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2

【搞怪同人】平行暑假---3.妹妹、阿姨、衝刺!!

樓主 鬼夢˙蝶 howard11422
夕陽的面孔已經被山脈遮去大半,橙紅的光線像是漸漸熄滅的燭火般,越來越微弱、越來越黯淡。
夕陽下的商店街,站著一個男孩,那是幾分鐘前陷入沉思的我。

我在寵物店前呆站了好一會兒,滿腦子都想著那些片段的記憶。
閃爍…閃爍…不斷閃爍…
殘缺的印象如跑馬燈一般一幕幕飛逝而過;但我仍然想不起畫面中的人是誰。

「請問……怎麼了嗎?」

抬頭一看,是霧島小姐憂切的眼神。

「不…沒事,只是想點事情…」搖搖頭,想將那些畫面甩掉。
「那我也該走了。」

「恩…」看我沒事,霧島小姐笑著揮手道別。

才一轉頭-------

「小空……」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身旁。

「哇~~~~~~!!!」…我的心臟…我的心臟啊……

「媽媽…有這麼可怕嗎…?」媽媽有點難過地說著。

「不是啦!!誰叫妳突然出現在我身後,不被嚇到才怪!」手按著心窩,大口喘氣。

「因為都這個時間了,你還沒回家…我很擔心…就出來找你了…」
看她臉上表情如釋重負,看來之前是真的很擔心。

「喔…發生了點事……」我心裡卻暗想:真是瞎操心。

「阿呀…這位是…..?」媽媽的視線越過我的肩膀,正好和我身後的霧島小姐對上。

驚喜的表情同時乍現。

「美凪同學~~~!!」霧島小姐開心地叫著,跑過去牽起媽媽的手,上上下下地搖啊搖。

「好久不見呢…佳乃同學…」媽媽臉上也露出少見的光采。

(等等……)
「耶…你們認識啊…」

「恩…霧島同學是我的高中同學,校內飼育委員,隔壁班。」媽媽向我說明。
霧島小姐則指著自己的臉,猛點著那顆笑吟吟的腦袋。

高…高中?!
那也就是說……霧島小姐其實和我媽同齡?!
……我敗了……又是一個和媽媽一樣,從外表看不出年齡的人……她們學校的學生可能會是全球女性的公敵……

「不過真是意外呢!!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美凪同學呢!!」霧島小姐又抓住我媽的手不停搖啊搖,「姐姐看到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令姐還好嗎?」

「恩,每天還是一樣精神飽滿地操刀喔。」

(為啥那工作聽起來很危險……)

「阿呀…」霧島小姐好像想起什麼,看看我、再看看我媽,問:「他是妳兒子嗎?」

「是的……正是小狗…」

「不對吧~~~!!!應該要說小犬,小犬!!!」…我是人…我是人…我是人…(畫圈圈)

霧島小姐又凝視我的臉一會兒,和我媽幾句耳語;看媽媽點點頭,霧島小姐臉上露出一點點遺憾的表情,但馬上又恢復以往的笑容。

「那,這也是小犬!!」她將一旁的ポテト抱了起來;ポテト則抓著後腦杓,有些害臊……牠真的是狗嗎= =?

「恩……你也好久不見呢…」媽媽微笑,和那隻小小毛茸茸的手相握。

(再等等……)
好久不見…那是表示ポテト以前也認識媽媽?那他不算是一條老狗了嗎?
……我跑輸一條老狗……我跑輸一條老狗……我跑輸一條老狗……orz

「他怎麼了…?」霧島小姐指著地上orz的我問。

「這孩子總是做些有趣的事呢……」媽媽捧著臉,有些無奈地笑說。

有沒有搞錯…覺得無奈的…應該是我吧……T.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和霧島小姐告別後,我們回到外婆家。
從濃郁的飄香判斷,外婆已經準備了豐盛的晚餐。

「阿呀~~~歡迎回家。」外婆用圍裙擦擦手,從廚房走了出來。

「恩…找到小空了…」媽媽穿上拖鞋,「他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不要隨便說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啦!!!」

「開玩笑的…那人是佳乃同學…」媽媽對我回眸一笑。
看來她今天心情真的很好…

「阿呀~~~是佳乃啊,以前真是受他們家照顧不少呢。」
原來外婆也認識她。

「好了好了,晚餐也大功告成,就趕緊開飯吧!你們倆一定也餓了吧。」

三人便向餐桌簇擁而去,一齊開飯。

今晚的晚餐,外婆說為了替我們接風,做的特別豐盛。
外婆的廚藝絕對是一流的水準,媽媽就是得她真傳。
口感樸實、色澤褐亮的小麥麵包;灑上幾撮肉桂粉、金黃濃郁的玉米濃湯;菜蔬齊備、顏色鮮豔的生菜沙拉。
還有外婆的得意料理—漢堡排,搭配特製的醬汁,還沒入口就令人垂涎三尺。
(我腦袋裡出現一條金龍盤旋雲上的畫面……= =a)

我問起阿姨怎麼還沒回來,媽媽說她暑假在學校附近打工。
也好……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頂不頂的住……


結束這頓美味的晚餐,我先去洗了個澡;今天早上和ポテト的追逐賽讓我累的像條狗……不要…我不要像牠……

泡在浴缸裡,凝視米黃色的天花板,不知不覺又想起了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

˙ ˙ ˙
真煩……
明明就想不起來那人是誰,腦子裡卻不段浮現這些畫面…

雖然意識到這些印象就像是拼圖,只要能全部拼湊起來就能構成一幅完整的畫面。
但對現在的我而言,這種零散的碎片比較像是零件不全的機械,無法運轉,也就沒有意義。
所以覺得很煩……
˙ ˙ ˙

洗完澡從浴室出來,看見外婆正要把棉被抱進我們房內,我接了過來,把它鋪上床墊。
在床上躺一下……
(……這次旅行還真有些無聊……)

左右看看,發現這房間雖然已經變成客房,但外公的書櫃仍然佇立牆邊。
我抽了一本書看看:
【如何成為玩偶達人?】(什麼跟什麼啊?)
【與外星人共處的三個星期】(我今天才剛奇遇一隻說= =)
【濃厚系列果汁飲用守則】(…喝個飲料是有多困難嗎?還得看說明書?)

翻著翻著,看到一本圖畫書,封面畫著一個掌著羽翼的少女,雙手環膝,漂浮在雲上。
我心想:看看這本總比其他幾本好吧。
(我又瞄到一本【吹泡泡大典】,外公真的都看這種書過活的嗎= =?)
翻開第一頁,是一片雪白的畫面,只有中間寫著幾行字:我的孩子啊……仔細聽好了……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是非常重要的…關於漫長旅程的故事……

不自覺地一頁頁翻下去,這本故事書讓我如臨其境;故事帶著一點淡淡的哀愁,真的很特別。

叩叩…

「我洗好澡了……」媽媽一邊擦頭一邊走進房門。
她身穿紫羅蘭色的蕾絲邊長睡衣,頭上頂著擦頭用的綠毛巾;微濕的髮絲垂落在胸前的一朵紫玫瑰上,彷彿是撫弄花瓣的手指。

媽媽注意到我手上的圖畫書:「啊呀…真是懷念呢…」
從我手上接過那書,她彷彿看見多年不見的好友。

「這本書是媽媽小時候最喜歡看的書喔…」媽媽從書後探出眼睛偷看我,「當然現在還是很喜歡啦……」

「喔……」

「小時候看了這本書,便希望自己也有一雙翅膀,能夠飛上天空找到那女孩…和她做朋友…」眼神充滿著夢幻,她的口氣像是夢囈一般。

「那種事每個人都想過吧…」我自己小時候也這麼想過,不過那時候的理由卻是……

「恩……」媽媽雖對那本書愛不釋手,但還是把它塞回書櫃去。
「該睡覺囉…」

應了聲,我從床上爬起來。

「咦?...」媽媽疑惑地看著我。
「你要去哪……?」

「去哪?去睡覺啊…」這有什麼好問的嗎?

媽媽沉默了一會兒,指著床說:「在這裡睡不就好了…?」

「不能和妳擠吧?」

「……沒關係的……」

「我還是去睡樓下沙發啦。」

「但是……」她用近乎祈求的眼神看著我。

那張雙人床應該能讓我們兩人同睡,不會有另一人被踢下床的顧慮。
但是,我還是決定睡沙發,只因為覺得和媽媽擠一張床感覺很奇怪。
「總之媽媽就睡在這,我去睡樓下沙發。」

「好吧……」媽媽遺憾地低下頭,慢慢坐進被窩中,「晚安……」

我關上燈,正要出門,卻聽見媽媽從背後傳來的叫喚:「小空……」

回過頭。

紫紅色的雙眸在黑暗中依然水亮剔透,彷彿是黑絨布上櫬著兩顆耀眼的紫水晶。
那對水晶,正凝視著我。

「明天…」媽媽語氣雖輕,卻能清楚傳到我耳裡,「和我一起去走走好嗎?」

(……)
「看看吧……」

「是嗎……」水晶的光芒黯淡下來,「那…晚安…」

「晚安。」

關上門,我站回日光燈籠罩的二樓走廊。
對面房的外婆似乎早就睡了,門縫下並沒有透出光線。

轉身,下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沒有熟悉的鬧鐘,但擾人清夢的東西換成從窗戶闖進來的,早晨陽光。

(可惡……偏偏這玩意兒打不到……)
(算了……就當作日行一善,今天老衲不殺生。)……又是我每早必行的奇想……orz

打著哈欠離開客廳,外婆已經站在廚房內做早餐了。
「阿呀~~小空,早安啊。」

「外婆早。」哈欠再一次冒出。

「早餐就快好了,再等一會兒啊。」外婆的笑容融在早晨和煦的陽光中。

我上了二樓,想洗洗臉,卻看到媽媽正從浴室出來。
「小空早安…」

「喔~~」這是我對媽媽一慣的打招呼。

洗完臉後,和媽媽一起下樓迎接第二天的早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來想回房間看看外公的書,卻被媽媽拉住袖子:「出去逛逛……好嗎?」

反正一樣都是打發時間,在家裡和出門並沒什麼差別。
「隨便…」


我們又去了一趟商店街,正好碰上霧島小姐的寵物店開門。
她穿著白色無肩的連身短洋裝和一件藍色短褲;應該是剛睡醒就跑來這裡吧…那套衣服比較像睡衣…= =
她轉頭看見我們,隨即充滿朝氣地向我們揮揮手。媽媽也向她點了個頭,領著我朝她的店走去。

「你們早安~~!!」她彎身行了禮。
媽媽也理所當然地向她鞠了個躬。

從霧島小姐腳後慢慢走出來的,正是那團毛球。
ポテト一看到我,便在我腳邊【ぴこぴこ】地繞圈跑了起來。

「呵呵呵…ポテト真的很喜歡小空呢。」
霧島小姐笑著說,一邊在拉上鐵門的店門口掛上一個黃色的晴天娃娃。

「啊…是昨天的…」
那正是昨天我追得要死要活的【晴天君一號】。

媽媽看著那個晴天娃娃,側頭想了想。
「…是有什麼特殊的日子需要祈求晴天嗎?」

「恩!!是三週後的夏日祭喔!!」霧島小姐興奮地說,兩眼光芒耀眼。
「去年因為颱風所以取消了,今年好不容易沒什麼颱風過來,一定要玩個痛快!!」

我腦子裡想像了一下夏日祭,忽然浮現ポテト被纏在木棍上被當作棉花糖賣的景象。
……好噁……

「喔~~」媽媽瞪大了眼,臉上浮出少女般的笑容,「真是太好了…」

「對吧對吧?!」霧島小姐像個孩子般左蹦右跳,一旁的ポテト也做著相同的動作,一邊【ぴこぴこ】叫……跳…跳…

霧島小姐…你真的確定牠是狗嗎…牠用兩隻腳站著耶……= =|||

「那…我們就在這裡待到夏日祭吧…」媽媽笑著說。

「等…等一下,怎麼改變行程了?!」

「?」媽媽用像是在說【咦?】的眼神看著我,「我們本來就沒有預定回程時間吧…」

(幻想力發動—晴天霹靂!!)
啥??

「那妳的意思是說,如果沒有夏日祭,我們搞不好要待到暑假結束?!」

媽媽側過頭想了想,丟給我這個答案:「應該就是那樣吧……」

(媽…你做事前能不能先計畫過再行動……)
欲哭無淚的少年,又一次的orz
一旁的ポテト拍拍我的肩。但他碰不到肩膀…所以改拍手臂…

「可是…我們又沒帶和服或浴衣…」不能認輸、不能認輸、不能認輸、不能認輸~~~!!

「外婆家都有喔~」媽媽周圍出現閃亮的光點…

「哇~~~~那到時候就一起去逛夏日祭吧!!」霧島小姐開心地拍了個手。

這場爭辯在兩個女人的決定下敲定,獨留少年小空在寒風中…orz
今年的夏天…好冷啊…(ぴこぴこ~~)(拍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離開商店街後,和媽媽走回堤防的岸邊。
早晨的海風讓人覺得有些涼意,幾隻海鷗乘著它自頭頂飛過。
海面上凝著淡淡薄霧,像一層薄紗般,將穿透而過的陽光暈地細緻柔暖。

偶爾幾句簡短的應答,是我和媽媽之間僅有的溝通橋樑。
我走著,彷彿只有我一人……

等我注意到周圍的景色,我們正站在一棟老舊建築物前。
從它身後橫臥著一列鏽蝕的鐵軌來看,這兒想必就是舊車站了。
成堆的雜物、斑駁的牆面、簷下的蜘蛛網,都訴說著歲月的痕跡。

「啊呀…」媽媽着迷地望著舊車站,輕聲說著,「真是懷念呢……」
她轉過頭來,用罕見的熱情口吻對我說:「這裡是…對媽媽來說,最重要也最喜歡的場所喔…」

「這裡?」

「恩…」她一邊說著,一邊向站前一張長板凳走去,「這裡是外公以前工作的地方。」

(這麼說來,好像有聽過外公是鐵路工程師。)
我這麼想著,伸手拂去長凳上的灰塵,坐到媽媽旁邊。

媽媽微笑仰望天空,用做夢般的語氣說:「以前…媽媽常常在這裡…和你外公一起看著星空…他曾經告訴我:『天上的每一顆星,都住著神明,並且守護著地上的人們。』…」
她低下頭,臉上笑意更濃了,「我到今天仍然這麼相信著……這些話…我也曾經在這個地方,對你爸爸說過……」

一提到爸,媽媽的臉上浮出有如玫瑰般殷赤的紅暈,那份羞澀使她像個少女。

「這裡……是我和他共同擁有回憶的場所……」她將視線轉向我。
我清楚地看到那反映在紫紅雙眸中的,我的倒影。

「呃…是嗎…」面對媽媽的臉會讓我有點不自在,所以我將視線移了開,並且轉移話題:「既然是這麼重要的地方,那就來把這裡打掃一番吧!!」

說著說著就起身準備動工,但才走到正門口……

……我後悔了……

成堆的廢棄物聚集成一座小山,我試著拉個紙箱,少說也有十公斤……
…轉頭看看媽媽,她的眼神像是在說【小空真是乖孩子】般……
這樣我又不好反悔……我苦……(謹言慎行啊~~~~!!)

正打算認命,卻聽到遠方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噠噠噠噠噠……(這…這聲音是…)

咻-------- (哇!不好!!)

碰!!

……我…在飛…
隨著脊椎傳來清脆的喀喀聲,我飛上半空,像是風中落葉般飛旋著……

啪!!摔在三公尺外的地板上…… (K.O.)

遠野空,敗敗敗…(回音)

「哇~~~~!!美凪,我好想你喲~~~~!!!」肇事司機正抱著我媽興奮地大叫。

「阿呀!小滿,妳不是要打工的嗎?」媽媽也難掩臉上的驚喜,和兇手相擁。

「因為因為,一聽到美凪要回來,我就飛也似的趕回來啦!!」

(該不會是用跑的吧…以剛剛那種速度來看…)
我對著地板發牢騷…

「是嗎…」媽媽露出有如羽毛般輕柔的笑容,「那…給。」

「哇!!!是米卷耶!!米卷、米卷!!」那人手舞足蹈。

(有沒有搞錯啊?!你兒子被人撞飛,妳還送她東西喔!?)
我一定要站起來……我要平反……

「耶?那邊那個人不是小空嗎?」

(終於注意到我了……= =)

「小空~~你在做什麼呀?為什麼趴在地上?是新的遊戲嗎?」那人蹲到我身邊用木頭戳呀戳。

「是你把我撞飛的吧!!兇手!!兇手!!」我的氣力一時之間全部擁了上來,伸出食指,對著他敲呀敲呀敲呀敲呀……

「啊嗚…那,我才想說剛剛撞到什麼,原來是撞到你啦?對不起啦…來,阿姨惜惜…」

「免了…」我爬起身,把身上灰塵拍拍,注視著這個讓我差點歸陰的傢伙。

她是個少女,鮮紅的長髮在頭的兩側紮成長馬尾,臉上稚氣又精力十足的笑容,讓她像顆停不下來的火球。
這人正是我的阿姨—小滿。她是我媽的妹妹,年紀至少也大我一旬,但繼承了遠野家的血統,她的外表仍像個十六、七歲的少女。

「哇~~~,小空已經長得好高了呢!!」她將手掌從頭頂平平移過來,抵到我的鎖骨,不由得發出驚嘆。

「滿姨啊…上次我看到妳,妳好像就是這麼高了喔…」我要報剛剛的一撞之仇!!

碰!!

這次我被打飛到身後五公尺遠的灌木叢裡…

「哇…小滿,妳又進步了呢…啪啪啪…」

「喂喂喂!!!被打飛的是你兒子耶!!」我想抬起頭來,但是被樹枝捆住頭髮,一時爬不起來…

「第一,不准叫我滿姨!那會讓我變的好老。」小滿阿姨一手扠腰,指著被卡在灌木叢裡的我,殺氣騰騰地說「第二,人家這幾個月裡面還是有長高的喔!!」

為什麼…為什麼我得因為看不出來的成長挨打……

「……」媽媽向這走來,把我從樹叢裡扶出,替我整理一下衣服。
「對了…小滿,小空剛剛決定要幫忙整理這個車站喔……」

「真的?!」阿姨的臉亮了起來,「那我也來幫忙!!」

「我是覺得你別來比較好啦…」我嘴裡咕噥。

「小空~~你有看過【北斗神拳】嗎?」……有殺氣…有殺氣…

「不用了…我已經死了……」俗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


在我們三人一番整治下,舊車站雖然沒有多大變化,但仍可說是煥然一新。
成堆的廢棄物從門口被移了出來,空間清爽了許多。

媽媽轉了轉職員室的上鎖的門,只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口袋抽出米卷……不是…是鑰匙……
(我還以為能看到紙片開門的絕技……)

東翻西找,不一會兒,她抽出一把掃帚。

「那要做啥…?」我好奇問了一下。

「……」媽媽凝視著我,「……愛的教育……」

「娘娘饒命!!兒臣是被人陷害的~~!!」電視兒童模式˙ON!!

(……)

「開玩笑的……」媽媽的聲音裡有微微顫抖……聽起來像是憋笑……

……可惡,我又被耍了……


又是一番工程,才將職員室內外的垃圾都清乾淨,並且運上裡面找到的破舊手推車,運往商店街的佐久間廢棄物回收店。

「這樣就能換到一堆零用錢囉~~~!!」小滿阿姨滿臉幸福地笑著。

我和阿姨推著車站舊推車和從佐久間回收店借來的大推車,來來回回跑了十幾趟,才將垃圾小山的數量縮減到最後一箱;媽媽則在我們運載垃圾的期間將車站裡裡外外打掃一番,等我們回來時,簡直不認得那是原來那棟老舊殘破的建築物。

「那大家就一起送這箱過去,然後領錢去買冰淇淋吧!!!」阿姨這樣提議,媽媽也點頭贊同。

冰淇淋啊……糟糕!口水……

三人朝商店街前進。
這次收穫不小,佐久間商店的報酬還滿優渥的,但是大多數都被小滿阿姨拿走……

「等一下,那錢應該要平分吧?!」

「可是小滿犧牲了打工,這樣正好補償我的薪水啊~~!!」她淚眼汪汪地看著我。

(…我不會上當的!!)「那是你自己說要看媽媽才跑回來的吧?!」

「嗚~~~~美凪!!!小空他欺負我啦~~~!!」阿姨朝我媽撒嬌……她真的是我阿姨嗎……OTL

「吵架不好喔…」這句話似乎是對我們兩人說的。

「喔……」小滿阿姨低著頭答允,走過來要和我握手言和。

(好吧…反正我只要有冰淇淋就好…)才這麼想,我的手已經和”滿姨”握上。

「那…也快中午了…我們就先回家吧…」

太陽不知什麼時候升上了頭頂,赤炎炎的光線從上方凌空撲擊。

因為勞動後而備感飢餓,我走在最前面,卻因為專心想著午餐而沒注意到前方—
「哎呀!!」

不小心撞到個女人。「對不起,妳沒事吧?大嬸?」

轟~~~~~~~~!!!
這…這股殺氣…彷彿將周圍的酷暑都結成了冰。

「你˙叫˙誰˙大˙嬸˙?」…(嗚…好強大的靈壓…)

「啊呀…」
「呀HO~~~~霧島醫生!!」

身後傳來媽媽和阿姨的聲音。
得救了……

「阿呀?這不是遠野嗎?」那女人站起身來,對我身後的媽媽打個招呼,「還有小滿也在?妳不是要打工?」

「小滿為了跑回來找美凪的,今天翹班了喔!!」

「真是好久不見…」媽媽鞠了個躬。

「是啊…已經好一陣子了呢。昨天才聽佳乃說碰上妳,正打算去妳家拜訪一下。對了,妳媽媽身體還好嗎?」從她說話的口吻還有身上的白袍來看,應該是個醫生吧。

(又等等……)
佳乃?霧島醫生?

「呃…請問你是寵物店的霧島小姐的媽…姐姐嗎?!」察覺到殺氣,我趕緊將調侃的詞兒收起來。

「恩,我叫霧島聖,是那邊那間診所的醫師。」她用拇指比了比後方轉角一間小診所,「你想必就是遠野的兒子了?」

「是,我叫遠野空,請多指教。」基於生物本能,我判定對這位女醫師恭謹一點比較好……

仔細瞧瞧,霧島醫生看起來還算很年輕,雖然知道比起霧島小姐年紀大點,加上口氣有些老成,但仍然不會讓人猜到她的實際年齡……

(這小鎮上的女人該不會都是這樣吧?)…看到一旁水果店的歐巴桑後,這項論點被翻案了…

「恩,請多指教。」她向我微笑一下,轉而問媽媽,「對了!遠野,難得回來,不如就到我家吃午餐吧?」

「那怎麼好意思…?」

「什麼話啊!?大家都那麼熟了…」……霧島醫生笑起來煞是好看。
「而且我以前也收了不少你給的米卷,請你吃頓飯也是應該的吧!?」

「啥?那米卷真的能用啊??」我一直以為那是媽媽興趣亂畫的……

「恩,去那邊那間新沼米酒店換就行啦?!一張一包米。」她又指了診所後不遠一家米酒店。

真的假的……老媽那邊至少有幾百張耶…要是全部換完……<(@口@)>
吃米不要錢…經濟的供需法則在這小鎮上已經崩潰了……orz

「那就這麼辦吧!!」小滿阿姨替我們做了主。
(你也稍微客氣點吧…= =)


一行人魚貫走進霧島診所,霧島小姐(佳乃)正好從廚房出來。
「哇?!美凪同學?怎麼了??小空他生病了嗎???」

別詛咒我行不行……

「佳乃,是我邀他們來吃午餐的。」霧島醫師一邊說著,一邊把白袍脫掉,走進診療室後方的門。

「佳乃姊~~~~!!」

「哈哈?!小滿,妳也來啦~~~!!」佳乃小姐和”滿姨”高興地抱在一起。
媽媽則在旁看得笑瞇瞇。

一夥人在診療所的沙發上聊了一會兒後,霧島醫師從後面探出頭來,叫我去後面山坡上砍幾根竹子,她說打算拿流水涼麵做開胃菜。

午餐在一群人打鬧中開席。
媽媽和霧島醫師許久沒見,聊的很開心。
阿姨則是塞了滿嘴的霧島醫師特製料理,一邊和佳乃小姐玩的起勁。
我,則槓上了異犬ポテト,一人一狗展開流水涼麵爭奪戰,兩雙筷子在細竹管中激鬥!!
(沒壓勝牠我也不想吃別的了!!)

喧鬧的聲響,從霧島診所裡陣陣傳出,和驕陽下的蟬鳴相互交織。


午餐結束後,媽媽和霧島姐妹三人一齊整理碗筷,我則和阿姨呆在接待室的沙發上。
她逗弄著土豆的絨毛,忽然沒頭沒腦地說了句:「小空,妳現在有女朋友嗎?」

(……)
「那種事和你沒關係吧……」夠了…為啥我會一直被這種問題困擾…好空虛啊…

「呿!沒想到你沒有啊…」”滿姨”用斜眼瞄著我…

不行…遠野空…弒親是大逆不道的行為…你要忍住,要忍住!!

「哪天要是有了喜歡的女孩子,要告訴阿姨喔!阿姨一定會挺你的!!」她拍拍胸脯向我保證,但實在不太可靠……

「喔…也許吧…」我話鋒一轉,「那滿姨你就有男朋友嗎?」

磅!!

糟糕…不小心說出禁語……

「ぴこぴこぴこぴこ~~」

「賤狗!!你笑什麼笑!!」……(我居然聽懂它的語言了…)

「哇~~~ポテト危險!!快逃呀!!」她抱著ポテト高高舉起,那傢伙也順勢作出飛翔的姿勢…

「玩夠了沒啊…阿姨你就是這樣才交不到男友吧…」

「囉唆!!現在只是周遭男人都進不了阿姨我的眼而已!!」她抬起頭,趾高氣揚地說。

「是喔…」

「就跟你說是真的啦!!」阿姨脹的臉紅嘟嘟的,活像顆蘋果。

我們兩人就在霧島診所的沙發上互相鬥嘴,沒完沒了。

但其實…我還滿喜歡和阿姨拌嘴的…
畢竟她是我唯一能坦然相處的家人……

小小的診所裡,兩條紅辮子招搖地擺動著,那精力充沛的氣勢,貼合著暑假的氣息。
暑假…還是很熱鬧的呢……


==================================================================
待續…………
==================================================================

第1篇

第2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篇了呢...還滿驚訝自己能寫到這麼多字...

不過...看我文的大大們一定很辛苦吧...真是抱歉m(_ _)m

嗯......我還在學習,要加油!!

在這裡還是要請各位大大不吝提供批評和指教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