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4(霧島佳乃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3. 【7月26日(水)】[/b]

我迎接了在車站生活的第2天早上。
醒來時耳邊同時傳來響亮的蟬叫聲。
聽起來真有點難受。
我有點火大地邊仰望天空,邊伸個懶腰。
刷了刷牙,洗個臉後做了出門的準備。
往人:「接著…」
我先往神尾家走去。
不將供我吃飯的恩情報回來不行。
往人:「…真慢哪。」
我明明和昨天來的時間差不多,但觀鈴卻沒有出現。
該不會還在睡吧?
我雙手交叉地靠在牆上等著。
偶而將頭伸進去裡面看一看。
往人:「………」
似乎連一點會有人出現的感覺都沒有。
沒辦法,我只好直接到玄關那裡。
我正伸出手要將門打開時。
喀拉…。
觀鈴:「哇,往人。」
觀鈴早我一步開了門走出來。
觀鈴:「你該不會是來接我的吧?」
往人:「不就都約好了嗎?時間沒問題吧?」
觀鈴:「嗯,趕得上第二節課。」
也就是說已經遲到了。
往人:「總之先走吧。」
觀鈴:「嗯。」
蟬聲從360度全方位地響徹雲霄。
再加上蒸起熱氣的日曬。
今天到底幾度啊?
在我正因為酷暑而感到疲勞時,觀鈴對我說了。
觀鈴:「不過我很吃驚呢。」
往人:「啊?吃驚什麼?」
觀鈴:「往人啊,沒想到你今天也會來接我。」
往人:「我說過要報恩了吧?」
觀鈴:「嗯,報恩報恩。」
觀鈴似乎很高興地重複著報恩。
觀鈴:「可是啊…」
往人:「嗯?」
觀鈴:「不用再來送我沒關係了。」
往人:「不用了?」
觀鈴:「嗯。往人你也有要做的事,而且我也不想給你添麻煩。」
觀鈴:「所以說,不用再來送我沒關係了。」
觀鈴笑笑地跟我說。
觀鈴:「到達。」
觀鈴:「往人,謝謝你送我來。」
往人:「不過遲到了一小時哪。」
觀鈴:「嗯,我明天會好好加油不睡過頭的。」
往人:「啊啊。」
觀鈴:「我自己一個人也會好好起來的,沒問題的。」
往人:「啊啊。」
觀鈴:「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往人:「說的也是。」
觀鈴的獨立嗎…?
我輕輕地摸了摸觀鈴的頭。
觀鈴則似乎很高興地瞇起了眼睛。
觀鈴:「那我走嘍。」
觀鈴很有精神地招招手,消失在校舍中。
我一個人站在學校前。
待在這裡也沒事了。
往人:「…走吧。」
我也離開了校門。
雖然滿擔心觀鈴的,但我也不可能一直來接她。
的確是不做個了斷不行。
要是不小心耗太久而日久生情的話,也會算害了她吧。
算了,只要該報恩的部分應該已經報了吧。
我向天空伸了個懶腰,用力地吐了口氣。
轉換一下心情。
往人:「今天一定要賺到錢。」
這是我說給自己聽的。
往人:「哈啊~~~啊…」
我到底打了幾次哈欠啊?
我待在診所的招牌前。
幾乎已經是固定的位置了。
日曬一樣令人煩躁般的熱烈。
這樣真的實在沒有力氣表演了。
往人:「真閒啊…」
POTATO:「PIKO」
不知不覺,POTATO爬上了我的膝蓋。
往人:「我可不是在跟你說話喔。」
POTATO:「PIKO、PIKO、PIKO」
往人:「唉…」
POTATO:「PIKO?」
打完哈欠後接著嘆氣。
我看著夏日的天空。
感覺到汗正從額頭上流下。
我從到這個鎮後,到底過了多久呢?
我屈指一算。
往人:「…已經八天了啊?」
越來越沈重了。
我該不會就這樣在這個鎮上結束我的一生吧?
往人:「好好加油吧,我。」
我試著激勵自己。
真是空虛啊。
POTATO:「PIKO、PIKO、PIKO」
往人:「………」
POTATO:「PIKO、PIKO、PIKO」
似乎是想告訴我什麼吧。
往人:「你直接說也無所謂喔。」
往人:「反正現在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POTATO:「PIKO?」
在我心中有一個確信。
這傢伙絕對會說人話。
只是為了掩飾自己是隻狗才故意不說的。
POTATO:「PIKO、PIKO?」
往人:「不用擔心啦,我會幫你隱瞞你會說人話這件事的。」
POTATO:「PIKO~」
往人:「Come on!POTATO!」
POTATO:「PIKO!」
牠用力地點頭了。
太好了!
決定狗會說人話的一瞬間!
…舔。
往人:「………」
POTATO:「PIKO、PIKO、PIKO」
往人:「你在幹什麼?」
POTATO:「PIKO、PIKO、PIKO」
舔舔舔~。
牠來回好幾次地舔著我的臉。
往人:「…這樣很快樂嗎?」
POTATO:「PIKO」
往人:「那真好。」
往人:「接著。」
我一把抓起POTATO,隨便往旁邊一丟。
往人(不要耍白爛了,再加把勁吧。)
往人:「好。」
我給自己加個油,站了起來。
聖:「喔,已經放棄要回去了啊?」
如同一出門就碰釘子一般,被極惡鄉下醫師給打招呼了。
聖:「誰是極惡鄉下醫師啦?」
好像不小心說出口了。
往人:「將路過的旅行藝人強迫來掃地的不是極惡是啥啊?」
聖:「怎麼,還在記恨昨天的事啊?」
彷彿把我當白癡地說著。
聖:「昨天的賠禮啦,拿去。」
之後交給了我一個東西。
似乎是手工製的絲巾袋子。
裡面還滿重的。
往人:「這是啥啊?」
聖:「便當啊。」
我懷疑了自己的耳朵。
往人:「…妳剛剛說是便當吧?」
聖:「沒錯。」
咕嚕。
我吞了口口水。
聖:「這可是我特意製作的,非常好吃喔。」
聖:「是鮪魚三明治配鮭魚飯團套餐,量非常夠。」
聖:「配菜是什錦春捲和碎蝦肉。」
聖:「甜點也放進去了。」
聖:「你把這個送去給佳乃吧。」
往人:「…喂。」
聖:「今天早上是返校日,可是她忘了帶便當。」
往人:「…等一下。」
聖:「暑假的話福利社和學校餐廳都沒開,她應該會很餓吧。」
往人:「等一下啦!給我聽清楚人家說的…」
聖:「你會幫我送去吧?」(亮出手術刀)
往人:「…我會謹慎迅速地交到她手上的。」
聖:「很好。」
也罷。
在這邊裝作老實地接受委託,在半路上再…
聖:「不要給我半路上偷吃掉。」
一針見血。
往人:「妳、妳真是失禮哪。」
我刻意擺出高姿態。
聖:「………」(亮出手術刀)
往人:「…非常抱歉。我即使拚上性命也會維持原樣送達的。」
聖:「這樣就掛我會很傷腦筋的。」
她收起了手術刀笑了笑。
聖:「真沒辦法,我也會做你的份的。」
聖:「可是,是等你回來之後。」
這樣的話倒還滿划算的。
往人:「我知道了。」
我點了點頭後,往火熱的道路走去。
………。
PIKO、PIKO、PIKO…。
往人:「………」
PIKO、PIKO、PIKO…。
往人:「………」
PIKO、PIKO、PIKO…。
往人:「…喂」
POTATO:「PIKO?」
往人:「你不能閉嘴嗎?」
這樣聽起來好像我的腳步聲是PIKO、PIKO地。
往人:「再說你跟來這種地方聖不會生氣嗎?」
POTATO:「PIKO、PIKO、PIKO。」
往人:「…是嗎?不會啊?」
POTATO:「PIKO。」
往人:「………」
往人:「…也罷。」
往人:「快走吧。我肚子餓了。」
POTATO:「PIKO。」
往人:「………」
PIKO、PIKO、PIKO…。
…PIKO、PIKO、PIKO…。
PIKO、PIKO、PIKO…。
………。
噹-噹-噹-噹…。
到了校門口。
迎接著我的是鐘聲。
我瞄了一下校門內。
學生多得不像是在放暑假。
咕-。
肚子在叫了。
趕快送過去吧。
我走進了校門。
PIKO、PIKO、PIKO…。
往人:「………」
POTATO:「PIKO、PIKO」
我將被發現一定會陷入混亂的珍獸給一把抓起,丟進盆景中藏好。
往人:「到我說好之前待在這裡不要亂動。」
POTATO:「PIKORI」
往人:「接著…」
我又開始移動。
往人:「………」
可是我不知道要送到哪裡。
不過反正一定是在這間學校沒錯。
找著找著一定會找到的。
我開始移動去尋找佳乃了。
………。
往人:「………」
繞了半天,我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第一回佳乃搜索行動以失敗收場。
我打開正在暑修的教室的門時的感覺真是太糟了。
而且應該也是因為我沒穿制服,所以在走廊走時覺得視線都靠了過來。
結果被像老師的一個老伯較住時我就反射性地逃走了。
我邊吹著帶有海潮香氣的風,邊盯著校舍的牆壁看著。
真是難攻不落的建築啊。
我深深地為了只有一個人無力感而感到痛苦。
手上拿著的便當變得更沈重了。
………。
往人:「就這樣吃掉吧。」
我才剛說出這危險的話,腦海中馬上浮現聖拿著手術刀的樣子。
不行,我還得保命。
快點送給佳乃吧。
可是到底要怎麼做?
………。
還是乖乖地問路吧。
我向經過的女學生三人組問了話。
往人:「喂,那邊的等一下。」
女學生A:「是?」
往人:「我有點事想請問一下…」
她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往人:「佳乃…你知道霧島佳乃在哪裡嗎?」
別的少女跟我說了。
女學生A:「佳乃嗎?」
往人:「對,佳乃。」
女學生A:「我是佳乃的好友同學1號喔~」
女學生B:「不對吧,1號是我。」
女學生C:「咦-,我之前也被她說過是1號耶-」
往人:「………」
她們完全不理我,開始七嘴八舌地吵了起來。
看來是因為號碼重複而陷入大混亂了吧。
往人(…可是啊,不要連好友同學都編號吧!)
女學生:「…讓你久等了。」
似乎有結論了。
1號:「經過協議的結果,我是好友同學的1號。」
2號:「我是2號~」
3號:「嗚嗚。變成3號了-…」
往人:「………」
看樣子朋友還不少。
稍微安心一點了。
往人:「我是來給她送便當的,我要去哪裡找她?」
三個人同時互相看了看。
2號:「…佳乃她還在保健室嗎~」
保健室?
3號:「不對啦-她有說想吹吹風到屋頂上去了-。」
屋頂上?
往人:「…那傢伙有怎麼了嗎?」
2號:「她不知道碎碎念了些什麼後就突然倒了下去~」
1號:「不過她馬上就張開眼睛了,所以應該只是普通貧血而已吧。」
不知道為什麼。
只是突然覺得很不對勁。
往人:「是在屋頂上嘛…」
我丟下了一切跑了起來。
突然視線變得遼闊。
強勁的風,將鐵門給關了起來。
佳乃正站在鐵絲網旁。
嚇了一跳地轉向我這邊。
佳乃:「耶?往人?」
她一看到我,就跑過來。
佳乃:「為什麼往人會在學校啊?」
佳乃:「…啊,是這樣子啊。」
她拍了一下手。
佳乃:「你是神謎轉校生1號!」
往人:「大錯特錯。」
佳乃:「那就是2號了。」
往人:「夠了喔,這種耍蠢的話。」
佳乃:「嗚奴奴…」
似乎滿懊惱的樣子。
不過,現在不是悠哉說話的時候了。
往人:「我聽說妳昏倒了喔?」
佳乃:「耶,誰啊誰啊。」
往人:「佳乃啊。」
佳乃:「我?」
似乎真的很吃驚。
佳乃:「哇哇哇哇,太誇張了啦。」
佳乃:「我只是突然有點頭昏而已啦~」
她邊搖搖頭邊慌張地向我說明。
佳乃:「最近偶~而也會這樣。」
佳乃:「我小的時候就常貧血了。」
我回想起之前夜裡的事。
在毫無人影的神社。
佳乃突然昏倒了。
之後忘記了為什麼會到那裡…。
往人:「哪,佳乃。」
佳乃:「耶?什麼事?」
往人:「妳記得妳昏倒的時候的事嗎?」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認真了吧?
佳乃笑了起來。
佳乃:「沒事的啦,不用那麼認真的表情。」
佳乃:「我如果真的常常喪失記憶的話那才糟糕呢。」
如同平常一般的笑臉。
往人:「說的也是。」
講一講後,我總算安心了一點。
佳乃的同學們似乎也說過沒什麼的樣子。
看來是我想太多了吧。
佳乃:「…往人你很擔心我吧。」
佳乃似乎在窺視著我的臉般地說著。
往人:「倒也沒有。」
佳乃:「可是你還穿著鞋子耶。」
我看了看腳。
我的確是還穿著鞋子。
往人:「不能穿鞋嗎?」
佳乃:「這裡是學校裡面啊。」
雖然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著,但我還是搞不懂。
往人:「因為我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嘛。」
到是有為了過夜進去學校的草地過。
不過沒來過屋頂上。
在四周都被圍住的鐵絲網之上,有著晴朗耀眼的夏日天空。
由於沒有電線或是樹枝遮蔽,看起來格外地蔚藍。
佳乃順著我的視線看著。
佳乃:「天空真是高聳哪…」
她似乎由於太耀眼而瞇起了眼。
那舉止似乎和誰滿像的。
在我想起來之前,佳乃就笑笑地向我說了。
佳乃:「往人你會飛嗎?」
往人:「不可能會吧?」
佳乃:「可是…你可以操縱人偶。」
往人:「跟這沒關係吧?」
佳乃:「耶?沒有關係嗎?」
往人:「完全沒有關係。」
佳乃:「嗚奴奴…」
她認真地思考著。
因為連我都不知道所以理所當然嗎?
法術與魔法。
原本不應該有的力量。
但在我的腦海中似乎勾起了什麼…。
往人:「…話說回來妳不是說過『我也會用魔法』嗎?」
佳乃:「耶?什麼時候?」
往人:「在堤防遇到的時候。」
因為說得太自然了,結果到現在一直都忘了。
佳乃:「啊,是那個啊?」
她大大的雙眸轉了轉。
佳乃:「那個啊,有點在說謊。」
佳乃:「其實啊,如果現在用的話會因為份犯規而扣1分喔。」
…還沒出師的魔法少女嗎?
往人:「什麼時候才能用呢?」
佳乃:「成為大人以後。」
…真是隨便的資格限制哪。
往人:「那什麼時候才會成為大人呢?」
佳乃:「那我不太清楚,不過…」
佳乃:「不過啊,我已經決定了最初要用什麼魔法了。」
往人:「要用什麼?」
佳乃:「這個嘛-…」
佳乃:「秘密。」
…又來這套啊。
我沒興趣了。
我將視線拉回空中。
佳乃:「啊啊,抱歉啦,往人。」
似乎滿慌張的樣子。
佳乃:「耶,雖然不能跟你說第1想用的…」
佳乃:「第2想用的可以告訴你。」
往人:「我也沒特別一定要聽。」
佳乃:「我想要你聽嘛。」
往人:「真的不想聽啦。」
佳乃:「嗚奴奴…」
似乎有點生氣了。
佳乃:「你要是不聽的話,會有人類不能應付的東西衝破你的肚子跑出來。」
佳乃:「之後還會大量繁殖讓地球變得很糟糕喔~」
…對地球來說是個大危機哪。
往人:「好啦,那妳第2想用的是什麼?」
真沒辦法,只好聽她說了。
佳乃:「這個嘛。」
佳乃:「耶…」
佳乃:「我想飛上天空」
往人:「是嗎?」
佳乃:「…你好像一點都不吃驚嘛。」
她不滿地說著。
往人:「順著這樣聽下來大概也猜得到了。」
『想在天空飛』
這是任何人都憧憬過的小小願望。
但那也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願望之一。
往人:「在天空飛也沒想像的好喔。」
往人:「被風吹到會很冷喔。」
往人:「裙子裡面也會被看得一清二楚喔。」
往人:「電視台或自衛隊都會出動造成大騷動喔。」
往人:「之後還會被科學家給解剖喔。」
佳乃:「沒關係沒關係,那都無所謂啦。」
她開朗地將我的話給笑掉。
佳乃:「因為有魔法啊。」
真是有說服力。
噹-噹-噹-噹-…。
鐘聲順著海風飄了過來。
往人:「妳還要待在學校嗎?」
佳乃:「嗯,接著是飼養委員會的時間。」
而我終於想了起來最重要的事。
往人:「我是來給妳送便當的。」
佳乃:「便當?」
往人:「來…」
沒有。
到處都沒有。
這麼說來我似乎沒有將絲巾袋拿到這邊的記憶。
往人:「………」
我試著回想自己的行動。
在聽到佳乃昏後。
我丟下一切東西跑到這裡…。
往人:「原來如此。」
我拍了一下手。
往人:「我好像是到這裡以前把它給丟在地上了。」
佳乃:「那個…是姊姊親手做的便當嗎?」
往人:「沒錯。」
假乃:「啊哈哈哈…哈哈…」
她有點僵硬地笑了。
佳乃:「要是被姊姊知道的話就糟糕了。」
往人:「………」
往人:「…1隻手術刀嗎?」
佳乃:「應該是4隻吧。」
往人:「………」
鏮。
聖:「真不好意思啊,國崎。」
飯後的一杯茶被放在我眼前。
我喝了一口。
真好喝。
再怎樣也是杯茶嘛。
聖:「…你好像不太滿意。」
往人:「妳覺得我看起來不滿意嗎?」
關於便當的事,圓滿地解決了。
因為我誠心誠意地說明,所以不見血地收場了。
而為我做的便當則變成佳乃的,我也再跑去送給她。
在大熱天底下來回學校兩次。
期待的午餐也被換掉了…。
往人:「…在這個家只給客人吃蕎麥麵嗎?」
往人:「還得特地裝個竹子來流。」
往人:「而且客人還一直在最下游。」
聖:「吃最多的傢伙要在最後面是基本原則吧。」
往人:「不是都是妳吃掉的嗎?」
往人:「還一邊放就一邊自己吃起來了。」
聖:「人不夠啊。」
聖:「所以不得不跟著競爭嘛。」
往人:「那就一般一點地吃就好了嗎,不要用流水細麵。」
聖:「難得切來的竹子,總不能只用一次就丟掉吧?」
往人:「不用在意這種奇怪的事吧?」
聖:「我可不是體諒是你切的才這樣說的。」
聖:「那孩子要是說要流水細麵的話,這個家就是吃流水細麵。」
往人:「…這個家的蕎麥麵都是這樣吃的嗎?」
我看著眼前裝好的竹子。
看著在裡面流的麵,要說有情調也勉勉強強啦。
我不太能接受的是…。
聖:「佳乃喜歡這樣吃,之後這個家都是這樣吃蕎麥麵的。」
這麼說來,前天吃的也是流水細麵…。
往人:「…真是蠢大姊…」
聖:「嗯?你剛剛說什麼?」
往人:「不,妳聽錯了吧?」
我斬釘截鐵地說。
聖都將佳乃的意思放在優先考量。
而且似乎和佳乃有沒在現場無關。
這樣不就算是單純的過渡溺愛或過渡保護了嗎?
在神社昏倒時,佳乃也下意識地說了。
『姊姊,好痛喔』
往人:「…常常會這樣嗎?」
聖:「今年夏天才第2次吧。」
往人:「我不是在說吃流水細麵的次數。」
往人:「我是說佳乃頭暈的事。」
往人:「她是說小的時候是貧血,現在也是嗎?」
聖:「不,那孩子很健康的。」
聖:「至少以身體上來說…」
往人:「以身體上來說…?」
我再問她也沒回話。
聖注視著在茶碗裡照映的自己。
之後終於緩緩地說了。
聖:「不,沒什麼啦。」
往人:「………」
我知道空氣變得很凝重。
我大概已經接觸到了身為不相干人士所不能接觸的部分。
但我不知為何還是覺得非問不可。
往人:「…哪。」
聖:「嗯?」
往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該問這個…」
往人:「就是妳們的父母…」
聖:「啊啊,你說那件事啊。」
她很乾脆地回話了。
聖:「大概跟你想的一樣吧。」
聖:「我和佳乃已經沒有父母了。」
聖:「現在已經沒有了…」
往人:「………」
聖:「我母親在佳乃還小的時候就往生了,父親也在兩年前過世了。」
聖:「之後都是我和佳乃兩個人過活。」
聖:「雖然是我自己說的,但我們過得倒還不錯。」
往人:「…是嗎?」
聖:「啊啊,一直都滿順的。」
聖:「直到今年夏天為止…」
聖寂寥的聲音,落在診療室純白的牆上。
今年夏天。
那聽起來特別明顯。
玄關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聲音:「…醫生妳在嗎?我家的小孩有點…」
似乎有病人來了。
聖:「好,請稍候一下。」
往人:「我差不多該走了。」
說著便站了起來。
邊迅速地收著茶碗,聖說了。
聖:「…哪,國崎。」
往人:「怎麼了?」
聖:「佳乃真的是個好孩子。」
聖:「是個天真又溫柔的孩子。」
聖:「和任何人都可以交朋友。」
聖:「不管何時總是笑嘻嘻地。」
聖:「是我重要的妹妹。」
聖:「你要好好跟她相處喔…國崎。」
說著便停了下來。
往人:「明天見了。」
聖:「啊啊…」
我則離開了診療室。
………。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