黑暗吧。」

「這是……那個黑衣人跟我說的話!」德米克斯當頭棒喝。「留在他的懷抱中,有著一種被催眠的感覺……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只是見他那金黃的雙眸。而且我還隱約記得他托起我下巴的一剎那……」

「好了好了!我真的受不了!」拉克辛勞連忙掩著他的嘴巴。「我相信他絕對不是『那個那個』吧。請問我可否看一下你桌子上的東西?」

「妳是說這個陀螺嗎?這是我最近的玩意,看著它不斷在旋轉,就可以令我的心平靜下來了。」德米克斯伏在桌子上。

「旋轉。」拉克辛勞旋轉陀螺,「你好像迷失了方向。一個人不停在旋轉,在局限在一個地方,不斷在思考一些使人迷惘的事……」

「的確,我最近都在想……一個好像遺忘了的人。」

德米克斯看著陀螺不斷在旋轉,眼皮漸漸變得沉重。
看見這個情況的拉克辛勞拿起桌上的彩色麥克筆,在陀螺的表面畫了幾筆。
當她再次把陀螺轉動的時候,德米克斯忽然瞪眼,視覺好像受到非一般的刺激。
黑與白的橫線,激發潛在於他腦中的記憶。
阿克賽爾是個怎樣的人,大家是甚麼的關係?全都跑出來了。

「阿克賽爾!」德米克斯的情緒變得很激動。

「你果真是那一個有著強大的怨念的東西。」拉克辛勞以厭惡的眼神偷偷看著他,「好了,既然我已經找到你。接下來要看你的造化了,我先走。」

拉克辛勞變出黑之回廊的入口,帶著不安的心情準備離開。
但一個擁有強大怨念的人卻緊緊握著她的腳……
『大姊,我求妳帶我去闇之世界吧!』從這句話聽到他在哭,那究竟是為了甚麼?

「究竟為了甚麼?一個完整的人不是很好嗎?」拉克辛勞對他這種態度極之厭惡,開始皺著眉。

「因為他是我最喜歡的人……」

「喜歡?真是個愚昧的人……」拉克辛勞開始氣得想踢開德米克斯,但看著他那個淚涔涔的樣子,真的沒有這樣的勇氣。「難道你要背棄『光』嗎?」

「就算要背棄『光』也變得無所謂了,因為只要我找到他就等於找回自己的『光』。」德米克斯高興地笑著。

「這是甚麼道理?那麼我……」拉克辛勞深呼吸,令自己的思緒更加冷靜。「好的,歡迎你進入闇的世界。」

德米克斯站起來,看著前方漆黑的世界,他沒有害怕。
因為那一方的世界中,有屬於他的『光』,他的『心』……
這種奇妙的心態一度使拉克辛勞感到驚訝又厭惡,這就是充滿『光』的人類?

『光』絕對存在於每一個人的心中,就算你被黑暗所吞沒,但屬於你的『光』卻在不顯眼的黑暗之中跟隨著你墮落……
──To be continued──
——————————————————————————————————
——廢話區——
我的稿很快就補完了(感動)
這次拉克辛勞大姊終於登場了!但…好像被我完全的改造。(爆)
(大姊其實某程度上是作者來亂專用的身份,因為包含了我某些性格XDD)
不過!這次Roxas、Demyx又出現勁敵了!
我們純情可愛的Marluxia大人!XDDDD(被眾毆)←那個根本是雙重人格的……
而且大姊提過Xemnas跟Demyx『那個那個』……(腐氣味有)
唉,六啊。你終於都受不了啦。(其實他也滿可憐)
下篇的Axel和Marluxia將有特別事件發生!(萌!)
請大家繼續支持!XDDD(千萬不要難產就好了= 3 =")
——廢話‧完——
驗證碼:4434(這不是4434,這不是4434!惡六的怨念詛咒囧rz)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