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2.寵物商店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雖然離海灘還有一大段距離,但仍然能聞到風中淡淡的鹹味,隨著海風送過來。

「喂?…小滿…是我…」

午後的陽光自頭頂狠狠刺下,柏油路遠端的景物因為熱氣蒸散而顯得浮動不定、煩躁不安,彷彿隨時會隨其消逝而去;這樣的景色好不真實。

「嗯…早上剛決定要回來的…沒關係,我們要先回老家去…」

附近人家院中的柏樹昂然挺立,巨大的樹蔭已經超過圍牆所能限制的範圍;我就蹲在那多出的陰影中乘涼,等媽媽講完電話。

好熱……

周遭熱氣把我的耐性焚燒殆盡,煩躁的思緒隨著汗水不斷滿溢出來……
……我到底為什麼要來這裡……?

(因為逞強而戰敗,只好乖乖聽從媽媽發落)
我一邊厭惡自己不識時務的記憶力,一邊體悟到【謹言慎行】的重要性…

「久等了……」媽媽走出電話亭,「走吧…」她對樹蔭下的我輕聲說。

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那能讓週遭氣溫降低2度的樹蔭(根據某種外星人的理論),拖著行李走向媽媽。
我打量她一番,發現她身上完全沒有因為灼熱的暑氣而露出不耐或汗珠……
(吾母果真非凡人也= =)

提起行李,和媽媽並肩而行,朝著老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層樓的方形建築,外表乾淨光亮;右側突出的餐廳為了採光而製成玻璃房,能從室內清楚看到院子裡茂密的竹林。
黛綠的竹林在驕陽下顯得生氣蓬勃,顯現出栽培者的苦心;看來外婆的身體仍然很健康……不過外婆也還沒多老…有這樣體力應該是正常的……

「母親還是一樣硬朗呢……」和我注意到相同的事,媽媽抒發感觸。
不就說外婆年紀沒多大,還用不到【硬朗】這詞兒吧……= =

叮咚!叮咚!

「來了~~~~」,門內傳來咚咚的腳步聲。

喀擦!

從門內探出頭的,是一位年約中年的婦人,但若不是因為知道這是我外婆,旁人可能會覺得是一位年輕少婦= =
雖說已至中年,外婆的外表還是很年輕,褐色的頭髮剛好觸到肩膀;淡紫色的瞳孔像湖面一般清澈。若是初見面的人絕計想不到他已經有了女兒、孫子。
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我媽,我也不相信他是個有孫子的人……= =

「哪位啊……啊呀!美凪?!」看到門前站著自己的大女兒,外婆又驚又喜:「啊呀啊呀…妳怎麼突然跑回來了呢…?」

「今天早上才決定的。」媽媽微微挺起胸……她似乎把這次缺乏計畫的行動定義成”果斷的抉擇”……= =

「唉呀……後面那位是…」外婆注意到大門口的我,向媽媽詢問。

我向他欠了欠身子;雖然知道家人間用這種方式打招呼有點見外,但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更好的方法。

「男朋友?」外婆眼中燃起了和媽媽相同的熱情……他們果然是母女…orz

「嗯……」

「給我等一下~~~!!!為什麼妳還得想一下啊~~~?!」為了名譽、為了清白,我發自內心吶喊!!………orz

「他是小空…」媽媽終於向外婆驗明我的正身。

「啊呀,原來是小空啊。」外婆睜大眼睛,咧嘴而笑,比看到媽媽時還要高興,「沒想到你已經長這麼大啦,我剛剛還以為是哪個來路不明的男人呢。」

天啊~~~~!我怎麼有這種外婆?!
不過這也難怪啦,距離我上次回老家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外婆會認不出我也是難免的。

「小空啊~你好久都沒回來,外婆可想你囉!來來來,快進來吧。」

我提起行李,尾隨媽媽和外婆進入這久違的老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剛進玄關,首先聞到的是從廚房飄出的淡淡茶香味,參雜著花香的花草茶。

「美凪啊,你們吃過午餐了嗎?」從鞋櫃提出兩雙拖鞋,外婆有些擔心地問。

「在車上吃過便當了。」媽媽摘下頭頂的寬邊帽,望向廚房,「茶可能煮太久了……」

「啊呀~~~~真糟糕,我差點忘了。」說是這麼說,外婆趕往廚房的腳步卻依然從容故我。

我把行李提上二樓,走進長廊右側第二間房間,再將它們放到床上。

這間房間本來是外公的書房,他過世後就改成了客房。
長廊左側第二間,也就是我們房間的對面,是外婆的寢室。
左側第一是浴室和洗手間。而我們房間的隔壁間……擁有者正是我阿姨……

下樓回到廚房,媽媽和外婆已經擺開下午茶會。

「還好及時挽救了我的茉莉花茶~~」外婆滿意地笑著。

「真是太好了呢…」媽媽闔著眼品嚐杯中橙紅剔透的花茶。

「啊呀~~小空,要不要一起喝下午茶呢?」外婆問起剛進廚房的我,那笑容和手中的花茶一樣暖和。

我並不大喜歡喝茶類飲料,但也不好意思拒絕,就點點頭,拉張椅子坐到媽媽旁邊。

外婆遞了疊茶具過來,並將茶杯注滿。

我小口啜著仍稍嫌燙口的茶,欣賞著庭院的盆栽竹景。

「媽媽…小空他已經有心上人了喔…」

噗嗝!…我燙到舌頭了……

「啊呀啊呀,小空也到這個年紀了呢……」外婆向我微笑點頭,以示嘉許。

等一下!你也太容易相信了吧!!

「構ho沒辣董事啦~~~!!」
「森四的……」我現在一定臉紅到耳根,為了分散注意力,轉而凝視桌面。

我注意到,這套桌椅和家裡廚房那套是相同款式的姐妹桌。桌緣刻著栩栩如生的花朵浮雕,蔓延的細藤沿著桌腳螺旋而下,是張雅緻的小桌。

「他還說在學校很受女同學歡迎喔…」

[b]噗~~~~~~~!!![/b]
…現在這張桌子也步上了和她都市姐妹相同的後塵……

「唉呀哎呀,我的孫子可真行呢~~」外婆呵呵笑個不停,一邊擦拭灑了滿桌的花茶。

「哪天再去學校看看哪個女孩子比較適合小空吧…」看來媽媽已經決定實行這項計畫了,「這樣妳很快又能當升級曾祖母了…鏘鏘鏘…」

快停止…要不然外婆搞不好真的會慫恿我去相親……還有那音效是怎麼回事= =?

「唉呀~唉呀~!一下子就感覺變得好老呢~~~」外婆撫著臉頰笑道。

拜託……當事人是我吧……你們母子倆就別亂想了……OTL

「可是小空的情路卻走得坎坷…」STOP!!STOP~~~!!

「娘親…請別再說了…」我臉上流著無言的淚,按住她的肩膀懇求她……

「好吧…空兒…娘不說了…」她很戲劇性地低下頭,並趁機喝了口花茶。

還真的玩起八點檔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結束疲勞轟炸的下午茶後,外頭太陽已經沒那麼烈了,我便決定上街走走打發無聊。
本來是直接想去海邊吹吹風,但又改變主意,轉頭走向商店街。

這條街在這幾年間也沒什麼改變,每間店面都是小小的,稱不上繁榮。

一個賣魚的老伯正將一桶水倒入店門口的水溝;水果店的老板娘利用看店時間閱讀一本我沒看過的地方雜誌;一隻蒼老的黃狗躺在他主人的搖椅旁打盹,而搖椅上手拿藤扇、仰頭大睡的胖老伯,正是牠主人。
小鎮上的時間似乎都用這樣悠哉的腳步在移動,和緊湊的都市生活明顯不同。

本來想看能不能找到便利商店買杯飲料,但這樣看來是不大可能了= =
朝堤防的方向往回走,但拐了不一樣的彎,彎進學校的通學路。

這所高中的旁邊多建了一座托兒所,一位紅色長髮的女性正指揮著10來個小朋友,讓他們合唱一首兒歌;這樣童稚的聲音沒辦法吸引已經習慣現代音樂的我的耳朵,因此我也沒有佇足傾聽。

我記得堤防旁邊好像有間武田雜貨店,便想去那找找看有沒有消暑的飲料,朝堤防的路去。

嗯?......路中間掉了個黃澄澄的東西,因為一時好奇,我蹲下撿起那玩意兒。
一看,是個用黃色毛巾做成的晴天娃娃,上面畫了兩個應該是眼睛的點,和一張吐著舌頭的嘴巴。

……這樣欠打的晴天娃娃,用來祈雨效果應該更好吧= =

我四處看看會不會是哪戶人家掉的,手上卻傳來拉扯的感覺。
回頭一看,一隻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毛球正抓著我手上的晴天娃娃。

「哇~~~~~~~~~~~~!!」我嚇的把手上娃娃甩了出去,那團毛球也摔到一旁。

那是啥?外星生物?小鎮守護獸?新種神奇寶貝?還是被輻射線過量照射的棉花糖??

那毛球站了起來,搖搖身體。他短短的身體下面伸出四隻像是腳一樣的小毛球,一邊發出【ぴこぴこ】的聲音,朝晴天娃娃走去。

忽然,那毛球看了我一眼,隨及抓住晴天娃娃,往另一頭飛快逃竄。

(糟糕了!!我得拯救那個晴天娃娃!!)
這股莫名奇妙、亂七八糟的正義感唆使我追逐那個異形生物。
牠的四肢雖短,奔跑的速度卻異常迅速;好在我平時有在運動,馬上以百米短跑的速度追逐牠。

(全體警員注意!有一異形生物綁架一名人質,目前正往商店街逃竄。)
……被自己幼稚的想像力打敗了……OTL

磅!!

撞到電線桿了……都是因為警匪片劇情導致我不專心……

揉了揉腫痛的額頭,抬頭看看:那隻異形停下來,正搖著身後的第五隻觸手看著我。

……可惡…是瞧不起我嗎…

這下我更堅定要把牠抓住再帶去動物園賣的意志……= =+
好像和原先目的不一樣……算了……

你追我跑的生存遊戲再度展開。
牠不時發出【ぴこぴこ】的叫聲,不知為啥會讓我想到像是在喊著:「跑吧!孩子!!」
……又被自己的幽默感冷到了……

但說也奇怪,有幾次我接不上力停下來歇息,那隻異形卻都停在原地等我,好像是要帶著我去哪裡似的。
……是要把我誘騙到母船上嗎……?

不管怎樣,我還是追著牠……好像是因為那伸出的舌頭讓我覺得被挑釁,讓我立志一定要抓到牠再把牠毒打一頓……

等我們跑回商店街,那異形忽然一個轉身,竄進一間商店裡。

(不好!!)
我心裡料想等一下勢必會引起一場騷動……說不定會全鎮大亂,然後政府派軍隊前來鎮壓外星人……

……納阿謀聲……= =?

我跑到店門口,停下來看看裡面會不會出現恐怖電影裡外星人吞食人類的噁心畫面,但是……
只有一個女人抱著那個異形,不斷摸著牠的頭…

「太好了ポテト,你幫我找到晴天君一號了!!」

「ぴこぴこ~~~」

……看來那女人用寶貝球將牠收服了……

「阿呀!!是客人嗎?」女人注意到我呆站在門口,向我鞠了個躬,「歡迎光臨!!」

「呃…我不是來……」

我正想解釋來意時,地上的異形卻開始【ぴこぴこ】地叫了起來。
女人則專注地聽著,好像能理解一般……

(難道她其實是異形首領…?)腦子裡首先迸出這個念頭…

但女人聽完那東西的”講解”後,睜大眼睛,滿臉驚訝地朝我走了過來,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端詳一番。
我則害怕動一下她搞不好會用雷射之類的東西射我所以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哇!!」女人突然大叫,嚇得我差點心臟衰竭= =
「真的有像耶~~~!!!」那女人像是發現什麼寶物似地,興奮地笑了起來,並指著我的臉對地上的毛球興奮的說:「真的耶!!ポテト,真的有像耶!!」

「ぴこぴこぴこぴこ」

「耶…那個……」這下我搞糊塗了……

「阿對了!大老遠把你帶來這裡真是不好意思~~」女人又彎腰90度向我行禮,「其實是ポテト在幫我找晴天君一號的時候,看到你長的很像一個人,所以就把你帶回來了。」

「是喔……那東西….是啥?」我先提出這幾百公尺長跑中我不停溫習的問題。

「他?他是ポテト呀!」女人好像不懂我問什麼,睜著綠色的眼眸對我瞧呀~~瞧。

「不是….我是想問…牠是什麼生物…之類的東西……」

「是狗呀?!」好像這和1+1=2一樣是件顯而易懂的事,女人這麼對我說。

……那是……狗嗎……?

「對了對了!ポテト有說,是你撿到我的晴天君一號的喔!」

「晴天君…?」我剛剛才意識到這個古怪詞兒,想來應該是那個晴天娃娃吧…

「恩!真是太謝謝你了!!」她再次鞠了個躬。對只是偶然發現的我而言,這道謝可太重了點…

「哪裡…我只是碰巧撿到…」我的手又不自覺地抓抓頭髮,大概是有點緊張吧。

女人挺直了身子。
她一頭藍色短髮,剪得恰到好處;身穿牛仔布製的背袋褲,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顯得朝氣十足。
推測她的年紀,應該只比我大幾歲吧…

「阿對了對了!我的名字叫做霧島佳乃!」她先自我介紹,「這是ポテト!!」又引手勢介紹了那隻”狗”。

那條狗用前腳向我招招手,似是對我打招呼;我也對牠輕輕搖了幾下手作回應……這感覺真是夠詭異的…= =

「呃…我叫作遠野空…」基於禮節,我也報上自己的姓名。

「喔~~~遠野君呀!」她笑著拍了個手,「那以後就叫你小空囉!!」

呃……為啥第一次見面就決定好暱稱咧…?
算了…我也沒差……

我這才發現到,這家店原來是間寵物店。五顏六色的籠子裡養著各種形形色色的小動物,秋葉鼠、天竺鼠、米你豬、小白兔、鸚鵡……等等;我甚至突發奇想這裡該不會有賣黃色、會發電的小老鼠……這算童年回憶還是童年陰影……OTL

那隻狗就坐在店的正中央。

「呃……請問…那隻狗也是店內商品嗎?」

「啊~!真沒禮貌!!」霧島小姐一聽我這話,氣的鼓起了臉頰,轉頭去將狗抱起來,回來時用嚴肅的口吻對我說:「ポテト才不是商品呢!!他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喔!!」
她伸手將那隻名為土豆的狗舉到我面前……是我的幻覺嗎?......ポテト似乎正用備受傷害的眼神看著我……

「你得跟ポテト道歉喔!」霧島小姐皺著眉要求我。

「……」要我跟一隻狗道歉實在很困難,但我又不好意思給人家留下壞印象,只好道歉:「抱歉……外星來的朋友。」

「不對啦~~!!」

「對不起…鄉村小精靈…」

「還是很奇怪啦!!」

「對不起…呃…」我詞窮了= =a

本想繼續弄些詞兒逗逗牠,但一看到霧島小姐快被氣哭的表情和土豆謎樣的受傷眼神,歉疚之心油然而生;彎下腰,我認真地賠禮:「抱歉…ポテト,誤把你當成貨品……還有…對不起,霧島小姐,我那樣說你朋友…」

「恩……」看來是滿意了,笑容重新在她臉上蔓延開來,「謝謝你。」


我們就這樣聊到傍晚,霧島小姐幫我介紹每一位寵物的名字,有:
【史特龍】(他是條金魚)、
【蒼空四號】(名字是很酷,可惜牠是隻小雞,永遠上不了蒼空= =|||)、
【神奇先生二號】(一隻睡得像死豬一樣的過胖天竺鼠;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源吉】(總算有隻名字正常的兔子= =)
……
我好奇地問霧島小姐,為什麼反而不認為這些寵物也是朋友?

「他們當然也是朋友啊!!」她堅定地回答,眼神閃閃發亮,「就是因為大家都是好朋友,所以我也要幫他們找個適合的家,幫他們找到喜歡他們的家人!!雖然分別的時候還是有些難過,但ポテト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喔!!」

「ぴこぴこ~~」

「是嗎……」我一手撐著下巴,含糊地回答。

˙ ˙ ˙

小時候我還滿喜歡養寵物的,也總是把它們當作朋友一般;時常因為浮上水面的金魚或是倒地的鸚鵡而幾個禮拜被陰影籠罩。

然而長大後,寵物對我而言就只是寵物,只是人們一時興起或不甘寂寞才去抓來陪在身邊的無辜動物。
自己也提不起興致去養寵物了,畢竟那種事說實話很麻煩,又要換水、又要換飼料換報紙的。

然而眼前這個不過大我幾歲的女人卻能用這樣的心態來經營寵物店……說真的,很佩服她呢…

˙ ˙ ˙

陽光照射的角度漸漸偏了,巨大的橙紅半圓在山的那一頭緩緩下沉,也順道拉起夜晚的薄幕。
東邊的天空漸漸透疊出一片片深紫,提醒著我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我想我該走了…」站起身,拍了拍剛剛坐地板沾上的塵埃。

「喔~~!!已經這個時間了呢,我也得關門了!!」她似乎是剛剛才想到這件事……這女的線條也太粗了點…

「那我先走了~~」我向她揮揮手,正準備調頭回家,卻猛然想起一件事。

「那個……霧島小姐?」我一邊思考這個問題,一邊抬頭注視也正用疑惑眼神看著我的霧島小姐。

「之前剛來的時候,你說ポテト看我長的像一個人才將我帶來…妳也說我和那個人很像…」

霧島小姐左思右想,藍色的腦袋歪過來又歪過去,一臉苦惱……她果然忘了這回事……orz

「啊~~~~~!!」她好像終於想起來了。

「請問…妳說的那位和我長的很像的人…是誰?」

「那個人啊……」不知怎地,她顯的有些扭捏?
「是我另一個好朋友。」
一個比起落日更為閃亮的笑容,在她臉上綻放開來;而不知道是不是夕陽的關係,她的臉上染著艷紅。

「他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喔!!」


聽到這句話,不知為何,我心頭閃現一個人影。
銀髮、黑衫、背包,種種片段的影像再我腦裡交錯飛舞,但我始終想不起那張臉,想不起來那應該是誰的臉……

黃昏的天空下,我被火一般的橘紅所包圍著。
黃昏的天空下,我被迷惘的印象包圍著。

在這夢幻般的顏色裡,我面對一張模糊不清、卻又牽繫著諸多回憶的臉,思索……思索……


===================================================================
待續…………
===================================================================


第一篇~~回憶的場所

不過第一篇還沒沉......應該沒關係吧...

-------------------------------

老師!!我這次很乖,沒有在化學課上寫了!!

師:[是啊......只不過你換成英文課寫了......(折指)] \(@口@\)

於是,鬼夢˙蝶超進化!!------
血濺七步的鬼夢˙蝶

(蝴蝶小字典:血濺七步=仆街)

OTL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