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3(寄託於羽毛上的事物)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1. 【7月22日(土)】[/b]

[b](III)[/b]

夜風伴隨著海潮香飛舞著。
我一個人在毫無人影的路上走著。
在白天熱到似乎快融化的柏油路,現在卻相當冰涼。
倒也沒有要去哪裡。
我只是依憑朦朧的記憶走著而已。
等我注意到時,我已經來到了小橋這邊了。
從周圍的草堆中傳來吵人的蟲叫聲。
過了橋,到了對面的話。
只見幾盞路燈,微微地標示著路。
再往前看去,盡是一片黑暗。
天上似乎出現了一些雲。
從不經意吹拂過的風中,可以些微地感受到濕潤的氣息。
我過了橋,向那彼端踏了出去。
路突然變成急上坡。
兩側盡被樹梢給遮住,幾乎看不到前面。
在眼前有一大塊黑暗。
從樹堆的葉片中泛出的夜氣,聚在一起疊合了好幾層。
我開始後悔了。
倒也不是因為害怕走夜路。
我在旅行中也有露宿山野好幾次的經驗了。
就在這時候,我感覺到有東西。
有個原本應該遇不到的存在,現在就近在咫尺的感覺。
一種可以說幾乎是錯覺的微妙詫異感。
往人:「………」
不對,不是錯覺。
有個什麼聲音。
有個不向這世上該有的聲音。
既不是腳步聲,也不是叫聲。
有種只能說是奇怪的聲音,從我背後的黑暗處傳來。
往人:「………」
說不定我感受到的就是恐怖吧。
身體在我頭腦理解前就先動了。
我用力一踹很不好走的地面後,開始逃走。
在視線很差的視野裡,聲音在黑暗中響著。
我沒辦法掌握它的正確位置。
但確實是跟在我身邊。
我只確定這件事。
我緊握著汗濕的雙手,往黑夜深處尋找逃走的方向。
我的喉嚨深處不斷地刺痛著。
能逃得掉嗎…?
雖然我已經用跑的了,但卻感覺不到那聲音有變遠。
果然它還是跟在我身邊。
一直追著我。
這樣下去一定會被追到的。
我是不清楚對方的目的,但若等跑累的時候被追到,那就連抵抗的力氣都會沒了。
我有了覺悟後,停了下來。
然後邊調整呼吸,邊緩緩地轉向後面。
我用力地盯著。
我可以感覺到汗從我的額頭流下。
是有什麼東西。
有個白色的球狀物,在黑暗的中央若隱若現著。
我彷彿被魅惑一般地盯著看想確定其原形。
我是有遇過這玩意兒。
那個是…。
就在此時。
那白色的物體一口氣衝了過來。
我連逃走的時間都沒有。
下一個瞬間,我的右腳已經被咬住了。
那奇怪的聲音,響徹了黑夜。
?:「PIKO、PIKO~!」
往人:「………」
往人:「唉…」
往人:「你在幹什麼啊?」
POTATO:「PIKO、PIKO、PIKO」
那白色的妖怪,邊咬著我的腳邊對我搖著尾巴。
往人:「不要出來夜遊了,趕快回去睡啦。」
我甩了甩腳,摔開那個毛球。
POTATO:「PIKO!」
拉拉。
往人:「喂,不要拉我的褲子啦。」
拉拉拉拉。
往人:「抱歉了,我可還沒閒到可以理你哪。」
拉拉拉拉。
往人:「不,所以說啊…」
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
往人:「…算了,有事快說吧。」
POTATO:「PIKO!」
牠突然跑了起來。
往人:「喂,等一下。」
沒辦法,我只好跟著牠跑。
似乎是要爬山路。
從一路上的樹林間,依稀可見鎮上的燈火。
濕氣逐漸增加的風,從我身橫著吹了過去。
前面的路變成石階了。
前方隱約可見一個像鳥居般的物體。
往人:「還要爬啊…」
POTATO:「PIKO、PIKO~」
都來到這兒了,就沒辦法再退了。
我跟著POTTO,爬上了石階。
一穿過鳥居後,氣氛突然變了。
彷彿進入了為寂靜所包覆的秘境。
夜風吹拂著參道的石堆。
背後的森林沙沙地搖曳著。
我仰望了夜空。
星星的光揮穿透了破碎的雲群。
在那之上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POTATO:「PIKO。」
拉。
往人:「…又怎麼啦?還有什麼東西嗎?」
我將視線投射到佇立於黑暗中的神社。
往人:「………」
往人:「嗯?」
我試著瞪大眼看。
在參道的一旁,看見小小的人影。
那是我在白天遇到的那個少女。
她穿著純白無袖的上衣。
露出的肩膀為月光所照映著。
少女傾著頭,佇立於黑暗中。
看起來像是在看星星。
但卻有些怪怪的。
我緩緩地接近了她。
就在我要叫她的時候。
少女的雙唇動了。
少女:「…若用…譬喻的話…有如星星般地眾多。」
少女:「若用山來比喻,便如同樹林般眾多…如同芒草的…」
她低聲細語著的話語,如同咒文,又像是歌詞的一節。
不管如何,我完全聽不懂。
少女:「…狗尾草…黃…草…」
少女:「…胡枝子…桔…」
話語逐漸模糊,之後終於中斷了。
咚…。
往人:「…!?」
少女如同被切斷線的傀儡一般,當場倒地。
往人:「喂,喂。」
我衝了過去。
我抱起了倒地的少女。
她那綁在手腕上的緞帶,輕撫著我的手。
往人:「沒事吧?」
啪。
我邊將少女抱在懷中,邊輕拍著她的臉頰。
少女:「嗚…」
啪啪。
少女:「嗚嗚…嗯…」
往人:「振作一點。」
啪啪。
少女:「嗯嗯…好痛喔…」
少女:「姊姊…」
她仍閉著眼睛,一副痛苦的樣子低吟著。
往人:「…姊姊?」
少女:「…嗯…」
往人:「………」
往人:「我是妳哥哥。」
少女:「…嗯…哥哥…?」
往人:「怎麼啦?妹妹。」
少女:「嗯嗯~…我…沒有哥哥…」
往人:「我是妳不知道的失散的哥哥。」
少女:「耶…騙人的吧…」
往人:「是騙妳的沒錯。」
少女:「啊~…果然…」
往人:「反正妳快點醒來就對了啦。」
少女:「嗚嗯…我醒來就是了…」
然後少女緩緩地張開了雙眼。
少女:「………」
往人:「………」
我們彼此互瞪了一會兒,間隔了好一陣子。
少女:「咦…」
往人:「妳總算注意到了嗎?」
少女:「咦?咦?」
少女:「這裡是…哪裡?你是?」
她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四處張望著。
往人:「看樣子應該是沒事了。」
少女:「耶?」
往人:「妳嚇到我了哪。突然就倒了下去。」
少女:「…倒了下去?誰啊?」
往人:「………」
我用食指指了指少女。
少女:「咦…是我?」
往人:「啊啊。」
少女:「…倒了下去?」
往人:「沒錯。」
少女:「是誰啊?」
往人:「………」
總覺得在雞同鴨講。
往人:「妳不記得了嗎?」
少女:「嗯、嗯…」
她似乎很困擾地點了點頭。
少女:「對不起…」
往人:「不,沒什麼好道歉的。」
既然會記不得來龍去脈,大概是身體不好吧?
還是說是在夢遊?
…算了。
現在還是先照顧這傢伙比較重要。
往人:「站得起來嗎?身體不舒服吧?」
少女:「嗯耶…」
少女:「嘿咻。」
我用兩隻手撐著正要站起來的少女。
少女則拉著我的肩膀,緩緩地站了起來…
少女:「啊咧?」
少女:「頭好昏~」
往人:「喂。」
我趕緊抓住她的肩膀撐住她。
少女:「對、對不起…」
往人:「妳真的沒事嗎?」
少女:「沒事的,只是有點頭暈而已。」
她邊摸著我的手,邊笑著說。
不過,是因為月光的關係嗎?
總覺得那少女的臉色有點蒼白。
少女:「?」
我盯著少女看著。
往人:「………」
少女:「………」
POTATO:「PIKO、PIKO。」
少女:「咦?POTATO?」
POTATO:「PIKO」
少女:「怎麼啦?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POTATO:「PIKO、PIKO、PIKO。」
少女:「咦?什麼什麼?」
少女:「啊,是這樣子啊。」
POTATO:「PIKORI」
往人:「…順便問一下,那傢伙說了啥啊?」
少女:「說牠肚子餓了。」
往人:「………」
…真巧,我也是。
少女:「回去吧,POTA…」
她正像平常一般要叫POTATOG時,
似乎注意到了最重要的事了。
少女:「咦?」
少女:「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往人:「我才想問咧。」
在這鎮的邊郊的無人神社。
又已經是深夜了。
再怎麼想,也不是一個少女會來的地方。
少女:「………」
少女:「怎麼辦…」
少女:「我患了記憶喪失了…」
這似乎在少女的腦海中變成了相當嚴重的狀況了。
少女:「嗚奴奴。這可是一件大事。」
少女:「不快點回去給姊姊治療不行了。」
往人:「真是了不起的姊姊啊。還可以治療記憶喪失啊?」
少女:「嗯。」
少女:「我說啊…」
她用一副要掀底牌般表情說著。
少女:「我姊姊可是個醫生喔。」
往人:「醫生?」
少女:「對,而且是個技術很高明的醫生喔。」
少女:「從車子到牽引車,什麼都可以治喔。」
往人:「那從某方面來說是滿了不起的。」
少女:「對啊!非常了不起吧!」
少女:「所以啊,治療記憶喪失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
往人:「原來如此。」
少女:「治複雜骨折或內臟破裂也是輕而易舉!」
往人:「是嗎?」
少女:「要從眼睛發射光線或是從膝蓋發射飛彈或是火箭飛拳都輕而易舉!」
往人:「………」
我試著想像少女的姊姊那副天才醫師的模樣。
理所當然地,白衣應該是破破的吧?
應該一眼戴著黑眼罩吧?
應該是在邪惡組織中擔任人體改造吧?
往人:「………」
聲音:「喔。果然在這裡嗎?」
少女轉向那突然傳出來的聲音。
少女:「咦…」
少女:「啊,姊姊。」
往人:「嗯…?」
我一轉過身,站在那裡的是…。
記得是叫霧島聖沒錯吧?
聖:「我很擔心呢,妳一直都沒回來。」
少女:「抱歉。有點玩得太投入了。」
少女:「哪,POTATO。」
POTATO:「PIKO。」
聖:「算了,沒事就好了。」
她們彼此互相微笑著。
在這沈寂的夜景中,是個彷彿明燈般的光景。
不過。
問題不是出在這裡。
我一直盯著那女醫師的胸部看。
白天遇到時我沒注意到,還挺豐滿的。
在那豐滿的胸部上印著的是「通…
聖:「嗯?」
聖:「喔?這不是那個人偶師嗎?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往人:「………」
聖:「怎麼啦?一副衰臉?」
往人:「………」
…是該去確認清楚嗎?還是不要碰比較保險?
少女:「咦咦咦?姊姊妳認識這個人嗎?」
聖:「算是吧。」
少女:「嘿-,姊姊會認識男人還真是稀奇呢?」
聖:「是嗎?」
少女:「嗯。」
聖:「是嗎…妳這麼一說倒也是喔。」
少女:「是男朋友嗎?」
聖:「大錯特錯。」
少女:「是喔。猜錯了啊?」
聖:「為什麼一副遺憾的表情啊?」
少女:「因為如果他是妳的男朋友的話,我會覺得妳很有眼光說。」
聖:「眼光?」
少女:「那個啊那個啊,這個人,人非常好喔。」
少女:「我受了他不少的照顧呢。」
她拉著我的手,把我拖到她姊姊面前。
聖:「…照顧?」
所似乎從她的瞳孔裡感到某種冰冷的視線。
往人:「不不,反正,我什麼都沒做啦。」
少女:「才不是呢。」
她根本不理我說的,自顧自地笑得很開心地說著。
少女:「剛剛啊,我就昏倒在這裡。」
少女:「等我醒來,就看到這個人抱著我。」
少女:「我雖然完全不記得在那之前的事,可是他對我很溫柔喔。」
聖:「………」
少女:「還有啊-,他白天還跟我一起玩相撲遊戲喔。」
少女:「是一場令人插不了手的的大熱戰喔。」
少女:「然後啊-他還讓我看了很棒的東西喲。」
少女:「我打從出生下來第一次看見那種東西耶。」
少女:「哪-POTATO。」
POTATO:「PIKO、PIKO~」
聖:「………」
少女說的話完全沒有錯誤。
可是為什麼我突然有被變成人渣的感覺呢?
往人:「………」
往人:「這樣吧,好好聽我說。」
我稍微振作一下後說了。
往人:「確實我是抱過妳了。」
往人:「我也很困擾妳說忘記之前發生過什麼事。」
往人:「也罷,至少妳還記得我很溫柔也好。」
往人:「代表我對妳溫柔是有意義的,」
聖:「………」
往人:「玩相撲遊戲是玩得很火熱沒錯。」
往人:「彼此互撞的身體、散亂的頭髮、飛舞的汗水,是讓我不自覺地熱了起來。」
往人:「偶而那樣動動身體來流汗也不賴。」
聖:「………」
往人:「妳說那是很棒的東西,也是啦,我的是特別了不起沒錯。」
往人:「要說多了不起,至少應該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往人:「要是有機會的話再讓妳見識一下吧。」
聖:「………」
往人:「怎樣?反正原本我就做了很多要被感謝的事沒錯。」
往人:「那妳就將感謝的話和心情化做實物給我吧。」
聖:「………」
往人:「…喂?」
聖:「………」
那姊姊的背後所發出的危險光芒似乎逐漸明顯化了。
看樣子是說明失敗了。
事情變得更糟了。
既然這樣就只剩一個方法了。
往人:「那,就這樣啦。」
我裝成是很有朝氣的大哥的樣子,舉起了右手。
就這樣笑笑地準備被離開這裡…
聖:「給我站住。」
果然還是行不通嗎?
聖:「妳對我妹妹下了媚藥,還對她做了粗暴的行為。」
聖:「又假裝玩相撲,對我那不願意的妹妹強迫做那種事。」
聖:「甚至最後還從褲子裡掏出你自豪的…」
往人:「等、等一下!」
我慌張地塞住那姊姊的嘴。
可是卻被她用全力給彈開。
聖:「…我要宰了你。」
往人:「啊?」
聖:「該死!以為你是沒飯吃的旅行藝人而對你好的我真是個白癡!」
聖:「我一定要親手把你給碎屍萬段!」
往人:「等、妳在說什麼啊妳?」
聖:「閉嘴!」
聖:「竟然敢欺負我重要的妹妹,不要以為你可以活著離開!」
聖:「乖乖給我領死吧!」
少女:「姊、姊姊講話怎麼變得像流氓一樣?」
這不重要吧!?
往人:「都是妳害得她完全誤會了啦。」
往人:「好好跟她講清楚啦!」
聖:「耶耶!還是個男人的話就不要在那邊囉哩八唆的!」
那女醫師的指尖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發光。
似乎是用來手術的銳利手術刀。
往人:「玩真的嗎…」
聖:「去死吧--------」
咻!
聖:「可惡,不要給我躲啊!」
開什麼玩笑啊?
往人:「喂!妹妹妳快想個辦法啦!」
少女:「咦?我、我嗎?」
往人:「對啦。」
往人:「快救…」
咻!
我的幾根頭髮在空中飄舞著。
聖:「去!又給我閃開了嗎?」
那把手術刀遲早會讓我見血吧。
我用求助的眼神看著少女。
少女:「嗯、嗯,我知道了,我會救你的。」
少女:「耶、耶、等一下喔、耶-。」
咻咻!
往人:「嗚喔…!!」
聖:「給我乖乖待著!」
我可還要命,不會聽妳的。
少女:「嗚哇哇、事情怎麼好像變得很靚爆了,怎、怎麼辦…?」
少女:「啊!對了!POTATO。」
POTATO:「PIKO?」
少女:「拜託了。」
她一把抓起了在腳下的POTATO。
少女:「快去阻止姊姊吧----------」
呼!
POTATO:「PIKO--------------!!」
POTATO被丟了出去。
碰!!
聖:「咕喔」
命中了。
而且是K中後腦杓。
失控女醫霧島聖,眼睛變成同心園地當場倒下。
往人:「…得救了…」
我總算可以安心地喘口氣了。
能活著真是太美好了…
我打從心裡這麼認為。
………。
聖:「真沒想到妳會在那時候把POTATO丟了過來。」
少女:「抱、抱歉…因為一時情急所以才…」
聖:「不不,真是滿漂亮的攻擊,我心服口服了。」
嬉鬧地對話著的姊妹。
往人:「………」
POTATO:「………」
仍然驚魂未卜的我和POTATO。
聖:「話說回來…」
聖緩緩地轉向我這邊。
聖:「真是抱歉哪,國崎。」
聖:「沒想到事情會變那樣。」
聖:「枉費我都這個年紀了還會稍微慌了手腳。」
往人(…那樣叫稍微?這個年紀一大把的傢伙。)
聖:「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往人:「妳耳鳴吧?」
少女:「啊,我也得道歉。」
少女:「抱歉了,耶…是國崎吧?」
往人:「對,是國崎。」
少女:「後面的名字呢?」
往人:「往人。」
少女:「往人嗎?」
少女:「真是個好名字,念起來還滿好聽的喲。」
往人:「…謝啦。」
少女:「耶…咳」
少女:「那我再一次向你道歉,往人。」
她低下了行個禮。
少女:「哪,姊姊妳也好好再道歉一次啦。」
聖:「嗯?啊啊,真不好意思。」
往人:「(…根本沒什麼誠意。)」
聖:「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往人:「妳耳鳴吧?」
少女:「那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姊姊。」
聖:「說的也是。」
那兩人一起站了起來。
而我也一起站了起來。
少女:「往人呢?要一起回去嗎?」
往人:「嗯…」
往人:「不了,我還要再待在這裡一會兒。」
少女:「是嗎…?」
往人:「啊啊。」
少女:「真可惜,本來想說可以四個人一起回去的。」
少女:「哪-?POTATO?」
POTATO:「PIKO~…」
我是覺得不是四個人,是三人和一隻吧。
往人:「抱歉啦,辜負了妳的期待。」
少女:「不會啦,沒關係的。」
她開心地笑著。
那雙眸不知道為啥一直盯著我看。
少女:「咦咦?可是往人到底住哪裡啊?」
少女:「你好像不是這個鎮的人吧。」
往人:「猜對了。」
往人:「我正在旅行中,現在只是稍微待在這個鎮上而已。」
少女:「嘿-真了不起,你是旅行者啊?」
往人:「沒錯。」
少女:「那,睡覺的地方呢?要怎麼辦?」
往人:「嗯…是有個奇怪的傢伙。」
往人:「我現在就寄住在那傢伙的家裡。」
少女:「原來是這樣,那我就安心了。」
往人:「還好啦。」
聖:「喂,回去嘍。」
少女:「嗯,知道了。」
少女:「那我們就先回去嘍。往人你回去路上也要小心喔。」
往人:「啊啊。」
少女:「走吧,POTATO。」
POTATO:「PIKO。」
她背向了我。
少女:「啊,對了。」
又轉了過來。
少女:「我是佳乃。」
往人:「什麼啊?」
少女:「名字。」
少女:「我是霧島佳乃,以後多指教嘍。往人。」
少女…佳乃她邊很有精神地向我招招手,邊消失在我眼前。
我被一個人留下。
風一吹起,附近的樹林都沙沙作響。
我仰望天空,星星似乎看起來比較近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澄清的空氣,伸個懶腰。
往人:「…我也回去吧。」
我將存在肺的空氣全部吐了出來後,開始走了起來。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