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howard11422 - 同人小說作品集
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8.歸來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弟一篇--回憶的場所

第二篇--寵物商店

第三篇--妹妹、阿姨、衝刺!!

第四篇--托兒所

第五篇--變調

第六篇--神社

第七篇--記憶深淵


========================================================================



◆ ◆ ◆

「爸爸在哪裡?」

「他很快就會回來了。」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遠野家—】

「醫師,你看情況如何?」

「身體沒有任何外傷,腦部也沒有異常。但是……」

「……是不是受了什麼驚嚇?」

「被什麼嚇到啊?」

「ぴこぴこ~」

「不……與其說受到驚嚇…倒不如說,他看見了什麼會觸發他心裡創傷的東西。」

「就是姊姊以前說的『TRAUMA』嗎?」

「嗯,差不多。
因為某些原因,可能導致腦部本身對記憶層下達暗示,改變海馬體所能連結的神經迴路,造成記憶修改,但並不是完全消除;如果又看見什麼能引發深層記憶的東西,就不僅是記憶回溯,大量湧出的資訊也會對腦部造成傷害。
簡單說,他想起了不願回想的記憶。」

「不願意回想的……記憶?」

「對了,遠野媽媽,美凪同學呢?」

「正在房裡看著小空呢。」

「小滿呢?」

「正在回來的電車上。」

「ぴこぴこぴこ~~」

「……我們現在也只能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遠野家二樓寢室內—】

窗外的雨沒有停過。

順著屋簷,一條條水注滴落到窗臺的盆栽上。
盆中的花朵低垂,不知是因為受雨拍打,還是因為雨天的陰鬱。

房內靜悄悄的,沒有燈光,只有從窗外透進來的微弱光線能讓人勉強視物。
那一點灰光,照亮了躺在床上的半張臉龐。

「小空…………」

我坐在床邊,嘴中呢喃。
不知不覺,再度想起當時的情景。

我在玄關不斷喊著他的名字,但他卻毫無反應。
忽然,他抬起頭,吐出一個虛弱又含糊的字眼:「媽媽……」

隨後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那時候起,我就一直坐在這裡,等他醒來。
因為我希望他醒來時看到我能夠安心一些。

但是……
「從你回來已經又過了一天……怎麼還不醒來……」

臉頰再次滑下一道冰冷的觸感。

我衣服的前襟已經不知道被淚水沾濕幾次了……


叩叩……

「美凪?我要進去囉。」媽媽的聲音。

啪答一聲,媽媽走進房內,到我身旁。

「這孩子還是沒有起色嗎?」她按著我肩膀,問。

「嗯…………」

「妳在這兒也守了一天了,連飯都沒吃,在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啊?」

「……我…………」

「好了好了,這兒由媽媽來,妳就去好好休息吧。」

「可是……」

「要是小空醒來,妳卻累倒了,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沒有回答。

◇ ◇ ◇

不知為何,心裡總有一份執著,希望小空醒來時能夠第一個看到我。
總覺得,我這麼一來自己也會很高興的。

大概就是那些經歷十月懷胎的母親,親眼看到孩子出生時,心中所感受到的喜悅與感動吧?

……那種感動……

……是我不曾體驗過的……

……是沒有生產經驗的我所不了解的……

……我一直認為,身為一個母親卻不了解這種事,是很要不得的……

……所以,才會這麼執著……

◇ ◇ ◇

「還是好好休息吧,美凪。」媽媽溫柔地說。

「我還是……待著吧……」

「唉……美凪,我知道妳心裡有多擔心小空,這點我也是呀。」她走到我面前,半蹲下來,與我視線同高。

「但是你有沒有想到我呢?媽媽我可是要擔兩個人的心啊!媽媽不僅擔心小空,同時也煩惱妳為了小空而漸漸虛弱的身體。
你也是個母親,同時又是我的孩子。
你一定能了解母親擔心孩子的心情吧?」媽媽皺著眉,凝神對著我說;就因為兩人的臉互相對視,才讓我能注意到她眼下那層黑眼圈。

(……)

「……好吧……」我從椅子上站起來。

……視線搖晃。
因為一整天沒吃、沒喝也沒睡,導致起身時眼前一陣暈眩,連站都站不太穩。

媽媽攙住我,走向門口。

這時候—
「…………嗯…………」身後傳來微弱的呻吟。

我的頭像是被觸動機關似的,馬上轉了過去。

床上,他正緩緩掙開雙眼。

我什麼也沒想,登時跑向床邊,輕聲喚:「小空?小空,清醒了嗎?」

他雙眼微睜,眼珠子骨碌碌地轉著,像在尋找聲音的來源。
然後,用很慢、很慢的速度,對著我轉過頭來。
微弱的像是彌留患者般,他說:「…媽……媽……?」

強烈的喜悅衝擊著我的心口,就好像早晨第一道曙光穿透多日的陰霾,我感受到近乎救贖般的安心。

「太好……了……」又有東西滑下臉頰了,但和之前相比,溫暖的多。

「太……好……了…………」我抱住他,把頭抵靠在他的額頭上;哽咽。

「太好了,小空……美凪……」身後媽媽的聲音聽來也是夾雜了哭聲。


之後,房內三人一動也不動。
窗外,雨聲不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空醒來了嗎!?」小滿回來後,進門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嗯,醒過來囉。」媽媽正在廚房吧台後面煮著晚飯。

「真的!?太好了……」她鬆了口氣,把身上溼漉漉的雨衣脫掉,然後坐到我旁邊來。
「這樣子美凪也能放下心中的石頭了!」

「嗯……」

「那小空人呢?」

「在樓上躺著,他說想先休息一下……」我舀了口湯,享用隔了一天的晚餐。

「總算……沒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要是能像鳥一樣飛翔,就能離開這裡了……」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也就是自從我回家後,在床上度過的第二天。

最先進來的是滿姨,她很難得的沒有大呼小叫,反而殷勤地問我有沒有好一些。
之後聊了些這幾天內發生的事。

聽說,今天是距離我失蹤後的第七天。

「真是的,什麼也沒說就跑得不見人影,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擔心你啊?」看我比想像中還有精神,小滿阿姨的話就多了起來。

「抱歉……」我苦笑,「媽媽呢?」

「正在樓下沙發上睡覺。她可是擔心得好幾天沒睡呢!」她裝出氣鼓鼓的模樣,撇過頭去。

「那……這個是……?」我打量著右手的點滴。
雖然鎮上有這種設備的人不作二想。

「聖醫師拿來的。聽說你一回來就昏倒在地上,媽媽趕緊聯絡她過來;她說你可能是因為太過虛弱勞累才昏倒的……」她聲音變的愈來愈小,似乎在斟酌用字,「……或是什麼其他原因……」

誰也沒再說下一句話。

不知過了多久,「總、總之,小空要趕快好起來呦!這樣才趕的上夏日祭!」她從椅子上跳起來,湊到我臉旁邊大聲說。

「喔……我儘量……」說是這麼說,轉頭看了看窗外。
……距離雨停的日子似乎很遙遠……

碰!!

「說這什麼喪氣話啊!?給我振作點、振作點!」隨著巨大的聲音,門被撞開了。

來人穿了一身皮衣,上頭沾滿雨滴。
雜亂的紅色長髮有被安全帽壓過的痕跡。

「好不容易回來了,當然要趕快康復起來不是嘛!?然後好好感謝一下我們這些替你擔心的人啊!」晴子大姐往我頭上搥了一拳。沒什麼感覺。

「但是這種事不是用想的就能達成的吧!?」我笑了兩聲。

「靠毅力、毅力!男孩子就該表現出魄力來。喏,給你的。」她把一籃水果塞到我懷裡,然後咧嘴笑著,「……總算是回來了呢……」

「謝謝。」我向她微笑,「觀鈴姐呢?」我原以為她會從晴子大姐身後探出腦袋,然後【にはは】地笑出聲來。

「啊啊,那孩子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沒辦法過來。」她用手理了理頭髮。

「啊~~!?觀鈴姐生病了嗎?」阿姨瞪大雙眼。

「不太清楚呢……霧島醫師也瞧不出什麼病因,但是身子就是很虛弱……不過休養幾天應該就沒事兒了吧,以前也有過這種情形……」她拉了張椅子,逕自坐下,「不過要是那孩子也病倒了,可就換我跟著難受囉……瞧瞧這幾天遠野那憔悴的模樣……」她意味深長地瞄了我一眼。

「是……我已經在反省了……」

「好啦好啦~反正看你這幾天似乎也不好受,誰還有心情責怪你呢?總之趕快康復起來吧!」
啪!啪!朝我背上拍了兩下,當作打氣。

「好啦!看他沒事兒我也安心啦,就先回去了。小滿,好好照顧妳姪子啊!」

「晴子阿姨慢走~」

「丫頭!!我說過要叫我晴子姐!!」

晴子大姐才剛出門口,正好跟剛上樓的外婆撞個正着。

「唉呀~晴子已經要回去了嗎?」外婆用同輩語氣稱呼她,好像是熟識的友人似的。

「是呀,托兒所還有些事兒要忙,我也不好意思打擾太久,只要看到這小子沒事兒就安心了。」她把我懷裡的水果籃轉交到外婆手上,「那我走了,遠野太太。」

「哎呀哎呀~妳總是叫我遠野太太呢。」外婆笑呵呵的。

晴子大姐回首,爽朗地笑道:「因為這麼稱呼,我就更像個『媽媽』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像個媽媽……嗎?」我反覆咀嚼這句話的意思。

所有人都離開後,房間裡又只剩下我一個人。
孤獨,卻不寂寞。

看看窗外,雨停了,不過似乎只是和下一場豪雨之間的間隔。

(還是努力讓身體好起來吧…利用這段短暫的晴天作點什麼……)

叩叩……

「小空……」是媽媽。

我趕緊翻了個身,裝睡。
目前的情況下,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門被輕輕推開。
有瓷器碰撞的聲音,看來是端了什麼東西進來吧。

「在睡覺嗎……?」

她把東西擱在床邊的小桌子上,接下來就一點聲音也沒有了。
我一直背對著她裝睡,因此我也不曉得她到底在在做什麼。

直到她突然摸了我的臉頰。

(!)差點叫出聲……

她輕柔地、緩慢地,移動拇指撫摸我的臉頰,像是碰觸一匹珍貴的布帛似的。
接著把我的瀏海稍微撥開;我能感覺到她俯身凝視我的視線。

然後,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好好睡……」


啪咚!

門,關上了。


===========================================
待續…………
===========================================

啊~~期中考終於結束了......

最初這篇小說靈機一動時的化學,已經註定要當了......

不要氣餒!我們所要著眼的應該是未來、是遠大的夢想、是夕陽的彼端!
怎可因為這種小小的挫折而放棄?

(Q蝶:這次的成績單怎麼辦?)

<(@O@)> (<--名畫:吶喊)



我會繼續努力把這篇故事生完,也請各位多多給我一些意見
鬼夢蝶,Fight !

(G蝶:這句話由你來說就是萌不起來啦~=~=)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