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4(霧島佳乃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10.【8月2日(水)】[/b]

天亮了。
我根本睡不著。
我只是一直盯著昏暗而已。
開始可以聽見蟬的聲音了。
我在沙發上伸了個大懶腰後,開始了一天。
我拿出拖把,像平常一般地拖著地。
已經很習慣的日常。
早上的等候室挺安靜的。
這也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拖完地後接著擦窗戶。
我拉開百葉窗。讓光線進入室內。
一打開窗戶,蟬聲便響徹室內。
窗戶擦完了。
我關上窗戶,打開了冷氣。
今天會有客人來嗎?
我滿擔心的。
因為冷氣費也是很兇的。
想說至少賺到可以付得起的話還可以,不過…
我到了外面。
完全沒有人潮。
不過是因為還太早了。
幾間早開的店已經拉開了鐵門。
遠處的店面還有見過的像老闆的人在店前面灑水。
我和他視線交會了。
他對我打了招呼。
我也打了回去。
灑完水後,那老闆就進去店裡了。
然後就一個人都沒有了。
日曬真是刺人。
我拿著水桶在診所面前灑水。
啪沙一聲,柏油路的顏色變了。
我再灑了一次水。
潑出去時被陽光照到,出現了小小的彩虹。
真漂亮啊,我這麼想。
我撿起被放在門口的早報,回去了等候室。
室內充滿冷氣真是太爽了。
做完工作的充實感。
我把夾著廣告紙的早報丟到沙發去。
不想看。
比起那個我還比較擔心早餐。
肚子餓了。
早起也沒得吃吧?
聖做菜的手腕沒什麼好挑剔的。
是沒吃過佳乃做的菜,但應該不會太糟吧?
應該…。
佳乃:「早啊~」
佳乃很有精神地打開門進來了。
POTATO:「PIKO、PIKO、PIKO~」
當然,POTATO也跟著她。
聖:「早…」
過了一會兒,聖睡眼惺忪還揉著眼地進來了。
看著姊姊那樣,佳乃笑得很開心,我則呆滯了。
總算全員到齊了。
我和佳乃兩個催促著想看報紙的聖。
聖則邊不滿地碎碎念,邊慢慢地去準備早餐了。
而在我和佳乃抬槓時,聞到了飄過來的味增湯香氣。
大家圍在餐桌前,開始了一天。
夏日的某一天。
稀鬆平常的一天。
如果這就是生活的全部的話,也無所謂吧。
沒人光臨的診所。
到了中午,吃完了午餐。
飯後配著的茶。
我理所當然地愛睏了起來。
但是下午還得將剩下的病歷表整理一下才行。
午休只得延到之後了。
佳乃:「哪哪,往人。」
佳乃邊拿著茶碗,邊看著我。
佳乃:「今天下午有時間嗎?」
往人:「時間?」
佳乃:「嗯,看要不要一起去哪邊嘛?」
一副小孩子在求玩具的眼神。
往人:「我是無所謂啦…」
我偷瞄著聖看。
聖:「嘶嘶嘶嘶。」
正在喝著茶。
往人:「工作做完以後再去可以吧?」
佳乃:「嗯,好啊。」
眼前的佳乃笑著。
聖:「…不。」
耳邊傳來她將茶碗放著的聲音。
聖:「下午之後沒你的事了。」
往人:「沒我的事了?」
聖:「啊啊。」
往人:「為什麼?」
因為聽到了聽不習慣的字眼,我忍不住問了回去。
聖:「因為你工作得很努力,給你特別休假。」
往人:「………」
往人:「…有錢嗎?」
聖:「當然。」
往人:「…就是這樣,現在開始就閒著了。」
佳乃:「嗯嗯,往人就像現金一樣嘛。」
她開心地笑著。
往人:「要去到處閒晃嗎?」
佳乃:「嗯,真是不錯的提議!」
往人:「雖然和之前都一樣。」
佳乃:「都一樣才好啊。」
往人:「是這樣嗎?」
佳乃:「是這樣啊。」
往人:「不過,真的可以嗎?」
我保險起見回頭看了一下聖。
聖:「啊啊,客人我一個應付就夠了。」
往人:「那當然。」
聖:「………」
往人:「………」
聖:「…你這是什麼意思?」
看來又說錯話了。
往人:「那就這樣,之後拜託了。」
佳乃:「嗚哇哇,等、等一下啦,往~人…」
我強拉著佳乃的手,準備出去。
聖:「…想逃嗎?」
往人:「當然。」
我坦白地說。
聖:「哼…這樣啊?」
往人:「咦…?」
聖:「佳乃。」
佳乃:「什麼事?姊姊?」
聖:「…快樂地去玩吧。」
佳乃:「嗯!」
往人:「………」
佳乃:「要去哪裡呢?」
POTATO:「PIKO、PIKO、PIKO」
我帶著佳乃和POTATO,總之還是先往商店街的出口去吧。
還沒決定目的地。
也沒什麼必要決定。
佳乃:「咦咦?怎麼啦?」
POTATO:「PIKO、PIKO?」
往人:「…嗯?什麼怎麼了?」
佳乃:「總覺得你沒什麼精神耶?」
POTATO:「PIKO、PIKO~」
往人:「不,沒這種事啦。」
佳乃:「嗚奴奴…是這樣嗎?」
POTATO:「PIKO~…」
往人:「沒什麼好擔心的,我一直都很有精神的。」
佳乃:「嗚奴奴奴…」
往人:「是真的啦。」
往人:「好好看著吧,我證明給妳看。」
叮----咚。
佳乃:「嗚哇---,突然就隨便按人家家的門鈴---」
往人:「好!跑了!」
我華麗地衝了出去。
將之命名為『叮咚衝刺』。
…跟沒命名一樣嘛。
佳乃:「嗚哇哇,等、等一下啦-」
POTATO:「PIKO、PIKO、PIKO-」
佳乃和POTATO並沒有跟上我敏捷的動作,只是呆站著。
聲音:「來了-是哪位-?」
糟了,家裡的人出來了。
往人:「快點啊」
我轉過身催促著佳乃和POTATO。
佳乃:「嗯。」
POTATO:「PIKO、PIKO」
佳乃:「啊,我是霧島。」
開始和對講機對話了起來。
往人:「………」
踏踏踏。
我沿著跑過來的路走了回去。
佳乃:「咦咦?不逃了嗎?」
往人:「搞什麼鬼啊!」
我啪地揮了一下裡拳。
門喀啦地打了開來。
老婆婆:「哎呀,這不是佳乃和POTATO嗎?」
往人:「啊…」
被發現了。
佳乃:「午安哪。」
POTATO:「PIKO、PIKO、PIKO-」
她用笑容打著招呼。
往人:「搞什麼鬼啊!」
我又再揮動了一次裡拳。
老婆婆:「那,有什麼事嗎?」
佳乃:「啊,是的。」
佳乃:「這個嘛,其實是要玩叮咚衝刺…」
往人:「喂喂喂喂。」
我慌張地將佳乃的嘴給塞住。
佳乃:「嗚嗯嗚嗯…」
往人:「真是的…」
差點就陷入危機了。
老婆婆:「叮咚衝刺?」
往人:「啊…」
危機還持續著。
老婆婆:「叮咚衝刺是指什麼呢?」
她滿訝異地歪著頭問道。
往人:「………」
往人:「…想知道嗎?」
老婆婆:「說的也是呢…」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想知道,但還是配合著點點頭的善良老婆婆。
往人:「嗯。那就告訴妳吧。」
我稍微咳了一下。
佳乃:「嗚嗯嗚嗯。」
往人:「…妳不用聽也無所謂啦。」
佳乃:「嗚嗯…」
似乎滿遺憾的。
往人:「話說所謂的叮咚衝刺,是在古希臘的貴族間流傳的,有來歷的運動。」
往人:「規則非常簡單。」
往人:「邊說著『叮咚-』邊跑著,看誰先喘不過氣而說不出來就算輸了。」
往人:「就是這樣,我們就有事先告別了。」
往人:「非常感謝您的諦聽。」
我有禮貌地行了個禮。
佳乃:「嗚嗯…」
我順便抓住佳乃的頭一起行個禮。
往人:「好了,走吧。」
佳乃:「嗚嗯嗚嗯嗚嗯」
我將和老婆婆招著手的佳乃拉走離開了那邊。
老婆婆:「掰掰,佳乃。」
老婆婆也笑笑地招了招手。
看樣子作戰是成功了。
老婆婆:「不要太常惡作劇喔。」
往人:「………」
往人:「…太明顯了嗎?」
果然太小看了老婆婆。
佳乃:「嗚嗯。」
POTATO:「PIKO」
…可是我都幾歲啦?
之後…。
我們閒晃到這個場所。
佳乃:「果然還是這裡最安靜呢。」
她用欄杆撐著身體,讓風吹著全身。
往人:「要說靜的地方不是還有很多嗎?」
我邊看著佳乃的身後邊開玩笑地說。
佳乃:「哎喲,往人真是沒情調呢。」
轉過來的佳乃的笑容是如此燦爛。
她柔軟的秀髮隨風飄揚著。
在那彼端的天空。
有隻小鳥從遙遠的樹上向天空飛去。
之後我們沈默地眺望著。
兩人和一隻。
誰也沒開口。
佳乃:「…哪,往人。」
佳乃總算說了。
往人:「幹嘛?」
佳乃:「嗯…就是啊。」
她在我眼前伸直了食指。
佳乃:「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往人:「隨便,妳儘管問吧。」
佳乃:「好-,那我就盡量問了喔。」
往人:「啊啊。」
佳乃:「耶…往人是在尋找個女孩子沒錯吧?」
往人:「算是啦。」
佳乃:「那女孩是在天空吧?」
往人:「應該吧。」
佳乃:「不在這個鎮上吧?」
往人:「應該是這樣吧?」
…在這蒼穹的彼端,有著持有羽翼的少女。
…那是自遙遠的曩昔。
…迄今此刻依然如此。
…在相同的大氣中,展開雙翼,持續承受著吹來的風。
佳乃:「這麼說來,你果然還是會那個吧?」
往人:「那個?」
佳乃:「嗯…」
佳乃:「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鎮吧…」
往人:「………」
往人:「…說的也是。」
往人:「賺到盤纏後,就會離開了吧。」
佳乃:「嗚奴奴…」
佳乃:「這樣啊。」
佳乃:「說的也是呢…」
佳乃的聲音有點模糊不清。
往人:「怎麼了嗎?」
佳乃:「沒什麼啦。」
佳乃:「我一直都很有精神的。」
佳乃:「所以沒事的。」
邊說著邊擠著二頭肌的肌肉。
當然也只有擺擺姿勢,沒有真的擠出來。
佳乃:「嗯-,可是啊…」
她又放下了手。
佳乃:「果然還是會滿寂寞的。」
往人:「…寂寞?」
佳乃:「嗯…」
佳乃:「難得這麼熟了,又要分開。」
往人:「………」
佳乃:「不過不過,這也沒辦法嘛。」
佳乃:「往人也有往人的人生要過嘛…」
佳乃:「不過這樣說有點誇張吧。」
相當寂寞的笑聲。
往人:「………」
我無言以對。
所以我仰望了天空。
彷彿想從那裡取回我該說的話。
往人:「………」
佳乃:「………」
往人:「………」
佳乃:「…我要去天空。」
往人:「咦?」
佳乃:「我說啊?」
佳乃:「如果我啊…」
佳乃:「如果我真的能飛上天空的話…」
佳乃:「我就幫你找那個人吧。」
佳乃:「嗚哇哇哇,我想的真是個好點子呢。」
她用喀玩笑的眼神看著我。
佳乃:「這樣的話往人就不用自己去找了。」
佳乃:「只要和姊姊每天閒著沒事喝喝茶就OK了~」
往人:「………」
…果然我們看起來像是閒著沒事幹嘛?…
往人:「再怎麼樣還是得拖個地吧?」
佳乃:「對喔,往人在打工嘛。」
佳乃:「可是我會努力地拚命找的,一定馬上可以找到的。」
佳乃:「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她瞇起了眼睛,仰望著晴空。
佳乃:「一定、一定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吧。」
佳乃:「頭髮清柔飄逸著…」
佳乃:「像鳥羽般地輕盈。」
往人:「妳怎麼知道?」
往人:「說不定是個像恐龍一樣的傢伙喔。」
佳乃:「才不會呢。」
佳乃:「因為…」
佳乃:「如果不是漂亮的人的話,和往人不配的。」
往人:「………」
往人:「…真是多管閒事呢。」
佳乃:「太多事了啊。」
她像平常般地笑著。
佳乃:「…嗯嗯恩,呼。」
她握住兩隻手伸了個大懶腰。
手腕上的緞帶在風中裡飄著。
如果佳乃卸下緞帶的那天到了。
到時候我…
佳乃:「往人,走吧!」
佳乃:「POTATO也來吧。」
POTATO:「PIKO!」
一和一隻往砂路的另一端跑了過去。
我也跟了過去,但不知為何嘆了氣。
往人:「佳乃。」
我對著她纖細的身體叫住了她。
佳乃:「什麼啊?」
她一樣用笑臉對著我。
往人:「該不會,妳就是…」
往人:「………」
往人:「不,沒什麼。」
佳乃:「不會沒什麼吧。」
她抬高音量說了。
我則把手放在她頭上,攪一攪她的頭髮。
佳乃笑了出來。
似乎非常幸福地笑了。
POTATO:「PIKO、PIKO、PIKO~」
POTATO也跟著笑了。
但是不是很幸福我就不知道了。
等剩我一個人時,已經是黃昏了。
我跟佳乃說了有地方要去,所以讓她先回去。
佳乃:「不可以太晚回來喔-」
她這麼說完後,便在夕日下跑回去了。
POTATO也跟了過去。
我回復平常的走路速度走了。
目的地已經定了。
是這個鎮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我爬上石階,穿過矮的鳥居。
毫無人影的參道。
在那深處有著小而整齊的本殿。
這樣重新一看,倒也沒那麼舊。
繪著獨特曲線聳立的屋瓦。
在其上的天空如火燒般地豔紅。
彷彿在招來黑暗般地,茅蜩正叫著。
沒有其他人。
我走進參道,進去裡面。
那粗糙的木梯,每走一階都喀喀作響。
從木製的百葉窗的狹縫間看去,沈凝著深闇的氣息。
應該就在那對面。
閃閃發光的羽毛。
佳乃所期望的羽翼。
我押著百葉窗,使力推著。
往人:「…被鎖住啦。」
我往下一看,有個生鏽的洋鎖鎖著。
在一旁的百葉窗有個細長的隙縫。
一旁貼著一張紙。
『香油錢請從這裡投入。』
『護身符往這裡領取』
『也可以使用萬元鈔票』
『不會找零』
往人:「………」
明明只是在鄉下,保護卻完善的過頭了。
記得之前來的時候明明還看到香油錢的…。
該不會是有香油錢小偷吧?(註1)
我抓住洋鎖,左右轉了轉。
完全沒動靜。
往人:「該怎麼辦呢…」
要扭開是絕對不可能的。
就算要用鐵絲弄開,也沒那個鐵絲。
想跟宮司(神社的最高階神官)說明,也沒人。
這種時候要是我有超能力的話…。
往人:「………」
有啊…。
我可以隔空操作物體。
就算是不能直接看的東西也不是不能動。
這麼說來…
不就理所當然地可以讓鎖的裡面轉動了嗎?
真是個好主意。
我到現在都沒想過真是不可思議。
不。
等一下。
如果我將這個力量濫用的話不就會很讚嗎?
往人:「………」
我突然覺得這是人生的一大轉機。
我至今都過著守法安分的人生。
雖然偶而會幹個牛奶來喝喝,閒來沒事會讓小孩哭一哭,但我還是敢挺起胸膛說我活得很善良。
是要這樣善良地活下去嗎?還是往別的方向踏出一步呢?
在我的兩耳有天使和惡魔在耳語著。
雖然是個餿主意,但卻也是事實沒辦法。
往人:「…不行不行不行啊啊啊!」
碰碰碰。
我用頭敲著百葉窗。
沒錯,我至今都是正當地活著。
不能到現在才走上邪路。
我盯著自己的手看。
我這份力量不能為了地球和平以外的途徑使用。
我向茜色的天空堅定地發誓。
所以來思考別的方法吧。
重要的是找到個能開鎖的工具就好了。
髮夾還是鐵絲都很歡迎。
要是直接有吻合的鑰匙更讚。
往人:「…怎麼可能剛好有這種玩意兒掉著呢?」
我看著日暮的天空,嘆了口氣。
此時天空給了我回應。
聲音:「PIKO-」
POTATO:「PIKO、PIKO-」
…是隻看膩的死狗。
嘴巴似乎還咬著什麼。
POTATO緩緩地走到我面前後,將那放在我前面。
是把生鏽的鑰匙。
眼前的百葉窗有個生鏽的鎖。
看起來頗合的。
往人:「幹得好啊!我的好弟兄!」
POTATO:「PIKO、PIKO-!」
往人:「開玩笑的,我可沒有是隻狗的弟兄。」
POTATO:「…PIKO~」
往人:「不用那麼沮喪,我會收你當家臣的。」
POTATO:「PIKO、PIKO!」
往人:「但我不會給你契約金或吉備團子,所以自己想辦法。」
往人:「另外點心要在300圓以內」
POTATO:「PIKO?」
往人:「當然,香蕉不算在點心內。」
POTATO:「PIKO、PIKO?」
往人:「嗯。水壺裡面裝運動飲料也OK啦。」
POTATO:「PIKO-」
現在不是定契約的時候了,還是趕快開始作業吧。
我將鑰匙插入洋鎖內,謹慎地迴轉。
…喀。
往人:「喔。」
可是,鎖卻沒開。
我試著再轉一轉鑰匙。
果然還是沒開。
…轉轉轉。
看起來似乎差點就快開了,但卻又好像完全打不開。
…轉轉轉轉轉轉。
…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
…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轉。
往人:「嗚喀啊啊啊啊啊,煩死了啦~~~~~!!」
往人:「明明還差一點就可以入手香油錢了~」
POTATO:「PIKO~」
往人:「開玩笑的啦,開玩笑的。」
往人:「…真的是在開玩笑啦,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POTATO:「PIKO、PIKO、PIKO-」
………。
……。
…。
辛苦奮鬥了30分鐘。
終於到了這個瞬間。
喀鏘。
往人:「好啊啊!」
伴隨著清澈的聲音,鑰匙動不了。
不管再怎麼拉或是推都動不了了。
往人:「………」
往人:「這種玩意兒就要這樣啦!」
我對洋鎖使出了迴旋踢。
啪嚓。
往人:「………」
鑰匙頭斷了,前端留在鑰匙孔裡。
往人:「你搞什麼啊這個該遭天譴的傢伙!」
POTATO:「PI、PIKO~…」
我試著推卸責任給附近的傢伙。
但什麼都沒解決。
往人:「………」
既然這樣,就只剩一招了。
往人:「閃人嘍。」
POTATO:「PIKO。」
我和家臣一起逃離了那裡。
而似乎在推著我們一般,茅蜩的聲音從背部推了過來。
無用且令人不安的叫聲。
往人:「我回來了-」
POTATO:「PIKO、PIKO~」
佳乃:「你回來啦~」
佳乃:「咦?POTATO也跟你在一起啊?」
POTATO:「PIKO-」
兩人和一隻,進去了等候室。
藥味和消毒水味如同瀑布般地濃郁撲鼻。
鬆了口氣的自己還有點不好意思。
診療室的燈還開著。
但在門後卻感覺不到平常有的氣息。
往人:「聖呢?」
佳乃:「外診到客人的地方去了-」
佳乃:「雖然是鄰鎮的人,但是我家擅長處理的客人喔。」
雖然說診療所還有擅不擅長的挺奇怪的,但還是先不管了吧。
往人:「會很晚回來嗎?」
佳乃:「是說今天內會回來。」
往人:「是嗎?」
佳乃:「就這樣-」
佳乃:「今天100%一定是要我來做飯了!」
她天真地笑著。
佳乃:「順便也做POTATO的份吧。」
佳乃:「咦?不見了-」
再怎麼到處看,都沒看到POTATO。
往人:「真是的,真是隨風漂泊的流浪者呢。」
我把講自己的形容架在牠身上說著。
明明是隻珍奇野獸,POTATO卻像狗一樣挺聰明的。
說不定是為了體諒我們吧。
佳乃:「嗚哇哇哇哇哇」
佳乃:「變得和往人兩人獨處了。」
佳乃:「怎麼辦?」
往人:「沒問題的。」
往人:「就算妳是第一次,我也會很溫柔的。」
佳乃:「………」
往人:「…重來。」
往人:「我會連POTATO的份一起吃的。」
似乎會是個愉快的晚餐了。
………。
……。
…。
佳乃:「往人,振作一點!往人!」
往人:「………」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診療室的床上了。
往人:「…我」
往人:「我還以為我會掛點咧…」
晚餐的菜色是大雜燴炒麵。
大概是因為聖把刀刃都藏起來了,材料都是外面切完的狀況就拿來用了。
也因為這樣,外表看起來滿誇張的。
多采多姿的材料們彼此應合,散發出不可言喻的芳香。
我想一定也會有特殊的味道蘊藏於其中吧?
但在我吃下去一口的那一瞬間。
背部傳來一片戰慄感。
是種嶄新的味道。
已經超越食物這個領域的味道。
和以前撿來吃過的,快爛掉的咖哩麵包的味道倒是挺像的。
佳乃:「往人的話這樣應該不夠吧…」
吃完自己的份一半後,佳乃一副挺抱歉的樣子。
所以就變成是我解決。
連POTATO的份一起幹掉。
我連盤子都舔乾淨了。
等全部都結束後,突然覺得意識遠去。
好像看到在一座漂亮的花園的對岸,有誰在向我招著手…。
往人:「………」
真的頗危險的,說真的。
佳乃一副擔心的樣子看著我的狀況。
往人:「佳乃…」
佳乃:「往人…」
往人:「妳,至今有做過菜嗎?」
佳乃:「耶…」
佳乃:「之前只有過一次而已。」
超級初學者啊。
佳乃:「因為姊姊都不讓我碰菜刀嘛,說要是受傷會很危險的。」
這是早就該預料到的事了。
往人:「那菜的評價怎樣?」
佳乃:「這個嘛。」
佳乃:「姊姊什麼都沒有說。」
她似乎挺傷心地回答。
佳乃:「我是不知道怎麼了,但之後她在房間關了三天沒出來…。」
霧島聖,三天才康復。
佳乃:「雖然我也做了POTATO的份,但牠卻連一點都沒有吃~」
家犬POTATO,放棄職務去了。
往人:「………」
POTATO:「PIKO、PIKO…」
不知道什麼時候,POTATO回來了。
大概是聽到佳乃要做晚餐時,這傢伙用牠的直覺察覺到自身的危險了吧?
真不虧是我的義弟,真是了不起的高智商。
往人:「POTATO。」
POTATO:「PIKO」
往人:「你已經知道了卻沒告訴我吧?」
POTATO:「PIKKORI」
往人:「………」
我下了床,靠近窗邊。
拉起了百葉窗,打開窗戶。
深呼吸了一口氣。
讓已經損耗的我的胃給夏天的晚風治癒一下。
我溫柔地將POTATO抓起,慢慢抬到空中。
往人:「給我滾回火星去吧~」(註2)
…砰碰!
我使出了純正紐西蘭直傳凌空飛踢。
邁向無盡宇宙前進的純白毛球。
POTATO:「PIKO、PIKO-………」
POTATO已經又回來了。
往人:「…接著。」
佳乃:「還不可以動啦。」
往人:「我在這裡待不住啦,我到沙發那邊去睡。」
我為了讓她看看我還很有精神,便用力地伸了個懶腰。
佳乃則還不相信地說。
佳乃:「等姊姊回來後給她看看吧。」
往人:「不用沒關係啦,這種玩意兒只要3秒就會好了。」
佳乃:「1、2、3」
往人:「………」
往人:「抱歉我說謊了。」
往人:「給我點胃藥吧~」
………。
我似乎睡著了吧。
我躺在沙發上,來回看著四周。
觀葉植物的葉子。
掛在牆上的複製畫。
因為黑暗而消失原來的色彩。
有點難睡。
空氣裡帶了點微微的熱氣。
我一轉身時,就感覺到T恤後面濕濕的。
往人:「………」
時針的秒針答答地走著。
如果有會吃黑暗的蟲的話應該就是這樣叫的吧。
黃昏的事仍殘留在我腦海中。
茜色的天空和百葉窗對面的昏暗。
我並不只是聽了聖的話後才去神社的。
閃閃發光的羽毛。
在天空的少女。
我持續旅行的理由。
除了我以外的人應該沒有人可以接受吧?
這種充滿曖昧,如同痴人說夢般的旅程。
自母親先走後,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往人:「………」
我知道的。
說不定我根本不相信天空有少女吧。
說不定我是在找我旅行的理由吧。
因為我沒有被教導其他的生活方式。
我問了問自己。
我到底想做什麼?
我到底該往那邊去呢?
我不太知道。
………。
喀鏘。
連接客廳的門開了。
但卻沒有光照進來。
如果是聖或佳乃的話,應該會開燈吧。
有人的氣息。
她正押著腳步聲走。
正當我爬起來時。
耳邊傳來了聲音。。
佳乃:「…往人,你還醒著嗎?」
往人:「啊啊。」
我回答道。
我回坐在沙發上。
佳乃則站在我的正前方。
看著她露出來的肩膀,我感到她似乎很冷的樣子。
明明是在這種熱到不好睡的夜晚。
佳乃:「耶…」
佳乃:「剛剛真的很對不起。」
她低下了頭行了個禮。
往人:「什麼事?」
佳乃:「都是因為我勉強要你吃,結果你才吃太多了吧…」
…雖然我覺得不只是量的問題。
往人:「下次也讓POTATO吃一吃吧。」
佳乃:「說的也是-」
在昏暗之中佳乃看起來有點擔心的樣子。
我馬上想到了個理由。
佳乃:「聖回來了嗎?」
她搖了搖頭。
佳乃:「她剛剛打電話來了,說要在那個人家過夜。」
往人:「是因為急診嗎?」
佳乃:「不是,好像是因為喝了酒。」
往人:「………」
看來是在外診的地方灌了酒吧。
鄉下小鎮就是會這樣嗎?
往人:「可是又不是開車去的吧?」
佳乃:「因為姊姊只要喝了酒就會有點…」
往人:「難不成會到處揮舞手術刀嗎?」
佳乃:「不是。」
佳乃:「是更嚴重的。」
往人:「………」
…看來還是不要問太多吧。
往人:「聖那傢伙有說什麼嗎?」
佳乃:「叫我小心不要被襲擊。」
往人:「被POTATO嗎?」
難道牠到了晚上就會兇暴化嗎?
佳乃:「不是啦。」
佳乃:「是叫我小心不要被往人給襲擊。」
往人:「………」
佳乃:「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往人:「要是被偷襲我也不管喔。」
佳乃:「沒關係沒關係,沒問題的啦。」
佳乃:「嘿咻。」
她坐了下來。
大該是因為滿輕的吧,沙發幾乎都沒有沈下去。
我從一旁看著佳乃。
再靠近一點就可以肩靠肩的距離。
真是安靜。
佳乃:「………」
往人:「………」
佳乃:「………」
往人:「………」
…有點受不了了。
往人:「我開燈嘍。」
正當我要站起來之時。
佳乃:「…不要!」
佳乃叫了起來。
似乎用盡她全身力氣般的叫聲。
似乎有什麼崩壞的聲音。
佳乃:「啊…」
她遮住了自己的嘴。
她的眼神在黑暗中游移。
彷彿在尋找著不存在的幫助。
佳乃:「耶…」
佳乃:「我很怕的。」
佳乃:「我很怕突然亮起來那種感覺。」
往人:「………」
佳乃:「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她如同小鳥般地歪著頭說。
往人:「…什麼時候開始會這樣的?」
佳乃:「這個嘛…」
佳乃:「差不多是從遇到往人之後沒多久吧?」
我回想起聖昨天說的話。
『佳乃在碰到羽毛的那一瞬間…』
『周圍突然充滿光亮,什麼都看不到…』
往人:「…妳有跟聖說過嗎?」
佳乃:「不用那麼誇張吧?」
往人:「醫生就是為了這個時候而在的吧?」
佳乃:「可是…」
佳乃:「我不想讓她操心。」
她看著地板,但仍肯定地說。
往人:「妳這麼客氣的話怎麼辦?」
聖可是為了妳才當醫生的。
但這不是我該說的。
佳乃沈默著。
她悄悄地將手放在膝蓋上。
佳乃正在等著說話。
正等著我們之間的空隙為黑夜填滿。
終於。
我聽到了聲音。
佳乃:「…我可以問你件事嗎?」
往人:「可以啊,儘管問吧。」
佳乃:「嗯,那我就儘管地問吧。」
佳乃:「你白天時在橋上跟我說話了吧?」
佳乃:「那時候,往人你有句話沒有說完吧?」
佳乃:「你說『難不成,妳就是…』了吧?」
天真的眼神。
寄宿在微弱的光中。
佳乃:「那該不會是指…」
我所說出,但沒問完的話語。
『難不成,妳就是…』
…我在找的少女吧?
在這蒼穹的彼端,有著持有羽翼的少女。
那是自遙遠的曩昔。
迄今此刻依然如此。
在相同的大氣中,展開雙翼,持續承受著吹來的風…。
佳乃:「耶…」
往人:「………」
我無法回答。
從很久以前,還是小孩子的時候。
佳乃很想到天空去。
想要擁有一對翅膀。
之後佳乃碰觸了光輝的羽毛。
從那之後。
佳乃就變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
『這不是佳乃。』
『是別人偽裝成佳乃的樣子。』
如果是這樣的話,佳乃已經…
佳乃:「…嗚奴奴,往人怎麼一副深刻的表情。」
她用開玩笑的語氣笑著說。
對話得挺不順的。
原本順著語調,肩碰了肩。
但又馬上離了開。
佳乃:「那個啊。」
佳乃:「其實…」
佳乃:「姊姊剛剛是打電話回來說『我現在就要回去了』。」
佳乃:「她為了我著想,晚上一定會回來的。」
佳乃:「可是…」
佳乃:「這樣的話姊姊哪裡都去不成的…」
佳乃:「所以由我說了,說;『妳可以住在那裡』。」
佳乃:「『有往人在沒事的。』」
佳乃:「我第一次自己這麼說。」
往人:「………」
碰。
肩膀又碰在一起了。
這次沒有分開。
短短的頭髮。
剛洗完的香氣。
我可以感覺到她的鼓動。
感覺到佳乃現在在這裡的證據。
佳乃:「耶…那個啊。」
佳乃:「往人是在旅行嘛。」
佳乃:「有要找的人嘛。」
佳乃:「是總有一天要離開的人嘛。」
佳乃:「所以應該是不行拜託你這件事的。」
佳乃:「但是往人,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然後…。
佳乃:「我希望你能收下我。」
佳乃:「希望你能…」
佳乃:「好好確認我。」
我代替回答地。
輕輕地抱住了佳乃。
佳乃的房間。
堆積著佳乃的日常的房間。
從拉開窗簾的窗戶,有微弱的星光照進來。
不過這樣就夠了。
如果佳乃想要的話,就算是暗暗的也無所謂。
佳乃:「耶…」
佳乃:「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佳乃:「看起來好像是在看別人一樣…」
往人:「不用擔心。」
往人:「我就是我。」
佳乃看著我。
兩隻手工整地放在身體前面。
之後閉上了眼。
我用手掌撫摸佳乃的左臉。
真溫暖。
接著用唇觸摸著她的右臉。
佳乃動起了左手,和我的手相合。
彷彿在確認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和她雙唇相合。
之後又分開。
佳乃微微地睜看了眼,看著我的脖子。
佳乃:「傷口,還在呢…」
往人:「已經沒那麼明顯了吧?」
佳乃:「會痛嗎?」
往人:「完全不會。」
佳乃:「可是…」
我用唇封住了她還想說什麼的嘴。
我將佳乃的身體抱了起來。
有點驚人地輕盈。
正當我觸碰到佳乃的緞帶時。
佳乃:「…不行。」
佳乃:「不行…的。」
將手彈開的佳乃說著。
她將手腕夾在兩腿之間。
不是為了遮蔽自己,而是為了隱藏緞帶。
往人:「………」
佳乃:「啊,抱歉,不是這樣的。」
她注意到我的樣子,慌張地搖了搖頭。
佳乃:「我不是討厭這樣。」
我則將視線移到了緞帶上。
佳乃:「如果一直繫著這個…好像不行喔?」
如果不卸下這個緞帶,佳乃便無法成為佳乃。
我是這麼想的。
佳乃:「要是拿下這個,我…」
佳乃:「我說不定會飛上天空去…」
往人:「妳不用飛上天空沒關係。」
妳哪裡都可以不用去沒關係。
只要在這個海邊的小鎮一直幸福地過著日子就好。
只要一直天真地笑容滿面就好。
為了這樣,我…。
我伸出了手,摸著佳乃的手腕。
佳乃什麼都沒說了。
我謹慎地將繫著的緞帶給卸下來。
彷彿在卸下腐朽的手銬一樣。
我拿起了赤裸的手腕。
到處都沒有傷痕。
在薄薄的皮膚下,確實可以感覺到有血在流動。
如同在害怕一般地,脈搏急速地跳著。
霧島佳乃。
我在旅行途中的鎮上偶然相遇的少女。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可以用魔法的話會怎麼樣呢?』
這麼說著,讓我歡笑的少女。
佳乃是在這裡。
…佳乃是在這裡。
佳乃,確實地是在這裡…
----
註1.:看完AIR本篇後就會知道原因了…
註2.:原文直翻是『成為星星吧!』但這裡採用了某版版主的必殺技…。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