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howard11422 - 同人小說作品集
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5.變調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第一篇---回憶的場所

第二篇---寵物商店

第三篇---妹妹、阿姨、衝刺!!

第四篇---托兒所

=====================================================================

˙ ˙ ˙

什麼也沒有……那個身影走到遠端、消失後…什麼也沒留下…
四周什麼也沒有,只有夜空般的深藍,無盡地擴展…

我漂浮。
在這片虛無之中……

雖然有意識,但是手腳已經不聽使喚,根本動不了。

(嗯?)

有聲音…熟悉的聲音……

一個會讓我覺得不知所措的聲音……

˙ ˙ ˙

「嗚……」

「啊!!小空,你總算醒了。」觀鈴姐焦急的聲音自一陣吵雜的嗡嗡聲中擠出來。

「我…怎麼了……」腦袋仍然痛的嗡嗡響。

「我也不知道…你突然就倒了下去,身上還不停出冷汗,我怎麼搖你都沒有用……」
看她手忙腳亂的模樣,想必是十分擔心吧。

「喔…我沒事……」兩隻手從原本毫無知覺,漸漸恢復痠麻的感覺,就像螞蟻在雙手肆虐一樣;所以我仍然沒辦法撐起上半身…

她把我扶起來。我看到她那對清澈的眸子裡,透著盈盈淚光。

「呃……對不起……」我為了把她嚇哭這件事道歉。

「沒關係的,沒事就好。」抹去眼淚,擠出一個笑容;既使那笑容在滿佈淚痕的臉上沒什麼說服力……

觀鈴姐一直扶著我,而我的四肢還不大靈光、無法移動,只好一直對眼瞧著她。
(真是尷尬……)
「我差不多好了,謝謝。」我決定勉強自己站起來,軟癱的雙腳吃力地撐著上半身,搖搖晃晃的。

「哇~~!」重心一個不穩,我往一旁倒了下去。

還好觀鈴姐及時抓住,讓我墜落的腦袋在水泥堤防上方30公分處止住。
「我還是先扶著你吧。」

「喔……」(可惡……一個大男人得靠女人攙扶………)

觀鈴姐扛著我一隻胳臂,十分吃力地拖著我走向最近的階梯。
這時,沙灘上走來兩個人影。

「啊呀?那不是小空嗎~~~~!!」充滿元氣的聲音。

(這……這下好……)

「小空!」

我和觀鈴姐同時轉過頭去。果然,是媽媽。

「啊!遠野同學!!你好!」觀鈴姐一見到媽媽,連忙兩手收勢,彎腰鞠躬,用標準的姿勢行個九十度的禮……

她表現禮貌倒沒關係,但是全身重心正仰仗她支撐的我,頓時失去依靠,就這麼一歪……

「哇~~~~!!」
碰!!摔下堤防。

「哇!!小空掉下去啦!!」她這才發現自己的罪行……

(啊啊~~黃昏的天空真美~~如火般的艷紅在天上渲染呀~~)
(為啥這種時候會詩興大起…)

「小空,沒事吧?」媽媽跑到堤防邊摔得頭下腳上的我身旁,一臉擔憂。

「沒事……」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反而覺得有點煩……

「小空啊,怎麼突然掉下來了呢?」阿姨也過來了,聲音裡卻帶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真是對不起,小空,你沒事吧?」觀鈴姐慌慌張張地跑下樓梯…

啪!!
自己也跌到沙灘上……
(有沒有搞錯啊= =?怎麼連妳自己也摔倒……)

「沒事吧?小空?」觀鈴姐從媽媽和阿姨的肩膀後探過頭來,沙子沾滿臉。

「阿呀?這不是……」聽到觀鈴姐的聲音,媽媽緩轉過頭。

「啊!遠野同學,好久不見!」再一次鞠躬。

「啊啊……神尾同學,真是好久不見。」

「真是不好意思,剛剛顧著和妳打招呼,不小心讓小空掉下來了。」

「哪裡…這孩子給你添麻煩了……」

(喂喂~我才是受害者吧!)

好在經過剛剛一摔,手腳恢復了感覺,這才使勁把自己撐起來。
拍拍滿身的沙子,一邊問:「媽媽你們怎麼在這裡?」

「我和美凪一起來這裡……」阿姨才說到一半,就被媽媽搖頭制止。
「……看海啊!!」

(轉的真硬……)
反正我也沒興趣知道她們在做啥。

轉頭看看,海灘上被夕陽映得好似着了火,起伏的波浪如同晃動的火舌。
天空也被赤紅的彩霞染成搶眼的橘紅;和剛才我看到的那無止盡的藍黑形成強烈對比……

媽媽走過來,給我理理衣服,又從頭到腳檢查一遍。
「太好了…沒有受傷……」她如釋重負般吁了口氣。

「這是當然的吧。」

之後,他們三人自顧自地聊起天來。
觀鈴姐和闊別多年的媽媽顯得有些生疏,但是話題一長,隔閡也淡了。
反倒是阿姨從頭到尾都是充滿精神地大呼小叫。

我,則一個人在旁邊,想著剛剛的畫面……

(那到底是誰?還有…最後那聲音……?)

「小空,該回家了喔。」阿姨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

夜色已經淡淡地灑上,赤紅色的晚霞被薄薄的紫色簾幕一點一點的取代。
已經快要入夜了。

「喔。」朝著她們三人走去。

觀鈴姐出於歉意,堅持要送我們一段路。
直到一條岔路,「那,改天見囉。」她揮揮手,笑容在薄夜中更顯明亮。

「恩…改天見…」

「觀鈴姐姐,到時候一起去逛夏日祭吧!!」阿姨興高采烈,那反映和佳乃小姐簡直一模一樣。

「好啊。」觀鈴姐兩眼瞇成一線,「再見囉,遠野同學、小滿。還有,回家要好好休息喔,往……小空!!要休息喔,小空!!」她突然變的很慌亂?

(?怎麼了嗎?)

一行人分手後,在漸濃的夜路上走著。
也許是週遭黑暗加深的緣故,令我沒注意到媽媽臉上的悲傷神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お帰りなさい!」才剛進門,就看到外婆已經站在玄關,臉上掛著微笑。
「晚餐已經做好了喔,大家一定都餓了吧!」

「媽媽、媽媽,今天的晚餐吃什麼?」

「是小滿最喜歡的漢堡喔!」

「うわい~~萬歲!萬歲!」

看來阿姨在衝去找(撞飛)我們之前已經回家一趟了,外婆才沒有對她突然出現表現出驚訝。
只見她一溜煙地衝進廚房,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圍上餐巾、拿起刀叉,【刷】的一聲,一塊漢堡肉已魂歸黃泉……

「啊啊!!你懂不懂禮儀啊!要大家都坐好了才能開動啦!!」說是這樣說,坐在她對面爭奪漢堡的正是本人……

【—玄關—】

「怎麼啦?美凪,怎麼哭了?」

「沒什麼…只是……又想起他……」

「怎麼?那也不至於哭起來呀?之前不也都好好的?」

「因為…我又找回他的碎片…」

「是嗎……。唉!都過了這麼久呢…不過也是因為小空和他太像了……」

「恩……都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相處的人……」

「好了好了…趕快把眼淚擦擦吧,不然待會兒給他們俩看了又要尷尬啦~」

「恩……」

【—回到餐廳—】

「媽~小空一直和我搶啦~」阿姨像個小孩般鬧著脾氣。

「我要是不阻止妳,等一下其他人吃什麼啊?」……這句話從已經偷吃一塊的人嘴裡說出來沒啥魄力……

「你懂不懂什麼叫長幼有序啊?」她惡狠狠的看著我。

「就是小孩先吃啦~」

「這是什麼歪理啊~」

媽媽在阿姨旁邊拉了張椅子,靜靜坐下;外婆則一邊笑著說:「好了好了~都別搶了~我再做就是了,大家都有得吃。」

「聽到了沒?你等下一攤啦~」

「不行啦,外婆,滿姨吃漢堡時就像的黑洞一樣啊!!」

「妳叫我什麼?!」

磅!!
勝利者是~東軍˙遠野滿~~

這場漢堡爭奪戰在我漸漸抽離的意識中落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還好外婆作了大家都夠吃的分量,我才不至於在阿姨肆虐後的餐桌上挨餓。
吃過晚餐,我們兩人轉移目標,換成電視遙控器和沙發最尊位的爭奪。

外婆從廚房裡笑吟吟地看著我們,手裡洗碗的工作不曾停歇。

媽媽卻早早上樓,說是要洗澡。

(今晚媽媽特別安靜呢……居然沒有對我和觀鈴姐在堤防時的事大作文章……還好還好……)

一個閃神,遙控器已經被不遜於媽媽抽米卷的速度奪去!

「哈哈~勝利!!」

「啊~~!!我才不要跟著你看什麼【Kanon TV版】咧!遙控器拿來啦!」

「你是白痴啊!!連這種浪漫的藝術作品都不懂,真是見識狹隘、見識狹隘!!」

「足球才是男人的浪漫!!」

「你又沒少林武功,看再久也沒用啦!去買瓶美國的新藥比較快。」

碰!
話才正要出口,心窩就挨了一記大力金剛腿…
勝利者還是~東軍˙遠野滿~

結果我只好看著那個叫相澤的傢伙丟下他表妹跑回去找那個あゆ的女孩,和阿姨痛哭流涕的怪臉……(這是地獄嗎?)

「我洗好了…」身穿一襲黑色長睡衣、頭頂毛巾,媽媽緩緩下樓,卻被阿姨一把抱住。

「美凪~~~那部片真是太好看了!!」阿姨一把鼻涕一把淚、用近乎嘶吼的聲音說。

「?」媽媽給她這沒頭沒腦的心得報告搞混了。

於是兩人又花了將近30分鐘的時間來了解劇情大綱(因為阿姨說話老是有一句沒一句),這才獲得共識。

「美凪下次也看看吧!」

「恩…我會的。」媽媽微笑答允,接著又說;「那麼…小滿,換你洗澡了喔……」

「好~~」鄧鄧鄧地跑上樓。

客廳恢復寂靜。

媽媽走過來,攬過裙擺,坐到我旁邊。

一陣沉默…

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任由沉默拉長……

「小空…」媽媽首先打破這壁壘,「給。」

從她手裡遞過一個小小的玻璃瓶,裡頭裝著大概四匙晶瑩的沙礫。

「這是啥?」

「那是…星沙喔…」

我瞧來瞧去,就是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媽媽期待的眼神又不斷注射過來,只好應聲把它收到口袋裡。

再看看媽媽,她臉上鋪著淡淡的遺憾。

「怎麼?」我搞不懂她為啥有這種表情。

「沒事……」低下頭,臉上陰霾更深了…

「耶?媽,你剛剛……有哭過嗎?」這才注意到她眼瞼有些紅腫。

「沒有……只是剛剛不小心被洗髮精弄到眼睛……」

「喔……」沒再多問下去。

一直到睡前,我都沒和媽媽再說過一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雖然隔著眼皮,夏日早晨的陽光還是很刺眼…

「小空~~~~~~!!起床囉~~~~~~~~~!!」

(哇!!我忘了有這層危機…)

太遲了。
強大的衝擊已經撞上我的身體,在第二次衝擊的光芒中,我看到亞當的翅膀在我的胸口上展開……

「這是好久不見的『愛的叫起床』喔!」阿姨對著我半出竅的靈魂興高采烈地說。

「阿姨…算我求妳……以後讓我自己起床……」我用垂死之人要說出遺言時的口氣向她哀求。

「是嗎?我會考慮看看的。」


早餐的時候,媽媽仍然延續昨晚的沉默,低頭不語,只是有的時候會看著我,好像要說什麼。
但我沒有回應她的期盼,只想好好吃完早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吃過早餐,我還是決定要出去走走,因為呆在家裡實在太無趣了。
阿姨和媽媽雖然想跟著出門,但都被我留住;因為我只想自己散散心…
…好好想想這幾天心裏出現的那些畫面…

(到底…那個人是誰?為什麼我會看到這些…?)

一路上心不在焉地走著,連走到哪裡都不知道,以至於完全沒注意前面、又撞上別人。

「啊喲,抱歉啊大…」又感覺到lv5的暴風雪降臨,「姐!」

「早安啊,遠野小弟。」聖醫師收起一秒前握在手上的手術刀,「你走路都不看路的麼?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不好意思…在想點事情…」

「什麼事?讓你臉色這麼沉重的事情一定不是沒有女朋友這種問題吧。」(呃!…她直接將手術刀插進我的意識中…)

「不是……」

「怎麼樣?需不需要聖姐姐幫你做個心理諮商?」

「呃……算了吧……」

「不要就算了。」聖醫師乾脆地結束這話題,問起別的事:「你媽媽呢?怎麼沒跟著你?」

「我出來的時候要他們別跟著。」

「為什麼?」聖醫師瞪大了眼,好像想從我身上目視到答案。

「沒什麼,只是……他們跟著我,我反而覺得不自在…」老實回答。

一聽這話,聖醫師露出嚴肅的表情,銳利的目光在我身上來回掃視,鋒利的程度不下於口袋裡的手術刀。然後,嘆口氣:「唉,小孩子就是這麼懵懂。」

她正色說道:「聽好了,遠野小弟。我要問你幾個問題,你給我照實而且認真地回答。」口氣中有股威嚴不斷掃出,就像是軍營中長官對著下屬發言時的氣勢。

「是!」而我就是那剛入營的菜鳥兵……

「你對你媽媽有什麼看法?」

「這……古怪吧……」我把從小到大的感想做個總結。

聖醫師眉頭擰緊了些,「你和媽媽相處時有什麼感覺?」

「不就說了嗎?我會覺得不大自在。」

「你討厭她嗎?」

「並不是說討厭,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

「那麼…你有試著去了解她嗎?」

(……)我答不出來。
至今,我確實沒有試著去了解媽媽,從來沒有去試、也不會想去試著碰觸她的想法……

聖醫師已經從我的表情得到答案,眼神中露出些許輕蔑,「如果你不去了解她,你又怎麼知道該如何和她相處?」

「………」我心裡雖閃過千百句反駁的話,但是沒有一句能順利抵達喉嚨、敲動聲帶,只有兩眼直直瞪著聖醫師。

聖醫師忽然朝後頭一喊:「佳乃,出來吧,我知道你就躲在那裡。」

從後面街道的轉角,霧島佳乃小姐和ポテト兩個低著頭,緩步走出。

「妳都聽到了嗎?」詢問的口氣雖不帶責難,卻有一種威儀。

「是…」佳乃小姐聽出姐姐沒有罵自己的意思,雖然仍有些膽怯,仍是吐個舌頭,驅散凝重的氣息。

「妳認為呢?」聖醫師朝我看了眼,向佳乃小姐尋求意見,話音裡有些氣憤、有些無奈。

「嗯……」和姐姐的醫師頭腦形成反比,佳乃小姐思考這個問題花了相當久的時間,但卻相當認真,從那鮮少縮皺的眉間可見一斑。

「小空,妳知道我和姐姐的事嗎?」

「…什麼事?」

「我…從很小的時候,便沒有媽媽。」首次,我在佳乃小姐臉上看見不應該、也不適合出現在她臉上的陰霾,好像燦爛陽光被暗灰烏雲掩去似的沉重。

「我不記得媽媽的臉、不記得媽媽的笑容、不記得和媽媽之間的所有回憶;在我有記憶以來,媽媽的角色一直是由姐姐取代…」

聖醫師摟住她的肩膀,臉上也罩了層灰霧。

「這樣一來,姐姐反而失去媽媽。我曾經對這一切感到難過,因為我的存在好像給大家帶來了麻煩,這樣的想法一直持續到一個人出現…」故作神秘的看著我,「就是我曾經對你說過的,那個很重要的朋友。」

銀髮人影,再次出現在我腦中。

「他告訴我許多事,還經歷了一次奇遇…說起來可能很難相信,但是我居然又看到媽媽;那一次,我向媽媽說了謝謝—謝謝她生下我,讓我能夠擁有這許多回憶…」霧島姐妹臉上同時染上幸福,兩人的手緊緊相握。

「懂了嗎?遠野小弟?」聖醫師收起笑容,又是一付嚴厲口吻。

「懂…懂什麼?」我承認,剛剛的故事滿感人的,但我不知道他們是要對我啟發什麼事還是有別的意思。

「怎麼?還沒明白?」聖醫師的口氣已經顯露出不耐,「你自己去想想好了!我也懶的說了!」便轉過身去;佳乃小姐卻過來對我說:「小空…遠野同學是個好媽媽,對不對?」

「這……我不清楚耶……」

「不清楚?你身為她兒子還不清楚?!」聖醫師真的惱了,兩眼燃著熊熊烈焰,宛如戰後兵燹般令人觸目驚心。

佳乃小姐制住已經抽出口袋中凶器的姐姐,一邊對我說:「小空…遠野同學是個溫柔的人,但是不擅長表達她的想法,所以你更應該要自己去了解她呀。」

「…為什麼……」(你們懂什麼?)

「為什麼?怎麼能對家人這麼漠不關心的?」聖醫師放棄對我謀害,但鋒利的眼光仍然直直透進我的瞳孔中,烙印著她的憤怒。

「我不知道!!那種事很重要嗎?!」

我的嘴裡發出連自己都感到吃驚的吼叫聲,但我的驚訝還遠比不上霧島姐妹的驚恐。聖醫師瞪大了眼,雙眼的忿怒稍微轉弱;佳乃小姐則是摀緊了嘴,不敢置信地盯著我看,就連ポテト也沒膽發出一點聲響,只是用它綠豆般的小眼睛看著我。

很靜,身旁鈴鈴的水聲,讓我了解到現在自己原來是站在橋邊。
風吹、蟬鳴、水流
這麼多種聲音在四周響起,這空間還是這樣沉靜。

良久,我轉過身,跨過那座橋,往山上走去。
想要逃離這裡,頭也不回地走開。

身後,聖醫師夾著嘆息的嗓音,劃過淙淙水聲,傳入我耳中。
「你畢竟……和他不一樣……」

我沒有回頭,繼續向前走。

藍色的天空,幾朵白雲悠哉划過。
一點也不考慮地面上人們的心情,只是悠悠哉哉地渡著。

不知怎地,我只覺得眼前那座翠綠的山、頭上那片蔚藍的天,都失了色彩,像是老舊的黑白照片般,失去色彩的意義。
就連聲音也是一樣,現在只有像壞掉電視般的吵雜共鳴聲響著,但不是在耳裡,是直接從腦子裡穿出來的。

最後,我,還是獨自一人,走向山中。


=============================================
待續…………
=============================================

啊......
該怎麼說好呢?

一下子把劇情變的沉重,不知道會不會被反彈啊...
雖然早就有想到這哩,但是自己寫出來時也是覺得這裡怪那裡差
我果然只能生存於惡搞領域中嗎?!
雖然覺得惡搞領域我也很難活...


在這裡先謝謝能支持著看完的大大們
也希望能多用回覆給我些意見啦~

最近天氣寒冷,大家要多注意身體喔(感冒的人留)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