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3(寄託於羽毛上的事物)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2. 【7月23日(日)】[/b]

[b](II)[/b]

………。
……。
…。
…我聽見了一個聲音。
是個聽起來滿年幼的聲音。
聲音:「戳戳、戳戳。」
往人:「………」
聲音:「…嗯…叫不太起來哪…」
看樣子那聲音是在對我說話吧。
可是我還很想睡,再讓我睡一下吧。
所以我不理會那個聲音,繼續給他睡了下去。
聲音:「嗯~」
…姆。
往人:「………」
感覺鼻子好像被什麼堅硬的東西給夾住了。
姆姆。
有點痛。
可是現在比較想睡,所以我還是不理他繼續睡我的。
往人:「…齁齁…」
我刻意把鼾聲弄大一點。
聲音:「姆…還不起來呢…」
聲音煩躁了起來。
聲音:「嗯,那這樣子呢!?」
搔搔搔。
往人:「姆…」
目前最強的攻擊向我鼻子襲擊了過來。
聲音:「啊哈哈哈哈,快起來快起來~」
搔搔搔搔。
往人:「姆姆…」
搔搔搔搔。
往人:「姆姆姆…」
搔搔搔搔。
往人:「姆姆姆姆…」
搔搔搔搔。
往人:「姆姆姆姆姆…」
搔搔搔搔。
往人:「姆姆姆姆姆姆…」
搔…
往人:「姆哈啾---!!」
我用打噴嚏反擊回去。
聲音:「嗚哇哇------突然就噴了過來-----」
聲音:「而且還噴了一堆過來-----」
Combo + Hit!
往人:「呼…」
我停下了攻擊,在滿意感中沈入了睡眠。
聲音:「嗚哇哇哇!髒死了!」
敵人似乎陷入了騷動中。
聲音:「嗯嗚~~~」
聲音:「可惡~~~、國崎往人~~~」
聲音似乎憤怒地顫動著。
聲音:「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往人(…嗯?)
…有種不好的預感。
聲音:「嗚、哼、哼、哼。」
往人(………)
聲音:「接招吧---------!!」
往人:「喂,給我等一…」
匡。
往人:「嗯?」
有個東西罩住了我的頭。
聲音:「一-二…」
鏘!!
往人:「咕喔!」
小滿:「太好了------終於起來了-----」
我把蓋在頭上的水桶給拿下來後,看到小滿正高興地跳來跳去。
而且手上還拿著不知從那裡拿的生鏽的鐵管。
往人:「嗚嗚…」
到現在耳朵還響著「鏘」的聲音。
小滿:「啊哈哈哈,好像很痛很痛的樣子。」
看著我痛苦的樣子,小滿似乎很滿足的樣子。
往人:「咕…」
我狠狠地瞪了小滿一眼。
小滿:「嗯…怎、怎樣啦…」
大概是害怕了吧,她往後退了一步。
往人:「妳、妳這傢伙…」
我邊瞪著她邊靠了過去。
小滿:「嗯嗯…到、到底怎樣了啦…」
往人:「妳…」
小滿:「妳?」
往人:「妳想殺了我嗎!?」
啪!
我抓住小滿的兩根辮子用力拉扯著。
小滿:「嗯嗚-------你幹嘛啦------」
往人:「囉唆!」
往人:「妳、知、不、知、道、妳、幹、了、什、麼、好、事、啊!」
我配合著一個一個字的節奏拉扯著她的辮子。
小滿:「嗯嗯、嗯嗯、嗯嗯------」
小滿試著想拚命抵抗。
但大概是越動會越痛吧?她的抵抗逐漸變弱了下來。
往人:「真是的…」
往人:「至少也該搞清楚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吧。」
反正她已經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我就把她給放了。
小滿:「嗚嗚嗚…」
小滿:「小、小滿才沒有錯呢!」
小滿:「是國崎往人一直都不起來才有錯!」
往人:「笨蛋!要叫人的話用比較正常的方式來叫啦。」
小滿:「不要叫我笨蛋--------」
往人:「囉唆」
叩!
小滿:「嗚喔」
小滿:「嗯~~~…」
往人:「真是的,不要讓我浪費沒用的體力。」
小滿:「嗚嗚嗚…」
往人:「妳從哪兒拿來這個的?」
我拿起側面凹陷的水桶在小滿面前晃了一晃。
小滿:「嗯?水桶嗎?」
往人:「啊啊。這個已經很舊了吧?」
小滿:「嗯。那個啊,是小滿撿到的。」
往人:「………」
往人:「…偷東西不好喔。」
小滿:「才、才沒有呢。是它掉在那裡的。」
小滿:「因為掉了一大堆在那裡放著也可惜嘛。」
往人:「一大堆?」
小滿:「嗯,對啊。你看你看。」
她指了個像等候室的地方。
往人:「…我來看看。」
既然她這麼自誇的樣子,我就站了起來,看了看她指的地方。
小滿:「啊哈哈哈,怎樣?很了不起吧?」
往人:「………」
腳踏車的車輪、雨傘握把、廢棄看版的骨架…。
水壺、各種空瓶、明顯沒在動的時鐘…。
要說水桶的話,大概有十幾個…。
往人:「………」
往人:「…啊啊…是很了不起。」
我緩緩地坐了回去。
小滿:「嗯?怎麼啦?」
往人:「…不,沒怎麼樣。」
小滿:「姆?」
往人:「………」
確實是很了不起。
沒想到會有這麼多東西積在那裡…。
小滿:「姆姆姆姆?」
往人:「那,有啥事嗎?」
小滿:「…姆?」
往人:「『姆?』個頭啊?妳是有事才叫我起來的吧?」
小滿:「嗯。」
往人:「好,那就說吧。」
小滿:「瞭-解。耶-」
我比了個要小滿開始說的手勢,並坐在椅子上。
這樣一來我和小滿的視線就一樣高度了。
小滿:「那個啊-,國崎往人-」
往人:「嗯?」
小滿:「你要待在鎮個鎮上到什麼時候啊?」
往人:「這個嘛。還沒確定。」
往人:「我也很想快點離開,可是卻阻礙重重哪。」
小滿:「嗯,這樣子啊~」
往人:「怎麼?這又怎樣了?」
小滿:「嗯?想聽嗎?」
往人:「啊啊,希望妳能跟我說。」
小滿:「嗯,我知道了。」
她走近了我身邊,把臉湊到可以互相碰到臉頰的距離。
往人:「?」
小滿:「那個啊-」
往人:「啊啊。」
小滿:「快點給我滾出去啦--------!!」
往人:「………」
鏮!
小滿:「嗚喔。」
我用棒子K了她的頭。
小滿:「嗚嗚嗚嗚嗚嗚」
往人:「不好意思,妳突然叫了起來讓我嚇了一跳。」
小滿:「騙、騙人。你一定是早就想這樣做了。」
往人:「或許吧?」
小滿:「嗚嗚…好痛喔…」
往人:「不要擔心,會痛代表妳還活著。」
小滿:「嗯、嗯?還活著?」
往人:「啊啊,不然的話就不會痛了吧?」
小滿:「嗯…是這樣子嗎?」
往人:「大概吧?反正我也沒死過所以也不知道。」
小滿:「嗚~,你說謊。」
往人:「我沒有說謊啊?」
小滿:「不對啦,你騙人!」
小滿:「就算死了,會痛的還是會痛!」
不知道為何她極力地否認我的話。
往人:「好好好,不好意思我說謊了。」
我刻意用耍她的語氣道了個歉。
小滿:「姆…?」
小滿:「有點搞不清楚,不過好像是在耍我的樣子。」
往人:「真棒,妳猜對了呢。」
我拍了拍小滿的肩膀。
砰!!
往人:「咕啊」
小滿:「哼!我再也不理你了。」
小滿無視我,在遠一點的地方開始玩起了吹泡泡。
小滿:「呼~~~…」
啪!
小滿:「哇噗。」
小滿:「嗯奴~」
擦擦…她邊一副快哭的樣子邊用衣服的邊邊擦著臉。
然後又在開始吹泡泡。
小滿:「呼~~~…」
啪!
小滿:「哇噗噗。」
又再次被噴的滿臉都是。
小滿:「嗯奴~」
擦擦…
往人:「………」
往人:「真是可憐啊…」
看著學不到教訓的少女的身影,讓我不自覺地感到憐憫。
啪!
小滿:「哇噗噗噗」
小滿:「咿喔-----明明之前有成功的說-----」
碰。
終於小滿開始鬧了起來,將拿在手上的吸管往前一丟。
丟得很遠,一直飛到了我的腳下附近。
…碰。
吸管掉到了我的腳下。
小滿:「啊…」
往人:「………」
我們彼此都透過盯著吸管後看著對方。
小滿:「搞什麼啊…你要在那裡待到什麼時候啊。」
往人:「在了是礙到妳了啊?小鬼。」
小滿:「姆…」
往人:「………」
在我們視線的交集點可以看見有蒼白的火花冒了出來。
小滿:「哼。」
小滿:「你快點滾到那裡去啦,哼。」
她轉到了一邊,想再開始玩吹泡泡。
小滿:「啊…」
可是吸管在我腳下。
形勢對我有利,主導權也在我手上。
小滿:「姆奴~~~…」
往人(哼…)
我在心中偷笑著。
勝利的滋味在我心中擴散開來。
小滿:「嗚嗚嗚~~~…」
小滿似乎很憾恨地看著我的腳下。
好了,該怎麼辦呢?
我撿起了腳下的吸管。
往人:「拿去,要好好洗過再用喔。」
我邊拍去吸管上的塵土邊遞給小滿。
往人(我可沒時間一直陪小鬼玩哪…)
小滿:「嗯?」
往人:「不要嗎?」
小滿:「啊,要要要。」
踏踏踏。
小滿毫無防備地接近了我。
往人:「………」
看著她那樣子,我心中突然有什麼動了起來。
噗刺。
小滿:「噗唷!」
我將遞出去的吸管前端插進去小滿的鼻孔裡。
往人:「啊…」
小滿:「嗚咕咕咕…」
小滿:「你、你做什麼啊-----!!」
當然,她馬上淚流滿面。
往人:「不好意思,我是受到神的指示這樣做的。」
簡直就像是只能這麼做一般…。
小滿:「嗚嗚~~~」
她氣勢驚人地瞪著我看。
小滿:「回敬你!」
砰!
往人:「咕喔。」
小滿:「哼,你就自己去哭死吧。」
她拿走了吸管,轉了身要走。
往人:「咕…等一下,這死小鬼。」
我邊忍住痛楚邊反射性地抓住她的手。
小滿:「哇-----放開我啦--------誘拐犯------」
往人:「妳再說!?」
小滿:「嗯奴------」
她用力地掙扎著。
往人:「痛痛痛…喂,不要給我亂動。」
小滿:「混蛋混蛋混蛋------」
她持續用力地掙扎著。
…她繼續用力地掙扎著。
往人:「這傢伙…給我差不多一點…」
叩!
小滿:「奴~~~…」
往人:「給我乖一點。」
小滿:「嗚嗚…」
小滿:「豬頭----國崎往人你這個豬頭------」
往人:「吵死了,給我安靜一點。」
我大聲罵了一下。
小滿:「什、什麼嘛-----。本來就是國崎往人的錯吧-----!?」
往人:「嗯?是這樣子嗎?」
小滿:「本來就是嘛。」
小滿:「是你先用吸管戳小滿的鼻子耶,這樣『噗刺』地。」
往人:「這麼說也對,我是『噗刺』了下去…」
小滿:「對吧?」
往人:「啊啊。」
小滿:「所以啊…」
她突然彎下了腰。
往人:「?」
砰!
往人:「咕喔!」
她再次地往我心窩處狠狠地踹了下去。
小滿:「哼------!活該!!」
她一邊叫著,一邊逃走了。
往人:「可惡…痛痛痛…」
我是想抓住她,但心窩的疼痛讓我無法動手。
小滿:「活該啦呸呸呸------」
彷彿為了嘲笑我一般,小滿在遠處轉了過來對無法動彈的我吐了吐舌頭。
小滿:「我才不會把みなぎ交給你這種人呢------」
踏踏踏踏…
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黃昏的景色之中。
往人:「交給我?那傢伙在說什麼啊…」
我盯著小滿消失的方向注視著。
………。
看著長長的影子們,為風暴後的寂靜所包覆。
在赤色的天空下,風停止了吹拂。
取代風聲,遠處傳來茅蜩的聲音。
這真是段可以感受夏日之美的時光。
我便讓自己置身於這份暑氣的餘香中,等著心窩的疼痛消去。
………。
咕~~~。
往人:「………」
肚子的一聲聲響破壞了這份抒情的美感。
往人:「唉….」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往人(這麼說來…我還沒決定新的住處哪…)
好了…該怎麼辦呢?
我往旁邊一看,看見那個為夕陽照射,反射出鈍鈍金屬光輝的小滿拿來的水桶。
我撿起了水桶,打開了等候室的門。
響起微微的喀拉聲響後,眼前出現了一座廢棄物的小山。
往人:「………」
有屋頂的地方,而且有水龍頭。
往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
我說著,便將水桶丟往那座小山中。
從打中的地方響起了喀拉喀拉的聲響,而小山也跨了下來。
要是住在這裡的話,也就不用寄宿在觀鈴家了。
可以不用麻煩別人來生活的地方。
確保了這個地方,等於有了微小的光明。
可是…要能這樣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存在。
沒錯,就是吃飯的問題。
要是能解決這個問題的話…。
我在等候室中無心地摸了摸口袋。
往人:「…嗯?」
指尖突然有摸到東西的感觸。
我拿了出來一看。結果是我一直放著的白色信封。
正面有用毛筆寫的『進呈』兩字。
往人(對了…有這個嘛。)
這個大概是小滿掉的和遠野給的米券。
有這個的話,至少還可以拿到米。
不過這樣的話……。
就需要炊煮工具了…。
我開始翻了翻廢棄物的小山。
果然還是不會有吧。
往人(又不能拿水桶來煮…)
我摸了摸下巴,開始思考了起來。
可以煮米的工具,最佳首選就是戶外之友的便當盒吧。
有什麼辦法可以拿到嗎?
要說可能會有的地方的話…
往人:「……那裡嗎?」
沙沙…
往人:「沒有啊…」
為電燈泡孤寂的照明所照亮的倉庫。
我在那其中的廢物堆中找著。
沙沙沙沙…
往人:「這裡也沒有…」
沙沙沙沙沙沙…
往人:「嗯?這個是…」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往人:「帳棚用具組。這麼說來…」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往人:「喔……?」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往人:「喔?喔?」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
往人:「喔喔…….」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往人:「………」
往人:「有了……」
那是個有著奇怪形狀的露營用具。
我找到了確實有看過的金屬物。
那毫無疑問的是便當盒沒錯。
我拿起了被照得光亮的便當盒。
我站了起來,來回環顧了四周。
往人:「那麼…」
往人:「該閃人了吧…」
我輕快地翻上了機車。
擺著騎乘的姿勢,做了個帥氣的手勢。
往人:「Let`s GO」
碰砰----------!
晴子:「你在給我亂摸什麼啊!」
…好痛。
往人:「…今天真早啊。」
晴子:「你在給我『今天真早啊』個頭啊?」
晴子:「反正先給我下來。」
還滿認真的聲音。
我乖乖地聽了她的話。
晴子:「我就在想倉庫為什麼有奇怪的聲音…你在給我摸什麼啊?」
晴子:「你腋下夾的是什麼東西啊?」
晴子的視線盯著我腋下夾著的便當盒。
往人:「妳不知道嗎?」
往人:「這個啊,叫做便當盒,是在露營或是其他有些場合所必須的…」
晴子:「看也知道是便當盒。」
往人:「知道就別問嘛。這樣不是浪費時間嗎?」
晴子:「誰在問你關於便當盒的詳細說明啊?」
晴子:「我是在問你為什麼抱著那種玩意兒騎在我的機車上。」
晴子:「而且那是我放在這裡的便當盒吧?我還有印象。」
與其說是放著,不如說是被丟在這裡吧…?
晴子:「怎麼?你該不會是想偷偷幹走吧?」
往人:「…糟了。」
被一次就猜中了。
晴子:「原來如此,你的真實身份就是偽裝成旅人的小偷啊。」
晴子:「要不要叫警察來呢-?」
似乎還滿樂在其中的樣子。
往人:「………」
往人:「…我錯了。」
她說不定真的會叫吧,還是乖乖地道歉比較好。
晴子:「知道就好。」
往人:「說的也是。應該先過問妳一聲的。」
晴子:「沒錯,這算是一種禮貌。」
晴子:「你要是有先問的話,便當盒之類的給你也無所謂。」
往人:「真的嗎?」
晴子:「當然是真的,這種玩意兒要幾個都買得起。」
往人:「是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再次地跨上了機車。
往人:「掰啦,受妳照顧了。」
我沒有回頭,只有微微地舉起右手。
往人:「油門催下去啦。」
碰砰---------!
晴子:「你在那邊給我表演什麼帥氣的離別啊!?」
往人:「………」
往人:「…我想化做一陣風嘛。」
晴子:「少鬧了!」
往人:「…不行嗎?」
我不死心地下了機車。
晴子:「唉…」
晴子:「怎麼?你要離開這個家啦?」
往人:「妳怎麼會知道?」
晴子:「什麼『怎麼會?』,你剛剛不是說『受妳照顧了』嗎?」
往人:「是嗎?」
往人:「那就…」
我第三次踏上了機車的踏腳處。
晴子:「別想幹走我的紅色怪物啊。」
往人:「嘖…」
我在跨上去之前就被委婉地制止,只好把已經跨上去的那隻腳放了下去。
真想見識一次超越極限的世界啊…。
晴子:「你真的要離開嗎?」
往人:「啊啊,我總不能一直給妳們添麻煩吧?」
晴子:「是嗎…說的也是。」
往人:「啊啊。」
晴子:「可是你也太見外了吧?竟然想悶不吭聲地溜走。」
晴子:「你是在意觀鈴嗎?」
往人:「…倒也不是這樣子。」
晴子:「…真是不老實哪。」
往人:「妳也是啊。」
晴子:「………」
往人:「………」
晴子:「哼…」
晴子:「算了,也罷。」
往人:「………」
晴子:「那你離開我家後要怎麼樣?」
晴子:「要離開這個鎮嗎?」
往人:「不,大概還會待在這個鎮上吧。」
晴子:「是嗎?那我就安心了。」
往人:「安心?」
晴子:「要是你突然就來開這個鎮上的話,觀鈴會很傷心的。」
往人:「………」
晴子:「你待在這個鎮上的期間,偶爾抽個空就好,陪陪觀鈴玩吧。」
往人:「我知道。」
晴子:「好,就這麼定了。」
往人:「啊啊。」
我點了點頭。
晴子:「哈哈…」
晴子輕聲地笑了笑。
晴子:「對了,那吃飯你要怎麼辦啊?」
往人:「沒什麼好擔心的。就是為了這個我才來拿便當盒的。」
晴子:「自己煮來吃嗎?」
往人:「啊啊,託妳的福,至少總算是有了白米。」
晴子:「是嗎?那至少還不會餓死吧。」
晴子:「要是真的撐不住的話,到我家來也無所謂。」
晴子:「至少還可以請你吃頓飯。」
往人:「真的有那個時候的話啦。」
晴子:「很好。」
晴子:「那反正今天已經很晚了,就在我家睡吧。」
晴子:「明天早上再走也不遲吧?」
往人:「說的也是,就這樣吧。」
晴子:「要進去裡面嗎?不用太顧忌沒關係啦。」
往人:「在這裡就可以了。」
說著我便躺了下來。
晴子便這樣俯視著我。
晴子:「…真是個奇怪的傢伙哪。」
她邊這麼說著邊走向門被風吹得搖晃晃的出入口。
晴子:「啊啊,對了。」
她轉了過來。
往人:「嗯?」
晴子:「在你離開前把你現在穿的衣服還來。」
碰…
門將外面的聲音都一起給封鎖了起來。
我被一個人留在昏暗的黃色電燈泡的光照中。
往人:「………」
我摸了摸下巴,看著自己穿的衣服。
這麼說來,我現在穿的是從晴子的櫃子幹來的黑色T恤。
可是…。
往人:「…一般人看得出來嗎?」
連穿著的本人的分不出來說…。
………。
……。
…。

--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