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4(霧島佳乃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 Section 12.【8月4日(木)】[/b]

風。
那冰冷的風。
海。
那金黃色的海。
波浪正搖曳著。
那金黃色的波浪。
一整片芒草之海。
有人正在跳舞著。
穿著粗糙的衣物。
為風吹脹了袖口。
為風飄撼著長髮。
將夕日當作背景。
沐浴逐漸衰退的光輝。
連指尖也泛染金黃色。
彷彿天真無邪的少女。
是誰?
那到底…是誰?
我醒了過來。
眼前是個老舊的天花板。
我正躺在等候室的沙發上。
不拖地不行…
我才這麼想著,就注意到照進來的已經是夕陽的光輝了。
…現在,是什麼時候?
我爬了起來,坐在沙發上。
指著應該掛在牆上的日曆。
8月4日。
往人:「是這樣啊…」
我逐漸地回復了記憶。
昨晚我把失去意識的佳乃帶回來這裡。
聖馬上開始了治療。
我則一直到清晨都還醒著…之後就不記得了。
沒什麼真實感。
連周遭的景色都像是在夢中一般。
診療室的門開了。
聖出來了。
一看就知道她也很累了。
往人:「怎樣?」
聖:「已經止住了出血,性命應該是保住了。」
往人:「是嗎…」
性命保住了。
對現在的佳乃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
我依然沈默不語,聖則繼續說了。
聖:「我檢查了一下沾在手腕上的血液。」
聖:「毫無疑問是佳乃的,但是…」
聖:「卻沒有任何外傷。」
聖:「取而代之的是手腕的內側有個很嚴重的痣。」
聖:「大概和在你脖子上的是同一個情形。」
往人:「意識呢?」
聖:「………」
她靜靜地搖了搖頭。
聖:「我所知道的…」
聖:「只是這已經不是我所能治療的範圍了。」
聖:「我朋友的醫院有更好的設備,只能依靠他們了。」
往人:「那樣可以治好佳乃嗎?」
往人:「住進那裡,佳乃就會回復精神嗎?」
她沒有回答我。
如同崩潰了一般地,聖癱坐在沙發。
仰望著天花板。
彷彿在尋求不該有的援助一般。
聖:「我到現在為止到底做了什麼?」
聖:「明明說要救我妹妹,卻什麼都做不到。」
聖:「我一直害怕這一天的到來。」
聖:「而到了現在自己反而鬆了口氣。」
聖:「這樣一來我和佳乃都不用再痛苦下去了…」
之後便陷入了沈默。
那穿著白衣的肩膀顫抖著。
我沒有可以說的話。
所以我將人偶取了出來。
是個只有在布裡面塞著棉花的老舊粗糙人偶。
我拍了拍來整形。
將它放在桌上,注入念力。
它便站了起來。
沿著圓桌走著。
我讓它誇張地,充滿精神地走著。
聖:「…真是了不起呢。」
聖稍微笑了一下。
往人:「這個沒有訣竅或機關。」
往人:「是真正的魔法。」
聖:「也只能…這樣相信了吧?」
聖取回了些許的笑容。
所以我繼續動著人偶。
我的魔法。
我母親將這稱做『法術』。
說是從很久以前傳承而來的。
往人:「……」
我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一些事。
閃閃發光的羽毛。
在天空的少女。
操縱人偶的力量。
我所能為佳乃做的事。
那就是…
往人:「…用想的也不會有進展。」
我站了起來。
我將人偶塞進口袋。
往人:「走了。」
聖:「…去哪?」
往人:「那還用說?」
往人:「再去一次神社。」
往人:「把佳乃也帶去。」
往人:「我要將佳乃給取回來。」
過了橋之時。
聖:「稍等一下。」
聖說了。
在山腳有戶人家。
那家每代的長子都負責神社的管理。
我背著佳乃,等了幾分鐘。
聖借了神社的鑰匙走了回來。
然後我們又走了起來。
昨天是因為忘我了,所以不會感覺疲勞。
現在失去意識的佳乃的重量,明顯地壓著我的背。
聖:「…換手吧。」
往人:「沒問題的。」
聖:「我應該承受一半的。」
往人:「我知道了。」
我謹慎地將佳乃的身體交給她。
聖:「…意外地還滿重的嘛。」
往人:「我就說吧。」
聖:「我不是這個意思。」
聖:「以前一直都很輕的…」
我們邊隨便說些話邊走著昏暗的沙路。
聖:「這一帶的田地裡會有螢火蟲飛舞。」
聖:「這倒是我們第一次三個人來這裡。」
POTATO:「PIKO~」
聖:「對喔,是三人和一隻。」
POTATO:「PIKO、PIKO」
等我們到鳥居前時,已經日落了。
我們爬上了石階。
換過幾次手後,現在是由我背著佳乃。
在脖子那一帶還感覺得到她彷彿睡眠般的氣息。
聖:「到了。」
聖用沒有抑揚頓挫的聲音說著。
我則沈默不語,走到了神殿前。
我看了看木階梯。
大概有人擦過了吧,血跡幾乎看不出來了。
聖取出了鑰匙,準備插入洋鎖時…。
喀。
聖:「…怎麼了?」
喀喀喀。
鑰匙孔變得很奇怪而不能打開了。
聖:「是哪個該遭天譴的傢伙幹的啊!?」
往人:「………」
POTATO:「………」
沈默不敢說話的一人和一隻。
用借來的鑰匙在努力奮鬥的聖。
聖:「………」
聖:「…這種玩意兒就得這樣!」
她使出負載全身重量的迴旋踢。
砰。
喀喀喀…
吱-。
洋鎖和百葉窗一起被踹飛了。
聖:「走了!」
往人:「………」
POTATO:「………」
繼續沈默不語的一人和一隻。
就在我們進入神殿的瞬間。
氣氛變了。
留著汗的肌膚為黑暗所包覆。
為彷彿不知外界變化,幾百年來都在此的黑暗。
以及它所守護的,唯一的光芒。
往人:「羽毛在哪裡?」
我的聲音變得很奇怪地響著。
聖:「在最深處。」
我邊用腳確認地面邊謹慎地走著。
在正面的黑暗的中央,有個向祭壇的堆積物。
泛出了些微的光芒。
我應該已經知道那裡放著什麼了。
但我仍不由自主地睜大了眼看著。
是個閃閃發光的羽毛。
那上面一根根的毛都閃閃發光著。
聖:「我看到時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用左手制止了要靠過去的聖。
那羽毛彷彿在呼吸般地緩緩地明滅著。
往人:「這已經不是羽毛了。」
再正確一點地說,這已經不算是個物質了。
往人:「這個是…」
之後的字我再也想不出來。
在我心中有股騷動。
悲傷。
悸動。
懷念。
我感覺到所有的感情從意識深處浮上交錯著。
我將佳乃的身體橫放在地板上。
之後我拿起了羽毛。
聖:「啊…」
我知道聖倒吸了口氣。
可是沒有發生任何事。
我將羽毛放在佳乃胸口。
毫無重量的羽毛配合著佳乃的呼吸微微地動著。
我將手覆蓋其上,注入念力。
並不是要讓羽毛動起來。
我沒辦法講得很清楚。
我是在將刻畫在這羽毛深處裡的事物,聯繫到意識裡。
之後。
羽毛開始振動了起來。
彷彿被注入嶄新的生命一般。
我無視這個狀況繼續注入念力。
黑暗逐漸消去,風捲了起來。
聖不知道叫了什麼。
之後。
一陣光激烈地泛起。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