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GP

【討論】[原創] 青空、夏影,鳥之詩——《AIR》的夢幻和傳承

樓主 玖羽 Haguro

青空、夏影,鳥之詩——《AIR》的夢幻和傳承

 玖羽
.


   在那片天空的彼方,有一位悲傷的少女。
   從遙遠的過去到現在,她都一直面對著天空。
   被囚禁在那蔚藍、無始無終的世界中,
   在她眼前展開的,是永無止境的蒼穹……


   [b]-Dream-[/b]


  頭頂的天空迎來了又一個炎夏。不知名的海邊小鎮上,金髮的少女向著風來的方向張開雙臂,將那宛若破空飛翔般的美麗姿態刻印在流浪旅人的心中。那是一個夏日、綺麗、嚮往天空的夢幻,海堤上一次微不足道的邂逅,改變了千年的命運歷程。

  ——國崎往人。聲聲蟬鳴之中,出現在他眼前的是,那理應身處天空之中的女孩的模樣,她背負著傳承了千年之久的淚水和哀傷;仿佛就是那幅印象化身為人一樣,少女正站在他的身旁,天真膽怯美麗高雅。

  她是孤獨的。周圍人們的幸福似乎與她無緣,她也在抗拒著這種幸福。——一面抗拒,一面嚮往;和每天晚歸的母親之間,和同班同學之間,甚至和往人自己之間,都有著那麼一種力量,在把她和這一切分開,讓她自己保留著那往天上去的夢幻,自己一個人走著,永遠孤獨……孤單。

  是啊,他不明白。不明白她為什麼那麼喜歡恐龍,那種已經滅絕的遠古生物;不明白她為什麼總是說自己在做著往天空去的夢,那夢中包含著無盡的悲傷;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在自己面前放聲大哭,就如同身體裏有什麼東西在拒斥外人的接近;不明白為什麼她的母親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反而離開家,離開她身邊,不聽任何勸阻。

  畢竟,他所有的只是一個關於天空中少女的傳說,以及一個不知傳承了多少年、多少代的破爛人偶。而在她背後的,是太重、太巨大的命運的枷鎖,像大海一樣深沉悠遠的回憶和感情彙聚到她小小的身體裏,使她不能承受。

  他起初想要離開,當他憶起他的母親消失之前對他說過的、真正的話語之後。不是為了逃避,而是想由自己的離去,解脫她身上的束縛。

  第一次窺探到命運的真相,他發現,他和她在這千年的沉重面前,都只是軟弱、輕微,無能為力的存在。

  ——也許,用愛能挽回這不可逆轉的局面,能面對命運的威逼,作出抗爭吧?

  她躺在床上,靈魂徘徊於天空的夢幻。

  往人帶著人偶回到她身邊,開始最後的演出。

  ……也許,自己的願望、自己的愛,能夠成為現實……?

  他如此地期望著,

  如此地希望著,

  如此地祈禱著……。

  手中的人偶綻放出金色的光輝,照亮了小屋中的黑暗。

  當觀鈴再度張開眼睛的時候,往人已經不在了。


   [b]-Summer-[/b]


  ——在那個時代,神就是人。神在天空中飛翔,神在大地上行走。

  千年前,平安末期,同樣的一個炎天夏日。不變的蟬鳴回蕩在碧空中,微風吹過,樹葉的影子投在社殿的屋頂上,婆娑地搖動著,於是班駁的光點便在地上閃爍,少女的視線追尋著光點,四處環顧,最後卻總是被束縛在社殿院牆的四角內,一步也走不出人類所設的牢籠。

  那一日,神奈遇到了柳也。那是在往後的千年中,被一次次重複的邂逅,隨之而來的,是仍將被一次次重複的、心靈的接近與契合。

  和千年後的男人一樣,他發現,在她身上有著太多的謎題。一個少女在這深深的社殿中形同軟禁地活著、對世事一無所知的翼人被人類同時視作神和惡魔——包括她背負著的、不能飛翔的羽翼,她和那羽翼一同被束縛著,被社殿、被四方形的院牆、被一種深沉無可名狀、而又非人世的悲哀。

  冒著未知的命運,他慢慢接近。接近傳說的真實,接近自己註定的人生。

  那接近著的溫柔,少女感覺到了嗎?自己所背負著的、羽翼的意義和命運,她此時未必知曉。撫摸著系在頭髮上的響無鈴,她只是本能地感到院牆的束縛,也許,在冥冥中她也察覺到,束縛她的不只是這人造的院牆,在院牆之外,加諸於她和她行將滅亡的種族之上的,是多少年的記憶、多少年的思念,多少年的苦難和痛傷。

  風吹拂著樹梢,樹葉沙沙地低語著,仿佛時間流過的聲響。

  在平淡得無聊的生活中,她感受著。每一天,身邊像姐姐又像母親的女官都會把她溫柔地抱在懷中,在那之上,包裹的是他更大的愛意和守護,如同核桃那脆弱而又堅硬的外殼。

  三個人的生活在微妙的平和中持續,她的心靈也沉浸在這濃濃的情感裏,安心於出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快樂。看著天空,她甚至覺得,這快樂就是一切;只要能和柳也在一起、只要能和裏葉在一起……

  ——只要能和自己從生下來就分離的母親在一起……

  ………

  立秋前的大暑。

  山道上,蟬鳴不斷。

  快樂,不是嗎?他對自己說。她現在已經擺脫了社殿的枷鎖,比起華貴的和服,農家女孩的布衣反倒更加適合這個女孩。他呵護著她,為了讓她和母親再度相會,即使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這份快樂,還有這份愛,就是最高的報酬。裏葉也和他一樣;而她——神奈,大概也是如此想的吧?

  懷抱著共同的期望,三人在旅程中互相扶持,腳下的道路崎嶇、艱險,平靜、溫馨。

  金色的響無鈴在如絲絹般光滑美麗的黑髮上閃動。三個互相之間毫無血緣關係的人,就像一家人一樣,快樂地生活著。

  他要帶著她一起去參加祭典。在喧鬧而歡快的人群中幸福地微笑。圍繞聖火,手拉著手跳著敬神的舞蹈。為她那笨拙的舞步捧腹大笑。捏一捏那漲紅了的柔嫩的臉龐。而在旁邊微笑地看著這一切的,是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曾經的女官,也許還有她的母親,那從未見面、但卻是她唯一的……母親。

  但是,蟬畢竟只能活一個夏天。在夏日的豔陽下盡情暢飲、歌唱、飛翔之後,它的鳴叫也就將在秋風中消散,迎來死亡。

  頭頂的天空永遠存在著,俯視世間的一切,在這世上流動著的命運包含了太多的痛苦,使它無法承受。它那名為翼人的子女們也繼承了天空的痛苦,把痛苦和自己的命運纏繞在一起;最潔淨和最骯髒的絲線互相交織著,成就了命運手中一張色彩未明的網,從東方的高山到西方的遠海,命運把網撒開,遮蔽了整個天空。

  陰雲籠罩大地,宛如高野山寺院旁、結界森林中的暗夜。

  高野山的森林,神秘、晦暗,被註定了要見證殘酷的宿命、人間的悲傷。

  人類情感的執念打破了水鏡的結界,可是,能撕開那張緊緊纏繞的命運之網嗎?

  手中的沙包稚拙地回轉著,帶著無限的痛惜和遺憾,掉到地上。

  正如她的名字一樣,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神。

  堅守了,得到的是終生的痛苦;

  相會了,隨即又永遠別離,

  保護著,然後就永久失去。

  在柳也的餘生中,他的心裏總是重複著這樣一幅景象:

  莊嚴的佛寺燒起來了。地上,朝廷的軍隊已經包圍了整座山峰,士兵們蜂擁往山上攻去,死傷慘重的僧兵部隊聚集在山門前,作著最後的拼死抵抗。——但是,即使是這時,所有人的視線也都停留在那位飛翔于天空中的少女身上;在人們的眼中,鮮紅的火焰映照著純白的月光,為她的羽翼染上一抹不祥的血色。

  軍隊的指揮官一聲令下,無數箭矢立即向那潔白的天使射去;寺廟裏,無視死亡的逼近,僧侶們集合在一起,執行降魔的法事,耗盡最後的生命,向少女發出最為殘酷的詛咒。山下的他和裏葉卻只能痛苦、絕望地看著這一切:在如蝗的箭雨中,在翼人飛翔時撕裂地面的、疾風的漩渦中,惡意的言語化作千年的枷鎖,一層層纏繞在純潔的羽毛上,穿透身軀,吞噬血肉,使一切歸於死亡的國度……歸於天空。

  夜空中的光輝輕輕地、悲哀地顫抖了一下,隕落了。軍隊再次開始向寺廟進攻,但就算空中只剩下月光和黑暗,就算全身被火焰焚燒,僧侶們的詛咒也沒有停止;在柳也的注視下,只見那一點光輝落入火海,爆散開來,化成眩目的火球。

  響無鈴從發際散下,落入凡間。少女沒能實現的、和母親一起飛翔的小小心願,和那孤獨的靈魂一起,隨著火光和垂死的詛咒上升至天宇,被束縛在那夏日、蔚藍的淨空之中。

  史載,正曆五年,西元994年,7月6日,高野山金剛峰寺被落雷擊中燃燒,伽藍焚毀,全寺化為廢墟。

  ——然後,傳承就開始了。


   [b]-Air-[/b]


 ——“我想要這個……”

  “嗯?啥呀?”

 ——“恐龍的小寶寶。”

  “哈哈,不是的,那是小雞仔啊。”

 ——“我想養一隻……”

  “…………”

  神尾晴子永遠不會忘記,十年前那個夏祭的晚上。

  ……晴子,對你而言,觀鈴究竟是什麼人呢?

  姐姐任性地留下的、麻煩的孩子?不得不生活在一起、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被接走的、寄宿的孩子?

  有一大堆奇怪的癖好,和她的感情一旦親密起來就會不知緣由地哭鬧,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

  晴子,這十年來,你是怎麼在家裏度過的?

  遠遠看著那個身處荊棘叢中、痛苦著的孩子,你要怎麼去做?

  你渴望著;但你不知道。

  深夜,只有前幾天剛被那孩子撿回家來的一隻烏鴉和一名流浪的旅人,在家裏與你共處。

  電風扇的扇葉在眼前一圈圈旋轉,劃過同樣的虛空,吹出同樣的風。

  「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

  每一天都在盼望、又每一天都在害怕她會離開這個家,離開自己身旁。在這矛盾心情的交織下,你被煎熬了整整十年。

  你也許已永遠失去了她,就在十年前那個笑語歡欣的夜。在人們的歡樂中,你卻笨拙地拒絕了,拒絕了那渴望愛和親情的、天真的心。

  ……

  但即使在你猶豫不知所措的時候,少女的夢仍然持續著。

  那是關於天空的、悲哀的夢。夢境一天天深入,悲劇的歷史在夢境中重演;那是少女所背負的、千年痛苦宿命的又一個輪回,無限的、深沉的悲哀把她整個充滿,將她束縛在窗前那四角的天空之中。

  在你所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有人付出了最大的犧牲,把代代人偶師在人偶上寄託了千年的思念和力量悉數解放;金色的光輝在小屋中閃耀片刻,然後消逝。

  ……最終,陪伴在她身邊的只有那只烏鴉。那只以天空為名的、幼小的烏鴉。

  於是,你下定了決心。

  在橘家的門口整日整夜地跪著,你為自己選擇了最痛苦、艱辛的道路;你和那位流浪的旅人一樣,決心用自己的愛去試一試,試一試人的力量是否能與這千年的詛咒和命運抗爭。

  命運之輪轉動了。以千鈞之勢直壓過來,粉碎阻擋在前路的一切。

  睨視著面前少女那纖細的身軀、和攔在她身前的、那個勇敢的女人。

  命運之網再次撒開了。就像在這千年中無數次重複的一樣,使世界歸於黑暗,使靈魂歸於天空。

  周圍,日子一天天變黑。

  在不斷重複的殘酷命運中,一瞬的幸福要靠十年份的努力來換取,一秒鐘的笑容更是要付出無可計量的淚水的代價。

  為了她,你什麼都可以不要了。你拼盡全力地付出著,為了讓她不至於再消耗本已不多的生命,來換取短暫的幸福……

  當命運的腳步仍然不可阻擋地進逼時,當自己的所有努力都化為泡影時,當那個生活了十年的少女甚至已經不能再站立起來、已經不能再叫她一聲媽媽時……

  你卻更加拼盡全力地付出。用你的痛苦徒勞地試圖換取她的生命,哪怕只能換來一點點、轉瞬即逝的幸福。

  幸福。此時此刻,這已是一個多麼悲傷的詞語,為了得到它,千年來,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代價。一次次的幻想,一次次地努力,卻一次次……收穫虛空。

  終於。迎來了。

  沙灘上,她再次叫出“媽媽”的一刻。

  你歷經磨難,終於被自己的“女兒”承認為“母親”的一刻。

  但,如果那也只是虛空呢?

  凡祈求的,終會得著嗎?

  尋找了,就定能尋見嗎。

  如果人一切的勞作都註定要化作徒勞,被踐踏成泥呢?——

  ……畢竟,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神。

  烏雲密佈的天空下,冷雨打在身上。在只有兩個人的祭典中,和她一起緊緊地抱著恐龍玩具,感受著那最後的、殘忍的希望,手中的恐龍微微地傳出她的體溫。

  無聲的、莊嚴的話語迴響在四周。

  “那就是恐龍的命運,也是翼人的命運。他們曾經在地球上繁盛,衰落,最後滅絕;千年前,翼人最後的後裔以她廣闊的心靈收納了整個世界的悲哀,因此而被詛咒,被囚禁在那天空之中,面對蒼穹。而她的經歷又在地上一次一次輪回,——永遠無望,永遠痛苦,永遠被命運罰判而為孤獨……”

  當然,這一切,你都無從得知。

  你真的失敗了嗎?或者,你已經從命運手中奪得了勝利?

  你堅信是後者。你是對的,但卻猜錯了獲勝的過程。

  其實,她所要的,你已經給得很夠了。即使只是一點點、轉瞬即逝的幸福;但她所要的,也就是那一點點、轉瞬即逝的幸福。

  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夢境依然在持續。她每時每刻還仍在忍受痛苦。

  撕心裂肺、刻骨焚心。

  但她沒有讓你知道。生命中最後的三天,在無比的痛苦撕噬下,她挺了過來,拒絕最後一點夢幻,三天都沒有睡覺。

  她也是全心全意愛著你的啊,觀鈴的媽媽。她在用自己的愛回報你的愛、用自己的付出回報你的付出、用自己的痛苦回報你的痛苦、用自己的生命……回報你的生命。

  你做了一個夢。夢見她整晚沒有睡覺,玩最後一次撲克牌,寫最後一次繪圖日記,承受著幾倍的痛苦,只為了最後回報你的一刻。——可你又何嘗需要她的回報呢?哪怕是用你自己的生命來換……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長出羽翼,乘風在夏日的天空中翱翔;那是世界上最悲哀、最殘酷的夢。——她知曉了一切的命運,睜開眼睛,看到天空中最後的豔陽。

  那身邊的大海,是無遠弗屆的湛藍;

  那腳下的道路,是無限延伸的筆直。

  但她的人生,已經走到了終點。

  看著她一步步艱難地朝你的方向挪動,你絕望地叫著,淚水奔湧而出。

  越過淚水的屏障,向前看去,滿眼充滿了觀鈴那悲哀而幸福的微笑;在她背後,是無盡的藍天。

  也許,回到十年前,再來一次的話,你們可以選擇這樣的道路吧:

 ——“我想要這個……”

  “嗯?啥呀?”

 ——“恐龍的小寶寶。”

  “哈哈,不是的,那是小雞仔啊。”

 ——“我想養一隻……”

  “好啊。那就買了吧。”

 ——“哇哦~~”

  你哭泣著。但你知道,她並不痛苦。那從十年前開始的、又已傳承了千年的不幸已經由你、由她、由那個男人的犧牲而得到結束,得到徹底的補足;沒有遺憾,沒有悲傷。

  她的世界碎散了。帶著最後得來的幸福,帶著終結痛苦的思念,最後一片羽毛飛向天空之中;轉瞬之間,遮蔽天宇的陰雲全都消失不見,視野被染成一片蔚藍,回歸蒼穹本來的顏色。

  ……在那青空之下,惟見一隻小小的烏鴉振翅飛翔。


-En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