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10.碎片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第一篇--回憶的場所

第二篇--寵物商店

第三篇--妹妹、阿姨、衝刺!!!

第四篇--托兒所

第五篇--變調

第六篇--神社

第七篇--記億深淵

第八篇--歸來

第九篇--盛夏之夢

====================================================================

「小滿……」我叫了聲坐在身後的妹妹。

「嗯?怎麼了?美凪?」

「等一下……陪我去海灘邊走走好嗎…?」

「咦?為什麼突然想去海邊啊?」她繞到一旁,兩眼瞪得老大,手上抱著的ポテト也一臉興味盎然。

「……沒什麼……」將最後一張盤子瀝乾,收進碗槽,「…不過…說不定我們能去找找看星沙喔……」

「星沙?!」小滿毫不掩飾她興奮的表情,「好呀好呀!那我們馬上出發吧~!」

「ぴこぴこ~!」

「不過,那小空怎麼辦呢?他和聖醫師出去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嗯……」對耶……怎麼辦呢……?

「啊~~沒關係吧?反正小空也認得回家的路,不會迷路啦~!」

「嗯……」還是有點擔心……

「要不然你真的那麼擔心的話,我們早一點回來就好啦!」

「嗯……」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既然說定了就準備出發吧!目標是海灘!!」她拉著我的手一個勁地往外走,差點撞上後頭進門的佳乃同學。

「哎呀?美凪同學你們要回去啦?」她將地上的ポテト抱起,歪著頭問,「可是小空和姐姐還沒回來耶?」

「美凪說想去一下海邊,一會兒就回來了。」

「是這樣嗎?那妳們路上小心囉~!」

「小空如果先回來的話,就跟他說我們已經回去了吧。反正他應該也不會喜歡海邊吧。」

「是嗎……好吧,如果他比妳們先回來我就這樣告訴他吧。」

「那就麻煩妳囉,佳乃姊!我們出發啦~~!!」小滿說著便連同被抓住的我的右手一起朝門外飛奔出去。

「……出發了……」我這句話很快就被留在身後幾呎遠的地方了。

「路上小心喔~~!!」雖然幾乎是同時說話的,但佳乃同學的聲音聽來已經在很遙遠的後方了。看來小滿朝超越高鐵的目標又邁進一大步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到處都沒有星沙哪~~」海灘上,小滿整個人趴在滾燙的沙灘上,像隻小狗一樣努力的尋找著星沙;看到她那麼可愛的模樣,實在不太忍心告訴她在這樣的海邊不太可能找到星沙。

「如果找不到也不要緊……就陪我散步吧……」

「嗯嗯~~~」她認真地思考起來,眉間緊鎖,似乎正努力地衡量兩項選擇間的價值;被妹妹衡量著星沙與自己價值的姐姐,這好像不是一件太值得高興的事……吧?

「好吧!就展開兩人海灘火熱的散步之旅吧!!」她過來拉住我的手,哼起歌,大步大步的走。

下午兩點,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刻。灼熱的沙灘正盡情地釋放著自陽光那兒吸收到的熱量,令遠處地面看起來像是一灘水窪。從海面上吹來的風夾帶了熱氣與水氣,悶熱又黏膩,一點涼爽的感覺也沒有,唯一能稍解暑氣的只有海潮不斷拍擊的聲響。

「好熱啊~~美凪~~!」小滿開始抱怨了。

「熱的話…就靜下心來聽聽海浪的聲音吧……光是用耳朵去感受就令人覺得涼爽呢……」

「我沒有美凪那種超能力啦~從以前就沒看妳喊熱的,甚至連汗都沒流……」

「超能力……嗎?」有點得意……

「沒錯!!美凪你一定用了超能力才能忍受這種炎熱的天氣吧~!好奸詐喔~也敎敎我嘛~~!」

「嗯……要怎麼做呢……?」

「這次的專題討論就命名為『遠野美凪的異能研究』,登登登登登~登登登!」她哼起晚間政論節目的開頭音樂,「您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遠野滿。這邊這位是今晚我們所邀請到的特別來賓—遠野美凪。」

「各位觀眾大家好……」我向無垠大海和幾隻海歐致意。

「今晚我們的主題是,關於特別來賓遠野美凪小姐的超能力。美凪小姐,關於妳自身這種所謂不畏酷暑的超能力,你有什麼看法或是心得能與我們的觀眾分享嗎?」

「嗯……這個嘛……」

「咦?那邊有人?」我正努力思考著關於自身異能的相關話題時,小滿驚呼一聲,使節目不得不中止撥出;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遠方站著三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家人。

「這個海灘有人也不奇怪吧……?」我笑著回應小滿。但是卻看不到充滿朝氣的:「說的也是!」

她靜止了。就像蠟像一般靜止在沙灘上。

「小滿…?……小滿?!」我試著搖搖她,嬌小的身軀卻像岩石生根似的紋風不動。

擦…擦…
腳步聲……

咦?怎麼這麼清晰?
這個疑問在腦中響起的同時,我才注意到,除了逐漸逼近的腳步聲,周遭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不,不只是聲音,就連原本令人難以忍受的海風也停止了;大氣像是凝結一般停止流動,但卻不覺得炎熱,雖然陽光依舊讓人覺得刺眼,但卻一點熱度也沒有。

然而,汗珠卻滑下我的臉龐。

嚓沙……嚓沙……

轉頭,凝視著在這禁斷空間中除了我以外的另一組存在。那個正朝著我的方向走來的家庭。由於熱氣蒸散和陽光反射的緣故,我看不清他們的臉。

「午安。」一個嬌甜的少女嗓音從那個方向傳來,我分不太出是誰在說話,但從逐漸清晰的身形輪廓判斷,應該是中間那位個子最嬌小的女孩吧?

我沒答話,只是微微欠了個身子。

「不好意思,得用這種方式與您對談,」聲音繼續說著,「但這是法術的副作用,無可避免的事情,請您見諒。」

法術……?!

「請問……妳們也知道法術嗎?」那是我對那個男人最深刻的印象。

「嗯,這是當然的。」聲音換了,是比剛才的聲音更為成熟優雅的女性嗓音,「那也是我們這次前來與您會談的主要原因。」

隨著距離縮短,眼前的人影也變的逐漸清晰,但似乎和正常的影像轉換有些落差,他們的身影在理當不受熱氣影響的距離下,還是顯得朦朧不清。看起來像是虛像、像是夢境一般的存在。

當我能夠清楚看見他們的眼白時,已僅僅是我身前三步遠的距離而已。左方的女性-應該就是剛剛第二個聲音的主人吧?-是位年紀約20出頭、儀態端正雅致的女子;中間的少女長髮及地,耳側用響無鈴紮成兩束,容姿俏麗;右邊的那位男性—

「!」我因過度吃驚向後退了一步,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眼前這個人,和他太像了。雖然仔細一瞧就會發現在年齡、氣質和儀表上有著明顯不同,但是真的很相似。
就是因為太過神似,既使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他,我仍斷斷續續地說著:「往……往……」

「不是的,這位夫人。」他將我的話打斷,並用致歉的口氣向我行禮賠罪,「很抱歉,我並不是您所認識的那位。」

「不……您不必在意……」我慌張地制止他。是我自己認錯了人,再怎麼說也是我失禮在先,於是也向他行禮致歉。

我稍稍思考了一下,「您聽得見我的想法,也是法術嗎?」

左邊的女性微笑著說:「應該是『感覺得到』喔!而答案是YES!」

「那麼,請容我自我介紹。我名叫柳也,我身旁分別是神奈和裏葉。」柳也恭敬地一一做了介紹。

「那麼…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

驀地,三人不約而同地陷入一陣沉默。令人不安的沉默。

「這可能會是個……令人難以接受的話題。」柳也先生表情嚴肅。

「是關於……他嗎?」

「……是的……」裏葉低聲應道,表情卻有些黯淡,「而且和令公子也有關。」

「……小空?」

「是的。」神奈說話了,眼神堅定。「他—國崎往人,快要回來了。」

「啊……!」一口涼氣倒撲入喉。這消息來得太突然,我一時之間不知該高興還是恐慌,但待我回過神來,心底盡是滿滿的喜悅。就好像找回遺失多年的寶物般,身體裡充斥著激烈的欣喜,讓我差點放聲大叫。

他就要回來了。這數年來不曾停滯的思念,像是鎖鍊般束縛著我,卻又同信仰般支持我走下去的,對他的思念,終於能在今天凝聚成為現實了嗎?

他就要回來了……他就要回來了……他就要回來了……
他就要回來了……他就要回來了……他就要回來了……

「真的……嗎?」我想,我現在一定是快要哭出來了。胸口一時間舒放開來,好像一直綁在那兒、令我難以喘息的死結終於被解開似的;我終於,能再見到他了。

「是的……但是這就是問題所在。」柳也的表情嚴肅得令我不得不收斂一下快溢出來喜悅。他用醫師對重病患者宣佈死期時的語氣說:「我們……不清楚他會怎麼回來。」

「咦……?」這是……什麼意思……?

「最壞的情況,是她恐怕會藉著令公子的身軀……」

「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往人會附身在小空身上嗎……?」

「也許說成『回歸』會更恰當一些。」裏葉臉上初見面時的笑容已經不見蹤影了,「如同將破碎的碎片一一湊齊,再將其拼湊起來藉以復原出原來的模樣。」

「碎片……」我想……我懂……

「是的,您應該知道的。」裏葉露出微笑,但笑裡卻參了哀愁,「碎片。那就是您這數年來不斷蒐集的東西,屬於他—國崎往人的碎片。」

我緩慢地、用顫抖的手指從口袋裡拿出那東西。那是一個裝有燦爛砂礫的小玻璃瓶。說是砂礫,又有點不正確,裡頭有幾個小顆粒正不斷閃爍著虹色的光芒,旁邊普通星沙的燦爛,完全及不上這些虹色顆粒半分。

「法術的結晶,會依附在充滿回憶的事物上頭。包括您週遭的親友,和留下回憶的地方。甚至,就是您親友的『來源』。」

果然,你們連小滿也知道啊……
……那的確是,我的星沙的由來。

「但是……為什麼會是小空……?」掙扎,我心中的天枰完全沒辦法衡量這兩者間的價值。我也不願意衡量。

「妳也知道的吧?」柳也問得無奈。

是啊……我想我早就知道了……

「雖然將碎片完全回收,但要是沒有框架的話,是沒辦法固定已經崩壞的形體。」

這就是……理由嗎?

「妳應該早就做好準備了不是?」

有,或沒有,現在我已經分不清楚了。一邊是支持我的思念,一邊是我支持的思念,無論哪一方,我都沒辦法割捨。

「那真是你所支持的思念嗎?」柳也問了,語氣加重,「其實,妳是被兩人同時支持著吧?其實最需要救贖的,是妳自己吧?他們就像兩根支柱,只要少了其中之一,妳就會傾倒;這才是現實吧?」

是……嗎……?
是吧……他說的沒錯……否則何以我會啞口無言?
這麼久以來,我一直認為我是以母親的身分支持小空。但那都是騙人的。
其實,是小空支持著我。他支持著我,讓我得以追尋那個人的腳步。因為有他,所以我才能擁有這些。
他們……都是無可取代的……

但……那是誰在支撐著小空呢……?

「沒錯,這就是問題了。」柳也語氣更加嚴厲了,「原本法術的力量是散佈的碎片一一湊合而重新構織出原來的面貌;但為什麼那孩子會成為框架呢?」

「柳也大人!」裏葉出聲,想制止柳也往下說。

「不,我要說。」她無視裏葉的勸阻,「妳知道為什麼嗎?遠野美凪。因為這是他選擇的。」

霎時間,我胸口像挨了一記悶棍。「你說……他自願的……?」

「是的……」

「但是……怎麼可能……那孩子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啊!」

「恐怕……是那時候留下的願望吧……」

那、那時候?!

我因過度震驚而跌坐到沙地上。「那……時……後……」

「是的……那時候。」哀戚的裏葉,「八年前的,那個暑假……」

八年前的……暑假……

「那一次,我們就感覺到這股波動了,但是因為法術的緣故,我們無法離開這個鎮;像今天這樣走到沙灘來,還是頭一次呢。」

「我們並不清楚八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有點頭緒。但是真正的細節就……」柳也長嘆,「妳為什麼要把他帶回來?」

「為什麼呢……?」這句話不是回答,而是自言自語,「我為什麼又把他帶回這裡呢?」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呢……」我自嘲地笑了,「……也許,我一直希望他能重新接受這裡、接受這個故鄉吧……」

「是嗎……?」我的思緒已經亂到無法分辨這是誰的聲音了…是裏葉還是柳也?…算了…不是很重要……

「這……這真是太不公平了……」哽咽的叫喊,「……為什麼……為什麼非得犧牲他們其中一人……他們兩人對我來說……對我來說……」

「這是沒辦法的事……」這聲音,不再是裏葉或柳也了;而是自方才就不曾出聲的,那位少女—神奈的聲音。「也許……是宿命吧……?」

幼小的身影朝我靠近。

「請不要恨他,這並不是誰的錯。」神奈蹲到我面前,按著我的肩膀,「往人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一切,都是一場無奈的因果。」

因果……嗎?
如果現在面臨的是「果」,那麼「因」一定就是由我而起的吧?

那是我……親手鑄下的罪……

「請別自責,」神奈更靠近了些,「誰都不願意發生這種事;況且真要說,該道歉的也是我們。千年前的羈絆,實在不必牽連到後世……」

「請別……這樣說……」我看著她別過去的臉龐,輕聲說著。

是啊……沒有人有錯……
要說有錯……其實還是得歸咎於我……
如果……我不要這麼執著……
但是……我又是這麼殷切地希望……

神奈再次轉回的臉龐,帶著和我相同的淚。「對不起……」道歉,含著淚水。

在那個靜止的沙灘上,我們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請您安心,我們會盡力改變的。」柳也在臨走前這麼向我保證。

「我們會想辦法解開他的心結的。雖然很有可能徒勞無功……」神奈道出殘酷的現實,「畢竟……令公子是最後的……」

她最後說了什麼,我已經聽不到了。頷首致意。
我沒再說什麼,就這樣目送著他們離去。

隨著三人的背影遠離,沙灘的「時間」逐漸恢復了。
是的,我終於理解到那變異的空間是什麼了。那是由於時間的落差所造成的夾縫吧。
他們大概本非這個時空的人,卻因為法術而得以存在於現世吧。
…自己竟然對這種異常的事件保有如此冷靜的態度,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沙灘上的景色像是錄影帶快轉般迅速變遷著,潮水漲了又退、太陽迅速西移。我們到沙灘時才剛過中午沒多久,現在卻已經將近黃昏了。幾分鐘的會談,在現實中卻是數小時的流逝。

「有人……阿咧?不見了?」恢復原狀的小滿,仍維持著原來的姿勢。

「應該是……看錯了吧……」我盡我目前所能,露出一個不讓她識破的笑容。

「美凪……怎麼了……?」她擔憂地看著我。還是被看穿了……

「不……沒什麼……」別過臉。

「不能瞞我喔~」她跑到我面前來,有些生氣。

「…………」真的……要告訴她嗎…?

「是這個的事情吧?」她苦笑著,指著自己的胸口。在那兒,閃爍著一枚虹色的碎片。

我什麼也沒說,點點頭。

「別難過了,美凪,這一天遲早要面對的不是嗎?」她開朗地笑了。是啊……和我不同,小滿打一開始就做好覺悟了……

但是……但是……

啪!!

紅熱的掌印,打在我親愛的妹妹臉上。
她撫著臉頰,一臉驚訝。

「明明連妳也是…我沒辦法割捨的人……為什麼要笑的這麼開心呢……?
明明知道如果失去妳……我也會崩潰的……為什麼……」

小滿,用理解一切的表情,笑了。「因為……美凪現在是媽媽了呀!」

我跪到她身前,緊緊摟住妹妹那嬌小的身軀。

「對……不起……」

「何必道歉呢?能成為美凪的妹妹,小滿真的覺得很幸運也很高興喔!」

是啊……一直都是這樣……
一直以來,我都只是接受他人的支持罷了。小滿、媽媽還有其他許多的人。
然而如今,在我生命中的兩大支柱,就快要傾倒了…

小空…………對不起……到頭來……我仍是這樣一個差勁的母親……
對不起,小空。
對不起,小滿。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再多的道歉都只是於事無補。但是我只能……繼續道歉……
小滿同樣舉起手臂抱住我,沉默的擁抱。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那也無所謂了……

在那個復甦的沙灘上,我們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之後,我在沙灘上看見了他。

「小空!」……他,終於還是和她見面了嗎?

「啊!遠野同學!!你好!」

「哇~~~~!!」

「哇!!小空掉下去啦!!」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神奈:「畢竟……令公子是『最後的碎片』呀。」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待續…………
============================================


啊~~真是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
這篇文章的篇數也邁入2位數了...(有種【女兒啊...妳真的長大了】的心情)

在此我要向給予我支持的所有人答謝

我會繼續努力的!!


關於文章內容:
這篇算是解答了一些問題,卻又丟出另一堆問題吧?
所以若有人看不懂的話,請放心,這不是您自身的問題,而是某個不負責任的傢伙捅的婁子
(希望不會在最末篇丟出來時已經把觀眾都氣跑了......)

題外話:
最近AIR版的人好少啊......淡季嗎?不過夏天快到了說(不過夏天是旺季嗎?)
說到夏天就要想到暑假!!說到暑假就要想到假期和暑輔.....啊啊啊~~~!!!暑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