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6.神社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第一篇--回憶的場所

第二篇--寵物商店

第三篇--妹妹、阿姨、衝刺!!

第四篇--托兒所

第五篇--變調

===============================================

走著……只是走著
漫無目的,往山上走去。
雖然不是正午,但太陽仍然有一定的強度;只是,在濃密罩頂的樹林間,它的光似乎沒什麼魄力。
小路上蟬聲不斷響著。先是左邊那株樹,再來是後面那片樹林、前面的灌木叢、剛剛經過的那株樹上也響了。

(雖然心裡已經被攪的亂七八糟,但我還能注意到這種枝微末節的事情……真是混亂啊……)我自嘲地笑了兩聲。

不知不覺,前方原本的泥土路被一道水泥階梯取代。
抬起頭,最上方立著一面鮮紅的鳥居。

(是神社啊……)

反正也不知道要往哪裡走,也沒有下山的打算,乾脆上去吧。

走上去才知道,那道階梯比想像中還要長的多,雖然覺得已經走了很久,但是再抬頭的時候,鳥居仍然在遙遠的頂端站著,像是從上方俯視我一般。

用輕蔑的眼神,俯視我。

繼續往上走,這次很用心數自己走過幾步。
再抬頭—
鳥居還是在那裡,我們之間的距離根本沒有改變過。

一陣寒意竄上背脊。
四周雖然不斷湧出蟬鳴聲,但在我聽來,更像是詭譎的寂靜。

朝著鳥居奔跑,兩眼直直盯著它,深怕它是不是在我不知不覺間向後退。

可是,沒有用。

它仍然是站在那裡,嘲笑我的無力般,站著。

(為什麼?這裡……真夠詭異的……)
(不管我走再久,鳥居都沒有動過?)

【你的邏輯錯誤了。】

(!?)

「誰?」衝著剛剛響起的嗓音大喊,一顆心突突亂跳,額頭也冒出一珠珠冷汗。

【並不是鳥居要動,而是你要動。】

【鳥居之所以不動,是因為你從頭到尾都沒有移動。】

那聲音好像是從週遭森林深處傳來的,又好像是來自天上的旋律一般;但是,我覺得更貼近的說法是……
……直接從我身體裡傳出……

【如果,你真的想上來的話,你自然會到達。】

之後,那聲音就消失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原地傻愣愣地呆立。

(好像……沒有惡意……)
回頭看看身後的階梯,是第一階。
再抬頭看了眼遙遠的階梯頂端,那面血紅的鳥居。

我,低下頭,將視線與意識都集中於自己的腳步。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既沒有抬起頭去看距離終點多遠,也沒有費心去數自己的腳步聲。
只是重複著提起腳、踏上階梯、換腳的程序而已。
走到幾乎忘我的境界。

等我回過神,是自己的右腳踏上高度不同的地面時。
抬起頭,鮮紅的貫和笠木在頭頂閃閃發亮,像在嘉許我。

再看看眼前的景色:
陶製的屋頂,井然有序地鋪在神社屋頂上,黑的發亮。
石版砌成的道路直通到神社正中央的拜殿。
四週一點聲響也沒有,讓神社肅穆莊嚴的氣氛更加突顯。

(嗯?好像有些不對勁?)

雖然有些疑惑,我還是一步步往神社走去。
先在油錢箱裡頭了個五元硬幣,雙手合什拜了一下,再向四周張望一番,想找出剛剛那個聲音的主人。

「那樣是不夠虔誠的喔。」一個聲音自後頭響起,但不是我之前聽到的聲音。

轉過頭,看到一位巫女,手持掃帚站在石燈籠旁,微笑地看著我。
她有一頭及腰的墨綠色長髮,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種優雅的氣質。

「拜神明的時候,必須要『一拍一拜兩拍』,才是對神明許願的正確禮儀。」她微笑指正我的錯誤。

「呃……我不是要許願……只是覺得到神社就拜一下……」

「嗯……」她撫著臉頰,表情有些無奈,但溫柔笑容未減,「現在有許多人的確都有這種想法呢,甚至也不知道該如何拜神……但你至少要表現出誠意吧?」看來她很堅持這點。

拿她沒輒,就照著她說的重新拜了一次。我再回頭想問她剛剛聲音的問題時,那原本應該存在一位巫女的位置,卻只剩下石燈籠靜靜站著,一點也沒有之前有人來過的跡象。

這次,我有如被扔入冰窖般,全身發冷。
而這陣惡寒也讓我察覺到另一件事—

蟬鳴聲呢?
原本在林間連綿不絕的蟬鳴聲,怎麼消失了?
好像是在……踏上神社時,停的。

一連串的詭異事件讓我在正值盛夏的烈陽下,全身發冷。
想離開,雙腳卻不聽使喚,勉強移動也只能走到殿前階梯下,之後便再也走不過去。

好像被下了結界似的。

腦袋呈現一陣空白。現在的我是陷入只有在小說、漫畫或遊戲中才會發生的離奇事件中的男主角,也就是說,我的日常的每一天就到此結束,從今開始將要進入異世界中嗎?

(再見了,我日常的生活。然後,你好!我異樣的未來。)

正當我的腦袋被恐懼和興奮輪流攻佔之際,一個聲音像鋒利的日本刀般劃進我的思路:「讓您久等了,請往這邊走。」

「………哈?」他堪稱滿分的禮儀和談吐讓我一時間對他的言語感到很陌生,既使他說的是我所熟稔的日文,傳進我耳中也像是異國的語言。

「有什麼問題嗎?」他抬起身,我這才看到他的正臉。

眼前是一個年輕的男人,容貌端正,銀色的長髮在腦後紮成一束馬尾,金色的瞳孔在飄擺的瀏海間熠熠生輝。

(…………)

銀髮、金瞳……

張口結舌大概是唯一能形容我現在模樣的詞句吧;我就這麼直直盯著他,好像一瞬間變回剛出生的嬰兒,努力的擠出幾個破碎不堪的詞句「你……你就…是……」

「耶……抱歉啊,但我不是你看到的那個人。」男人抓抓腦袋,爽朗的笑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我要說…說什麼?!」

「啊,這就是你來這裡所要求的事吧?」他挑起一邊眉毛,試探地問著。

「我?我求的事?」我可不記得我有—
真的有……在我參拜的同時,我的腦裡的確閃過一瞬,那個身影。

「對啦!?跟我來吧。」

我怔在原地,眼睜睜看著他向神社後方走去,消失在轉角。
我,呆站在這寂靜的空間中,不知過了多久。
最後,提起腳,追上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叫柳也。」我們走進神社正殿後,他笑著對我說。

我沒回話,對眼前這個人我實在不敢大意,畢竟我現在身處在奇幻的異世界中啊……

「你是電玩玩太多嗎?」他皺眉苦笑。

「!」我震驚到忘記自己的堅持,脫口而出:「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沒有,只是這麼感覺罷了……」他又笑了笑。

之後,兩人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這座神社比外表看起來要大的多,正殿外的長廊像是一座無止盡的通道,讓前方的正殿入口顯得十分渺小;道路兩旁全部都是樹林,不知是不是少了聲音的緣故,它們綠得很陰森,甚至連風吹過時樹葉的摩擦聲都沒有。

走廊上的時間流的很慢,像是稠濁的液體,慢得讓人感到噁心,快要窒息似的,我只想趕快走到終點,擺脫這種感覺;但是正殿仍然十分遙遠,情況和之前的鳥居相同。

哆…哆…

腳步踏在木板上的聲音是現在唯一聽的見的、還讓我感覺的到現實的依據,但是它現在也像是垂死病患的心跳般微弱,如果不豎起耳朵聽,大概連自己是不是在走路都沒辦法確認了吧。
所以,我決定再一次,專心於我的腳步,至少把握住自己的真實感……

「真是不明事理的人呢!」一個嬌甜的斥責聲闖進我的耳鼓,命令我抬起頭來。

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走入正殿門內,站立在房間正中央。
眼前是祭祀神明用的神龕,佇立在高聳的階梯台頂端,讓人不由得升起一種敬畏;天花板也在距離頭頂遙遠的地方,直接讓人聯想到蒼穹。
這房間,大得好遙遠……

然後,我的目光才落在眼前唯一離我比較近的物體上。
在龕前的階梯下,架高了一片座席,是古代為了讓尊貴的人和旁邊的部屬有所區別的座位。
上面,坐著一個,少女。

她身上穿著現在已經很難看到、豪華而古典的全套和服。深藍的緞子,綴著數點紅櫻,後擺在蓆子上鋪展開來,使人覺得她好像是坐在飄著櫻花花瓣的水面上。
湛藍的長髮、湛藍的雙眸,除了她白皙的膚色外,女孩全身上下都是藍。宛如天空的藍色。

在座席旁,左右分別跪坐兩人,應該是所謂的“家臣”吧;右邊是剛才那個銀髮男人,左邊,則是我先前在拜殿看到的巫女。他們都以十分恭謹的態度,跪坐一旁。

再看看她身後,四周的階臺上都點著蠟燭,數十……不,至少有數百盞。
成堆的蠟燭一列列排在兩旁的臺上,一層疊著一層,是十分壯觀的景象;火焰偶爾因為風吹而擺晃幾下,搖曳的燭光讓眼前的身影彷彿也跟著飄忽,是因為陰影的晃動,會讓物體的立體感跟著變換的關係嗎?還是……

(等等……蠟燭?現在還是大白天耶…)

轉頭一看—

消失了,原本明亮的天空已經不見了,被黑紫色的夜絲絨覆蓋住。
消失了,原本燦爛的陽光已經不見了,被微弱閃爍的星光取代。

如果不是角度的問題,我敢打賭,現在月亮一定是潔白的滿月。

現在時間,是夜晚。

惡寒又一次襲擊我的背脊,拌著恐懼。
我慌了,目前為止的每一件事情都實在太詭異了。
想轉身逃跑,但兩隻腳像是上了膠似的,拔也拔不起來。
我只能,一臉驚恐地看著眼前那個少女。

在晃動的燭光下,她的臉龐除了清麗外,還有一種朦朧的美。
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你要呆站到什麼時候?」少女用不耐煩的口氣說著。
這麼一開口,我馬上認出,他就是我走進神社前,憑空響起的那個嗓音。

「來,請坐。」那名巫女不知什麼時候拿了張坐墊,笑吟吟的放在我腳前,再退回少女身旁。

在知道少女是之前聲音的主人後,心裡雖仍惴惴不安,但好奇心硬是將恐懼感壓抑下來。

眼前的少女姿態端莊貴雅,儼然就是古代公主再世。在這樣高雅的人面前,我努力發揮出應對的禮儀,以自己認為最得體的姿勢坐下。

「你坐下的姿勢十分有趣呢。」她一句評語,就將我像氣球般戳破。

等我坐下,少女對我仔細端詳一番,開口一問:「你叫什麼名字?」

「呃?我?」

「當然是在向你問話啊,不然這房間裡還有余不熟悉的人嗎?」

「呃……我叫遠野空…」

「嗯。」少女點個頭,接著轉頭對一旁的巫女說:「裏葉,準備一下料理,款待客人吧。」

「是的,我這就去。」名叫裏葉的巫女低頭應答,隨即退出房間。

屋子裡,留下三人。

「對了,」少女又突然出聲,「余的名字,想知道嗎?」

(呃……其實並沒有很想知道的……)

【問她名字】
【好啦…我就勉為其難問一下…】
【能得知小姐芳名,實在是我畢生榮幸】

「給我等一下!!剛剛那三個選項哪裡不一樣了?最後一個選項又是怎麼回事啊~~!!」

「什麼選項?」少女和身旁的男人都困惑地望著我。

「沒事……只是某人的惡趣味……」

「如何?想知道余的名字嗎?」她又問一次。

「嗯……好啊,妳說吧。」

「真是無禮!」少女嘟起了嘴,滿臉氣憤的模樣,「你的態度實在太差了,遠野殿。」

「遠野……殿?」(這是什麼?拐彎抹角罵人的句子嗎?)我為了生平第一次聽到的稱謂苦惱不已。

「呃……你就當作那是在叫你就好了,少年。」一旁的男人笑著制止我繼續鑽牛角尖。

「柳也殿,怎麼能對這種無禮之徒這樣縱容?要不是今天我有事情要問他,怎麼會容許他踏進神社?!」既使疾言厲色,她的表情仍然十分俏麗;她將頭甩向一邊鬧彆扭時,真是十分可愛。

「你那是什麼下流的眼神?收斂一點!」

(前言收回……一點也不可愛……)

「重新修正你的禮儀,不然余是不會告知余的名字的。」她的臉上出現了與其年齡不相稱的威儀;又或許是她的高貴讓我產生“威儀”這種錯覺吧。

搔搔腦袋,將畢生所用過所有有禮貌的字眼全部搜刮一遍,還是覺得沒辦法達到她所謂“合乎禮節”的程度,只好將自己認為最有禮貌的句子說出來:「之前無禮是我的不對,請您務必要告知您的姓名。」

(等等…我幹麻對一個丫頭這樣恭謹啊……有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你剛剛想的事情還是十分失禮,遠野殿。」她露出鄙夷的目光,那眼神有如直接把羞愧的感覺刻進腦海一般。真要比喻的話,就像是一個鄉巴佬到高級餐廳用餐時,被周圍的人哄笑的感覺;真想直接挖個洞鑽進去算了。

「是…我會改進……」

「算了,我就不多加追究了。你可要心懷感激啊。」

(真是……一點也……不可愛………)

「餐點準備好了~」裏葉回到房間,手上多了張小桌子,上面擺滿了我從沒看過的豪華料理。

她先將餐桌放到少女面前,再走出房間,將第二張餐桌端給那名叫柳也的男人,最後才是我。
等她連自己的份也擺好後,少女揚聲說道:「那大家開動吧!!」眼裡出現之前所沒有的光芒。

(難道……她其實是個貪吃鬼嗎?)

「遠野殿,失禮的事情請連想都不要去想比較好。」雙眼流露出有如聖醫師附身的殺氣。

「呃……是……」

「那還請遠野大人趕快用膳吧,您一定也餓了。我的手藝不是很好,請多多包含。」裏葉和氣地笑著。

(仔細想想,現在應該是吃午飯的時間。如果時間還是白天的話……)
一股飢餓感適時地竄出來。反正是別人請客,就恭敬不如從命吧。拿起筷子,正要下手夾肉……

……我傻了。
眼前的食物是這輩子不曾看過的高級料理,簡直就像電視上五星級的日本料理陳列在眼前一樣;所謂的山珍海味就是這麼回事嗎?

因為料理實在太過豪華,讓我一時之間無所適從。

前方傳來裏葉殷切的詢問聲:「怎麼了?遠野大人,是料理不合您的胃口嗎?」

「耶?不、不是,是這些料理實在太豪華了,我有點嚇到……」

「阿呀~讓遠野大人見笑了。」裏葉呵呵笑了兩聲。

「喔咿喔咿,吃飯慢慢吃,不要狼吞虎嚥的。」一旁柳也的話是對少女說的,語氣裡參著一種父親對小孩的淘氣束手無策時那種無奈;之前的恭敬不知到哪兒去了。

「囉、囉唆!」

「真是,講究禮節的人怎麼會這樣不守規矩啊?」他指指少女面前杯盤狼藉的餐桌,調侃著笑道。

「這…這是因為裏葉煮的東西太好吃了,才一時忍不住的!」少女紅著臉,用不太合邏輯的理由辯解,嘴角上還黏著幾粒飯粒。

「來~嘴角要擦乾淨喔。」裏葉拿了條毛巾把飯粒從少女臉上抹掉。

「我看妳乾脆叫裏葉餵你好了。」柳也還不罷休。

「囉唆!」

咻———!!

鏘!!

一根湯匙不偏不移砸在柳也的右太陽穴上;暗器出手時無聲無息、勢如破風,令敵人防不勝防,果然是高招啊!!

(好身手!!)我暗讚。

「遠野殿,對柔弱的女子用那種稱讚不大恰當啊。裏葉,把柳也抬起來。」她又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然而,這次我在那對湛藍的眼眸中,看到了其他的、反常的事物。
從之前就一直忽略的,異常。

「妳……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她調整姿勢,正坐,一言不發;那對湛藍的眼眸現在正直視我的臉,如果不是距離過遠,我想,就像凝視水面一樣,我一定能自那對眸子裡看見自己的倒影吧。

「對了,」像是想起什麼,她用拳頭敲了自己的手掌,「之前忘了告訴你,余的名字。」

又是一陣沉默,窗外的竹林在月光下搖曳,但一點聲音也沒有,整個空間只被抽掉聲音,靜的令人寒毛直豎。
唯一還能感覺到的,是自己胸口傳來,越來越急促的心跳聲;
和她所說出的,名字—

「神奈。」

聲音十分嬌小細微,卻又清晰的好像就在耳畔。

我則是被下了咒一般,釘在原地,直直看著她。

全身蔚藍,天空般色彩的少女。
兩眼微瞇,露出謎樣笑容的少女。
在莊嚴的神社內,被包圍在燭光中的少女。
在柳也和裏葉之間,如公主般高貴的少女。

眼前的少女,名叫神奈。

「余的名字,神奈。」


=========================================
待續…………
=========================================

寒假了呢......
每天墮落的生活就此展開
寒假作業?
我已經看破了......

...為什麼高中還有寒假作業啊~~~~~!!!!

算了...拼吧......

快要過年了
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