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4(霧島佳乃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2. 【7月25日(火)】[/b]

早上。
在我醒來的同時,澄清的晴空便進入了我的視野。
真耀眼。
我瞇著眼來回看了看四周。
…。
……。
………。
沒錯。
這裡已經不是觀鈴家了。
好久沒有早上自己一個人了。
我邊揉著眼邊起身,呼吸著新鮮空氣。
感覺似乎從樹林間透露的夏日氣息充滿在我體內。
刷了牙,做好出門的準備。
目的地當然是米店。
肚子也差不多該叫了,不快一點不行。
我透過玻璃看著等候室的牆上掛的時鐘,已經早上10點了。
都這個時間了應該已經開店了吧。
我將人偶收在口袋後,離開了車站。
往人:「對了,在那之前還有地方要去。」
我想起了約定,往她家走去。
門口前看到了觀鈴站在那邊等著。
往人:「喲。」
觀鈴:「啊,早啊-」
觀鈴:「你這麼慢…我還以為你忘記了…」
往人:「不會的,我還記得。」
往人:「因為我受過妳這麼多照顧。」
觀鈴:「蝌蚪報恩。」
往人:「那是啥啊?」
觀鈴:「沒有,沒什麼,沒什麼。」
觀鈴:「你記得來還人情呢…」
往人:「沒錯。」
觀鈴:「走吧。」
往人:「啊啊。」
我們在夏天的日照中走著。
在到學校的短暫期間,觀鈴一直說著話。
而我則適當地答著話。
觀鈴:「到了。」
往人:「快去吧。鐘聲還沒響吧?」
觀鈴:「嗯。」
觀鈴:「那我會好好努力加油的。」
往人:「啊啊,好好加油吧。」
觀鈴:「謝謝你送我過來-,掰掰-。」
我稍微目送著邊揮著手邊很有精神地離開的觀鈴。
等看不見人影後,我也沒事了。
往人:「走吧…」
我離開了校門口。
………。
……。
…。
我到了商店街。
一樣完全沒有人影,一副悠閒的景象。
往人:「可是啊…」
往人:「這裡的經營者要怎麼維持生計啊?」
我不免多心地擔心了起來。
往人:「嗚,要是被我擔心的話就結束了吧。」
往人:「咕喔。」
我自己的話給遭受了精神打擊。
…糟了,自掘墳墓。
往人:「這、現在不是一個人耍白爛的時候了。」
現在要優先趕快去米店。
記得米店是在商店街的一端吧。
快一點去吧。
我走了數十公尺後,到達了米店前面。
店面有寫著『新沼米酒店』的看板。
看來也有擺其他日常用品吧。
店有點大,像是個超市一般。
嗚咿----嗯…
自動門開了。
碰!
往人:「嗚喔。」
聲音:「啊。」
砰。
我撞到了一個從店裡出來的年長女性。
女性:「抱、抱歉…」
往人:「痛痛痛…」
我被那女性所拉著的推車給撞到小腿了。
女性:「啊,糟、糟糕了…」
大概是在店裡買東西的吧。
那女性用溫溫吞吞的動作將撞到時掉出去的看起來頗重的米袋撿起來。
往人:「………」
我稍微觀察了一下。
往人(可是…)
我數了數眼前的米袋。
…1。
……2。
………3。
這是放在推車上的米袋數。
然後…。
女性:「嗚…怎麼辦…拿不起來。」
…1。
……2。
這是掉出來的米袋數。
共有5袋。
往人(..買太多了吧。)
是個開朗的大家庭嗎?還是只是因為在做生意要用?
女性:「真麻煩呢…」
那女性拿不起來看起來有20公斤重的米袋。的確應該是滿困擾的。
往人:「………」
女性:「嗯-…」
她雖然又試了幾次,但卻仍是完全動不了。
往人:「………」
我只是默默地從她一旁經過,往店內走去。
背後傳來了那女性和店員對話的聲音。
看來似乎是變成請店員幫忙了吧。
往人:「以後還是拜託送貨到府吧。」
………。
………。
…。
我從米店拿了米,往來的路走了回去。
腳步十分地不穩。
往人:「好、好重…」
果然還是不應該一次兌換兩張米券的吧。
我從米店走了數十公尺,就快到極限了。
咚、咚。
我將兩個20公斤的米袋摔在地上,在霧島診所前掛了。
往人:「呼…」
我坐在米袋上,總之先休息一下吧。
身體忽然感到一陣從重力解放的輕盈感。
我邊擦著汗,邊發呆了一陣子。
總算出現的幾個人影,從我眼前通過。
往人(………)
往人:「有人在看耶…」
我可以感覺到每個人影在經過時都有在偷瞄我。
…那當然。
要是有人在這種地方坐在米袋上發呆的話,我也會看一下的。
往人:「那,既然這樣的話…」
我從口袋摸出了塞著的人偶。
往人:「………」
我來回盯著米袋和人偶看著。
往人:「這難道是我的運氣來了?」
我心中出現了一陣光輝。
我現在藉由著米袋這個新道具確實地吸引了路人的眼光。
沒錯。
現在我該做的只有一件事。
要是順利的話,說不定除了米外還可以賺到加菜的錢。
要是再順利一點的話,甚至能一口氣賺到可以離開這個鎮上的錢也說不定。
往人:「哇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地大聲笑了起來。
真的是笑不攏嘴了。
而且不知為何似乎有更多人在看我的樣子。
往人:「很好!拚了!」
我投注氣力開始做了。
我將人偶放在地上,開始了表演。
………。
……。
…。
往人:「………」
往人:「………」
往人:「唉…」
我表演了一段時間後,向天嘆了口氣。
往人:「真是不順啊…」
我邊嘆著氣邊說著喪氣話。
明明都這麼投入了,結果還是像以前一樣無疾而終。
往人:「為啥我一開始表演後人就變少了啊…」
難不成我是被看不見的某人的意志給扣留在這個鎮上嗎?
算了,想這種光怪陸離的事也沒用。
往人:「………」
往人:「回去吧…」
我灰心喪志地拿起了人偶,慢慢地站了起來。
聖:「…你還是一樣閒嘛。」
往人:「彼此彼此吧?」
聖:「哼哼…那你就太天真了。」
似乎在誇耀勝利地看著我。
聖:「我這邊今天可是有兩個病人喔。」
真是可悲的報告啊。
聖:「而且兩個都是中暑喔。」
更可悲了。
為了不讓聖發現,我迅速地將人偶收到了口袋裡。
我緩緩地起身,拍拍褲子上的塵埃。
往人:「哪。」
聖:「嗯?怎麼啦?」
往人:「那對搭檔今天不在啊?」
我用說也知道我在說佳乃和POTATO。
聖:「啊啊,她們出去散步了。」
聖:「她們說過會馬上回來的,再不久就可以看到了吧?」
往人::「是嗎…」
聖:「怎麼?突然想看看我妹的臉了嗎?」
往人:「不,倒也不是這樣。」
聖:「哼哼…其實啊。」
她露出了帶有意圖的微笑。
聖:「佳乃說過了,要是你來的話一定要把你給留下來。」
聖:「她對你很有好感喔,國崎。」
往人:「…並不是。」
被當面這麼講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往人:「是因為我跟她說過明天見了吧。」
往人:「在昨天道別的時候。」
昨天傍晚,佳乃一直目送我離去。
她一直在診所前,站到看不見我為止。
往人:「就只是這樣而已。」
聖:「是嗎…」
她托著下巴,似乎在想些什麼。
聖:「怎樣?要稍微待一下嗎?」
她用頭轉向診所的門說了。
往人:「啊啊,也好。」
就讓她請杯茶吧。
往人:「………」
擦擦擦…。
往人:「………」
擦擦擦…。
聖:「那邊擦完的話,還有這邊也拜託了。」
往人:「…知道了。」
擦擦擦…。
聖:「擦得差不多之後,就用那邊的水桶洗一洗拖把。」
往人:「………」
沙沙…。
往人:「………」
擦擦擦…。
往人:「…哪。」
聖:「幹嘛?」
往人:「為什麼我要幹這種事啊?」
聖:「醫療機構是清潔第一啊。」
往人:「不,我不是問這個。」
往人:「我是說為什麼我非得在這裡拖地不可啊?」
聖:「沒什麼為什麼啊?反正你很閒嘛。」
往人:「我才沒閒著咧。」
往人:「雖然看起來是這副德行,但我可是有目標地在過日子呢。」
聖:「喔,那可真讓我佩服。」
聖:「我才正在煩惱最近人生沒目的的年輕人太多了。」
往人:「哼…」
擦擦擦…。
聖:「那,你每天生活的目的是什麼?」
往人:「………」
擦擦擦…。
聖:「是不能和別人說的嗎?」
往人:「………」
往人:「…也許是這樣吧。」
擦擦擦…。
聖:「是嗎?」
往人:「啊啊,真不好意思。」
我要是說了她也不能理解吧。
而且我真的是把那個當作生活的目的嗎?
還沒做出確切的結論。
所以。
我現在就像這樣拖著地。
往人:「…。喂。」
聖:「嗯?」
往人:「妳現在讓我做了很多事吧?」
聖:「又怎麼啦?協力機器。」
往人:「誰是機器了啊?」
聖:「意見太多了喔,打工的。」
往人:「…妳會發薪水嗎?」
聖:「好喝的茶就是薪水了。」
往人:「………」
踏踏踏踏…。
聖:「喂,鞋櫃那裡已經做完了吧?」
咚。
我放下了拖把,將手放在玻璃門的門把上。
往人:「我要回去了,阻止我也沒用。」
往人:「掰啦,祝妳身體健康…」
砰-----!!
往人:「咕哇啊!」
佳乃:「我回來了--------!」
POTATO:「PIKO、PIKO、PIKO-------」
聖:「喂,妳們兩個。」
聖:「到底要我說幾次開門時小聲點才行啊?」
聖:「有精神是很好,但稍微克制一點吧。」
佳乃:「對不起~」
POTATO:「PIKO~」
聖:「算了。」
聖:「對了,國崎來了喔。」
佳乃:「咦?真的嗎?!哪裡哪裡?」
聖:「就倒在妳腳邊吧。」
佳乃:「啊-真的耶。怎麼一副虛脫的樣子~?戳戳。」
往人:「………」
聖:「大概太累了吧?因為做了不習慣的身體勞動。」
佳乃:「哼-嗯。」
POTATO:「PIKO-」
往人:「………」
佳乃:「啊,起來了。」
往人:「………」
聖:「那邊的牆腳還沒擦喔。」
往人:「………」
我拿起了倒在一旁的拖把,到了指示的地點。
往人:「………」
擦擦擦…。
佳乃:「為什麼往人要拖地啊?」
擦擦擦…。
往人:「………」
這時候,我總算回過了神來。
佳乃:「啊,我知道了。」
佳乃:「你是協力機器1號。」
往人:「…並不是。」
佳乃:「那是2號嘍?」
往人:「不是號碼的問題。」
佳乃:「嗚奴奴。真難懂~」
聖:「佳乃,妳不是有事要找往人嗎?」
佳乃:「啊,對了。」
佳乃:「往人,走去散步啦!」
往人:「………」
等我再回過神時,已經是在一片蟬叫聲中了。
佳乃:「散步散步真快樂~呢。」
POTATO:「PIKO、PIKIO、PIKO~」
我在一旁看著。
看著唱著莫名其妙歌曲的一人和一隻。
佳乃:「現在起任命你為散步特殊工作人員2號。」
POTATO:「PIKO!」
佳乃:「另外1號是我唷~」
佳乃:「然後3號就是往人!」
往人:「………」
我連拒絕的力氣都沒了。
…而且話說回來,妳們想在這附近做什麼特殊工作啊?
往人:「妳們不是剛剛才散步回來而已嗎?」
佳乃:「嗯。對啊。」
往人:「不是這樣輕鬆地回答『對啊』吧…」
往人:「妳還要散步啊?」
佳乃:「嗯。」
佳乃:「散步很快樂啊,要我一直散步也無所謂喔。」
佳乃:「哪?POTATO?」
POTATO:「PIKO、PIKO。」
佳乃:「哪?」
她看著我的臉。
往人:「………」
佳乃:「哪?哪?」
往人:「………」
都已經上了賊船了,在這裡還是做好覺悟,在大熱天下散步吧。
往人:「妳要帶我去哪裡?」
佳乃:「嗚耶…」
往人:「妳不是要去散步嗎?」
佳乃:「啊,嗯!」
她整個臉笑容滿面地。
佳乃:「帶你去我特別珍藏的地方吧。」
往人:「有那種地方嗎?」
佳乃:「嗯。」
佳乃:「非常地安靜喔,可以讓人心情安穩。」
往人:「這樣啊…」
往人:「那就帶路吧。」
佳乃:「嗯,我瞭解了。」
佳乃:「POTATO也一起去吧。」
POTATO:「PIKO。」
佳乃:「很好,出擊了-」
她很有精神地走了出去。
真的能到安靜的地方嗎?
我有點擔心哪。
………。
佳乃:「全隊-停止。」
POTATO:「PIKO、PIKO。」
往人:「………」
結果是這裡啊?
接續通往神社的農田道路的橋旁。
可以從橋下聽到泠泠的水流聲。
漫山遍野的翠綠,令人感到耀眼。
的確是不能說不是個安靜的地方。
往人:「妳說的特別珍藏的地方就是這裡嗎?」
佳乃:「嗯。」
佳乃:「都沒有什麼人,所以很安靜吧?」
往人:「………」
確實是絲毫沒有人潮。
往人:「可是啊…」
佳乃:「嗯?」
往人:「未免也太空了吧?」
佳乃:「才不會呢。」
佳乃:「看,那裡有住家。」
兩間。
佳乃:「路燈。」
兩盞。
佳乃:「這樣不行喔往人,奢侈可是大敵呢。」
…我是來跟奢侈作戰的嗎?
往人:「…也罷,我倒也不是討厭這種地方啦。」
佳乃:「真的嗎?」
往人:「啊啊。」
佳乃:「太好了。我還在想要是你說討厭怎麼辦呢。」
她吐了口氣,微笑著。
然後用欄杆撐著身體,眺望著河面。
這是條看起來也有用做供水的小河川。
水非常清澈,可以見底。
要是有生物在的話應該可以看到吧。
佳乃:「(盯)------」
往人:「………」
她正在找著生物。
佳乃:「啊!啊-----!」
佳乃:「烏龜!剛剛有烏龜耶!」
往人:「…哪裡啊?」
佳乃:「你看,那邊那邊!」
她從橋上用力一撐…。
…滑。
佳乃:「啊…」
佳乃:「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沙!
佳乃:「嗚~~~…」
往人:「喂,沒事嗎?」
我靠著欄杆往下看。
佳乃:「痛痛痛痛…」
看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佳乃:「沒有問題才怪咧…」
她邊摸著腰邊不滿地說著。
似乎也沒受傷吧。
不過倒是似乎還沒放棄烏龜,到處地來回看著。
之後才注意到我冷淡的視線。
佳乃:「………」
佳乃:「耶…今天天氣真好哪。」
真是明顯的轉移話題。
往人:「天氣真是好到想游泳呢。」
佳乃:「刺…」(註:請想像有個箭頭…)
往人:「而且衣服也可以很快乾呢。」
佳乃:「刺刺…」
往人:「所以說就算穿著衣服游泳也不錯哪。」
佳乃:「刺刺刺…」
往人:「簡直像掉下橋的笨蛋一樣。」
佳乃:「嗚嗚…」
佳乃:「嗚…往人你好壞喔~…」
有點在鬧彆扭了。
說不定玩笑開太大了。
往人:「不過佳乃啊。」
往人:「我有很重要的話要跟妳說,可以吧?」
佳乃:「咦?」
往人:「其實妳還滿棒的嘛。」
佳乃:「咦咦咦?」
往人:「真是穿起來真輕便的衣服啊。」
往人:「顏色也是白的。」
往人:「有夏天的氣息真好啊。」
佳乃:「什、什、什…」
完全搞不懂我在說什麼而困惑的佳乃。
我則直接指向她。
往人:「看得到裡面。」
往人:「而且完全貼在身體上。」
往人:「連形狀都看得一清二楚。」
佳乃:「………」
她將視線移到了自己胸口。
似乎總算察覺到自己是處在什麼狀況下了。
佳乃:「咦、耶耶耶耶-----!!」
佳乃:「嗚哇哇哇哇,你、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往人:「很早以前。」
佳乃:「咦----那為什麼不告訴我啦-?」
往人:「我是以為妳想說夏天就要沈浸在OPEN的氣氛中嘛。」
佳乃:「才不是咧-」
往人:「是這樣嗎…」
佳乃:「往人你這色狼--------!」
往人:「………」
我可是沒有做錯事吧。就算有也只是一點而已。
佳乃:「咦-------嗯。」
往人:「快上來吧。」
佳乃:「嗯…」
但她卻一動也不動地一直盯著這邊看。
往人:「…怎麼啦?」
佳乃:「要是你能拉我上來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往人:「妳會就這樣把我給拉下去吧?不要。」
我馬上回答了。
佳乃:「嗚奴奴…你真的很壞耶。」
往人:「我對這種事的預感可是很準的。」
佳乃:「嗚奴奴~」
喀。
往人:「嗯?」
腳好像被什麼給咬住了。
POTATO:「PIKO!」
喀喀喀。
往人:「………」
好像有點生氣。
牠應該是認為我在欺負佳乃吧?
往人:「…知道了,我會道歉的,鬆口吧。」
POTATO:「PIKO。」
鬆開了。
真是個老實的好傢伙。
為了褒揚牠,我從脖子那裡把牠舉了起來。
POTATO:「PIKO、PIKO、PIKO…」
總算開始掙扎,但太遲了。
我鬆開了雙手。
啪沙-。
POTATO:「PIKO~…」
毫無辦法地,從河面上飄走的毛球。
永別了,POTATO。
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
POTATO:「PIKO-………」
………。
結果到黃昏為止都在這裡打發時間了。
之後變成全員參加的游泳大會。
之後便和佳乃抬槓。
而現在也聊完了。
太陽正往遠處的山脈西沈。
在昏暗逐漸靠近時,只有風中才殘留著白天的熱氣。
似乎還有點依依不捨地,我看著佳乃的臉。
往人:「衣服乾了嗎?」
佳乃:「嗯…」
POTATO:「PIKO~…」
往人:「毛皮乾了嗎?」
POTATO:「PIKO、PIKO。」
我盯著佳乃的手腕看著。
似乎只有那個緞帶還有在滴水。
往人:「好像滿重的。」
佳乃:「…才不會重呢。」
她邊遮住胸部邊說。
往人:「不是啦,我是說緞帶。」
佳乃:「…耶?」
往人:「把它拿下來擰乾不就好了?」
佳乃:「這個嘛…」
她往下看著緞帶。
佳乃:「這個絕對不能拿下來。」
她的口吻和平常有點微妙地不同。
往人:「…那個該不會都沒洗吧?」
佳乃:「才沒有呢。」
往人:「再說很不方便吧?」
佳乃:「我已經習慣了。」
她輕聲地回答。
那黃色的緞帶,對佳乃來說已經熟到可以當作身體的一部份了吧。
吃飯或是做其他事都是用那個右手很自然地作著。
佳乃是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綁著緞帶了啊?
那個緞帶底下有什麼嗎?
…算了,跟我沒什麼關係。
往人:「好了,回去吧。」
佳乃:「嗯…」
她一動也不動地站著。
有點扭扭捏捏地看著我。
佳乃:「往人。」
往人:「幹嘛?」
佳乃:「往人你是旅人吧?」
往人:「是這樣吧。」
佳乃:「那個,你去過哪些地方了啊?」
往人:「滿多的。」
佳乃:「這個鎮是第一次來的吧?」
往人:「啊啊。」
往人:「可以的話我是很想到大一點的鎮上去啦。」
不然的話就不能靠人偶劇維生了。
對我來說必要的不是一個朋友,而是很多陌生人。
佳乃:「你是一個人旅行的嗎?」
往人:「啊啊。」
佳乃:「你…有家人嗎?」
往人:「沒有。」
佳乃:「啊…」
那大大的雙眸有點動搖了一下。
佳乃:「對不起。」
往人:「沒什麼好道歉的吧?」
往人:「反正我沒家人是個事實。」
佳乃則是又扭扭捏捏了一陣子。
之後問了我。
佳乃:「你一個人不會寂寞嗎?」
往人:「這麼嘛…」
我不經意地回想起旅行的時候。
我到底是缺什麼。
似乎在不知不覺間失去了什麼。
應該和佳乃說的『寂寞』不一樣。
往人:「我一直都是這樣,已經習慣了。」
佳乃:「總覺得這樣…」
佳乃:「真的滿令人悲傷的。」
這麼說著的佳乃看起來比較悲傷。
佳乃:「我是因為有姊姊在。」
佳乃:「所以還不會太寂寞。」
往人:「是嗎?」
佳乃:「嗯…」
我們陷入了一陣沈默。
我回想起了霧島診所。
似乎是除了聖和佳乃之外沒有其他人住了。
POTATO:「PIKO、PIKO~」
我被缺乏緊張感的聲音叫了回來。
佳乃:「嗯嗯。肚子餓了嘛。」
POTATO:「PIKO。」
佳乃:「回去吧,往人。」
往人:「說的也是。」
佳乃:「玩水大作戰實行部隊一行,現在邁向歸路!」
POTATO:「PIKO、PIKO!」
佳乃:「嗯嗯,今天的戰果很豐富呢。」
POTATO:「PIKO-」
她們開始熱鬧地走了。
我也跟在後面。
我再一次看向橋的另一端。
往人:「………」
總覺得好像和來時候的隊伍名字不一樣。
………。
……。
…。
當天夜裡。
往人:「…吃晚飯吧。」
我抬起沈重的身體,將腳下的米袋開封。
然後將手伸進去米袋,感覺一下米的觸感。
等摸爽之後,我拿出了便當盒,撈了適當的量。
然後用水龍頭的水稍微洗一下再甩乾。
之後再適當地加水。
雖然便當盒內側有刻線,但我不管它。
是有聽過說水加到手指的一個關節高就剛剛好了。
我照著那個傳聞,然後將水龍頭的水加入放米的便當盒內。
往人:「對了,還得有固定這玩意兒的樹枝和石頭…」
我沙沙地撥開車站旁的草堆進去找了找。
真不虧是鄉下小鎮。
馬上就找到了像手一樣大的石頭以及樹枝。
我意氣風發地用樹枝和石頭固定便當盒。
這下都準備完了。
也稍微體會了一下露營的感覺,老實說還滿奢侈的。
再來只要點個火就…。
往人:「………」
往人:「嗚。」
我沒有火。
往人:「………」
往人:「真可悲啊大哥…」
我也沒可以這麼說的人。
咕-------…。
肚子在叫了。
明明米就在眼前,卻不能拿來果腹。
人生一定是痛苦比較多吧。
往人:「唉~…」
我躺在椅子上,拿人偶遮住臉。
雖然沒有月光但有老舊的螢光燈照著。
周圍響著蟲兒的演奏聲。
往人:「唉…」
我嘆了口氣。
將人偶收好,在椅子上轉了一下。
真累,身體還滿沈重的。
這樣一閉上眼睛的話,馬上就睡得著了吧。
往人:「這麼說來今天倒是到處動來動去的…」
我試著回想白天發生的事。
但一回想就想起米袋的重量,結果讓身體感覺更沈重了。
我緩緩地閉上雙眼。
今晚應該會作夢吧…。
我應該可以墜入夢的世界吧…。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