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4.托兒所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第一篇—回憶的場所

第二篇—寵物商店

第三篇—妹妹、阿姨、衝刺!!

===================================================================


「遠野,這孩子等會兒能不能借我一下?」聖醫師剛擦乾的手正指著我。
這是她從廚房出來時說的第一句話。

「可以…不過有什麼需要嗎…?」第二句話,出自我的母親。

「其實我今天下午得去一家托兒所做健康檢查,正巧你們來了,我想請遠野君幫我抬些儀器;那些東西我抬起來可真吃力。」怪醫霧島聖決定性的第三句話。

「當然沒問題……」會議結束,遠野空以“借用”名義讓給霧島聖小姐……

˙ ˙ ˙

「為什麼……」扛著好幾袋醫療用品,頂著太陽,嘴裡覆頌已經不知道重複幾次的牢騷,「為什麼四句話就能決定一個男人的路……」

「那還用說,因為你是男人啊!男人本來就應該要幫女人做些需要出力氣的事不是嗎?」聖醫師頭也沒回。

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皿=)

「怎麼?那什麼臉?」(她居然察覺得到我的表情~@@),「我可是有經過妳母親的許可才把你帶出來的喔。」

「那我的意願咧…」

「你還未成年,只要有監護人認可就行了。」她扭過頭繼續往前走。

為什麼……未成年的悲哀嗎……

「得了得了,大不了等會兒我請你吃東西當做報答嘛。」

「算了…沒關係的…」反正賊船都上了,也只能認栽。「不過霧島醫師,妳說的健康檢查是…?」

「到鎮上的托兒所作幼兒身體檢查。」聖醫師簡短地說了,「主要就是施打疫苗和測量身高體重而已。」

「那這個是?」我提起左邊的袋子,裡面裝的是一架血壓計,「小孩子應該不用量血壓吧…」

「那個是要給別的人用的。」

別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才進托兒所大門,就看到廣場上已經擺好了桌椅;一個紅色長髮的女人走了過來。
(阿!好像就是昨天看到那個教唱歌的…)

「喲~~~~~~!!霧島醫生,今年又麻煩妳了!!」女人操著一口關西腔,用很豪邁的語氣向聖醫師打了個招呼。

聖醫師回個禮,吩咐我把那幾袋醫療用品放下。

「哎呀?」那女人看到我,有些驚訝,「這孩子是……」

「很像吧?」……這個回答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

「真的…有點像…」……但是對話成立……= =a

我聽見背後傳來腳步聲,接著肩頭被按住,拉轉過身來。
我看到…一對犀利的藍眼正瞪著我……

「那個…這位大嬸,有事嗎?」

啪!!
紙扇……(從哪變出來的啊…?)

「不准叫我大嬸!!我只比霧島醫師年紀大稍微一點~~~點而已。」

那不就已經算是大嬸了?

「我叫晴子,你也可以叫我晴子姐。」她把紙扇扛在肩上,樣子像極了古代豪邁的浪人。

一個小女孩從我身旁跑過。「晴子老師,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喔!」

「是嗎~那妳叫他們排好隊再等一下啊。」晴子姐柔聲說。
「再來就拜託妳了,霧島醫生。還有這位……」

「我叫遠野空,請多指教。」

「是嗎?遠野君啊。請多指教啊~~!!」

碰!碰!
背上挨了重重兩下……


健康檢查期間,我負責幫霧島醫師紀錄小朋友的資料。
一旁做完檢查的小鬼頭卻不斷在我身旁繞來繞去,好像我是什麼稀有動物似的……

「你餵這個看牠吃不吃?」

「你們還真的當我是動物啊~~~~!!!」兩眼激射出十字光芒,我如野獸一般怒吼。
……不對……為啥我會用“野獸”這詞兒……orz

「大家快退後!!初號機暴走啦~~~!!」

「可是我們又不是使徒…」

「那不是重點啦~他過來了!!」

「遠野君,紀錄的工作要好好做喔。知˙道˙嗎?」聖醫師說話時雖然沒回頭,但已經讓我背脊發涼……

於是,悲情少年˙空,在一群小鬼的蹂躪與雇主的精神施壓下,耐著性子苦幹實幹。

……
好不容易,工作結束。
再來就是…(…哼哼哼……小鬼們,復仇的時間到了……)
(就讓大哥哥來教你們什麼叫做「社會的黑暗面」吧~~~嗚哇哈哈哈哈哈~~~)

我慢慢地走向那群小鬼,摩拳擦掌、把指關節弄得喀喀響……

「啊!!姊姊回來了!!」

一群小鬼整齊一致地朝門口飛奔而去……留下被無視的我,獨對落葉殘風……orz

「好了好了,別搶別搶,大家都有得分啦~」
一道有如玻璃般澄清透亮的聲音,從孩童的叫鬧聲中析出。

(她就是妨礙我復仇大業的兇手吧)
恨恨地轉過頭去,卻看見一個令我吃驚的身影——

繫著金髮馬尾、雙眼湛藍的少女,捧著一箱飲料,一一分送給旁邊小孩。
少女臉上,掛著比一旁的孩童更顯稚氣、天真,彷彿天使一般的純潔笑容……

「?」她注意到我,手牽著另一個小女孩向我走來,「你……」

「呃……」我一時忘了應答。
等我回過神,少女的眼睛已經湊到我面前……

……那是眼淚嗎……?

「呃……怎麼了嗎?」
我應該沒有做什麼會嚇到她的舉動才是……= =a

「不……沒事……對不起……」揩了揩眼角,又是那副天真的笑容︰「你好!」深深鞠了個躬。

「呃……你好…」
這傢伙可真古怪…又是哭又是笑……

「來!這個給你!」她從紙箱裡抓個鋁箔包遞給我,是一盒果汁。

(果粒濃厚……好像在哪聽過……)

反正也累了一天,喝點東西消消暑也好……
我卻萬萬想不到……那杯果汁對我而言…是有如繁星般短暫,卻又如永恆般漫長的初體驗……

(呃……)

啾~~~~~~~~~~~~~~~
嗚喔!!嗚嗚嗚~~~~!!!

「呸阿!!」終於活過來啦!!
「這是什麼玩意兒啊!!濃的根本喝不下去!!」

那女孩用受委屈的表情對我解釋:「這個,很好喝的喔。」
然後用充滿了幸福的表情吸口盒裝LCL溶液。

(別喝啊~~~~!!!)
太遲了……她已經用力吸了一大口,嚥下去……

我不敢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轉過身、摀起耳朵。
過一會兒,才鼓起勇氣轉頭看看……

……「你在作什麼?」她一臉困惑的看著我。

「耶?」這是什麼情況?
「你的身體……沒有什麼異樣嗎?」我有點怕她會突變…之類的。

但她只是歪歪頭,仍舊一臉疑惑。

「妳剛剛喝下那玩意兒吧…沒問題嗎?」

「會有什麼問題嗎?」很認真的思考起這個問題,「大家都很喜歡喝啊。」

「姐姐~~~果汁沒有了嗎?」一個小鬼頭跑過來拉拉她的裙角。

「沒有了耶,等明天再喝好不好?」她笑著對那小鬼說。

「可是我們還想再喝~~~」從剛剛就牽著她手的小女孩也撒嬌,搖著手上已經喝光的空盒……

(……不會吧……)
再看看……
每個小孩都喝LCL喝的津津有味,還能一邊打鬧一邊喝……
(這裡的小孩都是異能者嗎……?)

「喂……給小孩喝那東西…不要緊嗎?」雖然答案就在眼前活蹦亂跳的,但我還是要問……尊嚴問題……

「會有什麼問題嗎…?」她抵著下巴,又是一臉認真。
「啊!!」好像想到什麼事了!!

我就說吧,那種東西怎麼能亂喝!!看來以前確實發生過“果汁密室殺人事件(上集)”
(只不過不會有下集就對了= =)<—我的想像力再次對它的主人吐槽……
總之,真相就要揭曉了——

「我的名字叫神尾觀鈴,你好!」她又向我彎腰鞠躬。

……好空虛啊……
…「不對吧!!你這個回答根本和問題無關啊!!」

「嗯?什麼?」

「算了……當我沒說。」好累啊……比應付小鬼時更累……

「你的名字呢?」一臉笑瞇瞇地湊過來………那些小鬼也過來做啥啊= =

「呃……遠野空。」

「遠野……?」她愣了一下,「你是遠野同學的兒子嗎?」

遠野同學…………啥!!!
「耶?……你該不會是旁邊那間學校畢業的吧……」我指了指旁邊那間教會高中學院;那是媽媽的母校。

「嗯。」

(う……嘘だろ……)
算了……我已經習慣這種精神衝擊了……

「觀鈴啊~~~~~~~!!」
從後頭傳來洪亮的嗓音和噠噠的腳步聲,神尾晴子正朝這兒跑來。
「哎呀,妳怎麼又一個人扛那麼重的東西啊?買飲料這種事兒媽媽來做就好啦!」
晴子大姐一臉擔憂,兩手忙著抹掉觀鈴“姐”頭上的汗珠。

「放心啦,媽媽,我沒事的。」觀鈴姐的語氣和小女孩一樣天真稚嫩。

在一旁看著她們,心裡卻湧起一份不可思議的感覺……
本來這樣的畫面對我而言是尷尬的,會感到不自然。
但這對母子之間的笑容、言語,卻令我這個外人都感覺得到溫暖……
……真的…很溫暖呢……

「怎麼啦?遠野小弟,站在這發呆麼?」

「哇!!」

「幹什麼啊?真是誇張。」聖醫師有些不以為然。

「你們這些人能不能不要老是無聲無息跑到我身後好不好……」

「來,觀鈴,該作檢查囉。」……難道被無視是我的天命嗎……?

聖醫師從袋子裡搬出那架血壓計……

「嗯……」觀鈴姐把手架上台座,表情變得鬱悶。
直到抽血完,檢查結束,她的表情仍然是那麼憂傷……

「好囉,要記得好好休息喔。」聖醫師在三囑咐。

「是……」

「那麼,遠野小弟,我們回去吧。」

「啊……?」
我的兩眼卻無法自觀鈴姐身上移開……

……怎麼回事?我的心中出現一種深刻的、沉重的懷念,就好像是……

—被封鎖的記憶—

「怎麼了呢?」一對湛藍的雙眸湊到我眼前,才將失神的我拉回現實。

「不……沒事……」
怎麼回事……這一身冷汗……

「沒問題吧?遠野小弟,我隨時都能幫你看診的,要是快倒下可別硬撐啊。」聖醫師冷冰冰的口氣讓我分辨不出這是玩笑話還是認真的……

「我沒事……」

「那就把東西收一收回去囉。」

「是……」

「……阿呀……你真的沒問題嗎?怎麼變的這麼聽話?」她這才露出擔心的表情。

(我怎麼覺得自己被損了……)
「沒事啦!」

「你們慢走啊~~~!!」離別時,晴子大姐向我們揮手道別。

「改天再一起玩吧,遠野君……」
觀鈴姐站在一群小孩中間,一同揮手。

提著兩個大袋子,我只向他們欠了欠身子。

-----------------------------------------------------
「阿呀?遠野同學已經回去了喔。」

回到診所,只看到佳乃小姐和ポテト兩個在門口玩水,我媽和阿姨兩個卻不知道上哪去了。

「妳知道他們去哪嗎?」抓了抓腦袋,覺得心裡煩悶、又有些輕鬆。

「嗯~這我就不知道了……」

「反正你也知道家在哪裡,又不至於迷路。」聖醫師的聲音從看診室裡傳出來。

「是沒錯啦……但是……」

「啊喲~~我們的遠野小弟也會擔心媽媽安全呢~」

「這……才不是咧!!我只是想,他們兩個這樣亂跑我會很麻煩罷了。」

「有什麼關係,小孩子擔心父母安危本來就是很正常而且應該的行為吧。」

「啊哈!小空真是孝順的孩子,對吧?ポテト?」

「ぴこぴこ~ぴこぴこ」

「所以啊……」

「唉喲?遠野小弟,你的臉紅了呢~」聖醫師臉上浮出狡滑的笑容。

「哇~~!!真的呢!」

「這…這是……」我得辯解,既使我想不到任何理由……

「還是說小空其實有戀母情結?」

「我沒有~~!!!」

「嗯…一般這個年齡的青少年會因為精神與思想價值尚未成熟,而引發這種情結。但畢竟只有少數案例,一般都是單親家庭比較可能…」聖醫師又露出謎樣的笑容,朝我看了一眼,「像是遠野小弟這樣的……」

「妳夠啦!!」還我清白啊~~~~!!!

「不會的啦~姐姐,遠野同學有說過,小空在學校很受歡迎的喔。所以你一定有女朋友,對吧?小空?」

「我告辭了……」

「阿呀?好像受了很大的打擊?」

「佳乃,這就叫做TRAUMA,也就是精神創傷。只要是曾經受過心理傷害的人,就會變得無法再一次面對那種傷害……」

無言、落寞,我只能悄悄的走出診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再來要怎麼辦呢?」
其實聽到媽媽不在,我心裡反而覺得舒坦;反正也不想回去,就在外面晃晃好了。

【去堤防】
【還是老實回家】
【再回去商店街】

(嗯?怎麼好像有奇怪的東西跑出來= =?)

我又想起堤防前那家武田商店。這兩天有好幾次想去那兒光顧,但到最後還是落空……
「好!就去看看那裡有什麼吧!」邁開步伐,朝著海岸走去。

堤防前面的武田商店,是一家用木板建成的老舊雜貨店,靠海的潮氣令木板上生了淡淡的薄苔、店門口則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紙箱;門面雖然陳舊,但卻乾淨光亮,想必是老闆有用心經營,比起都市裡一些隨隨便便的店鋪,這裡老闆的敬業精神不由得令人起敬。

「ゲ……」我看到一個不是很想看到的人。

有個人在販賣機前面,抬頭苦思,似乎正為該買哪一瓶飲料而煩惱。
金黃的馬尾在海風吹拂下飄擺,閃爍著陽光般的丰采;湛藍的眸子直盯著販賣機,甚是出神,直到她注意到一旁的我。

「啊!是…遠野君!」觀鈴姐朝我用力揮手,臉上笑容生輝。

既然被看到了,也不好意思就這樣掉頭走掉。
「妳好。」

走進一看,才注意到她正自猶豫的那台販賣機上賣的是什麼。
【果粒濃厚系列】
沒有、沒有、沒有!!整台販賣機沒有別種飲料,只有陳列在眼前的量產LCL(多重口味,讚喔!)

「只有…這玩意兒嗎?」我指了指那排飲料,笑得很僵。

「嗯!」她瞇著眼笑道:「我最喜歡喝這個了!但是…今天想換一下不一樣的口味,卻不知道該選什麼好…」很煩惱地皺起眉。

「隨便吧…反正都差不多…」

「嗯~可是還是好煩惱啊~」

(……)
「那麼煩惱的話,就不要換口味啦。」

「咦?」觀鈴姐盯著表情漠然的我,驚訝又疑惑。

「如果改變會讓你這麼煩惱的話,維持現狀不就好了?等到自己有心理準備,再改變也不遲啊。」

一陣沉默…在盛夏的空氣中蔓延,耳裡只聽到身後的浪潮聲、蟬鳴聲,與緩慢…緩慢的呼吸聲。

咚!!

一罐粉紅色的飲料跌到取出口,任由那纖細白皙的手臂抓了去。

「嘻嘻…」她笑得嬌甜,臉上透著淡淡紅暈,「還是這個最好。」

「我說吧。」

「嗯…」插上吸管,一邊擠、一邊吸著那瓶飲料;觀鈴姐輕聲說:「謝謝你……小空。」

「耶?怎麼換了稱呼?」

「不喜歡嗎?」

「也不是這麼說啦…」我也從販賣機的玻璃上看到自己泛紅的臉頰。

之後,我和觀鈴姐在海邊散步。

一望無際的湛藍,不斷往遠方延展,在視野極限之處,和天空揉在一起。
兩面無窮的藍,截然不同卻又極度神似。

觀鈴姐說,她最喜歡海邊。
尤其是夏天的海邊。
在海風簇擁的堤防上,雙手平舉,就會有飛翔般的感覺。
這是她最喜歡做的事。

「從小……我就對天空懷有一種憧憬,好像…另一個自己就在天空的彼端……」她用複雜的表情看著天上悠悠划過的白雲,一面對我說。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我不習慣和不熟的人互相傾吐心聲。

「がお…對不起…」她低下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呃…也不用道歉啦…好啦好啦!!我聽你說,別哭行不行…」

我正試圖安撫,哪知她突然抬起頭,臉上卻哪裡有眼淚?只有一堵笑容。

「我贏了!V!!」她向慌亂的我比個勝利姿勢……(=皿=)
「對不起…突然就想捉弄你一下...にはは」

「算了…反正我也習慣了…」

我們重新在堤防上漫步。
觀鈴姐又說:「其實…這些話我以前就對另一個人說過…」

咚!
心臟突然猛跳一下…

「那個人是我的第一個朋友。我們一起玩、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雖然沒有來過海邊,但是在一起的日子還是很快樂…」

咚!!
怎麼回事…心跳的這麼劇烈……

「後來…他突然離開了…」

心臟狂跳不止,我的背被冷汗浸濕…但是更讓我在意的…是腦子裡浮現的畫面…

「但是,在他離開的那個夜晚,他又回來了…還對我說…」

銀髮、黑衫
然而這次,我清楚看到那身影的正臉,一對金黃色、銳利的眼神……

「『你一定能靠自己,堅強地走向幸福。』」

[b]啪!![/b]

「…小空?…小空!!你怎麼了?你怎麼昏倒了,要不要緊啊?小空!小空!!」


˙ ˙ ˙

有人……
一頭銀髮,穿著黑衫的人…
他不停地往前走…走向那片分不出是藍是黑的遠端…
不斷地走…

在追逐什麼?
在渴望什麼?
自己擁有的是什麼?
自己想要的又是什麼?

我不知道……

˙ ˙ ˙


===================================================
待續…………
===================================================


啊~~~
因為段考的關係,這篇文一拖就拖了這麼久
(G蝶:你這拖稿大師...= =)
在這裡先向各位說聲抱歉

接下來的幾篇,就能大概有固定時間了......大概...也許...應該
(眾歐!!)

總之,先在這裡謝謝那些耐著性子看完我文章的大大們(雖然人數不多...OTL)
我會繼續加油的!!

也希望能多多回覆,給我些建議或是感想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