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4(霧島佳乃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6.【7月29日(土)】[/b]

聖:「…那就拜託了。」
往人:「我知道了。」
聖:「我會待在診療室。」
聖:「做完之後就來向我報告。」
往人:「OK,老闆。」
啪。
診療室的門關了起來。
往人:「走吧,伙伴。」
我拿著愛用的拖把,站在等候室的正中央。
我在水桶沾了沾水,立刻開始拖起了地。
擦擦擦…。
從今天起開始住在霧島診所打工的我。
但做的事卻和以前沒兩樣。
今天也是一早就開始拖地。
這樣可以吃到飯,這樣可以賺到旅費。
一想到這裡就一點也不會火大。
甚至還快樂地想跳舞。
我將拖把靠好。
從一端到另一端一口氣跑了過去。
之後無意義地拖成放射狀。
之後試著迴轉一圈。
往人:「嗚哇喔!」
佳乃:「………」
被看得一清二楚。
佳乃:「…是在演音樂劇嗎?」
往人:「正在百老匯那兒長期上演中喔。」
佳乃:「耶~是這樣子啊。」
往人:「今年夏天也會在日本大流行的,最好學起來喔。」
佳乃:「…真的嗎?怎麼做?」
往人:「首先先像這樣拿著拖把…」
佳乃:「嗯嗯。」
往人:「再將地板的污垢全部拖掉後當場來個迴轉,再喊聲『嗚哇喔!』做結束」
往人:「懂的話就試一遍吧。」
我將拖把遞給她。
…砰。
一發手刀直接敲到我後腦。
聖:「給我好好工作。」
轉過身一看,老闆正站在那裡。
佳乃:「啊,姊姊早安啊。」
聖:「早安啊。」
往人:「今天要到學校去嗎?」
佳乃:「嗯。今天輪到去餵飼料啊。」
她笑著回答。
佳乃的輪班也滿可疑的。
似乎不是定期在去的。
是把朋友的份也給接下來了嗎?
聖:「要是拖完地的話,就去門前灑點水吧。」
聖:「然後再來吃早餐。」
往人:「知道了。」
佳乃:「那就以百老匯為目標好好努力吧。」
往人:「…我是在工作耶。」
霧島姊妹離開了。
我嘆了口氣,再一次握住了拖把。
是靠這個拿薪水的,耍白爛浪費體力也挺白癡的。
我有了覺悟後,開始埋頭苦幹地拖地。
擦擦擦…。
…擦擦擦…。
擦擦擦…。
往人:「………」
真的是從頭到尾都滿平凡無奇的工作。
佳乃:「我走嘍!」
聖:「午餐前要回來喔。」
佳乃:「好-!」
佳乃:「往人你也要好好加油喔~」
佳乃邊很有精神地招招手,邊順著路跑走了。
蟬聲從電線桿那兒往我背後吵了過來。
大白天耀眼的陽光洋溢著整座商店街。
今天大概也是大晴天吧。
聖:「接著…」
聖邊對著太陽伸個懶腰邊說了。
聖:「我們也來做該做的事吧。」
…嘶嘶嘶嘶。
往人:「…喂,這就是該做的事嗎?」
聖:「不要邊喝茶還邊抱怨半天的。」
聖:「然後啊,那個色老頭就這樣一直用彷彿想舔吮般的眼神一直盯著我豐滿的胸部看著。」
往人:「………」
聖:「喂,專心聽別人講話啊。」
往人:「是是是。」
聖:「不是跟你說『是』說一遍就好了?」
往人:「…是。」
掃除結束後等著我的是新的拷問。
邊灌著茶,邊聽聖對鄰鎮大醫院的超個人見解。
簡單說就是在聽她抱怨。
就這樣過了2小時。
往人:「…哪,沒什麼可以做的事嗎?」
聖:「像什麼?」
往人:「像整理藥品啊,幫忙填病歷表啊之類的。」
聖:「我怎麼可能讓新手做這種事。」
往人:「或者是有每分鐘送來100人左右的大騷動啊。」
聖:「那種警急狀況怎麼可能常常有。」
往人:「被僱用卻沒事幹滿令人不安呢。」
聖:「是嗎,那真遺憾啊…」
…嘶嘶。
沒給我在聽。
聖:「還要再喝一杯嗎?」
反正也沒其他事好做,所以我點了點頭。
聖站了起來,拿走我的茶碗。
打開了茶壺的蓋子,注入了電子壺裡的熱水。
飄起來的綠茶香氣和消毒水的味道巧妙地融合著。
突然只感到一陣空虛。
往人:「哪。」
聖:「幹嘛?」
往人:「真的僱我沒關係嗎?」
聖:「不就跟你說過不用在意了嗎?」
聖:「就算在多個人還是3人份的食量也不會對家計有什麼大影響的。」
往人:「如果妳們只是為了同情我才這樣的話…」
聖:「不是這個意思。」
聖:「是有其他想拜託你做的事…」
說到一半聖突然站了起來。
聖:「佳乃太慢了。」
她輕聲地說著,便走向門邊。
往人:「啊?」
聖:「我跟她說過午餐前回來的,她不可能到了中午還沒回來。」
她用拇指指了指牆壁的時鐘。
差不多是12點5分。
聖:「要是沒什麼事的話,那孩子是不會遲到的。」
她似乎注意到我呆滯的表情,斬釘截鐵地說著。
似乎不是單純地在擔心妹妹而已。
或者該說看起來是在恐懼什麼吧。
聖:「抱歉了國崎,你就跑一趟…」
…碰。
門口傳來如同平常般的聲音。
聲音:「我回來了~」
接著是粗魯地脫掉鞋子的聲音。
診療室的門被打開,佳乃出現了。
佳乃:「…POTATO有回來嗎~?」
往人:「沒有。」
我代替聖回答了。
佳乃:「嗚奴奴。這樣子啊…」
她似乎很困擾地低下了頭。
聖:「這麼說來,這幾天倒是都沒看到牠喔。」
往人:「本來就是流浪狗吧?不用理牠啦。」
佳乃:「往人你好冷淡喔。」
往人:「流浪狗就算妳再怎麼跟牠很熟的樣子,還是會不甩妳地走掉的。」
我在旅行的途中也有和流浪狗打混過幾次。
就算餵牠食物照顧牠,總是過幾天就不見了。
往人:「一定是又找到了比這裡更舒服的地方了吧。」
佳乃:「才、才不會咧。」
她生氣地搖搖頭。
大概剛剛又用跑的吧。汗從她的頭髮甩了出來。
聖:「以前也有、3天沒回來過吧?」
佳乃:「可是,我在學校的時候一直有聽到聲音啊。」
聖:「聲音?」
佳乃:「有個非常微小的聲音在『PIKO、PIKO~』地哭著…」
往人:「話說回來,那是叫的聲音嗎?」
我忍不住和聖互望。
聖:「不,我以為是搖尾巴的聲音耶。」
往人:「那不可能吧?」
聖:「可是,要說是叫聲也很奇怪吧?」
往人:「說是腳步聲也滿怪的哪…」
聖:「這麼說來…」
往人:「………」
聖:「………」
往人:「………」
聖:「………」
佳乃:「…那種事不重要吧?」
聖:「嗯,說的也是。」
…是嗎?
我雖然還是感到疑問,到還是不要想下去了。
往人:「反正啦。」
往人:「會有PIKO、PIKO聲的就是POTATO會在的地方吧。」
我根本不敢想會有其他生物會發出這種怪聲。
佳乃:「可是,不對吧。」
佳乃:「我已經找遍了學校也沒找到啊。」
這傢伙找遍了學校嗎?
佳乃:「而且如果是POTATO的話應該會『PIKO、PIKO~』地跑過來,」再抱住我『PIKO、PIKO』地叫吧~?」
…的確是滿真實的描寫。
佳乃:「說不定是蟲子的聲音吧?」
佳乃:「那這樣搞不好就是一種警告。」
佳乃:「哇哇,好友POTATO遭遇到未有的大危機而身處在危機中了~」
往人:「………」
我老覺得這個少女的用字遣詞有點微妙地不同。
聖:「唉冷靜一點,不然的話是沒辦法做出確實的危機管理的。」
大概是向這個姊姊學來的吧?
佳乃:「嗚奴奴…知道了。」
點了點頭的佳乃。
她低著頭,思考著。
佳乃:「…我去找找看。」
往人:「喂,等一下,再想清楚一點再走吧。」
她正要跑走時被我一把抓住。
我也稍微想了一下。
總覺得是佳乃想太多了。
我滿難想像那隻悠哉的毛球生物會陷入危機中。
再說我也覺得那傢伙會用心電感應之類的也不奇怪。
往人:「沒辦法了。」
我站了起來,對佳乃說。
往人:「走吧。」
佳乃:「耶。你要陪我去嗎?」
往人:「啊啊。」
往人:「總比妳一個人找有效率多了吧?」
佳乃:「可是你不是在工作嗎?」
往人:「那也不能讓妳一個人在這種大熱天下晃來晃去的吧?」
我說著便瞄了一下聖。
而我的雇主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佳乃:「真的可以嗎…?」
往人:「老闆已經答應了。」
聖:「沒錯。」
佳乃:「嗯。」
她看著聖,很高興地點了點頭。
大概是太心急了吧,她就直接往玄關跑去。
聖則跟準備追過去的我咬了一下耳根。
聖:「注意一下她的身體狀況。」
聖:「有什麼問題的話馬上回來。」
雖然似乎是一般叮嚀,但她的眼神卻很認真。
往人:「我知道了。」
我也小聲地回話。
我覺得那是身為姊姊該有的舉止而已。
才剛踏出一步,就開始流汗了。
真是大熱天啊。
要是柏油融化,讓鞋子陷進去也很正常吧。
纏叫聲也越來越大聲。
這樣的話不快點找到不行了。
佳乃:「國際愛犬救助隊,出…」
往人:「等一下。」
我先一把抓住什麼都沒想過就要出發的隊長。
往人:「首先,先決定要去哪裡找吧?」
佳乃:「耶…」
她手摸著下巴,陷入思考。
看得出來是在全力運作平常沒在用的大腦。
佳乃:「我是在學校聽到聲音的,可是學校裡已經找過了…」
佳乃:「我想應該是在學校附近吧。」
對這少女來說算是很妥當的判斷了。
往人:「那就先到沿海區找吧。」
佳乃:「那就先到沿海區找吧!」
我跟著佳乃一起出發。
………。
佳乃:「…是在這一帶嗎?」
學校前的廣場。
我們爬上靠海的階梯。
生著紅繡的扶手看起來滿火熱的。
我們站在堤防上。
因為沒有風,海朝的氣味令我感到更不快活。
佳乃:「POTATO~!」
佳乃大叫了起來。
佳乃:「POTATO~!」
佳乃:「PIKO、PIKO~!」
佳乃:「POTATO~!」
佳乃:「PIKO、PIKO、PIKO~!」
往人:「…不要參雜著POTATO語啦,會搞混的。」
佳乃:「PIKO~」
似乎很傷心地點了點頭。
佳乃:「果然還是沒有嗎…」
往人:「我們才剛開始找吧?」
往人:「沿著妳上學的路找看看吧,走吧。」
佳乃:「PIKO。」
往人:「不就叫妳不要講了嗎?」
我們在堤防上走了好一陣子。
左邊的山影已經逐漸遠去,換成平地。
在悶熱的柏油路上可以看見空氣的歪曲。
不要說狗了,連路人都沒看到幾個。
往人:「這邊也沒有啊。」
佳乃:「嗚奴奴…」
往人:「沒事吧?臉很紅喔。」
佳乃:「往人你的臉也紅紅的啊。」
邊說著,佳乃擦著額頭的汗。
之後又稍微摸了摸她的短髮。
看來是滿熱的吧。
制服背後也都被汗給浸濕了,害我不知道該看哪裡。
往人:「總之,先下去吧。」
佳乃:「嗯。說不定這樣比較好…」
我們順著階梯走了下去。
堤防上和路上都一樣熱。
我們兩個蹲在陰影下。
才休息一下,就感覺汗濕的T恤上在冒煙了。
眼前是那間武田商店。
對我來說是充滿痛苦回憶的地方。
佳乃:「往人,去買冰來吃吧!」
佳乃:「先說好,我可沒錢。」
雖然說人偶是有帶著,但已經實驗過在這裡是賺不到一毛錢的。
佳乃:「我有帶錢啊,請你吧。」
她拍著胸口很得意地說。
我則眼睛冒出光芒地看著佳乃。
往人:「真的嗎!?」
佳乃:「嗯!」
往人:「妳有帶多少?」
佳乃:「60圓!」
往人:「…妳是小孩嗎妳?」
佳乃:「可以啦,我去買可以分成兩半吃的棒棒冰就好啦。」
她非常自豪地說著。
我也沒什麼理由好拒絕。
往人:「那就讓妳請吧。」
佳乃:「那我去買嘍。」
她站了起來,往門口那裡跑去。
她打開了冰棒櫃挑選著。
找到了要的之後,跑進去付錢了。
往人:「呼…」
不知為何地嘆起了氣。
就算是待在這裡汗還是一直在流。
雖然說只有30圓的份量,但在這種情況下能吃到冰一定會很爽快吧。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佳乃出來了。
她關起了店裡的木門,轉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佳乃:「浪泥九懂嘍~」(註:讓你久等了~)
往人:「………」
已經把嘴給塞滿了。
而且還不是可以分成兩半的棒棒冰。
佳乃:「是西瓜冰喔。」
佳乃:「紅色的地方有西瓜味,種子的部分是巧克力屑喔。」
往人:「………」
佳乃:「因為,因為啊,這個要是有中獎的話可以再來一支啊~」
佳乃:「所以沒問題的!」
佳乃:「我會努力讓它中的,沒問題的!」
要賭是無所謂啦,但我是覺得絕對不會中的。
往人:「…至少妳也不要給我掉下去吧。」
我看著拿著冰棒晃來晃去的佳乃說了。
佳乃:「…嘿咻。」
她坐在我身邊開始快速地吃了。
喀喀。
舔舔舔。
嚼嚼。
佳乃:「姆~~。吼賓吼吼疵喔…」(註:好冰好好吃喔…)
往人:「………」
…沒關係,我是個成熟的大人。
我仰望著天空。
太陽依然還高高的。
像棉花糖一樣的純白的雲在一旁飄著。
往人:「真是的,那隻找碴的毛球狗…」
佳乃:「耶?」
往人:「哪,那傢伙有什麼喜歡的地方嗎?」
佳乃:「喜歡的地方?」
她停下了吃冰的手,稍微思考了一下。
佳乃:「大概是河川或是神社吧…」
往人:「這麼說來,以前是有帶那傢伙去河川過。」
不只這樣,也有帶去神社過。
在佳乃說著奇怪的話,昏倒的那時候還為我帶路。
往人:「………」
總覺得有點奇妙的預感。
是不是該去找一下呢?
佳乃:「啊~~~~~!」
往人:「幹嘛?又怎麼啦?」
佳乃:「抱歉,沒中耶。」
往人:「………」
佳乃:「到了橋喔-。」
往人:「不用妳說我也知道。」
在小河川上面的小橋。
在這毫無變化的鄉下小鎮中倒也是不可取代的風景。
當然,還是沒看到POTATO。
不過至少比鎮中涼多了。
佳乃:「啊~~~~,往人你看那邊!」
她用欄杆撐著身體往前叫著。
佳乃:「是烏龜耶~」
往人:「………」
佳乃:「真是隻大烏龜呢。」
往人:「不只大而已吧?那隻大概有5公尺寬吧。」
佳乃:「那樣的話比這條河還寬喔。」
往人:「所以妳看牠正在那邊痛苦地拍水吧。」
佳乃:「啊,噴火了耶~」
往人:「河川兩岸都變成一片火海了呢。」
佳乃:「手腳都縮起來了。」
往人:「頭也縮起來了呢。」
往人:「開始來回高速旋轉了呢。」
佳乃:「啊,浮起來了。」
往人:「以驚人的氣勢飛向空中了喔。」
佳乃:「啊-啊,走掉了…」
往人:「對啊,走掉了。」
佳乃:「真是了不起的烏龜耶-。」
往人:「啊啊,對啊。」
佳乃:「………」
往人:「………」
往人:「…不要再耍白爛了,走吧。」
佳乃:「可是,明明是往人先說的啊。」
我不管不滿的佳乃先走了。
佳乃:「到了鳥居喔-。」
就像她說的,總算看到鳥居了。
我停了下來,調整呼吸。
往人:「…咕哇啊。」
我毫無意義地大叫了。
在這種大熱天走山路真累。
我一看佳乃,她已經上去了。
往人:「妳還真能撐呢。」
佳乃:「對啊,我平常就很常在散步了。」
一副若無其事地說著。
佳乃:「我要把你丟下先走了喔-。」
往人:「是是是…」
我被那明亮的聲音牽引著走了起來。
我緩緩地爬上樓梯,通過鳥居。
像平常一樣,完全沒有人。
只有蟬聲和風吹葉子的聲音。
感覺上只有這個地方被人們給遺忘了一般。
我抬頭一看,日照更強了。
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連我自己在哪邊都搞不太清楚了。
佳乃:「POTAT~O」
佳乃慢慢地來回看著。
之後靠到了神殿去。
佳乃:「POTATO~不在嗎…」
她邊晃著裙子邊在神社內側來回走著。
我則一個人在外面等了約10分鐘。
看著從樹林中曳露出來的日光如同波浪般地閃爍搖晃地照著參道。
終於。
佳乃出現了。
看她走路的方式就知道沒有收穫了。
往人:「這裡也沒有嗎…」
佳乃:「這裡也沒有嗎…」
她重複著我說的話。
看來我的直覺也沒什麼嘛。
佳乃:「嗚奴奴。怎麼辦?」
佳乃:「明明真的聽得到聲音的….」
接著便沈默了。
蟬聲回到了我的耳朵裡。
天空蔚藍到彷彿要將人吸入一般。
佳乃看著我。
那如同為無形的迷宮所囚禁而毫無辦法的眼神。
我稍微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消失了的POTATO的行蹤嗎?
還是…。
往人:「哪。佳乃。」
佳乃:「耶?」
往人:「妳如果不想回答的話就算了。」
往人:「妳的那個魔法啊…」
往人:「有沒有辦法說看能不能知道誰的所在地嗎?」
我一問,佳乃便陷入了沈默。
我有從母親那裡遺傳下來的,可以隔空操縱人偶的力量。
我擁有這種不該有的力量。
我想起了母親說過這種『力量』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要是這樣的話。
若是有擁有和我的『力量』不一樣能力的人也不奇怪吧?
比方說,可以聽到明明不該有的聲音的能力。
比方說,我眼前的這個少女…。
佳乃考慮了相當久。
之後斬釘截鐵地說了。
佳乃:「我想應該是不一樣。」
往人:「是嗎…」
既然這樣,就沒必要再談這種話題了。
往人:「好,再稍微找找吧。」
就在我要走出去的的那時候。
佳乃的手指抓住了我T恤的一角。
佳乃:「那個啊。」
佳乃:「我說啊…」
往人:「幹嘛?」
佳乃:「就是啊…」
佳乃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地看著我。
她將纏著緞帶的右手放在胸前。
佳乃:「我想如果是往人的話一定不會笑我的…」
說了這個前提後,佳乃開始說了。
佳乃:「這個緞帶是有人給我的。」
佳乃:「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都很重視它。」
大概是說佳乃在開始認識外界時就有的吧。
黃色的緞帶上幾乎沒有污垢或是脫線之類的。
可以說像是時間被封鎖在佳乃的手腕上一樣,那樣地新。
佳乃:「我收下的時候被交代了。」
佳乃:「到了成人之前要一直繫好。」
佳乃:「在那之前絕對不可以拿掉。」
佳乃:「這麼一來,就會可以使用魔法了。」
魔法。
不知不覺中,熱氣消退了。
不知道為什麼。
有種內心深處的某物被指尖觸動的感覺。
往人:「是誰給妳的?」
我指著緞帶問了。
佳乃:「因為那時候太小了,所以不太記得了…」
之後話便說得模糊不清。
往人:「這樣子嗎?」
佳乃:「嗯…」
佳乃:「之後我就一直纏著這個。」
往人:「妳說『一直』…真的都一直纏著嗎?」
佳乃:「嗯。」她用理所當然的笑容點點頭。
我突然覺得有點小看了佳乃。
她從小到現在一直都在手腕上繫著緞帶。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容易辦到的。
佳乃:「在游泳的時候或是身體檢查時都有過差一點要被拿下來的經驗。」
佳乃:「有時候也會因為這個被欺負…」
她低下了頭說著。
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拆下緞帶的少女,周遭的人應該都會覺得很奇怪吧。
佳乃:「不過啊,每次姊姊都會來救我的。」
佳乃:「她都會代替我拚命地拜託老師。」
佳乃:「欺負我的人,她都會替我解決的。」
佳乃:「就算是身材高大的男孩子她也會毫不留情地打他的。」
往人:「………」
總之還是先確認一下聖有沒有在附近吧。
佳乃:「所以我才能有今天。」
佳乃笑了。
為溫柔可靠的姊姊以及自己的誇耀。
佳乃:「嗯~」
她兩手握住伸了個大懶腰。
黃色的絲布隨風飄逸,為仲夏的太陽所照應。
但不知為何佳乃卻有點面帶難色。
佳乃:「其實啊…」
她放下了雙手,盯著緞帶看。
佳乃:「我很害怕把這個給拆下來。」
佳乃:「要世家這個給拆下來後,卻還不能用魔法的話…」
佳乃:「我一直這麼想著。」
佳乃:「不過最近不同了。」
她傾了一下頭。
之後便看著我。
佳乃:「往人你可以讓人偶動起來吧。」
往人:「啊啊。」
佳乃:「我那個時候真的其實很興奮喔。」
佳乃:「因為我第一次看見真正的魔法。」
往人:「真正的魔法嗎…」
我不禁說了一下。
佳乃:「要是真的能用魔法的話…」
佳乃:「說不定比較會讓人感到恐怖吧。」
天真無邪的笑容。
然後她注意到了我的視線。
佳乃:「啊,對不起。」
往人:「不…」
人偶現在仍在我的口袋中。
十年來一直陪伴我的伙伴。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力量呢?
我從第一次可以讓人偶動起來那天起,從來都沒有想過。
佳乃:「往人,走吧!」
佳乃跑了出去。
我也跟在後面。
我邊跑著邊仰望天空。
佳乃的話語仍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如果能用魔法的話…』
日曬還強得讓人煩躁。
可是卻可以感覺到黑夜的來臨。
我們回到診所時,已經黃昏了。
佳乃:「還是找不到耶…」
在玻璃門前面,佳乃又轉過了身。
佳乃:「POTATO到底到哪裡去了啊…」
往人:「到底在哪兒呢?」
佳乃:「是覺得和我在一起會無聊了嗎…」
往人:「沒這種事吧?」
往人:「也是有那種再怎麼幸福也攔不住他的傢伙。」
要是拿到了什麼,就非得守住不可。
那如果從一開始就什麼都不拿的話,就什麼都不用失去了。
大概就是這樣吧。
佳乃:「………」
她緊咬著唇,盯著我看。
那似乎還想說什麼的臉龐,為金色的光輝所泛染。
往人:「明天再繼續找就好了吧?」
我輕撫著佳乃的頭。
她那曬了一天太陽的頭髮摸起來還溫溫的。
往人:「要是妳一直想著要見牠的話,總是會找到的。」
佳乃:「說的也是…」
她低聲說著,點了點頭。
佳乃:「明天再繼續找吧。」
往人:「就是這樣。」
我為了褒獎她,摸了摸她的頭。
佳乃則瞇著一隻眼高興地笑著。
佳乃:「…啊,對了。」
佳乃:「明天帶著便當來找一整天吧。」
往人:「等,我也要去嗎?」
佳乃:「沒問題啦,我會請姊姊做兩人份的。」
往人:「不,不是便當的問題…」
往人:「嗯?」
往人:「………」
往人:「…便當?」
這番話似乎讓我想起了什麼。
我慢慢地想著。
我在找POTATO的途中一直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
便當…
送去…
PIKO、PIKO…
…PIKORI。
…對了!
我知道了。
POTATO失蹤事件的真正犯人。
佳乃:「往人你要去哪?」
往人:「我知道POTATO在哪裡了。」
佳乃:「…咦咦咦?」
往人:「走吧…」
佳乃:「…這裡是學校啊?」
往人:「沒錯,就是在學校。」
佳乃:「可是可是,學校我找過了啊?」
往人:「妳應該沒有全部找過吧?」
佳乃:「嗚奴奴…」
我帶著一副不可思議表情的佳乃進去校門。
馬上就到了問題所在的盆景。
往人:「妳找過那裡了嗎?」
因為直接看太恐怖了,我只用手指了指。
佳乃:「耶?哪裡?」
往人:「那個盆景的影子。」
佳乃:「是沒有找,可是…」
佳乃:「可是,不可能在那裡吧?」
不用說了,就是在那裡。
那是我送便當給佳乃那天的事了。
那個時候POTATO的確是跟著我走。
當初是怕說會引起混亂才一把將牠抓起藏進盆景的影子。
『到我說可以為止待在這裡不要亂動。』
『PIKORI』
可是我完全忘記了。
之後經過了3天。
而且氣溫都超過了30度。
往人:「………」
拜託不要被曬乾或是發臭吧。
沙沙。
佳乃的手伸進去盆景中搜索。
然後…。
佳乃:「…啊~~~~!」
佳乃:「POTATO,總算找到你了~」
佳乃用雙手高高地抱起久未見的毛球。
POTATO:「PIKO…」
大概是一直待著的關係吧,曬著夕日光輝的皮毛看起來有點破舊。
佳乃:「不能這樣讓我太擔心喔。」
POTATO:「PIKO~…」
聽起來真是微弱。
大概是因為一直待在這個盆景中叫著吧。
佳乃:「竟然變這麼瘦…」
但我卻不覺得有瘦。
反而還因為髒的關係,覺得有點變大了。
佳乃:「…可是往人,你怎麼會知道在這裡啊?」
往人:「這是企業機密。」
佳乃:「嗚奴奴。小氣~」
小氣也好,卑鄙也罷,這個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佳乃:「難道是,魔法嗎?」
往人:「就當作是這樣吧。」
佳乃:「耶~」
感到佩服的佳乃,轉過去看POTATO。
身為一個人,都是會有不能告人之事的。
往人:「POTATO…」
POTATO:「PIKO…」
往人:「要是你說出來的話,我就把你捲起來砸到海裡去。」
POTATO:「PIKO、PIKO~~」
我滿足他老實的回覆後,我背向了學校。
往人:「那就回去吧。」
佳乃:「嗯!」
佳乃抱著POTATO笑著。
之後我們便走了回去。
佳乃:「我回來了~」
POTATO:「PIKO、PIKO~」
往人:「回來嘍。」
聖:「喔,POTATO,回來了啊?」
POTATO:「PIKO、PIKO」
聖:「不能這樣讓佳乃擔心吧?」
POTATO:「PIKO~…」
聖:「嗯,有在反省就好。」
聖:「那牠到底到哪裡去啦?」
佳乃:「這個啊,我也嚇了一跳呢~…」
佳乃正要說的時候,我慌張地遮住她的嘴。
往人:「不先吃個飯嗎?」
午餐也沒吃,下午又到處走透透。
我想這應該是合理的要求吧。
聖:「我已經做好了,現在去拿。」
聖:「順便說一下,今晚是吃我親手做的咖哩和南瓜沙拉。」
佳乃:「哇~啊,咖哩咖哩!」
天真地嬉鬧著的妹妹。
溫柔地看護著的姊姊。
似乎都沒感到懷疑的樣子。
往人:「等一下。」
聖:「我不接受更換菜單喔。」
往人:「不是,是要在這裡吃嗎?」
聖:「怎麼,似乎有什麼不滿的樣子?」
聖:「我是能體會你正在糟蹋兩位少女的生活空間的心情啦…」
往人:「就說不是了…」
往人:「會有衛生上的問題吧?」
聖:「要是你有好好拖地的話就不會了。」
往人:「………」
咖哩裝得滿滿地被放在桌上。
3人和1隻合起了雙手。
聖:「開動吧。」
佳乃:「開動~了。」
往人:「開動了。」
POTATO:「PIKO、PIKO~」
………。
沒什麼難吃的,我全部吃得乾乾淨淨。
我還再來了一碗。
真好吃。
聖:「有加板巧克力和優格進去調味是竅門。」
佳乃:「耶~,好像點心耶。」
聖:「南瓜沙拉是要用生奶油配一些芥子做竅門。」
佳乃:「嗚哇哇哇,總覺得有點特殊的調和感耶。」
懂很多的姊姊和很佩服的妹妹。
在這個家一直都是這樣吧。
老實說我有點覺得挺害譟的。
但卻不會感到有什麼不快。
吃後當然是配聖的綠茶。
當然,這也滿好喝的。
正不知道喝了幾杯時。
…咻碰碰碰!
…啪啪啪啪。
豪華的爆炸聲從天花板傳來。
佳乃:「…煙火!」
聖:「是鄰鎮的煙火大會。今天應該有很多人去吧?」
佳乃從沙發站了起來。
她從撐開的百葉窗的縫隙間看了過去。
佳乃:「…嗚奴奴。看不見~」
聖:「從這裡不可能看見的。」
佳乃:「我想要去看~」
聖:「現在去的話也找不到去也找不到好位置吧。」
佳乃:「嗚奴奴。可惜…」
往人:「煙火有這麼有趣嗎?」
聖:「你沒有看過煙火嗎?」
往人:「這個,說看是有看過啦。」
往人:「可是那也只是很漂亮而已嘛。」
我根本不能理解特地跑去看那種填不飽的東西的傢伙的心情。
…這麼說來,我的人偶劇也是這樣吧?
聖:「看來你倒是沒受過豐裕的精神生活教育嘛?」
往人:「不用妳管。」
我說著,放下了茶碗。
聖:「真沒辦法…」
聖的手伸進了白衣的口袋。
聖:「來。」
她丟了東西過來。
是個百圓硬幣。
聖:「用那個去買喜歡的煙火吧。」
聖:「建議你買煙霧砲、蛇砲、還是老鼠砲之類的。」
…聽起來既無趣又陰濕,是我的錯覺嗎?
也罷。
難得拿到的100圓,先心懷感激地收下吧。
…拉拉。
我的T恤被拉了。
佳乃一副哀求的眼神看著我,似乎強烈地要求什麼似地。
佳乃:「不能買老鼠砲啦。」
佳乃:「不會飛的不行啦。」
往人:「………」
聖:「我知道了。」
聖用沈重的語氣說了。
她又從白衣的口袋拿出了什麼丟給我。
這次是錢包。
聖:「你現在馬上到便利商店和玩具店把沖天炮等會飛的一個都不剩地買回來。」
聖:「我來準備火種。」
往人:「真的要全買下來嗎?」
聖:「沒錯。」
往人:「…瞭解。」
我不再問下去,直接到門口去穿鞋了。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