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攻略】[AIR-Dream篇] Ch.2(神尾觀鈴篇)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公式編按:整體劇情架構參照此圖。(左至右))

(附上Ch.1的連結

--------------------------------------------

[b]Section 1. 【7月22日(土)】[/b]

[b](II)[/b]

往人:「啊啊,我知道了啦。」
沒辦法,先答應她吧。
不這樣子的話,她大概會一直都不上學吧。
觀鈴:「真的嗎?」
往人:「啊啊。」
觀鈴:「那我暑修會好好加油的。」
往人:「好好去加油吧。」
觀鈴:「嗯。」
觀鈴:「耶…該玩什麼好呢?」
往人:「快去上學啦。」
觀鈴:「咦?你說什麼啊?」
好像沒聽到,風太強了。
往人:「白癡,快遲到了啦!」
那傢伙的腦中已經充滿了下午要玩的東西了。
往人:「我叫妳快一點去上學啦。」
我大聲地叫了起來。
但風則逐漸增強,蓋過了我的聲音。
連觀鈴都要拚命地壓住裙子才不會春光外洩。
我死心地等風停止後再說。
然後,當風停止時,剛好聽到鐘聲結束的餘音。
觀鈴:「…你說什麼啊?」
往人:「隨便了啦,慢慢走吧。」
觀鈴:「嗯。那中午見了。」
她終於跑走了。
似乎只有當事者本人沒有發現到鐘聲已經響完了吧?
我腳步輕盈地走出了校門。
…往人你已經可以讓孩子們開心了喔。
今天早上觀鈴這樣說了。
我有什麼改變了嗎?
我盯著自己的手看著。
我試著讓人偶走看看。
完全沒什麼改變。
觀鈴為什麼會說那種話呢?
不過是那傢伙的話,還是不要想太多吧…。
堤防上風正吹拂著。
正烤著地面的夏日光照。
汗結成珠狀般地自額頭滑落。
往人:「熱死了…」
不自覺地說出話來。
從背後傳來海浪的聲音。
實在是太熱了,讓人湧現一股想往海裡衝過去的衝動。
我稍微想像了一下。
自己一邊跑邊脫著上衣,上半身裸露地衝進海裡的模樣。
往人:「………」
實在是亂不搭調的。
…不要再想些奇怪的是趕快走吧。
我站了起來。
太陽還在滿高的位置。
在賺錢之前,想先到鎮上稍微晃一晃。
對,去散個步吧。
該先去哪呢…。
聲音:「咚------!」
往人:「咕啊!」
我被從背後過來的衝擊給撞飛了。
視野突然轉到天空上。
脖子的關節也傳出喀的怪音。
往人:「咕喔喔…」
因為痛得太厲害了,我整個人一直在地上滾來滾去。
聲音:「嗚哇哇。」
聲音:「對、對不起。不小心太用力了…」
耳邊傳來少女心急的聲音。
聲音:「PIKO、PIKO…」
其中也混雜了奇怪的聲音。
往人:「嗚…」
往人:「妳、妳們這兩個傢伙…」
往人:「到底是想怎樣啦…」
少女:「啊,那個啊,那個啊,對了,是『運動萬歲』的時間了。」
穿著制服的少女,開始語無倫次地解釋著。
往人:「…那是啥啊?」
POTATO:「PIKO、PIKO、PIKO」
少女:「是,是相撲啦…對,就是相撲啦!嘿!」
她再次碰!地用雙手壓著我胸口開始推著我。
少女:「嘿!嘿!!」
碰、碰、碰。
往人:「………」
大概是想裝傻瞞混過去吧。
一副死命地要把我推出土俵外的樣子。
當然這裡是絕對沒有土俵之類的東西的。
POTATO:「PIKO、PIKO、PIKO~」
在她腳下,那毛球邊搖著尾巴邊為橫剛加油。
突然開始的夏日大相撲比賽。而且是真實地發生了。
少女:「嘿!嘿!!」
往人:「………」
她持續用讓人愉快的節奏推著我的胸口。
但終究只是女孩子的力氣。
這種程度的話,不會被她推倒的。
而且她似乎已經盡了她最大的力氣拚命在推了。
胸口稍微借她推推也算是一種溫柔吧。
少女:「嘿!嘿!!」
咚、咚。
少女:「嘿-!嘿-!!」
咚、咚、咚。
往人:「………」
少女:「嘿-!嘿!!」
咚!咚!
隨著胸口逐漸被敲擊,那股震動趕便逐漸從胸部傳到背後去。
也不是會痛。
也不會很苦悶。
只是…。
少女:「嘿!嘿!!」
咚、咚。
往人(…有點火大起來了…)
話說回來,我為啥得非得讓她這樣不可啊?
突然被從後面撞飛,脖子也受了傷…。
不管誰來看應該我都是被害者才是。
少女:「嘿-!嘿-!!」
咚、咚、咚。
往人:「………」
真火大…。
少女:「嘿!嘿-!!」
咚、咚。
越來越火大…。
少女:「嘿-!」
啪。
我巧妙地拍落少女的兩手推擊。
少女:「嗚哇哇。」
敵人的重心平衡崩潰了。
往人:「………」
我不發一語地一口氣使出高速迴轉的推手(應該和X田的百烈掌有點像吧。)
少女:「嗚哇哇哇。」
因為動作太快,少女開始後退。
我也不是個利他主義者…。
我剛這麼想的一瞬間,
少女再次擺好姿勢,贏擊我的推手。
少女:「嗚嗚嗚…不、不能認輸。」
這樣一來就是比耐力了。
往人:「………」
咻咻咻咻-!!
少女:「嘿-------!!」
咚咚咚-------!!
POTATO:「PIKO、PIKO、PIKO--------!」
PIKO、PIKO、PIKO--------!
…搞不懂最後那個是啥。
在為夏日陽光照射下的堤防上,兩個人和一隻正進行激烈的名比賽。
往人:「嘖…!」
我提高了速度。
一口氣決定了勝負。
少女:「嗚哇哇哇。」
少女逐漸地退後。
少女:「嗚哇、哇、哇」
少女的腳已經是在邊界線上了。
我對少女的胸口使出了最後一擊的突擊。
…噗。
往人:「…噗?」
手掌似乎摸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
往人:「這是啥啊?」
我確認了一下。
揉揉揉。
往人:「喔喔…這個是…」
少女:「嗚哇哇哇哇-------!!」
少女:「胸、胸部被摸了啦-----!!」
往人:「好像是吧。」
少女:「色狼----------!!」
咚---!!!
往人:「咕啊-----!!」
下一瞬間,我被使盡渾身力氣的推擊給推到空中去。
往人:「…輸、輸掉了。」
…啪。
往人:「………」
夏日的天空,不論何處總是如此蔚藍。
少女:「真有趣呢。」
少女在風中嘻笑著。
POTATO:「PIKO、PIKO、PIKO。」
奇怪的狗也笑著。
往人:「那很好…」
我邊把倒在混凝土地面的身體站了起來邊回答道。
等我回神後,突然對自己做了什麼感到空虛。
所以我換了話題。
往人:「妳在這邊做什麼啊?」
少女:「大相撲。」
往人:「…是沒錯。」
還換不了話題,不過我還沒放棄。
往人:「不對吧?」
往人:「我是在問妳為什麼會到這裡吧。」
少女:「為了成為橫綱。」
往人:「…前途還坎坷的很喔。」
「少女:「我會加油的~」
往人:「………」
讓她成為橫綱也沒什麼用,我再次地轉變話題。
往人:「是要去學校嗎?」
我邊看著遠方的校舍邊問著。
雖然對少女很抱歉,但她看起來頭腦似乎不是很好。
一定和觀鈴一樣是來暑修的吧?
少女:「嗯,對啊。」
少女如我預料般地回答了。
往人:「這可真是破天荒啊。竟然帶狗一起上學。」
POTATO:「PIKO?」
少女:「不對啦。POTATO牠啊,是來接我的喔。」
少女:「哪,POTATO。」
POTATO:「PIKO。」
往人:「是嗎?那可真辛苦你了啊。」
POTATO:「PIKO、PIKO、PIKO」
少女:「那你呢?」
往人:「咦?」
少女:「你來這邊做什麼呢?」
她用她那水汪汪的眼睛從正面看著我。
往人:「………」
往人:「…大相撲。」
少女:「真是場大激戰呢。」
往人:「是啊。」
這麼說來,我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往人:「我在等人。」
少女:「等人…?」
少女歪著頭看著我。
少女:「是這個學校的人嗎?」
往人:「是沒錯。」
少女:「是我認識的人嗎?」
往人:「這個嘛。」
少女:「是誰啊?」
往人:「沒有必要告訴妳。」
少女:「女孩子?」
往人:「………」
少女:「和你是什麼關係啊?」
往人:「………」
少女:「是朋友嗎?還是情人?」
往人:「………」
少女:「嗚嗚…POTATO,這個人守口如瓶哪。」
如同應和少女的話般地,狗開始叫著。
POTATO:「PIKO、PIKO-!」
狗開始對我叫了起來。
看來似乎是在兇我的樣子。
少女:「頒給這樣的你沈默選手權總合冠軍!」
往人:「………」
令人高興不起來的獎。
PPOTATO:「PIKO~PIKO~」
少女:「POTATO也在恭禧你喔。」
POTATO:「PIKO~」
往人:「………」
一點都不高興。
我疲憊地喘了口小氣,將視線投向天邊。
為青色天空籠罩的世界真和平啊。
少女:「嗚嗚嗚~,不愧是沈默選手權總合冠軍哪。」
對都不回話的我,少女報以很不甘心的表情。
持續保持了沈默一會兒。
我繼續把視線放在天邊,傾聽著潮風的歌聲。
如果沒有如針刺般的視線的話,會是個挺好的時光哪。
少女:「嗚嗚~…這個人真壞心眼哪。」
耳邊傳來了和之前完全不同,沒有霸氣的聲音。
少女:「走吧,POTATO。」
POTATO:「PIKO。」
然後是逐漸遠去的腳步聲。
當我把視線轉回去後,少女和珍獸已經不見了。
往人:「那傢伙…」
往人:「………」
我好像沒有問她的名字。
往人:「…算了,無所謂啦。」
我碎碎唸了一下,就躺了下來。
可以從汗濕T恤的乾燥體會混凝地面的灼熱。
依然是豔陽高照。
到底該先去哪呢?
我拿出了觀鈴地圖。
往人:「………」
…有個加上去的車站。
而且塗鴉還都在上面。
看來似乎拜託她再重畫會比較好…。
好,首先先從近的地方開始吧…。
我從堤防跳下來後,走到了學校附近。
沿著海,沿著街道蓋的學校。
海風輕輕地越過提防,一直吹到了校門前。
之前遇到的少女,應該也在裡面吧。
乍看之下寧靜無人的學校。
但仍不時可以見到幾個人影。
往人(暑修還沒結束嗎?)
可是…現在到底是幾點啊?
我想知道一下到觀鈴出來之前,還剩多少時間。
因為校舍的某處一定會掛有時鐘,所以我想去確認一下。
我開始沿著圍牆走著。
之後圍牆變成了鐵絲網。
鐵絲網的另一端有數目、操場的土。以及白色的校舍牆壁。
看來到暑修結束是還有不少時間吧。
往人:「嗯…。」
為砂煙所籠罩的操場,有幾個穿便服的人在玩足球。
同樣是在上午,和勤勉向學的觀鈴完全不一樣。
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比較不行的是觀鈴。
往人(可是穿牛仔褲玩足球不會難過嗎…?)
往人(喂喂喂…還有上半身全裸的傢伙耶。)
要是球飛過來時要怎麼辦啊?
一有興趣的看下去後,不久裸上身的少年拿到了球。
啪!
他用胸口接下球時的響聲連這裡都聽得到。
那很痛吧…
往人:「………」
往人(不過…到底有多痛啊?)
我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後。
悄悄地把手深入T恤。
把手張開…
啪!
往人:「……嗚。」
往人:「………」
往人(…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我嘆了口氣,轉過身去。
此時,從背後傳來了校舍的鐘聲。
在學校發揮不到1/10功能的鐘聲。
我回頭瞄了一下後,又開始走了。
往人:「接著……」
邊吹拂著風,邊仰望天上。
接著該去那裡呢…?
往人(記得應該是還有沒去過的地方才是…)
我打開了地圖。
好…先回神尾家一趟吧。
我順著從堤防來的路回去…回到了神尾家。
說是散步,好像比較像是來休息的…。
也罷,不要想太多了。
可是這個家竟然玄關沒有上鎖啊…
往人:「真是不謹慎啊…」
我邊這麼想著,邊用腳按下風扇的開關。
不過到也沒什麼東西好偷的,又是這種鄉下…。
說不定在這個鎮上都是這樣吧。
吹了吹風扇之後,我把窗戶也打開了。
從這個窗戶到那個窗戶,家中有風正滑順地吹過。
以鄉下的家來說,這樣很涼了。
我躺在榻榻米上,用椅墊當枕頭。
我拿了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映像管呈現的是…。
…沒看過的藝人當主持人主持的當地節目。
還有同樣的當地新聞撥報的巨大南瓜情報。
還有分不清到底是好還是爛的新人歌聲。
古典樂演奏。
還有…。
往人:「喔…」
聽到喇叭傳出懷念的音樂時,我坐了起來。
非常古老的曲調。
畫面播放著以前的舊卡通。
往人:「真是懷念啊…」
看來,是在重播以前的卡通吧。
送完觀鈴的閒暇時間。
我坐著專心地看著電視。
往人:「接著……」
我連這個節目的贊助商都看過後,離開了神尾家。
接著該去哪呢…。
我打開了地圖。
突然鬆懈了下來。
我搖了搖頭,再次打起精神。
往人:「是在這座橋的另一端。」
我是有到過橋,但在之後就沒去過了。
地圖上畫了座山。
說不定,只要翻過它就可以簡單地到達隔壁鎮…也是有可能。
往人(不管是那裡都比這個鎮好多了吧…)
我試著走了過去。
在橋中央我停了一下。
我想起兩天前遇到的少女。
往人(那傢伙…那時候是站在這裡吧。)
下面是受夏日光照映照的光亮水面。
映著適合孩子們玩樂的場所。
往人:「…不快走不行了。」
我再次走了起來。
道路變成了上坡路。
似乎是順著山蓋的吧。
抬頭一看,道路緩緩地轉個彎,一直持續到山頂。
我爬了上去。
可以看到海了。
在一角可以看到的鎮,不是隔壁鎮,而是我至今都在的小鎮。
幹勁減少了不少…。
往人(這裡是被封鎖的異次元空間喔…真是的)
在爬上去似乎也沒什麼意義了。
可是快到山頂了。
既然都到了這裡了,就把它給爬完吧。
說不定會有個茶店,來當作人們休憩的地方。
這麼一來,氣氛也夠,非常適合表演我的人偶劇。
往人:「好,走嘍…」
我爬上了總算出現的石階,這也滿長的。
往人:「好熱…熱死了…」
我不用看,光憑汗一直流到胸口就知道了。
往人:「口好乾啊…」
往人:「先到茶店要一杯水…」
往人:「之後在點個丸子。」
往人:「錢就在那裡當場賺。」
往人:「啊啊,真是個了不起的計畫啊。」
我爬上最後的石階,到了山頂。
往人:「很好。」
往人:「老闆,總之先來杯水,之後再給我份丸子。」
往人:「………」
………。
……。
只有一間古老的神社。
其他什麼都沒有。
我被一口氣增加的蟬聲給激怒。
往人:「回去吧…」
我馬上轉了過身。
我到底來這邊做啥啊…?
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和體力。
果然…還是老實地在人多的地方賺錢吧。
我下定決心後,便下了坡路。
用盡剩下的氣力,總算到達了商店街。
還是一樣人少得不得了,但至少比其他地方好多了…。
我盡量找人潮來往多的地方。

(待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