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82

RE:【創作】AIR -the 1000th summer-「AIR」篇『往人』 -5

樓主 克洛德 t0007826
………。
窗外傳來一陣又一陣蟬的叫聲,總覺得比平常聽到的還要來得大。
靜寂月光射入此,留下黯淡的光芒。
「睡不著。」
我起身看了看四周,又像是自言自語似的說了出來。
「………」
我緩緩的打開倉庫的門,走了出去。
………。
……。
…。
沙沙…沙沙…
熟悉的海浪啪打聲。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又來到了這…
堤防邊。
「………」
我坐了下來,遠望那遙遠的海平線,沉思著。
我開始回想著不久前所發生的事。
----------------------------
「你們怎麼了?怎麼呆呆的站在那裡?」
「啊,沒、沒什麼啦。」
「…啊啊,沒事。」
我跟晴子像是受到連鎖反應般,一一回過了神來。
「…媽媽、往人。」
「怎麼了…?」
我跟晴子兩人不約而同的答應著。
「…你們…早就已經認識了?」
「啊…沒這回事。」
晴子一口否認。
「可是剛剛你們好像很熟絡的在一起聊天…?」
「我…就說沒有了嘛!我哪會認識這個來吃閒飯的?!」
雖然我是知道晴子她開始有點慌張…但是…
「可是…妳剛剛用很「親切」的態度叫往人「吃閒飯的」…聽起來很熟悉似的。」
「………」
果然…
「現在也是。」
看來先前是被聽到一些了?
…情況似乎很不妙…
「啊…這、這是因為這傢伙…看起來就是一副成天閒閒沒事…只會吃飯的樣子啊…」
晴子一邊說一邊抓著我傻笑著。
「哈哈哈…那,我說得是不是啊?吃閒飯的。」
「…啊?啊哈哈…對!對啊!」
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只好努力附和、暫時認同這件事…
「不過妳真的…」
晴子臉色暗了下來,欲言又止。
晴子用手環繞著我的脖子,用另一隻手指著我。
「是今天認識這傢伙的?」
語氣逐漸的低調。
「嗯,往人是今天我所交到的好朋友喔。」
她很有朝氣的回答。
「…是這樣啊…」
「嗯!」
她用力的點點頭。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呢…」
----------------------------
「………」
沙沙…沙沙…
「…我究竟…」
我抬頭,把目光移向那星空的另一端。
----------------------------
「原本以為她終於開始恢復精神了…」
「…結果還是這樣子啊…」
晴子坐在我的一旁把玩著酒杯,喃喃的說了起來。
「………」
「我還以為那些…只不過都是只是一場惡夢罷了…」
「只要忍耐一下子…一切…就又恢復以往了。」
我靜靜的坐在一旁。
「現在好不容易能面對她了…卻已經…」
「…對不起。」
「啊,不、這不是你的錯。」
她慌張的回答。
「我才要謝謝你肯為那孩子找回笑容呢。」
她接續的說下去。
「再說…也是因為你的關係,我才有勇氣去面對她的。」
「要不然可能一直到最後,我都沒有辦法踏出這一步…」
「…這麼簡單的一步…。」
她像是自嘲一般。
「………」
她若有所思的說著。
「…也許再來就輪到我了…」
----------------------------
沙沙…沙沙…
晴子她…已經能坦率的面對觀鈴了。
「而…我究竟是來做什麼…?」
「到頭來…還是什麼也沒改變…」
我不自覺的低下頭,但仍然還聽得到那一波波海浪聲。
『然後,在作完最後一場夢的早晨…』
「…死嗎…」
我用著微小到近乎聽不見的音量接著說著。
…再這樣下去的話…
(…可惡…)
…我竟然連一點忙都幫不上…
『所以…』
『往人,這次我希望你一定要救她。』
『因為只有你才能救得了她。』
像是在向我求助般,這些話一直在我心中環繞。
………。
我到這裡來究竟能做些什麼?
能做點什麼嗎?
妳知道嗎?
母親…
「…嗚─…?!」
突然感受不應存在的痛楚,使我叫出了聲來。
(這是…到底是怎麼回事!?)
胸口彷彿有無數針同時刺入。
「…呵…呵…這是…」
『兩個人都沒得救。』
這突如其來的痛楚讓我一時間無法接受。
(…別說是救觀鈴了…現在我就連我自己也…)
「…可惡…我究竟是來做什麼的!」
比起劇痛,更感到悲憤。
「…咕嗚─」
我用雙手抱著欲裂的頭,眼前逐漸模糊。
在意識逐漸朦朧之際,我像是在眼前看到了一絲絲光芒照向我這來。
………。
……。
…。
沙沙…沙沙…
「………」
沙沙…沙沙…
我費了點力,站了起來。
我不知昏睡了多久…四周也逐漸亮了起來。
為了使體力尚未回復的身子站穩,我使力的站穩住雙腳。
定了神,忽然,見到有兩隻海鷗分別從我兩端飛過、會合。
一起飛向那剛剛所升起的巨大光芒中──隱沒了。
「…天亮了嗎…」
之前在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光芒時,我卻已失去了意識。
那道刺眼的光芒是什麼?
…實在是有太多疑問了。
「………」
「回去吧。」
我忍著些許的刺痛,走回神尾家。
噠噠噠…
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
在那一瞬間,好像看到什麼神秘的黑色物體晃過。
「呱。」
「…是你啊。」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那隻烏鴉跟在我身旁走著。
我竟然完全沒發現?還是剛剛太過專注了?
還是那摸不清頭緒的疼痛麻痺了我的感覺?
「你是什麼時候…不管了…」
想想也沒什麼差別,只不過是一隻烏鴉罷了。
………。
(…等等…!!)
我忽然驚覺到了一件事。
這使我停下了邁出的步伐。
(如果…那既不是夢,也不是幻覺,那牠是…)
我回頭看著牠那漆黑的身軀,想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