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9.盛夏之夢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第一篇--回憶的場所

第二篇--寵物商店

第三篇--妹妹、阿姨、衝刺!!

第四篇--托兒所

第五篇--變調

第六篇--神社

第七篇--記憶深淵

第八篇--歸來

=================================================================


◆ ◆ ◆

「到最後……還是沒辦法忘記呢……」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一早,我便能下床走動了。
身體恢復得很快,除卻因為血糖偏低會頭暈這點,我可以說是完全康復了。

現在正在廚房中大快朵頤,補充流失的精力。

「慢慢吃呦~小空。」外婆笑咪咪地看著我,一臉滿足,「沒想到小空這麼快就恢復食慾呢。」

「嗯,因為想早點吃到外婆的美味料理呀!」我嘴裡塞滿東西,含糊不清地說。

「?」外婆停頓一下,但隨即恢復笑容,「是這樣嗎?那你可要多吃點喲。」

「嗯。」我繼續埋頭於手中那碗稀飯。
不愧是外婆,連稀飯都是絕品。


吃過早飯,朝客廳走去。

媽媽躺在沙發上,身上披了張毛毯,睡得正酣。
紫灰色的長髮蓬亂地散鋪在棉絨沙發上,遮蔽她半張臉龐,卻掩不去眉宇間的疲倦。

(……)

我把她身上的毛毯拉好,又走出客廳。

「外婆,我出門一下。」向廚房喊了聲。

「好~路上小心喔~」從叮叮噹噹的碗盤碰撞聲中,她應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出大門,迎面撲來的就是許久不見的陽光。

在連綿陰雨之後,早晨的陽光令人覺得刺眼。

提起手遮擋陽光,一面朝商店街走去。
好不容易習慣光線的亮度,人也已走到目的地了。

我駐足於一間位於轉角,小小的診所前。

深吸一口氣,就像玩RPG要面對最終魔王時一樣,我謹慎地邁開步伐。
一階一階踏上通往診所的門。
走到玻璃門口,小心翼翼地朝裡頭瞧了瞧。
沒有人。

(現在是看診中為什麼沒有人啊?)

推開門,門上懸掛的風鈴搖出清脆的聲響。
天花板傳來空調微弱的隆隆聲。
地板被打理得一塵不染,映射出日光燈管的長條倒影。
一排藍色沙發靜靜坐在牆邊,期盼著能有人坐上它。

但是,一個人也沒有。
本打算就這麼打道回府,但經過一番考慮,還是決定待著等等。
就這麼,在診所裡四處遊晃,翻翻雜誌、看看簡報。

我忽然對診療室的模樣很感興趣,正巧她不在,就進去瞧瞧吧。
就在我剛走到門邊—

咻!

門從裡面被推開,快似流星滑月,疾如迅雷閃空。
木製門板像是愛上我似地迅速向我逼近,並且—

碰!!

強吻我……
現在我的視線中只有彎曲的木紋……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外頭有人。」

「妳絕對是故意的吧……」鼻子好痛……

「這怎麼可能呢?我可是一直待在房內喔。」

「證據一:進門時的鈴聲;證據二:這扇門上有裝鷹眼。」至於為什麼會把鷹眼裝在室內,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錯嘛,你有當偵探的才能呦。」

「好說好說。」

我,與她,隔著白色門板對談。

「話說回來,妳能不能把門板移開啦?」

「有這個必要性嗎?」

「這樣很難說話……」

「現在對話條件依舊成立喔。」

「不,我認為這句話要當面對妳說比較好。」

「……直接說。」

「…………好吧。」之前都是出於自願才立著不動,讓門板貼在臉上,現在我則向後退了兩步,「聖醫師,之前真的很抱歉。」彎下腰,隔著門板向她道歉。

「之前沒能了解您的用心,還對您用那種口氣說話,真是很抱歉。」

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診所裡都只有空調的隆隆聲。

我不知道自己的道歉是否為她接受,或是被隔絕在那道門板之外。
直到位於視線邊緣的門板漸漸退離,我才得到答案。

抬起頭、拉直後背。
再次看見的,不在是冷冰的門板,而是她的面龐。
罕有的微笑,在她清麗的臉上暈著。
那是能將寒冰瓦解的,一道溫婉的弧線。

「終於肯乖乖認錯啦?遠野小弟。」指高氣昂的口氣。

(……總覺得剛剛的美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殆盡了……)

「啊……是的……」

接著又是沉默。
將門板拉開後空氣反而顯的尷尬,我只能不斷撓著後腦杓。
她卻是凜然地直盯著我。
注意到她的視線後,也不逃避,就這麼和她對望著彼此眼眸的最深處。

但是看著看著,我卻發現她臉紅了?!(不…不會吧?!)
兩眼也泛出水光,但是在淚水滿溢出的前一刻,她趕緊轉過身,將眼淚擦掉。

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控制住呼吸,她顫抖著說:「終於……知道要回來啦……」

「嗯,一直讓你們擔心也說不過去。」我苦笑。

「你也知道……我們很擔心啊?」

「嗯。」

「真是……既然知道也不會早點回來……你可知道這幾天……這幾天……」

「?」

噗!

她轉過身,撲進我懷裡。

因為太過突然,我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做何反應。

(嗚喔!!這這這…這是什麼情況?我最近怎麼時常被有一點年紀的美女抱住啊?!)

她揪住我的領口,眼淚將我的襯衫染濕了一大片。
現在在我懷裡的,不再是平時充滿威嚴的醫師霧島聖;從前的強勢彷彿都是謊言,在我眼前隨著淚珠一點一點地剝落。

「這幾天……我一直都好害怕……」

(原來她也這樣擔心我……)

「好害怕……你是不是被我罵了之後,一時想不開……跑去尋短……」

(……這就有點多餘了……)

「好不容易你回來了……但卻昏迷不醒……」他鬆開我,又轉過身去,兩手摀著臉,「…但是現在…你卻好端端地站在我眼前……」

她不再說話,只有愈來愈輕緩的鼻音。
等她在一次面向我時,表情又恢復成我所熟知的聖醫師,凜然嚴肅;但是眼睛依然又紅又腫。

「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做一些太過勞累的事,要記得攝取營養,提高睡眠與休息的時間。懂嗎?」

果然,還是這樣的口氣適合她……

「是是~,那我就先回去啦!」

「咦?這樣就要走了?」她手握著門把,「進來喝杯茶再走吧。」

「呃……好吧,這也不錯。」

聖醫師露出微笑,把門往裡面推開。

(……等等,好像有點不對勁……)

(!)恍然大悟。

「妳剛剛果然是故意的!」我指著門,「這扇門明明就能往裡面開!」

「什麼?」她花了幾秒思考我的意思,在「啊~」一聲表示了解後—兩手扠腰,大聲地說:「這是應該的吧?!你之前對長輩用差勁的口氣說話,之後又連續五天人間蒸發,這段期間也不知道在哪兒亂來,導致回來後又昏迷了兩天,讓我們所有人都為你擔心受累;這一點小懲罰是理所當然的吧?!」

「這……」我啞口無言,「……倒也是……」

「?」她愣了會兒,隨後微揚朱唇,感慨良多地說:「…你變的老實了呢……」

推開門,領我走進潔白的診療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哇~~~~~~~~~~~~!!!」

「ぴこぴこ!!!」人立起來,做出誇張的受驚表情。

「姐姐和小空,在、喝、茶~~!!」

「ぴこり~~!」大動作轉了兩圈後,用前腳抵住自己的臉;那樣子有點像某位怪醫身旁的小蘿莉。

佳乃小姐和ポテト進來後,原本診所內的靜謐氣氛遭到無情地粉碎。
聖醫師倒是不以為意,起身多拿了個杯子。

「佳乃要喝嗎?」雖然是個問句,但看來她早就知道答案了。

「要~~」果然……

ポテト一面【ぴこぴこ】地叫著在我腳邊繞來繞去,到頭來索性跳上我大腿,大剌剌地坐著。

「喂喂,這不是貓才會做的事嗎?你是狗吧!」

「ぴこぴこぴこぴこ」

「這倒是……」

「ぴこ?」不知怎地,牠跳下我的腳,回到佳乃小姐懷裡。

「哎呀?沒有茶啦。抱歉呦,佳乃,我現在去重新泡一壺,稍微等我一下啊。」

「嗯!不用急沒關係呦!!」佳乃小姐拉了張椅子,坐到我旁邊。

在聖醫師出去後,房裡只剩下兩人(加一犬)。
原以為她會不斷向我問一些有的沒的,像是我身體如何、這幾天去哪之類的。
但是,她一個字也沒說。
連平時叫得令人心煩的ポテト,現在安靜到簡直讓人忘記他的存在。
這樣反而讓我更加尷尬……

在這幾坪大的房間裡,了無聲息。
靜得令人心亂。
唯一能聽見的,是共鳴。
那是彷彿發自體內,單調而尖銳的聲音。
週遭愈靜,它便愈響。
到最後,兩耳甚至會感到疼痛。

我想,這就是寂靜的聲音吧?

「小空……」身旁傳來的嗓音,將共鳴打散;在我聽來,這聲音有如隔了幾個世紀。

「這次……不會再無緣無故離開了吧?」佳乃小姐低著頭,臉上表情被瀏海遮覆。

「……嗯,那當然。」

「那就好……」

她將額頭靠到我的肩膀上,便不在說話了。
……要是聖醫師進來看到這幕我就死定了……

(?)我忽然注意到佳乃小姐的右手。

「佳乃小姐,妳又把那條黃絲帶綁回去啦?」

「啊?這個呀?嗯嗯,因為有點懷念以前的感覺呢~」她臉上又恢復以往那充滿元氣的笑容,「這條絲巾可以說是我的寶貝呢~因為那個時候……咦?」

她動作停止,陷入沉思;一臉茫然地看著我的臉,自言自語:「又?」

佳乃小姐把右手舉至與目同高,問我:「我有和你說過我以前綁著這條絲巾嗎?」

「…啥?…」

「我回來了。」聖醫師正巧在這時候端茶回來,這個話題也就不了了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喝過茶,我告別她們兩人,往堤防走去。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一時興起,想看看海、吹吹海風。

武田商店前站了幾個買飲料的小孩,他們在老舊的販賣機前投下錢幣,然後抓著飲料興沖沖地跑走了。
老闆正在看報紙,一旁的收音機想著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老舊音樂。
頭一次,我走進那家店。

「喔,歡迎光臨啊~」帶著眼鏡、頭頂微禿的老闆,帶著和氣的笑容招呼我。

我只在店裡四處閒晃,並沒有特別想買什麼。
我的目光被一個貨架吸引住。
貨架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瓶,有的看起來像是回收物,有的看起來則是有特殊用途的。

「老闆,這些玻璃瓶怎麼算?」

「那些?喔喔,那些一個大概……200元吧?」

(……為啥你對自己商品的價位好像不太清楚……)

「挺便宜的呢。」我摸了摸口袋,但不是要找錢包。

「大部分都是回收物,也不是什麼稀有的東西,賣不貴的。」他呵呵笑了兩聲,果然如外表一樣是個很和氣的人。

我摸到口袋裡那東西了。我到櫃檯詢問老闆:「請問這瓶子是從這裡賣出去的嗎?」
那是我一直忘記拿出來的,裝有星沙的玻璃瓶。

「這個啊……」他推了推眼鏡,說:「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這裡有些是孩子們從垃圾堆撿出還能用的,然後到我這裡來換錢;有的時候我也會忘記我這兒有些什麼。」又呵呵笑著。

「是嗎?」我將它收回口袋,然後從身後的冰櫃裡挑了支冰棒。

「謝謝光臨~」


◇ ◇ ◇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遇上了呢……

◇ ◇ ◇


我咬著冰棒,在海灘上散步。
頭頂上有幾隻海鷗,發出類似貓叫的聲音懸在半空中。
走累了,就在堤防上坐著看海。冰棒剛好吃完。

回頭看看武田商店前的販賣機。
【果粒濃厚系列】
忽然有一股衝動,迫使我跳下堤防,朝那個販賣機走去。

(不要啊~~~)心裡不斷響起這種聲音。

到販賣機前,我來回掃視那五種口味的飲料。(千萬不要,你會後悔的!)
但是基於之前的經驗,我實在沒有勇氣更換口味。(對對,就是這樣,然後到店裡去挑比較正常的東西啦。)
於是我投下硬幣,(你、你在做啥?!)
按下那亮起紅光的水蜜桃口味按鈕(不~~~~~~~~~~!!)

咚的一聲,掉出粉紅色的長方形鋁箔包。

「咕嚕……」嚥了嚥口水,先做好心理準備;然後插下吸管,正要吸下去的那一剎那—

「咦?那不是小空嗎?」身後傳來銀鈴般的聲音。

回過頭,觀鈴姐身穿睡衣,坐在輪椅上,身後推輪椅的是一個綠色長髮的少女。
他們朝我這邊過來;觀鈴姐開心地招招手,那名少女則只是點頭微笑。

「小空,好久不見了。」

「啊,好久不見。不過……觀鈴姐,妳不是生病嗎?」

「哎呀?你怎麼知道的?」
我說……一般人看到你坐輪椅大概都猜的到……

「之前晴子阿……大姐!晴子大姐跟我說的。」好險……差點就說出來了……
我四處張望,找尋那個紅髮(灼眼?)的身影。

「晴子阿姨正在托兒所呦。」這話是那綠髮少女說的,「因為連續幾天大雨,托兒所庭院的花都爛掉了,晴子阿姨和真琴還有小朋友們正在重新整理庭院。」

「真…琴?」

「真琴是和我在托兒所幫忙的……啊!我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志野彩香,請多多指教。」她慌慌張張地行了個禮,頭差點撞到輪椅的把手。

「啊…哪裡,我自己也忘了,我叫—」

「遠野空,對吧?」她笑著接走我的台詞。

「妳知道我的名字?!」

「嗯,觀鈴姐有跟我說過了。」

「V!」觀鈴姐朝我比了個勝利手勢。

「這樣啊……那就多多指教了,彩……」我忘記一件重要的事,「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問一件事?」

「什麼事?」志野彩香微笑著。

「妳今年幾歲?」

「啊?」她好像有點吃驚,「……我今年14歲呀,為什麼問這個呢?」

(啊……14歲呀………頭一次聽到這個數字會感到欣慰呢……)我陷入狂想,(果然年齡與外表應該是要成正比才對;然而眼前的現實卻是,坐在輪椅上的和推輪椅的看起來年紀差不多……)

「觀鈴姐……這個人挺有趣的耶……」志野彩香微笑說出一句不知是褒是扁的評價。

「不是的,我正為全天下的女性感到欣慰。」

「小空一直都是這樣呢~」

「真不好意思啊……」

「那,遠野先生今年幾歲呢?」她又是一臉微笑。

「先、先生?!」……變的鬱卒了……「我說小姐,我也才大妳一歲,不用把我叫的這麼老……」

「喔?是嗎?」她笑了,「那麼,請你以後就直接稱呼我彩香吧。」

「喔,那你也不用客氣直接叫我大哥哥吧。」

「總覺得這兩句台詞在哪聽過呢……」觀鈴姐用食指抵著下巴,努力地思考著。

「不不,我相信這只是錯覺。」

「回去問真琴說不定比較清楚喔~」……這女孩的第六感很強……

「哎呀~總之,」我撓了撓腦袋—最近這已經變成我的習慣動作—然後對彩香說:「今後就請多多指教囉。」

「嗯,也請你多多指教,空。」她側著頭,露出甜美的微笑。

(啊……我能直接稱呼女孩子的名字耶……而且是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耶……感覺真是超棒、超棒、超棒啊!!果然直接稱呼名字是最爽的……)

「觀鈴姐,這人真的很有趣呢~」她指著陷入妄想的我笑著說。

「我就說吧~」


之後,我們三人在海灘散步。(之前那杯還沒喝的果粒濃厚給了觀鈴姐……)
聽彩香說,因為觀鈴姐想看海,她就擅自把她帶出來了。

「不過把工作丟給晴子阿姨做有點不好意思呢……」她伸了伸舌頭。

「彩香也真是的,我都說不必了,還硬要推我出來;回去以後要好好跟媽媽道歉喔。」

「是~」


◇ ◇ ◇

她過來了……
……看來時間快到了……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空到哪去了……?」我自言自語。

剛能起床就匆匆往外跑,真是拿那孩子沒輒。
之前去過商店街,聽佳乃同學說他有來過。
以那孩子的個性,接下來應該是往海邊去吧。


時近中午,陽光愈來愈強烈。
沙灘變的滾燙,眼前的景色也因為熱氣而扭動不止,遠方甚至出現了水窪的海市蜃樓。
我把預備的帽子拿出來(?),緩緩步上堤防。

馬上就看見了,沙灘上的三個人影。
我加快腳步趕上他們。

「小空。」從後頭喚他名字。他們回頭的同時,我也認出另外兩個人是誰了。

「好久不見…神尾同學,彩香…」彎腰行禮。

「好久不見了遠野同學,不好意思,我穿成這個樣子。」神尾同學拉了拉身上的睡衣,難為情地笑著。

「不要緊的……倒是神尾同學要好好照顧身體,不然晴子小姐會擔心的……」

「咦~為什麼你們大家都知道我生病?我看起來不是和平常一樣嗎?」

「…觀鈴姐…這應該很明顯……」彩香無奈地嘆了口氣。

「……對耶……為什麼呢?」

「……怎麼連遠野小姐都……」

「…開玩笑的…」我微笑,「其實我是來帶這孩子回家的…快中午了,家母已經弄了午餐等著了……」

「這樣啊,我們也該回去了呢,彩香。」神尾同學揩了揩額頭的汗珠。

「……好快呢……」從剛剛就不發一語的小空,面向海岸開口。

「嗯?怎麼了呢?空。」

回應彩香的是海浪拍擊沙灘的波濤聲。

在嘈雜的沉默中,有東西改變了……
……我感覺到……
……再熟悉不過的氣息,從小空面向海面的背影散發出來……

我轉頭看看神尾同學,她臉上也是一臉驚懼。

「……彩香……要是讓媽媽擔心就不好了,妳先回去吧…我還有事想跟遠野同學聊聊……」她說這些話時目光完全沒離開小空的背影。

「咦?這樣可以嗎?」

「嗯…不要緊的,幫我跟媽媽說一聲喔。」

「…那……好吧…觀鈴姐自己要小心喔」隨後,她便搖著那頭綠髮離開了。

沙灘上,剩下我們三人。
我和神尾同學兩人,一直凝視著小空的背影。

頂頭陽光愈來愈灼人,沙子的滾燙透過鞋底傳進我的腳中。

「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呢……」最先開口的是小空。

……不,感覺不一樣。眼前的背影的的確確是小空,卻讓我感到一股強烈的違和感。
……熟悉…卻又陌生的……

「小……空……?」出聲確認,想確認眼前的人依舊是我的孩子。

「不是呦。」他緩慢的轉過頭來,面帶微笑;我在那張臉上得到了答案。
相信身旁的神尾同學也已經察覺到了吧……

眼前這人雖然有著小空的面容、小空的聲音,但卻不是小空。
而是另一個……另一個人……

為什麼……我好不容易才稍稍忘卻的……
為什麼……是在小空好不容易回來的這個時候……
而且……為什麼……是用這種方式回來?

所有映入眼簾的景物皆因沙灘受熱蒸散的熱氣而顯得矇矓、扭曲,縱使就在眼前,也覺得好虛渺。
烈日下,間續不斷的海潮聲、佇立眼前的海市蜃樓與歸來的回憶,都不斷嘲笑著現實的脆弱。
眼前所見,是堅固的真實,還是一場盛夏之夢?


「我回來囉,美凪、觀鈴。」


「往……人……?」


=============================
待續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