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07

RE:【攻略】[AIR-Dream篇] Ch.1始動

樓主 Ciel-Kamishiro XDing
[b]【7月18日(火)】[/b]

[b](V)[/b]

耳邊傳來低沈的轟隆聲。
似乎是引擎還是什麼的聲音…
在這種偏僻的小鎮,這種聲音給人一種相當不搭調的感覺。
那聲音逐漸變大聲,最後終於…
咚--------------!!
往人:「太超過了吧!」
我整個人跳了起來。
觀鈴:「哇…好像是我媽媽騎的機車撞進去倉庫了。」
往人:「這樣不就算是交通事故了嗎!」
觀鈴:「看樣子她大概又喝酒了吧…」
往人:「這樣不就是酒後駕車了嗎!」
觀鈴:「沒關係啦,常有的事」。
往人:「這個鎮未免太和平了吧,喂。」
觀鈴:「不好意思把你吵起來了。繼續睡沒關係啦。」
觀鈴:「我媽媽那邊由我來說就好了。」
往人:「沒問題嗎?」
觀鈴:「可以啦可以啦,跟你說沒問題的。」
引擎聲已經停了下來。
觀鈴大步大步地跑出了房間。
大概是出去接她媽媽吧。
我重新回去纏著棉被。現在只能相信觀鈴了。
喀地響起了玄關門開啟的聲音。
觀鈴:「妳回來啦。」
這是觀鈴的聲音。
觀鈴:「那個啊,今天有朋友來了喔。」
觀鈴:「因為他無家可歸,所以我就讓他住了下來。」
踏踏…
觀鈴之母:「駁回。」
我再也不會相信觀鈴了。
觀鈴:「哇,等一下啦,媽媽。」
觀鈴之母:「多說無益啦。怎麼可能讓個年輕男人在我們家過夜啊。」
觀鈴:「吼、吼喔…」
叩。
觀鈴之母:「都跟妳說幾遍了要妳改掉那個口頭禪!」
真是熱鬧啊。
觀鈴:「可、可是…」
觀鈴:「這個人…沒地方睡啊。」
觀鈴:「而且,我覺得他是個好人啊。」
觀鈴:「又幫我把蟬給抓到外面去…」
觀鈴:「我在哼歌時也讓我繼續哼下去…」
這我可沒說。
觀鈴之母:「………」
觀鈴之母:「…你啊」
…是指我嗎。
觀鈴之母:「你和觀鈴是什麼關係啊?」
觀鈴在她媽媽的背後對著我拚命地搖頭。
是叫我不要老實說吧。
沙沙沙…
她用手寫了些字。
同…班…同…學
往人:「同班同學。」
我就照著那樣念。
觀鈴之母:「同班同學?還滿年輕的嘛?」
沙沙沙…
觀鈴又寫了些東西。
別…太…羨…慕…喔
往人:「別太羨慕喔。」
觀鈴之母:「羨慕個頭啊!」
觀鈴合起兩隻手向我道歉。
看來剛剛是她的判斷錯誤了。
事情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觀鈴之母:「也罷,似乎還滿有膽的。這點倒是不錯。」
觀鈴之母:「跟現在那種要嘛理由一堆,或是慌慌張張的傢伙比起來是好多了。」
觀鈴:「對對對。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媽,很中意你喔。」
觀鈴之母:「誰中意啦!」
觀鈴:「哇…好大聲喔。」
觀鈴之母:「這小子的名字叫什麼來著?」
不是問我,而是問觀鈴。
觀鈴:「耶…這個嘛…」
這麼說來,這傢伙應該還不知道才對。
觀鈴:「田淵」
往人:「不對…」
既然不知道就不要回答那麼快…。
觀鈴之母:「田淵是吧?」
她老媽轉到我這邊。
觀鈴之母:「…我知道了。住下來吧。」
觀鈴:「太好了。」
意外地還滿通情理的。
觀鈴之母:「就睡在倉庫吧。」
往人:「………」
觀鈴:「哇、倉庫…」
觀鈴之母:「正好門也壞了,順便把它修好吧,田淵。」
往人:「…我知道了。」
觀鈴:「不、不用這麼老實吧?說什麼我知道了…。」
觀鈴:「我媽媽現在也醉了…」
觀鈴之母:「沒醉我也會這樣說的。」
觀鈴:「平常她不會那樣說的。」
觀鈴之母:「總之快出去吧,約好不再跨進這個家的屋子裡。」
觀鈴:「那吃飯呢…?」
觀鈴:「至少吃飯的時候一起在餐桌吃可以吧?」
觀鈴之母:「………」
觀鈴之母:「…觀鈴,妳送過去就好了。」
往人:「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客人咧。」
往人:「給我放尊重一點,妳這傢伙。」
觀鈴:「哇…好靚爆的口氣…」
觀鈴之母:「觀鈴。」
觀鈴:「啊,是…」
觀鈴之母:「妳這朋友滿有趣的嘛。」
觀鈴:「嗯,是滿有趣的。啊哈哈。」
觀鈴之母:「雖然如此,但好像沒什麼常識嘛。」
觀鈴之母:「我討厭這種傢伙。」
觀鈴之母:「把他趕出去吧-」
雖然她是笑笑地說著,帶聲音卻帶著憤怒地顫抖著。還滿恐怖的。
觀鈴:「哇,等等…」
沙沙沙…
觀鈴的提示手勢。
我完全照她比的來念。
往人:「我從今天起成為你的乾兒子吧」
往人:「誰要當啊!」
觀鈴之母:「誰會讓你當啊!」
觀鈴之母:「哈啊…總覺得頭痛起來了…」
觀鈴:「哇,沒事吧?」
都是妳的錯吧…。
觀鈴之母:「你就睡倉庫啦。嫌棄的話睡路邊也沒差啦,
反正現在這個季節也死不了人的。」
我突然覺得只要不和這傢伙的老媽在一起,睡哪都好了。
所以我自己轉了過身,離開了房間。
觀鈴:「啊,走掉了…」
叩叩。
觀鈴:「是我,觀鈴-」
我一開門,月光就傾洩而入。
觀鈴:「我進去嘍。」
往人:「啊啊。」
倉庫中塞兩個人是太擠了點。
觀鈴:「睡得著嗎?」
往人:「好像變成犯人一樣哪。」
觀鈴:「我媽媽她就是酒品太差了。」
觀鈴:「沒喝酒的時候,人挺好的說…」
觀鈴:「抱歉嘍。」
往人:「我是沒差啦,我本來就是連露宿街頭也無所謂的人。」
往人:「不過,名字我就不能接受了。我可不是田淵吧?」
觀鈴:「田淵他很厲害喔。」
往人:「我是不知道妳說的田淵是怎樣的傢伙啦,不過不要那樣叫我。」
往人:「我也是好好地有個叫國崎的姓呢。」
觀鈴:「國崎啊,那後面的名字呢?」
往人:「往人。」
觀鈴:「往人。」
往人:「沒事不要亂叫。」
觀鈴:「觀鈴&往人。」
往人:「不要隨便給我加『&』」
觀鈴:「那到底怎麼樣才可以啊…」
往人:「只叫自己的名字就好了。」
觀鈴:「觀鈴。」
觀鈴:「………」
往人:「不過,還真是麻煩的媽媽咧。」
觀鈴:「吼、吼喔…」
雖然她又滿眶淚水,但我不管她繼續說下去。
往人:「這種豪爽的媽媽倒還滿難找的。」
觀鈴:「嗯…剛剛要騙她時我好害怕喔。」
往人:「不是都早就被看穿才變成這樣子嗎?」
觀鈴:「我不這樣覺得耶,我媽媽應該有被瞞過去。」
往人:「不過她很擔心妳倒是真的。」
觀鈴:「是嗎?」
往人:「妳討厭她嗎?」
觀鈴:「不會啊。我很喜歡她的講話方式之類的各種地方。」
往人:「那種講話方式滿給人壓力的…」
觀鈴:「對啊,所以她的想法和言行都滿強勢的。」
觀鈴:「她也說她最討厭軟弱的人了。」
觀鈴:「這點往人就沒問題了。」
觀鈴:「身材又高大,手又很粗,眼神也很兇惡。」
往人:「這樣啊。那我就安心了。」
這傢伙的『沒問題』根本不能當真,不然很容易變白癡的。
觀鈴:「眼神又很兇惡。」
往人:「不要只重覆這一點。」
觀鈴:「不過這種人反而會比較溫柔喔。」
往人:「誰這樣說的?」
觀鈴:「我自己這麼覺得。」
往人:「我就說嘛。」
我拉起棉被,背向了觀鈴。
往人:「眼神兇惡的人,要嘛就是眼睛有問題,不然就是真的很壞的人。」
往人:「這是我的觀點。」
觀鈴:「是這樣子嗎-?我不這樣覺得耶。」
往人:「差不多該睡啦。」
觀鈴:「嗯-。真的是這樣子嗎-?我不這樣覺得說。」
觀鈴:「………」
似乎是不想結束這個話題似地,還一個人在那邊碎碎念。
觀鈴:「哪,往人。」
…無視。
觀鈴:「睡著了嗎?」
…睡著了。
觀鈴:「………」
觀鈴:「那我也來睡吧。」
觀鈴:「晚安。」
嘰,地倉庫的門關了起來。
然後變得一片沈寂。
總算可以好好睡了。
我伸了伸腳好讓自己舒服一點。
往人(…不過,還真是忙碌的一天啊。)
已經身心俱疲了。
似乎只要數3秒就可以入睡了。
往人(1…2…)
往人(…3)
咕~…
肚子叫了起來。
我爬了起來,潛入了家中。
往人:「結果我還是不能睡啊…」
咕…
…肚子餓了。
喀沙喀沙…
觀鈴之母:「你在幹嘛啊?」
背後傳來了聲音。
往人:「糟了,被發現了嗎…」
觀鈴之母:「你覺得開著燈又翻得那麼大聲會不被發現嗎?」
往人:「我只是覺得這樣會比偷偷摸摸還好而已。」
觀鈴之母:「也是啦。我真的滿討厭那種人。」
觀鈴之母:「話雖如此,我也不喜歡光明正大地翻我家食物的傢伙。」
往人:「這我知道。」
觀鈴之母:「那你該怎麼做呢?」
喀沙喀沙…
我重新開始了作業。
叩!
觀鈴之母:「有這種選擇嗎!」
往人:「我肚子餓了嘛,放我一馬。」
觀鈴之母:「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我可是這個家的主人唉。」
觀鈴之母:「而且你晚餐也確實吃過了吧?」
往人:「麵太好消化了。」
觀鈴之母:「付餐費。」
往人:「要錢沒有。我不就是因為沒錢才寄宿在妳們家嗎?」
觀鈴之母:「………」
我們彼此都不讓步。
經過一會兒沈默地對看後。
觀鈴之母:「你實在是滿奇怪而且還超出常理咧…」
往人:「………」
觀鈴之母:「我啊,是還滿有看男人的眼光的。」
往人:「………」
觀鈴之母:「不過,對你就沒什麼用了。」
觀鈴之母:「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的眼睛整個緊縮了起來盯著我看。
往人:「田淵。」
觀鈴之母:「我不是問你名字。」
往人:「22號。」
觀鈴之母:「我也沒問你學號。我是問你的來歷。」
往人:「鐵人。」
觀鈴之母:「我也沒問你綽號,你的來歷到底是什麼?」
往人:「觀鈴的同班同學。」
觀鈴之母:「你到底被那孩子教了什麼的啊…真是的。」
觀鈴之母:「沒辦法了…只好叫你好好地跟我說清楚了。」
往人:「我…」
往人(是可以老實說…但到底該怎麼說才好呢?)
人偶師…不對,是旅人…
不,還是漂泊的人偶師…
等等…改成走失的人偶師…
對了,就這個。
往人:「走失的純情人偶師。」
觀鈴之母:「………」
我如果用頭腦都沒什麼好事,這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觀鈴之母:「這也是那孩子教你的嗎?」
這個是我自己想的。
觀鈴之母:「真沒辦法…我再好好地問你吧。」
嚼嚼…
觀鈴的媽媽坐在吃著宵夜的我的前面喝著酒。
而我正吃著她做的茶泡飯。
結果好不容易才弄到食物。
往人(嗯…似乎還滿通情達禮的嘛。)
真不愧是一個孩子的媽。
嚼嚼…
觀鈴之母:「我叫晴子。」
晴子:「我不喜歡人家把我叫得很奇怪,所以你就叫我的名字吧。」
往人:「對了,歐巴桑。可以再來一碗嗎?」
晴子:「你剛剛叫我什麼啊!!」
晴子:「我不就是為了不要讓你這樣叫我,才特地拐彎抹角地提醒你嗎?」
往人:「要我叫你『喂,那個美眉』也太勉強了吧…」
晴子:「這我也知道。」
晴子:「就叫我『晴子姐』不就得了?」
往人:「晴子姐。」
晴子:「這就對了。」
往人:「再給我一碗吧。」
晴子:「我會再給你嗎?白癡。」
往人:「………」
她就這樣盯著我看而不給我再一碗。
晴子:「你…是離家出走嗎?」
往人:「不對。」
晴子:「不對嗎?那怎麼會沒理由地沒地方住啊?」
往人:「我正在旅行。」
晴子:「…你果然不是那孩子的同學吧。」
啊…糟了。
往人:「我是正在旅行的同班同學。」
晴子:「你覺得這樣說得通嗎?」
往人:「我正在旅行,而且是她的同班同學。」
晴子:「換個說法也一樣吧。」
晴子:「怎樣,是在尋夢嗎?」
往人:「………」
已經露出馬腳到這種地步了,也沒什麼好瞞的了。
往人:「啊啊,是這樣沒錯。」
這種謊也沒什麼好說下去了。
晴子:「怎麼?真的是在尋夢嗎?」
往人:「………」
往人:「也許吧?」
晴子:「真年輕啊。」
往人:「和妳比起來的話。」
晴子:「………」
往人:「………」
晴子:「………」
嚼嚼…
不知道為啥好像氣氛變得滿糟的樣子。

(待續…。)
(喘口氣,休息一下整理下一篇X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