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4(霧島佳乃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11.【8月3日(水)】[/b]

[b](II)[/b]

當我回到商店街時,已經是黃昏了。
我邊拉著長長的影子,邊邁步向前。
看著書店的櫃臺,老闆似乎正閒著。
我跟他打個招呼後,他便對我說。
老闆:「小哥你是從大阪來的嗎?」
往人:「就跟你縮那狗題材已經用夠啦!」(註:…同前)
老闆:「哈哈哈,你是新進霧島診所的那個年輕小夥子吧?」
往人:「沒錯。」
老闆:「可以跟佳乃說她訂的書已經到了嗎?」
往人:「知道了,我會告訴她的。」
老闆:「不過小哥你還真爽呢,可以住在美人姊妹的地方打工。」
往人:「對啊,明天都過著酒池肉林爽到不行的快樂日子。」
老闆:「………」
往人:「…抱歉,我開開玩笑而已。」
往人:「其實是過著像青蛙一樣每天擔心會不會被殘暴雇主給抓來解剖的日子。」
老闆:「是嗎?聖她只要提到佳乃的事就會很激動嘛。」
老闆:「算啦,好好加油吧。」
往人:「啊啊。」
聖:「回來啦,國崎。」
一進去等候室就看到聖。
她正靠在沙發上,看著晚報。
往人:「佳乃呢?」
聖:「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往人:「不,她說要到學校去餵飼料。」
聖:「明天才輪到她去吧?」
往人:「連她自己都差點忘記了,大概是臨時加的吧?」
說著我也坐在沙發上。
大概是走太久了吧?從剛剛肚子就一直在叫。
往人:「晚餐還沒好嗎?」
聖:「已經準備好了。」
聖:「早上煮的紅豆飯還有剩。」
往人:「誰叫妳太誇張一次煮了1升。」
聖:「我是想說你應該可以吃得乾乾淨淨的說。」
往人:「剛開始是很好吃,但是會膩啊。」
聖:「我知道了,再準備一些其他小菜吧。」
雖然這樣說著,但卻沒有想到廚房的感覺。
我站了起來,筆直地指著她說了。
往人:「飯後我有重大的事要發表。」
往人:「這可是和我的將來有著非常嚴重的關係的內容喔。」
往人:「另外這件T恤太麻煩了,讓我換一件吧。」
聖:「你的衣服在佳乃房間,自己進去拿吧。」
似乎很厭煩地說著。
往人:「知道了,那我就進去拿了。」
我穿過客廳準備開門。
突然覺得背部傳來強烈的視線。
一轉過身,是聖用著怨念的眼神盯著我看。
往人:「幹嘛啊?」
聖:「我中午被佳乃說了。」
聖:「說『絕對不可以碰你的衣服』。」
聖:「簡直像剛結婚一樣。」
往人:「………」
聽聖一說,不知為何感到格外羞愧。
聖:「她就這樣離開了我身邊呢…」
往人:「然後只剩妳一個沒人要。」
為了躲避預料中的手術刀,我擺出了逃跑的姿勢。
可是。
聖卻沒說什麼,回去看她的報紙。
聖:「我無所謂。」
聖:「只要那孩子幸福就好了。」
叩叩。
雖然知道沒人,但我還是敲了敲門。
往人:「我進去嘍-」
我打開門,進去裡面。
來回看著收拾得很整齊的房間。
在床邊放著摺好的衣服。
沒錯,那是我的T恤。
做菜就算了,洗衣服倒是沒問題的樣子。
不過話說回來我倒也想看看連衣服都洗不好的傢伙。
我馬上開始換了衣服。
正當我把衣服套在頭上時,有東西掉到了地板。
是個摺好的便條紙。
…是信嗎?
我一打開便條紙,有著用鉛筆寫著的字跡。
一看就知道是佳乃的。
我讀了一下內容。
我是覺得往人會相信才寫這封信的。
我想我還是得到天空去。
這樣的話大家都會幸福吧。
而且應該也可以遇見往人要找的人。
雖然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但我一定會把她帶回來的。
在那之前,要是你能待在這裡我會很高興的。
你能幫姊姊的忙,我會很高興的。
因為姊姊她一直都在硬撐著。
附註:
脖子的傷,真的很抱歉。
往人:「…聖!」
聖:「怎麼啦?突然臉色這麼難看?」
我將信塞給聖看。
她默默地收下,開始看了起來。
之後,她將便條紙放在桌上。
聖:「…那,你打算怎麼做?」
聖面色不改地問著。
往人:「那還用說…?」
我正要說完時,她用銳利的眼神制止了我。
聖:「你應該知道佳乃在想什麼吧?」
聖:「那孩子大概注意到自己的異常了。」
聖:「也認為你脖子上的傷是她造成的。」
聖:「這樣下去,說不定會讓你陷入危險。」
聖:「…她是這樣想的吧?」
聖:「所以佳乃決定離開你身邊。」
夕陽的金色光輝,泛染著聖的面孔。
呈現出一股從未見過的虛幻飄渺感。
聖:「如果你再繼續待在佳乃身邊…」
聖:「我也無法保證你會發生什麼事。」
聖:「你自己決定吧。」
聖:「今後也要待在佳乃身邊嗎?」
聖:「還是就這樣再也不管佳乃的事了?」
往人:「………」
聖:「答不出來嗎?」
我什麼都沒說地往門口走去。
因為這個問題白癡到不需要回答。
往人:「我要去找佳乃。」
往人:「我一定會把她帶回來。」
往人:「妳就待在這裡。」
往人:「說不定會需要治療吧。」
我打開了玻璃門。
診療室吹進了黃昏的風。
我正在穿著鞋子時,感覺到後面的氣息。
聖:「拜託了。」
我聽到了聖的聲音。
聖:「那孩子…拜託你了。」
似乎在哭泣的聲音。
天空泛染了茜色。
一樣的街角。
電線竿的影子橫跨著道路。
書店的老闆一樣在閒著。
什麼都沒變的夏日黃昏。
但確有什麼在改變了。
我一跑出來,才發現我連目的地都不知道。
佳乃在哪裡?
我應該要找哪裡?
往人:「…大概是在神社吧。」
我自言自語地說著。
我根本不知道佳乃在想什麼。
我大概一點都不了解佳乃吧。
但是,如果。
如果我是佳乃的話。
我應該會前往這個鎮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吧。
我有這種感覺。
我跨過了橋。
通過了佳乃所喜歡的地方。
路變窄了。
左右都被樹林給遮蔽,讓眼前變得黑暗。
但我沒慢下腳步。
我在昏暗的坡路上跑著。
眼前已經看得見鳥居。
在那對面的天空,看起來像血一般鮮紅。
我爬上了石階。
然後…
我到了神社。
這個鎮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第一次看見不是佳乃的佳乃的地方。
佳乃應該一定會在這裡的。
往人:「佳乃!」
我對昏暗處叫喊著。
往人:「佳乃!妳在吧?」
沒有回答。
漆黑的林蔭,吸走了我的聲音。
我來回看了看四周。
到處都沒有人影。
我接近了神殿,確認了一下百葉窗。
和我之前來的時候一樣被鎖著。
我從門縫中窺視了一下裡面。
沒有人進去過的痕跡。
往人:「不是在這裡嗎…?」
不可能的。
往人:「佳乃!妳在的話回答我啊!佳乃!!」
我再次叫喊著。
但仍然沒有回答。
光逐漸衰弱。
讓我的信心跟著動搖。
沒時間了。
我對這個鎮的地形不是很熟。
要是天黑了就找不到了。
不在日落前找到佳乃的話,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我有這種預感。
對了,說不定她真的是去餵飼料了吧?
她這麼老實,應該不會說謊的。
我往好的方面想著,來壓抑胸中沸騰的焦慮。
天空的茜色逐漸轉為昏暗。
彷彿是被吞食掉一般。
我消卻不了心中的不安。
我在思考前先跑了出去。
為夕日照映而染紅的街道。
長長的電線竿影。
伴著海朝香味的風逐漸化作寒冷的夜風。
我在其中跑著。
已經快到體力的極限了。
可是我用超越極限的精神力撐著。
喉嚨好痛。
頭也很痛。
手腳像鉛塊一樣沈重。
但我依然繼續跑著。
我沒辦法消去…討厭的預感。
當我到達學校時,體力已經快沒了。
我攤在牆上,氣喘吁吁地看著經過的人們。
那些穿過校門,正要回家的學生。
大概是要補習或是參加社團吧。
他們邊用可疑的眼神看著我邊走過。
我途中問了許多人佳乃的事,但卻沒有期待的答覆。
往人:「…佳乃。」
我的腳自然地走進了校內。
我穿過鞋櫃旁邊,進去了校舍。
從一樓的一端順著緩緩地一間間地窺視著教室中。
之後上了樓梯,到二樓…。
接著是三樓…。
走廊…。
逃生樓梯…。
我在學校中來回找著。
之後…。
我打開了通往屋頂的門。
佳乃不在學校。
只有這個事實沈重地敲擊著我的背。
往人:「佳乃…」
強勁的風,將我的話自背部吹走。
往人:「咕…」
為了錯誤的選擇而焦慮著。
我離開了學校。
剛好有3個女學生在校門。
往人:「那邊那3個等一下!」
我的聲音反射地喊了出來。
往人:「佳乃,妳們知道霧島佳乃在哪裡嗎?」
女學生A:「佳乃?」
往人:「沒錯。」
女學生B:「啊,這個人是之前來送便當的那個人嘛。」
往人:「啊…」
這三個是我以前來替佳乃送便當時問過的那幾個嗎?
女學生A:「佳乃的話沒有看見喔。」
女學生B:「沒有看見過佳乃耶。」
女學生C:「今天是我們負責餵飼料的嘛。」
已經是夠充分的情報了。
我向她們答謝,她們則是笑嘻嘻地鬧著。
說要去餵飼料果然是騙人的嗎…。
這樣一來,我就更焦慮了。
好好想想…。
那傢伙…佳乃她到底要做什麼。
到底去了哪裡。
我去公車站去看了。
佳乃要遠離我。
如果要離開這個鎮,只能搭公車。
我轉過身,跑了起來。
邊跑著邊仰望著天空。
耳邊傳來從母親那裡聽來的話語。
『在這蒼穹的彼端,有著持有羽翼的少女。』
『那是自遙遠的曩昔。』
『迄今此刻依然如此。』
『在相同的大氣中,展開雙翼,持續承受著吹來的風。』
那應該只是個童話而已。
根本不可能有存在天空的少女。
明明是這樣,我卻停不住胸口的騷動。
被塞在口袋的人偶。
因為我擁有不應該存在的力量。
因為這樣我才能持續地旅行。
快沒氣了。
腳也快斷了的樣子。
但我還是不停地跑著。
公車站已經沈溺在夕日中。
剛好是公車要開走的時間。
正準備開出去之時,停了下來。
門開了以後,司機說了。
司機:「喔喔,是大阪來的小哥啊。」
往人:「有女孩子搭過車了嗎?」
司機:「是小哥你的情人嗎?」
往人:「沒錯。」
往人:「短髮大眼,右手繫著黃緞帶,講話感覺是『啊,是往人耶』的傢伙。」
司機:「是可愛的小妞嗎?」
往人:「那當然。」
司機:「沒看過這種小妞耶。」
往人:「真的嗎?」
司機:「因為這條路線沒什麼客人,要是有搭的話我一定會記得的。」
往人:「是嗎…」
司機:「抱歉了,幫不上忙。」
門關了起來。
我則束手無策地目送著公車遠去。
等我回過神,我已經坐在公車站的長椅上。
天空已經暗下來了。
星星也彷彿從最初就在那裡般地閃爍著。
撲面而來的風,已經喪失了熱氣。
往人:「不回去不行了…」
我低聲說著,站了起來。
我到底怎麼走回來的已經不記得了。
等我回過神,已經在商店街了。
並列的店家都點起了燈。
也有已經提早拉起鐵門的店。
路燈周圍飛舞著蛾群。
在那旁邊,有著老舊的霧島診所。
我爬上了短短的階梯。
握緊了手,呆站在那裡。
我已經知道了。
我已經再也走不動了。
如果沒有佳乃的話,我再也去不了任何地方。
我沈默地坐在玄關口。
閉起了眼睛,塞住了耳朵。
就在這個時候。
腳邊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拉著我。
POTATO:「PIKO、PIKO」
往人:「是你啊。」
往人:「進去吧,聖在等著了。」
但我一打開門後,便察覺到POTATO的樣子怪怪的。
他那像羊毛般的毛都髒髒的。
彷彿是一整天都在找什麼一般。
POTATO往路上跑了過去。
似乎說著『跟我來』般地轉向我。
往人:「你知道…佳乃在哪裡嗎?!」
POTATO:「PIKO!」
我忘卻了一切,跑了起來。
POTATO則拚命地趕路。
我也跟著追過去。
在昏暗的山路,一人和一隻奔馳著。
而結果到的是這裡。
冰涼的夜氣吹著參道的石堆。
我盯著黑暗中。
在神殿的階梯,有個人影。
是佳乃。
沒有錯。
我衝了過去。
為了確認佳乃。
為了確認佳乃的魔法。
佳乃她往天空去了。
為了讓我不用在進行毫無終點的旅程。
為了讓聖能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為了能讓大家幸福。
為了能讓大家幸福地過活。
而那結果,現在。
躺在我的眼前。
往人:「佳乃!」
緞帶已經卸下。
階梯上有著血跡。
佳乃一動也不動。
雙眼閉著。
只見淚水靜靜地流著。
彷彿在做夢一般。
彷彿這一切都在夢中,在一瞬間都會全部消失一般。
往人:「…佳乃!」
我的叫聲,在遠處都聽得見不安。
往人:「佳乃!振作一點!佳乃!!」
我抱起她纖細的身體。
往人:「快張開眼啊!…佳乃!」
還溫溫的。
還能感受到微弱的呼吸。
明明是這樣。我卻知道。
我的話再也無法傳達給佳乃了。
我咬緊了牙根,看著天空。
遠處的星光。
遠處的燈光。
明明應該在的東西,看起來卻如水面般透明。
往人:「佳乃…」
妳要從這裡到天空去嗎?
妳要從這個鎮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飛過去嗎?
是知道我會來找,才在黃昏前找地方躲嗎?
然後到這種地方來,自己一個人卸下緞帶嗎?
為了大家的幸福。
為了讓大家能幸福。
就為了這樣,而使用了魔法嗎?
使用了不存在的夏日魔法。
往人:「該死的…!!」
我用力打著地面。
從手指傳來的痛楚,將我拉回了現實。
血沸騰了起來。
這種事已經夠了。
我這樣自責著。
往人:「妳不用飛到天空去沒關係。」
往人:「妳哪裡都不用去沒關係…」
妳只要在這個海邊的小鎮,一直幸福地生活就可以了。
只要一直天真地歡笑著就好了。
為了這樣,我…。
我將卸下的緞帶收進了口袋。
往人:「回去吧。」
往人:「聖在等著我們。」
我扛起了佳乃的身體。
走出無人的參道。
POTATO也很擔心似地靠了過來。
將佳乃給帶回家。
帶回聖的身邊。
這是剩下我們所能做的事了。

--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