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72

Blank Points 劇情對話(一)

樓主 皓哥 asc99999
在命運之島上
 
索拉跟里庫正躺在沙地上
 
里庫突然爬起來
 
「好了 差不多該回家了」
 
索拉也爬起來
 
「嗯 回家吧」
 
里庫看到索拉 很驚訝的問
 
「索拉? 怎麼了嗎?」
 
索拉「咦?」了一聲不解的問
 
「那個」
 
索拉臉上莫名流下一滴淚
 
「是怎麼回事啊?」
 
索拉自己也不清楚怎麼回事
 
「突然心裡深處感覺到難過…」
 
「一定是某人正在悲傷中啊」
 
「某人?」
 
「天空不論在哪裡 在什麼世界都是連結在一起的」
 
「一定是這片天空的哪裡 而某人正在悲傷中吧」
 
「希望索拉去幫助他們喔」
 
「感覺好像不做點什麼不行啊…」
 
里庫聽到索拉不知道怎麼辦 想了一下就說了
 
「在心裡面說話 不知道聽不聽的到啊?」
 
索拉聽完滿頭問號
 
「里庫說的話 有時候很難懂啊 雖然我不明白 但我會試試看的!」
 
「好啊」
 
索拉閉上雙眼 似乎真的想努力連結什麼
 
里庫也看著天空
 
天空中盡是星空
 
索拉閉上眼睛好一陣子
 
同一時間某個地方
 
在一間奇特的房間裡
 
地上不時發出鎖鏈狀光芒
 
椅子上坐著一名少年
 
索拉的聲音突然傳出
 
「那個 你聽的到我說話嗎?」
 
在另一個地方
 
光耀之庭中庭處
 
布來古正在帶路
 
「在這邊!」
 
中庭中間躺著失去意識的鐵拉 旁邊還散落著阿克雅的鎧甲
 
安些姆抱起鐵拉
 
「你! 沒事吧?」
 
鐵拉慢慢醒來
 
「叫什麼名字? 說的出來嗎?」
 
鐵拉努力的在回想 結果說出
 
「傑亞 諾得…」
 
「叫 傑亞諾得?」
 
布來古聽到這邊滿意的微笑了
 
鐵拉說完又昏迷
 
看到鐵拉昏迷 安些姆急的叫
 
「這樣不行 快點送到城裡去」
 
「我明白了」
 
回應這句話的是滿意的布來古
 
布來古抱起鐵拉的身體 對旁邊另一個警衛說
 
「迪藍 那邊就麻煩你了」
 
迪藍轉頭一看
 
是阿克雅的鍵刃跟散落一地的鎧甲
 
而掉入黑暗中的阿克雅本人
 
正漫無目的的走在奇怪的路上
 
「已經 不知道走多久了啊…」
 
「也不知道經過多少時間了…」
 
阿克雅腳步躝跚 滿臉疲憊的走在石頭橋上
 
突然石橋旁慢慢冒出奇怪的生物
 
該生物長的是人型
 
但是胸口下方有著跟鐵拉後面附身的怪物一樣的心型空洞
 
而且一樣一身黑藍皮膚並透露著黑暗能量
 
無心者看著阿克雅
 
阿克雅馬上警戒起來
 
阿克雅變出大師的鍵刃
 
可是石橋 阿克雅的背後 又冒出另一隻一樣的無心者
 
但還沒結束
 
接二連三的跑出 三隻 四隻 五隻的無心者
 
阿克雅看到很驚訝 又更加集中精神
 
無心者們動也不動
 
阿克雅本來警戒的很徹底
 
突然低頭嘆了一口氣
 
鍵刃也朝下 跟本不是擺出戰鬥姿態了
 
看來是疲憊的絕望了
 
「就這樣在這裡溶於黑暗中也好啊」
 
有隻無心者舉起拳頭 正打算攻擊阿克雅
 
那隻無心者後方瞬間發出兩個光芒
 
兩道光芒飛過去並穿過那隻無心者
 
無心者一隻被消滅了
 
阿克雅見狀馬上抬起頭來
 
看著飛過去的兩道光
 
仔細看兩道光的本體
 
居然是鐵拉跟凡圖斯的鍵刃
 
兩把鍵刃帶著光明能量陸續穿過其它無心者
 
無心者全消失了 而兩把鍵刃也跟著飛走消失了
 
阿克雅看著鍵刃消失的地方
 
慢慢微笑起來
 
她很驚訝自己還能笑
 
「自從墮入黑暗世界之後 一直都忘記笑容了」
 
阿克雅拿出藍星護身符
 
笑著看著護身符
 
回想起
 
凡圖斯的笑容
 
鐵拉的笑容
 
大師艾拉庫斯的笑容
 
米奇的笑容
 
仙度瑞拉的笑容 神仙教母 王子 侯爵 傑克的臉龐
 
白雪公主的笑容 王子 七個矮人的臉龐
 
歐羅拉公主的笑容 菲利普王子 三仙女的臉龐
 
史克路奇跟梅林的臉龐
 
米妮 布魯托 牛人荷雷斯 黛西 杜易路易休易 奇奇蒂蒂的笑容
 
札克斯 海格力斯的笑容 菲爾的臉龐
 
試作品626號的笑容
 
彼得潘 小狐 小熊的笑容
 
燕。席得大人 唐老鴨 高飛狗的臉龐
 
小女孩海里的笑容
 
小男孩里庫的笑容
 
小男孩索拉的笑容
 
阿克雅看著護身符 想起有這麼多的羈絆
 
「全都連結在一起」
 
 
---隱藏的真正事實---
 
 
在某個地方 兩個人在對話但附近並沒有風景也沒有地面
 
山羊鬍的褐皮膚老人一臉不悅的在說話
 
「你的心應該已經被黑闇所渲染 而這個肉體也應該成為我的器具了才對」
 
「但是呢 為何卻沒有被我同化呢?」
 
褐色頭髮 胸前衣服有紅色x型背帶的青年也講話了
 
「這裡是我的心啊」
 
「就算肉體被支配了 我的心還是我的東西啊」
 
老人訕笑了一下
 
「哼 你能這麼說也只有現在了」
 
「最後還是命中注定會化成我心的一部份」
 
原來說話的人是鐵拉跟傑亞諾得
 
「不 我會把你趕出這裡」
 
「明明連心中的黑暗都控制不了 還敢說大話」
 
鐵拉聽完 笑了一下說
 
「我現在明白了啊」
 
傑亞諾得似乎發現什麼就說
 
「喔 原來這個心早已經有他人的心寄宿了啊」
 
「艾拉克斯那傢伙 還真敢啊」
 
鐵拉很肯定對傑亞諾得說
 
「害怕黑暗的已經不會是我了」
 
「就算把我的心取代…」
 
「就算我的身體變成黑暗般的存在…」
 
「就算那樣要付出多少代價也無所謂」
 
「我的目的只有一個」
 
傑亞諾得聽完 微放鬆的說
 
「非常好的覺悟啊」
 
「反正 還有時間」
 
「哪邊會是這個心的所有者 就慢慢來決定吧」
 
「但是…」
 
「策略這種東西 要設幾個就有幾個」
 
「種子早就已經發芽了」
 
 
---殘留記憶的背影---
 
 
「唷! 大師大人」
 
布來古隨手就搭上被傑亞諾得附身的鐵拉的肩膀
 
不過被搭肩的傑亞諾得一臉不高興的瞪著布來古
 
「幹麻! 不記得了嗎?」
 
「記憶喪失真的不是演戲啊! 真是的… 敗給你」
 
布來古講完 傑亞諾得本來已經打算甩開他搭肩的手
 
但是布來古又重新搭肩靠得更緊
 
傑亞諾得更加不悅
 
「該不會是! 鐵拉? 不是 對吧?」
 
布來古說到這放開傑亞諾得
 
「也好算了 反正我幹得不錯就對了 這樣說」
 
布來古說到一半用力拍了穿著實驗白衣的傑亞諾得背部一下
 
此時 走廊的另一邊
 
安些姆牽著晏佐 吃著水藍色冰棒在散步
 
安些姆邊吃眉頭邊深鎖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安些姆低頭看了一下晏佐
 
晏佐埋頭吃著他的冰  跟本沒注意到
 
可是走到走廊的轉角 晏佐突然停住了
 
晏佐回頭後 安些姆也跟著回頭
 
他們看著遠走的傑亞諾得跟布來古
 
安些姆的深褐色眼珠 看著他們的背影越看越仔細
 
 
---不應該會見面的兩個人---
 
 
一個有著深褐色雙眼的老人
 
穿著一件包滿全身的斗蓬大衣
 
全身只剩臉部沒遮
 
但帽延很深 還是看不清
 
老人呆坐在一塊微微發亮的大石頭上
 
看著前方的大海
 
水平線上方正浮著一個類似月亮的物體
 
海面上正有明亮的倒影
 
後方突然有人走來
 
那熟悉的腳步
 
走來的人 停在老人旁邊
 
少女問了黑衣人
 
「你是誰?」
 
黑衣老人轉頭看著少女
 
「這種地方會有客人還真是稀奇」
 
「我的名字是阿克雅」
 
「我才想問 你在這個黑暗世界做什麼?」
 
「又是如何 到這邊的世界的?」
 
「不知道 第一次來這的時候也是 連現在的第二次來這也一樣…」
 
「到底是怎樣來到這的呢…」
 
「我連自己是誰 都無法清楚的想起來」
 
阿克雅很失望的低下頭
 
「是這樣啊…」
 
阿克雅邊說邊坐下在沙灘上
 
「我從掉入這個世界以來…」
 
「也回不了原本的世界 迷惑了很長一段時間」
 
聽完阿克雅講的 老人朝阿克雅看去
 
「妳想回原本的世界嗎?」
 
阿克雅不說話 只是肯定的點了一下頭
 
「有跟朋友的…」
 
「約定 為了做個了結」
 
「朋友?」
 
「我自己的記憶大部份都喪失了 但還記得一個跟妳很相像的少年的事情」
 
「就像現在的妳一樣…」
 
「為了朋友跟伙伴 為了世界上的人們 拼命的保護光明」
 
聽完老人說完 阿克雅感興趣了
 
「保護光明?」
 
「請告訴我 世界現在 到底變怎樣了?」
 
「世界反覆被黑暗吞噬好幾次的樣子」
 
「但是 這次卻被那個拿著鍵刃的少年所拯救」
 
阿克雅一臉高興的轉過去問老人
 
「咦? 該不會是!是叫鐵拉或者凡這名字嗎?」
 
老人想了一陣子
 
「並不是叫這個名字啊…」
 
聽完阿克雅又沮喪的低頭
 
「是這樣啊…」
 
「遇到那個少年以來 離現在已經是一年以上的事」
 
「我為了復仇 對他跟他的朋友做過很過份的事情」
 
「也害過不少人陷入不幸之中」
 
「然後 我意識到我所做的罪惡」
 
「因為身為一個研究者的心態害的」
 
「我在他長眠的期間裡…」
 
「我將我的研究資料 都藏到他的身體裡面」
 
「搞不好 他可以 跟誰的心連結 那個少年的話…」
 
「可以打開那扇門 將不幸的人們拯救也說不定」
 
「所有一切 將在睡眠中所誕生…」
 
「是的 連妳也一樣」
 
聽完老人不可思議又語重心長的話
 
阿克雅非常想知道 就問了
 
「那個少年的名字是?」
 
「他的名字是…」
 
 
---現在還沒醒來的悲傷的碎片---
 
 
在一間全都白色的房間裡
 
一個金髮少女正在畫圖
 
少女有著微妙的胸部 大概是成長期
 
少女藍色眼睛 正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
 
畫裡面是一個少年 坐在扭曲的星星果樹上 看著遠方海平面上的夕陽
 
看著圖 少女說了一句
 
「索拉」
 
一個鐘塔的上面
 
穿黑斗蓬的金髮少年
 
正吃著水藍色的冰棒
 
右手邊也有個同樣穿黑斗蓬紅髮少年也吃著水藍色冰棒
 
原來左手邊也有的穿一樣衣服的黑色短髮少女也是吃著水藍色冰棒
 
三個人同時看著夕陽的天空 說了一句
 
「索拉」
 
在不知道什麼時代的啟程之地
 
凡圖斯一個人做在草皮的椅子上
 
似乎是在睡覺
 
可是旁邊走來一個人
 
才剛靠近凡圖斯而已
 
凡圖斯就醒了
 
來的人原來是鐵拉
 
兩個人同時看著天空 都同時說了一句
 
「索拉」
 
天空中只有一道流星飛過
 
而阿克雅與黑衣老人的地方
 
黑衣老人似乎講完答案了
 
阿克雅的眼淚不禁流下來
 
過一會兒 也唸了一句
 
「索拉」
 
阿克雅只是看著海平面
 
 
---只是為了等待 他…---
 
 
在命運之島 正是夕陽西下的時候
 
海上正隨海浪發出閃閃發亮的倒影
 
一個金髮少年坐在一棵變形如椅子的星星果樹上
 
「索拉」
 
少年聽到有人喊自己名字就馬上回頭
 
原來少年是長大後的索拉
 
看著走過來的紫髮少年 索拉也叫對方的名稱
 
「里庫」
 
里庫走到索拉的旁邊
 
「你已經決定了嗎?」
 
「是啊」
 
索拉手上拿著一捲紙跟瓶子
 
看起來就像瓶中信一樣的東西
 
紙上面還有米奇王國的標誌
 
後面慢慢走來一名全身粉紅色的少女
 
「索拉」
 
索拉聽到有人叫他就轉頭看
 
少女一臉微笑看著索拉
 
「海里 我…」
 
索拉似乎想解釋什麼
 
「嗯」
 
海里給了索拉一個點頭
 
索拉看到這反應也滿意了
 
索拉走過去海里的前面
 
「還有 悲傷的人存在」
 
「大家都還在等待」
 
「我要把跟我有連結相關的全都回復才行」
 
里庫聽到這裡露出微微的笑容
 
海里也滿意的露出笑容
 
並拿了一個東西放在索拉手上
 
「一路順風」
 
手上的東西 是五片櫻花色貝殼所串成的星型吊飾
 
Reconnect
Kingdom Hearts
 
耶 翻完了 疙瘩沒了!
板務人員:

1651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