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2復出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Section 1. 【7月22日(土)】[/b]

[b](III)[/b]

附近建築物的停車場附近似乎不錯。
我拿出了人偶,在建築物的影子底下彎下了身子。
往人:「好了,開始吧。」
今天特別投注精神地,將人偶在地上放置好。
果然還是選定目標比較好吧。
爺爺和孫子。就是這個了。
孫子不停地撒撒嬌,爺爺則不斷地應和地疼惜孫子的最佳搭檔。
往人:「…贏定了。」
………。
……。
…。
…根本沒這種搭檔經過嘛。
那就是說作戰失敗了嗎!?
不,我知道的。
有東西存在的感覺,有那股充滿興趣地看者我的感覺。
往人:「右邊!」
我用幾乎可以聽見聲音般的眼神望過去。
POTATO:「PIKO。」
往人:「……」
…快滾回去啦。
POTATO:「PIKO、PIKO~」
牠待在人偶前,用懇求似的眼神望向我這裡。
往人:「再說,你不是到學校去了嗎…?」
真是的,主人在幹什麼吃的啊。
就和之前一樣,表演給狗看也沒什麼用。
總之先不理牠吧。
POTATO:「PIKO、PIKO。」
等等,說不定孩子們會為過來看這隻外星生物也說不定…
POTATO:「PIKO、PIKO、PIKO。」
不,說不定反而會嚇得逃跑吧。
POTATO:「PIKO~PIKO~」
雖然現在客人們還是一樣低頭看了過來…
POTATO:「PIKO、PIKO、PIKO~」
往人:「不要跳舞!」
糟了,客人的腳步逐漸遠離了。
總之,得先處理一下這隻填充物才行。
可是就這麼簡單讓牠看表演會讓牠養成習慣。
好,在這裡還是先…
往人:「投手擺出了投球姿勢!」
我一把抓住了人偶,用力地揮動人偶。
POTATO:「PIKO!」
往人:「投出第一球了,好-球!」
POTATO:「PIKO~!」
PIKO、PIKO、PIKO、PIKO!
牠邊發出奇特的腳步聲,邊往我手臂揮動的方向衝了過去。
當然我是不會把重要的生意工具亂丟出去,只是擺個樣子罷了。
光是這樣要騙過POTATO也十分足夠了。
往人:「終究只是匹牲畜罷了…」
我稍微轉了轉頭,把人偶放回原來的位置。
妨礙者也消失了,重新開始吧。
往人:「來,人偶劇要開始嘍!」
我向經過的親子們說著。
POTATO:「PIKO、PIKO、PIKO~」
我完全不理會自背後傳來的聲音。
往人:「啊,小弟,午安啊。」
POTATO:「PIKO、PIKO、PIKO~」
我繼續完全地無視下去。
往人:「來,這裡有個人偶對吧?」
POTATO:「PIKO、PIKO、PIKO~」
聲音:「PIKO、PIKO、PIKO~」
往人:「但實際上這可是…」
好像聽到POTATO和其他的聲音似地。
往人:「這、這個就是…那個嘛。」
POTATO:「PIKO、PIKO、PIKO~」
聲音:「PIKO、PIKO、PIKO~」
往人:「…這個是…」
POTATO:「PIKO、PIKO、PIKO~」
聲音:「PIKO、PIKO、PIKO~」
往人:「………」
那個外星人的生物兵器有兩隻?
不對,說不定是POTATO分裂了…
太、太噁爛了…
往人:「…今天收攤了。」
我拿起人偶,心懷恐懼地往後看。
有霧島診所的白色牆壁。
而其通往入口的樓梯上有著…
往人:「………」
小滿:「PIKO、PIKO、PIKO~」
…另一個世外魔境。
POTATO:「PI、PIKO…!」
受到驚嚇的POTATO,慌張地看著我。
小滿:「PIKO、PIKO。」
POTATO:「PI…PIKO、PIKO。」
這傢伙也可以和牠對話嗎…?真是可怕的鄉下人們…
往人:「…這樣很快樂嗎?」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試著問她。
小滿:「PIKO、PIKO。」
似乎還滿快樂的樣子。
往人:「那,你呢…」
我看了看POTATO。
POTATO:「PIKO、PIKO、PIKO、PIKO。」
似乎是要說不對般地,牠左右晃著像毛球般的頭。
POTATO:「PIKO、PIKO~」
是已經忘記人偶的存在,在向我說明牠和小滿是同卵雙胞胎嗎?
我用冷淡的眼神瞄了一下拚命的POTATO。
往人:「不用顧忌我好好玩吧…」
小滿:「PIKO、PIKO、PIKO~」
POTATO:「PIKO…PIKO、PIKO。」
往人:「來來來,兩隻都要好好加油喔。」
我輕輕地幫牠們打著拍子。
小滿:「PIKO、PIKO、PIKO、PIKO、PIKO~」
POTATO:「PIKO、PIKO…PIKO、PIKO、PIKO。」
小滿:「……」
小滿:「不要把人當笨蛋----!」
往人:「喔喔,還會說日語啊。」
小滿:「姆…」
往人:「妳在這裡做啥啊?」
小滿:「什麼?」
往人:「是來找晚餐的嗎?」
我說著,看了看腳下的毛球。
小滿:「我不會吃牠的。PIKO是我朋友啊。」
往人:「不對,這隻狗不是PIKO。」
小滿:「咦?不對嗎?」
往人:「是叫POTATO。聽起來很好吃吧?」
小滿:「POTATO…?」
往人:「啊啊,看,想把牠帶回去了吧。」
小滿:「嗯,咦…」
往人:「來,在POTATO旁邊坐下吧。」
我強迫小滿坐在那裡。
往人:「PIKO、PIKO、PI~KO~PI~KO~」
小滿:「PIKO、PIKO、PI~KO~PI~KO~」
小滿:「……」
小滿:「不要把我當白癡!」
往人:「喔喔,會說日語啊。」
小滿:「姆嗚嗚。」
往人:「…?」
突然小滿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小滿:「呀伊!」
碰!
往人:「咕啊。」
小滿:「你給我記住---------!」
只留下踏踏地腳步聲,小滿就跑掉了。
往人:「嗚…」
我按著痛到發麻的心窩。
往人:「那死小鬼~…」
我往小滿跑走的方向投以怨恨的眼神。
此時,眼前突然飄下了某樣東西。
往人:「…啊?」
我邊摸著心窩,邊把逐漸飄落的東西給拿了下來。
是個白色的信封。
外面用毛筆寫者『進呈』。
裡面似乎放著有像紙鈔般的東西。
是小滿掉的東西嗎…?
往人:「………」
我看了看四周。
沒有目擊者。
POTATO:「PIKO。」
往人:「嗚!」
磅!!
我腳下發出激烈的閃光,下一瞬間POTATO就已經飛向天邊了。
往人:「義大利的足球聯盟也會嚇一跳吧。」
我看著太陽,爽朗地笑著。
我重新望向白色的信封,仔細地看了看。
往人:「…有預感裡面會放著非常有趣的東西…」
將尋獲物的一成給撿到的人是正當應得的報酬。
我滿懷期待地打開了信封。
撕撕撕撕…。
往人:「………」
往人:「…米卷…?」
沒什麼見過的商品禮券。
總之先收回信封裡,然後放在後口袋。
也罷,也許會有什麼用吧…。
我摸了摸已經不會很痛的心窩,開始走了起來。
POTATO:「PIKO、PIKO、PIKO。」
POTATO一副很擔心的樣子出現在蹲跪的我的眼前。
往人:「………」
POTATO:「PI…PIKO。」
我用冷淡的眼神看著牠。
往人:「你拋棄我的人偶而向小滿搖尾乞憐吧?」
POTATO:「PIKO!PIKO!」
牠用力地搖搖頭。
往人:「已經太慢了。」
我邊挪開腳邊站了起來,背向了POTATO。
往人:「真是短暫的相處哪。」
POTATO:「PIKO~」
我甩開跟過來的POTATO,走了出去。
差不多中午了。
我坐在堤防上。
雖然日照也很強,但風吹的更大所以很舒服。
校門口開始可以看到逐漸離校的學生。
等一下觀鈴就會出來了吧。
我往風吹得比較高的地方把額頭的汗給吹乾。
眼前看到了觀鈴。
一直站在堤防邊店面的自動販賣機前。
我離開了提防,走到了她後面。
觀鈴:「嗯-…這個好像是滿平淡的口味…」
似乎是在煩惱要買什麼果汁的樣子。
觀鈴:「這個好呢…」
觀鈴:「不…還是這個吧。」
往人:「快按啦。」
觀鈴:「哇。」
因為突然被我叫了一下,觀鈴的手嚇到稍微碰到了販賣機。
觀鈴:「啊,是往人喔…」
觀鈴:「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從正面來向我打招呼哪…」
往人:「抱歉抱歉。因為實在沒辦法忍受妳的優柔寡斷了…」
往人:「那,妳好像按了什麼嘍」
觀鈴:「咦…?啊…真的,已經按了什麼東西了…」
觀鈴已經按下了販買機的按鈕了。
咚。
商品掉到了取出口。
觀鈴:「………」
觀鈴並沒有拿出東西,反而是整個人僵在那裡。
往人:「怎麼啦?」
觀鈴:「果凍果汁…」
往人:「啊?」
觀鈴:「剛剛壓到的是果凍果汁的按鈕。」
往人:「是這樣喔?」
觀鈴:「嗯。我只喝過一次而已。」
往人:「很難喝嗎?」
觀鈴:「沒辦法從吸管吸上來…」
果凍…果凍塊狀…
我開始在腦海中描繪那可怕玩意兒的果汁。
往人:「嗚…」
觀鈴:「大概跟往人現在想的一樣吧。」
往人:「是嗎…那可真是可怕的飲料哪。」
往人:「真可惜哪…不過不努力喝掉不行吧。」
觀鈴:「吼、吼喔…」
欲哭的觀鈴。
往人:「要丟掉嗎?很浪費吧?」
觀鈴則一直喀喀地按著其他鍵。
但是不可能掉出別的商品的。
往人:「商品已經掉到取出口啦,再來就只能把它給拿出來了。」
觀鈴:「嗚-…」
往人:「我來拿出來吧。」
我把手伸向取出口,拿出了紙盒。
………。
…還真重。
上面寫著『果凍果汁』的標籤和『請勿用水稀釋,直接這樣飲用』的注意事項。
我看了看觀鈴的臉。
觀鈴:「………」
總覺得有點不忍。
往人:「怎麼辦?要加油嗎?」
觀鈴:「嗯、嗯…我會努力的。」
她從我手上拿了果凍果汁(我是覺得果凍狀就已經不是果汁了吧…)
她把吸管插進去後,用她的小嘴開始吸了起來。
然後用力吸到臉都紅了。
觀鈴:「嗯…嗯嗯嗯…」
努力一陣子後,也沒什麼用。連一點裡面的東西有往她嘴巴移動的感覺都沒有。
往人:「妳根本就沒什麼肺活量吧?」
觀鈴:「哈…哈…」
觀鈴:「才不是咧。是果汁太硬了。」
世上也是有很多種果汁哪。
觀鈴:「往人也一起喝吧。」
她指了一下販賣機。
往人:「喝什麼…」
觀鈴:「果凍果汁。」
往人:「混帳。不要推薦別人這種東西。」
觀鈴:「可是是因為往人的關係才會變這樣的,往人只在一旁看著太狡猾了。」
往人:「是妳太優柔寡斷的錯吧,快點決定要買什麼就好了啊。」
觀鈴:「那是我的興趣。一邊碎碎唸,一邊決定要用剩沒多少的零用錢買什麼。」
往人:「喝只是順便嗎?」
觀鈴:「不是。如果很好喝的話我就會感到很幸福。」
是我做錯事了嗎…。
往人:「好好加油吧,說不定喝下去會很好喝啊。」
觀鈴:「嗯,我會努力的…」
她再次吸起了吸管。
觀鈴:「嗯…嗯嗯嗯嗯-」
觀鈴:「啊…稍微喝到一點了!」
往人:「味道怎樣?」
觀鈴:「還不錯吧…」
往人:「真的嗎?」
觀鈴:「嗯。真的。」
觀鈴:「那個啊,要用力壓盒子才會出來。」
觀鈴:「這是個盲點哪,普通的飲料得要拿著一角喝才行。」
觀鈴:「往人你也要試試嗎?」
她把果凍果汁遞了過來。
往人:「不,算了…我完全不能理解妳的味覺。」
觀鈴:「真可惜。真的很好喝說。」
觀鈴繼續用力握著果汁盒喝著。
不知道的人看了會覺得充滿疑惑吧。
往人:「可以邊走邊喝吧。回家去吧。」
我催了觀鈴一下。
往人:「肚子餓了。」
嚼嚼…
觀鈴:「吃飯中~」
往人:「啊啊,是在吃飯中。不用一一說明啦。」
觀鈴:「啊哈哈。」
觀鈴:「所以呢,吃完後就來玩牌吧。」
往人:「為什麼啊?」
觀鈴:「吃完馬上運動的話肚子會痛喔。」
往人:「是這樣沒錯,但不走的話我會一直都吃閒飯的。」
觀鈴:「好想玩牌喔…」
往人:「所以說…」
仔細一想,我們在一起時似乎都還沒玩過像是在玩的東西。
雖然是有像在玩的對話或動作,但終究不是在玩。
觀鈴:「好想玩牌喔。」
觀鈴在胸口抱著樸克牌的盒子,反覆地說著。
往人:「…知道了,陪妳玩吧。」
觀鈴:「真的嗎?」
往人:「啊啊,真的。」
往人:「反過來…等玩玩後要來幫我喔。」
觀鈴:「嗯。會幫你的。」
說完,觀鈴打開了盒子,開始洗牌了。
往人:「不過不要玩規則太複雜的,我不會懂得。」
觀鈴:「嗯,玩簡單的吧。神經衰弱(釣魚)。」
往人:「就是挑出數字相同的拿走嘛。那個我會玩。」
觀鈴:「對對,就是那個。」
她開始把牌排了起來。
但排到了一半,觀鈴的手停止了。
往人:「怎麼了?」
觀鈴:「嗯嗯,沒什麼。」
她稍微皺起了眉頭,開始排剩下的牌。
但牌卻從她的手掉了下來。
往人:「觀鈴…?」
觀鈴:「啊哈哈…失敗了。」
往人:「妳不會是在哭吧?」
觀鈴:「我才沒有在哭。」
她擦了擦淚水。
觀鈴:「再一次。」
她重新拿回了散落在地上的牌。
觀鈴:「我不好好…努力來玩的話…」
她開始自言自語地碎碎念了起來。
觀鈴:「不做的話…我,不努力的話…」
往人:「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的話就去休息吧。」
觀鈴:「沒事的,沒問題的。」
但是,她能忍耐的限界也到了。
我不知道她在忍耐什麼。
只知道她確實很痛苦。
牌再一次地從她的手上灑落,之後她就順勢地整個撲在地上。
之後,開始大哭了起來。
觀鈴:「啊啊…嗚啊…啊啊…咕…」
簡直就像是在鬧脾氣的小孩子一樣,連我都無法靠近她。
我坐在堤防上,盯著沒有人的校門口發呆著。
這個時候吸根煙應該不錯吧。
但手上沒錢很久了。
連動人偶的欲望都沒有。
結果觀鈴一直哭個不停。
我想碰她時,她也拚命地把我的手給撥開。
我再怎麼問她理由,她也只是一直啜泣不語。
我束手無策後,便離開了家裡…
然後,等我察覺到時已經人在這裡了。
往人:「那傢伙到底怎麼了…」
邀別人打牌,卻突然哭了出來…。
往人:「也罷,那傢伙也是有苦衷的吧…」
太陽即將西下。
看看天空轉換顏色說不定可以轉換心情吧。
我等著天色的變化。
而在應該毫無變化的校門前。
站了一個人。
是個少女。
少女一直盯著這裡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就在這數十公尺的距離間,我們兩個互相對望著。
感覺落日的光芒變強了。
脖子被曬得刺痛。
少女的正面也染上一片赤紅。
明明很熱,我們卻仍一直地站著。
最後少女終於向左轉,開始緩緩地走著。
也許是在比耐力吧。
她開始走了回去。
我則一直盯著她看。
她經過販賣機後,停下了腳,一直盯著看後,靠了過去。
她從錢包中取出了硬幣後,投進了販賣機。
在一陣煩惱後,伸出了手按了按鈕。
從取出口拿出了方形紙盒(雖然看不清楚,但一定是那個吧。),之後…
就這樣走了回去。
往人:「喂。」
我從堤防跳了下來。
往人(那傢伙在想什麼啊…)
我快步地追了過去,叫了她的名字。
往人:「觀鈴。」
觀鈴:「咦…?」
觀鈴轉了過來。
往人:「咦?什麼啊妳?」
往人:「幹嘛不理我自己一個人回去啊。」
觀鈴:「耶…」
似乎很困惑地笑著說。
觀鈴:「那我該怎麼做呢?」
往人:「像妳平常那樣說就好啦?」
觀鈴:「說什麼?」
往人:「妳連這個都忘記啦?」
往人:「那不是妳的口頭禪嗎?什麼事情都說要一起做。」
往人:「所以現在該說『一起回去吧』吧?」
觀鈴:「說的也是呢…」
觀鈴:「可是,我現在這樣說的話…你還會和我一起回去嗎?」
往人:「什麼現在…都已經到現在這樣了妳還…」
觀鈴:「我現在這樣說的話,你還會跟我一起回去嗎?」
觀鈴反覆地問著。
往人:「啊啊,會啊。我也正要回去嘛。」
觀鈴:「那…」
觀鈴:「………」
觀鈴:「一起回去吧。」
往人:「啊啊。」
觀鈴:「真的嗎?」
往人:「啊啊,肚子也餓了…」
觀鈴:「往人一直都在肚子餓呢。」
往人:「是啊,除了剛吃飽以外。」
觀鈴:「啊哈哈。」
終於笑了。
觀鈴:「那,也一起喝果汁吧,我去買回來。」
觀鈴轉過了身去。
往人:「喂,不要得寸進尺了。不管過多久,我是絕對不會喝那個的。」
觀鈴:「真可惜…」
往人:「如果是正常一點的果汁我就喝。」
觀鈴:「真的?」
往人:「啊啊,我也不是討厭喝果汁。」
觀鈴:「那我去選正常的果汁吧-。」
往人:「那台販賣機裡沒有正常的東西啦。」
我一把抓住正要跑走的觀鈴的頭。
往人:「拜託不要把我和妳的嗜好混在一起。」
觀鈴:「啊哈哈…抱歉。」
觀鈴稍微跑到了前方,轉向我這邊。
觀鈴:「哪,往人是朋友。」
往人:「不對。」
觀鈴:「哇…」
往人:「不過,是有這樣的可能性。」
觀鈴:「嗯,太好了。這樣就夠了。」
觀鈴:「哪,往人。」
往人:「嗯?」
觀鈴:「我也想一起找呢。」
往人:「找什麼?」
觀鈴:「往人一直在找的人。」
觀鈴:「在天上的女孩。」
往人:「………」
觀鈴:「不知道她有沒有認識的人啊…」
往人:「我說妳啊…不可能會有吧?」
觀鈴:「啊,對喔。要是有這種人的話我會嚇一跳的。」
觀鈴:「我應該會不經意地說『讓我摸一下羽毛』吧。」
往人:「啊啊,是會說吧。」
怎樣都好了啦。
往人:「啊-夕陽真美啊-。好棒,有海鷗耶,真帥氣-。」
觀鈴:「咦?你在扯開話題喔?」
這個似乎連觀鈴都查覺得到。
觀鈴:「哪,往人。」
觀鈴:「明天開始一起來找那孩子吧。」
往人:「妳想離家出走嗎?」
觀鈴:「有這麼遠嗎?」
說真的,會和她說那段話的我真是個白癡。
往人:「妳去喝妳的果汁啦。」
觀鈴:「這個是晚上看電視時要喝的。」
觀鈴似乎還一副幹勁十足地想繼續講下去的樣子。
觀鈴:「真想一起去找呢。」
往人:「妳會礙手礙腳的啦。」
觀鈴:「可是我也找到往人的人偶兩次啊。」
往人:「這跟找人偶不一樣啦。」
觀鈴:「真想去找啊…」
這樣一來就只好用對付小孩子的方法了。
只能找別的東西引起她的興趣了。
我伸手去摸了經過的一家似乎快倒了的藥局前面放的青蛙。
觀鈴:「哪,真想一起去找耶-」
沙…
走過藥局之後,後面傳來了聲音。
觀鈴:「嗯?」
觀鈴轉了過去。
剛才摸的青蛙開始面向這邊走了過來。
往人:「喔,那傢伙怎麼了?」
我刻意地表示出興趣。
觀鈴:「哇、好棒喔…」
往人:「是在打招呼嗎?靠過去看看怎樣?」
觀鈴:「嗯,我過去嘍-」
她快步地走了過去對動得很詭異的青蛙互相打了招呼。
我則適當地讓青蛙和她應對。
觀鈴把它抱了起來玩。
從一旁看會很詭異吧。
但我什麼也不想地看著。
看著觀鈴快樂地笑著的樣子。
守護著這種景致的日常生活。
那是僅存於短暫夏天的景象。
觀鈴:「啊,不會動了…」
觀鈴:「怎麼了呢…」
往人:「大概是累了吧。」
往人(其實是我累了…)
要動這麼大隻的東西的確是很耗體力。
往人:「它要休息了。把它放在一旁吧。」
觀鈴:「這樣可以嗎…」
往人:「它是我朋友啦,沒問題的,」
觀鈴:「往人的人面真廣。」
觀鈴:「和獨角仙,青蛙都是朋友呢。」
往人:「對啊。」
觀鈴:「對喔,往人是蝌蚪嘛。」
觀鈴:「那個青蛙是你爸爸嗎?」
隨便你說了啦。
觀鈴:「掰掰。」
觀鈴向僵直不動的青蛙招招手告別了。
觀鈴:「明天見了。」
我們回到了家中,一起吃了晚餐。
我則像往常一般躺在客廳,閒閒沒事幹。
觀鈴:「來做作業吧-」
陪我一直看著電視的觀鈴站了起來。
之後便轉身離開房間了。
觀鈴:「順便拿個麥茶吧。」
消失在廚房一下後,便拿著裝著麥茶的杯子走了出來。
往人:「不要潑出來喔。」
觀鈴:「嗯,我會小心走的。」
她維持著上半身不搖晃地穿過了客廳出去了。
平安無事地離開了客廳。
我把視線轉回螢幕上。
聲音:「哇…!」
聲音:「觀鈴陷入危機了。」
是好像有從走廊傳來聲音,不過不要理她吧…。
電視開始撥了新聞節目。
往人(真無聊…)
我關了電視。
之後突然蟲叫聲變大了起來。
我看了看窗外。
鄉下小鎮的夜晚,外面應該變成昆蟲們的天下了吧。
會讓人有這種感覺。
但即使是如此也不干我的事。
我躺了下來。
靜候著睡魔來訪。
但卻一直睡不著。
耳邊一直傳來還在進行昆蟲運動會的聲音。
我一直保持淺眠狀態。
之後我睜開了雙眼。
不知道幾點了。
但晴子已經邊喝著酒邊看著電視了,應該已經是深夜了。
我爬起來了一下。
我有話要問晴子。
往人:「對了…」
往人:「觀鈴突然整個人慌了起來。」
往人:「她常會這樣嗎?」
晴子把杯子停在嘴邊不動。
彷彿在算什麼時間似地。
晴子:「那你怎麼處理了?」
總算把杯子移開了嘴。
往人:「沒做什麼。只是放她一個人冷靜下來而已。」
晴子:「這樣啊-」
晴子:「你可真清楚哪-。要停止那孩子哭下去,只能這樣做而已。」
往人:「………」
晴子:「有點令人想避開吧?」
往人:「避開…什麼意思?」
晴子:「你好想想那孩子幾歲了?」
晴子:「那麼大的孩子突然鬧起來大聲哭泣,你也會避開她吧。」
晴子:「她從小時候就一直是這樣。」
晴子:「快和誰交上朋友時就會那樣…」
晴子:「去醫院看了也治不好。」
晴子:「大家都覺得是精神上的問題,等長大後就會好了。」
晴子:「但為什麼還是沒好呢。」
晴子:「不過你好像還滿鈍感的,應該沒關係。」
她一口氣灌完杯子的酒,又開始把酒倒進杯子。
我想起觀鈴那個樣子。
似乎全身都在拒絕在眼前的我。
而且還疑惑及恐懼著這麼做的自己。
我可以體會觀鈴為什麼會沒有朋友了。
所以我才會被叫到這個家中吧。
往人(…等等?)
在我內心深處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我好像是知道她會變成這樣的。
『她一直都是孤獨一個人…』
在我腦中突然閃過這句話。
晴子:「真的希望你能一直當那孩子的朋友哪。」
似乎在自我嘲笑的晴子的聲音。
往人:「………」
往人:「妳…」
我開了口。
往人:「妳太不負責任了吧?」
晴子:「…為什麼?」
往人:「那是我的工作嗎?那不是深為母親的妳所該做的嗎?」
晴子:「吃閒飯的,你什麼都不知道才會這樣說。」
晴子:「什麼都不懂就不要用一副很了不起的口氣教訓人,白癡。」
往人:「………」
晴子:「抱歉…我說得太過分了。」
往人:「不。」
晴子:「你雖然很粗魯,但本性是很好的。」
往人:「我也覺得妳要是不喝酒的話也是個好人的。」
晴子:「嗚…」
晴子:「你還挺會講話的嘛…我想不出來怎麼回了呢。」
往人:「我去倉庫睡了。」
晴子正在切換模式了,快點閃人了。
晴子:「怎麼?又不陪我了啊?」
往人:「啊啊,是不陪妳了」
晴子:「那我會自己靜靜地喝的,在這裡睡沒關係。」
往人:「不要在我睡覺時從我嘴巴灌酒喔…」
晴子:「我會做這種事嗎!?」
往人:「昨天就做了吧?」
晴子:「那是我喝醉了。」
我不想再和她辯下去了。
我面向牆壁躺下去睡了。
沈靜的夜晚。
之後只有聽見倒酒的聲音而已。

(待續…。)(本日完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